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220)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220章。

    「对不起,妈妈,我……」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思建,他表现的十分的尴尬,

    表情充满了歉意,让我这个资深的记者都看不出任何做作的痕迹。

    「没……没事的,吃饭吧……」可心也尷尬的笑了一下,语气有些紧张的说

    道。

    说完后,俩人就再次吃饭,只不过彼此都安静了下来,都不说话,整个房间

    只剩下了刀叉碰撞的声音。而且俩人都低着头吃东西,偶尔彼此会抬头看一眼,

    但是抬头的一瞬间,俩人竟然默契的对视在一起,之后又低头继续的吃东西,只

    不过思建表现得比较自然,可心表现的稍微有一些慌乱,一股异样的氛围包围在

    俩人之间。

    思建之所以表现的如此的镇定,仿佛是他在掌控着一切,虽然中间会发生一

    点意外和小插曲,但是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心境。如果缜密的思維和心智,比他大

    十几岁的可心都自愧不如。看到这里,我对于可心的沦陷已经没有太多的怀疑,

    这一切都已经是理所应当。

    一顿饭在异样安静的氛围中结束了,可心告别了思建出门上班去了。等可心

    出门房门重新关闭后,思建站在房门口,抬起双手伸了一个大大的懶腰,似乎觉

    得很轻松,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今天这顿午饭吃的很特别,自己突然来了情调做了一顿真正的西餐,本来准

    备独自享用,没有想到中途可心回来,俩人来了一顿属于二人的午餐,只是缺少

    了红酒,如果是烛光晚餐就更好了。

    最重要的是,思建再一次印证了可心的态度,昨晚看到的就是在监控中,刚

    刚可心回来进门发生的一象,是如此真实和近距离的展现在了思建的面前,可心

    的表情思建当时看的清清楚楚,可心的表情中有了太多的东西,至少她的第一反

    应就是盯着思建的那个部位看了很久,这已经无言的说明了许多的东西,只需要

    思建去意会。

    另一方面,我相信出门后的可心也会有一定表现,肯定会大大的松一口气,

    不过那些表情和情绪我只能猜测,根本看不到。思建在门口站了一会后,开始到

    厨房收拾碗筷,他显得十分的勤快,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可心留下好印象而故意

    为之。

    思建收拾完毕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看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他的笔记

    本电脑已经快要24小时没有关机了。他就那么顶着电脑的屏幕,此时上面只是

    WINDOWS的屏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肯定是想着不健康的东西,因为

    他胯部的睡裤又顶起了一个帐篷。

    思建在房间呆了一会后,就来到了卫生间里,他脱下内裤和睡裤小便完毕后,

    却没有把裤子提起,而是露着半勃起的阴茎来到了卫生间的落地镜子前,他看着

    镜子中的自己,看着自己胯部黝黑浓密的阴毛,还有阴毛中间伸出的那根粗壮无

    比的阴茎,硕大浑圆的龟头,和他的肤色一样,黑黑的,还有下面黝黑的茎身,

    还有茎身上鼓起的血管,显得那么的狰狩。

    思建看着镜子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而胯部的阴茎开始随着他的呼吸而上下

    的跳动起来,电头不断的上下抖动,一会快一会慢,一会幅度大一会幅度小,客

    身的根部是鼓鼓的卵蛋,此时思建的阴囊十分的鼓,阴囊皮甚至没有多少的褶皱,

    仿佛是一个被吹起的气球一般,里面充满了填充物,而那些填充物是什么,任何

    一个男人都会知道。

    思建锻炼了一会后,就直接回到卧室躺在床上休息,而他脱去了自己的睡裤,

    仍然和可心不在家的时候一样,或许减少胯部的束縛能够促进阴基发育。他的阴

    茎这两天基本上都处在半勃起的状态,但是他却一直忍耐着不发泄出来,应该说

    不用自己的手发泄出来,我有一种预感,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等待着可心吗?

    虽然知道了最终的结局,此时看到这里,内心还不由得有一些紧张和心痛。

    思建躺在床上并没有闭眼睡觉,而是双手枕在脑后,双眼直直的盯着棚顶,不知

    道在想着什么,不过肯定是针对可心的计划,相比较两年前思建的冲动和粗暴,

    现在的思建充满了稳重和心机,虽然他现在很安静和温柔,却比两年前的思建要

    可怕的多,这是一个隐藏的杀手。

    到了晚上,思建提前做好了丰盛的晚餐,等可心到家后,思建穿的睡衣裤贴

    心的给可心拿包和拿拖鞋。我在家的时候,我回家后都是可心给我拿包拿拖鞋,

    现在我不在,角色转换过来了,思建给可心做着这一切,名义上是儿子给父亲服

    侍,却像是丈夫在照顾自己的妻子。可心似乎有些累,她的精神有些憔悴,不知

    道是因为工作的关系还是因为今天的心事太重。

    经过一下午的调整,可心的情绪正常了,看到一桌子丰盛的饭菜,而且基本

    上都是她爱吃的,可心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这一点我有些自愧不如,因

    为我以前的时候,有些大男子主义,就算我休息在家,等可心回家的时候,我都

    是热的午饭等现成饭,很少给可心给丰盏的饭茱,因为就算我休息在家,我也有

    很多的工作要做,时间有限。不得不说,思建的这个小小的奉承,对于可心来说

    还是十分的受用的。

    可心吃过了晚饭后,思建抢着要收拾碗筷後,我出差了,可心反而比平时要

    轻松很多,我在家的时候,思建从来不会主动收拾这些东西,司马昭之心路人皆

    知,但是离思建最近的可心却没有发现什么。思建在厨房里收拾,而可心坐在沙

    发上看电视,偶尔她会用手揉一揉自己的脖子。她的目光偶尔会看向思建,眼神

    露出短暂的复杂,但是随即恢复正常,思建哼着歌在厨房刷碗,他没有看可心一

    眼,但是他的余光似乎一直注视着可心的反应。

    「妈,你洗澡吗?要不你先洗澡吧……」思建收拾完毕后,从厨房出来对着

    坐在沙发上的可心说道,思建的话让可心有些莫名其妙,甚至脸色有些红晕,思

    建主动提起让她洗澡,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话语中似乎有一些暧昧,她带着疑惑

    看着思建,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想去洗澡,但是我不知道妈妈要不要洗,如果妈妈要洗就先去洗,如果

    不洗,那么我就洗澡……嘿嘿……」思建似乎察觉到了可心的疑惑,用手挠头和

    可心解释道。

    「噗呲……你先去洗吧,妈妈休息一会,等我睡觉之前再洗……」可心笑了

    一下,似乎在笑自己神经敏感,思建的话语她都会想歪。等明白思建的意思后,

    可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好嘞……「思建答应了一声后,回到卧室拿着内衣裤冲到了卫生间里,房

    门关闭了,却没有反锁,思建开始在里面脱衣服准备洗澡。因为下午出去买莱的

    关系,思建穿着的正装外裤,没有穿睡衣裤。

    浴室里响起了水声,还有思建的口哨和歌声,似乎洗的十分的欢快,而可心

    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但是她明显注意力不集中,眼睛偶尔看向卫生间的房门,

    眼神有点复杂,仿佛是透过房门看到了里面思建壮硕无比的裸体。

    一个男人看到一个美丽性感的女子,肯定兴趣,而一个女子看到一个威猛帅

    气的男人,也肯定会心动,这就是人类对于异性的敏感,可心作为一个正常的女

    人,性欲得不到满足的女人,尝试过思建身上甜头的女人,在无人的时候,有一

    些胡思乱想也是正常的。

    人之常情,我该理解可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