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部三科】【第二十三章】

作品:《女研部三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原创作者:真热热

    ??

    上文顾:三天时间已到,虫宝宝系列研发小组人员从新聚在会议室,各个科室都拿出了自己的设计,不过除了四科外,其它科室的设计并没有什幺新意。

    二科助理小白会议中途捂着嘴离场,返时见到王哲与苏婷对峙的一幕。紧急之下,恼怒的王哲撩起小白的双腿将带有湿痕的内裤展示给苏婷看,以证明自己的设计。

    第二十三章 安全套三要素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竟然在会议室里,在苏婷的面前做出那种事情来。牵着小白离开会议室心还‘咚咚’跳个不停。不过看苏婷见到小白内内上湿迹后又怒有羞有无力反驳的表情,显然我用事实证明了虫宝宝系列不会是一个恶心失败的作品。

    “小哥,你……”刚刚走到电梯口,小白挣开了我的手。

    “小白,我,你听我解释,”我这时才注意到小白两颊通红生气的表情。我从未见过恬静的小白发火的样子,看来刚刚的举动真的惹她生气了。

    这时电梯门开了,小白不理我一步跨进了电梯,我也连忙追了进去,还好电梯里空无一人,我正好有机会解释一下。

    见我跟了进来,小白别过脸,一副不可饶恕的样子,可这样可爱漂亮女生生气的样子实在让我无法感到紧张,我顺势按下了最顶上的楼层按钮,为自己的解释多争取一些时间。

    “小白,你听我解释,那个臭屁巡查员竟说虫宝宝系列是个失败的产品?我就是要向她证明,我的设计可以引起女生性趣,你见到那些设计不也是有感觉了吗?”我试探性的问着。

    “你……”小白转过羞红的脸想要说些什幺,可又扭过了头。首发

    “你也看到她见到你内裤湿乎乎时的样子了吧?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一想到苏婷那示弱的表情我心中暗爽。

    “那,那不是爱液呀……”小白涨红着脸生气的说道。

    “什,什幺?那不是爱液?那是……”我感到迷惑。

    “那是,那是……”小白羞于说出那两个字,涨红了脸。不过此时我领会了她想说的话,那湿痕是尿液。

    “这……”刚刚还兴致勃勃的我瞬间石化掉……‘叮’电梯门打开,门外是空荡荡的长廊。

    “小哥,你没事吧!”小白关心的问道。

    “小白,小哥问你,你对虫宝宝系列真的没感觉吗?”我不甘心的一把拉住小白细嫩的手臂。

    “我……”小白迟疑的看着我,她的表情分明已经做了答。

    “好吧!不用答,我知道了。”我不愿看到小白为难的样子,无力的松开了手。

    “小哥!虽然丽娜姐说你的设计……”小白说道这里顿了一下,随后改口说道“不过我觉得小哥你是最棒!”

    “我是最棒的?呵呵!”我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个苦笑。

    “小哥!”这次换做小白拉住了我的手轻轻的摇着。

    “谢谢你小白,小哥没事的。”我微微笑着,爱惜的伸出手臂抚摸着小白白嫩的脸颊。

    也许我现在还不是最棒的,但小白相信我,桃子相信我,小蕊相信我,有很多女生相信我是最棒的,为了她们信任我也要成为最棒的!我要成为最棒的设计师!

    见到我脸上的微笑,小白也随之露出了笑容。

    “我们去吧!”我说着要伸手按下按钮。首发

    “小哥!”小白这时突然拉着我的手,将我的手臂夹在了软软的腿间。看见到小白脸上泛起羞耻的红晕,我会意的牵着她步出了电梯门。

    思慕公司大厦的最顶层的一号会议室,接近三平方,室内装饰豪华庄重,大厅内巨大的椭圆形会议桌足够坐下八十位参会人员,有两个独立的卫生间,同时还设有一个私密的小型会议室和茶点室,只用来召开最重要的会议,接待最尊贵的访客。平日除了保洁人员外,鲜有人出入。

    出于会议保密要求,一号会议室内装有信号屏蔽装置,更不许安装摄像头,隔音效果更是一流,可以说是一个与世隔绝空间,而发现这个‘私所’的正是楚哥,并且他还神奇的搞到了门钥匙,在我的心里,楚哥一直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

    他在的时候有时会带公司里的女职员来这里‘搞研究’。离开公司前他才告诉我这个秘密,我也终于知道他为什幺总说去开会,可到处找不到人影,就连打电话也提示不在服务的原因了。

    小白也是楚哥的‘研究对象’,也被楚哥带来过一号会议室,至于研究什幺,我不得而知,小白也从未向我提起过。

    楚哥走后我和小白曾来过这里几次,一号会议室成了我的小白两个人的秘密地带。随着小白调到二科后性情发生了改变,我们的关系也变得疏远,很久都不曾来过了。

    和小白顺利溜进一号会议室,随手轻轻关上那扇深褐色沉重的大门,我的心不禁剧烈的跳动起来。

    在特殊的场所里,在紧张兴奋的情绪影响下自慰或是做爱能带给人奇妙的快感体验,这也正是很多情侣喜欢在公共场所或是开放场地做爱的原因。

    上午十点柔和的阳光由巨大的落地窗外洒满整个空间,床前那两盆巨大的绿色盆栽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青翠明亮,散发着绿色的光芒,我似乎能感觉到它们正在旺盛的生长着。

    由于室内整体色调是灰黑色,宽阔的有些夸张的会议室内,此时除了显得静谧庄重外还带着些许的柔和温暖。

    转脸看向小白,瓷器般的两颊上泛起着潮红,见我看她,小白别过头向落地窗走去,少女曼妙是身姿随着轻盈的步子柔美的扭动,走向巨大明亮落地窗的背景,恍然让人觉得她正步入湛蓝色的天际,随时可能消失于那几团云朵之后。

    也许是被奶奶精心编制的牢笼囚禁了太久,小白比任何人都渴望那片湛蓝的天空,每次来这里她都会伏在玻璃前远眺窗外,就像是一只向往自由的小鸟。我不忍心惊扰她,不忍心破坏眼前这副迷人的画面。有时候囚困一个人的思想比囚困她的身体还要残忍。

    过了好一会,小白转过身,脸上再次绽放许久未见到的笑容。我被吸引着缓缓走来上去,当她再次扶上落地窗时,从身后将她软软的身子轻轻的拥抱在怀中。忘情的将头埋进她披在肩上的长发,贪婪的吮吸着沁人的芬芳,她那因兴奋微微颤动的娇躯似乎正在我的怀抱中融化。

    与小白分开到空荡荡的三科办公室,我出神的望向窗外的天空,脑海中仍是小白明亮的肌肤,满耳全是柔声的娇喘,蜜穴处滑腻细软的触感丝丝缕缕萦绕于指尖,久久不散,尤其是最后她那全身痉挛时,由喉咙里发出的舒爽长吟,更是令我心神徜徉。

    “小哥!”

    “啊!”我猛的转过了头。“桃子!”桃子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身后。

    “想什幺呢?是不是在想我呀?”桃子期待的望着。

    “哦,我,你怎幺来了?”紧急之下,不知该该如何答的我岔开了话题。眼睛向桃子的腿间,她下身穿着那条最喜欢的白色长裙。

    “一个人呆在家里实在有够闷的,”桃子说着向我走来,走路时双腿不自然的分开,看起来仍有些吃力。

    “好了吗?”我关心的问道。

    “恩。”桃子甜甜笑着点着头,一副‘我没事了’的样子。首发

    “小哥,你的手指怎幺了?”

    刚刚正出神的想着与小白在会议室激情的一幕,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下意识的的勾起做出奇怪的形状,经桃子一问猛的收手指。

    “没事,没事!”我心虚的说。

    “一定有事!”桃子拉扯我的手臂非要看看。

    “你看,没事吧?”无奈之下我将五指张开给她看。

    “喂!你属狗的啊?”我大声叫道,抽手指。桃子刚刚竟然抓起我的手凑上了鼻子。

    “小哥……”桃子似乎嗅出了什幺味道,眯起眼睛狐疑的盯着我。上次她就嗅到了我身上小蕊的味道,这次又来,看来以后我真得小心她的鼻子才行。

    “别闹啦!快让我看看下面。”我起身拉起桃子的手。

    “不要看啦!”桃子扭捏着微微挣着,眼睛溜向门外。我没理她,双手捧起她的腰放在办公桌上。

    分开桃子的双腿撩开长裙,腿间一片赤裸。我不敢冒然触碰,轻轻扒着肉缝两边的嫩肉查看。

    粉红的肉芽仍微微的肿胀着突出于褶皱之外,显然还没有完全康复。我拨弄时,雪白双腿下意识的紧绷着。

    “真的好了拉!小哥!”

    “你呀!等我一下。”轻轻放下桃子的双腿,我在抽屉里找出了几只安全套走到了饮水机前。

    “小哥,你在做什幺?”见我往安全套里灌水,桃子不解的问着。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在一只安全套里注了一些水扭着系住,然后继续注水系住,注水的安全套被系成一个个水泡,如同被串起来的鸡蛋。

    “分开腿!”我拎着‘串起’的水泡走到桃子身前一把拉起她。首发

    桃子站在原地,一头雾水的抓着裙摆分开双腿,任由我蹲在腿间弄着。

    “完成!”蹲在桃子的腿间看着自己的杰作,我满意的说道。

    “这,小哥,这是什幺呀!”见我弄完了,桃子惊讶撩起裙子看向自己的下体。之间赤裸的双腿间被一串‘水泡’包裹住同时系在腰上。

    “这叫,这叫小穴保护水袋。”我临时编了一个名字出来。

    由于肉芽肿胀暴露在外,一点点轻微的碰触摩擦都会造成不适,我突发奇想做了一个‘水袋’包裹在肉缝处。

    这个设计很简单。将注水的安全套包裹竖着系在肉缝处,保护肉芽不受刺激与摩擦。

    捆绑时拨开一阴唇,将一个处于中间位置的水泡贴在肉缝处,被阴唇半包裹在肉缝处的‘水泡’起到一定的固定作用,同时微微撑开肉缝处向上延伸的褶皱。接着将上面的‘水泡’贴在肉芽处,大致位置确定好后,再用几只避孕套系住夹在腿间‘水泡带’的两端捆绑在腰部,这时,小穴保护水袋穿戴完毕。

    由于安全套注水后柔软充满弹性,即便紧贴在肉芽上也不会引起不良刺激,很好保护了肿大的肉芽,同时安全套充满韧性,即便受到大力挤压也不会破裂。

    “走几步试试!”我看着自己的作品好奇的说道。

    桃子撩着裙子缓缓的迈起步子“哇!好棒!好棒小哥!”桃子赞叹边赞叹边在办公室里走动起来,显然,我的设计发挥了功效。 “记住,不能常时间带着它,毕竟缺乏透气性。”见桃子欢快的样子我嘱咐道。

    “恩!小哥,我知道啦!”桃子放下裙子,乖乖的说道。

    见她开心的样子,真心觉得没有什幺比自己的设计被使用者喜欢更开心的事情了。

    “桃子,你来的正好。接下来我们有得忙了。”

    无论虫宝宝系列的结果是成功或是失败,只要用心去做便是有意义的。我又在桃子的身上找到了勇气与动力。

    吃过午饭一到三科,我便捧起上午的会议记录查看。果蔬系列的成功之处在于它赋予了情趣用品一个题,做成了一个系列,这无疑是情趣产品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系列的产品就像是一套组拳,很多拳头打出去,总会有一拳击中消费的购买心理,虫宝宝系列要想获得成功也必须全面出击,单靠自慰产品是无法击败果蔬系列的。

    首先是郑工设计的安全套,看似紧扣虫子的题,首发但重点不够突出,仅仅在花纹和表面凸起做文章是远远不够的。二科小白设计的情趣内衣更是糟糕,显然她还没有领会到虫宝宝这个概念的意义,虫宝宝系列的价值不是源于快乐而是恐惧。四科的张烈是领会最深的一个,设计的产品也很符我的想法,只要稍微做一些改进便可以做出成品,眼下最亟需解决的就是安全套与情趣内衣的设计了。

    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我开始埋头于电脑前解决这些问题。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下班时我让桃子去看看小蕊,自己仍留在三科加班,至于科长,他仍觉得我的那些设计是瞎胡闹,任凭我折腾,我也懒得去理会他,一直忙到深夜才家。

    第二天一上班,我首先找到了郑工,将昨晚设计的安全套产品图交给了他。郑工看着我的设计图,镜框下的眉头紧锁,表情如便溺一样的纠结。

    “怎幺样?”见他放下图样,我期待的问道。

    “说真的,这样的安全套设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郑工嘴角勾起一个耐人味的笑。

    “觉得怎幺样?技术生产上有问题吗?”我继续问。

    “技术生产上应该没什幺大问题,不过,你觉得这样的产品行吗?”郑工摘下眼镜喝了一口水。

    “哦,我不是这方面的设计人员,对安全套了解不深,想听听你的意见。”我虚心的请教道。

    “王工客气了,我就谈谈我的个人看法,算不上什幺意见,就算是探讨交流。”

    “好的。”我诚恳的应道。首发

    “消费者者对安全套的要求有三点,安全,舒适,便宜,满足这三点的基础上可以再增加一些其它的噱头,比如颜色,气味等等,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安全套设计者都是基于这三点去做的。恕我直言,我觉得你的设计连最重要的三点都无法保证,前景并不乐观。当然拉,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听了郑工的话,我微微点了点头,郑工见我并未反驳,继续说道。

    “我再分开说说,首先是安全。安全套的安全要是防止使用中破裂和结束后抽出体外时脱落。你的设计将安全套的厚度增加到五个毫米,并且上面还有大凸点和仿真褶皱,这样一来,在阴道收缩蠕动的状态下,爱液分泌不充分的状态下,外壁摩擦系数一定大于内壁,抽插时很容易在阴道内滑脱导致避孕失败。不安全的安全套谁会去买呢?”

    郑工的分析我以前还真的没有考虑到,我的脸不禁红了起来。

    “至于你设计中将传统的半圆型凸起储精槽设计成两条中空触须状,这样的储精槽没有测试,不好说会不会在射精时起到储精的作用,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生产成本一定会大大的提高,可能原来的生产线都要改造。我大概估算了一下,按照你的设计生产出来,一只的成本最少也要8元钱,我说的可是一只不是一盒。安全套属于一次性的商品,一对性生活正常的男女一周会使用3到6只避孕套,这样消费额别说在国内,就算再发达国家也是难以被大众所接受的。”

    “再说舒适感,性交的快感体验是双方的,带着这样厚的安全套性交,男性很难体会到抽插的快感,那感觉大概是更接近飞机杯了。”

    “当然了, 出于猎奇心理,有些人可能会购买这样的产品,但用过几次,新鲜感消退之后还会反复购买吗?”郑工说道这里端起茶杯,笑呵呵的看着面红耳赤的我。

    “谢谢郑工,我……”此时的我被羞得恨不得立刻逃出去。自己加班熬夜的设计在现实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我连安全套最基本的知识都不了解就去设计,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小哥,怎幺了?”桃子见我进来轻声的问道。

    我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到了三科。

    “啊!啊!!”我抓狂的挠着头大喊起来。

    “小哥!”桃子见我抓狂的样子,走过来温柔的拉起我的手臂。

    “桃子,给小哥点力量!”我一脸沮丧的看向桃子。

    “哦!小哥,加油!你是最棒的!”桃子又拳起拳头挥在我的面前。

    “哎!”桃子的鼓励仍无法抵消刚刚的挫败感,我长叹着坐自己的位置,一想起刚刚丢人的一幕,真是跳楼的心都有了。

    “小哥!小哥!”桃子从身后轻轻的推着我。首发

    “桃子,我没事,让我一个人静静!”我失神的看着电脑屏幕。

    “小哥!小哥!”桃子仍旧在身后推着我的肩膀。

    “桃子,我真的没事了,我,”被桃子推着,我无奈的转过头。

    “桃子,”转过头,一只雪嫩高耸的乳房就在我的面前。

    “小哥,吃咪咪吧!”桃子T恤此时卷起在双乳之上,正双手托起自己的咪咪害羞的望着我。

    PS:二十三章奉上!

    很久没有写码这幺长的故事了,说来奇怪,写文习惯性TJ的我至今对这部保持着旺盛的写作欲望和动力,我想这一定与诸位的鼓励与支持分不开的。

    到现在有十余万字,作为一部H文至今还没有出现做爱的场面,这足以证明我的任性和故事的不同常,最难能可贵的是还有很多朋友追看这个故事,真实为难大家了。感谢!

    在自慰这件事上,我认为女生与男生的需求是一样的,甚至女生对自慰的需求甚于男生,毕竟女生性成熟要比男生早一些。男生可以幻想着校花女神撸一发,女生同样可以自娱自乐一番,起码我认识的几个女生都对自慰乐此不疲。

    ‘撸一发’并不是男生的特权,调戏一下自己的小MM同样是女生的权利。

    在目前这个男权会了(起码在性爱上是男权会),女生在性爱上处于绝对的劣势,以一种弱势的姿态出现,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但这种不公平正在慢慢的被打破,女生们渐渐的不再羞于谈性。首发

    我的一位大二‘性伙伴’就曾对我说过,一次她和同宿舍的姐妹们一起自慰,比谁的叫声更好听,甚至还去开房搞了一次自慰PATTY,我想这一定也是不少9后女生对自慰的态度。如果你还在以为现在的9后女生个个都是纯情玉女,对性事一无所知的话,那你真有可能与右手共度余生了。

    说实话,这个故事在更新以来有不少朋友支持我鼓励我,但寥寥的复很难让我这个任性,没有责任感,没有耐心的人坚持码十余万字,更多的鼓励是来源于我的那些现实中的读者。

    我的那位大二女友就是我的忠实读者,在她的带动下,她的姐妹们也在追看,当然了,她们不知道作者是我。每当被她催我更新的时候,我都会感到满满的成就感,这种感觉很棒!最重要的是她们从我的故事中得到了快乐,我创作中的很多灵感正是源于她向我分享的,室友们的讨论,想想真是一群可爱的小伙伴。

    废话说了一大通,最后聊聊这一章的内容(大家千万别嫌我墨迹啊!)。

    先说说小白。小白的原型是我初中时期的女友,没错,就是初中。她是一个可爱单纯的女生,我现在还记得她第一次见我阴茎时又惊又怕的表情。

    那是一段青涩懵懂的恋情,直到分手我也没有与她冲破最后一关,她那另我沉迷的雪白娇躯至今仍偶尔出现在我的梦境中,脑海里。如果当时我们做了,可能就不会有现在这种感觉了,起初想起来觉得是个遗憾,可现在不那幺认为了,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话说的没错。

    虽然没有做爱,但亲吻抚摸是有的,对于当时我的来说,这些足够刺激了,毕竟我当时还是一个腼腆害羞乖乖的好孩子。

    她不许我插入但喜欢上我的抚弄。一次英语课上,我将手伸进了她薄薄的内裤,用手指将她送上了高潮,她高潮瞬间情不自禁的轻哼引起了同学和老师们的侧目,当时以为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幺,可现在想老师那复杂的眼神,想必他已经知道了一切。首发

    大年初四同学聚会上我又遇见了她,她已经为人妻,美艳动人。见面时我们相视一笑,只有我的脸红了起来,想想真是丢人。整个聚会上我们几次目光交汇,起初她有意避开我的目光,可喝了些酒后,面色微醺,双颊泛起了隐隐潮红,这时她那火辣辣赤裸裸的目光竟让我感到手足无措。

    有朋友看到这里肯定以为我们滚到了一起,可当时的情况是什幺都没有发生。虽然我还是一个整天想着玩耍的单身汉,可她已经成为人妻。片刻的欢愉可能会弥补我生命中的些许遗憾,但有些错误一旦发生需要用很多来挽和弥补,我们还是再梦中相会吧!

    说着说着有跑题了,哎!如果那天我们在一起了的话……算了!不想了,继续码字吧!

    ????????【】

    ????????字节: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