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189)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89)。

    「啪,啪,啪啪啪……」。

    接下来的发展果然如同我预想中的一样,思建立刻开始了狂风骤雨般的抽送

    ,每次都把阴茎尽根拔出只留龟头,之后大力的的尽根没入,胯部和可心的胯部

    用力且疯狂的拍打在一起,发出沉闷而又响亮的撞击声。

    思建此时彷佛爆发出所有的力气,快速的抽送起来,可心挂在他肩膀的那条

    腿随着思建的身体不断的前后摇曳着,显示着它的不甘和无奈。

    可心的身体侧躺着不断的前后摇晃,身体和沙发之间来回的快速摩擦发出了

    干涩的摩擦声,思建的只手扶住可心挂在他肩膀上的那条大腿,一只手抓住了可

    心的乳房,似乎通过这个乳房把可心的身体牢牢的固定在他的手心里,随着可心

    不断前后摇晃的身体,乳房被思建来回的拉扯着,幸亏可心的乳房很大,要不然

    根本没有前后晃动的余地。

    「唔,唔,唔唔……」。

    可心如同叶小舟,在狂风大浪中被来回的捶打,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

    她用手使劲捂住自己的嘴,眉头皱起,眼睛紧闭,她显得十分的痛苦一般,或许

    是性爱太过刺激,她不能大声的呻吟,一部分刺激得不到宣泄,也或许是思建拉

    扯她的乳房让她感觉很痛苦,她的脸部扭曲的越来越厉害,她的两个鼻孔呼吸越

    来越急促,渐渐的似乎已经不足以让她保持足够的呼吸。

    她捂住嘴的那只手越来越无力,几次脱离了她的嘴唇,她又用尽全力的把手

    捂回去。

    思建看到可心的样子,已经沾满含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似乎在说:看

    你能忍多久!「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如同思建所料的那般,再坚持没有超过一分钟后,可心捂住嘴的手就无

    力的滑落,犹如一个失去生命的人,那只手掉落的时候没有一丝的力气,砸在沙

    发上的时候,还自由落体般的上下弹跳了几下。

    没有了手的遮挡,可心张开红唇大口的呼吸着,而她的声带此时再也不由得

    她控制。

    她大声的呻吟着,没有一丝的遮掩,而且呻吟的很疯狂,疯狂的像一个人临

    死前的喊叫,充满了不甘和绝望。

    听到可心大声的呻吟叫喊声,思建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兴奋和笑意,眼中带着

    一丝满足感和征服感,不由得再次加快,抽送的速度和力度。

    可心此时的音量和身体完全由思建控制,思建收回了抚摸可心的那只手,双

    手抱住可心挂在他肩膀上的大腿,用尽全力的抽送起来。

    整个房间被各种声音填满了肉体的撞击声,思建大口的呼吸声,可心不甘的

    呻吟叫喊声,身体与沙发摩擦发出的干涩声,淫水摩擦的水声,阴茎和阴道摩擦

    的「叽咕」

    声,一切都组成了最淫荡、妖娆、妩媚的音符。

    思建最后会拔出阴茎射在可心的体外吗?此时我不由得想到,要知道,可心

    根本没有带避孕环,俩人也没有带套,没有任何的避孕措施,避孕的方法只有两

    种:第一种是射精的时候思建拔出来,之后把精液射在可心的体外,但是这种方

    式也不能百分之百的避孕,毕竟在性交的过程中,男人分泌的粘液里还是会有少

    许的精子在的。

    第二种就是可心口服避孕药,虽然这样基本可以保证万无一失,但是服用避

    孕药是十分的伤害身体的,本来我俩还准备要孩子,这样无疑会更加降低她怀孕

    的几率。

    我的脑海中思考着,想象着,我希望在最后时刻思建能够拔出阴茎,让精液

    射在可心的体外,至少别让可心的阴道和子宫沾染到思建的精液,这样的话我心

    中的芥蒂会减少那么一点点,如果可心任由思建射进去,甚至不惜残害自己的身

    体去吃避孕药,那么我的心或许就会彻底底的破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思建发挥出强大的体力,连续抽送进攻了十分钟,期

    间的抽送动作一点没有紊乱,也没有减速,可心雪白的身体慢慢的变得潮红,好

    像发高烧的一般,整具身体汗如雨下。

    而可心的叫声此时已经显得有些沙哑,又过了一分钟后,思建把阴茎尽根没

    入到可心的身体后,一动不动,胯部和可心的胯部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没有一丝

    的缝隙。

    思建此时的身体紧绷,而我的身体也紧绷,我的指甲彷佛插进了自己的大腿

    里,结束了吗?思建此时射精了吗?他把阴茎尽根没入在可心的阴道里,龟头根

    本深入到了可心的子宫中,此时是不是正常向着里面注射生命的种子。

    「啊……」。

    可心发出了一声高昂的淫叫,挂在思建肩膀上的那条腿高高的扬起,刚刚那

    条腿随着抽送疯狂的摇曳,脚上的高跟鞋早已经被甩飞了,露出了雪白逛街的玉

    足,没有穿袜子,就那么赤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可心此时的那只小脚高高的抬起,无根脚趾不断的勾起,脚趾与脚背形成了

    直角,可心来了第三次高潮,而且是又一次升华的高潮。

    她的手紧紧的抓住沙发,把沙发抓住一个个抓痕和褶皱,可心的身体颤抖着。

    但是我观察了一下思建,思建的身体虽然也在颤抖,但是,没有可心那么明

    显,而且他那个大大黑黑的卵蛋也没有收缩。

    难道,他还没有射精?想通了这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松了一口气

    ,按照道理来说,我应该盼望着他俩早点结束,早点结束对我的折磨,我心中也

    确实这么想的,但是我松了一口气,是因为至少现在可心还没有被思建内射。

    真是一个矛盾的心理,艰难的选择。

    思建的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可心的长腿,另一只手抚摸着可心的乳房,在安

    抚刚暴雨中归来、被雨淋湿的可心。

    而可心此时一动不动,犹如一滩烂泥,任由思建去折腾和抚摸。

    此时她已经没有力气睁眼,没有力气再去看一眼墙壁上的时钟,此时的时间

    已经是5点05分了,距离我正常到家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

    等可心再一次平复下来后,思建把挂在自已肩膀上的那条长腿往里挪动了一

    下,让它挂的更加的稳固,之后双手抬起,可心的那条腿,当把剩下的那条腿也

    抬起来后,可心原本侧躺的身体慢慢的变成了仰躺,思建把那条腿也抗在了肩上

    ,现在可心的两条腿都挂在了思建的肩膀上,而这个过程中,思建的阴茎一直没

    有离开过可心的阴道。

    思建确实还没有射精,他貌似是故意这么做的,刚刚或许他也要达到了射精

    的边缘,只不过他突然停了下来,让自己那股射精的欲望再次降了回去,这样可

    以玩的更久一些。

    可心变成仰躺后,由于沙发垫子的长度有限,可心的上半身无法全部平躺,

    可心的头部枕在沙发的靠背上,后背躺在沙发的垫子上,双腿被思建扛起,细腰

    往下的部分已经伸到了沙发的外面,臀瓣和半个细腰没有任何的支撑点,还好思

    建扛着她的双腿。

    可心的头部枕在沙发的靠背上,她的脖子弯曲着,脖子与胸部差了不多成了

    九十度角。

    她的下巴已经触碰到了自已的乳房,她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已的床垫,似乎

    是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固定自己的身体。

    思建扛稳可心的双腿后,弯腰伸手抓住离开可心的双乳,现在的这个姿势,

    他终于可以双手抓住可心的双乳了。

    抓住之后,思建深吸了一口气,全身似乎都开始蓄力。

    接下来就是最后的冲刺阶段了吧,但是此时我却犹豫了,我要不要关闭监控

    呢?我真的没有勇气,我有勇气看这场肉戏的开头,却没有勇气看这场肉戏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