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9)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十九章

    此时整个公司十分的安静,只有我一个人在紧张兮兮的盯着屏幕,还好我是

    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看这段视频,要不然我怕我会当着别人的面而情绪失控。视

    频中的思建还在进行着他个人的「表演秀」,他的手颤颤巍巍的,像一个迟暮老

    人的手,虽然颤抖但是没有影响他手的准确性和稳定性,思建的手最终还是抓住

    了可心内裤的两侧。

    思建的另一只手放下了可心的裙摆,可心的裙摆已经被掀起在腰部的位置,

    可心的整个下半身除了一条内裤外,没有其他的遮掩,修长整齐的美腿完整的呈

    现在思建的面前。思建把裙摆嫌弃在可心的腰部后,他的双手全部解放了出来,

    这样他就能用双手干更多的事情。思建腾出双手后,准备重新去脱可心的内裤,

    毕竟双手脱能比单手脱更稳妥一些。

    只是当思建准备双手齐上的时候,思建犹豫了,脱可心的内裤,这很危险,

    一个弄不好会前功尽弃,而且会相当的危险,毕竟脱内裤的动作远比刚刚挑开可

    心抹胸的动作和难度要大很多。思建此时显得十分的激动,想要去脱可心的内裤

    ,

    又怕会惊醒可心,正在他收回双手跪坐在床上犹豫的时候,他低头的目光突然扫

    向可心的一对修长的美腿。刚刚由于睡裙的裙摆遮掩,可心只露出了膝盖以下的

    部分。现在可心的裙摆已经被掀起到腰部位置,可心的美腿全部展现,思建刚刚

    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可心的腰部和胯部,无意中他又发现了这篇新的「大陆」。

    无疑,可心的美腿是十分迷人的,十分的光滑和洁白,几乎没有一丝的瑕疵。

    每当可心穿紧身裤的时候,这双修长的美腿都会展示出迷人的曲线弧度。思建此

    时来回巡视着可心的美腿,之后暂时放弃了攻击可心的胯部,而是转向了可心那

    双修长整齐的大腿。

    思建的双手轻轻的伏上了可心的双腿,轻轻的感受着可心美腿的柔嫩和曲线,

    最终实在受不了了,低头用舌头开始在可心的双腿上游走着,可心那双美腿在黑

    夜中被思建留下一道道湿润反光的痕迹。

    「咚……」此时的我渐渐失控了,看着可心身上我最喜欢的部位被思建一一

    的亵渎,我重重的一拳锤在办公桌上。一切都已经发生,无法改变,我除了继续

    看下去,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干的,就算要找思建算账,我也只能明天天亮再去了。

    视频中,思建品尝完可心的美腿后,就坐了起来,她的目光重新聚集在了可

    心的胯部上。思建的胆子越来越大,已经品尝了这么多,也占了这么多的便宜,

    可心还没有醒过来,无非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可心睡觉很沉,压根没有醒过来;

    第二就是可心其实已经醒过来了,只是在装睡没有阻止思建,默许思建。了解可

    心睡觉习惯的我知道,可心现在的情况是第一种,但是思建可能认为会是第二种,

    这无疑增加了他的胆子,或许他在猜测是不是可心在无意中纵容和配合他?

    思建坐在床上想到了这种可能,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深吸了几口气,

    决定试探一下。他轻轻的伸出

    双手,之后勾住了可心的两侧内裤,之后开始慢慢

    的往下拉。内裤的边缘越来越往下,可心的阴毛马上就要露出来了。

    「醒过来,快醒过来啊……」此时我在电脑

    前不断的在心里呐喊着,多么希

    望这一刻可心醒过来,只是……

    随着思建的双手慢慢用力往下拉,可心的阴毛最先显露了出来,随着可心内

    裤的慢慢向下,思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这一次他终于要能够真切的见到一个女

    人的阴户了,而且是他最迷恋女人最亲切女人的阴部。只是当可心的阴毛显露出

    来之后,可心的内裤就无法再脱下去,因为可心是仰躺在床上,她的臀部把她的

    内裤下面紧紧的压住,这样下去思

    建脱到一定程度就无法在继续了。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过我的心还没有放到底,眼睛还紧紧盯

    着屏幕,等待接下来的事情。视频中的思建试探了几次,都没有把可心的内裤继

    续往下脱,本来靠蛮力是可以脱下来的,但是那样动作太大,会极大的惊动可心,

    这样就会有惊醒可心的危险。此时的思建显得有些烦恼和焦急,他试探几次后,

    还是不行。他知道暂时没有办法脱下可心的内裤,使用蛮力风险又太高,所以他

    只能暂时放弃了。但是他却不甘心就这样,这个时候他突然咬了咬牙,似乎下了

    什么决定。他腾出了一只手,之

    后用另一只手挑着可心的内裤,之后把腾出的那

    只手慢慢的伸进可心的内裤里,既然看不到可心的阴户,他也可以摸到。

    他的手拂过小颖稀疏的阴毛,之后慢慢向下伸了过去。可心的内裤随着思建

    的手不断的深入而慢慢鼓起,思建的手很快就可以达到目的地,只是这个时候,

    突然发生了异变。只见可心突然夹紧了双腿,不断的摩擦着,正巧和思建伸进去

    的那只手夹住了。这一夹不要紧,思建像是被惊到的兔子一样,赶紧快速的抽回

    了那只在可心内裤中作怪的手,之后快速而稳健的拉回可心的内裤和裙摆,迅速

    躺下,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稳健而又十分的迅速。完成这一切后,思建背对着

    可心装睡,只是他颤抖的身体出卖了他,突显他此时心中是多么的紧张和恐惧。

    我在视频中看着可心的样子,只见她不断的夹着自己的双腿摩擦了几下后,

    晃了晃头又继续的睡了过去,安静了下来,从始至终根本没有醒过来。知道可心

    生活习惯的我,知道原因是什么。刚刚思建对可心又亲又摸又舔,又是乳头又是

    大腿又是阴户的,可心在睡梦中早已经就情动了,只是情动的状态还不至于让她

    完全醒过来,当思建伸手马上要触碰到可心最敏感部位的时候,可心情动的程度

    终于要达到了让她清醒的程度,所以可心就有了性欲来临的摩擦夹腿动作。还好

    思建最后时刻适可而止收回了手,要不然继续摸的话,可能一定会醒过来的。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思建刚刚有没有摸到可心的阴户,

    但是最终可心还是有了反应,把思建吓个半死,思建可能这个时候都在担心可能

    到底有没有醒过来,有没有知道思建亵渎她的事情。我知道,这个时候的可心是

    下意识的睡梦动作,根本没有醒过来,即使醒来也什么不会知道。

    房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我看了一下时间,思建慢慢的折腾可心足足花了

    一个半小时。视频中的时间已经达到了晚上11点钟,而我现实中的时间也到了

    午夜十二点。视频还在一分一秒的播放着,只是思建和可心没有任何的动作,思

    建感受到可心没有其他的动作,似乎放心了下来,用手轻轻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外加上折腾上这么久比较劳累,慢慢的思建也睡了过去。

    我用鼠标点着快进,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思建再没有其他的动作,一觉睡到

    天亮,而可心是最先醒过来的,思建由于昨晚太晚,一直没有醒过来。可心醒后

    第一时间看到自己的身上还穿着性感的睡衣,她悄悄的下床,害怕惊扰到思建,

    回到房间换好了衣服后,才回到思建的房间把思建叫醒。被可心叫醒后的思建顶

    着两个红眼睛。刚醒后,思建不敢面对可心,只是看着可心丝毫没有改变的脸色

    和眼神,思建才慢慢放下心来。

    可心早上起来后在厨房做着早餐,昨晚似乎睡的很好,化妆洗漱完毕后的她

    红光满面的。只是她不知道,她的身体很多部位在昨晚的时候,留下了思建的口

    水和看不见的吻痕。她的身体大部分已经被自己的养子欣赏了一遍。俩人在饭桌

    上吃完早餐就上学去了,醒后的思建再看向可心的时候,目光已经变了,原本他

    看可心的时候,只有尊敬和依恋,经过了这一夜,思建看可心的眼神中多了一丝

    痴迷和欲望。是的,经过了昨晚的一夜,可心在思建的眼中,已经从一位母亲和

    老师,脱变成了一个女人,一个成熟性感诱惑的女人,一个让他迷恋的女人,一

    个可以和他交媾的异性。

    看到这里,第一夜的视频才算完整的结束。视频停止了,我重新坐在了办公

    椅上,看完这一整夜的视频,总结起来,虽然可心还没有完全失身,但是已经被

    思建基本看光了,也被思建亵渎了,乳房和美腿被思建爱抚和亲吻,彻彻底底的

    失去了。唯一还残存的就是可心的阴户和臀部,这两个地方没有被思建看到和摸

    到,对了,还有可心的嘴唇,没有被思建亲到,还有最重要的,可心没有被思建

    用阴茎插入,所以还算没有失身。

    阴户,臀部,嘴唇,可心唯一残存没有被亵渎的部位。等等,这个时候我想

    起来,视频中我好像忽略了一个细节,昨晚思建被可心惊吓到的时候,我的注意

    力全部集中在思建的反应和可心的状态上面,我没有注意到思建伸进可心内裤中

    的手是什么状态。想到这里,我赶紧把视频回放,慢慢的点着后退,最后终于点

    到了可心夹紧双腿的那一幕,视频在这一幕重新播放,而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屏

    幕。

    视频行进着,快点,再快点,停……我在思建的手快速抽出可心内裤的时候

    按下了暂停键,我把静止的画面放大,虽然不怎么明显,但是常年判断视频画面

    的我还是能够确认。思建抽出的那只手的食指上有些轻微的反光,那是湿润的代

    表,而人的手指根本不可能分泌液体,那么思建从可心内裤中抽回的手指上面的

    液体只有一种解释……

    确定了这一点,我颓废的靠在了办公椅上,残存的三个部位除掉了一个,只

    剩下两个—臀部和嘴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