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28)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二十八章

    当我射精的那一刹那,感觉到一股电流涌边全身,我毫不吝啬我的精液种子,

    虽然这些种子不能够让可心怀孕,但是我还是把阴茎顶到可心阴道之中,精液全

    部射入,一点都没有浪费。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一种特殊的心理刺激,我和

    可心的性爱好久没有这样的畅快淋漓了。可心也是一样,或许是红酒的助兴,也

    或许是思建在我之前给可心做的前戏很足,可心竟然也迎来了许久的性高潮。

    我从可心的阴道里把阴茎拔出来,那些不知道在阴囊里储存了多久的浓浓精

    液从可心的阴道口里面流出。看着可心慵懒的样子,我顺手拿起床头柜的湿巾给

    可心擦拭着。可心慵懒的让我给她擦拭着阴道,只剩下渐渐变得均匀的呼吸。等

    我帮助可心擦拭好之后,她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我怀抱着可心,也准备睡去,

    今晚这种「宣誓权」的做法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思建那个小子有没有听到我

    俩的性爱,就怕他听不到。带着满足我也沉沉的睡了过去,好久没有体会过这种

    温馨的感觉了。

    「嘻嘻……」第二天早上,我感觉自己的鼻子痒痒的,我睁开眼睛,看着已

    经睡醒的可心正在用自己的鬓角扫着我的鼻子,脸上还带着笑意。

    「醒了?」我揉了揉眼睛,可心看到我醒了,突然收起了笑意,微微一哼就

    转过身子,背对着我。我看了一眼时间,时间还早,不着急起来。

    「老婆,还生气呢?」我从后面抱着可心,把鼻子贴在可心的后颈上,闻嗅

    着可心发间的清香。

    「生气啊,为什么不生气?你那么怀疑我偷人……」可心背对着我说道,虽

    然说自己生气,但是语气已经缓和了很多很多。夫妻俩就是这个样子,床头吵架

    床尾,夫妻没有隔夜仇。

    「对不起老婆,是我太敏感了,唉,一言难尽啊……」我所有的解释都是无

    用呢,只能化作一声叹息,自己心中的苦谁能够理解呢?

    「其实,老公,我理解你的,仔细想想也怪我,最近因为思建,我对你的关

    心变的少了,所以你才会有不安全的感觉。我也学过一段心理学,老公你的身体

    不好,对咱俩的感情有一些担心和质疑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其实应该理解你,只

    是心中还是不免得生气……」可心听到我的道歉,立马转身和我抱在一起,之后

    在我的耳边喃喃的说道。确实,一语惊醒梦中人,可心的意思就是我心中所想,

    我性能力差,而且还不能生育,自己偏偏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自己还总经常

    出差,心中有担心和怀疑,在可心看来是很正常的。得到可心的理解,我心中不

    免得十分的甜蜜。

    「还有,你昨天晚上太坏了……」可心在我怀里躺了一会后,就轻轻给了我

    一个粉拳。

    「怎么了?」我此时明白了什么,但是不由得装糊涂问道。

    「还问?你竟然偷偷的,事先不告诉我是你……」可心说的就是昨晚我偷偷

    在她背后禁锢住她,在后面不断干她的事情,让她根本看不到后面正在和她做爱

    的人是谁,结果还把他吓哭了。

    「傻瓜,不是我还能是谁啊?」我笑了一下,尽量让我自己的表情平和,我

    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家里就咱们三个人,不是我还能是思建么?」

    「我还以为……」可心羞急之下不由得有些语无伦次。

    「以为是思建?」或许我俩心结打开,关系复苏,我不由得装作调笑着和可

    心说道,同时让自己的表情正常一些,不附带其他的情绪。

    「你想什么呢?我也知道不会是思建……」可心后面一句话刚说到一半就打

    住了,脸上闪过一丝紧张,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眼中的一丝慌乱转瞬

    即逝。她怎么会确定不是思建呢?这里面似乎有问题吧,只是我现在的大脑里没

    有时间去忆以前自己看过的东西。

    「思建是咱们儿子唉,他乖巧的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我肯定也

    不是他。你的想法太肮脏了,以后不许这么胡思乱想……」可心巧妙的掩饰过去

    后,就赶紧借着自己的话匣,并且解释到,但是捕捉到可心那一丝慌乱的情绪,

    我对于这个解释有些半信半疑。

    「那你以为是谁?」我没有说其他的,让自己的表情保持不变,作为一个资

    深的记者,经常伪装去进行暗访,可以说我的演技完全可以当做一个演员。

    「我还以为我喝醉忘记锁门了,家里来贼了呢……不说这个了……我该起床

    做饭了……」可心应付了我一句就起床穿衣服,只是我有些可心想着再逃避我和

    继续谈论一般。看到可心起床,我也准备起床。

    可心正在准备早餐,而思建还没有从卧室里面出来,这个小子不会不好意思

    吧。等我洗漱完毕了,可心也把早餐准备好了,三明治加果汁,可心看到思建还

    没有起来,不由得去思建的房间叫思建起床。从以往的录像中,我看到可心到思

    建的房间里从来不避讳的,都是直接开门进去,或许是因为我在家的缘故,可心

    害怕我多想,可心到思建的房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而是没有直接推开思建的房

    门。

    可心敲了两下后,就看到房门打开了,思建顶着红红的眼睛打着哈欠从房间

    里走了出来。我和可心看到思建的那个样子,表情都有一些不一样,我和可心心

    中各自都有着心事。我自己就不用说了,昨晚要不是因为来的及时,思建这小

    子就把我的爱妻给玷污了,所以他昨晚应该是吓的不轻,所以没有睡好吧。

    可心不知道昨晚的事情,根本是以为自己没有陪思建睡觉,结果思建没有了

    她的陪伴,又失眠了,因为可心看到思建哈欠连天的样子,眼中闪过了一丝愧疚

    和心疼,毕竟前一个星期可心几乎每天都陪伴思建的,突然没有了可心,思建肯

    定会不习惯的。

    我在一旁看着可心的样子,不由得心中发苦,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可心思建的

    问题呢?如果我不拿出录像的话,估计说出来可心也不会相信吧,或许还会换来

    可心一个耳刮子。思建看到我和可心后,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有些不敢和我们

    对视,或许昨晚也听到了我和可心性爱的声音了吧?思建出了卧室后迅速的逃进

    了卫生间开始洗漱。

    吃过早餐之后,可心带着思建上学去了,而我也到公司准备上班。在公司里,

    我脑海中不断荡着可心说的那句话「我也知道不会是思建……」,可心说这句

    话的时候,表情十分的肯定,她只是因为思建是他的养子,所以就肯定思建不敢

    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样的解释未免太牵强了。我脑海中不断忆着可心和思建的

    种种,只是却没有发现什么,可心和思建还没有发生关系,而且可心还不知道思

    建对于她有非分之想,这一点我敢肯定,难道是我忽略了什么么?

    对了,卫生间的那段视频我还没有看呢。那天晚上我把卫生间摄像机的内存

    卡忘拔了,去更换监控设备的时候,我把那个摄像机和内库存已经取下来了。

    现在就安静的放在我的包里,这两天由于和可心的关系复苏,竟然让我给忘记了。

    或许这段视频里能够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吧。

    趁着工作的间隙,我把那张内存卡取了出来,之后按到读卡器上插入电脑,

    选定好时间,视频开始播放了起来……视频中,思建看来是内急,也或许是拉肚

    子,他急忙的跑进了卫生间里,之后脱掉裤子就坐到了马桶上,一切动作很急很

    快,也由于拍摄角度有些偏,这个过程中我甚至都没有看到思建的屁股和生殖器。

    思建果然是拉肚子,听他上大号的声音就知道了。他脸上带着舒爽,只是解决了

    差不多的时候,思建或许想到了什么,他紧张的看了一眼卫生间的房门,或许这

    个时候他才想起来,由于太过着急卫生间的门没有锁,万一可心进来看到自己这

    个样子,闻到这个味道就不好了,毕竟男孩子嘛,在自己的女神面前很在乎自己

    的形象和自尊心的。

    思建还没有擦屁股就按下了马桶的冲水键,之后按了下香水机。之后从马桶

    上下来准备擦屁股,只是思建刚刚从马桶上下来,正在弯腰拽卫生纸,他就听到

    了脚步声,紧接着可心抱着一大堆床单就走了进来,思建或许没有反应过来,就

    保持着弯腰拽卫生纸的姿势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看的出来,她这个时候已经懵

    了。而可心抱着床单旧衣服进入卫生间后,才发觉卫生间此时亮着灯,而且貌似

    有一股香臭混的气味,可心不由得放低了床单,以便于让自己的视线从床单后

    面露出来。

    只是可心刚把床单放下,当她终于能看到正在站在马桶边上弯腰、一只手还

    在保持着拽卫生纸的思建的时候,可心一下子就愣住了,她绝对没有想到思建会

    在卫生间里。可心也陷入了呆滞,她原本是看着思建的眼睛,紧接着目光不由得

    向下,最后看到了思建的下半身,可心的目光仿佛一下子被吸引住了,紧紧的盯

    着思建的胯间。按照正常来说,可心此时应该赶紧躲开自己的目光,之后转身出

    去避的,只是可心不知道怎么了,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自己的眼睛仿佛失

    去了控制,竟然紧紧锁定在了思建的下半身。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两个人此时站在那里都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