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180)

作品:《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作者:akisu。

    字数:10890。

    第10章。

    佳英中学的学生辅导室位在学校僻静角落的ㄧ栋旧的教学大楼中的最上层,

    该教学大楼因为年代较为久远,所以目前学生已经全部移到新完工的教学大楼中,

    原本这个旧教学楼要跟其他老旧大楼一起打掉,但因为预算有限,故暂时保留下

    来。现在的3层建筑中除了3楼作为学生辅导室及心理辅导老师的办公室外,2

    楼主要是作为理科教材储藏室及教材管理人员的办公室。

    但因为可心身兼辅导室老师及教材室主任,所以2楼的办公室一直是呈现空

    置状态,除非是刚好有学生因上课所需前来借用教材,否则可心一直都在3楼的

    学生辅导室办公。而1楼则是作为体育课教材储藏室,由学校体育组单独管理。

    今天佳英中学因为举办园游会及化装舞会的缘故,整个学校热闹无比,但是在这

    僻静的就教学大楼却是不见人迹,除了在3楼学生辅导室以外……。

    辅导室内的教师休息室中,一个犹如圣洁女神般,身穿性感美艳的晚礼服,

    玲珑有緻的娇躯在半透明蕾丝薄纱晚礼服包裹下若隐若现,美丽的脸庞上散发着

    迷矇的眼神,慵懒无力的躺在床上,而同时也一起在床上的是一个体形犹如黑猩

    猩般的壮硕巨汉,这个巨汉双眼充满血丝,看着眼前这幅风光旖旎的海堂春睡图,

    嘴上露出一丝丝的淫笑,犹如是一头忍耐许久,数年不知肉味的恶狼,正准备对

    躺在床上的美女「大快朵颐」……。

    「徐建」欣赏眼前这迷人的彤体良久,心中不由得讚叹。接着爬上了铁架床,

    只见牠伸出粗黑的双手,持续温柔的在可心窈窕且玲珑有緻的娇躯上游走,犹如

    是在抚摸一件易碎的稀世宝贝一般,「徐建」再度俯下身与可心接吻,双手同时

    在可心身上,从脸颊摸到纤细颈项、肩膀、锁骨、双峰及上面已站立的蓓蕾,一

    路往下继续在可心的纤腰、小腹、鲜嫩的翘臀、大腿及小腿爱抚着,双手再沿着

    晚礼服下摆,逐渐再度向上抚摸,同时也顺势将晚礼服裙摆撩起直到腰际,可心

    她那在透明丝袜及粉色蕾丝丁字内裤包裹下的诱人的阴部若隐若现,「徐建」

    的手指直接压在大腿根部隆起的阴阜上隔着丝袜及内裤,开始大力挑逗着可

    心,还不时的用舌头去舔,原本浑身已经感到燥热且酥麻无比的可心受此刺激,

    娇喘得更加厉害。

    过一会儿,「徐建」抓着可心跨部的丝袜,双手用力往下一褪,露出了里面

    的粉色蕾丝丁字内裤,「徐建」随手将可心的丝袜褪下丢在一旁,紧接着拨开内

    裤将手指伸进可心的嫩苞中大力搅拌着,将可心嫩穴中的淫水随着手指的动作而

    不断流出,接着用舌头伸进可心的嫩苞、阴阜及阴蒂上舔试着,同时还用牙齿在

    可心已经勃起的阴蒂上啃咬,没多久就发出「滋滋滋滋……啧啧啧……」的口交

    声音,弄得可心淫声连连,持续流出的淫水沾透了内裤及床单。

    「啊啊……啊……我……不要……啊……要……啊……」一阵阵的娇啼呻吟

    从可心鲜嫩的嘴唇中发出,此时的可心在药力的影响下已经是浑身酥软,毫无力

    气了,呼吸更是杂乱不匀的娇喘着,「徐建」看到时机已经成熟了,再次更猛力

    地舔舐且啃咬着充血挺立阴蒂与娇艳的嫩苞。

    「别……别这样……啊……啊。啊啊啊……不……我……我……。啊啊啊…

    …不要啊……」,一阵阵的酥麻快感从下体的花心深处里传出,可心彻底崩溃了,

    那个潜藏在她体内2年多的感觉再次被逐渐唤醒,她淫荡的呻吟着、哀叫着。

    「啊……啊……啊啊……呜……」徐建「……嗯……好舒服哦……。嗯……

    啊……不要啊……呜……啊……」。

    「嘿嘿嘿嘿……可心,今天你下面的水好多阿,嚐起来……嗯……好香……

    好甜……嗯……真美味……」,「徐建」一边说着,一边对可心展示着早已被淫

    水整个沾湿得晶莹剔透的手指及嘴巴周边,舌头舔了舔嘴边接着再度弯下身去对

    着可心的嫩穴、阴蒂又舔又咬。可心原本就感到嫩苞中酥痒无比,在被「徐建」

    粗长且厚的舌头不断强袭的情况下,整个人是越发舒服,随着「徐建」的进攻,

    可心腰身不断挺起,犹如蛙人操挺腰动作一般,没过多久就听到可心一阵大声的

    哀叫。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要来了……不要啊……啊……不……啊

    ……不要……呜……」。

    被「徐建」口舌恣意玩弄挑逗可心的下体,鲜嫩的阴唇被粗长的舌头轻易挑

    开,接着钻入阴道恣情的伸进去玩弄,粗糙的舌头不断的刮擦柔嫩的内壁,阴蒂

    被「徐建」的舌头及牙齿与大力的舔拭、拉起、啃咬。可心从没享受过「徐建」

    如此激烈的前戏,身体被「徐建」那双粗壮的大手扣住纤细的腰身,即使拚

    命想扭动腰身也无法逃离,羞耻的嫩苞完全被「徐建」猥亵的嘴巴给佔据,可心

    已经无法保持过去如同女神般端庄的形象。在「徐建」嘴巴猛烈的进攻下,可心

    她那柔若无骨的嫩苞深处早已一片狼藉,鲜嫩的蓓蕾早已翘立,触电般的强烈酥

    麻感令下腹部不自主地持续大幅抽搐着。

    「啊啊啊啊……不要啊……呜……要死了……不要……啊……美死了……要

    来了……不要啊……啊……要出来……啊……不要……要出来了……啊……」。

    看到可心几近求饶且声音撩人的哀叫,「徐建」并不因此怜香惜玉,火热的

    手指持续的翻搅肆虐,手指尖则继续袭击可心珍珠般的阴蒂,碾磨捏搓,要逼可

    心这个娴静的淑女暴露出过去深藏在内心深处对性爱的渴望,牠要让可心重新回

    忆起2年多前的那段疯狂性爱,要唤醒可心内心深处的「身体记忆」,让这个众

    人眼中的圣洁女神成为一个妖艳荡妇。可心则是在这一波波快感的冲击下,潜藏

    在内心深处那个2年多前让她难忘的真实感觉已被逐渐唤起,可心娇嫩欲滴的花

    蕾在「徐建」口舌及手指不断的摧残下早已充血翘立,淫水不断的喷出,2年多

    前被大力操干的那种甘甜美味,欲仙欲死的销魂快感丝丝的泛起,逐渐佔据她的

    脑海,让她纵情投入,尽情享受这从来没有过的快感。

    「啊啊……不要……不要啊……徐建……啊……呜……我要飞了……要来了

    ……啊……丢出来了……要升天了……啊……飞了……啊……」。

    在「徐建」的口舌及手指卖力耕耘下,瞬间可心纤腰、臀部大幅颤动挺起,

    全身持续痉挛,双腿不停地挺直摆晃且颤抖着,淫水如同火山爆发一般自她那细

    緻的嫩穴中喷发而出,喷得「徐建」满头满脸都是。

    「徐建」看着可心被牠口交高潮后的反应,脸上露出一丝淫笑,连忙下床将

    可心的身体做10度调整,让可心的头部在床尾向下悬空,扶着牠那粗大阴茎,

    让牠跨下那支粗黑阴茎正对着可心的樱桃小口。

    「嘿嘿嘿嘿……可心,我让你下面的嘴舒服了,现在要请你也让我的下面舒

    服一下吧」。

    「徐建」说完挺起牠那逾30公分长的粗大阴茎直接送向可心的嘴巴面前。

    可心闻到「徐建」跨下那混合着男性沐浴乳及特有的体味混合而成的特殊气

    味,心神为之一荡,张开她的樱桃小嘴开始舔舐着「徐建」粗黑的阴茎,但是

    「徐建」的阴茎实在太过粗大,可心无法一口全部含入,仅可用舌头及嘴唇勉强

    的含着部份龟头,舌头在龟头、马眼及阴茎上不停的舔舐,无法一口全部含入。

    「徐建」见状,连忙伸手抓住可心的盈莹纤腰将可心的下半身举起,嘴巴再

    次对着可心那娇嫩的阴唇与嫩穴突击,可心再度被弄得舒服而大声哀叫,「徐建」

    趁可心张口哀叫的机会将下身用力一挺,将阴茎捅进可心的樱桃小嘴中,但是因

    为「徐建」的货色实在太过粗大,即使用力挺进也只能将龟头勉强挺进可心诱人

    的嘴唇,可心那诱人的樱桃小嘴活生生的被「徐建」粗壮的阴茎强行突入,硕大

    的阴茎撑住整个嘴巴,连忙对着那阴茎吸允,舌头不停的在那龟头、马眼及阴茎

    上滑动舔试着。随着「徐建」摆动下身让阴茎不断的在可心的小嘴进出,可心整

    个嘴巴被塞满,发出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的声音,嘴角亦不断的流下口水。

    「呜……呜呜呜呜……啊……呜……不……呜……啊……哇……。呜呜呜…

    …」。

    「徐建」在可心的嘴巴「耕耘」了一阵,发现再怎么用力突刺仍无法对可心

    来个深喉咙口交,心中难免有些失望,於是抽出阴茎。可心在「徐建」抽出大鸡

    巴后,全身不断的喘气。

    「咳咳咳……」徐建「……你……你的下面好大,弄得人家下巴好痛哦……」。

    「嘿嘿嘿……好好好……不痛不痛……我的可心……这是我的不对,没办法

    可心你的嘴巴太小了,不像美国那些黑妞白妞。没关系,我等一下就好好的补偿

    你。」。「徐建」说完,看着可心不停的娇喘让娇躯起伏的模样,心想时机已经

    差不多了,遂一把就将可心的内裤脱下,掏出自己粗大的阴茎,用舌头在可心的

    嫩苞及阴蒂上舔了一会儿,接着沾了可心刚流出的淫水涂抹在硕大的龟头上,让

    整支阴茎更加滑润,接着就掰开可心修长的双腿,将那双腿架在粗壮的肩膀上,

    挺着粗壮的阴茎开始慢慢地插入。

    「啊……啊……好大……好涨……好痛啊……不……不要……啊……好粗啊

    ……不要……啊……身体会坏掉的……呜……啊啊啊……」。

    ,一声声撩人且娇柔的呻吟丝丝响起,可心的嫩苞在「徐建」这巨大的阴茎

    缓缓的进袭下逐渐被一点一点的撑开,虽然可心早已不是处女,但是从未被如此

    粗壮的阴茎给入侵过,因此「徐建」只能採取缓进方式步步为营,可心下身传来

    的阵阵夹杂着疼痛与充实感及那令人陶醉的酥麻快感,让身体更加的敏感,可心

    她那粉嫩的嫩苞也开始淫水涟涟了。

    「徐建」享受着可心下身温湿的窄小嫩穴,阴道深处的嫩肉被粗大的阴茎一

    吋一吋的给慢慢撑开来,粗壮阴茎不断刮擦可心柔嫩的内壁,让可心哀叫连连,

    经过好久与无数次的卖力缓慢推进,终於将整支阴茎给全根刺了进去。

    「啊……不要啊……呜……好深……到底了……呜……啊……老……老公…

    …不要……呜……啊……」。

    「徐建」呼了一口气,接着说到:「哇……可心,你的嫩穴好紧夹得我好爽

    啊,嘿嘿嘿……我该不会是已经直接捅到你的子宫里面了吧!!」。说完「徐建」

    开始大力的操干着可心,让可心哀叫不已。

    可心她那有如章鱼吸盘般的嫩滑内壁,将「徐建」的鸡巴紧紧的吸吮着,让

    牠享受到人生前所未有,犹如处女开苞时嫩穴紧缩的弹性般的舒服享受,随着可

    心阴道不断泌出的淫水的润滑,嫩穴里夹着粗大阴茎快速且猛烈火热的的操干所

    带来的舒畅快感,让可心与「徐建」同时感受到未曾有过的美妙滋味,没过多久,

    可心身体就迎来那久违的欲仙欲死销魂快感。

    「啊啊啊啊啊……呜……好粗……啊……不要……啊……好……舒服。……

    呜……啊……要来了……要出来了……啊啊啊……丢了……升天了。……啊啊啊

    啊……丢了……」。

    可心发出一连串高亢的撩人呻吟的同时,身体开始止不住阵阵的颤抖,一双

    美腿夹着「徐建」的身体不停的挺直颤抖着,第一次高潮也随之而至。从阴道深

    处和子宫内传来的阵阵快感刺激,让可心银牙紧咬,玲珑剔透的雪白娇躯不停地

    痉挛和哆嗦,浓稠的淫水不断的从嫩苞中喷发出来。

    但「徐建」却没有丝毫的停歇,继续猛力的操干着,可心刚刚历经高潮过后

    的身体还没放松,再次因为「徐建」的操干而陷入了紧绷。「徐建」似乎要向可

    心展现牠那久违的超强性能力,要唤醒可心的「身体记忆」,那个在2年多前让

    她身体享受到的欲仙欲死的销魂记忆。

    「啊……老……老公……呜……啊啊啊……求……求你停下……啊啊……不

    要……不行了……啊……让……让我休息一下……一下嘛……。啊啊啊啊……啊

    啊……」。

    可心痛苦地哀婉娇啼着,一双秀眉都绌在一起,表情是既痛苦又兴奋,可是

    「徐建」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意,不断的用跨下那根狰狞粗大的阴茎深深地插

    入可心她那白嫩无瑕的身体,犹如一只黑色的蛟龙在可心柔嫩的阴道深处恣意翻

    滚肆虐着,像活塞一样的在猛力操干,可心被干的娇躯阵阵颤动。

    「啊啊啊啊啊……老……老公……我……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

    ……饶了我吧……里面好痛好热啊……啊啊啊……不行了……会被插坏的……啊

    ……求……求你了……停一下吧……啊啊……放过我吧……啊啊啊啊啊……休息

    一下……啊啊啊……要来了……又要来了……啊……出来了……啊啊啊啊……」。

    一阵阵撩人的娇啼声中,可心迎来了另一次的高潮。

    「徐建」的阴茎在可心娇嫩紧窄的嫩苞内壁吸吮下,感觉到即将要喷发出来。

    「徐建」可不想这么快就缴械,为了这一天牠早已忍耐多时,佈局了许久终於等

    到今天,牠要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将这个圣洁的女神身心一举彻底征服,成为

    臣服在牠跨下婉转娇啼的玩物。「徐建」缓了缓气,将被褪到可心纤腰,早已被

    淫水溽湿且已被缩成一团的晚礼脱下,随手丢在床边。原本衬托出可心高贵圣洁

    气质,充分展现可心苗条匀称的晚礼服早已沾满了可心的淫水,晚礼服上面美丽

    的手工刺绣雕花在淫水浇淋下,在辅导室灯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闪闪发亮,就

    像一朵朵娇艳欲滴绽放的鲜花,如同它的主人-张可心一般的娇艳。「徐建」

    紧接着双手抓着可心的娇躯,将她整个翻过身来背对着牠,让可心整个人双

    膝跪在床上,同时扶着纤腰将翘臀挺起,从原本的男上女下,变成从后面操干的

    狗交式。「徐建」站在床边,扶着那条30公分长、易开罐大小粗的阳具瞬间挺

    立出来从后面抵在可心的阴唇上,沾满可心淫水暴涨的阴茎上数条粗黑突起的青

    筋如同一条条的青龙一般盘绕在上,犹如寺庙中的神柱一般,看过去就像是一支

    巨型人间凶器。「徐建」挺着腰把牠那丑恶粗壮的阴茎再度慢慢顶进了可心早已

    滑腻鲜嫩的阴道里去,「啊……好粗……哦……啊啊……啊……好大……。哦…

    …啊啊啊……呜……」,「徐建」的阴茎再次全跟没入可心的嫩穴中,可心忍不

    住再次发出一阵阵娇羞的呻吟娇啼,让她感到下体非常肿胀。「徐建」没让可心

    有多余的喘息空间,就开始另一回合对可心的大力操干。

    从「徐建」将可心抱到床上至今,已经过去将近2个小时,而在这近2个小

    时的激烈操干下,可心至少已经过高潮过十几次,但「徐建」丝毫不见疲态,抽

    插的速度没有丝毫的减缓,可心在纵情享受之余,早已无暇去想何以「徐建」的

    阴茎变得如此雄伟壮硕,及性能力及体力何时变得如此强大。「徐建」为展现牠

    强大的性能力与唤起可心潜藏在内心深处的「身体记忆」,让她再次堕落,性交

    姿势不断变换,把可心操干的娇啼不断,欲仙欲死。

    「哦……可心,你嫩穴好热……好紧……呼……」,「徐建」下身操干的同

    时,双手同时从可心后方伸向前,在可心浑圆坚挺的乳峰及已充血挺立乳尖上大

    力揉捏着,犹如在揉麵粉团一般欲将其揉成各种形状。「徐建」对可心上下双重

    的进袭让可心身体开始不停摆动着,纤腰与挺翘的臀部更是配合「徐建」的猛烈

    进出而前后左右摇晃起来,「徐建」的大阴茎让可心美穴的嫩肉与皱褶再次被撑

    开与刮擦,狗交的姿势从后方嫩臀来的大力冲击让可心的快感更加强烈,而嫩穴

    深处炽热滚烫的淫水也不断的被「徐建」的粗大阴茎从嫩穴里带出而喷洒着两人

    下身与床单,嘴里更是娇啼不断。

    「啊啊啊……好大……呜……啊……好深啊……啊啊啊……不行了……啊…

    …」。

    「徐建」见状,知道可心的高潮即将再次来临便更快速且大力的抽插嫩苞,

    凶猛的巨龙在可心窄小娇嫩的阴道中快速猛烈地进进出出,每次阴茎拔出时就把

    阴道内壁的嫩肉也带着翻了出来,可心已经被干得双颊晕红,眼神扑朔迷离,原

    本已盘起挽成的漂亮发髻的秀发也在「徐建」猛烈的操干下散落飞舞,原本在上

    面象徵女神圣洁光环的水晶发卡也掉落,可心发出又是娇媚又是撩人的呜咽婉转

    呻吟娇啼,雪白赤裸的娇躯不停的颤动。此时的可心早已不复那圣洁高贵的女神

    形象,而是一个堕入凡尘,落入恶魔手中被恣意蹂躏的柔弱仙子。

    「嗯嗯……呼……好紧……呜……好爽……嗯……可心你的嫩穴真是人间极

    品,比2年多前还要更紧更嫩……嗯嗯……夹得我好紧……呼……爽啊……」,

    「徐建」急促的低吼着,粗大的阴茎持续在可心早已泥泞不堪的嫩穴中猛烈抽插

    着,强壮的身体大力撞击着可心她那滑嫩匀称且挺翘的纤臀,发出「啪啪啪啪啪

    ……」的猛烈肉体撞击声响。「徐建」猛烈的操干在在让可心高潮连连,可心的

    呻吟娇啼声及「徐建」操干可心身体的啪啪啪碰撞声,充斥着整个学生心理辅导

    室,形成另一类的二重奏交响乐。

    「啊啊……啊……啊……轻点……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

    啊……太大了……啊啊……我受不了……啊啊啊……老……老公你别动了……啊

    啊……呜……慢……慢一点……啊啊……」。

    可心那可怜的哀求声听在「徐建」耳里却是犹如一帖强力春药一般,「徐建」

    毫不理会可心那听了令人爱怜的哀叫声,全力得向可心嫩苞里猛烈抽送。「徐建」

    持续的吼着,随着下身抽插的动作一下下持续撞击着可心白嫩的臀肉。

    「啊啊啊……啊……啊……轻……轻一点……啊……老……老公……啊……

    我……不……不行了……休息一下……呜……插得太深了……。呜……啊……要

    飞了……要出来了……啊……」。

    可心纤纤玉指用力抓着床上的床单,全身跪趴在床上全力抵抗着身后男人如

    同猛兽般的剧烈冲击,「啊……老……老公……啊……啊啊……人……人家……

    受不了……啊……里面好……美……啊……美死了……啊啊啊啊……啊……好…

    …好老公……啊啊啊……要飞了……啊……出来了……啊……」,在歇斯底里的

    淫叫声中,可心再次迎来了连她自己都已数不清次数的另一次高潮。

    可心浑圆坚挺的乳峰因为「徐建」用力的揉捏已经变成各种形状,雪白的纤

    腰、臀部及大腿更被「徐建」抓出了道道手印,修长如同白玉般无瑕的双腿更是

    随着娇躯持续的筋挛颤动而无力地晃动着。平常众人眼中高贵圣洁,不可亵玩的

    女神,如今却成为饥渴难耐欲求不满的荡妇,她的曼妙胴体完全变成了「徐建」

    尽情发泄欲望的玩具。

    「嗯……可心……呼……我会好好的操死你……呼……」,「徐建」的心中

    不时地闪过可心过去被牠虐奸的淫荡画面,更加凶猛的操干着那娇嫩的嫩苞,可

    心整个人趴跪在床上,无助的双眼透露出阵阵的迷情。看着可心这诱人的娇躯在

    身下的婉转娇吟,「徐建」强烈的征服感油然而生,更是让牠爆发出了无比的蛮

    力对可心进行操干。

    「哦……啊啊啊啊……老……老公……好舒服……嗯……啊……快……好快

    ……我快不行了……不行……不行了……啊……小穴要坏了……啊啊啊啊啊……

    要死了……啊啊啊……啊……」,可心已经毫不顾忌地大声淫叫起来,紧闭的双

    眼与紧绌的黛眉更显得娇怜。

    「啊……啊啊啊……啊……轻……轻一点……啊……老公……啊……我……

    不行了……呜……插得太深了……呜……啊……要飞了……要出来了……啊……

    出来了……啊啊啊啊啊……飞了……」。

    「啊……可心……呼……好爽……我来了……嗯……呼……」,在可心迎来

    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的高潮后,「徐建」再猛干了几十下,也在可心淫荡的呻吟

    声中,「徐建」的精液自牠那粗长阴茎猛烈喷发而出,一阵阵地浇灌着可心的阴

    道及子宫深处,滚烫的精液让可心整个身体都止不住颤动起来,修长的双腿更是

    不时地抽搐着。

    「徐建」喘着粗气,把鸡巴慢慢从可心的阴道中缓慢拔出来,拉出了一根浓

    稠的长丝,而更多混合着精液和淫水的浓白色混浊液体从可心那尚未闭合的细嫩

    阴道口中流出,沿着股沟一点点的滴在了床单上,经过一连串激烈的操干后,此

    时的可心犹如海棠春睡图一般,全身脱力且像是有些昏迷似的躺在床上急促的喘

    息着,「徐建」低下头与可心深吻,舌头深入可心嘴中搅拌着,良久二人嘴唇才

    分开。可心她感受到有生以来前所未有的舒畅快感,这个欲仙欲死的销魂滋味,

    让她为之心醉不已,2年多前那个让她难忘的销魂滋味再度回来了,且感受比2

    年多前更加的强烈,此时的可心在性爱的洗礼下陶醉不已,她好想一直拥有这种

    舒畅的感觉……不久就依偎在「徐建」的怀中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缓缓的睡去……。

    良久,可心感觉徐建起身而接着悠悠转醒,只见徐建穿好衣服后头也不回的

    向外走去,可心连忙从床上支起身子询问:「老公,怎么了吗?为何要急着离开?」。

    「可心……我要离开你!毕竟我不是你的最爱,离开你让你自由的与你的挚

    爱在一起,对我们两人彼此都好」。

    「什么?老……老公你说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为什么你要

    离开我?我最爱的人是你啊,难道你要去冷冰霜身边?不要……不要走啊……老

    公……你回来啊……」。可心惊慌失措的问着。

    此时门突然打开,一个脸上表情冷酷犹如寒冰一般且让可心再熟悉不过的身

    形美艳绝伦女子快速的走了进来,在徐建身边并肩站立着。

    「啊……冷冰霜……是你!难道是你指使我老公的!你……你为何要这么做?

    我张可心何时曾经得罪过你?你为何要来破坏我和我老公的感情?拆散我们的家

    庭?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哼……张可心啊张可心,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你与

    你和那条小狼狗的丑事徐建会不知道吗?当初你们害得徐建还不够吗?没想到你

    这个荡妇本性不改,徐建好不容易原谅你了,到现在你居然心中还在爱着你的小

    情人」。

    「我……我没有,冷冰霜你可别含血喷人,我最爱的人从来就是只有我的老

    公-徐建一人,没有其他人。」,可心不示弱的回答着。

    「哼……张可心,真的是这样子吗?你就不要再演戏了,在徐建原谅你且思

    建离开去国外接受治疗及求学时,你不是还在思建的房间里,抚摸着思建的照片,

    一边流泪一边把照片捂在的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语的说到:对不起,妈妈对不起

    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有下辈子,妈妈再补偿你,满足你的愿望……」。

    这句不就是你的内心话吗?」。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子的。思建是我的孩子,我对牠只

    是身为母亲对子女的关爱之情,没有其它的想法。」。可心犹如是一个犯错被发

    现的小孩心虚不已,讲话声音及语气渐渐小声,不若之前的强硬回覆。

    「嘿嘿嘿嘿……张可心……好一个身为母亲对子女的关爱之情啊……即使是

    没有血缘关系的养母,有哪一个母亲会做到以身相许不断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来

    满足儿子对性的渴望?这样子还不够,你还想要下辈子用身体继续补偿,继续满

    足牠的愿望?张可心……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何必继续昧着良心对着徐建说

    谎呢?还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的,哼……你对思建的情爱,早已是司马昭之心,路

    人皆知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老公……你别听她在胡说,不要……请不要离

    开我,老公,你说说话啊」。

    「可心……算了吧……我徐建不是一个好男人,无法给你所想要的激烈且轰

    轰烈烈的性爱生活,我们两人的分开,对彼此都是一个解脱,请你就忘了我吧。

    ……」。

    「老公……不要啊……我最爱的人是你啊,你……你回来啊……回来啊……」。

    可心一边说着一边早已泪流满面。

    「老公,请你不要离开我,这样子好了,你就和冷冰霜在一起,我可以服侍

    你们,帮你们二人洗衣烧饭,揉腿捶腰,我毎个月的薪水全部交给你,只求你能

    够让我陪在你身边,请你不要离开我。求求你……拜託了……老公……别离开我」。

    可心呜咽的说着。

    「够了……张可心……当初你与你的小情人害得徐建还不够吗?如果不是我

    的帮忙,徐建搞不好早已死去,说我拆散你和徐建,张可心……你要搞清楚,如果我真的要拆散你与徐建,早在当初你与思建偷情让徐建痛不欲生之际,我大可

    用我的势力将你们二人囚禁与徐建分隔起来,再好好的对早已对你心死的徐建下

    功夫,当时徐建连离婚协议都做好了,我在当时趁虚而入岂不是更简单的就可以

    跟徐建在一起?我何必要花费大笔资金帮思建治疗且送牠到国外求学?我为的是

    什么??」。冷冰霜愤恨的说着。

    「我曾经说过,为了徐建我可以连命都牺牲掉,我很羨慕你能够与徐建在一

    起。但是当我看到徐建在发现你与思建偷情时所受的伤害时,徐建仍然对你念念

    不忘,我知道徐建心中还是深爱着你的,为了成全徐建与你,所以当时我选择退

    出,进而帮助你们,让你们重新在一起,同时延请最优秀的医疗团队治疗思建那

    早已严重偏差的心理。没想到,哼……你却是本性难移啊,跟老公重新在一起的

    同时,内心还在想着小情人,想不到你真的是一个本性淫荡的女人,或许当初应

    该把你也一起送去作治疗才对」。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老公……我错了……请你原谅我,请你别离开

    我……,让我继续陪在你身边,我会帮你做牛做马的。」。可心双膝不由得一软

    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呜咽的边哭边说着。

    「哼……张可心,你就不要再装了,徐建……啊……不……老公……我们走

    吧!张可心,你的小情人现在不就在你身边陪着你吗?」。冷冰霜边说边伸出手

    指向不知何时站在可心身边,有着高大壮硕身形的思建,话一说完,就挽着徐建

    的手与徐建二人转身,头也不回的向门外大步的离去。

    「不要啊……老公……不要离开我……不要啊……啊……思建……别拦着我

    ……啊……你干甚么?放开我……放我下来……老公……不要啊。

    回来啊……「。可心持续哭叫着,想要起身去拉住徐建,但是她身边的思建

    却伸出了大手一把将她拦住,顺势一把将可心用新娘抱的方式抱了起来,可心被

    思建强壮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建与冷冰霜二人离开。

    「啊……老……老公……不要啊……不要离开我……请你回来吧……啊……」。

    突然间可心从床上惊醒过来,感觉刚才自己做了一场梦,刚才梦中的场景仍然历

    历在目,那是一场令她既是难以忘怀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欲仙欲死销魂滋味的春梦,

    也是一场让她面临丈夫离她而去,投向另一个女人怀中的恶梦。梦境中的徐建与

    冷冰霜二人早已不见身影,只见此时天色早已昏暗,她人仍在学生辅导室的床上,

    窗外早已华灯初上,点点灯光透进辅导室内部,耳边响起学校舞会喧嚣的音乐声。

    「老公……你在哪里?啊……」,可心突然发现自己一丝不挂,下身鲜嫩的

    阴道感觉肿胀,传来阵阵的酸麻感与快感,床单上被溽湿了一大片,上面的黏腻

    感显示着是由淫水所沾湿,自己原本穿在身上的晚礼服、丝袜及内裤散落在床下,

    各种的迹象显示刚才那经历了一场与「徐建」激烈的性爱并不是梦,可心印象中

    她之前换穿晚礼服让思建拍摄,难道说……刚才是思建与她!!不会的……不应

    该是这样子的。可心心中徬徨了,梦中冷冰霜对她所讲的话仍在耳边回响着,难

    道……冷冰霜说得是真的!我真的是一个本性淫荡的女人吗?难道我对思建的爱

    早已变成男女之间的情爱,对我老公已不再深爱了吗?不……不是的……不是这

    样子的……。

    就在可心内心徬徨失措之际,学生辅导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形高大壮硕

    的男子打开了门站在学生辅导室里面的教师休息室的门口。

    「老公……是你吗?」,那个巨大身影并不回答可心的问话,直接走了进来。

    「啊……是你……怎么会是你!!难道刚才……啊……不是这样子的……怎

    么会这样……天啊……」,随着那个高大的身影逐渐的走近,藉由外面的灯光,

    可心惊见那的男人的脸孔后,歇斯底里且惊慌失措的大声哭叫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