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181)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akisu。

    字数:9876。

    第11章。

    「天啊…思建怎怎么会是你难道说刚才我们…你爸爸人呢??」。

    「妈对不起我错了」,思建走到可心的床边一把直接跪下来说到。

    「天啊…为什么…思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们不能一错再错阿…!!」,

    可心生气的哭叫着,赶忙要拿起衣服或棉被遮掩一丝不挂的自己,但是衣服及毛

    毯早在刚才与思建的激战中被丢到床下四散,连忙双腿并拢并用手遮住那浑圆尖

    挺的胸部。

    可心看着思建的举动与自己身上刚才激战后留下的痕迹及残留在下身的酥麻

    快感与充实感,刚才在梦中那令她欲仙欲死激烈的性爱不是梦,只是对象不是她

    的老公- 徐建,而是她的养子- 思建。

    「怎么会这样子啊…我记得刚才我不过是喝了几杯红酒,还喝了一瓶水,照

    理来说不可能会这样子的,难道说…思建是你在酒中对我下药!你知不知道法律

    上你这是犯罪行为,你这是要坐牢的,而且在道德伦理上这是乱伦啊」。

    「对不起…妈妈…我知道我错了,我这样子是不对的…对不起…我错了…」。

    思建跪在地上,表情凄苦带着懊悔的神情说着。

    「思建,我们之前已经错过一次了,你这样子做对得起你父亲吗?你这样子

    对的起你的母亲- 凤君吗?你知道他们对你的期望有多么的深,可是如今你却犯

    下这近乎禽兽般行径的乱伦行为,对我下药逞其兽欲。你摸着你的良心好好的想

    想。」,此时可心虽然脸上仍在流泪,但是心情已逐渐稳定,恢复起身为母亲及

    教师的身份对思建教训着。

    「我父亲??妈…你是说徐建吗?哼…!!他不配做我的父亲,更不配作为

    你的妻子,我没有这样子的父亲。」,听到可心提到父亲这两个字,思建瞬间变

    脸,面露凶光且愤恨的对着可心说到。

    「啊思建,你…」,面对思建瞬间变脸且咄咄逼人,面露凶光的神情以及如

    此的回答,可心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妈…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爸爸…不徐建这个无情无义没心肝的家伙,

    他已经对你出轨了,他已经用公司出差的名义欺骗你,现在正和冷冰霜二人一起

    出游呢」。

    「啊…不不会的…徐建…你爸爸他不会这样做的,他不是这样子的人。我不

    相信…我不相信!!」,听到思建的话,可心犹如受到重击一般,她想起2年多

    前被冷冰霜抓住的当时与冷冰霜的对话与观察到冷冰霜她那藏不住对徐建的关爱

    之情,虽然仍不愿相信徐建会出轨,但仍无法掩饰内心旁徨及不知所措。

    在刚被思建下药迷奸的可心,原本已经受创的心灵正急需一个可以让他依靠

    的臂膀,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过去让她信赖且依靠的臂膀却已背弃她而

    去且和另一个女人,一个有钱有势且外貌艳丽加上又深爱着徐建的女人搞在一起。

    「妈…醒醒吧你就别再自欺欺人了。我不是说过了吗,徐建他当初就完全不

    相信我,也不相信你,才会在家里偷偷的安装这些东西,一者用来监视我们,二

    者用来满足他那变态的淫妻辟。而且妈…,就我看来,他与冷冰霜应该是很早就

    认识了,说不定过去他早已用公司出差的名义,私底下与冷冰霜在一起多时了,

    不然以冷冰霜的个性及势力,怎么可能帮他这么多忙?显然他们两人的关系早已

    是非比寻常了」。

    「是吗?真的是这样子吗??徐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难道你是在报复

    我吗?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可心泪流满面,旁徨无助的喃喃自语说着。

    「妈…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再伤心了,徐建他虽然背弃你而去,但是你还有我

    啊…未来就让我们二人在一起,好好的在一起生活就好了。」,思建话一说完连

    忙伸手搂住可心。

    「啊…思建,你在干甚么,放开我啊不可以…我们不可以这样子啊…」,可

    心用力挣扎着,慌忙间用手脚大力踹开思建,思建没有想到看似柔弱的可心此时

    的力气这么大,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咚…的一声,后脑勺碰到的后方的桌

    角。

    「呜…好痛啊呜」,思建手摀着后脑勺痛苦的说着,没一会儿手身回来上面

    已沾了一些血迹。

    「啊思建…你怎么样了?你还好吗?要不要紧…?对不起。」,可心顾不得

    自己还是一丝不挂,急忙下床扶着思建,充满关怀的问到。

    「哈…不痛不痛没关系的」,思建装作无事的说着。

    「都流血了还说没关系!真是的,你这孩子还再逞强」,可心见状赶忙拿起

    学生辅导室内的急救箱,帮思建擦药疗伤,顺便将那已经肿一大块的后脑杓揉一

    揉。

    「现在还痛吗?思建」,可心用那充满关怀与怜爱的语气问着。

    「已经不痛了,妈妈谢谢你。」,思建说忙连忙握住可心的纤纤玉手,整个

    巨大的身形突然逼进可心面前。

    妈妈…不可心,这是我第一次直呼你的名字,你知道吗?从当初见到你的第

    一眼,你在我的心里就犹如是一个圣洁高贵的女神,是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

    原本我对你根本就不敢有任何非份的想法,你就像是我的信仰一般!我对你一直

    都是非常崇敬的。

    从小我就出生在非洲一个内战频繁的国家,虽然我生父的家族在当地算是一

    个旺族,但那是1个很恶劣很可怕的成长环境。

    虽然我的生母因为生我导致难产死亡,但是我的继母也是我生父来中国留学

    所认识的一个女孩,对…就是徐建的初恋情人- 凤君,她不计较我并非她亲生儿

    子而对我疏远,她就像一个亲生母亲一样养育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只是。

    徐建当初为了贪图自己一时的享乐,在她嫁来非洲前夕占有了她,让我生父

    在部落传统结婚仪式中很重要的破身礼中被家族部落的长老发现没有落红,导致

    我的生父在家族及部落面前难以自处,脸上无光,认为我父亲捡到别人不要的破

    鞋,导致我生父从此性情大变,开始对我继母一连串且无止尽的凌虐」。

    在我年纪稍长懂事了之后,在生父凌虐暴打继母时,我都会跳出来想办法阻

    止生父的暴行,但是换来的只有生父对我及继母更加暴怒的毒打与凌虐。

    而我们家族其它成员及部落邻居与学校的同学对我及我继母也是充满鄙视,

    处处找机会欺负我、修里我,说我是杂种、野孩子。后来我的继母不忍心,在生

    父的同意下将我送到中国来求学,一方面躲避故乡的战火及家族与部落成员的欺

    侮,二方面希望我在中国这一个远较我的祖国安定且先进的国度中接受到完整的

    教育与成长。

    在当时我认为过去一切的不快都将随着我换新环境,来到中国以后可以改变

    的。可是当我怀着美好的憧景来到这个国家时,才发现一切和自己当初所想象的

    完全不同。因为是来自非洲及肤色与语言不通的关系这边的人对待我异常冷漠、

    无情、不屑与孤立,我每天都生活在歧视的目光下,同学与老师根本就没人把我

    当成一个人,在这里我完全没有朋友。

    虽然继母安排我住在外祖父祖母家,但是这两个好赌成性,看钱看得比我还

    重要,每个月只关心继母汇来的金额多寡的狗东西从来不过问我的死活,如果不

    是持续有继母汇款的经济接济,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个流浪孤儿。

    我不止一次的和我外祖父母说过母亲现在的种种非人的遭遇,但是他们却没

    有过多的在乎母亲的安危,看到我外祖父母与舅舅也就是继母的兄长对待他们家

    的宠物与对我的态度,我体会到了人不如一条狗是什么滋味………。

    「在来到中国的前几年我看不到任何改变的希望,有时甚至非常后悔为何来

    到这里,认为这里根本就不是属於我的世界。我不明白,为什么上天对我如此不

    公,极少数对我好的人要受到如此非人的待遇?大部份对我万分恶劣的人却有着

    优渥舒服的生活?为什么…??我开始怀疑自已的信念,难道说人的一生都是命

    中注定的?而我注定这一生只能生活在别人充满不屑与鄙视的目光中,一辈子受

    人欺凌。我开始埋怨上天,为什么不能可怜我一次,为何不能给我一个机会?难

    道无法改变自已的命运吗?」。思建愤恨的说着。

    就在我对我的未来已经近乎绝望的时侯,可心你适时的出现了。你不因为我

    的学习缓慢以及别人对我的态度与眼光而将我视为异类,反而不顾其他人异样的

    眼光而对我多加关怀,在课业上及生活上尽心的协助我、辅导我。

    当时我真的没有想到,原来世界上还有像你如同天使般这样子的好人。可心

    你记得吗?有一次我与隔壁班的同学打架,他们5- 6个人打我一人,结果大夥

    被都被叫到训导处去,当时训导处的那个披着人皮,道貌岸然的训导主任及那些

    气冲冲赶来学校兴师问罪的家长,无不对我大加挞伐,呼巴掌、拳脚与棍棒不断

    的往我身上招呼,打得我遍体麟伤。

    当时身为班导师的你赶到训导处一把制止此一暴力行径,表示不应该在真相

    与原因大白之前就妄下定论随意惩处,与不遵照校规而动用私刑,并且扬言要向

    教育部督察室投诉及公安报案,才让他们悻悻然的离去。当时我蹲坐在地上,不

    断的被他们用棍棒与拳脚招呼,整个人早已伤痕累累且被吓傻了,早就不敢想象

    接下来我会落到甚么样的惨状。

    但没有想到,此时你的出现,如同让我得到救赎一般。当时你走过来,轻轻

    的拍了拍我的身上的灰尘,温柔的对我说:怎么又跟他们打架了,你的伤是还

    好吗?不要紧吧?以后再有这种情形就别去理他们,有甚么委屈就告诉我,让我

    来帮你解决,好吗??乖孩子…来我扶你去保健室擦药,等一下你就先在保健室

    休息一下吧。

    「当时你的举动让我呆住了,我忍耐已久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自从

    我来到中国的这个国际一级大都会以后,没有一个人说过这么关心我的话。那一

    刻,我明白了,上天终於听到我的声音了!那个解救我的女神出现了!从那时起,

    我就把你当成了自己生命中的女神,在我看来,你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你的

    出现是上天对我的垂怜。如果有机会,我真的真的好想跟你在一起一辈子」。

    可是…过没多久,徐建这家伙,这个害我的继母跟我遭到非人对待的家伙出

    现了,而更令我想不到的是…因为我的继母过世将我托付给他,让我成为他的养

    子。当时我心中不断的埋怨我继母的这个举动,但是上天还跟我开了一个玩笑,

    让我在失去一个对我关爱的亲人同时,又让我与那个害我继母与我生不如死的家

    伙共处在一个屋檐下,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在「认贼作父」,形同在我已经受创的

    伤口上撒盐,当时我真的是悲愤莫名。

    可是没有想到可心你居然是徐建的妻子,也是我的养母,让我觉得上天真是

    爱捉弄我。但是我不敢奢求什么,只要能永远在可心你的身边,永远和你生活在

    一起我就死而无憾了。可心…你知道吗…当时在我的心中,你不但是我的养母,

    更是我梦寐以求的爱人。我只知道,保护好我的爱人与心中的神,不让她受到伤

    害就是我的职责。

    「只是在当时年纪同尚小的我,后来做了对不起可心且伤害到你的事情,徐

    建为了达成将我撵走的意图与满足他那变态的淫妻辟,加上之前大概就已经与冷

    冰霜出轨内心有愧而对你我的不信任,在他的默许、姑息与不做为下,让我一步

    步犯错且身陷其中而不自知。可心…你知道吗?当初我对你做的那一切,我自己

    知道有错,我不应该侵犯、亵渎了我心中的女神,当时就算你将我一枪毙命我都

    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思建继续说出他多年来藏在心中想对可心说的话。

    「后来你也是知道的,我们的事情还是东窗事发,且是被徐建与冷冰霜一把

    抓住。哼…这对狗男女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自己早已出轨的他

    有何资格指责可心你,在我心中他不配与你在一起。我恨我自己无法主宰这一切,

    我恨我自己能力不够,不能好好的保护你,只能让徐建与冷冰霜这两个人操弄着

    命运」。

    「思建…够了…不要再说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的父亲!就算他过去曾经

    对不起你的继母,但是他将你收养后,一直待你如同己出。而且在我们之前犯下

    过错后,他选择了原谅你我,没有将我们母子抛弃,还延请医疗团队治疗你那偏

    差心里与送你到国外念书…」。可心为徐建辩驳说着。

    「可心…不要在我面前提到徐建这个名字,我说过了,他不配作为一个合格

    的父亲更不配作一个好丈夫。」,思建愤恨的打断了可心的话。「抱歉。可心,

    我不是要对你凶的」,似乎是查觉到可心惊讶的神情,思建的语气为之一缓。

    「可心…你知道我在接受冷冰霜的医疗团队治疗过程的情形吗?与其说是治

    疗,不如说是对我的严刑拷打。我身体健康得很,根本就没有病,对於我所爱的

    人表达爱意有何疾病可言?如果当时他将我直接送去坐牢,我绝无怨言,因为我

    真的亵渎了我的女神,应该要受到惩罚的,只要想到以后有机会能够跟你在一起,

    或是在你心中有我,哪怕时间只有一点点,我这辈子就死而无憾了。当时我知道

    徐建与冷冰霜要将我送到国外去念书时,我已做好向你诀别的准备,当时我心中

    想要永远的自我放逐来向你赎罪」。

    只是在国外的这2年多…我对可心你的思念越来越深,越来越无法自己,无

    法自拔。当时在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我看着你我的合照,无时无刻的告诉自己,

    张可心…你是我思建这一辈子的挚爱,我愿意娶你为妻,愿意一辈子守护在你身

    边照顾你、保护你。

    就是这股对你的思念与执着,让我撑过了倍受霸凌及艰苦的特种部队训练与

    严酷的军旅生活。在我即将从国外军校毕业时,我向冷冰霜表达了回中国探望你

    的意愿,在获得首肯后,我向冷冰霜提出用打欠条的方式请他帮我购买一颗钻戒,

    准备在回国再见到可心你的时候,亲手帮你戴上并趁机向你表白。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2年多的时间过去,你仍在徐建的身边,徐建并没有

    将你抛弃与冷冰霜双宿双飞。虽然从你的眼神当中我还是可以看到那股淡淡的哀

    伤,但是只要想着你过得很好,我能够继续陪在你身边就别无所求了。

    可心,你知道吗?当时在游乐场,我身穿布偶装戴着头套,在徐建面前将钻

    戒递给他,请他为你戴上时,我心中是何等的悲苦,我是多么的希望为你戴上戒

    指的人是我。当时的我只能泪往肚子吞,看到你当时高兴的神情,我知道我不能

    哭。

    所以当天我在游乐场我尽情的放纵自己玩耍,为的是不要让我心中所爱的人

    看到我那脆弱的一面。我一度想要回到国外继续我的军旅生涯,想说日后在战场

    上战死就一了百了算了。

    「可是…就在我回国的某一天,当时我心血来潮,想起当时在军校所受过的

    反情蒐训练,利用你与徐建都不在家时实地演练一下,没想到…一检查下去居然

    让我发现到这些东西。」。思建说完用手指了指先前他在家中所搜到的针孔录像

    器材。

    当时我看了一下录像内容后大吃一惊,原本我对徐建的恨意,在这段期间因

    为可心你的缘故而逐渐淡化,但是看了内容后让我对他的幻想彻底破灭,原来这

    一切都是他设计安排的。

    他利用安装针孔录像的方式监控着你我,一来找机会将我撵走,二来满足他

    那变态的淫妻辟,三来等到证据确凿之后将可心你抛弃与冷冰霜双宿双飞。但是

    …我从录像内容我也看到了可心你对我的心中爱意」。

    你还记得吗?有一次你在打扫我的房间,当时你拿起了那张我和你的合影照

    片,那是在假期时可心你带着我去游乐场的时候拍的。当时你是泪流满面,一边

    抚摸着的照片,一边流泪一边自言自语。

    之后把照片捂在的你的胸口,压在自己的胸脯之上,你当时哭泣了很久,说

    着:「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但是我相信他的为人,绝

    对不会伤害你,只希望以后你能够健健康康的长大…有下辈子,妈妈再补偿你,

    满足你的愿望…」。

    我看了之后好高兴又好悲伤,高兴的是原本以为我们之间只有我对你单方面

    的爱,没想到可心你对我同样有着爱意。

    只是碍於你是养母的身份而潜藏在你心中。悲伤的是看到你泪眼婆娑,为了

    保护我,只能将所有的委屈与过错揽在一身,无法对我表明心意的内心悲苦,你

    知道吗?当时我心里好痛。

    而徐建这家伙却再度假藉公司出差为由,与冷冰霜一起出游近一个月,让我

    为你被蒙在鼓里的遭遇及处境伤心不已。我好恨阿!当时我就下定决心,无论如

    何我都要得到你,将你从徐建这家伙的身边解救出来,让你不用再隐藏与抑制心

    中的爱意与欲望,去追求属於自己的完整夫妻生活……。

    「就因为这样,所以你就利用今天的这个机会对我下药再度占有了我??」,

    可心用略带微怒的语气问。

    「是的…可心,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我知道我这么做是错的,等一下我就会

    去公安那边自首。但是…可心,我真的看不下去徐建如此的对你,或许你对他有

    爱,但是他对你早已无情无义。一个心态正常的男人在面对自己的挚爱出轨时,

    是不可能毫无作为的。只要你愿意等我,哪怕10年、20年、甚至更久之后在

    我出狱时,我都希望能够陪在你身边,与你一起携手共度余生。就算我因此被判

    死刑或是无期徒刑,我也心甘情愿,只要你心中能够记着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爱

    你的人就好了。」,思建说道这里早已泪流满面了。

    「可心,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喜欢你,但我不敢有什么更多的想法,我知道

    我不配。我原本想只要能够一生陪在你身边,看着你幸福就够了,但现在看来,

    恐怕做不到了…我马上去公安自首」。思建说完马上站起来准备要向外面走。

    「啊…思建…你等一下,先不要走…」,可心突然对着思建喊着,同时起身

    拉住了思建。

    「唉…思建,我知道你对我有爱,而且是一种对女友、情人、配偶的情爱,

    而不可否认的,我对你也是。只是我们是养母与养子关系,在说我的年纪也比你

    大10几岁,你应该去追求其他与你同年龄的女人,与她共组家庭一起生活才是。

    你爸爸…徐建他或许已经对不起我,但是过去我曾经因为与你的关系,他的出轨

    算是老天对我的处罚吧!除非徐建主动提出离婚,否则我不会主动离开他的,思

    建…唉…你你还是忘了我吧」。

    「可心…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在我的心中你就如同女神一般的尊贵地位,就

    算是你我是养母养子的关系又如何?就算我们的年龄有段差距又如何?我们之间

    并无血缘关系,何来的乱伦?再说了…我已经长大了,只要我们回到非洲我的祖

    国,那里没有人知道你我的关系,我们可以在那边重新开始生活,我可以投入军

    旅不用担心生活无着,我会好好的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神鵰侠侣当中

    的杨过不也是不顾世俗的眼光,执意与他心爱的姑姑- 小龙女结为夫妻;电影星

    际大战中的安那金不也是不顾绝地武士的戒律而与年纪大他10岁的帕米公主结

    为连理。可心你看起来是这么的年轻美丽,在我心目中足以媲美,不。

    胜过小龙女与帕米公主,我虽然不若杨过与安那金他们二位虚构的大人物,

    但是我想与你在一起生活的心却是比山高比海深的,任何人都无法阻止的」。

    「啊…思建…你…你这是说什么话!你这又是何苦呢!」,可心虽然脸带些

    微的愠色,但是语气已经缓和许多。脸上不再有怪罪於思建的神情,取而代之的,

    是一种对於情人的关爱及娇羞之情。

    「可心…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而且可心你看,刚才你不也是很投入

    与我的性爱当中吗?」。思建说着,顺手拿起放在身边的V摄影机,画面上正

    播映着刚才可心与「徐建」纵情交媾的画面。

    「啊…不要…赶快关掉它!真的是羞死人了…」。可心将头别到一边,语带

    娇羞的说着。

    「可心…我喜欢你…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相信你对我也是一样,不要再欺

    骗你自己了,你的内心仍然渴望着被人疼爱。不要对徐建这个负心汉有任何幻想

    了,他已经背弃了你选择了冷冰霜,你就不要抱着这是上天对你惩罚的自责心理,

    这是不对的!明明就是徐建他自己的问题,他不好好的珍惜你、疼爱你,那是他

    没有眼光与你何干?在我心中你的各项条件远胜过冷冰霜。你现在没有了徐建,

    但是你还有我,我会尽到一个好丈夫、好男人的责任,会好好的爱你、疼惜你,

    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思建说完突然紧紧的拥抱着可心。

    「啊…思建你你这是在干什么?赶快放开我…啊不要…呜…」,可心话未说

    完,思建一把用亲吻着可心的嘴,让可心说不出话来。可心从原本还挣扎着要摆

    脱思建的拥抱与热吻,没过多久只见可心抵抗的力气越来越弱,可心不久也伸出

    双手抱着思建,一起跟着拥吻着,两人的舌头还不时的深进对方嘴里相互搅拌着。

    思建双手将可心各加紧紧的拥抱着,两人就这么忘情的拥吻在一起,久久不能自

    己…。

    我在监控画面中听着思建滔滔不绝的诉说着当时的情景,虽然无法亲眼所见,

    但是当时的情况却有如历历在目。很显然的,我太低估思建了。

    思建对可心的这一番告白倾诉,深深的攻击了可心最致命的弱点,我不得不

    佩服思建的处心积虑与心思细密,他强而有力的心灵攻势,让可心毫无招架之力,

    可心或许根本就没有发觉,可能从思建对他告白的这一刻起,她就已经完全处在

    下风了。

    而依我过去对可心的了解,思建的这一大段是否为真实还有待商榷的心中告

    白话,让可心完全没有了抵挡力,她本来就对思建有着很好的感觉,那是一个养

    母为尽好自己本份对於养子的关爱之情。

    过去我一直是可心最依赖的精神支柱,但是因为我这段期间长年在外工作,

    让可心对思建的感觉逐渐变质,甚至连她自己亦不自知而逐渐深陷在情欲之中无

    法自拔,原本对我的依赖之情慢慢的移转到思建身上。

    在当时冷冰霜将思建与可心抓住时,我相信可心当时已经发现冷冰霜对於我

    的深深爱意,心中难免会有嫉妒,加上思建说到当初我为了贪图一时的淫乐,在

    凤君结婚前与她发生一夜情导致凤君与牠遭受生父凌虐毒打,以及后来发现我当

    初为了监视祂而在家中偷偷安装的针孔录像器材以及假藉公司出差名义与冷冰霜

    出游的讯息,从中加以操作拨弄,歪曲事实。

    面对此时思建所谓的「心灵告白」,恐怕可心无力且无心再去深究事实真相

    为何,搞不好在可心的心中,已经认定我是一个有淫妻辟的变态狂与抛妻弃子的

    负心汉了。

    我回想起当时可心被冷冰霜抓住时对我说的话:我明白了…我的身体已经脏

    了,我也背叛了我俩的婚姻:我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原本我找不到你的时侯,我一直担心你,害怕你做傻事,害怕你不吃饭,穿

    少衣服,害怕你的身体会垮掉,毕竟你是那么的不懂得照顾自己,现在见到你了,

    你一切安好,而且还有另外一个这么优秀的女人陪伴你,我放心了,真的放心了,

    自己现在也别无所求。

    从她刚刚对我的恨意中可以看出,她是真的在乎你,那种气愤和恨意不是装

    出来的,她才是你心中的白雪公主。咱俩这些年虽然平平淡淡,但是我真心的感

    觉到很幸福,你的诚实和拚搏我都看在眼里,但是现在…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

    戏剧性,或者这就是天意吧…保重……。

    当时她是泛着眼泪说出这一段话的,她的眼泪说明,那是一种嫉妒,一种恨!

    一种纯粹的男女之间的情爱!她恨她自己比不上冷冰霜,这个不论是外貌、身材、

    气质与身份地位均胜过她一筹且愿意为徐建付出一切包含自己生命的女人。

    唉…女人的心理,男人可能真的无法彻底的了解,大概每个女人心底都埋藏

    着一个秘密,她的另一半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她也许会将这个心思永远的封存

    起来,除了自已不会有人知道,而思建的这一番告白犹如打开了潘朵拉宝盒一般,

    将可心的内心深处潜藏多年的秘密解放出来。

    看来此时思建已经彻底抓住可心的心了,此时的可心在面对思建所说的我

    「背叛」婚姻的行为,她所想到的是多年以来对我的信任的彻底瓦解,那个在她

    心灵深处让她可以依赖的精神支柱早已经倒榻,可心此时犹如被狂风暴雨侵袭中

    的小船一般,不知该归向何处?。

    而此时思建「心灵告白」的最后几段话,让她犹如找到一个可以让她遮风避

    雨的港口一般。而且依可心的个性她应该也不会去告思建强奸她,因为如此一来

    她不但要失去一个过去让她在精神上仰赖终生,但已经对另一个女人投怀送抱的

    丈夫。

    同时也会失去一个她所深爱的养子与情人,她必定会找一个能让她有所依靠

    且信赖的男人,而现在这个能让她有所依靠且信赖的男人,就是我的亲生儿子-

    徐思建。唉…我徐建真的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我回想了从思建的这段「告白」内容中,疑?等等…有许多讯息与当初我所

    知道的大有不同,思建不是凤君的儿子吗?怎么在思建的口中变成是牠的继母?

    难道说凤君当初为了保护思建,将思建托付给我而对我说谎?。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么思建的出生日期就显然有问题了。那为何当初冷冰霜

    所出示的思建与我的血缘监定证明思建与我确实有血缘关系?。

    等等…当时在进行我与徐小吉的亲子监定,前后足足等了3个工作天才有结

    果,怎么当时在做思建与我的亲子监定短短的几个小时内报告结果就已经出炉?

    除非说这一份监定报告是在是前已经就做好的?还是说…这真的冷冰霜动的手脚

    吗?。

    冷冰霜她为何要这么做?在我被这一连串的疑问所困惑之际,思建又继续滔

    滔不绝的说下去当时的场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