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31)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三十一章

    到公司后,和领导弄完所有的东西已经是后半夜两点了,领导家了,而

    我虽然很累,但是因为任务的完成显得十分的兴奋,没有一丝的睡意。本来起身

    准备去,但是想想还是等到天亮吧,让可心睡一个好觉,一日之计在于晨,等

    天亮以后去,今后我俩会有一个崭新的开始,我对于今后的生活充满了信心。

    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自己却久久不能睡着,最后闲来无事,让自己找点事

    情做,突然想起了家里的监控录像,虽然我对于可心很放心,但是对于思建却不

    放心。或许我走了之后,这小子有没有找准机会占可心的便宜?反正没有什么事

    情,我把家里的监控设备都调了出来,准备当做电影看一遍。

    我把视频打开,从我离家的第一天开始看起,我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边喝

    边看。前几天家里一切正常,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只是每个夜晚睡觉之前,可

    心都会给我打一个电话,听到关机后,才颓然的放心电话,脸上带满了担忧,这

    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出差后可心在家为我担心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暖。

    而思建则是每夜都找着机会和可心亲近,让可心辅导,让可心将故事等等,

    但是每夜到了睡觉的时候,可心都会到自己的房间里睡觉。思建前几天不好说什

    么,终于有一夜,思建似乎忍受不了了。

    「妈妈,你为什么不陪我睡觉啊?你以前不是说过,只要他不在家,你就陪

    我睡觉么?」在一夜,可心辅导完思建睡觉后,准备房睡觉,思建终于忍不住

    小心翼翼的问道。

    「思建,你记得,以后称呼你爸爸不要用他来称呼,如果你愿意叫他爸爸,

    至少应该叫他叔叔,知道么?」可心听到思建的话,脸上闪过一丝愠怒,似乎思

    建的那个他是对于我这个丈夫的不尊重。

    「哦,对不起哦……」思建看到可心有一丝生气,不由得脸上闪过了一丝伤

    心,那丝伤心不是做作,是他真实的表现,他最在乎可心对于他的看法。

    「思建,你记得,他是你爸爸,等他来之后,你最后接受他,改口一下吧,

    你知道他为了这个家有多么的辛苦?而且还有一定的危险,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

    白了。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可心看到思建的那个样子,脸

    上闪过了一丝柔色。她上前抱着思建的脑袋,而思建似乎有些生气,没有把脸全

    部靠近可心的怀里,用自己的额头盯着可心的身体,不让可心完全靠近自己的脸。

    「而且不是妈妈不配你睡觉,是因为你已经长大了,应该一个人睡了,你已

    经是一个大男孩了,应该学会自己,而且……」可心似乎感觉后面的话太敏感,

    就没有说出来。她察觉到思建正在生气,所以说话不由得温柔了许多。

    「今晚妈妈就再陪你睡一次,不过至此一次,以后你要学会自立,不要太粘

    着妈妈,好不好?妈妈希望以后你能像你爸爸一样,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可

    心看到思建一直不说话,知道他还在生气,小孩子嘛,很正常的。

    「不用了,妈妈,从今晚开始我就自己一个人睡……」思建这小子这一晚不

    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可心这么和他说话,就差没有和他张口道歉了,这小子竟然

    不依不饶的。

    「唉……」虽然思建说话很正常,但是可心又会不知道思建说这句话的时候

    带着情绪化。可心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之后慢慢的松开了抱着思建的双手,转

    身走出了思建的房间。思建看到可心走了之后,使劲的用双手锤了一下床垫,之

    后转身躺在床上,拉过被子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他似乎感受到了可心对于他的疏

    远,可心因为我的话语对思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没有想到竟然让他十分的伤心。

    镜头转换到我和可心的卧室,可心到卧室后,换上了保守的睡衣,之后没

    有到床上休息,而且站在地上思考了良久,最后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可心

    转身关闭了卧室的房灯,但是却没有到床上,而是走出了卧室,慢慢的走向了

    思建的卧室。「咔……」思建卧室的房门被打开,可心打开了房灯,看到思建正

    把头蒙在被里。当被子里的思建听到房门被打开的时候,我清晰的看到被子里的

    人颤抖了一下。

    可心脱下了拖鞋,之后转身躺在了床上,只是脸上带着一丝无奈。可心转身

    抱着思建,之后费了好大的力气把思建头上的被子拉开,此时的思建有些满头大

    汉。或许是蒙在被子里半天太热了,但是可心搬过他的脸,可以清晰的看到思建

    正在哭泣,是的,真的哭了,一个3。4岁的大男孩子正在哭泣。可心没有

    想到思建竟然会哭,一时间显得很慌乱,因为她知道,思建就算失去双亲的时候,

    都没有在可心的面前流过眼泪。

    「思建,你怎么哭了?怎么了?和妈妈说……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可心一

    下子坐了起来,一时间乱了方寸,不住的摇晃着思建,但是思建就是闭口不言。

    「是不是妈妈刚刚说话伤了你的心?」经过了一会后,可心似乎想到了什么。

    听到可心的这句话后,思建把头重新转了一边,不言不语,就是在那默默的哭。

    「思建,妈妈向你郑重的道歉,对不起,别难过了好不好?」可心从背后抱

    住思建,小声的安慰到。从画面中看,可心和思建的身高差不多,思建比可心魁

    梧的多。如果除去那声称呼,画面真像是两个情侣在吵架,女子正在安慰自己生

    气伤心的丈夫。

    「妈妈,我最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对我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平复了一会后,思建终于停止了哭泣,或许只有他哭泣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出他

    还是一个未成年人。思建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理话,他知道今晚自己必须找到

    一个答案,或许失去双亲后,他最亲近和在乎的人就是可心,因为在可心身上,

    思建感受到了真正的爱,这种爱在思建眼里分成了两种,一种是母爱,亲情,一

    种是恋爱,爱情。

    「唉,思建,你想多了,你什么也没有做错,你是一个好孩子,只是……」

    可心终于知道思建这段时间为什么这么伤心了,前几天可心也发现了思建无数次

    的欲言又止,而且精神状态明显不如以前,可心也问过思建,但是思建没有说,

    现在可心终于知道了答案。但是有些话,可心无法说出口,总不能告诉思建,因

    为思建到了青春期,为了避免给思建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才和他保持距离的吧。

    「只是什么?」思建不由得问道,脸上带着强烈的求知欲。

    「只是你长大了,妈妈作为一个女性,应该和你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免对于

    你的成长产生不好的影响,毕竟你已经是一个大男孩了,不应该总想着让妈妈陪

    着睡觉,对不对?」思建哪里不明白可心的话语,他知道可心意识到了他已经性

    成熟,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才保持距离的。

    「妈妈,我明白了,睡吧……」思建说了一句话之后,用双手盖住自己的脸

    安静了下来。

    「思建……」可心看到思建的表情显得束手无策,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妈,不用说了,我都明白,只是我习惯了有你的照顾,习惯了现在的一

    切,我失去双亲后,你是我唯一的依靠,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就是有些不习惯,

    感觉世间没有爱了。妈妈放心,我会习惯的,给我一点时间……」思建双手盖住

    自己的脸部,呜呜的说道。这句话可能是真心话,对于可心,他眼中的虔诚不是

    虚假的,可心在他心中的位置越来越高。看到可心和我亲热,还有在乎我而训斥

    他的时候,思建心目中有多么伤心,作为男人我可以想得到,站在一个男人看待

    自己所爱的女人的角度上。

    在看这段视频的时候,我特意去翻看了一下我和可心做爱宣誓权的那一晚,

    视频中我看到思建果然没有睡着,在我和可心做爱中途的时候,他下地打开了房

    门,我的喘息声和可心的呻吟声传入了思建的卧室,思建有些气恼的关闭了房门,

    之后躺在床上堵住了自己的耳朵,他当然知道这种声音代表什么,自己心中的女

    神正在别人的胯下婉转承欢,只是思建堵住耳朵也阻止不了可心舒爽销魂的呻吟

    声。最后思建只能松开自己的耳边,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仿佛要把手指扣进床

    垫里,他的脸上带着狰狞和愤怒。

    我没有想到这次给思建的刺激竟然这么大,我宣誓权的目的达到了,但是

    产生了什么后果我不得而知。外加上可心因为我的话语对于思建产生了一定的疏

    远和距离,终于让思建在这一刻爆发了,但是他不会对可心发脾气,只会伤心欲

    绝而已。可心想到了思建失去双亲也就几个月时间,而自己因为一些事情刻意疏

    远了她。思建的话语让可心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和疑惑,是不是自己真的做错

    了?至少应该让思建完全适应和转变过来,再让他自立不迟。

    「对不起,思建,是妈妈想的不够周到,妈妈只是想到你已经长大了,但是

    忘记了你经历了人生最大的风风雨雨,你这些风风雨雨,妈妈都还没有经历过。」

    可心这句话说的就是失去双亲吧,确实,可心虽然比思建年长,但是父母尚存,

    她还没有经历过失去双亲的痛苦。

    「别伤心了,妈妈错了,没有想那么多。以后妈妈都陪着你睡觉,好不好?

    妈妈和你还像以前那样,好不好?」可心搬过思建的脸,用纤细的手指擦拭着思

    建的眼泪,可心的心在这一刻终于融化了。

    「真的?」思建脸上带着泪痕,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真的,但是你爸爸在家的时候不可以,而且你要答应妈妈好好学习,如果

    你学习成绩下降,那妈妈就让你一个人睡觉作为惩罚,好不好?」可心看着思建

    兴奋的样子,眼中闪过了一丝心疼,她或许都没有想到自己在思建的眼中是那么

    的重要,或许思建把双亲的感情劝倾注到了她的身上。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拉钩……」

    「拉钩……」

    完成这一切后,可心动在思建黝黑浑厚的嘴唇上轻轻一吻,之后关闭了房

    灯,抱着思建慢慢的入睡……我看完这段视频,心中不由得大骂:奶奶的,我在

    走之前给可心做了这么多的工作,终于让可心对于思建产生了疏远,没有想到在

    背后让思建用这么一招「苦肉计」给破了,我知道,第一局,我失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