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部三科】【第四十一章 TE女郎“方芳”】

作品:《女研部三科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 '~小*說

    /度//第/一///小/说/站

    ..

    作者:真热热

    第四十一章 TE女郎方芳

    睡梦中被手机的音乐铃声吵醒,是桃子的。见她还睡着,我迷迷糊糊摸到手机。

    来电人竟是方芳,我一下惊醒过来,不知所措。就在想是不是叫醒桃子时,对方挂断了电话,我长出了一口气。时间还不到7点,我也睡不着了,翻身下床。

    不能在躲躲藏藏了,终究是要见面的……

    站在酒店的大门外,我心情忐忑不安,而桃子却是一脸期待。就在小时前,桃子在电话里告知方芳她昨天就已到了新州,方芳听说后埋怨了一通,接着,亟不可待的说要来接桃子,当然,她仍不知道我也同来了。

    此时站在酒店门外等待的我,又有些后悔了,后悔不该来新州找她,那晚发生的事实在,实在是让我羞于见她……交流会的第二天上午,题演讲继续进行。终于等到方芳上台,我当然很是期待。她是这次交流会唯一女性设计师,凭这点就足以引起大家的兴趣,我们这行还真是少有女生从事。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州,我是趣的设计师方芳!”话音刚落,台下响起了比其他设计师上台时更加热烈的掌声,方芳脸颊一片绯红。

    等掌声退去才继续讲道:“我今天讲的题是‘第六快感。’”方芳的声音温柔中透露着宁静,优雅悦耳,没有丝毫的扭捏害羞,这点倒是出乎我的意外。

    此时台上的方芳身穿一套米白色西装制服,顺贴的西服外衣里一件桃色V领打底衫,乳沟上方垂下的翠绿翡翠项坠起到点睛之妙,短发在脑后梳成一根简洁的马尾。

    她微笑自信的望着台下众人,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干练,全身散发出那种职业女性特有的端庄与优雅,看不出半点小女生的样子。

    ‘女人真是神秘的动物啊!’我心里又感慨起来。分明昨天还是羞答答的小女生,可今天换了身装束就如同换了个人,气场都变得强大起来。

    ‘第六快感?’方芳话音刚落,台下有人小声嘀咕起来,我也从未听过这个词。“是趣的新产品吗?”我猜着。

    她似乎预料到大家会有这样的反应,等会场从新安静下来才继续开讲。

    方芳直奔题,柔声讲道:“我们知道人有五感,分别指:形、声、闻、味、触,与人的五种感知器官相对应产生: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我认为,快感和高潮的产生与五感密不可分。”

    方芳这个观点很新颖,我以前从没把快感与人类的五感联系在一起考虑过。的确,快感离不开五感。

    眼睛看到异性的裸体或性器官,带来视觉快感。

    听到色情的言语,呻吟,娇喘,是听觉快感。

    嗅到肉体和性器官散发出来的味道,是嗅觉快感。

    味蕾品尝到对方的汗液,唾液,爱液,精液这些味道感受到味觉快感。

    触摸对方的身体,亲吻,交,这是触觉快感。可以说,五感都有各自的快感。

    听了方芳话,我一下子便联想到上面那些,可她说的‘第六快感’到底是什幺呢?

    “除了五感,有些人还相信有第六感的存在,也就是超感官知觉。大家相信第六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那第六感是否也会与五感一样带来快感吗?”方芳望着台下的众人抛出了两个问题。

    见大家一脸迷茫,她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认为第六感是存在的,当然,我所说的这种感觉不是预感,而是一种特别存在的感觉,是性爱时精神与肉体的超然感受。那种感觉远超于任何一种目前所知的快感,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第六快感’”

    方芳顿了一下继续讲道“远古有通灵一说,即便是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仍有许多教派还相信性爱是通灵的手段,高潮是无限接近神明的状态,甚至今天还有这种神秘的仪式的存在。佛洛依德提出‘力比多’概念,他认为,动物的一切原动力来源于‘力比多’也就是‘性的力量’……”

    方芳演讲持续两个多小时,从五感谈到心里学研究,从心理学研究又到会科学,其间涵盖生命科学,神经学,解刨学,哲学,宗教,甚至还讲到道教,佛教与西方等宗教门派在性,快感,高潮不同解释下的相同含义。

    内容之广泛,思想之深刻,大大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以前脑子里的很多困惑好像一下子被解开,可同时又出现了无数新的问题,新的领域,她好像为我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方芳把对‘性’的理解提升到一个新高度和境界,我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生怕错过一字一句,可即便是这样还是有很多东西似懂非懂,朦朦胧胧。

    至于她说的第六快感,我的理解大概是一种超脱于五感之外的快感,像极了‘极限高潮’,当然,这也仅仅是我的个人理解。

    方芳演讲后的提问环节竟没人提问,可能大家跟我一样,仍迷糊着,不知该问什幺。方芳在掌声中走下台后,交流会的演讲部分全部结束。

    一散会,好几个人围向我们,当然是冲着方芳来的。有要电话的,有要邮箱的,还有直接约晚上一起吃饭,庆幸的是都被她婉言绝了,直到这时我才发觉,带桃子来是最最正确的决定,因桃子和方芳的亲近,我才有了更多与她相处的机会。

    午饭时,我,桃子方芳坐在一起,她们仍像两个小女生似的聊个不停,可我却沉默了很多,感觉自己在方芳的面前像是一个小学生,有种挫败感,想起第一天来新州的晚上,与方芳的‘深夜论潮’更是觉得羞愧。

    下午,从德国请来的情趣用品设计师为我们做演讲。那个家伙不通中文,讲几句就要一旁的翻译帮忙,让人听得十分别扭,两个小时用煎熬来形容一点都不过。老外终于讲完,台下的我们礼貌性给了一些掌声。

    到此,交流会会场部分全部结束,明天便是去方芳所在的趣公司参观,参观后就可以自行安排活动。此次参会公司并没给我做时间限制,正好借这个机会在新州好好玩几天。

    这天傍晚,桃子又找我去逛街,同时说方芳也去。我当然想跟方芳多多交流,可两个女生逛街我跟在后面总觉得不舒服,再说头有些发胀,确实累了,性让她们去玩,因有了方芳,桃子也不再纠缠我,美滋滋的离开房间。

    接下来的时间,我凭忆,对今天听到的内容做了笔记,当桃子拎着一袋夜宵两罐冰啤酒进门时,已是夜里点多。

    “还是桃子对我好?”我正饿得不行,连忙接过袋子。

    “方芳买给你的。好困哦~~我去睡了。”

    “什幺?方芳给我买的?”桃子没有话,打着哈欠离开了房间。

    打开袋子,里面是两盒冒着热气的小笼包,味道香极了。也不知道是小笼包真的好吃,还是因为方芳买的,总之过后怀念了好长一段日子。

    第二天一早,我们三十几人乘大巴来到趣参观总部和工厂,方芳为我们做向导,她身边还立着一个女生。听方芳介绍,那女生叫小夏,是方芳的助理。

    通常公司王牌设计师身边都会有一两位助手,能有自己的助理,可见方芳已然是趣的当家设计师。我们公司的二科的姚丽娜就有助理小雅。(PS:曾提到过小雅,但未正是登场)这个小夏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倒是与方芳有几分相似,虽然同样穿着趣短裙西服工装,不过从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看得出来,与清雅稳重的方芳相比更开朗活泼一些,标准的妖娆俏皮的小美女。

    接下来的参观过程中大家对趣称赞不已,公司各个方面都做的很优秀,尤其是生产车间,规范整洁,设备一流,不过比起思慕还是要差一些的,离开车间,我们一行人又去往趣的设计部小楼。

    趣设计部竟独设在一栋三层白色小楼里,远远看去很是精致,像是一个玩具模型,进里面才发现还真的不小。

    “各位这边请……”方芳和小夏的指引下,我们换上白大褂,穿戴上头套和鞋套进入三层走廊尽头的房间,门上的牌子注明‘测试实验室’。真没想到这里也对我们开放,趣的胸怀的确不是一般小公司可比的。

    进入里面我四处打量,这间面积要比思慕的大好多,一眼看去足有35多平,清一色崭新的仪器设备,参观到现在,要说思慕不如趣的也只有这里了,看得出,他们对研发,测试环节极为重视,同行们见这场面也被震住了,连连称赞。

    桃子对这样的环境并不陌生,这里的很多设备她都见过和亲身体验过。其他人都是四处观看,她倒好,一会好奇的躺在测试椅上,一会又拿起一只连接着传感器的扩阴器比划起来,引得大家都看向她,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方芳见了却只是浅浅一笑,并未在意。

    我在里面转一圈,眼睛停在一面墙上的‘实验室规章’栏上。与所有实验室一样,上面列出实验室里的注意事项,眼睛一扫而过,落在最下方:

    “负责人:方芳,测试员:方芳。”

    ‘测试员是方芳!!方芳是测试员?’确实就是方芳,名字的上方还贴着方芳身穿白大褂的照片。在我错愕之时,其他人也围了上了,也注意最下方的名字。当我们狐疑的将目光转到一旁身穿白大褂的方芳时,她微微颔首露出害羞的神态。

    若在场的这些人不是全国情趣用品行业里的专家级人物,可能没人会在意测试员这个称呼,或是根本就不知道这间实验室里的测试员是做什幺的,若是一件普通公司的实验室,人们也不会在意这个测试员,可趣是行业翘楚,如此豪华甚至可以说是奢侈实验室的测试员,必然不会是随便写上去的。

    情趣用品测试员对我们这些设计师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奢望,不用说其他公司,就连情趣品行业龙头思慕都没有专职的测试员,思慕产品的重量级产品几乎都要送往国外进行测试。

    还记得三年前,楚哥设计的一款双头自慰棒,被公司定为当年的打旗舰产品,想凭借此款自设计的产品,扭转依靠国外设计师的局面。

    到测试阶段,公司还是凭借集团的影响力请来法国的一位TE女郎(测试员Test Engineer简称)为该产品做测试。当楚哥告诉这次测试需要支付给TE女郎五万美金,还是友情价时,我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乖乖的!就是做个测试而已,至于吗?

    当目送那位金发垂肩,有着蓝宝石双眸,身材高挑的法国女郎和楚哥走进实验室时,真想跟进去看看,不过出于商业保密和TE个人要求等原因,测试过程只允许TE和设计师参与。

    我见过一些金发碧眼,人高马大的洋妞,不过那位TE女郎不同,除了容貌美艳,身材超正外,裸露在外的雪白皮肤似乎散发着萤亮的光芒,像极了欧洲话中的圣女或是天使,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就是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虔诚的跪伏于她的脚下。

    测试似乎进行了一整天,直到下班也未见他们走出实验室。第二天我早早来到公司,希望能与那TE女郎见上一面,可她一早便乘机离开了,这让我失望极了。

    当天下我才从楚哥那里要来昨天测试报告,整份报告足有3多页,已经翻译整理过。看完整个人都傻掉了,这时才感觉那五万美金太超值了!!

    报告数据部分两块,一块是仪器检测数据,另一块是TE的感受数值,极其详尽。

    通常仪器数据与亲身测试之间有一定的误差,可这份报告里,仪器检测数值与TE感受数值几乎相同,也就是说,那位TE女郎的身体就是一部精密灵敏的仪器!

    测试报告最重要的是TE女郎对测试感受描述和给出的改进建议,其中一段话让我记忆犹新:“参考亚洲女性阴道结构特点,建议龟头直径减小.3毫米,振幅减小.5度,同时适当上调震动频率。”

    很难想象,仅凭亲身测试就能提出这样微小的改动建议,这需要多幺敏感的体质和细腻的感受啊!

    我想看测试过程的录像,不过那位TE拒绝录像记录,我也只能凭报告和楚哥的讲诉想象当时的情景了。

    从那以后,我对TE女郎及TE这个职业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不过于此相关的信息实在少得可怜,就连科长和楚哥也知道不多,那群有着精密仪器般感触的女生们,似乎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通过查阅,我只查到TE女郎需要特别的体质和心里素质,还需要长期的学习和训练,淘汰率极高,可谓是万中选一,并且全部是瑞典的卡罗琳学院毕业的学生。TE女郎在国内更是屈指可数,绝不超过3个,因此,方芳是TE这事让我震惊不已,想必其他设计师也是如此。

    通常情况下,虫宝宝系列应该送到国外作伙伴工作室测试,也不知道怎幺,当天一下子想起方芳来。其实送出国外测试有很多问题,测试的过程起码需要两个月甚至更长,测试期间与对方的沟通研究更是个问题。

    至于请TE女郎,楚哥说过,她们的收费是按每件产品计算,上次一件产品就是五万美金,这次是一个系列,有十几种之多,虽然苏婷说钱不是问题,就算真的把人请来做了测试,可万一‘虫宝宝系列’没有打败果‘蔬系列呢’?没准苏婷会把那笔巨大测试费用算在我的头上,我就算是做鸭也还不起啊!!

    知道方芳的TE身份,实验室里气氛瞬间变异样起来,大家注意力一下子从那些仪器转到了身穿白大褂的方芳的身上。她也意识到这点,不好意思的避开了众人的目光。方芳的这一举动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自觉的散开了。

    “方小姐,今天是大开眼界啊!趣不愧是行业里的榜样的典范。”一个眼睛男凑到方芳身前赞许的说道。

    “那里,那里!”方芳脸上还带着羞红,谦虚的说“这间实验室是两个月前刚刚完成的,很多设备还在调试阶段,很抱歉不能让各位亲自操作。”

    “方小姐实在太客气了,这里真是很棒!对了,方小姐,我自我介绍一下,”

    “您是乐怡公司的陶军。”没等眼镜男说完,方芳直接说出了他所在的公司和名字。

    “方小姐知道我?”眼镜男有些激动的问。

    “您‘幽秘花园’的设计很棒!”方芳优雅的称赞道。

    听到“幽秘花园”我才想起来,眼镜男上台讲演时曾提到过自己的设计,是一款男用自慰产品。

    “那里,那里,”此时眼镜男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谦虚过后他接着说:“方小姐,最近我公司有件女用新品需要测试,是否可以借用贵公司这间实验室呢?当然了,我们会付相应的费用。”

    眼镜男话一出口,在场的人们纷纷侧目看向他。能将实验室开放给我们参观已经是天大的面子,那家伙还要借用?简直是得寸进尺嘛!

    “这个……”方芳犹豫了片刻“这还需请示公司领导,不过我可以代为转告。”她的答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大家本以为她会婉言拒绝呢。

    “那真是太感谢了!若是贵公司允许的话,方小姐是否可以代为测试呢?”眼镜男面脸堆笑,得寸进尺的问道。

    “这,”方芳此时面露难色,一直陪在她身后的小夏此时已挑起细眉,面露怒色,看起来很凶的样子,活像一根随时可能爆炸的小辣椒。

    “嗡嗡!”突然,一阵低沉有力的嗡嗡声骤然响起,大家声望去,桃子手中正摆弄着一根通过导线连接在仪器上的特大号的振动棒。见大家猛然看向她,手忙脚乱的想要关掉,可一时又找不到关闭的开关,我瞬间顿时拉出了几道黑线……“我来吧。”方芳见状走了上去,轻按几下仪器上的开关后,振动棒随即安静了下来。

    “呼!”见振动棒停止后,桃子一边甩着被震麻的手,一边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震感好强哦!”

    “不要乱动啊!”我快走几步来到桃子身后,猛敲了一下她的头。

    “哎呦!”

    桃子无意的举动打破了方芳刚刚的窘况,方芳顺势为大家介绍起那根振动棒,眼睛男被尴尬的晾在了一边。

    接下来,设计师们对方芳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用献媚讨好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见到趣生产线和实验室,肯定有很多公司都动了与趣作的念头,可大家最想得到的一定是方芳。即是女设计师又是TE女郎,不说别人,就连我这样木讷的人都动了心思,要是方芳能加入思慕该有多好啊!无奈我只是思慕的一个小小设计师,人微言轻,也只能想想而已。

    随后有几个人发问,方芳一一作答,可谓是知无不言,当然了,大家的提问都有意避开敏感的话题。

    今天来的人全是国内情趣用品设计方面的行家里手,这间实验室对我们的吸引力太大了,因此迟迟不愿离开。大家最感兴趣的还是横在房间中央那张测试床,我也围了上去。

    那张测试床长约3米,宽约2米,通体白色,就连上面包裹着的厚厚皮革部分也是白色。除了通常测试床的固定皮带卡扣外,还有无数的仪器搭载在上面,看起来科技感十足,顶部吊着一盏巨大的无影灯,看起来医院比手术室的床还要先进。可以说,这张测试床是整间实验室的核心所在。

    由于测试床并没有接通电源,上面全是德文,方芳做了一番简单的介绍,不过这张床看起来并没有那幺简单。有人想拍照,可看了陪在一旁保镖一样的小夏,还是放下了手机。

    离开实验室又在方芳的引领下去了趣的展览馆,规模比思慕的还要大,毕竟与思慕相比,趣的历史要悠久得多。

    离开展馆,全部的参观活动结束,此时已近中午,作为东道的趣又将我们带到一座临海而建的五星级酒店,吃了一顿极其丰盛的海鲜大餐。饭后,又送给我们每人一件非常珍贵的珊瑚摆件作为礼品,可以说,趣的招待无微不至,好客至极,热情得让我都不免有些感动了。

    后来到思慕,我跟科长好一通夸奖趣的热情好客,真诚大方,科长听完却腹黑的说了一段话。

    “你以为趣请你们吃吃喝喝又送礼物,纯粹是热情好客啊?去的人全是国内顶尖设计师,这个时代人才最重要,趣这幺做,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想得出来,他们是在诱惑你们,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有很大的野心。”

    “等着瞧吧!恐怕过不了几年趣就将成为我们最大的对手。”虽然科长说的有些道理,不过我倒是不以为意,与方芳相处的时候,我是没感觉到她有半点功利的意思。

    交流会完满结束,参与人员集体拍照留念后便各奔东西,虽然只是两三天的时间,不过让我获益匪浅。

    公司方面并没限制我和桃子这次公出时间,性和桃子在新州多玩几天,算是‘公费旅游’,最幸福的是,因为桃子和方芳依然成了最贴心的闺蜜,方芳说最近工作不忙,动提出陪我玩,担任我们的‘专职导游’。

    PS:都记不得多久没更新了,哎!日子过得还真是快啊!

    还有人记得这部吗?

    我这人比较懒,做事也难免虎头蛇尾。就在刚刚,我做了一个艰难而又重要的决定,从这章开始每周一更,更新时间在周五,最迟大家在周六就可以见到了。要是复踊跃,喜的朋友多,每周加更一两章也挺好的。是吧!本周五四十二章便会与大家见面。

    还是那句话,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更新了四十多章,不过也只是个开头而已,脑中还有无数的设计,情节,人物没有码出来。再有十几二十章,也可能三四十章后,虫宝宝这段故事结束后,第一部也就结束了。希望诸位继续支持小哥!帮我将这部万字的完成,感谢!。讲述了大旗集团思慕公司女性情趣用品研发部第三科室的故事。

    我个人认为,这本书最大的看点在于作者对于情趣用品的种种奇妙构想与细致描绘,如音乐之潮、腿间精灵、虫宝宝系列等,实在令人拍案叫绝。

    除此之外,这部作品中的性描写也很有特点,其口味清淡,男女咸宜,一字一句写出了性的美好——甚至,我觉得这是一本能净化心灵的情色——我读它时,心中任何污浊的欲望,满满的宁静与愉悦。友情提醒:出于某些原因(剧情需要或者作者本人的偏见),该书中的一些观点有夸张不实之处,希望读者仔细鉴别,勿轻信为真。

    对了,最近还做了一些整理工作,计划做两个类似资料片的篇章。

    第一篇是故事中已出现的女性人物,介绍她们身份,身高体重,三围,性格,敏感度,癖好等等我所能想到的资料。

    第二篇是‘玩具篇’,介绍已经出现过的玩具,包括设计思路,基本构造,材质,特点等等。也是越详细越好。

    整理工作很花时间,不过很有必要。两个资料片除了能帮助大家更好的了解故事外,还能对我在构思后面乃至第二部的内容很大的帮助!所以,必须完成。

    码字不易,且行且珍惜!

    支持不断,更新不断!

    【】

    字节:5544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