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05-06)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五章

    带着失望的情绪,我松开了可心,之后躺下准备睡觉,说实话,心情很糟糕。

    就好像面前站着一个绝世美女,等你脱光衣服准备上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阳痿

    了。可心或许看出了我心中的烦闷,她从背后抱着安慰我。可心安慰了我一会后,

    就下地出去到思建的房间去看了一眼,看到可心就穿着那件性感的睡裙过去了,

    我也没有什么想法和方案,思建毕竟还是一个孩子,不一会,可心就回来了。

    「孩子睡了么?」我迷迷糊糊的问道,我一看时间,已经晚上10:35分

    了,按照以往,只要不加班,我和可心早已经睡觉了,睡眠时间对于我来说,很

    宝贵。

    「还没,睁着眼睛不知道再想着什么,唉,需要时间慢慢愈合他内心的伤口

    吧,咱们也别着急,有点耐心。睡吧。」可心说完,再我的脸上轻轻一吻。

    可心从背后抱住了我,之后疲倦袭来,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这段时间太

    累了,精神和身体高度紧张,可以说在国外的这段时间,从来没有睡安稳过,还

    是家里好,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还有老婆温暖的怀抱。

    「啊……」只是我随之被一声惊叫吵醒,我扑腾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这

    是作为战地记者养成的习惯,因为在战地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炮弹就会落到你的头

    上,所以你的精神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我起来之后,我按照职业的习惯,首先看

    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凌晨2点30分,我晚上睡觉手表都是不离身的,对于时

    间的准确掌握,是军警和战地记者必须要掌握的。

    「怎么了?老公」我回头一看,可心也迷迷糊糊起来了。只是她貌似还没有

    反应过来,似乎忘记了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

    「好像是隔壁的思建再喊叫……」我说了一嘴。

    「啊……糟了……」可心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之后穿着拖鞋就跑了过去…

    …

    「可心,你的……」我刚想告诉可心,应该套上外套,就穿着露着大胸和美

    腿的睡裙跑过去,合适么?只是可心仿佛没有听到我的话语一般,急忙的就跑了

    过去,样子十分着急。算了,思建还小,而且以后天天住在一起,早晚也会看到

    的,而且他现在是我和可心的孩子啊,不用在意的太多。

    我也赶紧跑下床去,跟着可心跑了过去,等我赶过去的时候,发现可心坐在

    大床上,用双臂把思建抱在怀里,思建满脸是汗水,全身发抖的倚在可心的怀里,

    双目紧闭,仿佛收到了巨大的惊吓和刺激。

    「没事的,孩子做噩梦了……」可心心疼了低头看了一眼思建,之后对着我

    说道,眼中满满的都是母爱,可心本身就喜欢小孩,而自己偏偏又无法拥有自己

    的孩子,她现如今所有的母爱都有了寄托,所以很快就进入了母亲的角色。

    「好了好了,没事了,妈妈在这……」可心一手轻轻的拍着思建的后背,轻

    轻的安慰着思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思建由于是躺在可心的怀里,头部正枕在

    可心丰满的巨乳上,两个乳房本来由于睡裙的束缚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而那小

    子的脑袋正好挡在乳沟里。

    「便宜你小子了……」我在心理这么想到,要知道,除了我以外,还没有任

    何其他第二男人碰过可心的这对巨乳呢,虽然知道以后他会是我的儿子,但是心

    中还是不免得有些小酸楚。

    慢慢的,在可心的安慰拍抚下,思建慢慢的安静下来,不再颤抖,开始沉沉

    的睡了过去,但是双手却紧紧的抓住可心的睡裙边缘,仿佛把可心当成了唯一的

    依靠和救命稻草,可心轻轻的把他的双手掰开,又害怕把他吵醒。费了好久,可

    心终于慢慢的把他放躺在床上,之后温柔的给他盖上被子。

    这个时候,我才有机会观察躺在床上的思建,此刻他露着胸膛,显得比较黝

    黑,虽然是学生,但是或许遗传了非洲人强壮的基因,肌肉很强壮,当然,在他

    这个年龄来说,身高大约快170了,正常中国的孩子在他这个年龄大约160

    都不到,170快赶上一些成年人的身高了,我的身高才176了,再这么继续

    发展下去,估计超过我是早晚的事情,而可心身高是16,思建的个头已经赶

    上可心了。有这么个大儿子,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呢?

    看了看时间,这么一会都已经忙乎了31分钟了,本来睡的沉沉的觉,经过

    思建中途这么一折腾,我干脆没有了睡意,可心倒是倒下一会就睡着了。半睡半

    醒的到天亮,可心起早做好了早餐,之后叫醒了满眼通红、憔悴不堪的思建。可

    心收拾早餐,而我带着思建洗漱,还好家里有备用的洗漱用品。他像个木偶一样,

    洗漱完毕后,就傻傻的吃着早餐,而可心看着思建的样子,眼中充满了心疼。

    「老公,一会你去帮思建置办一下东西吧。」可心给我拿了一块三明治,之

    后温柔的说道。

    「好的……」这本来就是男人的活,而且我今天难得的休息。

    「思建,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我在家里是你的妈妈,在学校还是你的老

    师,他就是你的爸爸,可能现在你还不适应,等你适应的那一天再改口,好么?」

    可心温柔的看着思建,声音原本温柔的可心,此刻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让任

    何人听到都会融化一般。

    「嗯,好……好的……」虽然说话还有些迟钝,但是相比较刚来的时候,好

    很多了。

    可心带着思建走后,我出去买了一些孩子必备的生活用品,还有学习桌子什

    么的,足足拉了小半车东西,衣服什么的,还是等可心去给买吧,买衣服这些东

    西还是女人在行。送货人员把东西搬到家里后,我开始收拾东西,同时也开始收

    拾昨天带回来的思建的行李,里面有简单的衣服和书本,还有一些私人物品。

    只是正在收拾的时候,我突然在思建行李箱子的夹层里发现了一些东西,那

    是一些性感女人的杂志,还有一些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的黄色书籍,这些书籍的

    印制极为简单,绝不是合法的东西。看到这些东西,按照常人或许会感觉到很奇

    怪,但是对于我来说,我没有感觉到奇怪。毕竟我是记者出身,采访过很多的事

    件,青少年的更是数不胜数,而且我也是个男人,谁还没有年轻过?

    而且思建现在13岁,正式男性进入青春期的时期,有性欲无处发泄,偷偷

    看黄书再正常不过了,因为我小时候,自己也偷看过,而且那个时候电脑没这么

    发达,还偷偷的和同学一起去没有正规手续的录像厅看过黄碟,有过相同经历的

    人会去消化别人么?我把那些书籍和杂志放回了原位,并没有露出什么丝毫的破

    绽,我知道,还是装作没有发现的好,给孩子留一些自尊心。

    到了晚上,可心带着满脸憔悴和疲倦的思建赶了回来,他进门看到我给他置

    办的东西,没有一丝的兴奋,只是简单的巡视了一圈,就傻傻的坐下来吃饭,我

    看着一言不发的思建,不由得摇了摇头,唉,战争受伤最大的,永远是妇女和儿

    童。吃完饭后,可心就让思建去休息,毕竟他这两天根本没怎么睡觉,还再继续

    消化失去父母双亲的事实,他这么大的孩子,没有整天哭闹就已经算是很坚强了。

    晚上和可心躺在一起,她还在玩着手机,我在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告诉她思

    建已经进入青春期的事情,青春期的孩子最好有人进行心理辅导,以免走上歪路,

    误入歧途。不过想了想,自己担心或许有些多余,自己小时候不是也没有人辅导

    么?也没有什么意外,而且可心作为青少年的心理辅导老师,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或许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我和可心再一次被思建的惊叫声惊醒,没办法,我和可

    心只好再次跑到思建的房间里,可心和昨晚一样,抱着思建安慰着他。思建此时

    已经算是个大孩子了,但是或许在可心的眼中,他永远是她的养子和学生,所以

    一直安慰着他,慢慢的等他睡着。思建睡着之后,思建的手还是紧紧的抓着可心

    的睡裙,他似乎睡着后也不愿意松开可心这个唯一可以给他依靠的人,把思建哄

    睡着后,我和可心回到了房间之中。

    只是我们刚刚睡下不久,就再一次被思建的梦话惊醒,这一次可心自己去了,

    而我准备继续睡觉,毕竟我明天该上班了,去国外这段时间的疲惫还没有休息好,

    所以我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只是我在睡梦之中,貌似没有听到可心回到房间

    的声音。

    第二天,我被闹钟吵醒,因为我上班的时间比较早,所以上班的时候,我都

    会定闹钟,我上班起床的时间要早于可心上课的时间。所以一般可心都会比我早

    起给我准备早餐,我醒来后,果然看到可心没有在床上,应该是为我准备早餐去

    了。我迷迷糊糊的穿好了衣服,之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外面走去,这两天被思建

    这孩子折磨的觉都没有睡好。

    只是我走到客厅后,正准备去到卫生间洗漱,发现厨房根本没有可心的身影,

    整个房子安静的很,怎么回事?我仿佛预知到可心在哪儿一般,我直直的向着隔

    壁思建的卧室走去,等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房门还和昨晚一样,虚掩着,而

    透过门缝,我看到可心和思建睡在一个床上,而思建侧躺在可心的臂弯里,脑袋

    正面对着可心被睡裙包裹的巨乳,而可心仰躺着,睡裙的胸口已经下沉,乳房已

    经露出大半,睡裙只堪堪盖住了乳头,露出浑圆的乳肉和乳沟,甚至露出一丝丝

    乳晕,她下半身的睡裙已经上翻,隐隐露出了粉色的内裤。

    「轰……」我的大脑突然炸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心怎么会睡在这里?

    是什么时候睡在这里的?而且怀里还露着一个个子比他还高的大男孩?

    第六章

    看到这一幕,我首先告诉自己要冷静,绝对不能相信第一眼看到的情况,人

    在冲动下思想一般都是错误的。我慢慢的走向厨房,只能自己准备早餐了,同时

    等待着可心醒来,只是或许是我走向厨房的声音太小,我只好用了一个办法,在

    拿餐盘的时候,我估计不小心把餐盘摔到了地方,铁制餐盘掉在地上,发出「咣

    当」的一声脆响,紧接着我就听到了思建卧室里有翻身的声音。

    我继续假装准备着早餐,而可心迷迷糊糊、睡眼朦胧的出来了,一边摆弄头

    发,一边调整着自己的睡衣。她看到我在厨房,靓丽的脸颊微微一红,向我俏皮

    的吐了吐舌头,没有一丝的尴尬和慌乱,反而显得很洒脱。

    「醒了?」我看了她一眼,就继续切着面包片,准备弄三明治。

    「嗯,昨晚这孩子第二次惊醒,安慰了半天才睡,结果因为太困,我竟然也

    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了,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一觉到天亮……」可心一

    边揉着眼睛一边说道,一点没有不自然的情绪,看的出来她说的是真的,毕竟这

    两天可心也累坏了,迷迷糊糊睡过也是正常的,看来自己想歪了。

    「孩子还没醒么?」我继续问道。

    「没呢,让他多睡一会。今天我带他出去买衣服去……顺便帮他好好收拾一

    下……」可心说着,准备去洗漱,睡裙的遮掩下,性感的身躯若隐若现。

    「还让他睡啊,一会就该迟到了……」我看了看手表,不由得催促道。

    「噗呲……老公,今天是周末唉……」可心临进卫生间之前,捂嘴轻笑了一

    下,之后走进了卫生间。

    唉,精神恍惚?竟然是星期几都忘了,老师和学生就是幸福,有周末和法定

    假日,而作为记者的我,完全没有固定假期的概念。

    不一会,可心洗漱完了,我的早餐也准备好了。

    「去叫一下思建起来吃饭吧……」我把三份早餐摆在桌子上。

    「还是让他睡到自然醒吧,难得他能睡的这么安稳……」可心转头看了一眼

    已经关闭的思建卧室的房门,之后说道,低头细嚼慢咽的吃着早餐。

    我看了看可心,欲言又止,想到了思建那小子行李箱夹层里的黄书和性感杂

    志,我是否应该提醒一下可心呢?免得让思建产生错误的思想,毕竟孩子正处于

    青春期,性欲开始旺盛的年龄阶段。

    「可心……」我吃了几口三明治,看了一眼思建紧闭的房门,之后凑到可心

    耳边轻声的说道。

    「怎么了?老公……」

    「那个……你看,现在咱们家不是只有咱们两个人了,你是不是以后把衣服

    改变一下?」我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可心性感的睡裙,可心低头吃饭的时候,由于

    双手拿着三明治,双臂把双乳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可心听到我的话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我原以为她会恍然大悟,只

    是我想错了。可心低头看了几眼后,完全不以为然的神态。

    「你的意思是我穿的比较性感?不要让孩子看到?嘻嘻,老公,你竟然吃一

    个小孩子的醋啦?」可心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三明治跑到我的身边,双手抱住我

    的胳膊,用那对丰满的胸部不断摩擦着我的胳膊。

    「不是吃醋,是我怕对孩子产生不好的影响……」我没有去看可心的眼睛,

    说实话,我还真的有点吃醋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吃一个孩子的醋。我没有看可心

    的眼睛,是因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害怕可心从我的眼神中看出我的说谎。

    「老公,咱们其实不用在意这么多,以后他就是咱们的儿子了,也是咱们家

    的一员,咱们一家三口还要避讳那么多么?而且他还是孩子唉,我小时候的时候,

    我母亲有的时候在家就穿着内衣裤,而且完全不避讳我和哥哥。再说了,我都这

    么穿穿了很久了,你让我换个方式,我还真的不适应呢。」可心轻轻的摇了摇我

    的手臂,像是在说服我,和安慰我。我仔细一想,也对,我记得我小时候的时候,

    我母亲经常穿着内衣裤在家里,甚至晚上根本不关门,就穿着内裤睡觉,甚至有

    的时候还让我帮助扣胸罩的扣子。那个时候母亲完全没有其他的想法,毕竟我是

    她的儿子,她完全不避讳,而且我对于母亲的身体完全没有其他的想法,认为那

    是禁忌,根本连想都没想过。

    「只是……思建他不一样啊……他是……」他是半路出家的和尚,我本来想

    这么说的,只是话到最后,我又说不出来,毕竟这么形容不太合适。

    「好了好了,既然老公这么坚持,那我今天再买一件睡衣好了,家里还真的

    没有太保守的睡衣唉。」可心撅了撅小嘴,之后在我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我微微一笑,可心还是那么的听话,她有的时候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想

    问题都往简单的方面想,所以她这个人交集比较广泛,谁都愿意和她交朋友,这

    也是她能活的那么开心和洒脱的原因。

    「老婆,我走了,有事电话……」我一口咬着三明治,一边拿着公文包就出

    门了。

    经过一天繁重而又伤大脑的工作,终于到了晚上下班的时间,我急匆匆的回

    到家里。无论什么时候,只有家里才能让我感到舒心和温暖。到了家里,一进门,

    可心穿着围裙正在做早餐,而思建这孩子穿着新衣服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来

    今天有进步啊,前两天,这孩子没事的时候就和木头一样傻傻的发呆,不知道再

    想什么,现在至少愿意看电视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孩子就能恢复了。

    「回来了,老公,洗手吃饭……」可心穿着围裙端着菜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在饭桌上,可心又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思建身上,夹菜说话几乎没有断过,反

    而把我这个老公给冷在了一边。思建这孩子失去双亲,现在最缺少的就是关怀和

    爱,而可心就是再努力的补充这一点,我明明知道原因,但是还是忍不住内心的

    小脾气。也难怪,以前的时候,可心的注意力全部在我一个人身上,现在多了一

    个孩子,可心把对于我的爱和关怀和重心,全部分给了孩子。

    「自己不要多想,这是家庭的正常现象……」我不断在告诫着自己。

    在吃饭中途,我还半开玩笑的和可心说道,为什么现在不给我夹菜了,而可

    心的回答是,你是大人,思建是孩子,还需要我给你夹菜啊,我和可心调笑着,

    似乎再缓解着饭桌的气氛,而可心此时没有发现我内心的小心眼和不适应。

    吃完了饭,可心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就督促思建去睡觉,看得出来,经

    过这两天的交流,思建的情绪好了很多,至少和可心的话语比较多,本来嘛,可

    心又是他的老师,俩人天天在一起,交流时间最多,俩人关系紧密也正常,而我

    整天不着家,孩子又和我刚认识不久,需要时间去慢慢培养感情吧。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玩着IPAD,而可心则换上了一套新的

    睡衣,这套睡衣是睡衣和睡裤两件的,显得很保守,终于把她性感的身躯完全盖

    住了。只是可心的胸实在太过丰满,把睡衣撑的紧紧的,似乎随时会破开扣子蜂

    拥而出。只是可心突然穿上这种睡衣,似乎很不喜欢,她偶尔摆动一下身子,似

    乎在调整身体对于睡衣的适应状况。不一会,可心似乎再也受不了,不知道想到

    了什么,之后脱了睡衣,把自己的胸罩脱了下来,露出了生机勃勃的双乳,还有

    粉红色的蓓蕾。把胸罩脱掉后,可心把睡衣重新穿上,脸上带着一丝放松。好多

    女人都不喜欢胸罩的舒服,晚上脱了胸罩睡觉感觉很舒服,原本的时候,可心都

    是穿着胸罩和睡裙睡觉的,只是今天的睡衣实在让她不舒服,所以她只好把胸罩

    脱掉,弥补一下舒适度。

    可心弄好之后,俏皮的冲我撅了撅嘴,小脸上带着一丝埋怨,轻轻的给了我

    一记粉拳,但是我心中还是感觉很温暖的,毕竟可心会因为我的几句话,而改变

    了她长久以往养成的习惯。不一会,睡觉的时间到了,我弄了两个耳塞,直接把

    耳朵塞上了,因为这两天被思建的噩梦惊醒声吓到了。本来我的工作就很累,睡

    眠时间对于我来说就很宝贵,思建这两天天天半夜惊叫,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睡

    眠,所以我只好把耳朵塞住吧。虽然这么做很可笑,但是至少会有一点作用吧。

    可心看到我这个样子,不由得捂嘴轻轻一笑,我撇了撇嘴之后盖上被子蒙头

    大睡。不知不觉中,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股尿意憋醒

    了。由于干记者的职业习惯,我一般晚上不起夜的,谁让昨晚的晚饭我比较郁闷,

    自己喝了两瓶啤酒,喝了啤酒之后就是这个样子,得老往厕所跑。

    迷迷糊糊的醒了感觉有点奇怪,我看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了,我今晚

    竟然么没有被思建的噩梦惊叫声惊醒,看来这孩子调节的差不多了,至少睡梦中

    不会惊叫了。这个时候,我往身边摸了一把,按照以前的习惯,我半夜起夜或者

    醒的比可心早,我都会恶作剧般的在可心的巨乳上抓一把,往往都会换来可心睡

    梦中的一下拍打,只是我迷迷糊糊中,往身边摸了一把,竟然没有摸到任何东西,

    身边竟然空空如也。

    我的睡意一下子消除了不少,我赶紧拿起手机往身边照了一下,发现可心竟

    然不在我的身边,她去了哪儿呢?难道是卫生间?我赶紧下床轻轻的打开房门,

    之后慢慢的走到客厅之中,在客厅里,我看到卫生间里面压根没有开灯,我想谁

    都没有半夜熄灯上卫生间的习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