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22)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二十二章

    我把视频定格在了第六天晚上俩人下班的时候,视频中可心和思建下班到了

    家里,但是看俩人的言谈举止似乎没有任何的问题,俩人正常的做晚饭,吃完饭,

    之后开始正常的给思建开始补习。可心指导的十分认真,思建听的也很认真,只

    是思建的内心之中有多少心思在学习上就不知道了。

    「继续稳定住成绩,以后只许前进不能后退,知道了么?」不一会,思建就

    完成了作业,可心坐在思建的床边温柔的嘱咐道。

    「妈妈,我今天的小测验成绩你还满意么?」思建微微的点了点头问道。

    「嗯,很满意,不过你别忘记,这次只是小测验,具体怎么样要看期末考试

    ……」可心点了点头,给着思建鼓励。

    「那妈妈可不可以给点奖励啊……」思建笑嘻嘻道,表情倒是显得十分的正

    常和无辜。

    「你要什么奖励啊?」今天的氛围似乎显得十分的融洽,难怪,可心和思建

    的感情似乎每天都再进步着。

    「那个……我说了,妈妈会不会同意啊……」思建此时低下了头显得扭扭捏

    捏的……「说吧,是不是喜欢上了什么品牌的东西?手机?电脑?」可心用手捋

    了捋头发,之后很洒脱的问道,对于我和可心来说,万元以下的东西还是不用皱

    眉头的。

    「我不用妈妈给我花钱,我要的奖励一分钱都不用花的……」思建抬起头摇

    了摇头说道。

    「那是什么……」可心皱起了眉头,真的有些猜不透思建的要求。

    「我想亲妈妈一下……」思建低下头,用手指搓着衣角,显得十分不好意思,

    虽然他的声音很小很轻,但是足够让近在迟尺的可心听清楚。

    「你说什么?」可心似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不知道

    思建的想法是什么。

    「不可以就算了,妈妈不要生气,或许是咱们国家的礼仪不同吧。以前在家

    的时候,每当我做了好事或者学习成绩优异的时候,妈妈都会亲我,或者我亲妈

    妈,这是我们那表达爱的方式,我不知道中国是不是这个样子……」思建显得有

    些尴尬,此时他的心中也会再暗骂自己吧,说这句话会不会太过突兀了。

    「哦,这么事啊……妈妈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在中国也是这个样子的啊,

    妈妈亲儿子和儿子亲妈妈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的啊。妈妈没有生气,只是没有想到

    你要的奖励就是这么简单……」可心想到思建失去了母亲,或许思建再怀念以前

    和他亲生母亲的种种,现在思建这么说道,可心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慈爱。或许她

    认为自己做的还不够好,给与思建的母爱还是欠缺了什么。

    「哦……」思建轻轻的应了一声,之后低下了头没有其他的话语,表情还是

    有些扭捏。

    「好了,妈妈让你亲,这个不能算作奖励的,儿子亲妈妈十分正常,不用当

    作奖励……来吧……」可心看到思建那个扭捏的样子,不由得轻轻一笑,之后捋

    了捋耳边的秀发,之后把自己的脸贴在思建,头微微的转向一边,和思建的脸大

    约成45度角。

    坐在电脑前的我,不由得有些疑惑了,思建如果只想单纯的亲吻可心的脸颊,

    这么多天有很多机会,他为什么不在黑夜里自己亲个够,非用这么一个方式?或

    许他是在想方设法拉近与可心的关系吧。

    「怎么了?还不好意思啊?好,妈妈闭上眼睛……」可心等了半天,看思建

    没有动作,扭扭捏捏的样子,似乎不好意思,可心知道,要想思建最大限度的认

    可自己,那么就不能放弃任何一个与思建拉近距离的机会。可心把眼睛闭上了,

    静静的等待着……而思建也慢慢的把脸凑了上去,坐在电脑前的我,没有什么紧

    张的情绪,毕竟儿子亲吻妈妈很正常,只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有些目瞪口呆……

    「啊……」随着可心的一声轻叫,可心的头立刻后仰,只见她睁开一双秀目,显

    得很惊讶,绝美的脸颊羞红了。那是因为思建亲吻的并不是她的脸颊,而是可心

    的嘴唇,我和可心刚刚都认为思建是要亲吻可心的脸颊,没有想到思建竟然「突

    袭」了可心的嘴唇。原本坐在电脑前很安静的我,此时双手不由得一紧,可心的

    吻就这么被第二个男人夺去了,而且还是在可心清醒的情况下。

    「思建,你怎么能亲妈妈的……」可心虽然有些慌乱和娇羞,但是出奇的却

    没有生气,不由得嗔怪道。

    「我和我妈妈以前都是亲吻嘴唇的,这是我们那的礼仪和表达亲情的方式啊

    ……我的长辈我几乎都亲过啊……」思建倒是显得很无辜,十分洒脱的答道。

    可心听完后,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后闪过一丝了然。她相信了思建的话语,虽

    然儿子亲吻妈妈的嘴唇似乎有些过分,但是在一些家庭中却是显得十分的平常的,

    小时候的孩子,初吻早不知道被哪个长辈夺走了。

    以前我就告诉过可心,说非洲那边的人十分开放,有的国家礼仪也十分的奇

    怪,而且那边的人不像中国人这么保守,一些行为在我们中国人看来十分大胆,

    但是在当地却是很平常的事情。有了我前期的灌输,可心很容易就相信了思建的

    话语,毕竟这件事情在中国来说,也没有太过分。只是了解各国风情礼仪的我知

    道,可心被思建这小子忽悠了,竟然就这么名正言顺的夺走了自己的吻,而且可

    心还没有丝毫的生气。

    「思建,以后不要这样了,在中国这是不允许的,而且你都这么大了,是个

    大男孩了,这样亲吻妈妈很不适的,知道了么?」可心至少还是有理智的,知

    道思建已经是青春期了,如果这么放任他,可能会让他心中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所以不由得制止道。

    「哦,知道了,妈妈,对不起,以后我不会了……」思建答应了一声,只是

    表情十分的失望和伤心,似乎可心的话语伤到了她,确实,如果我是思建的话,

    听到可心的话心里也不会舒坦的。可心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这些话有一些不妥,

    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后悔。

    「思建,妈妈刚刚的话你误会了,妈妈不是不允许你和妈妈亲密,只是以后

    千万不要当着你爸爸的面亲妈妈,虽然在你们国家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在中国,

    这是一般家庭不能接受的,而且你爸爸……所以只有咱俩的时候,妈妈可以让你

    亲当做奖励,怎么样?」可心犹豫了一下后,看着思建那伤心难过的表情,不由

    得心中一软,她知道刚刚的话语无意中伤到了孩子的自尊心。所以可心思考了一

    下,在心里重新摆正了自己和思建的位置后后小心的嘱咐到,似乎为了陪伴孩子

    尽量让自己入乡随俗,也觉得思建已经是自己的儿子,一些亲密举动没有什么大

    不了的。一个男人,除了自己的妻子和情人之外,和自己最亲密的异性就是自己

    的母亲了。

    思建,你又赢了一局,坐在电脑前看到这些的我心中不由得想到。这样以后

    思建可以名正言顺的占可心的便宜了,这个小子是不是再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来

    攻破可心的防线?现在看来是的,这也是最稳妥的办法,也是最有机会成功的办

    法。想到刚刚可心的那句话,「而且你爸爸……」,可心后面的话没有说,但是

    我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那就是我是一个醋坛子,这一点可心是了解和知道的。

    「好了,妈妈去收拾一下自己的卧室,之后咱们就休息吧……」可心站了起

    来,之后用手揉了揉已经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思建,之后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看着可心的表情,虽然她答应了思建这种亲密的母子交流方式,但是心中似乎不

    是那么愿意的,毕竟这个方式与她的认知完全不同,但是为了孩子,她只能接受,

    以便于给孩子更多的安慰。

    可心到卧室后,开始换睡衣,收拾屋子,而可心离开房间后,思建不断的

    在空中挥舞着拳头,表情显得十分的兴奋,手舞足蹈,看着思建那小子一副小人

    得志的样子,真想家去揍他一顿。

    可心在卧室里换完睡衣后,就开始给我俩的卧室换床单和被罩,把新的换上,

    旧的拆下来清洗。正当可心换被罩的时候,思建起身换上睡衣睡裤,之后慢慢的

    走到卫生间去上厕所。而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家的时候,把所有的摄像机内

    存卡都取来了,竟然把卫生间的内存卡漏掉了。不过细想想也没有什么事情,

    卫生间能发生什么?现在所有的暧昧情节都发生在思建的卧室之中,再说了,我

    虽然好奇思建这小子阴茎的尺寸,但是我在心里还真的不愿意去看思建胯下那根

    丑陋的东西。

    在客厅的监控视频中,我看到思建飞快的跑进了卫生间里,半分钟过去了,

    思建还没有出来,看来这小子上的是大号啊。正在这个时候,可心换完了床单被

    罩,之后双手捧着旧的床单被罩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而目的地不言而喻,肯定是

    卫生间,因为我家的洗衣机就在卫生间里。

    此时思建正在卫生间里上厕所,可心抱着一大堆的床单被罩和旧衣服向着卫

    生间走去,卫生间离我和可心的卧室很近。我俩的卧室和思建的卧室中间只隔着

    一个卫生间,卧室门口的旁边就是卫生间的门口。原本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毕

    竟思建上厕所不可能不锁门吧,而且可心也一定能够看到卫生间亮着灯的。

    「咔……」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可心就这么抱着一大堆床单被罩直接打

    开了卫生间的房门,之后走了进去。这下让我目瞪口呆,但是仔细一看也是正常

    的,因为可心双手捧着床单被罩,那些床单被罩堆积起来比较高,可心捧的也高,

    所以那些东西挡住了可心的视线,幸好卫生间的门就在我俩卧室的门口旁边,出

    了卧室一转就是卫生间。可心捧着一堆的床单和旧衣服,接着侧面的缝隙用一只

    手费劲的压下了门把手之后就直接走了进去,此时的她没有看到卫生间亮着灯,

    而且旧衣服和床单什么的似乎很重,她想急于卸下手中的重物「包袱」,就那么

    捧着旧衣服和床单直直的闯进了卫生间。而且,思建那个小子上厕所竟然没锁房

    门……「咔……」由于前端时间地漏不知道出了什么原因,卫生间味道比较大,

    所以我给我家卫生间的房门加了「闭门器」,有了它卫生间的房门就会动关闭

    了。由于可心捧着一大堆的床单和旧衣服挤进了卫生间,之后随之卫生间的房门

    就关闭了。我安装在客厅的摄像机根本没有拍到开门时候卫生间里面的情况,随

    着房门关闭,卫生间里面陷入了安静,而我则不断拍打自己的脑袋,自己怎么会

    把卫生间的内存卡忘记了呢。

    或许是客厅太过空旷,声音传递的不清楚,也或许是卫生间里根本没有声音

    传出来,我看到可心进入卫生间后,里面陷入了安静,极为不正常的安静,没有

    卫生间的内存卡,我只有紧紧盯着电脑屏幕,盯着卫生间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