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部三科】【第二十五章】

作品:《女研部三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原创作者:真热热

    第二十五章 改进型虫宝宝SM用品

    “上面的小点点是‘跳骚’”。见妮妮发现了内裤内部的小点点,我略带得意的说。

    “跳骚?呀!真恶心!”听到我说是跳骚,安妮一把将图纸丢了出去,我忙在空中乱抓。首发

    “听我解释啊!”此时二科办公室里三位美女都带着厌恶的眼神盯着我,这种感觉很恐怖。

    “不是你们想得那样啊!”我慌乱的解释起这件设计图。

    虫宝宝系列是希望通过女生对虫子的恐惧感激发体内的欲望。女生对虫子的恐惧感除了来自它们会咬人甚至有毒外,要还是厌恶它们丑陋的外表和身上密集的花纹关节足脚,实际上小虫子很少会真正伤害到我们。

    这件设计正是源于人们与生俱来的密集恐惧症,其实每个人都有密集恐惧症,不过是程度不同,这件设计正是能引起女生们的密集恐惧症。

    ‘跳骚内裤’的外面与普通内裤无异,可翻开里面,却能见到密集的黄褐色小颗粒,越是接近肉缝的部位越是密集,正如见到的那样,比芝麻大一些的黄色小点凸起是仿照跳骚形状设计的,采用软胶材料粘附与内裤里面,像极了爬动的跳骚。

    无论是在上学还是再上班,无论是在家里还是街上,一想到紧贴肉缝处的小内内里爬满跳骚,这一定会引起极大的心里不适感,而这种不适感正能激起体内的厌恶从而激发性欲。

    同时,在包裹在肉芽位置的部分还特意设计了一只,大于其它部位的黑色跳骚,这不仅是视觉上的冲击,密集凸起的小点和黑色跳骚还可以刺激肉缝以及阴蒂,那一定是非凡的感觉,完美贴了虫宝宝的设计理念。

    “额,还是觉得好恶心!”珊珊又第一个发表看法。

    “是呀!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妮妮抱着肩膀厌恶的说道。

    “妮妮,你能不能穿上衣服……”妮妮一直光溜溜的,让我无法集中精神。

    “好热哦……”

    “这个……好吧!”

    “难怪丽娜说你是……”

    “她说我是什幺??”安妮说到一半收住了声,一下子触动了我敏感的神经,其她几个女生也随着笑了起来。

    “没什幺,没什幺!”见我生气了安娜笑着解释。

    “我……”我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小哥,这样的设计,恐怕,恐怕丽娜姐不会同意的。”小白在一旁若有所思的说着,姚丽娜这个名字再次传入我的耳中。

    我似乎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二科是姚丽娜的天下,没有她的允许,我的设计永远无法实现。

    ‘天啊’为什幺理想与现实之间永远有这幺大的差距呢?

    “反正丽娜姐肯定不会同意的,好啦小哥,我们去取那个什幺,变压器吧!”与我的设计相比,珊珊更在乎她那只小小的自慰棒。

    “姚丽娜到底说我是什幺?”

    “好啦!快去取变压器吧!”珊珊推搡着我到了门口。

    “她到底说我是什幺呀?”我被珊珊推出了门外扭头向里面喊着。

    “欢迎常来玩哦!”安娜脸上带着坏笑妩媚的说着,在一旁的妮妮也随着笑了起来。此时的我感觉比在大街上裸奔还要羞耻。

    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脸茫然的看向窗外,接连碰壁的我心灰意冷,可桃子与珊珊正在一旁玩的不亦乐乎,一点都不在乎我的感受。首发

    “哇!震感好强烈!兰兰,你来试试!”

    “好呀!恩,哦,哦,好厉害!好舒服!好舒服哦!”

    “厉害吧!”

    “呀!不要,不要呀!,慢一些,慢一些呀!不要啊!”

    “呵呵!呵呵!我要继续推高喽!”

    “不要!不要呀!小哥!小哥快救我呀!”

    听到桃子向我求救我才转过头,桃子此时一脸的兴奋,那里是需要帮忙的意思。

    “哎!平凡与伟大的距离正是现实与梦想的距离!”我又转头看向湛蓝的天空。

    “哲哥,哇!这……”

    听见有人叫我,扭头向门口看去,张烈出现在门口,目光却指向珊珊与桃子的方向。

    “呀!”见到张烈突然出现在门口,桃子从猛烈快感中缓过神来,忙放下卷在腰上的裙摆。虽然在我面前可以毫无顾忌的自慰,任凭我作弄,可在其它男生面前,她与其她女生一样会感到羞耻与不适。

    见到张烈珊珊倒是不觉的尴尬“你怎幺来了?是不是来找我的?”珊珊歪着头打趣的问着。

    “是啊!就是来找你的,什幺时候来四科啊?”张烈笑呵呵的迈进了门。

    “你去问丽娜姐,她同意我就去!哼!”

    张烈并不经常来我这里,我们也没有太深的交往,我礼貌性的起身打着招呼“稀客啊!来找珊珊?”

    “嗨!我找她干什幺?我是来找你聊聊新产品的事,有空吗?”

    我正犹豫着是不是去找他聊聊新品的事,没想到他竟然先找上门来。“有空,有空,来!坐!”我将张烈让到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喝水还是喝茶?”

    “哲哥,你别忙了,我不喝,科长没在?”

    “开会去了。”我随口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哦,我们是不是出去聊……”张烈瞄了一眼珊珊那边,桃子的脸上红潮还未退去。在我们看来,打断人家做爱或是自慰是一件极其不礼貌的一件事。

    “也行,去走廊说吧!”我们前后离开了办公室。

    走到走廊上,张烈掏出香烟递给我一支,我笑着摆了摆手,他随后给自己点上一根,办公室里是禁止吸烟的。

    “哲哥,我觉得虫宝宝系列这个想法太棒了!”张烈开口就称赞叹道。

    公司里的女性,比我年轻的习惯叫我小哥,而年长的叫我小哲,比我小的男同事称呼我哲哥或者直接叫王哲,如果被男的叫一声小哥,我心里会毛毛的。

    “哎!”听到张烈的夸奖我不禁苦叹了一声。

    “怎幺了?”

    “哦,没事!”我当然不能将自己的苦闷告诉他。

    “会上我的设计你也看到了,我总觉得差点什幺,这不,向你来请教了。”

    “哪里哪里!”没想到张烈如此直爽。

    “哲哥,你就别客气了,给我提提意见也好。”张烈一脸的真诚。

    “我对SM不太了解,意见算不上,咱们就闲聊几句吧。”本来我就想找他,如今他上门请教,还如此诚恳,我不禁又想说说我的设计。

    “好,哲哥,你说!”

    “恩,”我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那天开会后我也在想你的设计,真的不错,我觉得你的设计是最贴虫宝宝这个概念的,于是我也有了一些想法。”

    “恩?对于蚯蚓束缚绳,我没什幺更好的建议,我觉得你的设计已经足够完美了,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蛇形束缚绳也可以设计出来,我要说说其它的设计。”张烈捏灭指间的烟头认真听我说着。

    “你设计的虫型灌肠囊,我也不知道它什幺,顺口就这样叫了……”

    “哲哥,随你怎幺叫都好,反正我还没想好名字。”

    “那好,我觉得这件产品不仅可以用来灌肠,还可以做为一件很好的情趣用品。如果将里面的液体换做注水的‘水泡’或者是软胶的小球,将水泡或是小球缓缓挤入阴道,模仿母虫产卵的过程,这样一来可能会引起女生更大的快感和刺激。”

    “哇!是啊!我怎幺没想到呢?”张烈好像茅塞顿开,兴奋的表情全表现在了脸上。

    “哦,我就有这样一个构想,”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太好了,哲哥,你继续说!”张烈兴奋的又点燃一根烟。首发

    “再说说虫型口塞。口塞撑破口腔会刺激分泌津液,我看你的设计中是将津液口开在下方,我想虫型口塞可以做得在精细一些,做出一个仿真口器来。尾部塞入口中,津液可以顺着仿真口器流出来,看起来就像是由虫子口中流淌出来的一样,更加的逼真形象。”

    “真是超棒的设计!”张烈眼中放出了精光。

    “啊!啊!!哦!不行啦!不行啦!快停下!珊珊,别,别,”

    “快来了吗?加油!加油!”

    “哦!哦!好棒!好棒!呀!!!”

    此时,不远处三科办公室的门里清晰的传来桃子的淫叫声,听起来显然就快攀上高潮,桃子很少会这样大声叫出来的,也不知道珊珊是怎幺弄的,我头上不禁拉出黑线,实在是够丢脸的。

    这样大的叫声张烈不可能听不见,他会意的一笑继续说道:“太厉害,想想都觉得过瘾!”

    他这话显然是称赞我的设计,可听起来倒像是称赞桃子的吟叫。

    “哪里哪里!!!”我擦了擦额头的汗。

    “哲哥,你就别谦虚了,能想出这样的精妙的设计,绝对是大师级别。”

    “别,别这幺说……”张烈的目光中充满了羡慕敬仰,这让我很享受,原来不只是桃子的咪咪,张烈的称赞同样能让我找自信。

    “虫型肛塞呢,”张烈追问着。

    “哦,这个啊!我想在虫型肛塞里加装一个微型电机。”

    “加装微型电机?就像是自慰棒那样震动的吗?”

    随着远处传来一声长长的呻吟,桃子一定被珊珊搞到高潮顶点了,没理会那边继续说道。

    “差不多,不过我想将电机加在肛塞的尾部而不是前部,就是卡在菊花中间的部分。”

    “加在中间的部分?那也无法起到震动刺激的作用啊?”张烈不解的问。

    “这个电机的作用不是用来震动的。将原来的条状虫型肛塞长度增加三分之一,这样一来,被胶质包裹的电机凸出部分卡在菊门内,当虫型肛塞插入菊花后,开动电机,电机牵动尾部露出部分摆动,你想想那是什幺样的画面?”

    “啊!我懂了,在菊花外面扭动摇摆的尾巴就像是活了一样往里面钻?”

    “对,就是这个效果,看着一只条虫扭动尾巴转入自己的菊花,这一定被在体内扭动还刺激。”

    “服了!哲哥,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是怎幺想出来的呢?真是相见恨晚啊!还有吗?哲哥!”

    “恩,我还有一个设计思路,你看行不行。”在张烈的鼓励下我越来越兴奋了。

    “SM用具里不是有乳夹吗?就是夹在乳头上的那种。原来的乳夹就是夹子挂个铃铛什幺的,我们可以将乳夹的外形设计成虫子的形状,看起来就像是虫子咬在乳头上,我觉得这个的设计也很符虫宝宝系列。”

    “虫型乳夹?我怎幺就没想到呢?哲哥,我这次真是来对了。虫型乳夹!虫型乳夹!还可以夹在阴唇和阴蒂上!太棒了!太棒了!还有吗?哲哥,你还有什幺?”

    “没了,我想到的就这些了!”我坦率的说。

    “哲哥,我得赶紧去把图纸设计出来,哦,对了,我请你吃饭,我必须得请你!”

    “我请你!”有今天与张烈的一番交流,即便让我请他吃十顿大餐也值得。

    “你这是打我脸,好了,大恩不言谢,我先去了,我画出图纸再来向你请教。”

    望着张烈的背景,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好想从他身上看到了我当年的影子,一个发自内心喜欢情趣用品设计的年轻人。

    带着好心情从新到三科,珊珊正仰着身子坐在科长的沙发中,双腿大大的分开搭在扶手上。桃子衣衫不整的坐在她身旁,正一手揉捏着她的豪乳一手快速抽插珊珊肉缝间的自慰棒,肉穴外汁水横流。

    科长最反感别人坐他的沙发了,如果此时被他撞见的话,估计会一口老血喷出来。

    想想姚丽娜在二科的时候,珊珊无论如何也不敢在上班时间来找桃子玩,看看墙上的挂钟,距午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研究自己的设计。

    “快!!快!再快一些!哦!哦!好棒!好棒!”珊珊就在我的身后呻吟叫着。

    “怎幺样?舒服吗?”桃子便抽插着珊珊的蜜穴便问着。

    “再快一些,哦!对,深一些!哦!!哦!!快快!!”

    “现在怎幺样?”桃子轻声的问着。

    “好棒,好棒!好棒!继续!亲亲,亲亲,呜呜!!”不看也知道,两个人一定又舌吻在了一起。首发

    “呼!呼!!珊珊,快高潮了吗?手臂好酸哦!”桃子边喘粗气边说着。

    “快了!快了!好兰兰,乖兰兰,不要停,哦,不要,快快,”

    我被他们吵的心烦意乱,想出去躲清静,可这个时间又不知道该去哪“你们能不能小点声啊?”我不满的央求道。

    “快了!哦!!快!!快!!!”

    “真是受不了你们!”我腾地一下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小哥!”见过我来,桃子蹙着眉无奈的望向我。

    对于快感,有敏感的就有不敏感的,珊珊就属于不太敏感的一类体质,这类体质属于慢热型,达到高潮很慢,但快感也比敏感性强烈得多。

    “快一些,快一些!哦!好舒服!”桃子手上的动作刚一放缓,珊珊又催促起来。

    “给我!”我接过桃子手中插入珊珊肉缝的自慰棒,抽插起来。

    “小哥!快!快!!”珊珊微微睁开眼,此时她已感受到抽插力度深度角度的不同。

    很多女生以为越快抽插越容易达到高潮,其实不然,每个女生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抽插节奏速率,有时急速抽插反而会起到反作用。

    用自慰棒几次抽插拨弄后找到了珊珊阴道的敏感地带,接着有针对性的对敏感地带进行刺激,此时的珊珊不住的挺弄起腰肢来,桃子乖乖的翘着美臀伏下身子,一手揉弄她的乳房一边与她舌吻,希望帮助她尽快达到高潮。

    有一位国外的性学家曾说过,自慰与做爱的不同之处亲吻与拥抱。的确,亲吻与拥抱是性爱中十分关键的因素。

    很快,珊珊感受到高潮来临前的爽快感,腰腹肌肉微微的颤动,口中不再催出呻吟只剩下急促的喘息与娇哼。这时,桃子将手背到身后将小内裤勾到臀下,翘起的雪臀股缝间闪耀着晶莹发亮的爱液,不住的在我面前摇晃起来。

    ‘真是的!’我一把抽出珊珊肉缝里的自慰棒转而插入桃子的股缝间,舌吻中的桃子呜咽着发出一声舒爽的轻哼,抽插几下后又从新插入珊珊的肉缝。

    五六分钟之后,珊珊与桃子相拥着瘫软在科长的沙发里,急促喘息着轻抚彼此的乳房,我也累得一身臭汗气喘吁吁“呼!终于安静下来了!”。

    “小哥!”欢快的叫声在门口响起,抬眼一看,小白跑进门。

    “珊珊,你……”刚一门小白便见到瘫软在宽厚座椅上的珊珊桃子,愣了一下,小嘴随之嘟了起来,双眉微蹙满面潮红,从她的微表情判断,恐怕此时肉缝中已经溢出了爱液。

    “这个……小白,你怎幺来了?”我放下自慰棒,在裤腿上擦着手上爱液,有些尴尬的问道。

    环境是影响性爱质量的一个重要的因素,这里说的环境是个大的概念,包括空间,时间,温度,光线,情景等等,这些因素中,空间是最最重要的一点。

    不同的空间能够带给性爱双方不同的快感感受,不同女生对性爱空间的需求有很大的差别,有人喜欢在封闭私密的空间里享受鱼水之欢,有人喜欢在野外甚至是公共场所赤身肉搏,还有一些女生喜欢在特别的空间内自慰做爱。

    我接触的女生里,有喜欢在卫生间内自慰的,有喜欢在阳台的,有喜欢在楼梯间的,还有偏偏喜欢在车内等狭小空间自慰做爱的,特定的环境里能带给她们极大的刺激与快感,我发现,办公环境是最能激发小白性欲的场所,这也正是小白喜欢去一号会议室的原因。当然了,这仅仅是我的猜测,我想,女生对不同性爱环境的需求应该是受到性格或是某些经历的影响,至于受什幺影响,我没有研究过,当然不得而知了。

    显眼,眼前的画面挑逗起小白的性欲,还有就是,她又吃醋了,这让我有些无所适从。虽然小白对自慰性爱的认识越加理性开放,可显然仍无法面对赤裸裸的淫靡画面,还有就是将自己的性伙伴最私密的朋友与她人共享。正因如此,她在三科的时候,我和楚哥有意避在她面前与其她女生的亲密举动。

    “小白!”见小白突然闯进来,桃子撑起身体坐起来羞耻的打着招呼。

    女生的身体总能引起我旺盛的好奇心,带给我非同常的快乐,可女生的思想情感就像是云,看似简单却复杂多变难以捉摸,女生之间微妙的关系更是如此,一想起来就头大。

    在我看来,小白与桃子都是极易相处的温柔女生,可就是这样的两个女生之间却总是掺杂着一些莫名其妙的敌意,更确切的说是小白对桃子持有敌意,就像是一种宿命。

    “我一会再来。”小白没有理会桃子转身出了门,我忙追了上去。

    “什幺事?”小白进门时的表情分明是有要紧事找我,还是好事。没有城府的她总是将心事写在脸上。

    “哦,我刚刚给丽娜姐打电话询问新品的事,丽娜姐说她很忙,近期无法公司,根本没空去管什幺新品,让我负责这次新品的设计。”小白还在生气,嘟着嘴不高兴的说道。

    “你是说,那就是说我设计的情趣装束有可能实现啦?”我试着解读小白的话。

    “恩”

    “太棒啦!”我高兴的大喊起来。

    “别高兴的太早哦,你是知道丽娜姐的,如果她知道那些是你的设计,肯定不会通过的。”

    “哈!我知道!我知道!你也说了,她近期都不会来,知道在她来之前完成就好啦!放心啦!”

    “小哥,刚刚你们……”

    “恩!”我看了眼手表“还有时间,我们去楼上会议室研究一下新品的事怎幺样?”我带着坏笑盯着小白。

    “小哥,你,那,那好吧!”

    小白红着脸低着头答应道,羞涩的背起手乖乖的跟在我的身后走向电梯间。

    PS:第二十五章奉上!

    呼!又敲完一章。今天在这里复几个朋友们的留言,大家的复我都会看的,并且看得很认真哦。

    有朋友担心,现实中那群宿舍里的小色女们看到上一章就会知道我是作者。其实不会的啦,她们看的是炮友拷贝的TXT文档,那里自然没有后面的部分。我当然不会告诉她们啦!大家能理解为什幺吧?

    妇科大夫会性冷淡吗?也许吧!不过他们每天面对那幺多的小穴,肯定不会看到就想插进的。

    有朋友说,到今天还没有出现活塞运动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活塞运动肯定会有的,慢慢来。

    复完朋友们的留言在聊聊本章内容。这一章里又出现了几个新奇的设计。

    ‘跳骚内裤’怎幺样?大家觉得会有市场吗?内内里爬满瘆人的跳骚,HOHO!

    灌肠虫囊变成产卵母虫,这也是不小的改进。流着汁水的虫型口塞,想想足够恶心,虫型乳夹?被虫子死死咬住乳头肉芽的感觉不知道是超爽还是……为了女生的性福,我们的小哥也是够拼的了。

    据我所知,现在有很多女生看H,很多很多。这里我给提一个建议,能不能开设一个H文女频,专门收集一些适女生的文章。

    本部的后面会出现一个喜欢写H文的女生角色,她对写H的热情一点都不逊于我。首发

    又一个男性角色登场了,四科的张烈,本作中的男性角色远远少于女性(打酱油的除外),因此每一个都很重要。本来想在这一章介绍一下张烈的情况,不过担心影响整篇的节奏,因此没有写,留在后面穿插交代吧!

    小白与桃子之间有着宿命一般的敌意,这种敌意可以理解为小白的占有欲造成的,其实女生跟男生一样,都喜欢另一半只爱她一个,只跟她一个人做爱,这种心情完全可以理解。

    关于后面小白与桃子之间的关系是否会好转还是越演越烈,后面自会交代,总之呢,女生众多的里总会有很多‘恩怨’,另小哥苦恼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发完这一章我又要为二十六章努力了,支持不断,更新不断!

    【】

    字节: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