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03)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三章

    在使馆和当地工作人员的配合帮助下,我给凤君和他丈夫的家人都料理了后

    事,按照当地的习俗,把她埋葬在了一个没有战火、鸟语花香的地方,我知道,

    她生前最喜欢这样的地方。那一晚,我在她的坟墓前足足呆了一整夜,陪她说话,

    陪她回忆,没有想到,我再一次见到她,竟然成为了永别。

    料理完一切后,我也该履行自己的诺言了,回去照看下凤君留下的血脉,她

    唯一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的妻子可心就在佳英中学教语文,而凤君的

    儿子竟然也在佳英中学。由于事情太过突然,我不知道该不该和可心去说,毕竟

    这个孩子的身份太敏感了,而且是我初恋女友的孩子,如果可心知道后,她会接

    受这个孩子么?按照我对可心的了解,她会接受,只是她的心里或许会有一个疙

    瘩,而且我俩一直也没有做好收养孩子的准备。

    我向电视台方面说明了缘由,提出了提前调回中国的申请,没有过多久就得

    到了同意的答复,就这样,我带着对凤君的承诺和她最后的托付,返回了中国,

    去寻找那个还未曾见面的孩子,也就是我未来的养子,林思建。「思建」这个名

    字应该是有特殊的含义吧,看来一定是凤君起的,我的名字叫徐建,而她的儿子

    叫思建,应该是纪念对我的相思之情,和凤君见到之后,虽然她去世了,但是她

    在我心中的印象,却无形中又加深了几分,她没有给我婚姻,却给我了一个孩子,

    一切或许都是天意,或许上天正在无形中弥补了我和凤君的遗憾。

    我一直没有告诉可心这件事情,因为我不知道她是否会接受,别说是可心,

    就算是我,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虽然我还没有见过那个孩子,因为毕竟那个孩子

    是中非混血,虽然非洲血统只有三分之一,中国血统占据三分之二,但是听说非

    洲人的基因很强大,只有有一点非洲血统,那么这个人就很像非洲人。我一直以

    来对非洲黑人没有什么好印象,当然,不是我这个人种族歧视,而是因为当时凤

    君就是被非洲人从我手中夺走了,所以当凤君嫁人后,我的内心就有了心理阴影,

    对黑人没有一丝的好感。想到自己以后要让一个小黑孩叫爸爸,我的心中就不免

    得有一丝异样,不过他的妈妈是凤君,也算唯一给我的安慰吧。

    当觉得收养他的那一刻,我就决定慢慢的接受他,像照顾亲生儿子一样的把

    他抚养长大,只是希望他长的别太像黑人就行。我决定先隐瞒这个孩子的身份,

    我回到中国后,直接到了可心的学校里,我事先给可心打了电话,我刚到佳英中

    学的门口,妻子可心就穿着正装在门口等待着我,看到我下车后,就跑过来给了

    我一个熊抱。毕竟分别了半个月了,天天只有在电视里诉说思念,每一次的离别

    后,我俩的相遇总是那么的情意浓浓。

    「老公,你咋突然回来了?在电话问你原因你又不说。」可心牵着我的手,

    在校园里走着,一边走着一边问道。

    「这个,我要让你帮我打听一个孩子,他是你们佳英中学的学生,但是我不

    知道他是几年级几班,只知道他的名字。」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不知道怎么开

    口。

    「到底怎么回事啊?难道你要暗访什么事情么?」可心对于我的工作很了解,

    所以他踢出任何要求,她都不会觉得奇怪。

    我思考着,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思前想后,我决定还是和可心直

    接说明,毕竟夫妻之间要坦诚,但是孩子的妈妈是我的初恋这个关系我给隐瞒了

    下来,虽然我和可心也交代过我和凤君的事情,但是因为触景伤情,我和可心说

    的并不多。我从开始一点点的给可心叙述着,我说是我在国外遇到的一个国内女

    子,她临死托付给我了这个孩子,除了这名女子叫凤君,是我初恋之外,其他的

    我都告诉了可心。

    可心听完之后也愣了好一会,但是她没有说什么,因为她也是一个善良的女

    人,她叹了口气,发出了几声战争害人的感叹,但是她确实支持我的决定,认为

    这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做的。得到可心肯定的答复后,我的心中不由得庆幸了

    一番,也松了一口气。

    「对了,那个孩子叫什么?我去学校资料室给你查一查。」可心平复好内心

    后,就和我说道。

    「他叫林思健……」我刚刚已经告诉了可心,这个孩子是个中非混血儿,以

    前在电视中,可心看到混血儿,都说混血的孩子长的都很特别和好看,没想到,

    这么快我就带来了一个混血儿,而已不同的确实比较少有的中非混血儿。

    「啊……呵呵呵……」谁知道可心一听这个名字之后,竟然掩嘴轻笑了起来,

    可心笑起来一直都是那么的温柔和甜美。

    「怎么了?老婆,你笑什么?」我被可心笑的有些莫名其妙,摸不到头脑,

    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一切都似乎太巧了,不用去学校的资料室去查了。这个

    叫林思健的孩子就是我们班的学生,他刚上初一,我交了他半年多了,而且我还

    是他的班主任哦……」可心停止了笑声,之后微笑着和我说道。

    「呃……」无语了,一切似乎都是上天冥冥注定一般,竟然是可心班级的学

    生。

    「确实,那个孩子长的稍微有点特别,我也注意过他,他的肤色确实有一点

    点黑,但是不是黑的很厉害,和你的肤色差不多,因为你的皮肤也很黑。唯一不

    同的就是,他的眼睛很大,而且嘴唇稍微有点厚,整体来说吧,不像是非洲人,

    倒是和中国人无异。」可心回忆着印象说着,之后带着我赶到她的班级。

    当可心把这个孩子带出教师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他,我俩眼神接触的一刹那,

    我的脑海就突然闪过了一道闪电一般,我也分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只是大脑突然

    短路了一刹那,仿佛我和他是前世相识,又仿佛是今世注定会相遇,总而言之,

    我和他只见必定有一些特别的事情发生,虽然感觉到奇怪,但是我却没有捕捉到

    那道奇怪的意念来自那里,而且具体是什么。

    他看起来只有13。14岁,虽然年纪很小,但是有着一丝不符合这个年龄

    的沉稳,和可心说的差不多,虽然有三分之一的非洲血统,但是除了肤色和嘴唇,

    其他的和中国人没有任何差别,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有非洲黑人血统,我还真无

    法看出来他是混血儿。

    我和可心把他带到了校长办公室,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开口和孩子说明事情的

    经过。我让可心先陪着孩子,之后我和学校了领导进行了单独的谈话,我拿出了

    中国驻某国使馆给开的领养证明,也说明了这个孩子已经成为孤儿的事实,我和

    校方沟通过后,直接找来了民政部门和其他相关部门的人,之后大家进行了探讨,

    不得不说,程序很复杂,尤其是这个孩子还是双国籍,同时拥有中国和非洲某国

    国籍,虽然程序很繁琐,但是我的手里有正规的证明和手续,所以一切只能靠时

    间一点点的办理。

    我们决定不再隐瞒孩子,我们把林思健叫了过来,之后告诉了他父亲已经死

    于战乱的消息,我们都等待孩子的哭泣和发泄。林思健听到这个消息后,他愣了

    几分钟,之后低下了头攥紧了拳头,他的身体颤抖着,他似乎再强忍着让眼泪不

    掉下来,最后他把头扬起,不让眼泪留下。

    「其实我早就猜到了……」不得不说,林思健的中文很好,看来在中国的学

    习并没有白费,只是他说出的第一句话让我们十分的差异。

    「你是怎么猜到的……」可心作为学校的兼职心理辅导老师,早已经做好了

    对林思健心理辅导和纠正的准备,听到林思健这么说,不由得问道。

    「我妈妈原来没两天给我打一次电话,但是最近有一个星期没有给我打电话

    了,这绝对不正常,虽然妈妈和爸爸把我送来中国,让我远离战乱,但是我又如

    何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呢?新闻都已经报道很久了,我早猜到会有这么一天。你们

    给我的答案,只不过是印证了我心目中的猜想罢了。」林思健抹了抹眼角的眼泪,

    之后默默的说道,虽然他极为伤感,但是显得很冷静。

    我看着林思健,不由得对这个孩子有些刮目相看,首先就是他对事物的判断

    和感应力,不弱于成年人,还有就是他这份沉稳,遇事不惊的性格,已经远远超

    出了他的实际年龄,这份冷静、沉稳,还有他这份头脑,都是成为一个做大事的

    人必须具备的。看来此子以后必成大器,我不由得对于他的教育和培养,有些跃

    跃欲试。

    对于孩子的教育和辅导,可心是教师,又是心理辅导师,相比我而言,他是

    专家,所以对于接下来的收养的事情,需要可心去对他沟通和说明,相信以俩人

    的师生情,还有可心说话教育的方式,一切都不会是问题。

    而趁着可心和林思健还没有放学的空隙,我去见了凤君的父母,刚见到我的

    时候,两位老人还是一脸的嫌弃和鄙夷,但是当我拿出凤君遗留下了100万存

    款的时候,两个老人的脸都笑开了花,甚至连女儿去世的悲伤都消失不见了,这

    个时候的我,不由得暗叹世态炎凉,还有为凤君的悲哀。可心给我的钱,我一分

    都没要,我全部给了她父母,同时我也和她父母签署了一份协议,从今以后,林

    思健归我所有,以后不得以任何理由要回孩子。两个老人或许早已经把林思健当

    成了包袱,毫不犹豫的就签字按了手印。

    带着对凤君家人的极度失望,我开车回到了学校,这个时候学校应该也放学

    了。我到了学校门口,远远的就看到妻子可心牵着林思健的手在等待着我一起回

    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