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往事——生日】

作品:《芳芳往事——生日

    作者:zlju。

    字数:7654。

    芳芳往事——生日。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了,那会儿芳芳还没有跟我住在一起,我每天都会

    去她的单人宿舍。当然了,肯定是已经发生过肉体关系了,那会儿正是对两性的

    探索最癡迷的时间。那时候每天都做爱爱做的事,恨不得天天都腻在一起。

    由於工作的关系,每天要跟不同的厂家销售代表还有客户混在一起,最常去

    的就是夜总会,那种声色犬马的地方最适合迅速拉近男人之间的距离。有段时间

    我和上海的一个厂家接触比较频繁,他们分公司的销售总监姓程,单名一个宇,

    我们经常故意说一些四字的成语来取笑他。

    那会儿工作跟生活分得比较开,所以程宇并不知道芳芳的存在。程宇有个女

    朋友,出国留学了,当时一年才回来一次。程宇跟我们自嘲说她,连大姨妈都不

    如,大姨妈还每月来一次呢!遂生活糜烂,热衷於追逐各种美女,不过他眼界不

    高,每次兴高采烈带回去的,第二天都能吓到生活不能自理,追其原因还是酒精

    的原因。这位兄弟两瓶啤酒就能忘乎所以,再喝下去就不分男女,所以追求白富

    美的心常在,但多数都是以惊吓告终。

    为了不打击到程宇,我一直也没有告诉他我和芳芳在交往。其实主要还是怕

    他把芳芳吓到,这个傢伙见了美女,智商会直接降到跟二师兄一样的水平。要是

    再喝点儿小酒,绝对会不顾任何道德伦理。

    那年夏天非常凑巧的一件事,就是他跟芳芳同一天过生日,不同的是他是过

    西历的生日,芳芳是过农历的。本来说好要陪芳芳过二人世界,后来我还是说服

    了芳芳,我们跟程宇一起过生日,因为跟程宇的公司有个比较大的项目正在关键

    期,成功了会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程宇听说我要带个美女一起,兴奋的一直问我什么时候认识的,发展到哪一

    步了。我骗他说:「是夜总会的公主,刚认识不久,正好你们同一天生日,所以

    一起叫出来,看看有没有机会发展」。

    这个傢伙听说有美女,马上改变了策略,说:「就我们三个人相聚一下就算

    了,没必要搞得那么铺张浪费,低调一些比较好」。

    那天正好是周五,一大早程宇就兴奋的给我打电话,设计晚上的活动流程。

    我反而没什么感觉,订了一个双层的蛋糕,代表庆祝两人同一天的生日,程

    宇电话里说太浪费了,太浪费了,但那笑声让我感到隔着电话都看到他的后槽牙

    了。

    下午三点多,程宇很沮丧的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们总部的销售总监张总下

    午六点到,说是带着他新招的助理各分公司走一圈儿,正好今天到这里。

    张总叫张平,一个比程宇更好色的傢伙。他的年纪比我们都小,但是公司的

    一个大股东是他的亲哥哥,所以佔据了销售总监这个公司里面最肥的位置。不过

    话说回来,张平的能力也还是有的,最起码现在的业绩都是逐年在上升。

    张平有个名言:「销售都得好色,不然怎么搞定好色的客户?」我很无语,

    但这个公司的销售确实大部份业务都是在夜总会的活动中一步一步攻克的。

    我跟张平很熟,其实是我先跟张平认识才跟他们公司合作,然后才接触的程

    宇,但是程宇在本地,所以经常混在一起。

    说起张平之前还有个故事,话说张平又一次来出差,我带他去夜总会K歌,

    期间看上了一个小妹,生生给高薪挖走去做他的秘书。后来那小妹勤奋好学,跳

    槽到一个同行业的外企去做行业销售,半年时间不到就嫁给了一个老外,移民到

    资本主义国家去腐朽堕落去了。后来张平跟我们说,那妹子文化不低,床上极度

    勇猛,以他的小身板根本驾驭不了,幸好有外国友人愿意接受,不然非得精尽人

    亡不可。

    随后我接到张平的短信,就四个字:「晚上哈皮」。

    七点钟我带着芳芳来到预定的酒店的包房,刚坐下,程宇带着张平一行五人

    就到了,张平带着他新招的助理,还有他部门的小弟小李,外号小李子,因为他

    是那种张平走哪儿他就跟哪儿,抽烟给点火,打炮给送套儿的贴身角色。还有个

    女的我们都认识,叫小美,是当地夜场的一个公主,以前跟张平有好几腿,估计

    是转手给小李了。

    张平这个助理确实有水平,秀色可餐,目测净身高跟芳芳差不多,165左

    右,身材很苗条,应该超不过95斤,大眼睛眨呀眨的,一副小鸟依人型。名字

    叫曼君,姓什么没有问,我也不关心。

    在场一共三个美女,芳芳是清纯气质型,曼君是小鸟依人型,小美是波涛汹

    涌型,胸部很大,身高162左右,体重不超过100斤,曲线很好。以相貌来

    说芳芳最优,以性感来说小美最大~~最大~~。

    吃饭的时候程宇特别主动,不停地给三个美女倒酒、讲段子,本来想着吃饭

    的时候简单一点,就喝两瓶红酒就好,结果喝下去六瓶。三个美女都有些微醺,

    程宇反而状态出奇的好,居然还能表达得很清楚。

    张平因为有新货在手,不好过於对其他女性热情,程宇和小李对芳芳的热情

    就有些令人发指了。那年芳芳是短发,穿一件白色纯棉连衣短裙,大V领,腋下

    两侧大开,后背也是型,里面一件带钢托儿的斑马条纹状裹胸,属於裹胸胸罩

    二合一的,宽度20公分左右,属於穿着什么都不露,但是在连衣裙的两侧会因

    为裹胸长度问题露出一些皮肤,显得清纯而不失性感。天气比较热,芳芳没有穿

    丝袜,下面是一双浅色的矮跟凉鞋,修长的两腿白得有些耀眼。

    曼君穿得有些正式,职业套裙,米黄色,穿着肉色的丝袜,高跟鞋。小美则

    是吊带+热裤+运动鞋,32D的胸部颤颤巍巍的。

    程宇坐在芳芳的另一侧,不断地在芳芳俯身的时候调整角度向她的连衣裙里

    偷看,还夸讚芳芳的身材样貌,又夸芳芳的衣服好看。芳芳有些忍受不了程宇淫

    荡的眼神,脸红红的应付着。

    吃过饭以后,由於不缺美女,我们来到了隔壁的一家量贩式KTV,要了一

    个迷你总统包房。就是那种分成三个区域,最下面是空地,上两阶台阶是一个半

    包围的沙发茶几区域,左边在上两阶台阶是一个三面沙发、中间圆茶几的聊天区

    域,卫生间还能淋浴,真不知道这个要来干什么。整个包间有四十多个平方,我

    们这几个人显得有点空旷。

    开始大家先轮流唱了一些歌曲,开了几瓶红酒,其实到最后我都不知道喝了

    多少,这个后面再说。

    我看见张平指示小李往红酒瓶子里面加了东西,后来听程宇说是兽用的催情

    剂,那会儿喝茫了都没考虑后果,当然了,女孩儿都没看到。

    大概又喝了三、四瓶的时候,开始玩儿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转瓶子选出题

    人,大家轮流选择。

    芳芳由於之前没玩儿过这个游戏,开始到她的时候她都是选择喝一杯,但是

    游戏的时候酒都倒得比较多,所以没几圈就喝得迷迷糊糊,胆子也随着酒精膨胀

    了起来。

    我还记得芳芳选的第一个真心话游戏,是小李出题,他的问题是:「你俩第

    一次的时候都採用了哪些姿势?」这个问题比较绝啊,其实是想问问我俩到底有

    没有上过床。芳芳不好意思,小声说:「就是他上我下啊!程宇起鬨说:」不行

    不行,得说名词,不懂可以让我提示。「我说提示不了,因为我也不知道那应该

    叫什么名词。张平起鬨说:」那不行,如果说不出来就现场摆一个,如果程宇也

    说不出来就让程宇喝。

    后来我们摆了一下,程宇乾了一杯。姿势是这样的:芳芳双腿并拢躺在沙发

    上,我整个人趴在她身上,双腿分开夹紧她的两条腿,她两手扶着我的屁股。那

    两个女孩儿笑得不行,都说没试过,张平开玩笑说一会儿让我现场教学。

    芳芳的第一个大冒险是程宇出题,这个傢伙也坏透了。他出的题目是:脱掉

    身上任意一件衣服,鞋袜不算。

    这个题目太难了,芳芳身上除了鞋,就三件衣服,一件连衣裙肯定不能脱,

    因为这件是最大的,女孩儿一般都会留着,有安全感,脱掉马上变成全场衣服最

    少的。内裤也不能脱,因为脱内裤感觉太淫荡了,没见明星参演三级电影,内裤

    都是最后底线吗?所以最后只能脱掉裹胸。

    前面咱们说过了,这件裹胸是跟带有胸罩功能的,也就是说连衣短裙里面只

    有这个裹胸,再没有胸罩了,而这件连衣短裙又是前面大V领、后面领,两侧

    敞开到腰部,脱掉后跟上身穿了个小围裙差不多。

    芳芳本来是绝对不敢的,但是因为喝了酒,酒里面还加了东西,旁边的人都

    在催促,加上我也鼓励她,出来玩儿太扭捏了影响气氛,就迷迷糊糊的把裹胸想

    从下面脱下来,结果因为裹胸里面还有钢托,从下面根本脱不下来。

    后来曼君站在芳芳前面,说帮她挡着,帮芳芳把连衣裙从前V后的大领口

    拉到腰部,再把裹胸脱下来,这样芳芳就上半身全裸的面对着曼君,而我们从侧

    面也隐约能看到全裸的部份侧面。程宇坐在芳芳的另一面,应该能看到的更多,

    说不定连乳房也能看到二分之一。

    整晚的游戏从此进入高潮,所有人都High起来了,真心话的部份问得越

    来越露骨,比如张平问小美:「小李的长度能不能够去到你的底部?」小美说不

    能。哈哈!而芳芳由开始的遮遮掩掩不好意思,到又喝了几杯后报复其他人,轮

    到她出题都是出大冒险,而且在恶趣味的题目里越来越High。

    芳芳出的一题,是出给小李的:让小李转酒瓶,转到谁,就坐在谁身上模拟

    女上位。结果转到程宇,上演了一场活基秀。

    轮到我的时候曼君出题,让我必须用下面撑起一张纸巾走三米的距离。这就

    必须得硬起来才行,还得下身向前挺,还得掌握好力度才能走三米不掉。不信各

    位网友可以试一下,真的很难,除非不穿裤子能简单一点。

    那天不知道酒精的问题还是加的那动物良药的问题,后面好多的情节都不记

    得了,幸好最后小李的手机上录了视频还有照片,才知道做了一些荒唐的事情。

    游戏中后来越来越失控,从后来的视频和照片上我想起了几个片段。程宇出

    题,让曼君摇着自己的内裤在张平的身上跳艳舞。这都是老手,第一让曼君脱了

    内裤,第二曼君脱内裤就必须脱丝袜,而曼君的套装裙子又短又窄,在张平身上

    跳艳舞首先张平坐着,曼君要双腿分开,动作里面难免有下蹲摇摆等动作。

    当时是在K歌区玩儿的,光线还较亮。曼君当时喝得站着都不是很稳,动作

    到后来屁股都露出来一点,我是侧对着,正对着的应该能看到山沟小溪吧!小李

    录视频也是在侧面,没有露到重点。我后来问他为什么不到正对面录,他说被小

    美拉住了,所以小美和程宇在正对面肯定看到了精彩的部份。

    轮到曼君,张平出题,让曼君夹着酒瓶选一个同性做后入式的动作,曼君选

    的芳芳。芳芳趴在沙发的靠背上,由於怕上半身走光,要一只手捂着裙子上方,

    一只手扶着沙发。曼君怕瓶子掉到地上,所以夹得有点儿低,结果没几下把芳芳

    的裙边给蹭得卷起来露出了内裤。

    芳芳穿的是一条黑色的除了裆部都是纱质透明的小内裤,能看到一点点屁股

    沟。张平凑得很近的去看,还给喊着数字,要做动作一分钟,结果数得慢,才不

    到30,曼君就把芳芳压倒在沙发上。由於两个人都喝多了,我们都过去拉,张

    平把曼君拉起来还好,我拉芳芳的时候拉不动,我就去抱她,结果我也喝得有点

    多,从后面穿过芳芳的腋下把她拉起来,结果芳芳的两个胳膊被我挡住了放不下

    来,裙子上面错位,左面的乳房整个从侧面露了出来。

    裙子拉高,下面内裤也露出来三分之一,几个男的都看呆了,程宇在旁边距

    离芳芳的乳头大概也就是三十厘米的距离,芳芳挺翘的乳房和粉色小小的乳头被

    他看了个一清二楚。芳芳的乳头不知是因为哪种刺激,硬硬的翘着,大概露出了

    有十几秒,我把芳芳放坐在沙发上,她才把裙子整理好。

    轮到小美,小李出题:让小美脱掉胸罩做跳绳动作一分钟。小美一点儿也不

    扭捏,直接穿着吊带就把胸罩脱掉了,小美的吊带很薄,有些透,能看到凸起的

    两点,颜色也能看得出来。做吊绳动作虽然不太灵活,毕竟喝了很多酒,但是好

    在胸部又大又软,两个大肉球不停地上下晃动,就像是灌了水的两个气球,到最

    后一面的乳头都跳出来,晃得所有男士的鸡巴都搭起了帐篷。

    后来几个美女出题也都是越来越色情,但是男多女少,男的还是佔优势。我

    被曼君出题:自己打飞机一分钟,不能低於一百下。结果我在裤子里要当着她们

    的面以很快的频率打了个飞机,还好没射。

    程宇被小美出题:找个同性做搞基动作。他拉着小李做动作,小李配合地卖

    力演出,喊得像真被鸡奸了一样。

    芳芳给张平出题:让他站在门口,打开门,亮鸟一分钟。我都不敢相信自己

    的耳朵,芳芳居然出了这么神的一个题目!张平站在门口打开门,吓得本来硬着

    的小弟都慢慢地软了,还差点被过路的服务生看到,吓得赶紧关上门跑回来。

    最后好像是可以买出题权,条件就是先喝一杯酒,就可以给轮到的人出题。

    程宇报复小美,让小美选两个异性表演群交,一个按住手,一个表演动作,

    还要求声音表情到位。最后小美选我按住手,让小李做动作,小李的动作特别到

    位,不但把小美的热裤整个脱了下来,还把小美的吊带衫掀起来舔小美的乳头。

    小美穿的淡蓝色丁字裤,前面是透明的,能轻易地看出小美的毛毛很茂密。

    小李的下面早就硬了,隔着裤子都差点插进去。那场面是如此的真实。

    张平报复芳芳,让所有人一起配合芳芳演东京热的群P场面,我躺在沙发上

    面,芳芳躺在我身上,张平在正面抬起芳芳的两腿,做插入动作。程宇和小李站

    在两边,让芳芳给他俩打飞机,曼君站在头部位置,让芳芳做吹箫动作,小美做

    抚摸动作。本来芳芳做打飞机的动作就是手虚做动作而已,张平不同意,说必须

    做得像,硬把芳芳的手放在小李和程宇硬起来的裤裆上。

    我把两手从芳芳腋下的敞口处伸进去,盖到芳芳的两个乳房上,小美说她没

    有地方摸了,我耍赖,让我留一个给她,没想到我让给她一个,她却给整个露出

    来揉捏,把芳芳的乳头一直露在外面。

    张平扳着芳芳的两腿做动作,我在下面能感觉到张平的下体是顶着芳芳的下

    体做的,因为芳芳被顶得不停地晃动。这样持续了大概有一分多钟的样子,后来

    我偷偷的摸了一下芳芳下面,内裤中间都湿了,稍稍的插进内裤摸一下,滑滑的

    全是液体。

    后来三个女孩儿都东倒西歪的不成样子,程宇已经进入了半疯的状态,叫嚣

    着切蛋糕,后来就记得进入蛋糕大战。我由於戴着眼镜,刚开站我就由於眼镜被

    糊上了奶油,什么都看不到而放弃了抵抗,结果他们把我糊个满脸。然后就听到

    女孩儿的尖叫还有伴随着我的骂声……哈哈哈!这样像野兽一样的喊叫声渡过了

    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

    我擦掉眼镜上的奶油,摸索着到包房的洗手间,门反锁了,我打开门,继续

    摸索着来到走廊里的公用卫生间,洗了好半天,用了很多洗手液,脸上还是黏黏

    的感觉。

    洗好眼镜回到包房,房间里只有小美、芳芳和小李,小美和小李坐在唱歌位

    置的沙发上,看样子是刚洗过脸,小李的脸是乾净的,但头发上还有一些奶油。

    小美反而头发上没有什么奶油,脸也刚洗过,还有水,重要的是吊带全都湿

    了,看样子是刚洗过,两个大奶看得一清二楚的。小美看样子喝得不行了,一点

    儿遮挡的意思都没有。

    再看旁边,曼君的套裙还有胸罩都在沙发上,而人跟张平都不见了,应该是

    两个人现在在卫生间里。我问小李:「他俩是不是去洗手间作战去了?」小李呜

    噜呜噜的说不明白,裤子拉链都没拉好。我只好不管他,再去看芳芳。

    芳芳躺在沙发上,脸上还有奶油,我过去坐在她旁边,想拉她起来,却发现

    芳芳整个前面的上半身全是奶油,而且更夸张的是两个乳房上面也都是奶油,连

    乳头都给糊住了。

    后来有一次见到小美,听小美讲,我眼镜被糊住了不动的时候,基本是小美

    跟小李同夥,张平跟曼君同夥,程宇自己一夥儿开始混战。张平带着曼君跟小美

    和小李纠缠的时候,程宇缠上了芳芳,把芳芳按到在沙发上抹奶油,后来把芳芳

    弄得双乳都露出来,再抓起奶油往乳房上抹。芳芳那会儿喝晕了,抵抗了两下就

    没了力气,后来还是程宇出去洗脸上奶油的时候帮芳芳遮住的,不然芳芳是露着

    两个涂抹满了奶油的咪咪在躺着的。

    过了大概不到五分钟,程宇打开包房门,摇摇晃晃的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

    上唱起了生日快乐歌。接着洗手间的门打开,张平抱着只穿一条内裤的曼君走了

    出来,曼君身上还湿漉漉的,张平直接抱着曼君放到芳芳旁边。

    曼君的乳房也很精緻,大概有C级别,乳头的颜色稍微有点儿深,硬硬的感

    觉。曼君还算有点儿清醒,还跟我说:「你快去给芳芳洗洗吧,洗手间里还有淋

    浴。」但是裸露的身体却一点儿遮挡的意思也没有。

    我想把芳芳抱起来,却差点儿栽倒在地上,程宇看到了过来,说:「我帮你

    架过去吧!」然后我俩一左一右把芳芳架到了洗手间。

    但是问题马上来了,洗手间只有淋浴,但是芳芳又站不住,我只好让程宇帮

    忙,但还是手足无措,怎么也弄不好。后来因为喝的有料的酒,又因为本身看了

    好多暴露凌辱女友的文章,心理也有点儿这方面的冲动,我先把自己的衣服都脱

    了,然后再把芳芳的衣服脱掉,后来怕把她的内裤也弄湿没法穿,就乾脆都给脱

    掉了。脱的时候是让程宇给扶着的,程宇眼睁睁的看着在他眼里女神一样的芳芳

    被我剥光,下面修长洁白的美腿、芳芳浅色稀薄的阴毛,让程宇直接就能看到阴

    蒂的凸起。

    我从后面由腋下穿过手臂交叉在一起抱着芳芳,让程宇帮忙用花洒沖洗芳芳

    身上的奶油,程宇一只手拿着花洒沖在芳芳的身上,一只手在芳芳身上揉搓,以

    洗掉奶油。奶油主要集中在胸部,我就看到程宇不停地在揉芳芳的乳房,还一直

    揉到小腹,直到阴毛上,还得沖掉落下到美腿上的奶油。我的鸡巴硬得不行,一

    直贴在芳芳的洞口,都能感到芳芳洞口流出的水湿润了我的鸡巴,我真想调整好

    角度插进去,但是由於两手解放不了而无法进行。

    最后沖洗完,我让程宇抬着脚,我抬着头,直接把芳芳抬了出去。这时候我

    跟芳芳都是全裸的,身上还有水,如果服务生进来肯定会打110吧?我们把芳

    芳放到唱歌位置的沙发上,小李抱着小美躺在沙发上,面对着面,小美的吊带后

    面看整个都被卷到腋下,下面就穿个丁字裤,两个人都没动静,好像睡着了。而

    张平和曼君正在上面的聊天区进行活塞运动,採用的是后入式,根本无视我们的

    动静。

    那时我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对性交的极度渴望,我们把芳芳放到沙发

    上,我直接就分开芳芳的两腿扑了上去,一插到底,里面水量充足,非常顺滑。

    我用力地大幅度抽插着芳芳,把芳芳的两腿扛在肩膀上,插得芳芳都有了反

    应,喃喃的说着:「用力……用力……」。

    我又把芳芳翻过来,双手环过芳芳的腰,把她向上向后拉,拉成跪趴在沙发

    上的姿势,从后面插进去,这样插得更深,感觉一下子就插到了底,插得芳芳叫

    出了声,然后就是拔出来90%再插到底的反覆动作。

    芳芳的水很多,我用右手食指拨了一些洞口的水到芳芳的后门,轻轻的试探

    着慢慢插了进去,芳芳感觉到了,嘴里叫着:「不要……不要……」比刚刚更有

    意识了。我又插了几百下,拔出来射在芳芳的屁股上。这整个过程程宇都在旁边

    看着,手伸到自己裤子里在动。

    我把芳芳放平,又想到还得把芳芳的裙子弄乾净,就又到卫生间洗洗鸡巴,

    把衣服穿上,把芳芳裙子上的奶油洗掉,弄得勉强能穿,折腾了大概有十多分钟

    才出去。

    出去看到程宇像我刚才一样的动作,从后面抽插着芳芳,我一出来程宇就拔

    出来射了。张平站在旁边,正在往鸡巴上戴着套子,看我出来,尴尬的笑笑说:

    「芳芳太漂亮了,这身材看着就想打一炮。让我插一下吧,我戴套子了。曼君让

    你干,不用戴套,行不?」我没说话,张平赶紧到程宇的位置,一下插进去,说

    了句:「干,太爽了!」然后动了没几下,居然趴到芳芳身上,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