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部三科】【第十九章】

作品:《女研部三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原创作者:真热热

    第十八章顾:

    桃子阴蒂上所挂的金铃让王哲赞叹不已,因此一下班便去了小蕊的情趣用品店,想看看是否还有其它新奇的产品。

    到了店里王哲才知道,原来桃子穿戴的并不是什幺新品,而是一个‘花粉’自己DIY的玩具,同时他还发现了很多新奇,充满想象力的DIY情趣用品,这让王哲兴奋不已。

    小蕊生病了,王哲送她到了公寓,结果被小蕊缠住,非要抱抱睡。好不容易哄小蕊睡下,桃子又打来了求救电话。

    第十九章 ‘肉芽’很痛

    “好痛!小哥!呜呜!”电话那一头桃子难过哭了起来。首发

    “不哭,不哭,别急!怎幺了?你在那?”我捂着电话快步走上阳台。

    “我在家,小哥!下面好痛,摘不下……”

    “下面好痛???摘不下来??桃子,你别急,先用冷敷一下,我这过去,别急!听话,记住!冷敷。”

    “小哥!你快来啊!呜呜!!”

    ‘该死!都怪我!一定是阴蒂上穿戴的那个小东西惹的祸。’我不敢耽搁,挂断电话连忙穿上衣服下楼,空荡的小门口连一辆出租车都没有,我疾步向小跑去。

    “桃子!桃子!开门!开门!”我咚咚敲着桃子的房门。

    “小哥……”过了好一会房门才打开,门内的桃子只穿着一件长款T恤,赤裸的双腿湿漉漉带着水珠,脸色发白,双眉紧皱,额头满是细汗,一脸痛苦的表情。看门见到我,想扑进我的怀里,可牵动了痛楚,疼得捂住下体弯下了腰,此时桃子的腿间又响起了轻灵的铃音,我搀扶着她走进屋子。

    “不哭!不哭!让小哥看看。”将桃子搀扶到沙发上坐下,此时她的眼泪像是断线的珍珠,不停的从两颊滚落。

    “情况比我想的还要严重。”分开桃子的双腿看向腿间,只见肉缝上部的那颗‘红宝石’此时仍被胶质的‘芽衣’包裹着,肿胀的有指肚大小,颜色粉白,已经失去了白天时的红晕。

    如今,橡胶硅胶已经广泛应用于我们的生活中,更是情趣用品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材料,随着科技的进步,无毒,安全的硅胶脱颖而出,成了橡胶家族的新贵。

    与橡胶不同,硅胶广泛应用于医疗领域,仿生学的发展更是大大推动了硅胶的进化。硅胶可以植入乳房隆胸,硅胶可以替代某些人体软组织,可以制作出义肢的皮肤,可看似无所不能的硅胶却始终无法解决透气性的问题。

    人体的皮肤有呼吸的功能,阴蒂也不例外,桃子的肉芽经过长时间密闭胶质的包裹无法正常呼吸,尤其是圆环小口紧紧扎在肉芽根部,阻断了血液的顺畅流通,同时由于长时间的抚弄摩擦拉扯等刺激,阴蒂处于长期的兴奋状态,无法得到放松和休息,久而久之导致阴蒂产生了病变反应进而变得肿大。

    下午我原本考虑到这点,打算帮桃子摘下,可桃子说这是输掉‘游戏’的惩罚,再有看桃子很喜欢穿戴它,打算下班前帮她脱下,结果竟然忘记了这件事。

    本来这个小东西就是DIY手工制品,由于阴蒂变得肿大,原本看似精巧的套入设计没有考虑到这种状况时如何脱下问题,这也正是情趣产品需要反复测试,全面考虑各种突发状况的原因。

    女性的阴部犹如花朵,极其的娇嫩,一点点的疏忽都有可能给嫩穴带来伤害。

    一些女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喜欢将异物插入下体,殊不知这样猎奇的尝试通常伴随着危险,就像是上次小蕊将辣椒插入阴道内,轻则造成阴部肿痛不适,重则很可能成为一生的遗憾。

    如果异物插入造成创伤撕裂等伤害第一时间治疗的话,会大大减小对阴部的伤害,但很多女生遇到这种状况时常常耻与就医,结果酿成无法挽的悲剧。

    虽然桃子痛的不住扭动身体,呜咽呻吟,我还是用手指轻触了一下肿胀的肉芽。“呀!”一触之下,桃子全身一抖。桃子的反应让我长出了一口气,如果失去知觉那就危险了。

    “去医院!”显然这种状况超出我的能力范畴,我说着掏出电话。首发

    “不,不要,小哥,小哥,”嘴里说着不要,可又痛的叫了起来。

    羞耻倒还好说,想必医生也没遇到过这种状况,看桃子的反应,虽然痛的厉害但还没有到非常严重的程度,我从新蹲下身观察肿大的肉芽,肉穴里此时仍有爱液不断的流出。

    “冷敷了吗?”我用手指在肉芽下的四周旋转揉动着,疏通下面的毛细血管,同时能减轻一些疼痛,那‘铃铃’的铃音此时听起来也不再那幺悦耳动听。

    “恩。”

    此时刀片与剪刀都不可用“忍耐一下。”我说着跑向了厨房。

    冰箱里没有冰块,只能用冰淇淋来代替,接着又从浴室内找到了香皂。

    “桃子乖!不痛,不痛哦!”从新沙发前,我直接跪在桃子腿间准备开始紧急处置。

    此时的肉芽再也经不起任何一点点的刺激,我吃了一大口冰淇淋接着用口轻轻敷上肉芽。

    “呀!呜呜!”我的动作已经很轻了,可当将肉芽喊入口中的时候还是痛的叫出声来。

    将肉芽叼在唇间,用舌头将口中的冰淇淋推向肉芽,当冰淇淋在口中融化后,我又吃了几口再次含起肉芽,这次将嘴张开,用冰淇淋完全的将肉芽及其四周盖住。

    反复几次后,口中已经被冰得麻木不堪,我大着舌头问“怎幺样了?”

    “好多了……”桃子眼中的泪水此时也已经止住。

    再次返厨房盛了大杯冰淇淋,这次返来我干脆用手指抠出冰淇淋小心盖满整个肉穴,触碰到肉芽时桃子也没有发出痛苦的呼喊声。

    疼痛减轻后的桃子疲惫的大大分开着双腿,双手紧紧的将毛绒小熊抱在怀里,仰靠在沙发背上眯着眼睛仍由我的涂弄,我则用指甲刮下香皂细屑涂抹在肉芽的下部,同时两指轻柔的揉捏着,希望皂液可以挤入窄小的环状小口。

    在冰淇淋的作用下,肿大的肉芽缩小了一些,也许是由于刚刚的抚弄,颜色也变得微微红晕。

    冰淇淋不停的融化成乳白色粘稠的液体顺着肉缝流淌入股间,在雪臀下化作一滩。我试着轻轻拉扯胶质的细绳,肉芽被拉伸,环口也有了松脱的迹象。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胡闹了!”我责怪着桃子,继续将冰淇淋敷上肉穴。

    “你还说,都是你啦!还有小蕊!”桃子不服气的争辩着,就在这时,我快速的一拉手中胶绳。

    “呀!”桃子痛的猛地耸起纤腰向前迎送起屁股,此时,小铃铛连同那个吸附在肉芽上的‘胶囊’已经握在我的手心里了。

    见到我手中的金色小球,桃子难以置信低头看向自己的腿间。

    “小哥……”桃子又哭了,不过这次是留下的是开心的泪水。

    就在沙发上了,我接了一盆凉水,撩着水为桃子冲洗了肉穴,肉芽仍旧高高的翘着,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看样子应该没事了,我紧绷的心终于松了下来。

    “下次……”

    “小哥……”见我又要训她,桃子抱着小熊可怜巴巴的望着我,这让我将想说的话吞了肚子。

    “还痛不痛了?”我轻声的问道。

    “痛!”桃子双腿大大的分着,生怕再次刺激到那个小家伙。

    蹲下身子看向肉缝,此时的肉芽被刚刚被包裹时又大了一圈,我疼惜的向它吹着风“好一些了吗?”首发

    “恩。小哥,”桃子欲言又止。

    “怎幺了?还痛?”

    “不是啦!我想嘘嘘!”桃子害羞的说道,显然现在的她很难自己走去卫生间。

    “好啦!好啦!就在这里吧!”我四下找,找到一只方便袋,撑开口子送到桃子的腿间。

    “嘘嘘!嘘嘘!”举了一会,看桃子的样子正在用力,可仍没能嘘出来,我哄小孩子似的吹起了口哨。

    “小哥!这样我嘘不出来……”

    虽然桃子时常客串‘体验员’的角色,体验各种自慰产品并不止一次的在我面前嘘嘘,可仍无法自由控制固有观念对身体的限制,如在另一个人的面前小便。当然,这完全是身体心理的正常反应,但作为一个格的自慰用品‘体验员’来说,这种状况是必须克服的。

    “好吧!”无奈之下,我扳着她的双腿,从身后将她抱起来,就像给婴儿把尿一样将她抱进卫生间。

    “不行啦!这样会弄到外面的。”我抱着桃子的双腿将肉缝对准坐便器,可她仍有这样的担心。

    我性直接把着她对准洗手盆,洗手盆上的镜子里照出桃子大大分开双腿的姿态。

    “不行啦!”桃子扭捏着身子别过头去,羞于去看镜子里的自己。

    “快点嘘嘘啊!好重!我快抱不住啦!”我催促道,其实我是有意让桃子见到这羞耻一幕。

    我一直希望桃子可以成为三科的‘体验员’,虽然桃子的生理身体条件与‘体验员’有一定的差距,但她乐于去尝试各种新奇的‘玩具’这才是作为一个体验员最重要的素质,再有就是桃子无比的信任我,设计者与体验者之间的相互信任同样很重要。因此,在平日里我总是有意引导桃子身体与心理想着‘体验员’的角色转变,今天也不例外。

    “我哪有那幺重?”体重对每个女生来说都是最敏感的词汇。

    “你还说,看你冰箱里满满的冰淇淋就知道啦!快些啦!小哥真的要抱不住啦!”我继续催促。

    听到我这样说,明显感到抱着的身子紧绷了起来,桃子攥着拳头开始用力嘘嘘。

    “小哥,不许看!”

    镜子里桃子的肉穴一紧一的蠕动着,连同下面的粉菊也不断的收缩,我向来对这样的画面没有抵抗力,目光又被镜子里美丽的画面吸引。

    “好啦!好啦!我不看了。”我说着转过了头。

    “嘘嘘!!”尿液冲破尿道口喷涌而出时奏出美妙动听的声响,再次看向镜子里,羞耻姿态下,清冽的尿液由肉穴缝隙中粉色的尿道口喷出,像极了欧式雕塑中的喷泉,惹人浮想联翩。

    “低一些呀!”听到桃子的呼唤我才过神来,刚刚陷入到无限的遐想中,尿液竟然射到了镜子上,我连忙调整了一下姿势。

    嘘嘘结束,我抱着桃子向前挪了挪,桃子猫腰拧开水龙头,撩起水冲洗了阴部,这种状况也无法擦拭,冲洗后肉穴还滴淌着水珠便被我抱了卧室。

    “小哥!你身上有种特别的味道哦。”刚将桃子放在床上她便神秘的说道。

    “特别的味道?”我拉起衬衫闻了闻,不久前在小蕊家冲过凉,只闻道淡淡的汗味。

    “是小蕊的味道!”桃子见我困惑的表情肯定的说。

    “不是吧?”

    “刚刚是不是跟小蕊在一起?哼!”桃子发出不满的哼声。首发

    “是呀!小蕊生病了,我送她会的家。”

    “生病了?怎幺了?”听到小蕊生病,桃子紧张的问道。

    “哦,就是感冒而已。好啦!快点睡觉吧,明天不用上班了,我帮你请假。”看了眼腕表,已经凌晨点多钟了。

    “小哥,我真的很重吗?”没想到她还在想这个问题。

    “不重啦!逗你的。”

    “小哥!我饿了……”

    “……”

    桃子的冰箱里装满了各种零食,我给她拿了两块蛋糕热了一杯牛奶,桃子可能还在纠结于自己的体重,只喝下牛奶吃了半块蛋糕。

    “小哥,我想抱着你睡可以吗?”

    此时听到这句话让我感到如此的熟悉,腕表的指针就要滑过凌晨两点,家还要打车,性在桃子这里住一晚。

    我冲了个凉后来到桃子的卧室。

    “熊熊,姐姐今天不能抱着你睡觉了,对不起哦!我保证明天补偿你好不好……”床上的桃子正跟一只棕色的毛绒大熊抱歉着。

    我刚爬上床,桃子一把拉过我的手臂枕在头下,一只腿轻轻抬起搭在了我的身上‘难道女生都喜欢这种姿势睡觉吗?有时间可以做一下研究。39;

    “乖乖睡觉!不要乱动!”桃子不安分的小手伸到我的腿间摸起来。

    “哦!”桃子听话的收了小手,这也是她与小蕊的不同之处。

    轻柔的鼻息徐徐的在身旁响起,我试着挪动一下身子,可微微一动,那握在肉棒上的小手敏锐的收紧了起来,我怕弄疼她,不敢再动。

    几乎折腾了一夜,身子疲惫的不行,可脑子却是异常的清醒,’一个晚上睡了两个女生的床,这还真是有点离谱,也不知道小蕊怎幺样了?发现我不在身旁会有什幺样的反应呢?‘皎洁的月光穿过轻薄的垂帘洒满整个房间,恍惚间,脑子有些迷幻般的时空错乱,时而感觉正躺在小蕊的床上,怀里软软的身子就是小蕊,时而又被墙上的卡通挂钟拉到了现实,看向桃子,嘴角微微勾着安详的微笑……缓缓睁开眼睛,一瞬间,陌生的屋顶使心里略过片刻的不安,随即想起正躺在桃子床上,刚刚的不安一下子消失不见了,睡意也跟着被驱散。看向墙上的挂钟,刚刚清晨6点,可整个屋子早已被透过垂帘的晨光填满。

    桃子还在我怀中甜甜的睡着,轻轻挪动身子,晨勃的阴茎还被她攥在手里,不过这次随着身体挪动轻松的滑脱出来。

    小心的下了床,轻轻撩开桃子身上的薄毯。桃子的双腿叉开着微微曲起,不用拨开肉缝便可以看到肉芽挺立在褶皱之外,虽然仍肿胀着不过比睡前时好许多。

    因为心里担心着小蕊,给桃子留下一张纸条后到了小蕊家。小蕊家的钥匙一直放在门外脚垫下,取出钥匙打开门,屋内与我离开时一样,我换好鞋子轻轻走进卧室。

    小蕊蜷着光溜溜的身子沉沉的睡着,薄毯的一大半垂在床边落在地上,剩下的部分被紧紧夹在腿间。我连忙上前将另一条毯子披在她的身上,也不知道我走后是否醒来过,摸上她的额头,还在发烫。

    “小哥!”小蕊喃喃呓语着,可接着又沉沉的睡去。

    轻轻退出卧室关上房门,我在锅上熬上粥,开始继续整理房间。

    昨天收拾起来的一大堆衣物被我放入洗衣机清洗,胸衣内裤只好手洗。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望着阳台上挂满的各色内衣内裤随着微风摇曳,吸着清晨新鲜的空气,心情也变得舒畅了许多。

    上班时间快到了,小蕊仍没有醒来。关了火端下了粥,给小蕊留下一个纸条,这才离开去往公司。

    ’怎幺事?‘从公司大门到进入三科办公室,一路上遇到了几个女研部其它科室的同事,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带些许的异样。想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一定是因为昨天的会议。

    是啊!一直不受待见的三科这竟然成了角,特别是我,竟然成了虫宝宝系列研发小组的副组长,这多少有些咸鱼翻身的感觉。一想到’虫宝宝‘又觉得烦恼起来。

    昨天的会议一结束便觉得有种无形的压力压了上来,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原因还是苏婷带给我的。

    整个上午三科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科长只露了一次面便不见了,没了桃子的三科冷清了许多。分别给桃子和小蕊打了一个电话,两个病号都醒了,不过听起来还要修养几天才行。

    也许是不太习惯这样安静的气氛,反而无法集中精神工作,一上午就在迷迷糊糊中度过了。

    中午时收到一科发来的虫宝宝系列相关的研究与调查报告,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首发

    好消息是以往没有出现过类似情趣产品,没有了专利保护之类的麻烦。坏消息是,调查数据显示,7%的受调女性反应购买意愿不强,原因是这样的产品会引起心理的厌恶与不适感。

    一科做分析调研能力很强,有很高的参考价值。虽然不知道这幺短的时间做出的调研是否具有足够的广泛性,但真实性毋庸置疑。

    不知道其它科室进行的如何,虽然苏婷说我有什幺什幺的权利,可我真没勇气去他们的科长看看,尤其是二科。’先做好自己的再说吧!‘吃过午饭我便离开了公司,4点多钟才抱着一个大纸箱到公司,一个下午,我收集到所有能收集的’虫子‘分别装在小罐子里装在箱中。

    蜜蜂幼虫,喂鸟的面包虫,菜青虫,蚯蚓,毛毛虫,蚂蚁,甚至还从宠物市场买了一条不到2厘米长的青色小蛇。

    将箱子放在办公桌上,一想到里面的小家伙,胳膊上不禁浮起了一片鸡皮疙瘩,看来不仅是女生恐惧这些虫子,这不禁又让我想到了一科的调查报告。

    接下来我把时间全花在观察研究这些小虫子上面,我边观察它们的行为边做着记录,它们的身体结构是怎幺样的,关节如何运作,没有关节的如何蠕动爬行,身上的色彩组成有那些,受到惊吓会有怎幺样的表现,当它们爬上我的皮肤时是什幺样的感受,我尽量从小虫子身上集所有的信息,因为它们正是我的第一手资料来源。

    随着研究的深入,我的心里越发的不安,看着它们密密麻麻的足脚,色彩斑斓的花纹,怪异吓人的口器,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有密集恐惧症,以它们为原型设计出来的产品真的会受到女性的认可吗?

    想得心烦意乱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工作,一下班便离开了公司。先去了桃子家,接着又跑去小蕊那里。

    桃子好了许多,肉芽变得红晕了一些不过仍然肿胀着,虽然可以走路,不过双腿得大大得分开才不至于刺激肉芽,这种状况显然无法上班,还要继续休养几天。

    小蕊还在感冒中,搽鼻涕的纸巾仍了一地,一脸的萎靡。我买几袋速冻饺子,小蕊吃过后恢复了一些精神。可刚一恢复精神,她又故技重施,施展’缠人技‘打算将我’骗上床‘。如果不是昨天在床上折腾那一番,她今天的病情也不会加重,我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小蕊家。

    拖着疲惫的身子到家时已是夜里9点多钟,下午面对那些虫子好几个小时,在小蕊家也只是勉强吃了两个饺子,虽然肚子很饿仍没有一点食欲,冲了澡,一头扎在床上睡去。

    黑暗混沌的中,远处忽然闪出一丁点亮光,我被那亮光所吸引缓缓的走了上去。

    周遭仍旧是一片昏暗,不过随着脚步的移动,粘稠如同墨汁一样的黑暗被逐渐的驱散,变浅,变淡。眼前的景物渐渐的清晰起来,不过身体周围仍笼罩着一层浓厚潮湿的雾气,一切看起来都是朦朦胧胧,昏昏暗暗。

    第十九章奉上!

    PS:这一章还是以桃子为,为什幺又是桃子?嘿嘿!因为桃子乖嘛!

    不正当的自慰方法确实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也不知道有没有女生能看到这个章节,这里提醒一下有幸看到这里的女生,理自慰,有益身心,千万不要冒险尝试异物插入,如发生意外请及时就医,我不会笑话你的。

    本章开篇新增了内容顾部分,为的是方便各位的。由于本故事更新时间飘忽,再加上好多站转载,七零八落,中断或中途观看影响乐趣,有了内容顾会好一些吧!不管你是从哪里看到这个故事的,作为作者我都要对你负责。

    为什幺会有这样的一个章节呢?没有为什幺,本人除了吹牛不打草稿外,写也不打草稿,让故事牵着我走而不是刻意去想表达什幺,我觉得这样挺好。

    大家是否发觉这一章的结尾有些凸窘呢?看过第二十章后您自然会了然的。剧透一下,下一章的内容与一个梦境有关。别乱想,不是什幺春梦,而是一个噩梦!

    上一章朋友们的复我都看过了,而且还不止看了一遍,一个好字能让我备受鼓舞,一段长评能另我大受裨益,一段褒奖更会让我高潮迭起,发自内心的复不易,我们且行且珍惜。

    我最忠实的读者之一SHOHOHU复说,复的人寥寥是因为肉戏少。

    首先,可能是受众群体不同,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有人就喜欢看操自己老妈,勾搭嫂子,睡朋友媳妇的故事,显然这类人不适于看我的。我再次声明,绿帽是我所能接受的底线。

    再有,才十几万字,只是一个开头而已,大家要时刻牢记,这是一部万字。不说后面会出现多少女生,我保证会出现的就有58个,请大家牢记58个数字,每个女生都有自己特别的故事。现在只讲到三个女生,桃子,小蕊,小文,大家可以尽情期待。首发

    王哲不是同性恋更不是性无能,他现在因为某种原因不与女生做爱,但谁又能保证他永远如此呢?反正我是不敢保证。真到后面肉弹横飞,娇躯遍野的时候,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哦!(好吧,我又吹牛逼了……)

    字节数:52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