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部三科(57)

作品:《女研部三科

    第五十七章 步步惊心

    小文来时身穿一袭白底黄色条纹连衣裙,脚下还踩着一双半高跟的凉鞋,细细的鞋跟虽然不太高,可显得身材高挑挺拔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清凉醒目。小文很少穿高跟鞋,虽然小文有暴露癖,也很少穿裙子。

    我们在影视剧或街上偶然会见到,一阵风撩起女生的裙摆,露出里面的小内内或打底裤,诱惑十足,如果不穿小内内直接套上一袭裙子,似乎更容易走光暴露,更刺激,其实不然。

    弹性十足的紧身牛仔裤,运动束身裤,秋冬穿的皮裤,这些比裙子包裹的得更严密,可腰,臀,腿的曲线分毫毕现,甚至腿见缝隙处的轮廓也凸显出来,这倒是更接近暴露的本质。

    “小哥!”小文进门时脸上带着暖暖的笑,可难掩身体的疲惫,做护士值夜班的辛苦只有住过院的人才能了解。我接过她手中的袋子,她把遮阳伞放在门口鞋柜上,脱下凉鞋赤脚踩在地板上。

    好久未见,我们坐在沙发上聊了几句后,小文提出先冲个凉,接着背过身去撩起颈部的秀发。

    裙子背部的拉链很隐蔽,可还是被我找到,拉链十分顺滑,随着拉链的滑动,大片的雪白肌肤显露出来,果然里面没穿罩杯。我缓缓拉动,拉链头在臀部上方位置遇到阻力,此时我才发现这身裙子的特别之处。普通裙子背上的拉链到腰部位置终止,可这件裙子的拉链一直延伸到裙摆末端,想必又是小文自己修改的。

    小文也感觉到拉链的阻力,于是站起身,挺起腰。我一只手抚平她臀部布料的褶皱,继续下拉,散发着肉香的臀瓣随之暴露在我的眼底。

    我只能用圆润形容小文的身体,由肩部到脚踝,曲线舒缓柔美,没有蜂腰巨乳或蜂腰翘臀那般强烈的视觉反差。臀部丰美圆润,从后面看去呈现完美的圆,像一只白白净净的大圆盘,侧面看是一个完美的半圆型。

    年轻的女生的臀型与乳型一样,千差万别各不相同。人们将臀型概括分为几类:

    矩形:从后面看,胯部与臀部连成直线,身体两侧轮廓是两条平行线,此种臀型多见于未发育成熟的小女孩或是身材消瘦的女生,如昨天见到的小静。

    河马型:臀部比较肥大,并且臀瓣股缝末端向外扩张,从后面看,小穴清晰可见,多见于一些身材较丰满且久坐的女生。

    桃心型:最受欢迎了类型了,从后看去就像一只香甜的桃子,小穴若隐若现最为诱人。桃子不仅有着一只粉嫩的桃子似的小穴,还有着典型的桃心美臀。

    鸭嘴型:从侧面看臀部上翘,臀尖位置垂直点高于整只臀部中心点,有种上翘的感觉,这个名字不好听,我觉得叫翘挺型更好。人们常说的翘臀指的就是这种类型。小蕊的臀部就是典型的翘挺型。这里需要指明一点,翘挺型与桃心型时常同时出现,只是品鉴的角度不同而已。

    半圆形:小文就是这种类型,我们可以想象成一个馒头。正面看是一个完整的圆形,侧面看则是半圆形,多见于体态丰满圆润的女生身上。

    橄榄型(椭圆形):这种臀型多见于身材高挑体态丰满的女生身上。周小云就是此种臀型。

    以上介绍的六种臀型只是粗略的归类划分,很多女生臀型介乎于几种臀型之间,无法一一套用,并且臀型也会随着年纪等原因发生改变,矩形臀女生发育后可能变成桃心型,而桃心型变胖就转变为圆形,如果不注意锻炼塑身,接着就会变成河马型。至于喜欢哪一种臀型,这完全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了。无论是桃子的桃心型还是小文的半圆形,或是周小云的橄榄型我都喜欢,各有各的美感。

    拉链拉到最下时才发现,原来下面也有一个拉头,拉链可以从上下两个方向拉开,早知道的话,从下往上拉会更顺畅一些。

    这时小文整个雪白的背,暴露在我眼前,我有种想把脸紧紧贴在她圆圆屁股上的冲动,那感觉一定很舒服。小文背过手脱下裙子,弯腰时,臀缝扩张开,藏在其间的粉菊也舒展开了。

    小文在冲凉,我坐在客厅沙发里听着浴室沥沥的水声,心中有些难平的焦躁,也许是好久未见的缘故,也可能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生胴体最原始的想念。我回想起与小文在医院的那段奇妙时光。

    听到浴室门被拉开的声音传来,我以为她洗完了,却听到一声呼唤“小哥……”

    站在浴室门前,门开着一手宽的缝隙,虽是夏天,可还有腾腾的热气飘出,雾气中小文的裸体被门挡住大半隐隐可见。

    “帮我一下!”再次听到小文的召唤,我拉开门走进雾气之中。

    小文和大伟有过一段过去,当然,那可能只是我和小文的错觉,大伟是谜一样的男子,没人能走进他的内心,我也一样。大伟消失后再见小文总有种怪怪的感觉,那是‘朋友妻不可欺’心理在作祟。小文说她和大伟只是普通朋友,可我知道,她对大伟是真心的,可对大伟来说,她很可能连朋友都不是,只是引起自己一时兴趣的人。

    小蕊喜欢冷水浴,而小文喜欢喜热水澡。此时小文胴体在雾气中有些虚幻飘渺,潮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女生洗浴时特有的味道,这种味道刺激我下体做出本能的反应,大裤衩里面的家伙躁动起来。

    “帮我刮一下。”小文说话时一手揉搓着肉丘上被水打湿的茸毛,雾气顺着门缝溜走了大半,小文的身体清晰的浮现在我眼前,犹如雨后池塘中的荷叶,挂着莹莹的水珠。

    距上次帮小文刮毛已有两个多月,隆起的肉丘上的一小撮绒毛被小文手指抓得乱糟糟,还记得第一次见小文裸体时,她肉丘上的茸毛给我留下很美的印象。

    小文赤裸的站在病房里,面对着我和邻床的病友,我因为紧张下意识的控制住呼吸,眯起眼睛偷偷望着面前的赤裸小护士。

    光线由她身后门上的小窗射进来,她的胴体更像是一个剪影,轮廓清晰分明,可细节之处却是模糊一片。光线穿过她的肉缝,小穴处的轮廓像是日本色情漫画中对小穴细腻的勾画,别有一种诱惑的美感。

    门外突然响起脚步声,小文惊慌中扭腰侧身回望过去,微微凸起于胴体轮廓的肉丘上,顺贴的阴毛在光线照射下呈现出一种奇幻的色彩与光泽,像是肉丘本身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光芒。

    女生的胴体就像钻石,在不同的角度光线下会呈现出不同美感与魅力。

    也许小文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让我帮她刮毛,说来奇怪,小文只帮我刮过一次毛,而我却记不清帮她刮过多少次了。

    “等一下!”浴室里的刮胡刀已用了一个多月,我返回客厅从柜子里找出一只新,重新返回浴室。

    为女生刮毛这事本身就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会让人上瘾,当然上瘾是指我来说。刀头从被泡沫和茸毛覆盖的肉丘上划过,划过的轨迹一片细腻的雪白,无论是手感还是观感都极其舒畅。小文的阴毛顺贴并且软硬适中,为她刮毛时有种难以言表的舒爽感,可以说是一种享受。

    小文坐在马桶盖上大大分着曲起的双腿,已不像第一次那样担心的紧紧盯着身下。

    俯首在她腿间的我,全神贯注于眼前的小穴,手指轻压粉嫩阴唇歪向一边,小心刮着沟壑间被泡沫包裹的细小毛毛,刀片从上面划过,绒毛带给刀刃阻力转变为一种快感,从手部传导入大脑。

    冲净小穴上的泡沫,我又捧着两片丰满的臀瓣仔细端详,欣赏起自己的‘作品’。 看着光洁水亮的美鲍,心中不禁感慨道:就算再精致的倒模产品也比不上真是小穴,小穴的魅力在于在它的微微起伏蠕动,它的温度与味道,它对肉棒的吸引与渴望。

    又见那颗小小的痣,只是一颗小小的痣,可生在粉色的阴唇上却格外的显眼。又想起那天在成人网站上的照片,照片中美鲍的主人就是小文。想到有无数人见到那几幅照片,心中泛起一阵不爽。算了,还是别问了。无论她怎么回答都难以排解我心中的不适。

    “怎么样?”仔细检查确定没有一根遗漏,我自得的问。

    小文微微坐直身子看向自己的小穴,又伸手在上面摩挲,接着俯视着我温柔一笑。这一笑比称赞还让我心满意足。

    走出闷热潮湿的浴室,全身一阵清爽,身后的门被合上,里面又响起淅沥沥的水声。早上还空牢牢的心此时变得充实起来。

    洗浴过后的小文的精神好了许多,她用毛巾揉搓着秀发步入客厅,一段时间没见,她的发长了许多,日渐成熟的女性韵味像百合的芬芳隐隐的散发出来,与桃子,小蕊的感觉截然不同。

    三科像是一个与外界隔绝的温箱,桃子在思想上无法得到成长,小蕊接触的人多为女生女性,她的小店就像是一朵花,那她就是生活在花朵中的姑娘,而小文不同,她怀揣着梦想求学,从护士长的压迫中学会坚强,从每天面对的无数病患那里学会了理解和忍让,也从大伟那里受了伤。其实让人长大成熟的不是岁月,而是生活,情感,工作,社会的打磨与历练。

    知道小文会赤身出来,我提前落下窗帘,整个房间的光线微暗柔和,小文来时买了粥,拌菜和油酥饼,我们边吃边聊,聊起了彼此的近况。

    医院工作一如往常,9月份要去燕京培训一个月,昨晚除了午夜查一次房外几乎睡了一整宿觉,同事和她换班,从今天开始有个两天两夜的小假期。

    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很多,光是想怎么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就让人头大,见她兴致很好说个不停,索性就听她说下去。

    面前的两只乳房又丰满圆润了一些,又圆又大,像两只刚出锅的大馒头,看起来香甜可口,只觉得自己手中的油酥饼也不像往常那样香脆好吃了……吃过早饭,小文坚持要收拾餐具,我怕她弄脏身体,找来一件我的体恤衫给她穿上。冰箱冷藏室里还有一些水果,我洗了一盘端进客厅等她。

    小文收拾妥当坐在我的身边,我们边吃水果边聊,我和小文讲起了新州的见闻。小文安静的听着,脸上不时露出暖暖的浅笑。当讲到欢乐谷中神奇的水族箱时,她依偎进我的怀里,微微合上了眼睛。

    阵阵洗发水与体香混合的味道让有了飘飘然的感觉,昨天小蕊睡的不安稳,我也没睡踏实,此时也有了几分睡意。钻入窗帘缝隙的一道阳光射在小文蜷缩的腿上,雪白的屁股上,竟有些耀眼,我抱着小文的肩膀也眯起眼,昏昏欲睡。

    “明天有时间吗?”就在我半睡半醒之时,小文喃喃的问。

    “明天,有时间。”我睁开眼调整了一下坐姿,让她枕在我的腿上。

    “明天约了朋友去翠烟山玩,能陪我去吗?”小文安详的说着,仍闭着眼,这番话更像是她睡梦中的呓语。

    “好!”我爱惜的轻抚着她的发丝,小文嘴角微微翘起,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我被客厅里的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侧身见身边的小文仍睡着。被吵醒的感觉很不舒服,我迷迷糊糊下了床走进客厅。

    电话是小蕊打来的,听声音精神不错,一夜的怪梦似乎并没给她带去什么影响。小蕊埋怨了一通我的不辞而别,又约我吃午饭。看了眼时间,已是上午11点。想到小文在,我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返回卧室,小文睡得很香甜。我站在床边望着她,竟看得出了神。

    我喜欢看女生熟睡的样子,睡梦的中的女生就像是一个婴儿,单纯简单,不会让我感到困惑不解,更不会担心被她们的情绪所左右,或开心或惆怅。

    缓过神后,又趴在床上查看了下我的‘作品’夹在腿缝间的小穴光洁白嫩,堪称完美。

    小文醒来时已是午后三点,我就坐在她床边看书,小文睡眼惺忪的看见我随即美美的一笑。我手上是捧着一本书,可大部分时间眼睛都投在小文的身上,倾听她韵律的呼吸。

    “睡醒了?”

    “恩”

    “饿不饿?”

    “恩?有点饿!”一直给人大姐姐感觉的小文略带调皮的说,我的心神也随之恍惚了一下,忽然醒悟过来,小文其实也是一个小女生。

    要是桃子和小蕊,在她们睡觉时我会去超市买好食材回来,甚至做好饭菜等她们醒后吃,可小文不同,她烧菜的手艺比我好太多了,我得和她一起采买,让她给我做一份美味的大餐。

    我们出门时小文仍穿着来时的连衣裙,下楼梯时小文走在前面,下了一层,她停下脚对我回眸一望,我回了一笑,这是一种暗示,更是一种默契。小文转过身,背过手,从后面掀起了裙摆,丰美的屁股暴露在楼道中,见这场景,我的小弟弟立刻抬起了头,可能是受小文影响,我下身也只穿着一条宽松的短裤,我微红着脸跟了上去。

    直到迈出楼道口的一刻小文才放下裙子,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午后三点多钟的太阳依旧很嚣张挂在天上,小文撑开了遮阳伞。

    胸部的褶皱配上黄色条纹足以掩盖凸起的乳头,裙摆只高于膝盖一点点,即便俯身弯腰也不会有走光的危险,不过走在街上,我还是忍不住偷偷看向她,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只有我知道她裙子里面处于真空状态。

    超市离我住处不远,步行只需十几分钟,一路上,小文为我上演了一部别样的步步惊心,那把遮阳伞成为小文最得力的道具和帮凶。

    走进一片树荫处,小文放下遮阳伞,她把遮阳伞挡在身前的举动,让我又了不好的遐想。果然,看似两手持伞,从侧面看会发现其实一只拉起身前的裙摆提到腰间,身后的裙摆被兜起紧紧包裹在臀部。小文依旧与我有说有笑,我当然也不去拆穿她的小把戏,只是自觉的留意起周围人的目光。

    迎面走来一对情侣时,小文炫耀似的把裙摆又上提了两寸,男生的目光与小文目光相遇时,眼中露出一丝异样的神色,还好身边的女友没察觉到自己男友几秒钟的移情别恋。

    炙热的太阳再嚣张也摆脱不了东升西落的宿命,不情愿的一点点向西移动,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

    “休息一会儿吧!”小文提议道。前面街边树荫下就有一张长木椅。走了七八分钟,想必她穿不惯穿高跟鞋有些累了。我们两人走上去坐下。

    人行道很宽,可因为太阳角度的关系,树荫只遮挡住街道一侧三分之一宽的面积,街上行人们都避着日头靠树荫一侧行走,不停有人与我们擦肩而过,小文把遮阳伞挡在自己的身前。不用看也知道,小文提起裙摆将自己的私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然,是隔着一把遮阳伞。

    陌生人的目光是小文欲望的导火索,对她来说在私密的空间自慰毫无乐趣可言,形形色色的行人在我们面前经过,这些人有意或无意看向她的目光点燃了她身体的欲望,她的双颊渐渐红晕起来,双眸有些迷离的在经过面前行人身上游走。两个多余时间未见,我以为小文性趣会有所改变,可见到这一幕我知道,小文还是那个赤裸站在病患面前的暴露小护士。我无力劝阻,更无力改变,能做的只是保护她不会身处险境,尽快让她释放出体内的欲望。

    “一会儿打算做些什么好吃的?”我找了一个话题开口,小文听了我的话,有些涣散的目光重新聚拢起来望向我,调皮的问“想吃什么?”

    “恩??想吃红烧牛肉。”我的手在遮阳伞的掩护下伸到小文腿间,那里已经黏糊糊湿哒哒的了。‘弄湿裙子可就麻烦了。’想到这里我不禁担心起来,并拢的手指向下探去,却触到硬邦邦的木椅。‘难道……’我好奇的挺起背向身后看去。

    不知何时小文竟从下面将裙摆的拉链拉开,裙摆从中间分开,露出整个光洁的臀部。还好长椅后方是修剪整齐的,一米左右高的灌木丛,即便有人从另一边经过也不会看到我们后面的景物,我微微放下心,开始手上的动作,这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体验。

    小文的暴露游戏多在晚上进行,虽然在肯德基里背对着其他食客撩起过上衣,露出上身,在商场试衣间里赤裸着打开试衣间的门,全裸趴在医院拐角处走廊窗口,望着下面的人群被我送上高潮,可在街上还是第一次。

    “红烧牛肉?好,不过很费时间。”小文说着,任由我的手指在她的小穴上拨动,揉弄。

    “不怕,你今晚又不用值班。”小文紧绷的双腿夹着我的手,敏感度正不断攀升着。

    “好,”小文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想吃什么?”我的中指已扣上肉芽。

    “我,我想吃,”小文微微喘息起来“想吃清蒸鱼。”她抑制着肉芽出涌来的波波快感,努力平复着情绪说。

    有人注意到我们这边,是一位中年妇女手中牵着的小男孩,六七岁的模样。那妇女顺着孩子的目光看向这边,目光先落在我的身上,接着转向小文。

    “看什么看?快走!”走到我们面前时,小男生歪头顶着我们停下脚步,妇女拉了小男孩一把,匆匆走了过去。我对那个小男孩微微一笑却不敢看向她的妈妈,她似乎察觉出了什么。

    小文的呼吸越发的急促了,鼻尖上冒出点点的汗珠,遮挡在身前的伞也微微摇晃起来。

    我中指的两个指节探入滑腻温热的小穴里,被软软的包裹吮吸着。小文的目光完全涣散开了,没有焦距的望着经过的行人,身体随着我手指的扣弄轻微扭动。

    两个身穿同款黑色体恤衫的青年一边向行人发着宣传单,一边向我们这边走来,我警惕了起来,指尖微微用力上挑,小文微皱了一下眉,用迷离的目光看向我,我眼睛指向两个青年人的方向。我想抽出手指,可却被小文紧紧夹住,其中一个年轻人的目光已锁定了我们,向我们这边走来。

    “您好!”年轻微笑着走到近前,将一份宣传单递了过来。他走来时我已经看见他T恤上印的文字‘新风尚健身俱乐部\'

    “哦,谢谢,我工作比较忙,没有时间健身。”我微笑的拒绝道。此时我一只手被小文夹在腿间,另一只手放在大腿上。看起来像悠闲乘凉的人,可被伞挡住的手臂还是显得有些怪异。

    “身体是赚钱的本钱,再忙也不能忽视锻炼嘛!我们总店离这里不远,现在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带您和您女朋友去看看,现在是开业大酬宾期间,只要现在办理会员……”年轻人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推销起来,眼睛又看向小文。

    “谢谢,真没时间。”我尽量控制情绪,下面还在试图抽出手。

    “您看一下。”年轻人又把目标转向小文。

    小文竟然伸出手接过对方递来的宣传单看了起来,只觉得深陷小穴里的手指被一下一下的吮吸着,似乎催促我继续。

    这时另一个年轻人也走了上来,两个身穿黑衬衫的陌生人站在我们面前,我顿时觉得紧张得不行,倘若这时一阵风吹过来掀开遮阳伞,那画面……见小文有意,两个年轻人游说起来“开业期间我们聘请了全国健美冠军欧阳一凡老师亲临指导,欧阳老师您一定听说过吧?”说话的青年看向我。

    小文阴道蠕动越发的频繁了,我的手指也被小穴的热情感染,缓缓抽动起来。难道要在这样的情况下高潮?“欧,欧阳老师?”意识到对方跟我说话,我猛的醒悟过来。

    “是啊!您肯定听说过吧?”他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接着竟然坐在了小文的身边。与此同时,手指感到腔壁一阵收缩。此时我已经没有退路,手指连连扣弄几下第二敏感区,身边小文腰部一弓,同时仰起头眯起了眼睛。手指向被一条大鱼咬住,不停的被吞咽着。

    两个男生也看到小文的反应,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特别是坐在小文身边的男生,从诧异惊醒后眼睛溜向伞下。

    “我女朋友有些不舒服!”我终于抽出了手,从腰后揽住小文,拉住年轻人一侧的裙摆,生硬的说。

    “哦!那,那有时间去看看吧!”不知道是被我生硬的语气吓到,还是因为小文此时的状态,年轻人站起身,拉起同伴回头望着我们走开了。

    见他们走远,我长出了一口气,回过头,小文难得露出调皮的表情,我看着她双颊的两片红晕,无奈的摇了摇头。小文之所以敢这么做,也许是因为我在她身边给了她安全感,或者说给了她暴露的勇气和决心。可是……我心里浮现出一句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真不知道湿鞋的那一天会是在什么场合,什么情景。

    “走吧!”见小文平复了情绪,我说道。

    “恩!”小文应了声软软的站起身走到我面前,遮阳伞仍挡在身前,我左右看了看,快速的拉上她身后的拉链。我额头已经冒出汗。

    刚刚经历过一次街头高潮的小文步伐轻盈了许多,胆子也大了许多,一路过一个小广场时,她突然拉着我的手蹲下身子,遮阳伞又被她挡在身前,两个追逐的小孩从她身前跑过时她,她眼睛还追着他们流露出甜甜的笑,起身时,她身下网状井盖上留着湿漉漉的水迹。

    对面就是要去的超市了,过斑马线时,我猛然发现她身后的拉链被拉开,随着走动两片臀瓣若隐若现,连我忙挡在身后。

    ’呼!‘终于走进超市大门,我总算松了一口气,超市和商场里到处都是摄像头,这里是暴露游戏的禁区。

    走到卖遮阳镜的柜台我停下脚心想’要是小文戴一副遮阳镜的话,即便被偷拍也会安全一些。‘了这个念头转瞬即逝,真要是她带上一副遮阳镜,那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超市里小文安分了很多,不过她今天似乎特别的开心,或者说格外的有兴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采买回来,小文主厨,我做帮手,我又从她那里学了两道菜的做饭。傍晚6点正式开饭,望着一桌子的美味我心想,谁要是能娶到小文绝对是运气。吃饭时我留小文今晚住下,小文几乎没犹豫就答应下来,似乎她今晚本就没打算回去。

    吃过晚饭才七点半,天上还亮着,这时候应该出去溜达溜达,可下午的事让我心有余悸,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吧!

    酒足饭饱,我们又偎在沙发里聊了起来,小文枕在我的肚皮上,让我继续讲新州的趣事。提起新州,我想起桃子,于是给她去了一个电话。桃子说机票已经订好了,周一下午三点和方芳小夏到滨海。挂断电话,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不过小夏也来让我有点意外。

    我继续讲在新州的趣事,当然,我和方芳的牵绊,还有突然被一个童颜巨乳萝莉口交之类的糗事被我自动屏蔽掉。我多次提起桃子和方芳,小文对她们也有了兴趣,向我打听。

    向一个女生讲另一个女生的事本身就是个错误,尤其是滔滔不绝的称赞对方。

    “听你怎么说,真想见见方芳,还有桃子。”小文悠悠的说。

    “好!等她们来了,我介绍给你认识。”我手上揉搓抚弄着光溜溜QQ的肉丘说。可说完过小文没有回应,这才意识到她情绪的变化,不再提起了,又问起明天去翠烟山玩的事。

    PS:第五十七章奉上!

    最近朋友们很给力,回复也很多,虽然明天就要去出差,可还是熬夜更了一章。

    这章只是一个过渡,想必的忠实读者已经发现了。重点在下两章上,也是我很早就码完的两章,而且是很重要的两章。

    说很重要有三点原因:1,下面两章是小文这个角色以后故事的开端,小文的人生在下两章后发生了改变。2.下面两章有很多伏笔,直接影响后面故事的发展。3.介绍了滨海市的历史,我是在描述一个世界,讲述这个世界里发生的故事,而不是为了性爱桥段设计故事。

    再说说小文吧!这个角色从出场就带有些许的悲剧色彩,我在前面的某章中暗示过,那位要是记得请回复我。人总逃不命运的安排,小文也是如此。虽然我说的有些伤感,不过毕竟还没讲到那里,小文的命运究竟如何还得看命运的安排。

    又有读者问起为什么小哥不啪啪啪,等小婉回国后,我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交代。

    有人担心这本会太监,更新到现在已有两年,虽然中间断更过,可今天还有最新章节。我不敢保证不会太监,我只能说,只要时间精力允许,我会一直写下去。

    这部到现在已有三十余万字,不过还只是一个序章,还处于介绍背景,人物阶段,正戏还没开始呢。

    支持不断,更新不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