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04)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四章

    等我到达校门口后,可心带着安静的思建上了车,以往的时候,每次我来学

    校接可心的时候,可心都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用她的话来说,想离我更近一

    些。只是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思建这个孩子知道他父母出事后,突然变得很安

    静,上车之后,就把目光投向窗外,目光呆呆的,不知道再想着什么。可心作为

    他的老师,以后更成为了他的养母,所以为了安慰他,就和他一起坐在了后面的

    位置,原本副驾驶的位置空荡荡的。

    思建的目光一直看着窗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第一次来这个城市,再欣赏

    着城市的美景,可心坐在他旁边,用纤细的手握着他显得黝黑的手,似乎在通过

    手传递给他温暖和安慰。等有时间,一定和可心聊聊,详细了解一下这个孩子,

    可心作为他的老师,应该会有了解的。

    「思建,你今年多大了?」虽然在他的学校档案上看过他的资料,但是我还

    是问了出来,也算是和孩子做做交流,拉近关系。只是这个小子似乎心不在焉,

    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目光还投向窗外。

    「思建,你的……再和你说话。」可心捏了捏思建的手,之后温柔的说道,

    无论什么时候,可心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好听,而且普通话极为标准,不像我,一

    张嘴,都是大碴子味。可心提到我的时候,不知道该用什么称呼,爸爸?叔叔?

    孩子到底有没有接受我们?可心也不确定,只好省略了那个称呼。

    「今年多大了?」我看他目光转向了我,我又重复了一遍。

    「14岁。」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之后目光又投向了窗外,看来他对于我这

    个陌生的便宜养父还是有些疏远,随着时间慢慢培养感情吧。

    回到家里后,他进屋后,简单的巡视了一下房间,就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低

    头不知道再想什么。虽然他早就猜到了父母的不幸,但是还是需要时间去一点点

    接受。我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抽烟,同时在从侧面观察这个孩子,详细的观察。除

    了皮肤有点黑之外,其他的特征和中国人没有任何差别,还有头发是自来卷,不

    过和我一样,因为我的头发也是自来卷,这关乎着家族的遗传基因,我的父亲,

    叔叔,堂兄弟,大多数都是卷发。孩子的眉宇间,似乎有些我的影子,如果不知

    道状况的情况下,如果说他是我的孩子,估计都有人会信。

    我终于也有儿子了,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确实初恋女友的孩子,由于我对

    于凤君的感情很深,而他又是凤君唯一的血脉,所以我准备把对于凤君的爱转变

    一下,之后投入在他的身上,而且今生没有意外的话,我注定没有孩子,那么他

    就会成为我唯一的孩子。在原本的时候,我认为对于凤君的爱恋,外加上自己没

    有孩子,见到思建,我应该会很开心,很兴奋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

    他,怎么看怎么喜欢不起来。按照常理,我也是一个喜欢小孩的人,但是冥冥之

    中似乎注定了什么,我对于他就是提不起喜欢的感觉,这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回家后,可心就开始收拾另一个卧室,由于家里只有我和可心两个人,那个

    卧室大部分都是闲置的,可心屋前屋后的开始忙活,不一会,就收拾完毕了。

    「思建,今晚你先对于一下,明天我去给你买一套新的行李,还有新衣服等

    生活用品什么的。」可心一边用手背擦汗,一边穿上了围裙,准备开始做饭。

    「哦」听到可心的话后,思建抬头应答了一声。

    家里的冰箱里备了好多的食材,可心简单的做了两道家常菜,不一会,晚饭

    就开始了。饭桌上,思建呆呆的吃着饭,心里一直有心事,可心看着思建,眼中

    闪过了一丝溺爱,思建本身就是他的学生,再加上以后就是她的养子,外加上思

    建最近的家庭变故、悲惨的遭遇,无不让可心心疼他,可心时不时的给思建夹菜,

    而那个小子只知道傻傻的吃。

    而我在一旁自己吃饭,时而看看可心,看看思建。在原本的时候,吃饭的时

    候都只有我们两个人,可心时不时的给我夹菜,陪我说话。而现在,可心的焦点

    都在了孩子身上,完全把我忽略了,也不给我夹菜了,聊天的重点对象也在孩子

    身上。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泛酸,有点小醋意,没想到带回来一个养子,竟然让自

    己开始品尝了什么叫七年之痒。虽然我知道,可心这么做是对的,毕竟她需要用

    母爱让孩子尽快从悲伤中走出来,需要给他更多的关怀,可心作为一个语文老师,

    兼职学生的心理辅导老师,她肯定知道怎么去做。虽然自己想通了这些,但是心

    理还是有些不舒服。或许,时间长了,习惯了,也就好了吧,毕竟原本的二人空

    间突然多出了一个人。

    到了晚上,思建进入了那个卧室,躺上了床,可心温柔的给他盖上了被子,

    之后就开着房门退了出来,由于可心不放心思建,开着门方便观察他。我坐在沙

    发上看着电视,偶尔透过门缝看向思建,发现他仰躺在床上并没有睡觉,反而睁

    着眼睛看着棚顶,不知道再想着什么。原本快乐健康的孩子,经历了这么大的变

    故,希望他的心理不要发生了阴暗和扭曲才好。

    「思建,早点睡觉哈,明天还要上课哦。」收拾完厨房后,可心临回卧室前,

    还不忘在思建的门口说了一声,思建回头看了一眼可心,之后点了点头。

    「咱们也睡吧,累了一天了。」可心伸了一个懒腰,无意中展现出了她迷人

    的身体曲线。

    我关闭了电视和客厅的灯光,之后和可心一起回到了卧室之中,正好我有很

    多的事情想和可心了解一下,重点就是孩子的性格问题,还有他以后的路。

    躺到床上后,可心换上了迷人的睡衣,睡衣是睡裙的,胸口有些低,外加上

    可心的胸部很丰满,就算可心不弯腰,睡裙的胸口也会露出可心深深的乳沟,睡

    裙直到膝盖的上方,可以显露出可惜修长笔直的美腿,而且睡裙是有点透明的那

    种。这套睡裙不算的情趣睡裙,但是配套上可心极为性感的身材,就显得非常的

    性感。因为以前的时候,只有我和可心两个人在家,家里很少来外人,在我家里

    过夜过的更是屈指可数,所以可心的睡裙都是这种比较开放式的,按照她的话来

    说,穿着舒服。现在家里突然多出了一个男孩,还是马上要步入青春期的男孩,

    要不要提醒一下可心呢?算了,我摇了摇头,可心是心理辅导老师,她肯定知道

    该怎么去做的,自己一个外行,瞎操什么心啊。

    「老婆,这个孩子你了解多少?脾气性格怎么样?」我温柔的拿走了可心手

    中的手机,可心就是有这个习惯,每次睡觉前,都要玩一会手机,不过不是聊天

    之类的,都是看看朋友圈或者新闻什么的。

    「嗯……这个孩子其实我了解的也不多,他的性格比较多样,有的时候很安

    静,但是和同学达成一片的时候,也显得比较淘气,学习成绩更是时好时坏,总

    而言之,他很特别,所以在我们所有的学生当中,他算是我重点关注的几个同学

    之一。在以前的时候,我也和他交流过,我也问过他的家庭,但是他总是回避他

    的家庭情况,我原本没感觉到什么,自从你回来后,我才知道他的家庭原来这么

    复杂。」可心一边回忆着,一边用手指点着下巴说道。

    「那就是,你也不完全了解这个孩子?」可心是一个心理辅导老师,察言观

    色是她的基本功,她竟然都不完全了解这个孩子,让我有些意外,要知道,他还

    只是个13岁的孩子啊。

    「是的,不完全了解,只要是他不太和说话,有的时候比较缅甸和害羞。他

    虽然是个孩子,但是我总是感觉他有一种不属于成年人的小成熟,或许和他的家

    庭、成长坏境有关系吧。不过现在好了,以后咱们要和他朝夕相处,要完全了解

    他,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嗯,我经常不在家,你又是他的班主任,无论在家还是在学校,你都要和

    他一直相处和面对,孩子的问题就交给你了。你不会感觉到累吧?亲爱的」我握

    着可心的手,温柔的说道,一直以来,我对于可心都有一种亏欠,我的身体不行,

    不能给她女人的幸福,我又不能生育,不能让她成为一个母亲,可以说,可心就

    算和我离婚,亲属和朋友估计都不会说什么的,只要他们了解事情的原因,但是

    可心一直对我不离不弃,丝毫没有嫌弃我,待我不但没有淡薄,反而更胜从前。

    「怎么会累呢?我一直想有一个孩子,现在你满足了我这个愿望,我感谢老

    公你还来不及呢,以后咱们就把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待,咱们也有一些念想和盼

    头,而且也能让我做一些母亲才能做的事情,无论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决定,

    而且我也挺喜欢思建这个孩子的,虽然我这个养母只比他大15岁,呵呵……」

    确实,思建今年13岁,可心却也只有2岁,俩人只相差了15岁,这种母子

    的年龄和关系,也算是一种另类吧。可心说道最后,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原

    本的气氛也在这一刻融化,可心笑起来一直都是那么美,加上她笑起来不断起伏

    的丰满酥胸,让我许久没有感觉的身体,在这一刻不由得有些火热,而且阴茎有

    些抬头的迹象。感觉到身体这些变化,我不由得一喜,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要

    抓住时机。

    「老婆,咱们好久没有亲热过了,现在我有点感觉了,咱们今晚试试?」我

    的手攀上了可心丰满的酥胸,开始揉搓了起来,而可心听到我的话语,露出一丝

    惊讶,之后伸手摸到了我的阴茎上,摸到我半勃起的阴茎,可心的脸上也闪过一

    丝喜悦,不由得有些意动。原本抚摸到我阴茎的手不由得有些颤抖,看来她也忍

    受了许久,只是不知道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了一丝失望,摇了摇头。

    「还是别了,老公,今天屋子里突然多了一个人,有点放不开,而且他的房

    门还没有关,咱们如果那啥,他或许能听到的,做爱的时候,隔壁突然多了一个

    人,怎么心理也有点不习惯,等熟悉一段时间的吧,好么?老公」可心抚摸着我

    的脸,失望的说着,我能看得出,她也很想,只是她今晚特意没有关思建的房门,

    确实有些不习惯,没想到,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浪费掉了,为了观察今晚孩子的状

    态,我又不能去关闭孩子的房门,真是的,七年之痒已经来临了,收养这个孩子

    是对是错呢?我不由得陷入了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