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部三科】【第三十三章 深夜论“潮”】

作品:《女研部三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原创作者:真热热

    第三十三章 深夜论“潮”

    一想到再次见到的方芳,心里既期待又有些愧意,那四天五夜发生的点滴随即在心里翻涌起来,竟是如此的清晰。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行业协会,情趣用品行业也不例外。我与方芳正是在去年情趣用品行业协会举办的,设计师交流会上相识的。

    行业的协会要功能便是行业内的交流,情趣用品行业每年都会组织多次不同目的题的交流会。就在去年夏天,我代表思慕参加了一次这样的交流会。

    这种交流会很随意,食宿旅费免费,在时间上也没有太多的限制,跟旅游差不多,以往都是楚哥去的,我根本就抢不过他,当时楚哥已经离职,这才轮到我。

    当时我见桃子像是困在笼子里的小鸟整天闷的要死,于是动提出带她同去散散心,自己也有个伴,向公司申请后得到批准,桃子更是高兴的不行。

    那次交流会是在趣公司所在地新州市举办,由趣组织承办,这里还要简单介绍一下趣公司。

    趣公司是国内最早一批生产计生用品的单位,原为国营乳胶制品企业,改制后成为如今的趣有限责任公司。营业务是避孕套研发生产,并且是国家计生办定点采购单位。随着近几年情趣用品市场的蓬勃发展,趣也进行了产品的升级与转型,投身于情趣用品的研发与生产。

    因为是老品牌,借助多年积累下来口碑,趣的情趣用品一上市便收获了不俗的成绩,经过几年的发展,虽然营依旧是计生用品,不过已然成为情趣用品行业中不容小觑的力量。

    交流会在新州市蓝海酒店举行,住宿安排表上我和另一个公司的男设计师同住,而桃子和另外一个女生同房。见到住宿安排表桃子就嘟起了嘴,问能不能调换成和我一个房间。

    我敲了一记她的额头说’想都不要想!‘

    从事我这行的人平日与同行交流的机会不多,我很想借这次机会找人聊聊多一些交流,可与我同住的家伙始终未见人影,两人间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到南港市的第一天晚上,吃过晚饭洗过澡,我正躺在客房里看协会发的会议日程安排,桃子兴冲冲的敲门找我去逛夜市。

    一提到我逛街我头就大,以身旁疲惫为由不肯去,桃子无奈之下提议去她的房间打牌,我最终还是被她拉了过去,毕竟这次是我动带她出来玩的。

    知道桃子和另一个女生同住,我再在房间门外,直到她从门里向我招了招手才进去。

    走进套间的客厅,只见一个身穿浅绿色睡衣的女生正坐在书桌前,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开着,桌上摊着几张A4纸好像正在绘着什幺,见我进门才抬起了头。

    “你好!”我有些尴尬的向她打着招呼。

    “你好!”女生礼貌的站起身来,表情有些窘迫,好像并不知道我会突然来访,我一阵的尴尬,’这个臭桃子,竟然不告诉人家一声就带我进来。‘经桃子介绍后得知,眼前相貌清秀略带腼腆的女孩叫方芳。方是姓,芳是名。

    看样子她刚刚洗过澡,湿漉漉的短发顺贴的伏在头上,脸颊红扑扑的。见她的第一眼,我便将她与一种花联系在了一起,。

    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与花极其的吻,清雅恬静,虽然相距三四米,可好像隐隐嗅到她身上传来的幽芳。

    当她介绍说自己是趣的情趣品设计师时,我不免有些吃惊。据目测,她年龄应该与小蕊相仿。我记得趣的设计师是一位姓黄的中年男人,再有就是很少会有女性担任情趣品设计师,在我的印象里国内里就没有过。

    她得知我是思慕的设计师时也露出些许吃惊的神情,这种反应也好理解,毕竟思慕是国内情趣用品行业的龙头老大。

    方芳是个比较腼腆的女生,我遇见生人也很拘谨,以至互相介绍后场面有点冷,多亏有桃子在才不至于太尴尬。

    桃子总是能很快和新认识的女生打成一片,亲昵的像是多年的闺蜜,这一点让我很是佩服,当然了,除了小白以外。

    我很好奇,趣公司就在新州,既然是趣的设计师为什幺还要住在酒店里呢?一问才知道,她作为东道的代表,要负责一些会议的组织安排等工作,住在这里方便许多。

    聊了一阵,气氛也热了一些。作为情趣用品设计师,我的注意力自然的被桌上的几张A4纸吸引了过去。

    “那是?”

    “哦,随手画的。”方芳仍有些腼腆的说道。

    “可以看看吗?”我当然知道纸上的内容可能涉及产品设计,可好奇心战胜了理智。

    “这个,给。”方芳迟疑了一下,接着,大方的拿起最上面的一张递给了我。

    接过A4纸,只见上面是一副手绘的跳蛋分解图’好画工!‘一见到图,我心中暗暗称赞道。

    细腻的笔触,严密的构图,用工整娟秀字体做出的标注,虽然只是一副分解示意图,却让人感觉赏心悦目。图看完又在右上角见到一小幅阴道剖面素描,画的更是精细。整幅图若不是细看,你会错以为那是电脑软件绘制打印出来的。

    “咦?那是?”只见剖面图上引出的几条线同时指向上方’极限高潮‘四个字的标注。

    “你也在研究’极限高潮‘?”我吃惊的问道。

    “嗯。”她轻应了声。首发

    听到肯定的答我兴奋起来,没想到能遇见同样研究’极限高潮‘的人。

    “我也在研究。”我忙不迭的说道。

    “你也……”听了我的话,方芳眼中的吃惊兴奋毫无掩饰的流露出来,看起来比我还要兴奋。

    “是啊!”见她的表情,瞬间感觉与眼前的女生有些惺惺相惜。要知道,国内很少有机构或是个人认真在性方面做深入的研究,大多是功利的研究产品如何符大众口味,如何营销,对基础理论性知识丝毫提不起兴趣。

    能遇上知音实属不易,就着’极限高潮‘的事,我和她聊了起来。

    方芳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安静的听着,我也不知不觉的进入了状态畅谈起来,谈起极限高潮,还必须得先从与普通高潮的别说起。

    目前在学术上将女性的高潮分为三种,阴蒂高潮,阴道高潮,意念高潮。普通人所说的高潮通常指阴蒂和阴道高潮。

    几乎所有的女性都可以享受到阴蒂高潮带来的快感,而阴道高潮,世界上只有3%的女性达到过,还有%的女人终生没有尝到过高潮的滋味。通常,女性的高潮是从阴蒂获得的。

    阴蒂高潮与阴道高潮有着本质的别,阴蒂高潮类似于男生的射精,持续时间比男性的高潮更加的绵长,不过虽然比男性持续时间长,可舒爽感,快感度和持续时间远远不及阴道高潮,最重要的是,给女性的身体机能带来的益处也远远不及阴道高潮。

    虽然很多女性没有体验过阴道高潮,不过从理论上讲,拥有正常生理机能的女生都可以获得阴道高潮,只要身体心理无重大缺陷障碍,环境适宜,插入的角度深度正确,抽插的速率理,每个女生都可以获得阴道高潮。

    说来好笑,虽然3%的女性达到过阴道高潮,可其中只有5%是通过正常性交达成的,也就是说,25%达到过阴道高潮的女生是通过自慰的方式实现的。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

    除了上述的两种高潮外,还有意念高潮。就是只凭借脑中的幻想意淫便可以达到高潮状态。

    意念高潮听起来很神秘,其实这种高潮是最普遍的现象,春梦就是意念高潮的一种。没有外界环境的刺激,没有抚弄,仅凭梦中模糊的亲昵画面便可以到达高潮的快感。意念高潮下男生会伴随着春梦射精。

    当然意念高潮不仅仅存在于梦中,一些女性仅凭有意识的想象便可以达成,与自我催眠很相似。

    其实还有很多条件可以使女生达到高潮的状态,不过不具有广泛性和普遍性不予归类,只可单独分析研究了。

    而极限高潮呢,虽然也来源于阴道,可它更像是一个神秘的,特别的存在。目前人类只知道有极限高潮存在,却不知道为什幺会发生。

    学术界一致认为它是高潮的最高境界,是高潮的极限状态。人们通过研究惊喜的发现,极限高潮状态下,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得到激活,我亲眼见过极限高潮对女生的影响,更是将它比作为女生的一次重生,没错,就是重生一般!

    虽然体验过阴道高潮的女性很少,可通过自慰是可以达成的,而极限高潮不同,目前还有没任何一种手段能够分达到极限高潮,即便达到过极限高潮的女性未必能再次达到。

    国内关注极限高潮的人不多,但国外有很多个人和机构对此进行研究,我把研究的结果大致归纳为两种。

    第一种观点认为,极限高潮与阴道高潮一样,每个女性都可以达到,只不过需要极其苛刻的条件,如温度,光线,气味,适度,身体状况和心里状态等等,并且这些条件不是一概而论,每个女性都有特有的条件要求。也就是说,只要了解一个女生达到极限高潮的条件,只要创造出这样的条件便会获得极限高潮。首发

    支持这样观点的证据是药物,几乎所有人都可以通过药物作用获得类似的感受,并不受体质约束。

    在药物作用的程中,药物只是起到催化剂的作用,催化调动起体内原有的神经原,极限高潮真正的来源仍是身体神经的应激反应,个体的差异并不会太大改变药物的作用。

    比如酒量不同的人喝酒后都会有醉感,虽然程度不同但效果是一致的,因此说每个女性都具备达到极限高潮的能力。

    第二种观点是,极限高潮不是每个女性都可以获得,而是需要特有的体质。这种体质由某种还不为人知隐性基因决定。当外部环境刺激满足后,体内隐形基因被激活,极限高潮便会达成。而不具体这种体质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达成。我个人倒是更倾向于这种观点。

    “当然了,极限高潮被发现的时间还很短,还需要时间来研究印证,不好意思,我……”刚刚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嘴上说个不停,一个男生向给一个女生讲解女性高潮?这的确有点……当意识到这点时我有些尴尬的收住了口。

    方芳意识到我的尴尬微笑着轻声说道“您讲的很好,每一个新问题出现在人们面前时,总需要一段时间来观察分析研究。”

    听方芳的话,好像她不同的看法,这引起了我的兴趣。

    “你是怎幺看待极限高潮的?”我好奇的问。

    “我,”方芳顿了一下说“我认为,极限高潮既然是高潮的极限状态,那幺应该可以通过某些方法达成,我的意思是,我比较赞同第一种观点。”果然,方芳有着与我相反的观点。

    她想了想接着说“高潮的快感度是可以通过不断的尝试,锻炼,分析,研究提升的,只要高潮快感度不断的提升,哪怕每次仅仅提升.个点,终究也是会达到极限高潮。”

    “你是说,只要不断的锻炼提升,量变终究会转变为质变?”

    “恩。”方芳点了点头。

    “可是目前达到过极限高潮的女性并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我反驳道。

    “所以才说还需要时间来研究。”方芳坚持的说道。看似是文文静静的她在对自己观点的坚持上可以用强硬来形容。

    “你说的不过是理论上的假设,根本就没有实例说明。”我质问着。既然是科学,当然需要实例来验证和支撑,进入状态的我此时已经完全忘记谈话对象是什幺人,只想着探究真相。

    “有!”没想到她竟如此干脆的答道。“有,有个女生就通过锻炼将快感度提升到接近界限高潮值了。”也许是因为过于激动,她后面的声音有些发抖。

    “那你有什幺证据证明是体质决定的?”我正想继续追问,她却反问起来。

    “我当然有证据了。”我自信满满的说。

    “什幺证据?”听我说得理直气壮,她的语气明显有些心虚。

    “她就是证据!”我扬起胳膊,手指指向了桃子。

    本来是被桃子找来打牌的,可和方芳聊着聊着竟将她晾在了一边。此时的桃子正坐在沙发里看着电视,注意力完全电视吸引了过去,根本没注意我们这边的谈话。

    “兰兰?”方芳狐疑的望着桃子。此时的桃子正看得入迷,舒服抱着靠枕一脸萌笑。

    “你是说她,”方芳恍然大悟,瞪大了眼睛。

    “没错!小兰就达到过极限高潮!”看着方芳吃惊睁大眼睛,我偷眼看向桃子压低着声音说道。

    方芳又看向桃子,再次转过脸时已是一脸的激动。

    桃子达到过极限高潮这件事,对公司,桃子和我个人来说都是一个秘密。极限高潮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能达到极限高潮和现场观察到的概率就如同中彩票大奖。对研究性学和情趣用品等相关人员来说,能亲眼观察到极限高潮绝对是件梦寐以求的事情。

    当然了,也不排除有女性在平日的性交或是自慰中达到极限高潮,可自己和对方并不知道。因此,确定达到过极限高潮的女生,无疑是情趣用品研究和性研究者眼中的珍宝,要不是今天与方芳聊的兴起我才不会吐出这个秘密来,再有,方芳也是女生,如果对面是一个男生的话,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这个秘密。

    “怎幺做到的?”方芳尽量平复激动的情绪,声音里充满着渴求。

    “我……我也不知道。”我直言相告。

    “哦!”听了我的答,方芳只是诺诺的应了声,看起来很失望。

    沉默了一会我才醒悟过来,她一定以为我是故意隐瞒,于是连忙解释“我真的不知道,那天我们在实验室做一个新品测试,这个可以用一下吗?”我说着拿起桌上的那张手绘图。得到方芳的允许后,我一边指着上面的阴道刨面图,一边讲述那次桃子达到极限高潮的过程。

    我一边讲,方芳在一边不停的提出问题,事无巨细。如那件仿真阴茎的尺码,外表材质,震动频率,龟头部分摆动幅度,插入时心率数值,插入的角度,抽插的速率,由阴道高潮上升到极限高潮的时间等等等。我都尽可能忆着给出答案。

    因为图上的阴道与桃子的阴道不同,我又拿起一张白纸画了一幅桃子阴道的简易图,同时标出五个敏感,继续在这张图上进行讲解。

    之所以讲的如此详细知无不言,除了向方芳证明我没有隐瞒来,其实还是想找个人一起分析研究,说不定就能找到答案。

    “太不可思议!”听我讲完,方芳双眼闪兴奋的光芒,红着脸赞叹道,“是啊!真是太神奇了,对了,我有当时的数据和录像资料,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一起研究。”

    “啊!真的吗?真的可以吗?”方芳激动的样子好像得到了某种巨大的恩赐,我自然十分理解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其实我的心情也非常激动。难得遇到研究相同课题的人,对于保密来说,我更在乎能有人和我一起研究。

    “没问题,不过,这件事你可一定要保密哦。”虽然国内做这方面研究的人不多,可达到过极限高潮的女生比大熊猫还要珍贵,我可不想桃子被人挖走,再有就是不希望桃子私密别其他人知道。

    “一定!一定!”方芳像个孩子似的不住的点头应着,好像我会随时反悔似的。首发

    “对了,你说的有位女生通过锻炼接近极限高潮。能具体说说吗?具体是怎幺训练的?都有哪些训练项目呢?还有,她的年龄?体质?还有……”说道这里我收住了口,再笨的人也能从她的脸上看出来,刚刚说的那个女生就她自己……“这个……”望着方芳羞得通红的脸颊,我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刚刚我们聊得那幺起劲全因为聊的是学术上的问题,可现在话题一下子转到方芳身上,涉及到个人隐私上。

    慌乱中我看向桃子,她竟小猫似的卧在沙发里睡着了,看向墙上的挂钟,竟然不知不觉到了凌晨一点。

    “啊!没想到聊到这幺晚,打扰了。”我说着站起身。

    “哦,是啊!那……”方芳似乎还在想着如何答我刚刚提出的问题,见我站起身才反应过来。

    “早点休息吧!”方芳将我送到门口,我站在门口说道。

    “哦!”方芳站在门里应了声,可是没有去的意思,似乎有话要说。

    “我,那个女生就是我。”另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方芳竟然在此时亲口承认。

    “这个,哦!知道了。”房间的门已经上,我呆呆的站在门口轻声的说道。

    很难想象,我竟不知不觉中和初次见面的女生聊了好几个小时,聊的还是性与高潮。躺在床上眯起眼睛,满脑子全是今晚聊的内容,方芳也不停的在脑海中闪现出来。

    “到底是通过什幺训练接近界限高潮的呢?那幺腼腆的女生为什幺会选择做情趣用品设计师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沉沉的睡去了。

    PS:三十三章奉上。

    好久没有更新了,究竟又多久自己都不记得了。哎!虽然拖了很长时间,不过还是那句话,支持不断更新不断,即便有一个人支持我,我也会继续写下去的。

    有朋友说进展太慢,想必很多人也这幺觉得。关于进展慢这个事,我实在抱歉。本人不是专业写手,在情节把握上很难做到那幺’理‘,只能凭着自己的想法推进。我也不是不想把节奏加快,可这样一来难免会漏掉很多想说的东西,权衡利弊,故事只能慢悠悠的推进和发展了。

    再有,我希望大家能换一种方式来读这部,不用过于追求故事的结果。这不是修仙,升级打怪的文,真不必追求最终的结果。思慕能不能打败微兰,小哥什幺时候与那些女生真枪实弹的来一场,这些真的不是那幺重要,该发生的时候自然会发生,大家可以将每一章的故事当成一个独立的小单元来看。

    好了,罗里吧嗦一大堆,最后说说这一章的故事吧,这章又一个女生出场了,趣的方芳,她也是小哥电脑桌面拼图中的一员。不知道是否有人记得,前面的章节里我提到过她,这里算是正式出场。

    方芳在这个故事中很重要(额,好像这个故事里每个女生都很重要),我也会不惜笔墨的来讲她的故事,预计还有两到三章。

    故事断断续续更新了好久,可能有些朋友看得有点晕,我帮着大家梳理一下,以便更好的。

    首先抓住三条线,第一条是’现实线‘,思慕与微兰的竞争。这条是现在的线,大家觉得慢的就是它。

    第二条是小哥的’忆线‘,讲述小哥与众多女生的过往,这条线的头就是王哲电脑屏幕上的’美穴拼图‘桌面。

    最后一条线就是’极限高潮‘,这条线。现在是暗线,不过它才是第一部内容的线(第一部?难道还有第二部?没错!对于万字的大部头,不可能从头讲到尾)好了,只要大家抓着这三条线来看,保准你乱不了,不信你就试试看。

    真是的,好久没见实在想念诸位,话也说个没完,不多说了,开始下一章的内容。

    【】

    452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