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187)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87)。

    「啪啪啪啪啪.......」。

    思建扶住可心的腰部后,就开始了快速而疯狂的抽插,每次都全部拔出,之

    后在尽根没入,思建长满黑毛的胯部不断撞击怕打这可心雪白浑圆的臀瓣,激起

    一阵阵臀波,发出一阵阵响亮而又清脆的肉体撞击声。

    可心的阴道就好比是一条路,被思建这个工人不断的开发修建,路途越来越

    长,越来越宽阔。

    可心腾出了一只手使劲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发出‘呜呜呜呜......。

    犹如哭泣般的呻吟,这个四合院的周围很空旷,隔音也很好,就算可心喊破喉咙

    估计也不会有人听到,但是可心却使劲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呻吟出来,她的

    眉头紧皱在一起,似乎忍受的极为痛苦。

    这完全得益于思建的强大体力,保持高速勐烈抽送的同时,还有力气用双臂

    提住可心的细腰,如果不是思建扶住可心的细腰,估计可心就已经趴在了沙发之

    上。

    从可心微软的膝盖可以看出,可心的双腿早已经软的没有了一丝力气,完全

    是思建提着她的身体。

    可心一只手扶着沙发垫子,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似乎不让思建的阴谋得逞

    ,也似乎这是她目前唯一能做到的抗议。

    思建紧紧箍住可心的细腰,不断把自己粗壮无比的阴茎喂入可心的阴道的最

    深处,两人性器相连之处已经是淫水飞溅,思建的阴茎此时好比一台抽水机,不

    断的从可心阴道这口深井中抽出一杆杆淫水,淫水「出井」

    后,被思建的胯部和阴囊拍飞,飞溅到两人的大腿上,阴毛上,地板上,到

    处沾染着爱液的痕迹。

    慢慢的,随着淫水的飞溅,两人肉体的撞击声也发生了变化,原本「啪啪啪」

    的清脆撞击声,掺杂「吧唧吧唧吧唧....」。

    黏黏的淫水摩擦声,一切的声音和动作,组成了性爱最高潮的音符。

    可心不甘的捂着自己的嘴,她的眼睛睁着,没有闭上,她一直想转头去看向

    墙壁上的时钟,但是她此时已经没有了勇气,就算她此时的时间观念再差,她也

    知道时间已经晚了。

    但是总该面对现实,她摇曳着身体承受着思建背后的撞击,头部还是转向了

    墙壁上的时钟,此时已经是4点45分了,时间已过,无法倒流。

    慢慢的,可心的眼睛流出了眼泪,不知道是因为思建带给她的性爱刺激,还

    是因为对于时间流逝的不甘。

    可心无力的看着墙上的时钟,身体不断的前后摇晃着,她想离开,她想回家

    ,奈何身体的裁决者正在牢牢的禁锢她的自由,她已经无能为力。

    她的手还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但是从她越来越急促的鼻息可以看出,鼻子

    的双孔已经不足以够她呼吸。

    思建也察觉到了可心的状态,或许两人心有灵犀,他也知道可心这个样子的

    原因,他虽然有些气恼,但是又无可奈何,随即他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只见他

    渐渐放慢了速度,而且抽送的幅度也改变了,他放慢抽送的速度后,把阴茎抽出

    了大半,开始用龟头在可心的阴道口小幅度而快速的摩擦着,思建把阴茎抽出到

    只剩龟头之后每次只插入不到五公分,用龟头在可心的阴道口不断的快速摩擦。

    没有了充实的感觉,可心不由得送了一口气,捂住嘴的她用鼻子大大的出了

    一口气。

    虽然硕大的龟头带给她的刺激也很大,但至少没有了刚刚的勐烈,让她难得

    有一小会休息的机会,可心此时似乎已经任命了,知道今天无处可逃,她看着墙

    上的时钟眼睛慢慢的闭上,挤出了最后一丝眼泪,她的脸部转回正位,捂住嘴的

    那只手也放了下来,重新两只手撑在沙发上,她大口的呼吸着,彷佛刚刚百米冲

    刺抵达终点一般。

    思建看到可心已经放下了手,正在休息,脸上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

    「噗..........」。

    突然一声犹如放屁一般的声音在这个客厅之中响起,原来思建只是小幅度的

    抽插,结果让可心适应这种状态后,他突然猝不及防快速把阴茎再次尽根没入,

    彷佛百米冲刺一般,阴茎用最大的速度冲刺到阴道的最深处,胯部的撞击到可心

    的臀瓣上,阴茎在可心的阴道最深处抵达终点,之后来了一个急刹车,而在刚刚

    小幅度的抽送中,可心阴道的空虚处好不容易重新填满空气,结果被思建的阴茎

    一下子挤了出来,两人的性器紧紧相连在一起,没有一丝的缝隙,那些空气被高

    压强制挤出,发出了响亮犹如放屁一般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显得是那么的响亮

    和淫荡。

    「啊..........」。

    可心捂住嘴的那只手已经放下,而且猝不及防被思建勐烈的插入,她没有丝

    毫准备,喉咙中发出了一丝高昂的尖叫。

    她原本任命般低下的头部瞬间扬起,她的双目紧闭,已经泪流满面,她按在

    沙发上的双手紧紧的揪住沙发的套子,双臂开始微微的颤抖,而她的双腿也慢慢

    的颤抖,随之失去了最后的力气,她的双腿慢慢的跪倒,而思建似乎也不准备在

    提着她的身体而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任由可心的身体跪倒下来。

    可心再一次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达到了第二次高潮,而司机虽然耗费了不少体

    力,但是呼吸一点也不絮乱,只是比较粗重,此时思建的身体上流出了汗珠,点

    缀在他黝黑健壮的身体上,宛如是一个勇勐无比的勇士。

    刚刚思建勐烈的撞击,可心的双腿早已经抵在了沙发的边缘上,她慢慢跪倒

    后,膝盖压在了沙发上,思建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些,他使出力气帮助可心一把,

    可心的膝盖慢慢跪在了沙发上,双手已经无处可放,只能慢慢的向上,扶住了沙

    发的靠背,可心此时已经没有了力气,她此时疲惫的只想找一个最省力的姿势和

    位置,同时,她慢慢的向前爬着,好比一个重伤垂死的人,不断向前爬着,躲避

    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追杀着」,虽然她知道这是徒劳的,但是没有放弃最后一丝

    希望,奈何他没往前一公分,思建的阴茎就向前顶一公分。

    当可心的上半身贴住沙发靠背的时候,她已经无路可逃。

    思建的双手来回抚摸着可心的臀瓣和细腰,就像抚摸自己的牲口,他在等待

    ,等待可心的身体慢慢安静下来。

    而可心高潮的间隙,思建难得有了休息的时间,他一边休息,一边把可心的

    裙子捋到了腰部,同时准备脱去可心的吊带背心。

    但是当他把吊带背心捋到可心双臂的时候,可心就是不拿开臂,似乎对抗思

    建,不让他的阴谋得逞,她的玉背上已经露出了胸罩的背扣,思建搬动这可心的

    双臂,让她把双臂从沙发靠背上短暂的拿开,但是可心一边流泪一边咬着嘴唇甩

    动着,把思建的手打到了一边。

    思建的脸上闪过一丝气恼,他的双手抓住了可心的吊带两侧,似乎想用强把

    吊带撕破,但是在最后时刻,思建冷静了下来。

    本来他刚刚的做法就已经让可心伤心不已,似乎已经达到了可心的底线,他

    不敢再进一步。

    他刚刚勐烈的抽送,断送了她早早回家给我做法的希望,他就是为了用这种

    方式和我争抢可心用以发泄心中慢慢的醋意,这都是思建争风吃醋惹的祸,但是

    他忽略了可心的感受,似乎在放弃撕碎可心吊带的那一刻,他才明白过来,但是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时光无法倒流,他能弥补的就是给可心一次畅快淋漓的性

    爱作为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