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184)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第14章。

    写在前面:本章开始因为故事剧情同时跨越2个时间点(徐建3年后醒来及

    3年前徐建昏迷后的剧情),因此我会採取交叉叙述的方式将剧情交代清楚,而

    就如我之前所预告的可心的遭遇会很「精采」,在本章结中已经留下伏笔,在下

    一章就会开始出台,而且最终的魔王已经出现,相信后续的剧情不会让各位朋友

    失望的。

    「趴下」。

    正当我的衣领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从后面抓住,心想已经落入冷冰霜仇家杀

    手的手上,大限将到之时,突然听到这一声「趴下!」,同时那只手用力的将我

    的身体往下按压。我下意识的直接趴在地上,一发子弹从我的头上飞过。如果刚

    才没有趴下,可能早就命丧於此了。

    「徐先生,快走!」。

    我向右转头看过去,是一个拿着手枪,身穿简便休闲服装但是眼神剽悍锐利

    的神秘男子。只见他向屋内方向开了5-6枪,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惨叫声,显

    然冷冰霜仇家派来的杀手当中有人中弹受伤。

    「徐先生,这里危险!我掩护你,快走!」。

    我赶忙要向门外跑去,但是右腿上的剧痛让我无法起身。我一看我的右边长

    裤从大腿以下已经染成一片暗红色,显然刚才那一枪打中了我的大腿动脉血管,

    才会导致我失血如此严重。

    那个神秘男子也看到了我的情况,在继续向屋内开了4-5枪后,先将我拖

    到别墅中庭的喷水池后面,藉由喷水池上面假山及雕像的高度暂时得到了掩护。

    他赶忙脱下他的外衣,在我的右大腿上包紮帮我止血。

    「走……!」。

    那个神秘男子迅速更换弹匣,向屋内方向又开了几枪后,赶忙扶起我快速地

    向门外冲去。

    「咻……!」。

    「啊……」。

    一发子弹再度从我的右边呼啸而过,擦到了我的右边脸颊,顿时我的右脸血

    流如注。我赶忙从口袋中抽出手帕按住伤口,没过多久,原本白色的手帕已经变

    成了血红色。

    因为我的麵包车就直接停在别墅门口,我原本想直接上麵包车,但是那个神

    祕的男子一路扶着我快速走到麵包车旁边的RV休旅车旁,打开车门将我推了进

    去。然后他也立刻跳上休旅车驾驶座,左手持枪伸出窗外再向屋内开了6-7枪

    后,调转车头快速的将RV驶离冷冰霜的别墅。就在我们离开时,数发子弹从后

    面射来打破了车子的后面挡风玻璃。

    「来……把这个注射进去,这是吗啡,能暂时止痛!徐先生,别担心!你现

    在暂时安全了,但是你中枪流血过多,我马上送你到冷氏综合医学中心治疗。」。

    那个神祕男子说完就用手机打了一通电话,「我是二副,徐先生受伤,小姐

    遇袭,请医院立刻准备好最好的急救医疗团队在A1待命。我载徐先生一会儿就

    赶到。」。

    「谢谢你!怎么称呼您呢?大哥!」。

    「别谢我!保护你是我的职责,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叫我虎哥好了!」。

    「谢谢你!虎哥!」。

    「别客气!我是冷氏集团安全室第二组的副组长,从徐先生您之前去暗访黑

    煤窖到最近去非洲G国担任战地记者,都是我在暗中保护您的!」。

    「谢谢你,对了虎哥!你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我不知道!不过这铁定是行家所为!从他们的身手看来,能够在短时间内

    以突击方式干掉主要以解放军特战部队出身的大小姐亲卫保镳并侵入别墅,应该

    是一个外国组织所为」。

    「你怎么确定是外国组织而不是国内的黑帮或是仇家所为?」。我边忍着痛

    边问着。而在我们说话的同时,后方响起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我赶忙回头一看,

    爆炸地点刚好是冷冰霜的别墅及其周边。

    「哼……国内谁人不知冷氏集团的势力?光是以我们冷老爷子在江湖中,黑

    白两道都得让他三分薄面!而我们的赵老爷子……嘿嘿嘿……他是军区司令退伍,

    先前也曾经担任过特种部队指挥官,是我的老长官,门生与徒子徒孙遍佈整个军

    方特种作战单位及情报单位,除非是活腻了,不然谁敢动冷氏集团的人!」。

    「是吗……?」。此时似乎是失血过多,我开始觉得好疲倦,好睏。直接躺

    在座椅上,此时头部及右大腿仍然持续地流出血水,尤其是右大腿更是严重,连

    虎哥用来帮我包紮的外衣整个都血红一片了。

    「徐先生!请忍耐一下!马上就到了……!」。

    「对了……冷冰霜死了吗?」,我语气虚弱地问着。

    「我不知道!不过我认为大小姐应该不会有事的。徐先生,你怎么会这么问?」。

    「刚才我在陈管家嚥气前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冷冰霜人呢?他只说:

    DH……DEATH HA……,我以为他是在说冷冰霜已经死了」。

    「嗯……DH……DEATH HA……?这个我好像在那里听过?」,虎

    哥反覆的说着,显然他也是不解陈管家嚥气前所讲的那些奇怪的英文单字究竟是

    代表着甚么意义。

    我感觉到身体越来越重,越来越睏。奇怪!流了那么多的血,照理来说身体

    体重应该会变得比较轻才对,怎么现在的我感到身体好沉重……。

    「徐先生……撑住啊!你振作一点,医院马上就要到了!」。

    「嗯……!」。

    虎哥驾驶着RV休旅车飞快驶入冷氏综合医学中心,但车子不是开到急诊中

    心大门,而是开到医学中心后面,专门供医学中心的VIP及冷氏家族成员专用

    的特级医疗大楼的贵宾出入通道门口停住,一个医疗团队早已在那里待命了。

    我被虎哥扶到担架上,旁边的医护人员也马上为我戴上氧气罩,在一群医务

    人员及虎哥的簇拥下,快速地推动担架床往手术室飞奔而去。

    就在即将走完VIP通道快到手术室之时,突然一个爆炸声响起,VIP通

    道外墙及玻璃整个炸开,爆炸所产生的强大爆风将我扫离担架,整个人如同被爆

    风卷起,头部用力的撞到另一面墙上,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看到一团爆炸的火

    球沿着通道向我快速的迎面袭来……。

    (分隔线)。

    回忆至此,我被回忆内容的场景整个惊醒,全身汗流浃背,气喘不已。原来

    是这样子的,我在冷冰霜别墅中被她的仇家枪击,之后被送到医院时又碰到爆炸

    导致整个人失去意识,难道我就这样子昏迷了三年?而冷冰霜果然没有死,那为

    什么陈管家要说她已经死亡?难道是我误会陈管家的意思?。

    我赶忙起床去卫生间洗个脸,让自己先冷静一下,再去跟冷冰霜质问。

    在卫生间中,我用冷水不断的往我脸上泼去,试图让自己冷静,并缓和我的

    情绪。

    在我洗完脸用毛巾擦乾之时,我看到镜子里面的景象让我吓了一跳,这………。

    这是怎么一回事??。

    早上醒来,可心的内裤、睡衣下摆及床单一如往常的再度被下体流出来的淫

    夜给湿了一片,这已经不晓得是第几次了。可心看着这一切,叹了一口气,起身

    要换掉这件已经溽湿的内裤及睡衣,发现思建已经起床,同时三合院客厅的电视

    传来了播报新闻的声音。

    可心在最近这几周,每天晚上都几乎做着同样的梦。梦里的场景刚开始尽是

    与思建牠那魁梧健壮的身体与巨大的阴茎与她交合,几天后开始出现与佳英中学

    那群血气方刚的男学生或是陪同子女或是自己前来找她面谈的男性家长纵情

    交欢,甚至还梦到被几个体格与思建相当的黑人壮汉,佳英中学的男学生或是学

    生与家长一起在学生辅导室内将她轮奸,尤其是在上周刚与佳英中学篮球校队的

    体育专长生做完生涯规画的面谈后,当天晚上更梦到被整个篮球队的10几个队

    员给「大锅炒」。

    在梦境中,可心鼻子所闻到的的是混杂了精液、汗水、特有的男性贺尔蒙和

    自己日益敏感的身体流出爱液的淫靡味道;嘴里被无数根巨大的阴茎突刺和被腥

    臭精液射入并吞下肚子;坚挺浑圆且白皙的嫩乳更是不断被无数只粗糙的大手用

    力的搓揉爱抚,印满了一个个怵目惊心的红色指印。下身的嫩苞不断地被粗壮强

    硬且持久力惊人的阴茎猛烈抽插着。而最让可心感到羞愧难过的是,每夜让她高

    潮不断的淫梦与随之而来的阵阵销魂快感逐渐淹没了她原本保守纯净的心灵,取

    代的是下体密穴日益难耐的搔痒与不断的淫水涟涟,她发现自己已经随时处在动

    情状态,脑中有着要做爱冲动的羞耻感,而每天早上醒来时被淫水湿透的内裤与

    床单更是叫她无地自容。

    可心在叹了一口气后,将原本穿在身上睡觉已经被淫水给打湿的内裤及睡衣

    换下,简单地换上了家居服走到客厅,此时思建已经晨练完毕并已洗完澡,穿着

    内裤肩膀披条毛巾在看着电视上的新闻转播。

    「现在为您插播一则紧急新闻,今天凌晨约在3点45分左右,位在S市E

    区的高级别墅区及位在H区的冷氏综合医学中心发生瓦斯大爆炸,受此灾害波及

    的户数达20余家。S市消防队在凌晨接获通报后立即派出数个分队的消防车前

    往灌救,公安并疏散附近居民及封锁邻近进出道路。经过初步调查,最初的爆炸

    地点为全国首富-冷氏集团中国区暨大中华地区总裁-冷冰霜的别墅,公安及消

    防队表示因爆炸威力惊人,别墅内的人应该已全数罹难,初步统计目前死亡人数

    已有30余人,主要是冷冰霜别墅的人员及冷氏综合医院的医疗人员,现在冷总

    裁下落不明。公安现在已封锁现场禁止所有人员进入,亦禁止记者入内採访。刚

    刚冷氏集团已经紧急发表声明,原中国区及大中华地区总裁-冷冰霜的职位暂由

    冷氏集团全球总裁,也就是冷冰霜的父亲-冷飞麟接任,目前集团正动用一切资

    源与管道找寻冷冰霜下落……」。

    「嘿嘿嘿嘿……还真的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思建边看着

    新闻,一边带着令人不寒而栗微笑冷冷地说着。

    「啊……怎么会这样子!!」,可心看到新闻报导及思建的反应与想起昨天

    晚上思建说过的话,心中感到一股说不出来的寒意与不安。

    可心看着现在思建的脸,感觉却是那么陌生,那么冷漠。这就是那个口口声

    声,说爱我爱的死去活来,要与我相爱一生的人吗?这就是那个可以为我不惜付

    出一切代价爱我的人与我共度下半生的爱人吗?这一刻,可心只觉心如死灰一般,

    难道这就是上天对她过去出轨与纵欲的惩罚吗?还是说自己得到了多少的性爱欢

    愉就要承受多少痛苦呢?可心内心中如此的自问着。

    「嘿嘿嘿……可心!这就叫作意外啊,没什么好惊讶的!对了,好像我都还

    没到你父母家去拜访,不然后天下班就去你父母家好了,顺便在那边过一夜,反

    正隔天是周末学校放假。」。

    「啊……去我父母家??」。

    「是啊!自从3年前我到你家变成你的养子后至今,我都没有去拜访过他们。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好歹他们二老也算是我的外祖父母,而且说不定在不

    久的未来会变成是我的岳父母,我这个准女婿不过去拜访一下说不过去吧!嘿嘿

    嘿……。

    「嗯……」。可心一听,背后一片发凉。想说不却又说不出口,只好迟疑犹

    豫的回答着。之前她确实有将收养思建的事情向父母亲说过,但是一来因为徐建

    工作忙碌,二来在思建到来不久之后她就与思建发生养母与养子的乱伦事情,且

    思建后来没过多久也因此被冷冰霜送到国外念书,所以就一直没有带着思建一同

    去拜访父母亲。之前父母亲听到她与徐建收养思建之时,也是感到高兴万分,一

    直要徐建与可心带着思建一起回来,想要见见这位外孙,但之前在发生那一连串

    的事情之后,可心自然不好跟父母亲讲,更不可能带着思建回去看他们,只有跟

    父母亲说思建在徐建的ㄧ个朋友安排下去国外求学,等到牠回国时自然会带牠去

    拜访父母亲给蒙混过去。

    但是现在思建回国了,原本可心想说与思建可以恢复成单纯的养母及养子关

    系,但是就在思建回来不久后,徐建对她的「背叛」及那变态的「淫妻癖」让可

    心对他彻底的失望,而思建此时的趁虚而入让他们二人再度发生之前的关系,且

    与前次不同的是,这次已经是由过去的养母对养子的关爱之情变成情人间的爱情,

    可心当然更加不可能跟父母亲述说这些事情。所以到目前为止,除了收养思建之

    外,可心的父母亲对於可心、徐建及思建三个人在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好……可心!就这么说定啦!那么就后天下午5点钟我们就从这边一起出

    发到你父母亲的家。」。

    「啊……你……嗯……好吧!」,可心无奈的回应着。

    S市中心某大楼的办公室中,2个身型魁梧壮硕的男子看着墙上电视的新闻

    转播。

    「受到今天凌晨爆炸的影响,且冷氏集团中国区总裁冷冰霜下落不明,市场

    上已有谣传说冷冰霜已经死亡,因为冷冰霜个人持有冷氏集团逾3成股权,市场

    谣传冷冰霜死后恐将引起冷氏集团内鬨与前景的不确定,目前冷氏集团旗下在S

    市及香港上市交易的数十家公司股价大举跳水,整个集团市值几近腰斩。另外在

    美国挂牌交易的ADR期货盘也开始反映这一事件,冷氏集团相关个股全面重挫。

    受到这个事件的影响,目前S综合指数、香港恆生指数、MSCI中国指数

    大举下跌逾4%。虽然冷氏集团在今天早上已经发表紧急声明,冷冰霜职位将暂

    由其父亲,也就是冷氏集团全球总裁及冷冰霜父亲-冷飞麟接任。但是一来冷飞

    麟持股仅1%多且过去表现不佳,不受冷氏集团创办人-冷云所青睐,目前冷氏

    集团后续发展仍有待观察,目前各主要外资券商分析师纷纷将冷氏集团各团平等

    调降为卖出,并大举下调目标价……。

    「嗯……好!这次干得好!不愧是我的副首领……尤其是最后引爆瓦斯管线,

    让公安单位务认为是单纯的瓦斯管线爆炸意外顺便毁屍灭迹。我们的人还好吧?」。

    「哪里的话,您过讲了!除了3-4人受伤外,本次参予突击行动的人员都

    全身而退,没有人员牺牲。他们已经在今天凌晨6点多搭乘专机离境了。倒是您

    事先在股市大举放空冷氏集团旗下个股、期货与选择权,现在应该已经是荷包满

    满了吧!嘿嘿嘿嘿……」。

    「嗯……刚才听手下回报,目前光是在香港证交所挂牌的冷氏集团各股的空

    单获利,已经是足以支应我们DH未来5-6年所需了,若是加上晚上的美国纽

    约证交所开盘后的空单获利,大概10-11年内都不用担心资金来源了。」。

    「嘿嘿嘿……老爸真有你的!看来这种资本市场交易的获利远胜过我们的

    本业,要不以后这种事情多来个几次,我们岂不是就削海了!」。

    「哼……跟你告诫过多少次!组织里面没有父子,只有阶级!这种机会财是

    可遇不可求,而且万一操作不当反而容易招致对方报复及自身资产部位的亏损。

    对了……那个女人现在状况如何?还有那个记者呢?抓到他了吗?还有……

    …我听说这次行动对方有2个人逃脱了,该不会是冷冰霜吧?「。

    「嘿嘿……那个女人单纯好骗,我稍微用一点计谋她就上当了,现在已经是

    被我的甜言蜜语及强大」能力「给迷的团团转,当然这也是多亏」红天使「的帮

    忙啦!不过现在还差一点,她目前还无法彻底放下羞耻心及道德感,不过别担心,

    这几天我会让她将这几个东西彻底的抛弃掉」。

    「至於那个记者的下落,就我所知他几天前出差去,但是我查过了,他是假

    借出差之名实际上是请假去了,而且最后也没有登上飞往H市的班机,应该又是

    去跟冷冰霜一起廝混了,说不定在这一次的突击行动中,他与冷冰霜二人都已经

    丧生了。而那2个逃脱的人似乎是在突击行动展开后才从外面回来的,但是其中

    一个已经中枪,我们在冷氏综合医学中心安排的第二波炸弹攻击应该早已将他们

    给解决掉了,不会有人泄漏我们行踪的」。

    「是这样子吗?不过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小心一点较好!不过这个傢伙真是福

    大命大,过去靠着冷冰霜这个婊子的暗中保护,让我们对他的刺杀行动屡屡失败,

    甚至还因此失去了5个手下!现在他的靠山倒了,冷氏集团接下来应该不会再保

    护他了。现在要干掉他易如反掌,但是如此一来就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嚐到比

    死还要痛苦的滋味!」。

    「嘿嘿嘿嘿……不过搞不好以这个记者的变态心理,首领你这么做搞不好让

    他心中暗爽,使他的变态嗜好因此获得极大满足也说不定哦!」。

    「嗯……总之现在要继续找寻那个记者的下落!还有……来!这个给你!」,

    说完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装着深蓝色液体的小瓶子。

    「这个是……?」。

    「这是组织新开发完成的」蓝天使「,它经过改良,药效是」红天使「的数

    倍。另外,将蓝天使与其他东西混合,还可产生意外的效果……嘿嘿嘿………这

    应该对你有帮助,对男性尤其有效,我等一下一并告诉你!这个是我们DH用来

    威胁G国政要的秘密武器!记住!时间有限!目前竞标价格已经创下新高,距离

    决标日期剩下没几天了,你的动做最好快一点!知道吗!」。

    「是……遵命!请放心!抓到那个记者及让那个女人彻底堕落这两件事情我

    会尽快完成,不会让你失望的!」。告退时,副首领的眼神露出了一股杀气。

    可心坐在思建的高级房车上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想到今天在学校与学生家

    长面谈过程中,自己蜜穴搔痒难耐,淫水涓涓流出,纤腰与俏臀随着跳蛋震动的

    频率轻轻摆动着,高潮时下体泄出一大口淫液出来的同时脸上发出那妖艳勾魂且

    引人犯罪的动人表情,让前来面谈的男学生及其父亲的裤裆,全部都膨胀了起来。

    看着学生父亲用那淫秽的眼神望着自己,可心脑袋想着的居然是跟学生及家

    长一起来个3P大战一场。

    除此之外,每当可心工作时穿着窄裙套装,一边忍受蜜穴里面令人销魂舒畅

    的跳蛋微幅震动,一边教室在教室上课走动,或是与学生或家长面谈。她那苗条

    匀称且玲珑有緻的身材,搭配着套上透明黑丝袜的修长美腿与高跟鞋,胸前浑圆

    尖挺的双峰随着步伐的迈进而如波浪般振动着,轻薄的蕾丝透明衬衫从外面看见

    她胸前粉嫩蓓蕾的激凸,让可心每次在教室上课或是走路经过教室及办公室的时

    候,里面的男学生及男性教师,都将焦点集中到这位最近变得无比美艳娇媚的女

    教师身上,脸上露出垂涎的模样。

    有时可心会忍不住跳蛋的震动刺激,脸上出现令人销魂的表情,或是背对着

    学生翘起那鲜嫩且随着跳蛋微幅震动而摇摆的娇臀在写版书,或是在讲课时从那

    诱人的双唇发出的微微的娇喘时,让男同学们的裤裆全部都因此澎涨起来,彷彿

    个个恨不得能立刻将可心压在讲桌上给「就地正法」,畅快交欢,以发泄对这位

    妖艳动人的女教师的性幻想。

    男学生及男性教师频频对可心的视奸,让可心感到羞愧万分,双颊晕红且身

    体燥热,下身蜜穴变得更加搔痒,让她更需要跳蛋与手指的抚慰,整个人也变得

    更加妖艳勾魂,而让男学生及男性教师更加兴奋,可心也因此陷入一个淫欲的无

    限循环中。每次在忍不住的以手指或用跳蛋自慰后,心里都泛起的莫名罪恶感,

    可心有时真恨自己的身体,为什么变得那么敏感,那么容易被撩拨。只要被人抚

    摸一下或是用言语刺激一下,甚至是被人注视下,阴道就会马上流出爱液来,非

    要利用自慰或是做爱泄身高潮好几回后才能平复。

    「我真的很淫荡吗?我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吗?」,每次在手淫后,可心都会

    自责一番。她内心觉得往日那个家教甚严,清纯圣洁的自己,似乎已经逐渐从自

    己的身体离去。想到这里不禁悲从中来,叹了一口气,眼泪不自觉得流了下来。

    就在可心望着窗外流泪叹气时,一只粗糙的大手撩起可心的香奈儿窄裙,伸

    向大腿根部,隔着透明黑丝袜及性感内裤抚弄着可心的嫩苞。

    「啊……!你在干甚么?还不专心开你的车,万一等一下出事怎么办!!」。

    「嘿嘿嘿嘿……又不是没玩过,干嘛搞得气氛如此得严肃?放心吧!我开车

    技术好得很!」,思建边说边用力的隔着丝袜及内裤在可心阴阜抚弄挑逗着。

    「唉呀……!等一下就要见到我父母亲了,你给我正经一点,别乱来!我可

    不想这么快就让我父母亲知道我们俩人的事情。」,可心神情微怒却脸带娇羞的

    回答着。

    「是这样子吗?可心你下面的嘴可没有你上面的嘴那么正经哦!它可老实的

    很呢!不然我手指现在湿滑黏腻的触感,难道不是你的下体淫水涟涟所致。怎么

    我才碰没几下你下面就湿成这样,该不会你在学校就很想要了!如果是这样那就

    不要压抑自己,大胆的去放纵自己的情欲不是很好吗?反正学校里男学生或男老

    师,甚至是男性家长多的是,还是说……白天在学校就在想我,要不我们等一下

    先去宾馆打一炮吧!嘿嘿嘿嘿……」。思建举起他那被可心淫水给溽湿且黏腻的

    手指说着。

    「啊……不要再说了……别这样!我是跟你讲真的,等一下就到了,你正经

    一点别再乱来。你再这样会让我父母亲怀疑的!再不停手,我可要生气了!」。

    「嘿嘿嘿……这样不是很好吗?反正我们的事情早晚要让你父母亲知道的,

    让他们早一点认识我这个未来的女婿不是很好吗?嘿嘿……啊!」,思建淫笑的

    说着,但是看到可心那一双杏眼瞪着牠,知道可心真的生气了,为了避免等一下

    在可心父母面前露出马脚,只好收起笑容并将手伸回,专心开车。

    可心父母亲就住在S市郊区,约在下午6点多,可心与思建就到了。可心连

    忙擦乾眼泪,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振作精神,让笑容再次绽放在带着哀愁略显清

    瘦但依旧美绝人寰的脸上,顺手按了门铃。

    不久,可心母亲的前来应门。门一开,可心的母亲堆满笑容着说:「可心!

    你回来了!唉呀!你怎么瘦了?而且气色好像不是很好!唉……乖女儿啊……该

    不会是徐建惹你生气了?」。

    「妈……没这回事,我很好,请你不要担心」。

    「这一位是……?」,可心的母亲满脸困惑地看着思建问到。

    「啊……这一位是徐思建,也就是我与徐建的养子」。

    「啥……!这是你与徐建的养子?之前我记得听你说牠不是才14岁,就算

    是3年过去也才17岁,怎么……!」,可心的母亲吃惊且质疑的说着。

    也难怪可心的母亲会吃惊且怀疑可心的话,因为现在的思建高大魁梧,身材

    高大壮硕,黝黑的皮肤加上满脸的络腮鬍. 相较於可心看起来不到25岁,犹如

    大学生的外表,思建看起来年纪比可心大上几岁亦不为过,两人站在一起完全不

    像是养母与养子,反而像是一对跨国认识的朋友。对可心母亲而言,实在是很难

    想像站在可心旁边的思建是她的「外孙」。

    「疑?孩子的妈,可心回来了吗?怎么一直站在外面,赶快请她们进来啊!」,

    可心的父亲在房子里面喊到。

    「啊……可心你们别站在外面,赶快进来赶快进来!」,可心父亲的声音化

    解了门口3人的尴尬,可心的母亲连忙请可心及思建进来。

    可心父亲看到思建也是为之一愣,他没想到他的「外孙」看起来年纪及身材

    居然是如此的大,可心与牠站在一起与其说是养母与养子,还不如说是一对兄妹。

    特别是看到可心在看思建的神情,不禁怀疑她们二人的关系。

    可心的母亲连忙进去厨房忙着今天晚上的餐点,留下可心、思建与父亲三人

    在客厅闲聊。可心赶忙怯生生的向父亲介绍一下思建,并说明思建这几年的情况,

    过程当然省略掉了她与思建的那些苟且之事。可心的父亲也和思建聊了一下,只

    是话不投机三两句,没过多久客厅就再度陷入尴尬的场面。

    这时可心的妈妈热情地招呼大家一起吃饭,思建也不客气,推着脸色凝重的

    可心走向餐桌,并趁着可心父母亲不注意的空档摸了一下可心的翘臀,之后就坐

    在可心身旁的位置。

    可心一边吃饭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今天晚上在父母亲这边过夜,想着要如何

    不被思建给疯狂激烈的操干,导致她们的事情曝露,忽然一只粗糙的大手撩起自

    己的窄裙并伸了进来,在可心那细緻滑嫩的大腿肌肤上写起字来,可心心中一惊,

    仔细感觉了一会,忽然双颊泛红,低下头来。

    「可心呀,你怎么脸色怎么这么的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是不是学校

    的工作太繁重让你累倒了?等一下要不要去看医生?」,可心的妈妈好奇地问道。

    「妈……我没事!大概是这几天学校事情较多,感到有点疲倦。」可心摇了

    摇头说道,原来思建伸手在她的大腿上写下「脱掉内裤」四个字。

    可心虽然百般不愿,但是一看到思建那阴狠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神,只好趁着

    母亲去厨房弄红豆汤和父亲注意力集中在电视节目时,伸手进入丝袜内,用最快

    的速度把贴身的丝质蕾丝绑带内裤的结给扯了开来,将内裤卷缩在手上迅速的交

    给思建。

    思建迅速地把内裤放到口袋里,一边假装吃饭,一边用左手使力把可心窄裙

    下面的雪白美腿左右分开。可心不敢抵抗,又害怕家人知道,只好顺从地把双腿

    尽量分开成大字型。

    此时思建偷偷的拿出了一个跳蛋,要可心立刻塞到她那细緻鲜嫩的蜜穴中,

    可心只好趁着父母亲不注意的空档将丝袜往下拉,迅速的将跳蛋塞到蜜穴中并将

    丝袜拉好。思建见状,连忙按下了跳蛋开关,而且直接调到中级强度。

    「啊……!」,蜜穴部位被突然侵袭让身体敏感的可心如遭电击,身体一颤,

    脸色潮红的一只手抓着桌子,一只手遮着嘴巴,整个人身体绷得紧紧的,贝齿轻

    咬秀眉紧蹙的忍耐着。

    思建见状,脸上泛起一思淫笑,粗糙的手指伸向可心裙底,沿着滑嫩的大腿

    曲线缓缓地向内侧根部游移,虽然可心柔嫩的蜜穴花蕊已经不知被思建粗糙的手

    指探索、搓揉、搅拌及翻弄过无数次,但是可心对於在父母亲面前被跳蛋震动及

    思建那逼近私处的手指抚弄的双重刺激,这种第一次面对到的窘况,仍叫她害羞

    恐惧的身体不住颤抖。

    思建的手指终於抚弄在可心的蜜穴花蕊上,柔软娇嫩的唇瓣被粗糙的手指轻

    易的捅破轻薄的透明黑色丝袜后,轻轻往两侧挑开,思建的食指与中指毫不犹豫

    地往早已淫水涟涟的蜜穴里探去。只觉得手指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吸吮住,蜜穴的

    嫩壁层层叠叠地缠绕、蠕动着。没过一会儿思建手指按着跳蛋将它用力的往可心

    的蜜穴深处挤进去,同时将跳蛋震度调高。

    「啊……不要……!嗯……!」,可心忍不住哼了一声,连忙用手摀住自己

    的嘴,深怕被家人听见。如果此时有人看到可心现在的情况,一定会发现可心俏

    丽的脸上已经是贝齿轻咬,秀眉紧蹙,整个表情扭曲且销魂的忍耐着。

    一双妩媚灵动的眼睛已经是媚眼如丝,春意盎然。

    思建的手指在可心淫水涟涟的阴道里一边缓缓抽插,一边翻搅。手指每一次

    的抽插似乎配合着跳蛋的震动,同时进攻已经凸起如豆的敏感阴核,带给可心无

    比的刺激。可心终於被下半身传来的一阵一阵销魂快感所淹没,她忍不住低下头

    来,洁白的牙齿咬着自己的手臂,不让一丝丝的呻吟声被专心在看电视的父母亲

    听见。思建眼看可心被玩弄的媚眼如丝,却有不敢出声的娇羞模样,心中不禁洋

    洋得意起来。可心性感火热的娇躯就在越来越激烈的颤抖中猛烈的一僵,身体和

    双腿都突然绷紧,两条美腿都伸得笔直,一只手无意识的抓住思建的手,蜜穴中

    一道道淫水激射而出。可心居然在父母亲面前被思建弄到潮吹了。

    此时可心的身体彷彿被抽乾了所有力气一般,一下子瘫软了下来,整个人瘫

    软趴在餐桌上,不时还微微抽搐一两下,一股淫水涓涓细流的顺着可心裹着黑色

    透明丝袜的美腿缓缓的流了出来。

    过了几分钟后,可心的妈妈开始收拾餐桌。可心的胯下早已经湿滑黏腻,泥

    泞不堪。思建扬起那食指与中指,上头尽是可心蜜穴里渗出的淫液,思建津津有

    味地把手指头放进嘴里舔了一会,笑嘻嘻地对可心的妈妈说:「感谢外婆!今天

    的菜很好吃,非常美味,外婆的手艺真好!尤其是饭后的红豆汤更是别有一番滋

    味!」。说完思建也拉起可心,起身陪同可心的母亲一起收拾。

    可心与思建一起在厨房中洗涤碗筷餐具,过程中免不了被思建给轻薄着。最

    后可心交代思建端起果汁及父亲睡前要喝的陈年高粱到客厅去后,就先回房间换

    下那已经湿透了的透明黑色丝袜。思建则在客厅陪同可心父母亲聊天看电视。

    可能是因为老人家都习惯比较早睡,没过多久可心父母亲就感到一阵睏乏,

    便起身回房休息睡觉去。思建望着可心父亲走入房间的背影,再看着房间里面的

    可心,脸上露出一股诡异的淫秽笑容。

    「嘿嘿嘿……就差这最后一步了!嘿嘿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