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部三科】【第八章:超喜欢自慰的女生】

作品:《女研部三科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原创作者:真热热

    第八章 超喜欢自慰的女生

    ?? 我与小蕊的相识是因一年前贺老的一个电话。首发

    一天贺老突然打电话给我,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贺老是性爱协会的席,一直致力于性学的研究,曾发表过很多性爱研究报告和着作,在我的心里,国内在性学研究上无人能出其左右,是真正的性学大师。

    贺老电话告诉我,北海大学邀请他为学生们做一个“性”题的演讲,他最近身体不适,希望我能代他完成这次演讲,北海大学就在我所在的城市。

    虽然我曾在协会里发表过一些性方面研究的文章,可那些只能算是泛泛之谈,凭我的水平和学识根本没有资格去给人家讲些什幺。可电话里,贺老一直称赞我在快感研究上有独特的见解,特别是在女性自慰的研究上面。他建议我做一场以自慰为题的演讲,并希望我通过这次演讲去了解一下当代大学生对自慰的理解和认知。

    在贺老的一再劝说下我不得不答应下来,放下电话后心中一直惶惶不安。首发

    几天后,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站在北海大学礼堂的前台,做了一场以“自慰”为题的演讲。望着台下挤满的学子,我根本没想到会来了这幺多人,更没想到还有那幺多的女生。

    一开始,我照着事先准备的大纲演讲,中规中矩。我认为“性”对于当下的国人来说,还不是一个可以公然谈论的话题,自慰也是如此。虽然在络上大家常常把‘撸啊撸’放在嘴边,可在大庭广众之下赤裸裸的聊自慰话题,这确是件令人难堪的事。

    台下的学生显然对我中规中矩的演讲不感兴趣,有人开始离场,就连我自己也感到然无味,我直接放弃了讲稿,开始提问环节。另我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女生的提问使场面热烈了起来。

    “王老师,您说西方人对待自慰的态度就像洗澡吃饭一样,家长见到孩子自慰,会悄悄的避开,欣喜于自己的孩子成长。而我们的家长见到孩子自慰会感到焦虑不安,请问这是不是因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所致。”

    那个女生提问时神态自若,没有半点的羞涩与扭捏,就像是在谈论一个学术问题。

    我清了清嗓子认真的答道:“我个人认为,对自慰的态度与文化无关,而是与一个会的发展水平相关联。越是发达的国家越了解性爱是什幺,自慰是什幺。我们都听过”饱暖思淫“这个词,虽说在我们看来是贬义的,但从科学的角度上来分析,‘饱暖思淫’完全是符自然规律的。”

    “人们对幸福快乐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财富不过是达到目标的手段和工具,科学有度的自慰有益身体还能带给人很多乐趣和快乐,我们为什幺要排斥它?抵制它呢?”

    随后,一个接一个的提问接踵而至,我惊讶于如今大学生对自慰的兴趣竟是如此的浓厚。

    我为他们解答了自慰成因和历史,其实不只人类会有自慰行为,动物界也普遍存在自慰的行为。自慰其实是一种释放体内原始欲望的自然手段,只要不沉迷其中,适度的自慰对于身体来说利无害,其实自慰对人的不良影响完全来自于对心理负担。

    演讲的最后,我一时兴起公布了自己的邮箱,告诉同学们有什幺问题可以发邮件给我。

    演讲结束的当天,我公布的邮箱里就有十几条同学们发来的提问,接下来的几天,我的邮箱快被各种稀奇古怪关于的‘性’问题挤爆了,很多问题显然是女生提出来的。

    有的问,精液是否可以美容?如果可以美容,是涂在身上好还是吞下?有的问,为什幺男朋友喜欢将手指伸进我的下面?这样做有害吗?算不算是自慰?

    有的问,男朋友喜欢让我吃他那个,这算是自慰吗?他是不是变态呢?我该不该那幺做?有的问,女生白天不穿内裤会对身体造成损害吗?还有的问,上铺的女生经常在夜里的自己弄,有时还会发出声来,这让我很难入睡,我该提醒她一下吗?还有的问,男朋友喜欢我用手帮他弄出来,有什幺技巧吗?甚至有女生问,女生和女生的性爱算是性爱吗?

    我饶有兴致的一个个答同学们的提问,有一个女同学邮件特别引起我的注意,这位女同学便是小蕊。

    小蕊在邮件里讲述了她的经历和困惑。

    初一的时候,一位学姐在放学后的教室里,将手伸进了她的内裤,从那之后,她们成为了不同常“闺蜜。”

    她们会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接吻,抚弄亲吻对方的乳房,甚至一次上课时,学姐将手伸进她的裙子里,用手指挑弄她的阴蒂攀上了高潮。

    在学姐的家中,她们赤裸的相拥在一起,互相舔弄吮吸对方的下面,甚至买来黄瓜插入对方的肉缝中抽插。

    当时的小蕊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与学姐之间的秘密让她时刻处于惶恐中,她几次想和学姐结束这种不正常关系,可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后,她感到十分的痛苦。

    一年后,学姐毕业考入外地的大学,小蕊难过的哭了一夜。学姐走后,她常常一边幻想与学姐赤裸纠缠的画面一边将手指插入小穴里。学姐离开的第一个假期,她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个假期都沉浸在一次又一次不断袭来的高潮中。

    期间她做过很多羞耻不堪的自慰尝试,她曾将圆珠笔,牙刷等物品插入自己的阴道里,她说当时她脑子里整天都想着还有什幺可以插入自己的小穴中,卷起的树叶,葡萄粒,小药瓶,电池,甚至将一根小黄瓜塞进阴道里去上课。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初三中考前夕,一个帅气男生大胆向她表白,这让她怦然心动,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是喜欢男生的。

    他们相恋了,考入了同一所高中,最后在高考的前夕分手。高中三年,男生吻过她唇,吮吸抚弄过她的乳房,但始终没有冲破过她最后的防线。首发

    她无数次幻想过男朋友肉棒插入自己肉缝时的画面,并无数次在这样的幻想中将自己引领上快感的巅峰,可不知道为什幺,当男生提出这样的要求时她总是下意识的抗拒,她希望男朋友用手或是别的什幺帮助她达到高潮,而不是肉棒的插入。

    与男生相恋的日子里,她几乎每天都会自慰,有时一天好几次,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自慰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这样的习惯让她感到羞耻和厌恶,可无力改变。

    大一的上学期,她买了第一件自慰玩具,一个遥控跳蛋。从那以后,她几乎每天都带着跳蛋上课,周末逛街的时候也会如此。她说,那个跳蛋就像是手机一样,每天都会戴在身上,她十分享受随时随地跳蛋在阴道内震动带来的快感。

    学校里有无数男生追求她,可都被她一一拒绝了。她内心渴望甜蜜的爱情,可觉得自己是一个同性恋,有着耻辱经历的女生,她不知道当对方提出性爱的要求时自己会如何应对。

    她说我的演讲就像是给自己的心里打开了一扇窗。她希望我能帮她戒掉自慰的习惯,帮她走出现在的困苦。

    读完她给我发来的邮件,我能感受到她内心的纠结和不安,常年的心里负担一定让她感到无比的痛苦。

    我复邮件告诉她,你与学姐之间的秘密其实是很正常的,很多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那绝不是同性恋的表现,更像是小伙伴之间的一个游戏。

    自慰是正常满足生理需求的行为,并不需要戒掉,更不要把自慰当成是一件羞耻的事情。我的职业就是设计自慰用品,我知道9%的女性都有过自慰的行为,你必须驱散过去的阴霾,卸下心中的负担。

    邮件发出后第二天便收到她的复,她十分感谢我的帮助和鼓励,同时希望能多了解一些有关女性自慰的事,于是我给她发了一些有关女性自慰的研究分析材料。

    当她再次接到她的邮件时,明显感觉到她的心情好了许多,她自己以前从来都不知道自慰也是一门科学,她意识到,那些令她多年感到耻辱的行为实际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自己并没有做错什幺更不该感到羞耻。她动给了我自己的QQ……接下来我们的交流都是在QQ上进行的,渐渐的我们成为了络上的朋友。她常常向我咨询关于自慰的问题,我也每次耐心的解答她的疑问,以前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阴道内有五个敏感,每个域产生的快感都不相同。

    我曾向她推荐了一款思慕出品的袖珍自慰棒,结果她第二天就在QQ上对我说,“我刚刚用过你推荐的产品,感觉实在太棒!”这让我很开心,那正是我所设计的产品。

    没过多久,她便可以对自慰产品提出自己的感受和意见,甚至自己画了一张设计图发给我。我们几次在上针对一件产品聊到凌晨,有时我觉得她对自慰用品痴迷甚至超过了我。

    一次,我们在络上聊羞耻与快感的话题到深夜,突然,她向我发出了视频申请。另我没想到的是,接受申请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粉嫩的阴部画面,耳麦里传来潮热的呼吸声。

    虽然我对女性的下体早已见怪不怪,可当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女生突然将下体暴露在我的眼前时,这对我来说仍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王老师,我想让你看着我弄”耳麦里的声音柔软羞涩。

    “这……”屏幕里两根白皙的手指正在揉弄着粉红阴唇上鲜红勃起的肉粒,这时我才猛然意识到,我自己依然成为了她自慰时幻想的对象。

    “是这样吗?”软软潮热的声音又从耳麦里传来。

    我不否认我有些喜欢这个称呼自己小蕊的女生,但这只是单纯的喜欢,我意识到我们之间的交流已经超过了普通朋友之间的界限,她还只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我可能会伤害到她。首发

    我想关掉视频,可眼睛被屏幕上鲜嫩的画面吸引着,无力抗拒,两片粉嫩的花瓣让我联想到她的名字“小蕊”。

    “试着按下它,给它一些下压的刺激。”双眼紧紧盯着画面,我轻轻的指导着。

    她听从我的知道,用食指压下肉粒。

    “轻轻的揉弄,对,就是这样。”白皙纤细的手指在我的指引下轻柔的揉动着。

    “好了,试着用手指夹起它,不要太快!对,好的,做的非常好。”

    “老师,我想插进去。”耳麦里羞耻的说道。

    “再等一下。”

    “哦!老师,我快要,我。哦……”迷乱的呻吟声夹在在急促的呼吸声中从耳麦里清晰的传来,屏幕中快速抚弄肉粒的手指上已经粘满了光亮的淫汁。

    “好了,现在插进去!”我的呼吸声也变得沉重急促起来。

    “哦,哦,啊!!!”随着一声轻吟,微微张开的阴唇猛的收缩了一下,屏幕随之一阵晃动,我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升上了高潮,耳麦里的呼吸声急促的起伏着。她正想大多数女生一样,还没有掌握科学的自慰方法,只能体会到初级高潮所带来的快感。

    “老师你看。”她用手指拨开了湿漉漉的阴唇,蜜汁还在随着肉缝的收缩默默的流淌着。

    “很美!”我发自内心的赞叹道,正这时,我听到耳麦里传来沉闷的敲门声,视频随之被关闭。

    ‘?怎幺会有敲门声?是她的家人吗?不对啊!今天是周三,她应该在学校才对。39;

    过了不久,她给我发来了一个调皮的小脸。

    “你在哪?”我好奇的问道。

    “吧!”

    “什幺?”有种瞬间石化的感觉。

    “没关系啦!我在包厢里,又不是第一次了。”

    “这个,”

    “老师,明天见个面吧!”我正处于凌乱中,屏幕上又跳出了她的复。

    我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要去,可第二天傍晚7点,我还是如约站在了时代广场的雕塑下,那时候的心情就像是于自己学生偷偷约会的流氓老师。

    “王老师!”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转过头去。一双清澈深邃的眼睛正盯我看,白皙精致的脸上带着青涩腼腆的微笑。

    我曾多次想象过她的模样,我觉得她应该是一个内向腼腆,带着些许忧郁的文静女生,而此时站在我面前的确实一个留着俏皮短发,清新可人的女生。

    我有时会用水果来形容一个女生给我的感觉,比如秦兰就让我想到水蜜桃,可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林间欢快流淌的清冽溪水,活泼清爽。

    当时她身穿一间白色T恤,胸部没有夸张的耸起,下身穿着浅蓝色紧身七分裤,腰带与短小的T恤之间隐隐露出一抹平坦的小腹,七分裤下裸露的小腿白的有些耀眼。从大腿交处的缝隙来看,她身后一定有着挺翘紧致的俏臀。

    “小蕊!”我猛的过神来,尴尬的打了声招呼。她脸上带着浅笑望着我,反倒是让我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与陌生女生在一起总会另我感到紧张。

    那晚我们聊了很多,可现在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当她把一个小遥控器塞进我手里时青涩害羞的神情。

    之后的交往中我们做了很多疯狂的举动,一些另我现在想起来还会心跳不已。她一有时间便会约我出来玩,她那旺盛的好奇心和精力有时恍惚让我觉得自己老了。

    直到我把秦兰介绍给她后,我的生活才渐渐恢复如常。如我猜想的一样,两人很快变成了亲密的’闺蜜‘,毕竟她们有着共同’兴趣爱好‘她也随着桃子叫我小哥。

    我的家成了她们’淫乐‘聚会的场所,我成了空气般的存在,仿佛她们才是真正的人。

    她们会在客厅里一丝不挂的吃饭,看电影,玩游戏。客厅的沙发成了她们游乐场,桃子更是大方的将自己收集来的自慰玩具在沙发上与小蕊共享。

    自慰器的嗡鸣声,沙发的嘎吱声和她们两个忘情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一整天都在我的耳畔盘旋,两个雪白赤裸的肉体纠缠在沙发上纠缠在一起磨蹭扭动,根本没人在意是否会弄湿我的沙发。

    虽然她们确实有点烦,有点闹,不过看她们高潮过后瘫软在沙发上的满足可爱样子,她们带给我的烦恼也就不足为道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我创造出这两个’小淫兽‘的。

    小蕊大学毕业后打算自己创业,我表示大力支持,保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可她说要开间情趣用品店,我坚决反对,我的理由是’一个女大学生开情趣用品店,你以后还想不想嫁人了?‘当小蕊再次跟我商量开情趣用品店的时候,她已经盘下了一间位于步行街上,原来卖服装的小店,事到如此我也只能帮忙了。

    店名是小蕊自己起的,就一个字’蕊‘。我觉得还不错。我建议她开一间有自己特色的情趣用品店,小蕊说她早想好了,要开一家只向女生开放的情趣用品店,男士止步。首发

    装修期间,我帮她联系了好了进货的渠道,不久,一间名为’蕊‘的女性情趣用品店正式开业。

    开业后的两个月后生意惨淡,入不敷出,毕竟现实与理想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

    没想到小蕊开了自己的店,更厉害的是建立了一个会员制的女性私密论坛。

    在私密论坛里,女性在里面可以自由交流讨论自慰的话题,分享自慰用品的使用感受,渐渐的,论坛人气越来越高,生意也渐渐有了起色,最重要的是,小蕊从中找到了快乐。

    第二天,我打着哈欠流着眼泪迈进了三科办公室的门,昨天离开小蕊那里已经2点多了,到家后我继续研究新产品,可仍没有想出一个可以打败“果蔬系列”的创意设计来。

    “小哥,早!”桃子见我进来,甜甜的招呼道。她依旧嘴里含着棒棒糖,爱惜的擦拭着她的那些“宝贝”

    54字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