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1-15)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十一章

    我思考了好一阵子都没有决定下来要不要和可心说,这么拒接下来,弄的我

    久久没有睡意,就算到了以前正常的睡觉时间。可心玩了一会手机,打了一个哈

    欠,之后伸了一个懒腰,展现出了优美的弧度。我虽然在玩着手机,但是一直心

    不在焉。

    「老公,你怎么还不睡啊?」可心把身子靠了上来,抱着我的胳膊说道,我

    的胳膊感受到一团软软的乳肉。

    「睡不着,怎么了?」我继续看着手机,很冷淡的回答了一句。

    「没什么啊,我每天都是等老公睡着了之后,才回过去陪思建的,以免老公

    失去我的陪伴会睡不着觉。」可心温柔而又乖巧的说道。

    「哦,那你过去吧,我一会自己就睡着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说道最后

    一句的时候,我自己都感受到自己的话里有浓浓的醋意。

    「不,我还是陪着老公吧,老公的睡眠重要,你的身体太累了……」可心说

    道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心疼。

    「可心,有一件事情咱俩得商量一下……」看到可心眼中的心疼还有对我的

    关心,我心中一软,决定说出来,万一以后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我就追悔

    莫及了。

    「什么事情啊?」可心满脸疑惑。

    「那个……思建快要15岁了,男人进入这个年纪,就进入了……那个……

    青春期……需不需要我进行什么心理辅导?我是男人,比较方便,我怕他走上歪

    路。」我断断续续的终于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之后说的比较隐晦,我不能告诉

    可心我偷拍他们二人同床睡觉的事情。

    「哦,这个啊,我了解的,我交的孩子大部分都是这个年龄段的,基本都处

    在青春期,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男孩子匿名给你老婆我写情书和爱慕信了…

    …」可心脸色如常,很平淡的说道,只是睡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

    么,眼中快速的闪过了一丝不自然,但是这丝不自然让我清晰的捕捉到了。对啊,

    老婆一直在教这个年龄段的学生,她应该比我了解才对。

    「那思建我们需不需要对他有什么心理辅导?需要我帮忙么?」我小心翼翼

    的说道,同时眼睛盯着手机,害怕露出一丝破绽。

    「思建这个孩子还是蛮好的,而且他已经长大了,是非曲直都懂得了,现在

    的孩子也不需要什么心理辅导。如果他是坏孩子,你怎么辅导也没用;如果他是

    好孩子,再大的诱惑也不会走歪路,不是么?」可心思考了一会后说道,虽然她

    没有同意对思建进行心理辅导,但是话语还是十分有道理的。当年我青春期的时

    候,那个时候的孩子父亲很少管,也没有人辅导,我不也正常的成长了么?

    「那就好……唉……」感觉到自己的话似乎没有引起可心的警觉,我的心中

    不免的有些失落。

    「其实我早就知道思建这个孩子进入青春期了,而且还是青春期之中性欲最

    旺盛的时期。」正当我不准备说话,闭眼准备睡觉的时候,可心再一次发话了。

    说这句话的同时,可心也慢慢的下床,看样子是准备去隔壁陪思建睡觉了。没办

    法,今晚我睡不着觉,可心不可能一直等下去。

    「你怎么会知道?」听到可心那句话,我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她怎么会知道

    思建处在性欲最渴望的阶段?难道夜里思建的小动作,被她发觉了?她一直装睡

    再故意让思建得逞?我等待着可心的回答。

    「呵呵,因为我前两天给思建洗内裤的时候,发现他内裤上有大量的精渍,

    而且今天新换下的内裤也有,那就说明他每晚几乎都会梦遗……」可心走到门口,

    把手放在门把手上,之后回头和我解释到。虽然她保持表情平淡如常的解释这件

    事情,只是说道最后的时候还是有些难为情,最后对我吐了吐舌头,打开房门快

    速的「逃跑」了。

    「咣当」随着房门关闭的声音,我躺在床上愣住了,可心的最后一句话说的

    有些开放唉。不过转念一想,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我年

    轻的时候也梦遗,只是没有达到每晚都梦遗的程度,一般是做春梦了,睡觉之前

    脑袋里YY意淫了,睡着之后就会梦遗。而思建这小子几乎每晚都梦遗,那就说

    明两种情况和可能。第一就是这小子的性欲很旺盛,性功能很强大,睾丸分泌精

    液的能力十分强大,精液量巨大,结果就会不受控制的流出一部分。第二就是这

    小子每晚其实都会意淫,或者做春梦,总而言之就是这小子很色,所以才会每晚

    都梦遗。我倒希望这孩子是第一种可能,毕竟这种可能的情况下证明他不是一个

    坏孩子。如果是第二种可能的话,这孩子还真有误入歧途的可能。

    可心作为思建现在的母亲,必然要照顾孩子的饮食起居,发现青春期的儿子

    梦遗,也是正常的。我当年梦遗的时候,我的母亲给我洗内裤的时候还指着内裤

    对我说:看到没有,精液的痕迹,儿子长大了……这是一个男孩母亲必然要经历

    的事情,母亲的第一个反应往往就是儿子长大了,十分纯洁的想法。

    思考了一会后,感觉自己的大脑很乱,我关闭了灯光,整个卧室都安静了下

    来。此刻的我睡不着,我竖着耳朵聆听着整个房间所有的声音,不一会我隐隐约

    约的从隔壁听到了一些声音传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丁点的声音,我就

    会十分的紧张。我赶紧光着脚丫子走下床,之后把耳朵贴在了门上。不过我听到

    的是可心和思建俩人说话的声音,偶尔还会有可心和思建的笑声传来。看来可心

    应该是和思建谈心,也或许是为了实现昨晚的那个承诺,再向思建讲述和我这个

    丈夫相识的经过吧。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是第二天早上被闹钟叫醒的时候,我已经有

    些起不来床了,没有办法,昨晚睡的太晚。吃过了没有察觉出什么味道的早餐,

    我顶着俩黑眼圈迷迷糊糊的上班去了。好不容易到了下午,我到家里把摄像机的

    内存卡换了下来,回到单位后,打开了视频。原本以为今晚会有新的发现,但是

    俩人睡觉之前只是谈论了一些我和可心相识的过程,还有思建到我家里之前的一

    些趣事。可心讲的很有味道,思建听的很入迷,只是不知道是否是我的错觉,还

    是因为我昨晚没有睡好出现了幻觉,当可心和思建讲起我和她的甜蜜往事的时候,

    思建的眼中都会流露出一丝羡慕和嫉妒。

    我摇了摇头,是我自己想多看花眼了,这两天已经弄的我有些精神高度紧张

    了。俩人谈论一会后,可心就让思建先睡,或许是可心到他卧室的时候已经很晚

    了,这孩子真的困了,竟然真的睡过去了,没过多久,可心也就睡了过去。俩人

    一直熟睡到了天亮,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发生,只不过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睡

    觉的时候思建都会最终变成脸部拱着可心侧乳的睡觉姿势,而且可心似乎一点都

    不在意,或许她心里真的把他当成了孩子。

    回到家里,又恢复到了让我不自然不舒服的吃饭环境,说真的,自从思建来

    了之后,我感觉到可心对我的关心和爱少了很多,其实这也是正常的,可心现在

    的大部分的关心和爱都投注在了自己新到的儿子思建身上,这种情况我只能去慢

    慢适应,谁让自己惹到这个麻烦呢。

    到了睡觉的时候,我由于这几天精神紧张,实在太累了,带着一些怄气和破

    罐子破摔的想法,我直接转身背对着可心入睡,也没和可心打招呼。只是虽然我

    闭眼了,但是没有睡着,一会可心就会绕过我的身体,再次去和她的小狼狗约会

    了。

    只是我等了好久好久,可心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动作,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是凌晨的那个时间,这几天强制形成的生物钟让我再次醒了

    过来。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时间,准备再次入睡,只是我

    突然感觉一丝不对劲。我的腰上怎么大着一只手呢?我转身看去,结果发现可心

    竟然还在我的床上,她手抱着我的腰,脸埋在我的后背上,睡的像头小猫一样。

    怎么回事?可心今晚竟然没有去陪思建,难道是她熬的太晚,结果不小心在床上

    睡着了,结果没有去陪思建。而且今晚思建没有可心的陪伴,思建没有做噩梦惊

    叫唉。

    算了,不想了,可心还在我的床上,心中顿时舒服和踏实了许多,我转后和

    可心面对面,之后把嘴凑上去轻轻的吻了一下,和可心相拥而眠。到了第二天早

    上,我醒来的时候可心已经开始做早餐了。在思建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我在厨房

    问可心为什么昨晚没有去陪思建,可心说昨天在学校空余时间,已经告诉思建了,

    让他试着独自睡觉,可心不可能陪他睡一辈子,所以昨晚就没有去陪思建,而思

    建也没有什么异样,看样子以后不用陪思建了,专心陪我。听到这个结果,我感

    觉我的明天终于见到了一丝曙光,自己的心一下子开朗了许多。

    只是吃完了早饭刚到公司上班,我就接到了明天将要出差的任务,而且出差

    的时间至少要一个星期。本来出差对于我来说,一直都是家常便饭,只是这次有

    所不同,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于接下来的出差有一些抵触,还有一些恐惧,我也

    不知道自己再担心和恐惧什么,只是总有一些不好的预感,自己这次出差会发生

    什么,也会失去什么……

    第十二章

    接到出差的通知后,我在单位里久久无法平静下来,没别的,虽然我不想承

    认,但是我就是担心家里的贤妻和养子,我不怕可心会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找◥回?网╝址ㄨ请?百喥◆索§弟?—∵板◢zんùΔ综○合◥社╗区

    但是我害怕思建会做出什么事情。毕竟思建现在年纪还小,容易冲动,恰巧又是

    在青春期,身强力壮,万一……想到了种种可能,我再也坐不住了,我带着一些

    器材匆忙的跑到了家里,正巧家里没有人。虽然我的专业器械很全,但是安装那

    种实时监控的设备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明天就要出差,也就今天白天这几个小

    时的安装时间。虽然实时监控的设备安装不了,但是偷拍摄像机是可以安装的。

    虽然我已经在思建的房间窗帘上安装了一个摄像机,但那个是小型的,而且内存

    很低,录像时间有限,毕竟是充电的嘛,用不了多久就会停电了。

    到家里之后,我用有限的几个小时在家里的各个房间都安装了那种临时的隐

    藏摄像机。包括我和可心的卧室、思建的卧室、客厅、卫生间,安装摄像头的时

    候,寻找拍摄和隐秘的位置让我想破了脑袋,不过最后还是大功告成了。凭借我

    的专业水准,可心和思建一定不会发现的。

    虽然安装完毕了,但是还是有一点不足,那就是这些摄像机都是临时的,不

    能实时监控,只能等我回家后,把所有的录像都拷贝出来回放,这样的话,万一

    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是无法第一时间知晓和阻止的。不过相比较原来的那个摄像

    头,这些摄像头是连接电源的,而且内存极大,录上大半个月都没问题。

    到了晚间,我按时回到了家里,我们一家三口吃着饭,此时我再思考着是否

    现在告诉可心我要出差的事情,是在饭桌上告诉她还是等回卧室再告诉她。我看

    着正在埋头吃饭的思建,总是有一些特殊的感觉,那种感觉绝对不是喜欢,或许

    当他进我家门的时候,我就把他当成了一个敌人吧。

    「老婆,明天我就要出差了……」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在饭桌上告诉可心,

    同时余光观察着思建那个小子。听到我要出差的消息后,正在埋头吃饭的思建突

    然停止了咀嚼,只是短暂停顿了一下,唯一可惜的就是由于他低头,我没有看到

    他的表情,不过我可以猜得到,他应该是比较开心吧,毕竟他对我一直不是很亲

    密。

    「哦,要多久啊……」可心似乎早已经习惯了我经常出差的事情,没有丝毫

    的惊讶。

    「大概要半个月吧……」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要说出真话的时候,突然不受

    控制的说了假话,明明我要出差一个星期,等说出来的时候,却是半个月,或许

    我在内心的深处,是希望自己掌握一些特殊的主动权吧。

    「哦……好吧,一会我给你收拾一下东西,半个月,东西多带一点……」可

    心听到我要走半个月,表情不由得一暗,每次我离开的时间比较长,可心都会十

    分的不舍。

    吃过了饭,可心收拾完房间就开始给我整理行李,思建则自己回到了自己的

    房间之中。可心一边嘱咐着一边收拾着,每次我出差都是这个样子。完事后,可

    心和我相拥的躺在床上,这次我俩都没有玩手机,而是相拥着体会着临别前的亲

    密。

    「老婆,一个人在家要小心一些,注意安全。」心中所有的担忧,只化作了

    这么几句话。

    「放心吧,老公,再说了,咱们这回不是有一个儿子了嘛,你不在,他会保

    护我的……」可心闭着眼睛,脸颊在我的肩膀上蹭着,轻轻的呢喃着。

    听到可心的话后,我不由得苦笑,看来我那句话是白说了,她压根没有体会

    到我话中的含义,他会保护你,我最担心的恰恰就是你口中那个能够保护你的儿

    子。过了不知道多久,可心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今晚可心也没有去陪思建,看

    来以后也不会了。虽然可心已经睡了过去,但我却没有睡着,心中的担忧让我久

    久不能平静下来。按照其他人的想法,或许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

    么,当思建进入我家门的那一刻起,我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或许这就是人的第

    六感吧,而作为一个作者,直觉有的时候往往很准。

    ▲最?新ㄨ网?址∵百喥╚弟?—▽板╕zんù╓综╜合ξ社?区?

    第二天一早,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背起了行囊赶赴了公司,最后和同事们一起

    搭乘我们的摄像车一起出发了,当车驶出市区的时候,我不由得回头望向了自己

    的城市,只是城市太大,我看不到自己的家。

    「好了,老徐,别看了,再担心你那漂亮可爱的老婆呢?」我一直回头看,

    平时和我关系极好的同事不由得调笑着,而他的话却让我一惊,他无意中的玩笑

    恰恰戳中了我的心事。我只能一笑而置之,已经习惯了,同事和朋友都知道我是

    一个身体有缺陷的人,我早已经习惯了在朋友同事面前表现的镇定自若。随着同

    事和朋友对于我老婆可心的慢慢了解,这种玩笑已经很少开了,毕竟可心的性格

    和人品是大家公认的。

    到达地方后,我们直接投入到了拍摄的准备当中,中途可心在课余时间给了

    打了电话。到了晚间,少不了和可心煲电话粥。我俩通话的时候,可心的话往往

    比我多,都会给我讲一些学校的趣事,有的时候也少不了工作中的牢骚。这次电

    话中,可心提到最多的往往是思建,向我交代思建今天的学习和精神状态等等,

    我知道,可心一直认为我十分担心思建这个孩子,毕竟这个孩子是我带回来的。

    第一天晚上就这么结束了,挂断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第二天,一切如常,每天繁重的工作,这几天我的心中却一直不能平静,没

    事的时候总是在胡思乱想,毕竟我现在无法监控家里的实时情况,甚至由于精神

    溜号,工作中还犯了一些平常不会犯的小错误,搞的自己是身心疲惫。

    「老婆,吃过饭了么?」到了晚上,我等了好久可心都没有给我打电话,按

    ?最ξ新∵网△址╙百喥?弟▼—?板?zんùㄨ综★合Δ社?区★

    照正常来说,可心下班吃完饭后,肯定会主动给我打电话的,只是今晚却没有给

    我电话,我等了好久,压制不住心中的胡思乱想,把电话主动打了过去。和我想

    象中的不一样,我刚打过去电话就接通了。

    「吃过了,老公,你呢?」可心那边的环境很安静,正常来说应该有思建看

    电视的声音啊,为什么今天这么安静?我的心中不由得一紧。

    「我也吃过了,今晚怎么没有给我打电话啊,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呢……」

    压制不住心中的疑惑,我装作无意的问出了心中最想知道的答案。

    「唉,老公,你等等……」可心先是叹了一口气,最后我听到了拖鞋走路的

    声音,可心应该是要换个地方和我通话。这点让我更加疑惑了,可心在哪儿呢?

    为什么要和我换地方通话?不正常。

    「唉……今天学校进行了期中考试,思建这个孩子的成绩下降很大,愁死了,

    吃过饭后我一直在和他谈话呢,结果就忘记给你打电话了……」可心不由得哀声

    叹气的说道,听到可心的解释后,我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心说话的语气没

    有任何的异常,看来她没有说谎,而且这是我走后的第二天,就算有什么,也绝

    对不会这么快吧。

    「孩子最近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成绩有所下滑也是正常的,别逼的太紧……」

    虽然我心中轻松了很多,但是可心因为思建而忘记了我,却还是让我心中有一点

    点不舒服。虽然在旁人看来,这无可厚非,毕竟孩子的学业是正事,打电话是可

    有可无的东西而已。

    「嗯,我知道,我准备给思建制定一下补习的计划,把他的学习成绩提上来,

    毕竟有一位班主任妈妈,学习成绩还下降,太没面子了,嘻嘻……」和我通话后,

    可心原本的愁绪消散了不少。

    「嗯……别太有压力……」

    「好了,老公,不说了,我先去督促他写作业了,这段时间咱们都没有管他

    写作业,从今晚开始我要督促他暗示写作业了……」还没有等我的那句话说完,

    可心就抢过话来,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以往我出差的时候,我俩晚上电

    话粥至少要打半个小时,现在刚刚打了2分钟可心就要挂电话了。但是没有办法,

    可心挂电话的理由让我无法拒绝。

    「嗯……一点点来,你和孩子早点休息……」

    「嗯,你也一样,拜拜,老公……」可心回答了一句,只是还没有我说再见,

    我就听到了电话的忙音。我看了一眼已经挂断的手机屏幕,脸上不由得苦笑,可

    心一谈起工作过就是那么认真,而且这件事情还关系到自己的儿子,把我这个老

    公都给扔了。算了,不想了,早点休息把。

    第三天,工作繁忙,到了晚上也是一样,可心没有给我电话,又是我主动电

    话过去的,可心吃过了饭,照常辅导思建写作业,给他补习,电话中没有了我俩

    的甜言蜜语,有的只是思建学习还有生活的点点滴滴。这个电话打了不到五分钟,

    可心就主动提及挂断了,可心或许把辅导孩子当成了一项工作,她在工作中是十

    分不喜欢让别人打扰的。挂断了电话,我感觉所言无味,毕竟我不喜欢总是谈论

    孩子,我需要的是可心在电话中对于我的关心和爱恋,只是这次全部被思建的话

    题占据了,而可心似乎乐此不疲。

    第四天,可心没有主动给我电话,我主动打过去的,可心还是和我谈论思建

    的种种,通话时间5分钟……第五天,可心没有主动给我电话,我主动打过去的,

    可心还是和我谈论思建的种种,通话时间3分钟……第六天,可心没有主动给我

    电话,我主动打过去的,可心还是和我谈论思建的种种,通话时间2分钟……第

    七天,也是我要在这个城市最后的一个夜晚,可心没有主动给我电话,我主动打

    过去的,可心这次没有和我谈论思建的话题,而是在刻意回避思建,和我谈论工

    作进展和身体状况,而我从可心的话语中听到了一丝心不在焉……

    第十三章

    和可心的第七天通话让我起了警觉,因为可心不是太过善于伪装的人,表现

    出异样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家里我没有安装实时的监控,我根本无法在

    外地看到家里发生的一切,我也不能追问可心太深,免得可心生疑。我的心中不

    免的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偶尔起床抽烟,偶尔躺在床上发呆,那一夜我失眠了。

    到了第二天,我和其他同时搭乘公司的摄像车一起往回赶,我事先没有没有

    告诉可心我回来了,因为我走之前告诉她我要出差半个月。等我到家的时候,已

    经是下午了。到家后,我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了我走之前安装的所有摄像头,还

    好,摄像机都在正常运转,而且没有被人发现,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取完摄像头之后,我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距离可心他们回来还有不到两个

    小时,这几天录制的视频一定很长,所以现在我在家没有时间查看了。我把所有

    的摄像机都收好,开始在房间里面巡视起来,我注视着每一个细节,我也不知道

    自己在寻找什么。我翻着家里没有倒过的垃圾桶,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结果家

    里并没有发现什么,而且家里的垃圾桶是今天早上新换过的。难道是我想多了?

    看来只能到时候在录像回放里寻找答案了,把一切痕迹收拾好之后开始在厨房忙

    碌了起来,我回来的时候买回了好多的特产,这也是我在那个城市吃过的,非常

    不错,所以也带回来一些给可心尝尝。

    距离可心和思建放学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后,我就把所有的饭菜都摆在了桌

    子上,看着这么一大桌子丰盛的晚餐,心中不免得充满了自豪感,别的我不敢说,

    我对于自己的厨艺还是非常有信心的。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接可心和思建还来得

    及,往常的时候,俩人都是挤公交回来的,家里的车只有我一个人开,而可心却

    一直没有去考驾照,所以我不在家的时候,车子一般也是停在停车场里。

    我把饭菜都摆放好之后,我就跑下了楼,开着车到了学校外面,我事先没有

    告诉可心,只想给她一个惊喜。从家里到学校也就十几分钟个,无聊的坐在车里

    听着音乐,我的车子就在学校的门口停着,非常的显眼,可心只要一出门就能看

    到我的车子。时间到了,学生和老师都从学校里面走了出来,我的眼睛也紧紧盯

    着学校的门口,万一可心没有看到我,直接去了公交车站,那我岂不是白来了?

    只是过了十分钟后,学校的大门出来的人已经很少了,但是我从始至终都没

    有看到可心和思建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这个时候,我心中那黑暗的想法不由得

    冒了出来,我承认我现在有的时候想法非常的腹黑,而且还容易吃醋,就像这段

    时间吃可心和思建的醋。在旁人看来,我或许是一个小心眼的男人,但是其实这

    是我们这类男人很正常的想法,哪一类男人?就是身体性功能缺陷、且妻子极为

    漂亮性感的男人。

    试问如果一个男人自身的性功能有缺陷,而妻子又极为漂亮性感,且性欲旺

    盛,那么这个男人就会整天担惊受怕,怀疑妻子的一举一动等等,情况严重的,

    男人就会陷入一种多疑的病态,而这种病态的结果就是,猜疑过重,最后妻离家

    散。而我现在貌似距离那种病态,也不远了,唉,归根结底还是自己身体的原因,

    谁让自己天生不育,是个徒有其表的废人呢?

    随着我的思考,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现在距离放学已经大学二十多分钟了,

    就算可心他们坐公交,现在差不多也到家了。我没有打可心的手机,而是往家里

    座机打了一个电话,结果一直到电话自己挂断,电话也无人接听,说明可心和思

    建并没有回家。我把手机放进了口袋之中,之后把车锁死,我步伐很快,向着可

    心和思建所在的教学楼走去。

    一路上,我东张西望的,希望能够看到可心和思建的身影,只是一直到我走

    进教学楼里,我也没有看到可心和思建。此时的天很早,不到五点钟天就已经黑

    了。在教学楼外面的时候,我就看到教学楼没有几个房间的灯还亮着了。我先去

    了可心和思建所在的班级,发现班级的人早已经空了,门锁灯灭。

    现在还有一个地方,那就是可心的办公室,如果可心的办公室里面还没有可

    心和思建,那我也只能给可心打手机了。我此时的心猛的提了起来,我一步步的

    向着可心的办公室走去,路过其他的办公室,老师们都已经第一时间下班了。当

    我离可心的办公室还有挺远的时候,我就看到可心的办公室,可心办公室的房门

    上方很高的位置有一块玻璃,那块玻璃是在门框的上方,距离地面足足有两米以

    上,人们根本不能透过玻璃看到里面,但是我从玻璃上看出,可心办公室的灯是

    亮着的。

    我脚如狸猫,像打入敌人后方的特工一般,静悄悄的向着目标靠近,而且自

    己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到了办公室的房门边,我把耳朵贴在了房门上,使劲的

    搜索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只是或许是这个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太好,我竟然听不清

    楚里面的声音,里面我能够听到的声音隐隐约约,而且里面的人说话声音似乎并

    不大,也不能让我肯定这个声音是否就是可心的。我很想去敲门,但是多疑的我

    害怕自己会错过什么,而且万一敲门的话,也抓不到那些把柄了。

    我在门外急的团团转,正在这个时候,我的脑袋一转,我看到了离可心办公

    室不远的地方摆放着一个桌子,应该是被学校损坏的学校课桌,临时放在了那里。

    我灵机一动,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快速且安静的走到课桌旁边,之后轻轻

    的把那个份量不轻的课桌搬起,慢慢的挪动到了可心的办公室房门前,这个过程

    中我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我轻轻的爬上了课桌,我十分的小心,同时也在暗暗

    的祈祷着,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有人从办公室开门出来,因为我就在门的正前方,

    一开门的话我连逃跑的时间都没有,现在的我就是在冒险在赌博。

    我小心翼翼的站在了桌子上,只是或许是我的身高不是很高,我平脚站在桌

    子上竟然看不到,我不得不使劲点起了脚尖向里面看去,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

    于看到了里面,只是里面的场景差点让我从桌子上摔了下去。

    我踮起脚尖就看到了里面,只是因为身高和角度的问题,我只看到了里面的

    一部分,大约是三分之一的空间。我看到了里面的人,里面的人确实是可心,只

    见可心此时面对着房门,正在脱自己的衣服。可心面对着房门,慢慢的脱下了自

    己的教师着装,露出了里面的胸罩。只见可心粉红色的胸罩包裹着32E的丰满

    巨乳,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只是我只能看到可心的上半身,她的下半身还有可

    心面对着房门的这道空间,由于角度的问题,我根本看不到,或许这个视线死角

    里,可心面对的就是思建了吧?

    只见可心脱掉自己的上衣外套后,就开始弯腰,不用说,一定是再脱自己的

    裙子了,或许是印证我的猜测,可心弯腰一会后,站直了身子,那丰满的乳房在

    胸罩的包裹下一颤一颤的,嫌弃一阵阵乳浪。而站直后的可心,手上提着一条裙

    子,我相信此时的可心的下半身只剩下一条内裤了吧。我想处在视线死角里的思

    建,此时已经欲火焚身了吧?

    「这对狗男女,竟然在学校办公室里苟合?思建才刚进门几天啊?这么快就

    发生了?」此时的我大脑已经开始微微的眩晕,要不是我一直攥紧拳头控制着,

    我相信此时的我已经从桌子上摔下来了。

    没错了,虽然我只看到了办公室三分之一的位置空间,但是里面的人是可心

    无疑,此时的她正在脱衣服,展示自己美好的身材。怎么办?我是现在冲进去?

    打断俩人的苟合?还是等一会插入了,射精了,再进去来个人赃并获?此时的我,

    或许面对着一个抉择。我此时把目光从玻璃上收回,刚刚一直踮脚抬脖子看里面,

    此时自己的脚和脖子都已经有些酸疼了,但是我却不在乎。我低着头,似乎不想

    看到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啊……哎呀……」正在我思考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了可心的一声尖叫,刚

    刚我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是因为里面的人声音太小,而这个声音我却是听到比较

    清楚。这个声音不用猜了,或许此时的可心已经被插入了吧,思建有非洲血统,

    非洲人的阴茎尺寸什么样,我以前在AV里面看到过,而且思建偷偷亵渎可心的

    那一晚,虽然我没有真切的看到,但是却能够看出思建阴茎大致的轮廓,虽然才

    十四周岁,但是真的很大。可心被这个大尺寸的阴茎插入,发出这么一声惊叫一

    点也不奇怪。

    此时容不得我多想,已经插入了,难道我还要让可心被他内射么?我快速的

    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把桌子往旁边一扔,我抓住门把手使劲的一压,果然不出所

    料,房门此时已经从里面被反锁了,没有干苟且之事,堂堂教师办公室还有必要

    反锁么?「咚咚咚……」我像发了疯一样开始狂敲可心办公室的房门。还好,可

    心办公室的房门是铁制的,如果是木头的,我相信自己狂暴状态下的凌空一脚足

    以踹碎它。

    当我的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在敲门声的间隙之间,我听到了里面传来慌乱的

    声音,似乎有桌椅板凳被碰倒的声音。「打扫战场?」「消除痕迹?」还来得及

    么?此时已经被我捉奸在床,此时的我完全没有考虑一会面对后要用什么态度和

    什么后果,敲了一会后,房门还是没有打开,我不由得敲的更大声了,此时我的

    拳头已经敲的麻木,但是我却没有丝毫感觉到疼痛,手疼没有我的心疼。

    在我准备上脚踹的时候,可心办公室的房门终于打开了……

    第十四章

    只见房门打开后,可心穿着正常的着装站在门口,脸上带着惊慌和疑惑,当

    看到是我之后,脸上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还有一丝气恼。而我此时却失去了理智,

    没有了任何的思考能力,我直接冲了上去,推开了可心冲到了办公室里,只见办

    公室里空荡荡的,只有办公桌,办公椅和电脑什么的。我跑到那些办公桌旁边,

    像疯子一样寻找着。

    「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在干什么?」可心十分不解的看着我,我的

    突然出现让她十分的意外和不解……

    「人呢?藏哪儿了?」我找了所有的地方,但是却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影子.

    零一ьz.иéτ┕

    ,

    办公桌下面和柜子里面我都翻遍了,只是没有发现思建或者其他男人的影子。我

    不由得冲可心大声吼到。

    「你说什么?什么人?你到底在说什么?」可心十分的不解,被我吼的一愣

    一愣的。

    「老师,你们在干什么?」正当我想说「您装什么装」的时候,思建的声音

    从办公室外面传了过来,这个时候,我看到思建从不远处的走廊走了过来,而走

    廊的那边是卫生间。

    「轰……」此时我的大脑突然短路了,怎么回事?思建怎么会从办公室外面

    走过来,难道有密道?此时我被这种情况弄蒙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情况

    与我预料中的不一样?

    「哦……你是在怀疑我在办公室里和别的男人出轨偷情?」这个时候,可心

    终于反应了过来,或许她早就想到了,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的丈夫会这么怀疑她。

    毕竟以前我调查她的时候,也是偷偷来的,从来没有光明正大过,这么明目张胆

    的「捉奸」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捉奸」失败。

    「难道不是么?我在办公室门口听到你和别人说话,而且你还在脱衣服……」

    此时我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弄了什么乌龙事件,只是现在已经弄成了现在的这个

    样子,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毕竟我确实有这些怀疑。

    「和别人说话?呵呵,我是在给我妈妈打电话啊,来,你看看通话记录……」

    可心笑了一声,只是笑容中充满了苦涩,眼泪貌似随时会下来。可心一边说着,

    一边掏出了手机,把通话记录翻了出来,并且把手机放在了我的面前,我清晰的

    看到了那条和我岳母的通话记录,时间正好是5分钟前。看到这条通话记录,我

    感觉到情况不妙。

    「我脱衣服?下班后,办公室里就我一个人,思建去了卫生间,我自己一个

    人锁门在办公室里换衣服。就这些,还有什么需要我解释的么?」可心一边笑着

    一边解释着,只是笑容里透露出了一点点的冷漠和失望。

    我听完可心的解释后,我终于知道自己误会了可心,弄出了一个乌龙事件,

    也怪自己太冲动了,没有弄清楚就冲了进来,这下子倒好,骑虎难下。我站在原

    地彻底蒙了,可心刚刚脱的是教师着装,现在穿的是正常在家的着装,看样子确

    实是在换衣服。而且思建在外面,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也是我亲眼所见。怎么

    办,我的身上开始冒出了冷汗……

    「我解释完了,你是不是也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提前回来了?为什么事先

    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出现在学校?为什么会认为我出轨?」可心一脸冷笑的看着

    我,向我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我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的思建,发现这个小

    子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竟然不来帮忙圆场和劝和。

    「我只是……只是要给你一个惊喜……而且……」我此时因为尴尬和紧张,

    说话有些语无伦次,磕磕巴巴,不知道怎么给自己圆场。

    「张老师,还没有回家呢?」正在这个时候,教学楼里巡场的更夫来到了办

    公室门口,笑着和可心说道。他看了一眼我和可心,眼中带了一丝异样,或许他

    察觉到了办公室里的气氛貌似有些不对。

    「是啊,马上就要回去了……打扰了……」可心看到有外人来了,笑着和更

    夫打着招呼,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哦……刚刚我在一楼巡场的时候,听到了很大的敲门声和吵闹声,所以我

    就上来看看,您没事吧?需不需要帮忙?」更夫听到可心的回答后,看了我一眼,

    因为我以前来学校接可心的时候,都是在学校大门口接她,极少进来过,所以学

    校的更夫并不知道我是可心的老公,还以为我是可心的追求者,或许把我当成流

    氓了吧?更夫看到我流露出一丝的敌意,没办法,可心在学校的人缘就那么好。

    如果有一天我和可心吵架,她的同事和朋友们,都知道骂我,而不会去怪可心。

    「没事的,打扰了,我现在就走了……」可心看了我一眼后,笑着和更夫打

    着招呼,之后回身拿起了办公桌上的包,直接从我的身边走了过去,再没有看我

    一眼,之后走出了门口,这个时候,思建那个小子从办公室的门旁露出头来,可

    心直接拉着思建的手向着走廊远处走去,而俩人始终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先生?你有什么事情么?没事请离开吧,我们要清场锁门了……」正在我

    站在原地伤心难过的时候,更夫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打断,他用着「礼貌用语」下

    着逐客令。我看了一眼对我充满敌意和鄙视的更夫,我慢慢的从办公室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没有了可心和思建的身影。

    我拖着身子往出走着,心中充满了苦涩和尴尬,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可心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刚刚甚至没有和更夫解释我是她的丈夫,或许她不想让更夫

    知道我的身份,害怕丢不起这个人吧。惨了,我和可心从结婚到现在,还是第一

    次弄的这么僵,不知道该怎么去圆场了。

    不过还好,可心只是以为我认为她和别的男人偷情,如果让她知道我心里以

    为她是和思建偷情,或许得气得冲上来给我一个打耳光吧。可心绝对不会知道我

    心中所想,和思建做爱,此时的她或许想都没有想过,思建在她心中只是她的儿

    子。

    我走出办公楼之后,看前方还是没有思建和可心的身影,刚刚自己很沮丧,

    走路很慢,而可心和思建走的很快,此时的俩人是不是已经等待了车的旁边?此

    时车钥匙在我的身上,俩人此时没有钥匙打不开车门的。我不由得冲着自己的车

    快速跑去,可是等到我跑到车旁边的时候,发现可心和思建根本没有在车旁边等

    待,可心不可能没有看到自己家的车,因为车子就停在学校大门口,一出校门肯

    定能看到。这个时候,我不由得转头往不远处的公交车站看了一眼,我看到了可

    心领着思建上了公交车,只留下了两个背影。

    公交车开走了,我打开了车么,只是我没有启动车子,我此时似乎有些害怕

    回到家里。可心刚刚在学校里,因为更夫的突然到了,可心没有对我逼宫,如果

    回到家里呢?我该怎么解释?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启动车子往家里走去,由于我起步之前,公交车已经走了五六分钟了,而

    且我家里学校也不是很远,当我走到我家楼下的时候,我家的房灯已经亮起,可

    心和思建早已经到家里了。我站在楼下有些犹豫和徘徊,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自己

    一下午的劳动成果——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可心回到家里之后,看到那些我的

    辛苦付出,心中的气应该消了大半了吧。

    我想到了这些,不由得壮了壮胆子,开始爬楼回家。当我走到家门口的时候,

    我把耳朵贴在家门上,听听里面有没有吃饭的碗筷撞击声,只是我听了半天没有

    听到任何声音。我硬着头皮打开了家门。只是眼前的情景让我有些失望,只见饭

    菜还完完整整的摆放在桌子上,碗筷根本没有动过。

    难道可心没有回来?我看到了可心和思建换下的鞋子和衣服,确定他们已经

    回来了。我换下了鞋子,客厅里面空空如也,没有看到思建和可心的身影,我走

    到我俩的卧室中,也没有看到人影。我来到客厅,看到思建的卧室灯光亮着,

    ╮最╝新§网×址§百喥2弟∷—╙板△zんù△综?合☆社◆区|

    思

    建和可心此时已经在那个卧室里。或许可心此时在生闷气吧,根本不想看到我。

    我走到思建房门的门口,把手放到了门把手上,硬了硬头皮,深吸一口气,

    把门把手压了下去。只是房门我没有打开,因为房门从里面被反锁了。此时我却

    没有了那些胡思乱想的想法,都快自己多想,才误会了可心。门没有打开,我只

    好硬着头皮敲门,不一会,门打开了。只见思建坐在新买的学习桌上写着作业,

    可心坐在旁边的床上,似乎在监督思建写作业,只是她的眼睛有些红红的,似乎

    刚刚哭过。

    「吃饭吧,这些都是我下午回来的时候做好的。」我此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然是记者,但是面对家里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思建,你去吃饭吧……」可心没有看我一眼,而是温柔的和思建说道,叫

    他吃饭。

    「妈妈你呢?」思建没有看我,而是看着可心说道。

    「妈妈不吃了,你去吃吧……」可心摸了摸思建的头发说道。

    「妈妈不吃,我也不吃了……」思建转过了头,继续低头写着作业。

    「好的,妈妈去吃,你陪妈妈一起吃……」可心看到思建倔强的样子,不由

    得叹了一口气。从床上坐起身子,之后拉了一下思建。思建放下了笔,之后起身

    和可心一起走了出来,我在门口让出了道路。

    此时的我,已经呆立在了原地,我不是因为可心终于肯吃饭而高兴,而是思

    建的那句:妈妈。要知道,在我走之前,思建还只是一直喊可心老师,现在什么

    时候竟然改口了?看来这短短的七天里,俩人的关系亲密了不少,也发生了不少

    事情……

    第十五章

    本来好好的一顿饭,耗费了我不少的苦心,此时可心和我吃的却没有多少味

    道。思建这个没心没肺的孩子倒是吃的挺欢,可心不住的给他夹菜,从始至终都

    没有看我一眼,我只能在心里无助的叹息,和可心闹成这样还是第一次。可心吃

    饭的时间很长,但是没有吃多少,都是在陪着思建在吃饭,等思建吃完可心也随

    之放下了筷子。

    刚刚在饭桌上,由于有思建的存在,我没有办法和可心解释,毕竟有些事情

    最好不要让孩子看笑话。吃过了饭,可心开始收拾碗筷,而我则回到卧室里等着

    可心回来,到时候我好和她好好谈谈,也解释一下。只是等厨房的声音停止了,

    我却听到了思建房门打开和关闭的声音,我心里一惊,打开卧室的房门,发现可

    心已经没在客厅和厨房了,很显然,她去了思建的房间。

    晚上一直没有时间解释,内心已经把我憋坏了,我实在压抑不住了,我向着

    思建的房门走去。「咔……」我此时舍弃了面子主动打开了房门,发现思建正在

    写作业,可心在一旁辅导着他。

    「咱俩回房谈谈好么?」我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别打扰孩子写作业……」只是我说完话后,,她就直接起身来到门口说道,

    随着房门在我面前被可心关闭,我的视线中逐渐失去了可心和思建的身影。

    我只能颓废的回到自己的卧室中,我等待着,思建写作业不可能写一辈子吧。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早已经过了我俩平时的睡觉时间。我再次坐不住了,

    我走出卧室,只是看见思建的房间已经没有了光亮,房灯早已经关闭了。我心里

    一阵酸楚,我急忙的走了过去,之后再次把手放到了门把手上。

    「咔……」只见我压下门把手后,房门却没有打开,房门已经被从里面反锁

    了。我心里已经明白了一切,但是我还是没有放弃,我轻轻的敲了敲门,虽然敲

    的很轻,但是足以让里面的人听见。只是我敲了一会,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之

    后俩人偶尔的谈话声,似乎没有听到我的敲门声,仿佛把我当成了空气一般。

    感觉自己的自尊心收到了挑战,此时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倔劲。我停止了敲

    门声,之后回到了卧室之中,可心今晚又陪着思建睡觉,不会来见我的。此时的

    自己,似乎有了一股在这个家里多余的感觉。我回到卧室后,并没有上床睡觉,

    而是在卧室默默的穿上了衣服。此时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我穿好衣服后,

    拿着公文包走出了房门,走出了这个家。我错了么?我肯定错了,只是可心今晚

    这么冷落我,让我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今晚还是离家吧,给彼此一个缓解的机

    会。

    直到我走出家门,可心在思建的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声音,也没有出来过,也

    不知道她是否听到了我走出家门的消息。下了楼,晚上的冷风吹到我的脸上,让

    我清醒了不少。我环绕了一下小区的情景,抬头看了一眼漫天的繁星,今晚该何

    去何从呢?还是老地方吧。

    我启动了车子,开车向着我公司走去,无数个加班的夜晚,我因为赶新闻不

    能回家,所以都在公司整夜的加班,困了就在办公桌上趴一会,现在我的也只能

    回到自己的公司了。到了公司后,我进入到公司里,按铃叫醒了更夫,更夫已经

    习惯了我晚上突然回到公司,毕竟记者忙起来的时候,是没有白天黑夜的。回到

    了自己的办公室,整个办公室都黑漆漆的。打开办公室的灯光,白天繁忙无比的

    办公室,此时显得极为安静,安静的有些太过了,显得有些恐怖,只是我早已经

    习惯了这个环境。

    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了下去,疲惫的瘫在办公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

    虽然我的办公室也很舒坦,但是因为白天的事情,我已经没有了睡意。出来这么

    久,不知道可心有没有知道,到目前为止,可心甚至都没有打电话给我。我不死

    心,或许是打电话没有接到呢,我拿出手机后,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

    机了,我一般的时候都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给手机充电的,结果今晚跑了出来,没

    有给手机充电,出来的匆忙,连充电器都没有带。我有些气恼的把手机扔到了办

    公桌上,打开了电脑,用工作来打发自己的时间和注意力吧。

    我就是一个工作狂人,认真工作起来可以忘掉一切,工作到一半的时候,我

    需要拷贝一些素材,我到我的公文包里寻找盘,这个时候我突然翻出了我出差

    这段时间,家里的几个摄像机储存录像的内存卡。对了,对来这么长时间,还没

    有查看家里的监控视频呢。只是经过了今天晚上的乌龙事件,我决定已经没有看

    监控的必要了。我把盘和内存卡都拿了出来,放到了办公桌上。

    好不容易工作完毕了,此时的时间已经到了午夜,我疲惫的伸了一个懒腰。

    工作过去了,没有可转移注意力的事情,烦恼的事情再次袭扰着我。可心有没有

    给我打过电话?她到底有没有担心我呢?只可惜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无法验证。

    这个时候,我没有一丝的睡衣,我的眼睛盯在了那些内存卡上。此时我的大

    脑中闪过了一丝光亮,我记得可心在我出差期间,和我通话的态度变化,原本的

    时候我还没有在意,但是出于职业敏感,我还是感觉出了一丝的异样。既然今天

    晚上搞出了乌龙事件,那么我在监控中是否会发现蛛丝马迹?

    我拿出了读卡器,之后把那些内存卡里面的视频一个个的全部拷贝到我的电

    脑里。拷贝完成之后,我用我的视频软件把那些视频全部打开,之后让时间同步,

    这样各个不同的摄像机拍摄的画面,开始在电脑里同步播放了起来。

    我把视频调整到了第一天的晚上,也就是可心和思建放学的时间,那天上午

    我就离家出差去了。随着各个视频的同步,时间进行同步的快进,到了放学时间,

    可心和思建的身影走进了家门。可心和思建回到家里后,俩人一切正常,没有任

    何的异常。

    「你爸爸走了,今晚就咱们娘俩吃饭了,想吃什么?」可心一边穿上围裙,

    一边对着思建说道,虽然思建不叫我爸爸,但是可心却用这个称呼来称呼我。

    「咱们还是不要做饭吃了,咱们叫外卖吃好不好?」思建此时显得非常的活

    跃,和我在家时候的拘谨完全不是一个样子,我没在家,他似乎十分放得开。

    「好啊,你想吃什么?」可心一听思建今天竟然有主动的要求和想法,显得

    很高兴。

    「麻辣烫……」思建说出了自己最想吃的东西。

    「麻辣烫?」可心听到思建说出这个食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麻辣烫这种

    食品不贵,但是喜好的人却十分广泛,我就很喜欢吃,没想到思建这个小子这个

    口味倒是和我一样。在以前的时候,可心是不让我吃麻辣烫的,因为她认为是垃

    圾食品。

    「好啊,正好我也好久没吃了……」让我意外的是,可心竟然同意了,这倒

    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不一会,麻辣烫到了,娘俩一边吃着麻辣烫一边看电视。在以前的时候,我

    出差后,可心在家都会十分的孤单,显得比较失落,现在有了思建,在我走后,

    可心似乎不再孤单。

    「思建,这几夜我没有陪你睡,你自己睡的还好么?」正在吃饭的时候,可

    心不由得问着思建,她似乎还是担心孩子吃不好睡不好。

    「还好吧,虽然也会做梦,但是没有做恶梦,半夜也会惊醒……」思建皱眉

    思考了一会,没有否认的回答到,眼中似乎有一丝隐晦的期盼。

    「哦……」可心听到思建的话后,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似乎有些担忧。看

    到她担忧的样子,我心中不免得有些紧张,可心不会答应再次陪思建睡觉吧?毕

    竟这几天晚上我没有在家。只是最后让我松了一口气,可心没有主动答应思建再

    陪伴他睡觉。

    吃过了晚饭,思建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可心开始收拾屋子。

    可心回家后,没有第一时间换衣服,此时还穿着教师套装的那套裙子。可心收拾

    了一会后,或许感觉有些热,想把外套去掉,只是在去掉外套之前,她脸上闪过

    了一丝犹豫,她里面穿的是一种吊带类的衣服。只是思建在家,她犹豫了一会后,

    就摇了摇头,看样子她认为自己可能是想多了,这种衣服比她原本的睡衣保守多

    了。

    收拾了一会后,可心就脱掉了外套,开始收拾屋子。而可心脱掉衣服后,她

    性感的身材已经完美的展现了出来,此时她穿着性感的吊带,深深的乳沟若隐若

    现,里面的胸罩也突显出了轮廓,原本就丰满无比的乳房,此刻在吊带和胸罩的

    托举下,显得就更加浑圆挺拔。原本专心看电视的思建,看点可心脱掉衣服后,

    眼中闪过了一丝激动,不管怎么说,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孩子,而且还是处于

    青春期的男孩子。

    可心专心致志的收拾着房间,时而弯腰,裙底的风光和深深的乳沟若隐若现。

    而原本专心致志看电视的思建,此时的注意力已经不再电视上,我在监控中能清

    晰的感觉到,思建眼睛的余光一直注视着可心的身影。当可心背对着她弯腰拖地

    的时候,思建更是不再掩饰,直接转头色迷迷的欣赏着可心迷人的背影。

    这个时候我发觉,思建在可心的眼里,只是她的儿子,而可心在思建的眼里,

    可不是养母那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