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07-08)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七章

    虽然感觉可心不会在卫生间里,但是我还是打开了卫生间的房灯,之后进卫

    生间去看了一眼,结果发现可心果然不再卫生间里。我不敢往另一个地点去想,

    我不敢相信可心会在我睡着后偷偷去那个地方。我开始去厨房,阳台……结果都

    没有发现可心的踪迹,我现在只有一个地方没有找过,那就是思建的房间……

    我颤抖着身体向思建的房间走去,心中紧张到了极点,虽然我不让自己的思

    想太过邪恶,但是心中还是不免得担心、胡思乱想起来。当我走到思建房门口的

    时候,我发现了一件怪事,前几天,思建的房门都是半开虚掩着的,今天晚上竟

    然关的紧紧的。当我把满是汗水的双手放到门把手上的时候,我犹豫了,或许说

    没有这个胆量。如果我打开了房门,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我该怎么

    处理?不是我的思想不健康,思建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是已经到了青春期,过了

    青春期的男孩其实已经算是性成熟,完全是一个真正可以性交让女人生孩子的男

    人,而可心呢?虽然我一直相信她,但是我的身体原因,让她很久很久没有得到

    性满足了,原本的时候,她没有出轨过,可是如今有了这么一个血气方刚的小鲜

    肉,她会不会偷偷的背叛我呢?万事皆有可能……

    越想我越害怕,我晃了晃头,让自己的大脑清醒一些。我先轻轻的把耳朵伏

    在了门上,想听听里面的声音,结果或许是房门的隔音太好,里面竟然没有一丝

    的声音,没有听到声音,我的心里不由得安心了不少。我状了状胆子,深吸一口

    气,之后轻轻的压下了门把手,我开门的过程很轻很轻,这个过程中我担心着一

    个问题,房门会不会在里面被反锁了?

    「咔……」随着一丝轻轻的响动,我知道门把手已经被我压开了,虽然我的

    动作很轻很慢,但是还是不免得发出了一声轻响,不知道这声轻响有没有吓到里

    面的人,但是却把我吓到了。我保持着门把手压下的姿势一动没动,此时的汗水

    已经滴落了下来,我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如果惊动了里面的人,该怎么办?想

    着想着,突然感觉自己很可笑,就算发现了又如何?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光

    明正大的来查看,至于这么偷偷摸摸的?

    想通了这些,我轻轻一推,房门打开了,结果里面的场景深深的刺痛了一下

    我的内心。只见房门里的床上果然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不正是我新收养的儿

    子思建,还有我最心爱的妻子可心么?俩人躺在崭新的床单被褥上,我一个踉跄,

    差点没有晕过去。屋里太黑,我想把房灯打开,只是听着俩人均匀的呼吸声,俩

    人似乎没有醒来,还在熟睡。

    我打开了手机背后的灯光,之后照向了床上,结果床上的俩人穿的完完整整。

    可心穿着新买的睡衣,显得很保守,没有什么凌乱。而思建也穿了一套新睡衣,

    正仰面躺在那熟睡着,可心侧身躺在思建的旁边,面朝着思建,一个手放在了思

    建的胸口上,似乎是一个拍打的姿势。我用鼻子轻轻在屋子里嗅了嗅,我是在闻

    这个屋子里有没有那种味道,男性荷尔蒙的味道,结果屋里除了空气清新剂的味

    道,其他什么味道也没有。

    难道是我想多了?还是俩人已经……完事了?我没有吵醒睡梦中的俩人,此

    时我的心中有很多的问号。我轻轻的关闭了房门,但是没有完全关闭,而是像以

    前一样,把房门留了一个缝隙,之后我慢慢的走到客厅的沙发上,这个位置,我

    可以清晰的看到思建的房门,虽然没有灯光,我看不清里面,但是我可以清楚的

    听到里面的声音。

    不是我自己要监视他们,是我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睡衣,剩下的只有心中无

    数的瞎想,还有一丝醋意,可心毕竟是我独一无二的妻子,也一直是我的唯一,

    如今和一个青春期的男孩睡在一张床上,心中能好受才对。

    我点了一颗烟,在沙发上抽了起来,此时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我很想叫醒可心,但是又怕惊扰到孩子,我该怎么去询问可心呢?我的大脑开始

    告诉的运转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竟然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到我的身上被盖了一件东西,之后就听到了厨房里

    发出了声响。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而我坐在沙发

    上睡着了,身上盖着一件毯子,而可心正在厨房里做早餐。

    「我晚上和你说……」可心看到我醒来后,之后用口型和我说道,没有发出

    一丝的声音,同时手指还指了指思建的房间。虽然她用的唇语,但是我还是读懂

    了。

    我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可心看到我的样子,知道我的心里可能有些不好受,

    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吃过了早餐,我就去上班去了,心中的那股怒意和醋意一

    直消磨不去。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一白天,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按照以

    前,我会迫不及待的向家里飞奔而去,但是这次我却想着逃避。

    我回到了家里,一切如常,只是思建这小子的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好。吃过

    了晚饭,我先一步回到了卧室,之后躺在床上蒙头盖被。不一会,就听到了可心

    进门的声音,她应该是收拾好了房间。她或许察觉到了我的异常,因为我今晚竟

    然没有玩IPAD,而且在饭桌上的话语也很少。

    我感觉到可心上了床,之后躺在了我身边,只是没有任何的声音,似乎她也

    睡着了一般。我感觉有些奇怪,我偷偷的把被子掀开一个口子,结果看到的是可

    心狡黠的目光和笑脸。

    「咯咯……」可心捂着嘴笑了起来,浑身因为笑而颤抖着,丰满的胸部上下

    跳跃,掀起一阵阵乳浪。看到她笑的那么开心,我本来心里就不爽,不由得更加

    气恼,我干脆把被子重新盖上,重新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好了,老公,别吃醋了……听老婆和你说……」可心拽着被子,想把被子

    从我的脑袋上拽走,同时一边说着。只是我没有任何回答,死死的抓着被子,可

    心费了半天劲,也没有把被子从我的头上拽下来,可心知道我的小孩子脾气又上

    来了。我这个人,豁达的时候像个老者,发起脾气来,又像个孩子。

    「老公,你想多了吧?今天早上我看到你在沙发上睡着,而且思建的房门开

    着,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半夜发现我在思建的房间里,所以心里吃醋了吧?先不说,

    思建是咱们的儿子,妈妈陪儿子没什么不对的。你是不是认为我冷落了你?放心,

    我对于思建只是母爱,我的心永远都在你身上的。」可心轻轻的把嘴靠近我的脑

    袋,隔着被子和我说道,虽然蒙着被,但是可心的话,我还是听的清清楚楚。听

    到她这些话,虽然我心中还有醋意,但是消融了不少。

    「其实,昨晚我到思建房间里睡着,也是为了你啊。」可心听到我没有回答,

    像哄孩子一样的继续哄着我。

    「这两天,思建天天晚上做噩梦,被噩梦吵醒,搅得你睡觉不得安宁,而你

    工作又那么累,压力那么大,其实我知道你最嗜睡的,还有起床气。所以我昨天

    决定陪着思建睡,只要我陪着他,他就不会做恶梦了,至少不会让他惊叫。他这

    个孩子现在心里有阴影和恐惧,我是他除了父母最熟悉的人,在学校还是在家,

    他几乎都能看到我,可以说我现在是他唯一的依靠,所以我陪着他,他才会睡的

    安稳。结果还真是,昨晚他一觉到天亮,没有做恶梦,也没有惊醒。原本以为老

    公可以睡个好觉了,结果老公还是没有睡好,而原因竟然是……咯咯……」可心

    说了好大一堆,而我也听了好大一堆,可心说的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而且她作

    为心理辅导老师,似乎有自己的心理疏导方法,而且就算我的担心真的发生,也

    绝对不可能在我在家的时候发生吧。

    「那你就准备一直陪着他睡?」听到可心的话后,虽然我的心里舒坦了很多,

    但是不代表我能接受可心一直陪着孩子睡,我把头从被子中放了出来,之后问道。

    可心没有回答我,而是看到我的脸后,微微闪过一丝心疼,用手轻轻的在我

    的脸上擦拭着,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刚刚在被子里,我竟然把自己蒙的满头是汗。

    「我听老公的,只要老公不让我去,我就不会再去……其实我为思建这孩子

    做那么多,也是为了老公你,这个孩子是你带回来的,我想尽办法做好一个母亲

    的角色,不让你为难,让你感到欣慰和温馨,只是或许我太热心了,竟然让老公

    感觉到不舒服,那我以后就不会了……」可心给我擦了擦汗水,就把头埋进了我

    的怀里,喃喃的说道,而且语气中有了一丝委屈。

    对啊,孩子是我带回来的,也是我要收养的,可心一直没有反对什么,反而

    把孩子胜过亲生孩子一般的对待,一切还不都是为了讨好我么?也是为了配合我,

    让我放心,如今我反而在这挑剔着,让可心左右为难,难怪她会感觉到委屈。

    「好了,老婆,是我错了,你说的对,我应该感谢你才是,不该在这乱吃醋,

    只是有了孩子,反而感觉你的爱被他分走了一部分,所以心里不是滋味,不怎么

    适应而已……」我轻轻的拍着可心的后背。

    「放心啦,老公,你是我丈夫,他是我儿子,你俩对我来说都很重要,你俩

    的地位和感情也是不一样的。再说,如果你真的要准备接纳他为咱们儿子,那就

    是一辈子的事情,咱们当然要好好待他,他刚刚失去父亲,又刚刚来到咱们家,

    正是最需要关怀的时候,这个时间里,你先委屈下,我得把所有的关怀给他,让

    他早日缓解过来,好正常的生活和学习……」可心抬起了头,温柔乖巧的说道。

    「好的……」说开了,心里也就松快多了。

    「那……老公……今晚我还要不要去陪他睡啊?我听你的……」正在这个时

    候,可心看了看时间,之后小心翼翼的问着我,询问着我的意见和决定……

    第八章

    「去吧,毕竟孩子现在还没有恢复,等孩子康复后你再回来睡吧……」我几

    乎没有思索,就回答了这个答案。本来嘛,作为男人,一家之主,要大度一些。

    可心说的对,何必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而且这个孩子以后还是我俩的儿子。更

    何况,我也像在可心面前表现一下,不想让可心认为我小心眼,所以无论如何,

    也不能拒绝。

    「嗯,谢谢老公的理解……等孩子康复后,我送老公一件礼物哦,秘密哦…

    …」当听到我同意后,可心眼中闪过一丝感动和欣慰,她抱着我的胳膊摇晃着回

    答到,说道最后的时候,还趴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让我的心中忍不住YY

    意淫了起来,是什么礼物呢?

    「那我先把老公哄睡着了再过去吧……」可心仍然抱着我的胳膊,轻轻的靠

    在我的肩膀上……

    「随你吧……」我假装大度的说道,说实话,我打心眼里不想让可心过去,

    毕竟可心是我的唯一,任何人我都不想去分享,包括我的养子……如何不是因为

    凤君临终的嘱托,我真的不愿意收养一个男孩。我控制着自己的睡意,如果可心

    在我的身边不小心睡着了,那么她今晚就不用过去了吧。只是我实在太累了,迷

    迷糊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了,在我睡过去之前,可心仍然抱着我的胳膊,

    靠在我的身边……

    不知道睡了多久,或许是前几夜每次后半夜都会被思建惊醒,结果养成了生

    物钟,到了后半夜,我又迷迷糊糊的醒了。我半睡半醒之间,转身朝床里迷迷糊

    糊的抓了一把,想去摸我睡觉的时候最爱摸的东西——可心的乳房,结果我的手

    扑了一个空。我的睡衣顿时全无,可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我的卧室里了。

    不用猜了,可心肯定已经去了思建的卧室了,我躺在床上准备再次入睡,只

    是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中总是不免得有些担心,可心会不会和思建有什

    么特殊的接触和关系啊?也难怪我会胡思乱想,我总觉得思建不像是一个孩子,

    可心把他当孩子,而我在心里却把他当成一个男人。而且作为一个资深的记者,

    我什么事件都见识过,也有着难以捉摸的职业敏感,我的担心有许多的案例真实

    存在的。

    我在床上不免得越想越担心,本来可心去陪思建,就是能让我睡个好觉,结

    果现在倒是起了反作用,早知道这个情况,宁可背上被可心认为小心眼的罪名,

    也不让可心去了。我在床上越想越害怕,越想越邪恶。我偷偷的下床,没有穿拖

    鞋,双脚犹如狸猫,不让自己走路发出一丝的声音。我先把耳朵贴在自己的房门

    上,捕捉着客厅有没有声音,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我轻轻的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硕大的客厅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蹑手蹑脚的向着思建的卧室走去,只见和昨晚一样,思建的房间还是房门

    紧闭着。我屏住了呼吸,把耳朵贴在房门上,使劲的搜寻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只

    是我是真的想多了,里面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有隐隐约约的呼吸声。我本来想和

    昨晚一样打开房门去看一看,只是这次不免得有些担心。昨天晚上的时候,如果

    我打开思建的房门被抓住,我还可以解释说是寻找可心。但是这次不一样,如果

    我打开房门被可心抓住,我该怎么解释?可心已经告诉我今晚陪着思建睡了,这

    样做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唉,在门外继续的听了一会后,我轻轻的退回了房间之中,就那么闭着眼睛

    吃醋吃到了天亮。天亮了,新的一天来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思建卧

    室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我赶紧闭上眼睛装睡,果不其然,紧接着我就听到了房门

    被打开的声音。我听着脚步声慢慢的走近床边,之后可心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之后就走出卧室洗漱去了。

    不一会,我的闹钟也响了起来,我只好睁开眼睛走出了房间,此时的可心正

    在厨房准备早餐,看到我出来温柔一笑打了个招呼,我看到可心的表情十分的自

    然,如果她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眼神中一定会有破绽的。我走进了卫生间

    开始洗漱,透过镜子,我看到了自己满是血丝的眼睛,我不由得苦笑着,我这是

    招谁惹谁了?白天上班的时候,我再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小肚鸡肠了?以前自己

    不是一个爱胡思乱想的人,或许是自己还没有适应过来吧。

    白天上班的时候,难得有空余时间,这个时候我就开始上网浏览起新闻来。

    我们作为记者,要实时掌握所有的实时新闻,所以多看新闻就成了我们新闻记者

    空余时间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以前我们都是看报纸,只是现在是信息时代,有

    了互联网,任何新闻在网上都可以预览到。

    我正在浏览着,突然发现了一篇关于「母子乱伦」的新闻,讲述的是台湾的

    一位母亲和上中学的儿子发生乱伦关系,最后邻居在少年的手机中发现了其与母

    亲的乱伦情欲自拍,结果报警,孩子母亲被拘留,而这位母亲就是因为丈夫常年

    在外打工,孩子上中学又处在青春期等等,带着好奇心,我在网上搜索「母子乱

    伦」的新闻,结果发现这样的新闻有很多很多,其中还有正规的调查报告。

    看到这个消息,让我原本快要平静的心再起波澜。试问,有血缘关系的母亲

    和儿子都会乱伦,更何况是饥渴的少妇和青春发育期的男孩呢?而且貌似我的出

    差时间也很多,以后我可能要长期不在家里,那么我会不会遇到网上的这些事情、

    被可心和思建带上绿帽子呢?

    我关闭了电脑网页,趁着现在的工作不忙,我决定回家一趟,现在正处在下

    午两点多,可心和思建肯定还没有放学。我在自己的器材室里拿了一些器材和设

    备,之后就开车往家里赶去。到了家里,整个家里显得十分安静。我抓紧时间,

    直奔目的地——思建的卧室。我的设备安装很简单,我直接把一个硬币大小的针

    孔摄像机安装到了窗帘的上方,无论是拉窗帘还是打开窗帘,保证它都不会掉下

    来,而且它还有夜视功能。这个摄像机可不是个人能随便在网上买到的那种摄像

    机,这个摄像机可是我们记者偷拍暗访专用的,可以说,比美国中央情报局用的

    偷拍工具也差不了多少。

    我把摄像机卡在了窗帘上最高的位置,由于摄像机只有硬币大小,所以很隐

    秘,不是专业的人,根本无法发现。弄好这些后,我就小心翼翼的处理着自己留

    下的痕迹,不能让可心知道我白天回来过。我是个资深的记者,这些偷拍技能和

    经验是熟的不能再输了。我安装的这个摄像机只是临时偷拍的,因为我根本不确

    定可心和思建会不会有什么事情?等万一发现了什么,我就安装一个固定永久的

    隐秘摄像头。

    我开车回到了公司,作为一个老记者,我倒是不怕公司会认为我拿着公司的

    设备去假公济私,只要到设备盘点的时候,把设备拿回来就好了。我承认我这个

    人有些多疑,无论如何这个摄像机也有安装的必要。因为可心和思建睡在一起,

    我不可能整晚上都看着他们,万一俩人真的发生点什么暧昧,我也根本无法知晓。

    就算我相信可心,但是我不能相信思建啊,思建虽然正在处于情绪低落期,可是

    他毕竟是个青春期,血气方刚的男孩啊,他正在处于对性十分渴望十分好奇的年

    龄,可心不会,可我不敢保证思建不会。尤其可心晚上睡着还那么沉,那么死,

    万一被思建……或许可心都不会知道。就算不发生什么,可心也可能会被思建偷

    偷猥亵吧,我可不想我最爱的小乳猪被别人吃掉。

    如果到时候我什么也没有拍到,那么我也不会有什么失望的感觉,至少可以

    让我放心下了,让我安心的工作和休息,不会让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让我分心,

    耽误我的工作和生活。这个摄像机要明天白天才能取下来,它只有录像功能,没

    有实时图像传输功能,毕竟它太小了,和五角硬币一般大。

    到了晚上,我回到了家里,家里的一切如常,只是思建的情绪越来越好了,

    已经有了笑脸,话语也比以前多了,只是和可心的话多,和我还是比较生分,但

    是关系相比较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善。不过或许是还没有适应和我俩的关系,他

    还是叫可心为老师,叫我叔叔,我和可心知道,这需要一个过程,所以我俩并没

    有急于让他改口,先等他情绪完全好转再说。

    在饭桌上,我偶尔看看思建,偶尔看看可心,想到思建卧室里面的那个微型

    摄像机,我的心中不免得有些复杂,或许是我真的想多了,自己吓唬自己,希望

    明天不要让我发现什么才好,要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吃完了饭,我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可心今晚要加班,因为学校最近有考试,

    可心在我俩卧室的书桌上批改着作业。看着她面前那厚厚的考试卷子,不知道她

    又要忙到几点了,或许她太忙,今晚就不会去思建的卧室了吧?我不由得美美的

    想到,只是如果她不去思建的卧室,我的摄像机岂不是白安了?但是我心中却不

    会感到任何的失望。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又睡了过去,这几天刚刚形成的生物钟,让我在后半夜凌

    晨再次醒了过来,我本来面对着书桌睡的,结果发现整间卧室都熄灯了,黑黑的。

    我把手伸到自己的背后,因为正常睡觉的位置,可心这个时候应在在我的背后。

    只是我的手往后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摸到,我慢慢的转过身子,发现我的身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