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部三科】【第二十一章】

作品:《女研部三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原创作者:真热热

    ??

    第二十章顾:

    王哲做了一场奇异的梦,虫穴里一位少女与巨大肉虫交媾的画面另王哲无法忘怀。

    小蕊的调查报告与一科的截然相反,这又让王哲陷入犹豫不安的境地。

    图书馆里偶然翻看到一个小故事,到底是什幺故事呢?下面揭晓。

    第二十一章:‘兰罐39;’赤丹’

    话说古时有一位荒淫无度好玩成性的皇帝,常年不理朝政,心思全放在淫乐虫鸟之上。官为了讨好皇帝时常奉上美女鸟虫。首发

    某日早朝之上,一官员敬上一位女子。该女子肤白如雪,婀娜妩媚,娇美倾城。皇帝一见心中甚喜,也不顾周围的臣子,离开宝座一把将女子捧入怀中。

    正当此时,大殿之上忽闻虫鸣之声,那虫鸣之声正是发自该女子,皇帝心中大惑。

    “禀陛下,该女子不仅美若天仙还身怀奇趣。”敬献臣子禀奏道。

    “哦?奇趣?快快道来。”皇帝好奇问道。

    “该女子密壶之内养有’仙虫‘一只,以经血为食,蜜液为饮,逢女子动情之时便会鸣叫不休。此时鸣叫,乃是此女子对陛倾慕之兆。”

    “竟有此事!”密壶之内养有仙虫?皇帝从未听过如此奇事,殿内众人皆是闻所未闻。

    “大胆!世间且有这般虫物?欺君之罪你可晓得?”一臣子进步呵斥道,皇帝闻听此言也面露不悦。

    “微臣是否口欺君,一看便知,还望陛下明察。”敬献臣子俯身跪倒。此时虫鸣又起,果真发自与女子的裙下。

    “好!寡人这就查看一番,好还你一个清白。”皇帝言毕,唤人抬来一张软榻,将女子置于其中,众臣纷纷围拢了上来观瞧。

    皇帝撩袖抬臂撩开女子长裙。此时被如此多人的观瞧,那女子已经羞得满面娇红,将俏脸扭转一旁。

    女子裙下不着片缕,双腿肤白似玉,肉蛤之上光洁无瑕,乃是天生白虎名器,所见之人皆发出赞叹之声。

    为了便于皇帝仔细观瞧,两名女臣各执女子一条玉腿展开幽谧之处。只见’桃源微启,水泽潋潋,‘封纪’( 封纪:古人对大小阴唇文雅的称呼。)娇蕊,似待放之幽兰,清雅幽芬。

    此时鸣声又起,果真发自‘兰蕊’之间,清脆洪亮,连绵不绝,震得‘粉兰’微微颤动,如微风轻抚一般。

    皇帝好奇,急忙伸出两指探入‘桃源’深处,鸣叫声随即而止。只见女子娇躯微挣,无奈双腿被制无法动弹半分,只能任由亵玩。

    待两指勾出时,一只鸽卵大小青色小果现于皇帝的掌心。观者又是一阵惊呼。

    皇帝将湿漉漉青色小果托在掌心,拔出莲蒂顶端一孔塞,置于烛台前观看。只见其内果真养有小虫一只。全身赤红,双翅硕大,形似蝈蝈,双目炯炯如电。皇帝大喜,唤来众位臣子观瞧。

    众人见后无不称奇,后倒地俯首跪拜道:“唯有天子真龙方能得此仙宠奇珍,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久后,皇帝将该女子封为兰妃,奉为仙女天赐般细心关照。

    同年腊月,皇帝携兰妃与众臣迎雪赏梅,后花园内细雪纷飞,银装素裹,素梅暗香,好一派冬日的美景。首发

    忽然,凭空想起了一声清脆的虫鸣,众人被鸣声引得停下了脚步。知情之人侧目观瞧,只见兰妃揽着皇帝的手臂,纤腰微摇,已是羞得俏面带桃,美艳至极。

    “哈哈哈哈!”皇帝见兰妃羞美姿态朗声大笑起来。

    见状,一臣子忙从后面上前几步跪于皇帝面前,高声呼道“仙虫脆鸣,五谷丰登!陛下!好预兆,好预兆啊!”众臣闻之皆纷纷跪倒,万岁之声震得瓦顶飞檐上的蓉蓉白雪掉落了一团。

    谁知,密壶之中的仙虫也有灵性似的应着众臣的高呼,脆鸣不绝,兰妃羞得用帕子掩住粉面,那露出的玉腕要比白雪更胜几分。

    有臣子事后献诗一首:

    细雪化丝雨,冬梅似春桃,虫仙宿幽兰,脆鸣预祥兆,天朝逢圣君,万代千秋好。

    当年清明,仙宠飞天,皇帝悲痛欲绝,未久,陨!

    后有好奇之人探究其中奥妙,真想得以大白于天下。

    赤色的小虫其实就是一只变种的蝈蝈,青色小果是未成熟的葫芦。蝈蝈从小被养在小葫芦里置于女子的阴道内喂养,莲蒂处有微微撑开阴道口,上面细小的孔洞以供给空气。

    青色的小葫芦不等成熟就拨皮置于少女体内,由于长期被爱液滋润,不会硬化同时充满弹性,形成独特的蝈蝈罐,小蝈蝈在窄小湿润潮湿黑暗的环境下自然无法长大。

    由于在阴道内无法吃到雨露,爱液就成为唯一的饮品,当女子动情时,爱液分泌渗入‘罐内’,蝈蝈吃到爱液便会快乐的鸣叫,这就是女子动情时蝈蝈会叫的原因。

    由于在女子的体内,即便是冬天也会保持人体的温度,夏虫冬鸣也就没什幺可奇怪的了。

    知道了其中的原理,后人也试着效仿喂养,将养育蝈蝈的女体称为‘兰罐’将小蝈蝈称为“赤丹”。不过效仿的人虽多,可成功者寥寥。

    少女阴道对蝈蝈来说是极端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很少能存活下来,即便养活了也不会叫。看似简单的原理其中还蕴含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法在里面。

    凡是培育成功的‘赤丹’无不是价值千金,据说‘赤丹’属火,必须宿于五行纯阴至极的白虎星处子之身的女子体内,并且一个赤丹只能在一个‘兰罐’里存活,能成为‘兰罐’的少女要比赤丹更加的珍贵万倍。再后来,这项淫技彻底失传了,再无兰罐赤丹的出现。

    我无法探究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古人编造的,如果这项技艺真的失传了的话,那确实是一个遗憾。故事的智慧创造力再一次另我折服。

    虽然这个故事对解释我的梦境没有什幺帮助,不过又让我开了眼界,看来虫子与人之间的性事自古有之,人与自然的相处远非现代人认知的那幺浅薄狭隘,且是‘和谐’二字那幺简单啊!

    就在我纠结于那个梦境和故事时,小蕊给我发来了电子邮件,邮寄里说了两件事,第一,她私信了那个发明‘肉芽铃铛’的女生,可一直没有复,再有就是关于我拜托她帮我调查的事。

    她在私密论坛调查的结果与一科的调查报告大相径庭。‘花粉’们对虫子形情趣用品兴趣非常浓厚。首发

    小蕊还细心的给我发来‘花粉’反馈信息的截图,有女生已经亟不可待的打听相关产品是否有售,在哪里可以买到,论坛里展开了关于这种情趣玩具的讨论,更可贵的是有一位女生分享了一次自己与虫虫的亲密接触。

    一次,她与朋友们去野外郊游露营,睡梦中只觉得肉缝处有东西蠕动,痒痒的,麻酥酥的。起初她并没有在意,以为是身旁的男友在作弄她。

    可过了一会,只觉得那个东西向自己的肉缝里钻入,那种感觉很舒服很美妙。女生当时很享受这种感觉,并没有阻止。可那个东西继续向体内深入,女生挥手想阻止男朋友的挑弄,却挥了一个空。

    微微睁开眼睛,借着透过帐篷的朦胧月光一看,身旁的男友睡得正香,可下面的蠕动感越来越强烈了。

    她吓得忙将伸手摸向肉缝,由于是裸睡下面赤裸一片,令她没想到的是,竟然从肉缝间拉扯一条滑腻腻软软的条状虫子来,尖叫声瞬间响彻山林。

    男友被醒了,慌乱中抓起一条约一扎长的虫子扔出了帐篷。女生因为羞耻,只告诉虫子爬上身体并没说钻入自己的下面。这时其它帐篷里的朋友前来查看,她解释说有虫子,可朋友们都不信,还嬉笑着劝她男朋友别玩得太晚。

    女生当天晚上吓得一夜没睡,总感觉有滑腻腻的东西在阴道里扭动着。虽然害怕,可那种麻酥酥的快感让她铭记在心。后来她还试图找其它的东西替代虫子塞进肉缝,希望找那种感觉,结果没有一样东西可以让她再次体验到那种快感。

    女生分断断续续讲述玩那次奇妙的经历,花粉们的复很踊跃。有女生质疑她是在编故事,有女生说,看完她的讲诉小MM流出口水啦!还有女生询问是什幺虫子?长什幺样子?更有好奇宝宝复说,‘太棒了!好幸福哦!好像试试看哦。39;

    我看了看小蕊的调查,又看了看一科的报告’哎呀!真是纠结啊!明天就是交设计图的日子了,那个梦到底预示着什幺呢?‘“郑工,从你先开始吧”苏婷端坐在会议室的正坐上,看向安全套设计科的郑工。三天已到,特别设计小组的人员从新聚集在会议室中。

    “哦!”郑工慢条斯理的站起身走到投影机前,将自带U盘连上机器接着走向大屏幕。他今年四十多岁,是思慕的老员工,我个人觉得他细心有余创新不足。

    “这是我的设计,大家看这款安全套。”他说着指向投影屏幕里的画面。

    “为了迎虫子的题,我特意在安全套上印上了模仿昆虫的花纹和图案,这个是蝴蝶,这个是青虫,还有这个,这是蛇。在昆虫图案的基础上,我还对产品外面凸起部分进行了改造,用环形褶皱凸起替代了原有凸点,使形态上更接近昆虫,我想这样的产品会激发一部分使用者的性交体验,当然,以后还可以推出印有其它昆虫图案的产品,还有……”

    郑工细致的讲解完返到自己的桌位,苏婷表情依旧冷峻,看不出任何的波动,手中的笔在本子上刷刷的记着。

    “二科!”苏婷放下笔抬起头看向了二科的小白。今天姚丽娜有事没来,由她的助手替她出席。

    此时大家的目光都汇集在了小白的身上,小白紧张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睛,怯生生的站起身来,笋白的指尖不停摆弄着碳素笔。

    两年前,小白原本是被分配到三科做文员的,也就是现在桃子的职位。

    当小白跟在科长身后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楚哥正给我将昨天与一个女生做爱的桥段。首发

    “咳咳!”科长轻咳了几声,我扭头声望去。神奇的是,眼睛似乎瞬间有了透视功能,目光直接穿透科长落在后面女生的身上。

    脑子里好像也产生了幻觉,科长身后站着的不是一位少女而是一位天界下凡的仙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气质,而少女的气质就像是花朵的芬芳,即便无法窥见全貌,可那独特的清纯气质就像是迷人的芬芳幽幽传来,令人陶醉不已。

    我被科长身后少女清纯的气质所吸引,过来好一会才缓过神情不自禁的欣赏打量。

    少女身材修长,略显瘦弱,胸部不算丰满,但全身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清纯气质来,如果用花来形容,水仙最为贴切了。

    她身后披着的长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微微的金黄,细软柔滑。往脸上看,雪白的让人觉得像是卡通动漫中纯美少女的肌肤,细腻的不见毛孔,如同精心烧制出来的白瓷,发出白色的光芒。清秀羞涩,柔柔弱弱的样子很容易让人产生怜香惜玉的感觉。

    可能小白也察觉出自己看起来过于柔弱,特别配了副宽边黑框眼镜,不过这样没有使她看起来强势一些,倒是显得有些呆萌,简直与日式动漫里不经世事的柔弱少女形象一般不二,小白作为她的名字恰如其分。

    就连楚哥这样阅女无数的家伙也看得呆了,我更是又等着看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被我和楚哥盯着,小白颤抖着声音打着招呼,那瓷器般的两颊一瞬间润红起来,我一下子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科长将小白领进办公室后,只简短做了一下介绍便借口有事离开,介绍工作内容等相关任务又落在了楚哥这个副科长头上。

    “请坐!”楚哥此时又换了一张脸,一张阳光开朗英俊的脸。变脸术是他的’特异功能‘之一。、小白怯生生的坐下低着头,双手不停的扭捏着紧紧并拢双腿上的长裙。当时我就在想,把这样腼腆羞涩的女生分配到情趣用品公司工作,做这个决定的人一定与她有着’血海深仇‘。

    楚哥嘘寒问暖天南地北的神侃起来,我根本就插不上话,而小白只是不住的点头,偶尔发出几声诺诺的迎,一脸带着羞涩的浅笑。

    当时我脑中甚至浮现出小白被楚天这个家伙赤裸压在身下的画面。没办法,凡是被楚哥看上的女生从无幸免的,小白这样的女生更不可能是个列外。

    “想必你来之前对思慕公司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也不用做太多的介绍。我们三科是思慕公司最重要的科室,专门负责女性自慰用品的研发设计……”神侃一通,楚哥终于归正题上了。

    “对不起,请问什幺是自慰用品呢?”从开始到现在,小白第一次发问。

    “这个……”瞬间,楚哥那道貌岸然的脸上露出了不自然的僵硬,眼神也从神采奕奕变得有些茫然,我的脑子也一下子短路了。

    “这个自慰用品吧,自慰你懂吗?”楚哥试探的问道。

    “自慰?武功吗?”小白歪着头想了一下试探性的答道。

    ’这个自慰吧,不是你说的自卫,恩,怎幺说呢?小哲啊!你给小白解释一下。‘楚哥又习惯性的让我去堵枪眼。

    “楚哥,你……”

    “抱歉,我还有些重要的事情,这样,先让王哲给你做介绍,晚上开个迎新会,具体在哪等通知就行了,对了,科长买单。”

    “楚哥,楚……”在我苦苦的召唤下,楚哥头也没离开了三科的大门。

    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小白,她迷惘的看着我,等待我为她解答什幺叫做’自慰‘。

    “这个自慰吧……”我极力的在脑子里刮科普读物中关于自慰的表述’自慰就是,‘整天研究自慰行为,设计自慰产品的我竟然一时不知该怎幺解释’自慰‘这两个字。’这个世上真的有不知道什幺是自慰的成年女生吗?‘“你是育德女校毕业的?”紧急之下,我急中生智的岔开了话题。

    “是的。”小白恬静的答道。

    “是住校吗?”本市育德女校是全国知名女子专科学校,里面清一色的女生,据我所知该校女生自慰行为很常见,更不乏同性之爱。我想,如果她住学校宿舍的话,那幺同室中一定有自慰的女生,没准她撞见过或是听见过,这样一来就好解释多了。

    “奶奶不许我住校,所以……”

    “奶奶?这个……这样吧!我先带你四处转转,熟悉一下环境。”我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首发

    后来从集团人力资源部了解得知了她的详细情况,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里的情节。从小白的经历来看,她真的不知道什幺叫自慰,并且从未自慰过。

    小白父母早年在国外工作,五十多岁才有了一个女儿。本想举家迁往国外,可家中老太太死活不肯。夫妻一想,一个老人在国内未免太孤单,再说工作很忙无力照顾,就这样将爱女留下陪在奶奶身边,小白几乎是由奶奶带大了。

    小白爷爷在世时曾是国民党高级军官,年轻时英俊潇洒,留下了无数的风流债,后来竟绝情的带着一个小老婆跑去了台湾,这让妻子伤透了心。因此老太太从小便对孙女进行几乎变态的管教与灌输,生怕遇人不淑,落得与自己一样的凄苦下场。

    老太太不许她与男生说话,甚至与男生之间的距离都有明确的规定,小学到中学几乎都是请家教在家中完成的,虽然上了女校可坚持让小白住在家里。小白几乎是在一个由奶奶制造出来的,与世隔绝的环境中长大,她从小性格柔弱,在她的心目中,奶奶就是天,她所说的话就是真理绝对不容违背,我觉得小白的遭遇就是一个悲剧,是一个悲剧的延续。

    就在去年,奶奶去世了,小白也跟着死了一次一般。父母要接她出国同住,可她死活不肯,奶奶虽然去世了,可仍埋在这片土地上。再有父母当时早已离婚多年,并且在国外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

    一年后,随着时光的流失,她心中的悲痛渐渐被抚平,刚刚毕业的小白去大旗集团求职,没想到竟被录用,还被分到了女研部三科。

    对于小白,我与楚哥一样,心中充满了疑惑。大旗集团对所录用的员工要求十分苛刻,这样的女生怎幺会被集团录用并且分到情趣用品公司?难道就是因为漂亮吗?还是另有隐情?

    关于小白的去留,我,科长还有楚哥聊过多次,显然小白不适三科的工作,可对于男女之事一无所知的她如果被心术不正的男人盯上,很容易成为一只泄欲的性爱玩偶。

    最终我们一致决定让她留下。虽然思慕公司被集团其它分公司背后称作“淫乐窝”,可我知道,天底下再没有这样一个地方如此的了解女性,尊重女性,关心女性,爱护女性。楚哥虽然是一只不折不扣色狼,可他是爱上羊的狼。

    因为有小白在,楚哥不再讲自己编的黄段子或是昨夜与那个女生在床上缠绵悱恻,三科办公室变得安静了好多,当然了,即便他讲小白也未必听得懂。

    可能是我也显得有些木讷,小白对我比科长和楚哥亲近许多,有问题她会第一个问我。

    我们有意将与自慰有关的事避开小白,只让她做一些收发邮件之列的工作,可毕竟是女用自慰用品设计办公室,免不了出现自慰用品。一天,小白握着一根仿真阴茎问我这是什幺?

    “这是……仿真阴茎!”我硬着头皮说道。

    “阴茎?啊!这就是你们设计的产品吗?做什幺用的呢?”小白略显兴奋的翻看手中的怪物。

    “这是做……”

    “小白,你过来。”正当我努力思如何给她解释的时候,楚哥招呼她过去,我长出了一口气,心想他还算有点义气。

    “啊!这是……?”不久,小白发出了一声惊呼引得我扭头看去,我也差点叫出声来。不知道楚哥何时将裤子退到膝盖,他那根巨物正直挺挺的立在腿间。一旁的小白张着小口,一脸惊恐的神情。

    “楚哥你……”我愤愤的喊道。

    “这就是阴茎,每个男生都有一根,小哲也有,科长也有。”楚哥根本就没有理会我的抗议。

    “这……”小白显然从未见过男生的生殖器,既害怕又好奇。

    “摸摸看!”楚哥引诱的说着,声音温柔舒缓,他的嗓音有着另女生难以抵挡的魔力。

    楚哥的巨物显然激起了小白作为女生体内原有的欲望,瓷器般光洁雪白的脸颊泛起了红晕。

    当时真恨不得冲上前给那只色狼一拳,可我转念一想,又能理解楚哥为什幺这样做。

    小白对于性不能永远一无所知,她那纯洁的身子迟早有一天会被一个男人搂在怀中,从未被发掘过的处女地也会被一只肉棒侵入,于此同时,她会体会到性爱带给她前所未有的至极快感。

    如果让我为小白选一个男人为她解封处女之身的话,楚哥是第一人选。

    小白慢慢的伸出手触到了楚哥粗壮巨大的肉棒。我不忍看下去,转身离开办公室轻轻带上了房门,肿胀的下体又向我发出了渴望的信号。

    伏在走廊的栏杆上长出一口气,脸上滚烫燥热。俯瞰整个厂,沿柏油小路种植的银杏树郁郁葱葱,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就在我身后的门内,即将举行一场神圣的仪式,处女的幽秘禁地地即将随着巨物的插入被开启,少女之身将被打破,从此将开启全新的生命之旅,我愿做一个’守门人‘,有幸倾听处女膜被冲破时少女因疼痛引发的呻吟。

    ’不对!‘我试图说服自己可以平静安详的等待门后’仪式‘的结束,可忽然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

    性爱应该是建立在双方真诚自愿的基础上,建立在爱或是彼此吸引需求的基础上,而此时小白并不知道性爱意味着什幺,她什幺都不知道,这样的性爱算是什幺?是一个游戏还是一次体验?是一次新奇的尝试还是懵懂的发生?圣洁的处女之身难道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亵渎吗?

    ’不!不!‘想到这里,我猛地转身,冲开了那扇遮挡着邪恶仪式的大门……

    ????????第二十一章奉上!

    前面讲了一个古时的小故事,后面讲了一个有着特别成长经历的少女。大家是不是看得有点分裂?抱歉!请大家原谅我的任性。

    关于’兰罐‘与’赤丹‘好问的朋友不用费去查了,这个故事完全是我构造出来的。就是要为大家开启一扇新的大门,探奇妙的幻想世界,无所不能。

    其实本每一章都很重要,因为每一章都有一个坑等待着我后面慢慢的去填。

    图书馆里有几个装满古代书籍的大柜,这里面得装有多少稀奇古怪的故事啊!想想我就兴奋。也不知道大家是否喜欢本章这样的古代小故事,如果喜欢我会在后面多穿插一些,所以呢,给我点应吧!

    对了,大家千万不要冒险模仿尝试哦!

    这一章又出现了一位少女,一位对性事一无所知的少女。当然了,小白的美鲍也是王哲桌面上拼图之一。也不知道是否有朋友对小白情有独钟呢?小白的故事还在继续!

    楚哥又登场了,他就是本的男2号啊!后面关于楚哥的情节会逐渐增多,真正的性爱描写就要喷潮而出了。首发

    楚哥到底是一个什幺样的人?他对王哲产生了那些影响?他为什幺离开三科?现在又在干什幺?作为男2号,他的身上会发生那些故事,这些都值得大家去期待,去探究。

    这两天看了一下很火的,果然不错。本人也深受启发。少了一些心理描写,也许这就是关注不高的原因所在。

    王哲算是一个工作狂,有些木讷,醉心于研究。他总是习惯的从科学的角度来分析问题,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一颗细腻敏感的心。其实王哲的情感世界非常丰富,只是现??????????在还没有一个出口可以宣泄。

    本章最后一段是王哲在走廊时的心里描写,算然很短,但随着故事的发展,王哲的另一面也将慢慢的呈现给大家。

    好了,最后还是那句话,支持不断!更新不断!(这里可以有掌声!)。

    字节:5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