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29)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二十九章

    此时的思建由于还没有擦屁股,睡裤正在膝盖处,保持着撅屁股的姿势,而

    他还没有发育完全的生殖器就吊在他的胯间,此时随着思建的紧张的呼吸不断的

    轻微摇晃着。慢慢的,床单和旧衣服从可心的手中滑落,掉在地砖上,发出一

    声很轻的闷哼,而可心也终于反应过来,她轻轻的「啊」了一声就赶紧转身,

    「我……妈妈……不知道你在……以后锁门哈……」可心语无伦次的说完这些话

    之后,就赶紧开门走了出去,接下来就是我看到可心脸红紧张的一幕。

    而之所以出现这一切,就是因为可心不小心看到了自己养子的阴茎,而我也

    是第一次看到思建的阴茎,而那根阴茎却与众不同,一点没有勃起的迹象,尺寸

    就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而且或许是由于人种的问题,那根没有勃起的阴茎竟然黝

    黑黝黑的,显得十分的凶猛,按照我的估算,思建勃起之后至少应该有公分,

    要知道,这还是思建还没有发育完全,如果发育完全了……不敢想象……可心开

    始的时候蒙圈呆傻了,或许是因为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阴茎,或许尺寸已经

    超过了她的认知。

    而此时我也知道可心为什么说的那么肯定了,因为我的阴茎勃起的时候都没

    有思建那么大,如果思建勃起有多大,可心想也能想的到。可心「被迫」的仔细

    观察了思建的阴茎那么久,估计她的脑海中不断忆了思建的阴茎无数次了吧,

    或许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第二个男人的阴茎,也是一个孩子的阴茎,也是一个巨大

    的阴茎,或许她绝对没有想到思建的阴茎会比成年的我还要大。有些女人内心都

    会有一种对于男性生殖器的崇拜心理,或许可心也应该有吧,至少我可心感觉的

    到,可心自从看到思建的阴茎后,思建在她心中的看法不再只是一个孩子,也是

    一个真正的男人……那一晚,我在背后干着可心,可心完全能感应的出那根阴茎

    不是思建的,因为思建的阴茎不会那么小,这也是可心那么肯定的说出「我也知

    道不是思建」的要原因,当然,这个原因她或许永远不会和我解释……联想到

    可心看到思建的阴茎后,母子间的关系,似乎没有多少的尴尬,反而是母子间的

    关系更加亲密了一些,我赶肯定看到思建的阴茎后,可心的内心被触动了,也变

    化了,至于内心增加变化了什么,增加了多少,我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我也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从来没有看过思建手淫和射精过,

    要知道,在青春期的男孩子基本上都手淫过,但是思建最多只是抚摸几下自己的

    生殖器,却没有手淫过,让我感觉十分奇怪,难道是思建不会不懂?

    看完了视频,也弄清了缘由,我决定控制一下事态的发展,不能任由事情这

    么发展下去。但是我又不能告诉可心我在家里安装监控的事情,以后只能尽量增

    加自己在家的时间,减少可心和思建的独处时间,虽然可心和思建在学校里可以

    独处,但是在学校并不像是在家里,可心和思建的身份在学校可不是母子关系,

    而且学校人员众多,所以在学校我很放心。

    经过可心差点失身的那一晚,我对思建保持了高度的警惕,在家的时候,我

    还是和思建保持着明面上的父子关系,该关心的关心,该照顾的照顾,不能让可

    心看出什么,对于思建一个孩子来说,我的会相处关系那么丰富,估计他也看

    出来我对于他已经产生了芥蒂和防范。

    时间一点点的过着,不知不觉,又一个月过去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

    尽量白天都把事情干完,争取不加班,下班之后准时的家,而且尽量不出差,

    有出差的事情的时候,尽量和领导申请让别人去,理由吧,就和领导说是身体原

    因。在单位工作这么久,和领导也十分熟悉,所以这一个月我没有出差,享受着

    不用东奔西跑的日子。

    而那次我和可心的矛盾,让可心终于不在忽略我的感受,在对待思建好的同

    时,也不让我受「委屈」,尽量让一碗水端平。或许是因为我在家的关系,思建

    那小子没有再「演戏」,安安稳稳的自己睡觉,可心每晚陪伴我,让我享尽了温

    柔。一切仿佛都归到了原点,新成员思建似乎也慢慢融入了这个家庭,我和可

    心也习惯了思建的加入。只是唯一没有什么进展的就是,思建一直没有叫过我爸

    爸,一直叫我叔叔,对此我也没有说什么,而可心也没有强迫什么,毕竟这种事

    情需要思建自愿。

    但是安稳日子没有过多久,单位突然有了一个新的任务,那就是到山西去暗

    访黑煤窑和黑砖窑,现在那边的黑煤窑黑砖窑有一些负面信息从人们的口中传开,

    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和影响资料,作为一家新闻,这种消息报道是最火热的,

    同时也是最敏感的。公司高层确认了这条小道消息后,决定派出最专业的记者去

    进行暗访,最好能够掌握影响资料,毕竟新闻报道需要真材实料。但是黑煤窑黑

    砖窑是十分危险的,万一进行暗访的记者暴露身份,那些黑老为了利益和自身

    安全,可能会做出十分疯狂的事情,狗急跳墙,猫急咬人,所以这次的人物十分

    的艰巨,也十分的危险。

    按照这些要求,在整个公司来说,我是最适的人选,因为我以前拼命的工

    作,不知道完成了多少个危险重重的暗访偷拍任务,这也是我在整个公司被员工

    尊崇为前辈的原因。公司领导也第一时间想到了我,找我谈话。我思考了良久,

    决定接下这个任务,不为别的,为了自己的事业,要知道,这次任务非常的危险

    和高端,如果完成的话,我的新闻事业可以达到顶峰,甚至公司领导和我说了,

    只要完成这次任务,他就向公司最高领导举荐我作为他的接班人,因为他还有不

    到一年就要退休了,有了他的举荐,我升职的机会很大,要知道,他的职位可不

    低,也是我羡慕许久的职位。为了自己的理想,目标,还有自己的家庭状况更加

    的优异,我决定接受这次的挑战。

    我详细的了解了公司目前掌握的黑煤窑和黑砖窑的详细资料,公司也给了我

    想要的所有的硬件条件和人员配备,那一晚,我和领导研究了许久,确定了我的

    搭档和行动方针,一切都制定好了。我拿着行动计划,带着自己的手下开了一个

    小型忆,自己对于这次的行动即害怕又期待,但是想到以后能够升职加薪,自

    己心中的那份恐惧被兴奋所取代了。

    「老婆,我后天就要出差了……」到家吃过晚饭后,我躺在床上和旁边的可

    心说道。

    「哦,要出差多久?」可心早已经习惯了我的工作性质,所以没有任何的奇

    怪。

    「至少要一个月吧,也可能更长时间。这次的任务是一次暗访,所以我的手

    机会严格注意,你等我动联系你,千万不要动给我打电话,如果打电话了,

    我手机关机了,你也不要担心,知道么?」

    「这次的任务是不是很危险?」可心听到我说的话后,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

    脸上带着担忧说道,其实以前的时候,包括我去林场暗访,去国外当战地记者,

    可心都是反对的,但是她拗不过我,最后只能为我祝福着送我离开,虽然我经常

    出差,但是危险的任务被她知道的次数并不多,我能隐瞒就尽量隐瞒她。

    「有危险,但是没有生命危险,放心吧,这次的任务和以前的相比,小巫见

    大巫……」我没有告诉可心这次任务的危险性,害怕她担心,其实这次的任务十

    分危险,危险程度不下于我去非洲当战地记者那一次,但是我对于自己还是信心

    十足,因为这次要对付的是几个黑窑老,可不是外国的军队和军阀,只要小心

    翼翼即可。

    「你没有骗我?」可心半信半疑的问我,脸上还是带着担心。

    「真的没有骗你,老婆,放心,经过这一次之后,以后我再也不进行暗访的

    任务了……」我向可心保证道,只要我把这次的任务完成,那么我就可以升职加

    薪了,到时候当上了领导,还需要我出去暗访执行危险任务么?以后交给自己的

    下属去做即可,自己就整天在办公室里办公,喝喝茶水,弄弄文案,弄弄电脑,

    整整报表即可。

    「真的?你自己在那笑什么呢?」可心此时看着满脸开花的我,不由得问道。

    「没什么……」我本来想告诉可心我来后可能会升职加薪的事情,虽然我

    来后,领导不会马上退休,但是我会变成领导的储备,到时候就整天跟在领导

    身边,开始辅助和学习,到时候就算是二把手了。每次想想自己心中都是美美的,

    金钱和权利,哪个男人会不喜欢?但是我决定还是给可心一个惊喜,等我平安

    来后再告诉可心这个喜讯。万一自己现在说了,最后任务失败,自己岂不是没法

    圆话了。

    经过这一个月的生活,我对于家里已经没有多少担心了,至少我不会担心可

    心,思建虽然冲动,但是可心得肯给他机会才怪。在这一个月中,我在我和可心

    感情最甜的时候稍微提到过一下思建,告诉可心要注意思建的青春期,尤其是心

    理和生理,那次我说的比较隐晦,但是态度比较坚决,对于可心也产生了一定的

    影响,我能看得出来,她对于思建产生了一丝警惕,只是警惕性似乎不大,但是

    有总比没有好。

    两天后,和可心最后交代了一些事情后,我就带着我的团队出发了。坐在车

    里,看着自己的家,自己所在的城市越来越远,每一次都会让我非常的感慨,这

    种伤感可能永远都会存在吧,因为我心中无比在乎自己的心爱妻子,也无比在乎

    那个让自己唯一能感受到安全和温暖的家。

    城市已经远离我的视线,我转了头,揉了揉自己的脸,开始给自己打气,

    自己一定会成功的,也一定要成功。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都等着自己「凯旋」

    归来,金钱,权利,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