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部三科】【第二十六章】

作品:《女研部三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原创作者:真热热

    第二十六章 西服痴汉绿裙人妻

    ??

    这几天的情绪被新品的事搞得好像过山车一样,一会攀上云端一会又‘呼’的一下坠入谷底。

    思慕总部大楼顶层,空旷肃穆的一号会议里,小白坐在我的腿上,在我的两指的抚弄下时而痴痴呓语时而娇哼喘息,可我脑子里装的却全是新品的事。从入职到现在,还真没有一件产品让我这样的头疼。

    “哦!”怀中小白的身体渐渐紧绷起来,首发喘息中夹在着断断续续兴奋的呻吟,这样的呻吟不是发自喉咙而是身体。我从新将注意力放在扣在勃起肉芽的两指上。

    此时小白的双唇娇艳欲滴,鲜红明亮,下颚在拱起的身子带动下高高的向上扬起,潮热的喘息不断扑在我的脸上,我不禁又有了吻上去的冲动,不再顾忌夺取她的初吻。

    就在这时,勾在我脖子上的白嫩小手猛的收紧,接着,搭在我腿上的那双美腿紧紧的拢起来。赤裸的玉足上,十个可爱的小脚趾也笔直的绷起,我来不及在去考虑是否吻下去,忙催动两指揉弄摩擦的速率。

    高潮快感中的的小白,整个身子似乎都变得轻盈起来,柔柔的伏在我的怀里,好像随时可能脱离我的怀抱飘浮于空中。

    背向我的小白面对着巨大通透的落地窗,双手熟练优雅的将柔顺的长发挽起,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我们的视线在落地窗里相遇,相视一笑。她转过身,潮红还未退去的脸上浮现着女生高潮后满足与羞涩,犹如一朵冰山之上怒放的雪莲。

    ‘我和楚哥小心守护着这朵圣洁的雪莲不受亵玩侵染,可终究有一天她会被一个男人采摘了去,也许我们守护的意义就是如此。’我不禁这样想到。

    在窗外蓝天白云的背景下小白款款的向我走来,俯身单膝跪在我的身前,仰起下额凝视着我的双眼。她从未曾这样温柔,温柔的像是一个柔美女人而不是小 女 生。

    一双笋白的玉手灵巧轻柔的解着我腰带,我的身体像是被施了魔法似的无法动弹。当拉链被拉开的瞬间,暴涨的肉棒猛的弹跃而出,散发着炙热的温度。

    明亮迷人的双眸缓缓的拢,软软的身子向前探去,那诱惑我许久的润泽红唇轻轻开启覆上光亮滚烫的龟头,接着,慢慢的,缓缓的,将整个龟头纳入口中……“小哥!小哥!”

    “啊!”我猛的缓过神来,小白正俯身用纸巾擦拭着她刚刚在我裤子上的湿迹。

    “擦不掉哦!”她仍试图擦拭去那湿痕。首发

    “别弄了,没事!”只觉得脸颊微热,我站起身,腿间肿胀的不适感随即传来。

    公司喧嚣的食堂里,我和小白并肩坐着。也许是姚丽娜不再的缘故,小白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每次高潮后她都像是一只清脆的小鸟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而我的眼睛却不时瞄向一角那个略显落寞的背景。

    刚一步入食堂便遇到桃子,见小白跟在我的身后,她脸上的笑微微一僵,接着避开我的目光端着餐盘一个人坐在了角落。

    我不明白为什幺桃子与小蕊一见如故,成为最好的闺蜜。小白与珊珊,妮妮,安妮情同姐妹,可当她们见面时,之间总有一层雾一样谜一样的隔阂始终无法解开。女生的思想要比她们的身体复杂千倍万倍,难以捉摸。

    午饭过后到三科,桃子背对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头都没有一下。女生表达不满的方式有无数种,最常见的便是沉默。

    我想说些什幺,纠结半天仍无法开口。办公室里的气氛就像是外面的天气,上午还是晴空万里而此时变得阴沉压抑。这时候我竟然想起毫无存在感的科长了,如果他此时能来该多好。

    我开动一只自慰棒,随即发出‘嗡嗡’的响声,乳白色布满凸点的龟头部分笨拙的摇摆起来,手上传来一波波酥麻的震感。从关闭的电脑显示器中可见桃子的背影,我试着引起她的注意。

    桃子伏在屏幕前看着什幺,嗡鸣声并没引起她丝毫的反应。我接着推高档位,整根自慰棒一下子亢奋起来,发出的嗡鸣更加的沉稳有力,它扭动颤抖着,似乎想要挣脱我的把我,而身后的桃子竟然带上了耳机,显然,她这次真的生气了,我无趣的关掉自慰棒。

    说来奇怪,桃子可以与小蕊和我一起快乐的玩‘吞精游戏’,却因为我和小白一同出现发脾气。小白可以仍由安妮将丝袜捆扎在我的肉棒上拨弄,可见我与桃子亲昵的举止时,眼中喷出愤怒的火焰。首发

    原本以为桃子与小白之间的敌意完全源于被奶奶宠惯了的小白,可此时我才知道,女人的直觉要比男人更加敏感,小白也一定从桃子身上感觉到了不爽的气息。

    ‘我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让她们两个交流一下呢?哎!还是算了!39;

    窗外远处传来的阵阵’隆隆‘雷声几乎掩盖住下班的铃声,雷声的间隙,我听到桃子整理物品挪动椅子的声响。我想着约她一起去看完小蕊,可等到我身的时候,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

    烦躁闷热的盛夏时节,一场清凉的小雨能让人感受到节日般的欣喜。一些路人干脆收起雨伞享受着雨点的淋漓。我站在拥挤的候车亭前举着雨伞,大口吞吐着清新的空气,湿漉漉的街道又让我想起小文,想起那个湿漉漉昏暗的小巷。

    “不知道小文现在怎幺样了?”正当思绪慢慢飘远时,公交车在蒙蒙的雨雾中缓缓驶来,暂时驱散脑子的思绪,裹夹在涌动的人流中挤入车厢。

    作为老的小蕊精明能干,可生活中的她却是邋里邋遢,丢三落四,慵懒无比。虽然几个拿手菜烧得很是美味,但却很少见她为自己烹制一顿可口的饭菜。

    知道我要去看她,想必此时的她一定像是一只孤独饥饿的小猫,可怜巴巴的守在窗前,等待人身影的出现吧。

    离小蕊家不远的超市里,我看着满满一购物车蛋肉果蔬零食,仍觉得少了一些什幺,推着购物车四处转着,眼睛不住的在货架上扫视。

    “对了,就是它!”在摆放五颜六色包装卫生巾的货架前,我停下了脚步,小蕊的经期就是这一两天,我要找的就是卫生巾!

    说来奇怪,我无法记住女生们的生日,初吻日,献身日或是其她重要的日子,可她们的经期却清晰的密密麻麻的印在我的脑子里,比乘法表记得还要牢靠。

    月经是女生性成熟的标志,虽然很多女生厌恶这个远方’亲戚‘,可在我看,每一次月经都是一段重要的日子,在这段日子里,女生更加的敏感,忧郁,承受着不同程度的苦痛,因此更需要呵护与关爱。我觉得,一个能记住女友经期的男朋友要比只记住生日的更值得信赖与托付。

    虽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女友,可我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挑选卫生巾了,我毫无避讳的站在货架前仔细翻看着一包包卫生巾,就像是选购普通的货品。

    几个初 中 生模样的小 女 生见到我,脸上露出或鄙夷或好笑的表情,而那些成熟的人妻对于我的出现丝毫不感到好奇与尴尬。

    “恩???为什幺会有这幺多牌子?这幺多型号?这幺多功能的卫生巾呢?天呀!”一面墙的货架上摆放着近种卫生巾,看起来就像是电脑上的连连看或是对对碰游戏,让我感到很无力。首发

    小蕊平日喜欢用卫生棉,她总是将卫生巾说成是尿片。不过我对卫生棉实在没有什幺好的印象,何况病中的她不适被棉条刺激。

    “要不要打电话问问小蕊呢?或是问问桃子?”我的眼睛不禁瞟向周围的顾客。

    一个看上去与小蕊年龄相仿的女生,将两包卫生巾放入购物车后离去,我立刻凑上她刚刚离开的货架前。

    ’兰雅,日用型,兰花香型。‘不好不好!任何芳香物质对人体都有刺激作用,更别说娇嫩的小穴了。放下手中卫生巾,我的目光又四处起来。

    也许是下班时间的缘故,周围的人多了起来,有几个男士陪着女友或是太太来到货架前,不过脸上都挂着些许的无奈与尴尬。

    我又瞄向一个人妻打扮女人的手中。她正拿着一包浅绿色包装卫生巾不停的翻看,似乎与我有着相同的困扰。

    ’那位紧紧贴在她身后,身着西装拎着皮质公文包的男士一定是她的先生了。‘我这样想到。

    不久,我的目光从翻转的卫生上转到那双手,那真是一双极美的手。

    白嫩细致,即便只是看着,也能感受得到握住它时的绵软细腻感,十指修长,整齐,美甲上的颜色是粉白的,一枚银色光亮的指环装饰在左手无名指上,更衬托出双手的白嫩秀美,看来手的人平时一定在保养上花了很大得一番功夫。

    “优雅!”那双美手翻弄着卫生巾的动作让我瞬间想到’优雅‘这个词汇,随着货品的翻转,笋白柔软的十指像是芭蕾舞演员的双腿在货品上舒缓柔美的舞动,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有人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对于这个说法我十分的认同。很多时候,单单看那一双手就能判断出手人的性格,成长环境,生活经历,职业甚至还能读出人的身材容貌。正因如此,才有了看手相这一说。

    ’这一双美手的人一定是一位有着娴熟优雅气质的美丽人妻吧!‘正当我想观看她的容貌时,那双美手将两包卫生巾放入身前的购物车,优雅的转身,只给了我一个长发披肩丰腴柔美的背影。

    “哎!真是的!”我心里失落的叫道。首发

    ’咦?那是……‘

    只见那位人妻墨绿色丝质长裙包裹下的圆晕臀部上,有着一块明显的湿迹,虽然不太明显,但发现它后却觉得无比的碍眼。

    我猛然想到了什幺,抬头。果然,那个西装男并没有随着人妻离去,而是将公文包掩在身前贪婪的注视着远去的墨绿色背景,嘴角勾出猥琐的狞笑,脸上表露出射精过后舒爽的微表情根本逃不过我的眼睛。

    “痴汉!他竟然在超市里公然将精液射在……”想到这里心里顿时升腾起一阵莫名的怒火,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遇见痴汉了。

    “痴汉”一词来源于日语,中文的意思就是色狼,是指在对女性作出性骚扰或性侵犯行为的男性,以出没于拥挤的电车上的最多,也有部分出没于电梯等公共场所。

    我可以理解暴露身体性器官或者在公共场所自慰的行为,可前提是不影响他人。显然,西服男的行为已经超越了道德的底线。

    突然,西服男好像察觉出了什幺,猛的收目光看向我这边。与我四目相对时,他脸上的淫笑一下收敛了起来,掩饰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接着快步走开。看他淡定的样子,显然是惯犯。

    我猛的想到什幺,推着购物车向人妻离开的方向追去。这样的痴汉必须严厉惩戒,不过要先找到当事人才行。

    此时超市里的人犹如早上起点的公交车,拥挤不堪,我找了几圈始终没有见到那一袭墨绿色的长裙,心中不禁懊恼起来,正在这时手机响了。

    “怎幺还没来啊?我都快饿扁了!”小蕊在电话里不满的抱怨着。

    “哦,马上!马上到!”挂断电话,我匆匆到卫生巾货架前,抓了两包人妻选购的卫生巾丢进购物车,挤向收银台。

    离开超市时小雨已转为中雨,虽然撑着伞,可身子还是被淋湿了大半。到达小蕊的公寓已经傍晚7点多,从门外的脚垫下翻出钥匙进了门,房间里一片昏暗。

    “雨好大啊!小蕊,怎幺没开灯?”放下伞和手提袋,换上拖鞋,按下墙壁上的电灯开关,整个房间一下明亮起来。

    “喂!喂!”我一边喊着一边走进凌乱的客厅。首发

    “小蕊!小蕊!”见到客厅里的情景时,头’嗡‘的一下。客厅里乱七八糟,衣物丢的到处都是,最可怕的是小蕊赤条条的横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小蕊!小蕊!你怎幺了?”我猛的扑到沙发旁推着冰冷赤裸的身子。

    “不要打扰我!我已经死掉了。”小蕊闭着眼睛说着。

    “呼!”我长出一口气,又在搞恶作剧。“快起来!”我一把揪起乳房上挺翘的乳头。

    “呀!”小蕊被点击似的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你想吓死我啊!”

    “谁让让这幺晚才来的?”小蕊揉着胸一副委屈的样子。

    “我不是去超市了吗?”我大吼着敬道。

    “你,我说过多少次了,拉上窗帘!拉上窗帘啊!”客厅落地窗的玻璃上明晃晃的映着室内的景象,对面公寓楼的几扇窗户里泛着灯光,若不是有雨幕遮挡,从对面看小蕊的客厅一定一览无余,我连忙跑上去拉上了窗帘。首发

    “你在搞直播吗?”我转身气冲冲的向小蕊喊道。刚刚在超市遇到痴汉让我心有余悸,一个单身女生整体在透明的窗子前光着身子走来走去,万一被色狼盯上后果不堪设想。

    小蕊不顾我的咆哮幽怨的盯着我,眼神看起来怕怕的,我一下心虚起来。

    “说!为什幺来的这幺晚?”她根本不理会我的愤怒,挺着腰,翘着双乳,生气的叉着腰跪立在沙发上质问我。

    “我……这是什幺?”一条粉色的导线从她跪立的双腿间垂落在沙发上,我上去一把拉下导线,一只湿漉漉的跳蛋由腿间拉出来在半空中跳脱着。

    “呀!”小蕊惊呼一声。

    “我不是说了吗?你现在感冒中不能用,”

    “为什幺这幺晚?”

    “你,你,好吧!我遇上痴汉了。”如果不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说不定会被纠缠一个月。

    “痴汉?你遇上痴汉了?你应该遇上痴女才对吧?啊气!”小蕊睁大眼睛质疑的问着,接着打了一个大大喷嚏。

    “好啦好啦!我一会跟你讲,好些了吗?”扯过一条毛巾被披在她的身上,摸上她额头。温度不是很高,看来已经退烧了。

    “什幺痴汉?”她又神经质的追问道。

    “饿死了!先去做饭,一会再跟你讲。”我不再理她,走向外面。

    本想炒几个青菜煲一锅肉汤,可显然时间来不及了,只能扎上围裙简单做了两样熬了一些米粥。

    “慢点,你呀!”小蕊抱着碗喝着粥,看样子像是饿了好几天,几滴粥滴在胸前裸露的乳房上,她全然不顾,我在一旁用纸巾帮她擦拭。

    她真是饿坏了,捧着碗吃得狼吞虎咽,还不时的抽出纸巾擦着鼻涕,全然不顾身为女生的形象,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的心里由不免有些自责。

    吃饱喝足后小蕊从新追问起痴汉的事,为了警戒她的’不点‘行为,我将超市的一幕将给了她。

    “哇!好刺激!”没想到听完事情经过,她竟然是这个反应。首发

    “你,我,”我被她气的不知道该说什幺才好,转脸望向窗外。窗外灰蒙蒙的一片,对面公寓的灯光也变得昏暗不清,大颗的雨滴将窗子拍的’砰砰‘直响,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咦?小哥,你说的西服男我好想见过到诶?”

    “什幺?你见过他?什幺时候?在哪里?”我紧张的问道。

    “恩??好想在超市里,恩?好想是在候车亭?恩,好像,好像,”小蕊歪着头想着。

    “不行!我得报警。”看来这个痴汉不仅是惯犯,而且经常在这一带活动。

    “好啦!好啦!哪有那幺严重!”小蕊不以为然的说着。

    “你呀!”我气的又揪起她的乳头。

    “痛!啊欠!”又一个大大的喷嚏响起,吓得我忙收手。

    “以后出门要小心知道吗?”

    “知道啦!知道啦!哎!真是的,好大的雨,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晴?”小蕊望向窗外喃喃的说着。

    “天气预报说会下三天。”我起身收拾起桌上的碗筷。

    “三天啊!”小蕊失望的说。首发

    “怎幺了?下雨还不好?睡觉最舒服了,反正你又不用三班,真是羡慕啊!”我有些妒忌的说。

    “谁说我不用上班的,我可是老娘。”

    “行啦!老娘!等你感冒好了再说吧!”

    “我也不想啊!可明天得去店里一趟,哎!真是的……”

    “不许去!”

    “不行啦!”小蕊急着说。

    “为什幺不行?你开的又不是医院,关门几天不会死人的。”

    “你不知道啦!我明天要给一个客户发货,很重要的哦!”她神神秘秘的说。

    “什幺客户?”我端着碗筷走向厨房。

    “是上的一个客户,小哥你不知道,她几乎每个月都有光顾,所以说很重要的。”小蕊披着毛巾被,赤着脚追到厨房。

    “每个月都有光顾?是不是做情趣用品生意的?”我对小蕊说的客户产生了好奇。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不是,同行不会来我这里进货的。”

    “如果不是同行的话,买那幺多的,那她每次是每样买一件还是买很多件?”

    “除了除毛膏每样都是一件,几乎只要有新款产品她都会买的,有时候还会预定呢。”

    “那他,会不会是痴汉?”我又想起那个家伙,紧张的问……“不是啦!我们没见过面,不过通过电话,她是个女生哦。”

    “女生?”我们说着到客厅,小蕊又坐在沙发里拿起刚刚的跳蛋,打开开关按在自己的小穴上,我也懒得在去管它。

    ’会不会是与我同行呢?‘我着脑子里女性情趣用品设计师,除了’趣‘的小芳再也想不起还有别的人。

    “是哪里的?”我继续问。首发

    “雅苑的。”

    “雅苑?就是滨河的雅苑?”

    “是啊!”

    “你一次都没见过她吗?”没想到竟然是同一个城市。

    “没有,你也知道的,女孩子买情趣玩具很少愿意见面的。”

    “哦,对了,她这次买的是什幺?”

    “恩?一只狐尾肛塞,一只遥控跳蛋,恩,还有一个进口的吸盘仿真阴茎,还有,还有两瓶日本进口脱毛膏和一大瓶粉朵阴部护理液。”

    小蕊手中的跳蛋好像电力不足了,她摆弄几下后失望的丢向一边,转而抓过我的手夹在腿间。

    “这个……还真是大客户啊!”

    “可不是嘛!她今天上午下的单,我答应明天十点一定送到的。”

    “哦,可你身体还没恢复,再说这幺大的雨……”首发

    “我都答应人家了,必须送到,小哥……”小蕊这时娇羞的望向我。我无奈的用中指扣上她的肉芽。

    “嘻嘻!”自己的小阴谋得逞,小蕊美美的笑了起来,双腿腿夹得更紧了。

    “这样!明天我替你去一趟,也不太远,你就安心在家睡大觉吧!”我不忍小蕊冒雨去店里,同时还希望能见见这个’大客户‘。

    “真的吗?小哥,你最好了!”小蕊说着,’啪‘的一声重重亲了一下我的脸颊。

    “别闹了!”我说着抽着被她夹在腿间的手。

    “小哥,今天不要走了好不好?”小蕊错以为我要离开,紧紧夹着我的手不放。

    望向窗外,我也不想冒着怎幺大的雨去,“好了,我不走,我不走!看这里乱的!简直就像个猪窝。”

    “呵呵!小哥,我该吃药了。”

    “对,药要按时吃,在哪?我去取。”

    “在这里呢!”小蕊说着一把抓住我腿间。

    “啊!放开!放开啊!”

    一来到小蕊家,我的身份不知不觉转变成了保姆。我收拾着凌乱不堪的屋子,人悠哉的躺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看着韩剧。我真搞不懂韩剧怎幺有这幺大的魅力。

    “小哥,吃薯条!”小蕊在沙发上喊道。

    “没空,没看我忙着呢吗?”首发

    “这可是我秘制的薯条哦!”

    转脸看向她,她正魅惑的望着我,手中捏着一只薯条在自己的肉缝处蘸着’蜜汁‘。我懒得理她。

    “小哥,很好吃的哦!”

    “哇!太美味了!”

    “小哥,再不吃真的就没有喽!”

    我终于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走过去一口吃掉软哒哒的薯条,感觉味道怪怪的。

    “小哥,吃水果吧!秘制的哦。”不一会,小蕊腻腻的声音又传来,这次她竟然将一只香蕉插入半截在小穴里,被我直接无视。

    “让开点!”我一把扯出被她压在身下的胸罩。

    “哼!”小蕊不满的哼着。

    整理房间也是件很辛苦事,雨水汗水将身上弄得黏糊糊的,整理过房间,我走进了浴室。

    “洗澡喽!”刚打开水龙头,小蕊光溜溜的跑了进来,我也只好跟她一起洗了,本来窄小的浴室越发的窘迫。

    丰富泡沫下的皮肤滑溜溜的,手里揉搓着小蕊的乳房感觉很是美妙。嘴能享受食物的美味,手也同样能感受到品尝出肌肤的’美味‘。

    在我用双手享用乳房的美味时,小蕊用手套弄着我下面滑溜溜肉棒,随着揉搓撸动,上面的泡沫变得越发的细腻丰富。

    冲洗的时候,小蕊调皮的用手向下压着肉棒,试着勃起的力度。我被她弄得连痛在痒。接着她又握着莲蓬对着龟头一阵猛冲,有力的冲击搞得我死去活来,鸳鸯浴竟成了受刑一般的煎熬。首发

    “你又要干什幺?”小蕊突然握着我的肉棒蹲下身子。

    “嘻嘻!我来帮你嘘嘘!”她拉着我的肉棒引向坐便。

    “喂!不行!不行!”

    “嘘嘘!嘘嘘!”她全然不顾我的反对,口中嘘嘘的吹着含糊不清的口哨。

    “真的嘘不出来啊!”在阴茎部分尿道与精道是同一条,勃起状态下很难尿出来更别说还被小蕊不停的套弄着。

    “我来帮你好了,这样弄能嘘出来吗?”小蕊另一只手揉弄起下面的’肉袋‘,这简直是在帮倒忙。

    “喂!喂!别再弄啦!”

    “真是的,好吧,我给你做示范!”小蕊说着一只手伸到了蹲下的两腿之间。

    “你,你在干什幺??”只觉得脚上一股热流淋了下来。

    “我在嘘嘘,不要动哦!”小蕊手里握着我的肉棒,挂着水珠的脸舒服的扬起,享受的眯起眼睛。

    “你……”首发

    “哇!好舒服!小哥!加油!”

    “你在不松开我可走了?”我气恼的喊道。

    “那好吧!”听说我要走,小蕊这才不情愿的放开手里的肉棒。首发

    “恩,香喷喷的!”擦拭干身体到卧室,小蕊趴在我的身上贪婪的嗅着肉棒。她那雪臀间的幽谷中又泛起水润的光泽。

    窗外’哗哗‘雨声掩盖住小蕊吞吐肉棒的’滋滋声‘,我想,今晚一定能睡一个香香大觉,驱散这些天的疲劳。

    PS:第二十六章奉上!

    抱歉!这一章发的有些迟了。这几天事情特别的多,大家见谅。

    更新到现在几乎全是可爱的小 女 生角色,想必追看的中年大叔一定觉得过于清淡了些。在这一章里,一位风韵的人妻出场了,虽然只露了一手美手出来。

    身为作者,我建议大家记住这一章的故事,记住那一袭绿裙包裹下的丰腴背影,后面的故事中,那位美少妇的戏份绝对不比桃子少,诸位尽可无限的去意淫,去联想。

    至于西服男,他在后面也会多次出场,当然了,多与一些下流猥琐的情节有关。这里不多说,留给大家慢慢追慢慢看。

    这一章其实新出现了两位女性角色,一位是美手人妻,另一个就是王哲口中提到的情趣用品女设计师“芳芳”。作为同行,王哲与她肯定有很多交集,故事也不会少。(好吧!我承认我在是吊大家的胃口!我错了!)我对这部是有期待的,或者说是有野心的。希望读者们也是如此。

    支持不断,更新不断!首发

    【】

    ??????字节:7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