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86-87)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性与情

    字数:6677

    第6章

    看着自己的手机,我在想要不要给可心打一个电话,探一探可心的口风。

    和可心好久没有联系了,可以说她和思建发生关系后,无论是强迫还是自愿,

    我俩都没有通过话,如果现在把电话打过去,她会和我说什么吗?会不会像以前

    一样的倾诉心肠,一吐相思之苦,她有没有可能主动和我坦白她和思建的事情?

    哪怕是一小段蛛丝马迹也好,如果就这么和可心分开,自己真的就舍得和甘心吗?

    不如就用一个电话来决定这一切吧。

    根据可心在电话中的态度来决定。

    拿起电话,翻到了可心的电话号码,我的手指却无法摁下去。

    我的脑海中还回想着刚刚俩人达到高潮的那一幕,可心掌握着性爱的主动,

    就算她在性爱的过程中短暂的沉沦,但是在思建射精的时候,她明明知道自己的

    身体没有任何的避孕措施,但是却在思建射精的一刹那,主动的把自己的胯部坐

    在思建的胯部上,坐的死死的,两者没有一丝的缝隙,思建的阴茎尽根没入,主

    动让思建的精液射进她身体的最深处。

    是高潮来临时候短暂迷失?还是已经射过一次,不在乎第二次?每每想到可

    心那主动的一幕,我心如刀割······

    「嘟······」

    在按下拨通键的那一刻,身体彷彿不是我控制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

    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电话里传来手机接通的忙音,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

    七点钟了,查看监控的回放已经让我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也没有算过自己已经

    查看了多久。

    可心这个时候是不是在和思建温存?她有没有时间来接听我打来的这个久违

    的电话?「喂···老公···」

    正当电话即将到时间自动挂断的时候,电话终於接通了,我也终於听到了心

    爱妻子久违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到这个声音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电脑是因为我即

    将与她分别?她即将属於另外一个未成年的小男人?「老公,你在吗,能听到我

    说话吗?」

    我在这边正在压制複杂的情绪,久久没有说话,那边传来了可心焦急的声音,

    声音中充满了担忧。

    我出差期间一直处在危险之中,我的电话她也无法确定是不是我本人打来的,

    万一是别人用我的手机报什么噩耗?「我在···」

    我终於强压下内心的複杂情绪,从自己的口中挤出了两个字,此时我的声音

    已经有些沙哑,在宾馆几天没有张口说话,而且一直处在「水深火热」

    之中,此时身体和精神已经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

    「老公,你的声音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的声音和以前大不相同,可心当然能够听出来,她或许认为此时的已经受

    伤了,所以声音显得十分的焦急,甚至带着一丝哭音。

    可心还是爱我的,担心我的,听到可心现在的声音,那些监控画面彷彿都是

    虚幻的,不真实的。

    我多么希望这些监控都是虚幻的,幻想自己此时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只是做

    了一个噩梦而已······「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太累了····」

    我此时的声音彷彿机器人一般,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或许是因为自己此时

    已经心灰意冷。

    可心的声音没有什么异常,我原本以为可心会极力压制自己急促的呼吸,在

    我脑海中幻想着可心会不会在和思建一边做爱一边和我通电话,此时思建的阴茎

    是不是正插在可心的蜜穴之中。

    听着可心的声音,出了隐隐的一丝害怕之外,没有其他的异常在里面,作为

    作者敏锐的察觉,我可以确认这一切。

    「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快点回来吧,我真的担心死了···」

    可心在电话那边终於哭泣了起来,不知道是真的为我担心,还是因为对於我

    愧疚。

    真的担心我的?如果我早点回去,会不会打扰母子俩人的「蜜月」?「老公,

    你到底还要多久啊?听到我说话没有,可心停止了哭泣,一边抽泣鼻子一边问道。」

    「还需要几天的时间,一个星期之内就差不多了···」

    我不想告诉可心我已经回来的消息,可心这次电话中的语气让我有些琢磨不

    准,此时我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难道自己精神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那

    些监控难道真的是不存在的吗?「恩···等老公回来,老婆好好犒劳老公一下,

    给老公好好补补···老公,我想你了,很想很想···等你回来,我有好多话

    要对你说···」

    听到我要回来的消息,可心开始的语气有些异常,但是随后就欢快了起来,

    但是说到最后还有很多话要和我说的时候,声音又有些抑郁,难道等我回去后准

    备要和我摊牌吗?「思建还好吧」

    我这个电话的目的主要就是探可心的口风,所以我现在不得不提出来这个自

    己不想提的名字,自己的养子,也是自己的「情敌」,一个让自己心爱的妻子失

    去了清白之身的名字。

    「啊···很···很好啊。」

    可心在那边似乎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提起思建的名字,这个对於她同样的敏感

    的名字,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最开始竟然出现了失音。

    「怎么了?提起思建怎么连声调都变了」

    我终於察觉到了异常,可心听到思建的名字竟然显得这么紧张,我趁势追击,

    继续追问道。

    「不是,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提到思建嘛,好不容易来个电话,应该是咱们

    夫妻说说情话才对啊···嘻嘻···」

    可心转变倒是很快,找了一个比较勉强,但是却说得过去的藉口。

    「为什么不提他?再怎么说他也是咱们的儿子,你说对不对」

    我挤出一丝微笑和可心说到,这是我这几天唯一的一个微笑,而且是那么不

    情愿的微笑。

    「呃···是的···对啊···」

    可心的声调再次发生了改变,我在刚刚的话语中特意强调了思建是我们的儿

    子,而她却和我们名义上的儿子发生了超越的关系,我这几句话每个字都在触碰

    她敏感的神经,此时她的心或许已经乱了吧。

    「对了,老公,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正当我这边寻思继续找什么话题探口风的时候,可心在那边再次发话了,而

    且换了一个话题,她的话让我有了疑惑,明天是什么日子?「明天?明天是几号」

    我真的想不起来了,甚至今天是几号,星期几我都不记得了,毕竟这几天浑

    浑噩噩的,而且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已经让我的脑袋无法转换思维了,原来

    思维敏捷的我,此时显得有些迟钝。

    只是不是可心的生日,也不是我的生日,因为我俩的生日都是在冬季,家里

    其他人貌似也没有最近过生日的。

    「唉···老公是太累了,而且在那个地方没日没夜的,理解老公,所以就

    原谅老公了,明天是6月14阿。咱俩的结婚纪念日啊···笨蛋···」

    可心终於说了出来,我此时手机正在通话,无法查看日历,我巡视着房间,

    终於在宾馆的门口上看到了一个电子钟,看着农历和阳历,我反应了半天才反应

    过来,对啊,明天是我和可心的结婚纪念日,这几天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忘了?在

    出差回来的时候,因为喜悦忘记了,前几天因为监控带着的悲伤给忘记了,现在

    我终於在这个複杂的时候想了起来,结婚纪念日,对於我和可心最重要的日子,

    我们俩的结婚纪念日···「是啊···咱们的结婚纪念日···」

    想起了这个日子,我却没有什么喜悦,反而心情更加的複杂了,我对着话筒

    喃喃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我俩的婚姻因为结婚纪念日而开始,会不会随着结婚纪念日而结束?这么巧

    的时间,我们还能不能再过一次结婚纪念日?「只可惜啊,老公没在我身边,等

    老公回来咱俩补一个好不好」

    可心没有听到我刚刚说话的语气异常,或许她认为我工作的压力太大了,所

    以在电话那边兴奋的说到。

    「恩,好的,不说了,先挂了,等我回去再说···」

    被可心说的结婚纪念日一打岔,我此时没有心情再去探口风,我决定挂断电

    话好好思考一下,毕竟这个电话和我预想中的有些不同。

    「恩,好吧,老公,早点回来,老婆等你···啵···」

    听到可心在那边的一个吻后,我把电话挂断了。

    可心的声音也完全消失了,此时我拿着手机,内心真的疑惑了,为什么可心

    在电话中几乎没有什么异常,和我说话的方式和以前一样,而且和我说话时候透

    露出的感情没有一丝的虚假,似乎更加的担心我,爱着我,难道是因为愧疚所以

    对我更加的依恋了?我此时看着已经被我关闭的电脑屏幕,心中真的有些疑惑了,

    我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此时的脑袋就像一个表皮完好,内部已经粉碎成浆的烂西

    瓜,我想把电话打开重新预览一遍,确认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实的?我怎么感觉

    自己现在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难道是真的在出差的时候压力太大了?让自己有

    了幻想症?我放弃了打开电脑的想法,这个电话虽然和我预想中的不同,但是让

    我的心中稍微舒服了一些,这几天精神压力太大,真的太累太累了,本来出差期

    间无法安然入眠,回到公司后现在也没有这么睡着,还是让自己大脑清醒一下吧。

    我抛开了一切,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准备入睡,但是闭上眼睛后,可信的

    电话还有监控中的画面不断的交替回荡着,彷彿一个声音说这一切都是真的,还

    有一个声音说着一切都是假的,彷彿两个小人正在吵架一般,让我久久无法入睡。

    我感觉自己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梦里回忆着我和可心相知,相识,相爱,

    最后到结婚,那段时间是最甜蜜的,之后又是我患病无法生育,那段时间也是最

    颓废的,在者就是现在可心和思建的事情,这段时间自己是最痛苦的,在这个漫

    长的梦中,我经历了和可心的酸甜苦辣。

    梦不知道过了多久,梦散了,我醒了,一看时间,已经是第二天晚上的七点

    钟了。

    今天,是我和可心的结婚纪念日···

    第7章

    我从床上起来,虽然我睡了很久很久,但是脑袋还是感觉到晕乎乎的,睡了

    很久,但是却做了很长的梦,做梦是最让人飞信神的。

    看了一眼时间后,我坐在床上思考着,今天是我和可心的结婚纪念日,我要

    不要回家去看看?不管最后我俩的结果如何,至少要回家面对可心一次,如果情

    况允许的话,我尽可能的和可心吧这个结婚纪念日度过去,一切等结婚纪念日之

    后再说。

    因为我不想让可心和自己的婚姻就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结束,就当给自己和

    可心最后一个相爱的机会。

    我从床上下来,之后到卫生间洗漱了一下,看看镜子中满脸胡茬的自己,都

    不敢相信这个人就是自己,就算自己在深山老林逃亡的那次,自己都没有这么落

    魄颓废过。

    我叹了一口气拿出剃鬚刀给自己刮鬍子,洗头发,打扮的帅气一些,但是眼

    中的疲惫却是无法消除的,看着镜子中外表光鲜,但是眼神低落憔悴的自己,我

    努力改变自己的眼神,消除那丝疲惫和抑郁,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自

    己的,模样,或许自己内心的悲伤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

    我为什么要打扮自己?难道真的准备和可心今晚来个烛光晚餐吗?或许在饭

    店的包间里最适合我俩谈话了。

    我收拾完毕后走出卫生间,看着床上的笔记本电脑还有行李,我此时犹豫了,

    我到底该不该带行李回去?在以前的时候,每次出差回来我都会带着大包小包心

    急火燎的炮灰家里和可心团聚,但是这一次,看着那些行李我却犹豫了,如果回

    去了,结果一切都结束了,那么带行李还有什么意义?我关闭了房灯走出了房价,

    之后把宾馆的房门锁上。

    我把所有的行李都放在了宾馆之内,身上只带了我那份任命书还有给可心买

    的钻戒,这两份东西就是结婚纪念日送给可心最好的礼物吧。

    我在关灯之前,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行李,不知道不久之后自己是重新拿着

    行李回家,还是拿着行李远走他方。

    其实自己此时真的有些自欺欺人,吧自己打扮的整整齐齐,还带着送给可心

    的礼物,这一切都是自己下意识进行的,但是内心中对於放弃可心还感觉到心有

    不甘,总是抱有最后一丝的幻想和希望。

    出门坐上出租车,车子在街里飞驰着,看着周围熟悉的街景,感觉是那么的

    熟悉但又陌生。

    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出宾馆了,现在走出宾馆的大门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一

    切都恍如隔世。

    离家越来越近了,心情也越来越複杂了,回到家里面对可心的时候,我会表

    现出什么吗?可心会表现出什么吗?或许可心会很惊讶,很愧疚,但是不知道有

    没有惊喜,毕竟结婚纪念日,我回来了。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传来了司机大哥的声音,已经到家了。

    我奔着1号楼走去,找到了熟悉的2单元,我抬头看向自己家所在的楼层,

    我看到的是思建的房间,此时窗户黑黑的,我看了一下时间,此时已经八点半了,

    难道思建已经睡着了?可心也已经睡着了吧,我付钱下了车,我压抑住了转到单

    元楼后面看可心窗户的想法。

    走到单元门前,拿出自己的钥匙,之后打开了单元门。

    街道里传来熟悉的气味,熟悉的楼梯,楼梯间里堆满熟悉的自行车、摩托车

    和杂物,一切都和我出差之前一样,只是物是人非……只是站在楼梯口,我犹豫

    了,我不知道回家面对的是什么。

    如果此时可心和思建还像视频中一样,正在进行疯狂的性爱交媾,那么我此

    时回家不是把一切都撞破了吗?面对失控的可心和思建,我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

    他们?我该疯狂的摔东西发泄?把思建和可心赤裸这身体打一顿吗?我真的不知

    道自己该怎么面对。

    我拿出了手机,看着手机通讯录里第一个的通话记录,那个通话记录是可心

    的,就是昨晚的时候我俩通话的,我犹豫了很久,我把电话再次拨了出去,电话

    接通的忙音再次响起,此时我的心无比的紧张,一会电话接听后我该怎么告诉可

    心?告诉可心我已经在楼下了吗?我此时有些后悔打这个电话了,事先没有决定

    好要说什么就把电话打出去,自己心中不由的焦急起来,不过细想一下,马上要

    面对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呢?就算挂断电话后,我现在跑到家里也用不上一分

    钟。

    只是当我思考决定后,电话就自己挂断了。

    是的,可心没有接电话,可心为什么不接电话?难道没有听到么?我大脑中

    浮现一个情景:可心和思建此时正在思建的卧室里做爱,粗重的呼吸声,肉体撞

    击的啪啪声,性器摩擦的水声,可心放开的呻吟声……一切声音充斥着思建的房

    间,而可心的手机被扔在我俩的卧室里,屏幕亮着,显示着我电话的来电显示,

    想着那首熟悉的铃声,奈何手机的铃声盖不过两人性爱的声音,两人忘情的交合,

    根本听不到丈夫给可心打来的珍贵电话……我再次给可心打了一个电话,最终还

    是没有接听就自动挂断了,我放下了手机,深吸了几口气,我的心是火热的,身

    体已经感觉发麻了。

    我攥了攥拳头,给自己一个安慰,却找不到任何安慰自己的理由。

    我沿着楼梯一步步的上楼,在以前的时候,每次出差回来,我都会跑着上楼,

    恨不得一步跨越两阶楼梯,但是这一次我走的很稳,一步一个台阶,而且还放慢

    了步伐。

    此时没有了以往的归心似箭,反而有些惧怕,害怕面对熟悉的人,却是一个

    变了心不再乾净的人。

    虽然我走的很慢,但是路终有尽头,我看到了自己家熟悉的防盗门。

    我站在大门口,此时楼道十分的安静,只有楼梯间开着窗户传来的汽车声音,

    还有小区外门市播放的音乐,我伸出自己的手想去敲门,但是手在离防盗门只有

    咫尺的时候停住了,我发现自己此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我的大脑支配着自己

    的手去敲门,但是手却不听我的命令,迟迟不敲下去。

    最后我只能收回自己的手,收回手的动作大脑却能正常支配,难道是上天不

    让我去敲门面对什么吗?我把自己的投靠近防盗门,我想遵循着声音,我害怕,

    害怕如果房门打开,面对的是一个脸上带着高潮余韵满脸惊讶的可心,看到一个

    刚刚给我带绿帽子和自己养子乱伦的可心。

    我听不到,我最后把耳朵贴在了防盗门上,不知道是家里真的没有声音,还

    是因为防盗门的隔音太好,我没有听到丝毫的声音,我的心中微微的放松了一下,

    不管家里的真实情况,至少现在没有听到声音,没有听到总比听到好。

    我把头收回,之后呆呆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敲门还收用钥匙开门?我站在

    门外纠结着,或许我纠结的不是敲门和用钥匙开门,而是纠结自己该不该进去,

    如果这个时候可心无意打开房门,或许最好。

    思考了良久了,我看了一眼时间,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家门的钥匙,还有口

    袋里的钻戒盒子,还有那份盖着公章的任命书。

    我把钥匙伸向了钥匙孔……我把钥匙插进了房门里,我的动作很轻,几乎没

    有发出什么声音。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的小心翼翼,难道害怕惊动什么吗?我轻轻的旋转

    钥匙,动作很轻很柔,钥匙在锁眼里不断的变换着角度。

    其实我的心跳很快,我感觉到汗水已经从额头滴落下来了。

    现在的天气不热,但是此时我自己却有些汗流浃背,甚至口乾舌燥。

    「咔……」

    一声声响传来,我已经把钥匙扭到底了,门锁已经打开了,刚刚的声音就是

    门锁从门框孔抽离的声音,我没有立刻打开房门,因为这声门锁被打开的声音无

    法避免,就算再小心也会有声音。

    但是我不知道这个声音有没有被可心和思建听到,如果可心正在客厅收拾房

    间?如果思建正在客厅看电视,如果可心正在思建的房间指导他学习,如果两人

    此时正在可心或者思建的卧室盘肠大战……我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害怕惊动了

    房间里的两个人,我在等待着,如果惊动了房子里的母子二人,此时房门应该会

    被推开。

    但是等了很久,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我终於松了一口气,沉淀了一会后,

    我深吸了几口气,慢慢扭动钥匙,房门一点点的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