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25)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二十五章

    随着我一边工作一边靠着时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心也不仅揪了起

    来。一看时间,已经过了我正常到家时间2个多小时了,可心却没有打电话给我,

    我拿起手机反复确认了几遍,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对了,我不是在家安装了实

    时监控了么?现在用电脑试一下,今天安装完毕还没有调试呢。

    我按照程度进入了一个IP,只是却无法打开,惨了,今天走的太突然,

    竟然忘记了实时监控的最后一步程序。我关闭了电脑,看了看时间,今晚岂不是

    成了睁眼瞎?我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心中不免得有些担忧起来。可心虽然

    一直很听话,但是脾气一上来也是很厥的,尤其我这次和她闹得误会又那么大。

    整体看来错都在我这一边,或许是爱之深责之切吧,可心就是因为爱我才会生这

    么大的气。

    我不断在内心帮助可心「说话」,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揽,其实我

    是在给自己找家向可心认错的理由,因为我害怕,这么闹下去反而给思建那个

    小子创造了机会。看了一眼时间,已经马上快晚上九点了,我知道可心今晚肯定

    不会给我打电话。好吧,她赢了,我穿上衣服收拾了一下准备赶紧家去。

    在宾馆收银员奇怪的目光下退了房间,我赶紧带着东西开车往家里赶去,一

    路上我不断组织语言,看看一会家怎么和可心解释,怎么和可心把关系重归于

    好,这件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经过了十几分钟后,我终于到家了。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本想拿出钥匙开门的,只是我转念一想,前两天的视

    频中可心说只要我不在家,就陪着思建睡觉,今晚可心是不是认为我不会家,

    所以和思建睡在一起?为了我俩不会有新的误会,也为了能给好创造良好的机

    会,我还是不要这么直直的冲进去了。

    「咚咚咚……」我开始轻轻的敲了几声门,只是里面没有反应,我不由得再

    次敲了几声,结果我从里面听到了卧室房门的开关声和慌乱的脚步声,只是等了

    一会没有打开,我不由得再次敲了几声,结果房里十分的安静。我不由得很奇怪,

    难道刚刚的声音听错了,可心和思建没有在家?

    打草惊蛇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家里熟悉的气息扑面

    而来,整个房间黑漆漆了。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灯,像做贼一样,没办法,如

    果家里要不是多了思建这个小狼狗,我这次绝对不会这么轻易认怂的。打开客厅

    的房灯之后,我发现我和可心卧室的门虚掩着,而思建卧室的门紧闭着,我慢慢

    的走进可心的卧室,里面只有可心一个人,可心此时闭着眼睛貌似已经熟睡。

    我换好了鞋子,看着可心的样子,她呼吸很均匀,脸上带着红晕,看样子确

    实是在熟睡,那么刚刚我敲门的时候听到的开门声和脚步声是什么怎么事?我

    关闭了客厅的灯光,之后到了卧室,可心还在熟睡,我趁着她熟睡赶紧打开了

    自己家里监控设备的「总成」,这个样子设备才算真正的运转起来,总成不运行,

    设备无法远程监控的。

    弄完一切后,我准备和可心谈谈,只是看她似乎睡的很香,我不由得坐在床

    边看着可心。可心穿着那件保守睡衣,睡的很沉,只是和她离的近了,我闻到了

    一股特别的气味,红酒的气味。我赶紧低下头把鼻子贴近可心的嘴唇,可心的嘴

    上真的有一股红酒的气味,难道可心喝酒了?我赶紧用手摇了摇可心的头部,在

    我的剧烈摇晃下,可心只是转头嘟囔了几句就继续睡了过去。可心今晚怎么会喝

    酒呢?

    等等,可心喝酒了,睡的很沉,思建会那么老实么?我赶紧把卧室的灯光开

    的最亮,之后检查可心的睡衣,一看不要紧,我还真的发现了端倪,可心的睡衣

    显得比较凌乱,前胸的睡衣扣子中间一个扣子没有系上,露出了里面的乳罩,而

    可心的睡裤也是一样,正常来说睡裤的腰部应该均匀的围在可心的细腰上,结果

    睡裤现在有些前后腰位置不搭调,当然或许是我想多了,也许是可心喝醉酒翻身

    所致。

    但是这几天看过监控后,我知道思建的为人,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的。我解开了可心的睡衣,我准备检查一下可心的乳房,拨开可心的乳罩,可心

    的乳头露了出来,只是可心似乎出汗了,身上都是湿漉漉的,乳头也是湿漉漉的,

    根本辨别不出来可心的乳头有没有被思建亲吻过。我离近乳头闻了一下,结果确

    实有一股特别的气味,仿佛是一个男人的轻微口臭味。

    我再把可心的睡裤扒下一点点,结果发现可心的阴户湿漉漉的,阴毛都已经

    粘粘的了。有问题,现在我基本可以断定,我此时顾不得脏不脏,我把手指伸进

    可心的阴道,之后放到鼻子跟前闻了一下,我要判断是否有精液的味道,只是此

    时可心的阴户汗味、淫水味什么都有,全部混在一起我真的无法判断,而且思建

    年纪还小,精液味道是否浓厚也不得而知。

    我现在发现可心酒后睡的更死,我刚刚这么折腾她,她也只是偶尔夹紧双腿,

    偶尔晃晃头部,竟然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可心的酒量根本不行,喝一点就醉,

    毕竟她是极少喝酒的。到底该怎么判断今晚的事情呢?我可以等到明天早上问可

    心,但是或许只能问出一部分吧。我也可以现在趁着可心熟睡去隔壁问思建,最

    好把这个小子收拾一顿。

    对了,虽然今晚的监控总成没有启动,但是家里电脑硬盘肯定会录制了一部

    分。我仿佛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我赶紧打开了家里的台式电脑,台式电脑原本

    在客厅的,只是思建来了之后,可心害怕影响思建学习,所以把电脑挪到了我俩

    的卧室。打开了电脑后,我试着找那些毕竟参杂的视频文件,我此时没有心思

    把文件归属好好整理一下,我把所有的视频文件都找了出来,之后打开了视频文

    件开始查看。

    可心带着思建家后,开始准备晚饭,而且准备的速度很快,可心一边准备

    着晚饭,时不时的从厨房出来看一看客厅墙壁上的时钟。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知

    道她是看离我来还有多久,只是当她把饭菜都准备好端上来的时候,我还是没

    有来。思建和可心拄着下巴大眼瞪小眼,可心时不时的看向时钟,慢慢的,时

    间已经过了。可心不由得失望的摇了摇头,她猜测我今晚或许不来了。

    「妈妈,咱们什么时候吃饭啊?」此时思建已经饿了,看着饭桌上的饭菜已

    经咽了很多次的唾液了,思建正在长身体,能吃爱饿,很正常的。

    「对不起,孩子,妈妈忘记了,咱们吃吧……」可心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思

    建还没有吃呢,不由得歉意的对思建说道。看到这里,心中不免得有些小感动,

    原本的时候,我认为思建在可心的心目中比我位置更重了,不过可心为了等我吃

    饭,竟然忘记了孩子吃饭,看来我在可心的心目中的位置至少不比思建低。

    思建在饭桌上横扫着,可心一边心不在焉的吃着饭,最后看到时间已经过了

    半个小时,我还没有家,她到卧室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脸上苦笑了一声,眼

    中带着一丝自嘲。可心把手机重新放在卧室的床头柜上,走出卧室,只是当她刚

    走出卧室的时候,可心竟然向着冰箱走去。最后从冰箱里拿出了她平时不爱喝的

    红酒,那瓶红酒是我给可心买的,建议她每天少喝一点,可以美容养颜,但是可

    心却很少喝,她对酒很不感冒。不过今晚她的心情似乎很不好,拿出了酒准备借

    酒浇愁。

    「妈妈,你怎么喝酒啊?」思建看着可心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微微一愣,

    不由得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喝酒,可惜你还小,要不然陪妈妈喝一杯……」可心笑着

    说道,只是笑容中带着几分苦涩,和我闹矛盾让她十分的伤心。

    「好啊,现在喝也可以……」思建看了那瓶红酒一眼,有些跃跃欲试。

    「不行,你还小,正常长身体,等你成年之后再喝……」可心摇了摇头,少

    见的露出一丝严厉,以突显自己说这句话的真实性和严重性。

    「嗯,知道了,妈妈你也少喝一些……」思建说完就低下了头继续吃饭,不

    过我看到思建的眼中闪过了一道亮光,虽然他嘴上告诉可心少喝一点,其实内心

    中巴不得可心多喝一些,毕竟「酒后乱性」这个成语可不只成年人知道。可心只

    是喝了一高脚杯的红酒,不过这要比平时喝的三倍还要多,可心喝完这些酒后脸

    色有些微微红。

    「思建,写作业去,一会妈妈收拾完检查你的作业……」可心站起身子,虽

    然身体没有摇晃,但是走路脚步明显有些轻浮。思建应了一声就到卧室写作业

    去了,可心则收拾着桌子和碗筷。大家都知道,红酒的后劲比较大,所以收拾完

    之后的可心,身体已经开始出现了摇晃。

    「思建,作业一定要写完哈,写完要赶紧睡觉,作业明天上课妈妈再检查,

    今晚不行了,妈妈先去睡了……」可心收拾完毕后,就到卧室换好了睡衣,只

    是她的动作比较迟缓,而且还不住的晃着自己的头,看来她的大脑越来越眩晕,

    她不得不到思建的卧室嘱咐思建一声,准备卧室休息。

    「哦……」思建听到后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有些失望,毕竟他知道我来

    了,可心不能在陪着他睡觉了。思建继续写着作业,而可心摇摇晃晃的到卧室,

    直接躺在床上,不一会就沉沉的睡了过去,此时时间刚好晚上7点半。

    而思建一边写着作业,一边头看着墙壁上的时间,不知道是判断可心睡没

    睡着,还是判断是今晚是否还有家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