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邵琪】(14)

作品:《迷信的邵琪

    作者:derksen。

    字数:3287。

    迷信的邵琪(十四)邵琪的画。

    离预产期还剩下一个月不到的时候,邵琪就跟学校请了假在家休息,也不去

    健身房上课了。但她实在闲不下来,就主动说要顺便利用闲下来的时间看看房子,

    邵琪在澳洲认识的朋友说好周末的时候可以过去看,在这之前邵琪就跟房屋仲介

    约看了几间,虽然条件大致上都符合,可是价钱实在太高了,我希望邵琪可以有

    多一点时间陪小孩,不要为了还房贷而要跟我一起拼命工作,只好把买房的希望

    寄託在邵琪朋友的房子上。

    看房子的那天我载着邵琪开车到约定的地址,是在市区外围的一栋独栋别墅,

    庭院虽然不大,但屋子的前后左右都跟周围的公寓大楼保持着十几公尺的距离,

    让住的人不致於有压迫感。有钱人就是不同,这栋至少是我们的预算四倍以上吧?

    邵琪的朋友是一个头顶全秃的中年男子,挺着一副大肚子在门口等我们,要我把

    车停在别墅门口的停车位。我们下车后,邵琪便给她朋友一个热情的拥抱。

    「这位就是大伟,我在澳洲念书的时候很受他照顾,」,邵琪跟大卫一个鞠

    躬,「以后又要麻烦你多多帮忙了」。

    「不会不会,不麻烦,就像你们说的,互助助人嘛,来来这边请。」大卫打

    开门招呼我们进去,一进门我被挑高的客厅给吓了一跳,这房子不但基地完整方

    正,格局是接近正方形,没想到客厅甚至还是挑高的,光线从窗户洒了进来,大

    白天完全不需要开灯,也把屋内照得极为明亮。地上铺的则是大理石地砖,在炎

    热的夏天可以消暑,只是现在天气比较凉,铺了一层织纹华丽的地毯。在大伟的

    招呼下,我们坐上高级牛皮革的沙发,大伟端了两杯温茶来让我歇口气。

    「请问您那间要卖给我们的房子在哪?待会就去看吗?」喝完茶后我开口问

    道。

    「房子?就是这间房啊,我从澳洲回来的时候都住这,虽然小了点,对我来

    说一个人刚好,但邵琪说只要有三间房就适合,这间刚刚好就有三间房,一间在

    二楼、三楼有两间,应该够吧?」。

    我被大伟的说明吓了一大跳-虽然这栋别墅的大小跟房间数都确实符合我们

    的需求,可是这地点也太好了,甚至还有小庭院!这样我们哪买得起。

    「这……这房子确实符合我们的需要,甚至可以说符合得有点奢侈了,我怕

    我们负担不起」。

    「别这么说,先看看嘛,来,跟你们介绍介绍。」大伟帮忙拉了邵琪一把帮

    她起身,热情地挥挥手示意我们跟着他过来。

    跟着大伟一起看了厨房,小巧的厨房有成套的厨具跟流理台,中间摆了张可

    以坐四个人的小餐桌。或许对有钱人而言真的很小,但对一个小家庭而言算是麻

    雀虽小,五脏俱全了。二楼的房间现在作为书房用,空间不大,但作为小孩自己

    的房间绰绰有余了。主卧室有自己的乾湿分离卫浴,但没有浴缸,大伟在介绍的

    时候一直在嫌弃这间房子太小,他只好把另一间共用浴室改成泡澡间。

    带着我们到另一间房间外的共用浴室一看,马桶跟洗手台都被拆掉,一个可

    供六人同时进入的按摩浴缸佔据了浴室八成以上的空间。大伟说如果我们不需要

    的话,他可以请人处理掉,把马桶跟洗手台装回来。邵琪便说没关系,看了看我,

    说在孩子长大以前我们还可以留着用。

    三楼的另一个房间现在清空了,没放任何家具,只有用纸箱装着东西堆放杂

    物。看完之后大伟带我们到一个梯子,梯子是没有扶手的铝梯,通往三楼天花板

    的。

    「这上面是阁楼,就是屋外看到的这房子尖尖的屋顶的部分,虽然可以拿来

    当仓库用,可是爬这梯时在太累人了,所以我都不上去,只有打扫的佣人会上去

    清扫,你们上去看看合不合用」。

    我爬了上去,爬到一半的时候看到邵琪竟然也跟着要爬上阶梯,我往下一看,

    大伟就站在穿着雪纺纱连身裙的邵琪下方往上看,从那个位置肯定会看邵琪的底

    裤吧?我便挥挥手要她在下面等就好,以免发生危险。上去阁楼后,空间说大不

    大,说小也不小,就是高度矮了点。没在使用的房间角落放了一些杂物跟清扫用

    具外空无一物,旁边还有个小房间,推开房间门一看,墙上挂了两个液晶显示萤

    幕,还摆了台主机连接着萤幕跟网路线。每个萤幕上有四个分隔画面,看起来像

    是这栋别墅的安全监视系统,镜头分别对着客厅、厨房、三个房间、阁楼,屋外

    也有两个镜头。

    我推开阁楼的窗户往外一看,由於外面没有阳台,要是小孩在家里乱逛不小

    心开了窗,摔出去可就麻烦了。关上窗后我便倒退着爬下铝梯,回到了三楼。邵

    琪跟大伟没有在三楼走廊上等我,我先看了看主卧室跟三楼另一个房间,都没有

    看到邵琪,心想他们大概下楼回客厅去了,我就一边喊着邵琪的名字一边走下楼。

    没想到她们不在二楼书房、也不在客厅跟厨房。我打开前门一看,车子都还在,

    到屋外绕了一圈来到后门,也不在后面的院子。我要回去别墅里的时候发现刚刚

    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把门带上,我人被锁在外面了,只好赶快打行动电话给邵琪,

    但却怎么都打不通。

    我着急地在外面等了好几分钟,一边用力拍打前门对着里面喊叫,然后换去

    后门试试,但都没有反应。当我再用脚大力踹前门的时候,门打了开来,邵琪一

    脸疑惑地看着我。邵琪身上穿的雪纺纱连身裙被汗给湿透了,透出底下白色的内

    衣。

    「老公,你怎么在外面?快进来啊,有东西要给你看。」邵琪拉着我的手进

    门,大伟满头大汗地坐在沙发上,一旁的墙上靠着一幅油画,油画中是个抱着婴

    儿的裸女的画像,画中的女人袒露着双乳,盘坐在地上敞开的双腿可以看到股间

    浓密的阴毛,还有被双腿的肌肉拉扯微微张开的两瓣肥厚的阴唇。仔细一看,这

    女人的脸孔像是邵琪。

    「我在澳洲的时候打工,给人当模特儿画了这幅画,刚刚想起来问大伟哥可

    不可以拿出来给你看,就跟他到这房子的地下室去搬上来」。

    我这才看到原来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后方有个门开着,大伟说这地下室还装

    着他私人的收藏,底下很凌乱,所以才没带我们下去看,假如我们有要这房子,

    他就可以先清空后让我们确认一下地下室的状况。

    「这画是大伟哥您的收藏吗?」。

    「是啊,那时候我在一个艺廊看到这画觉得画中的女人虽然外型性感,赤身

    裸体地站着,却面容慈祥地抱着婴儿,散发出母性的光辉,觉得很有趣,便出价

    买下,跟画家说画中的女人气质非凡,想看看本人,他才向我介绍邵琪,因此认

    识了她。如果你们要这房子的话,这画就留下来给你们吧!」。

    「好啊,谢谢大伟哥!」邵琪开心地靠在我身上,却似乎也察觉到我有点为

    难的样子。

    「大伟哥,这房子是很好,可是我怕……价钱上我们负担……」我话还没说

    完,大伟就挥挥手打断了我的话,伸出两根手指头。

    「就这个价钱如何?看在邵琪的份上,我绝对是算非常便宜了,这房子虽然

    不大,但你们住起来肯定舒服,对孩子的成长也比较好」。

    「这……」大伟开的价钱虽然是低於三折的超划算价钱,但也超过原本预算

    不少了。「虽然我很心动,但现在我实在无法马上决定,可以让我们回去商量一

    下吗?」。

    「可以,当然可以,我下个月回澳洲之前给我个答覆就行了,如果家里长辈

    要来看看房子也行,邵琪提早给我打个电话就好」。

    回家的路上邵琪看我满脸愁容,问我是不是在烦恼超出预算的部分,可不可

    以让她问问看她爸妈能否帮忙?我虽然回应着邵琪关於买房子预算的问题,可是

    我心里挂念的是那幅画背后的故事。大伟这样的有钱人特地去认识邵琪,十之八

    九不是单纯想交朋友吧?邵琪说在澳洲的时候受她照顾,要嘛不是当大伟的女友,

    就是包养之类的关系,肯定不是什么单纯的友谊。虽然我并不在意邵琪过去跟谁

    交往过,但是要跟自己太太的前男友买房子,看房的时候对方却大剌剌地拿出画

    着妻子裸体的油画来展示,心中的感觉实在很怪。

    不过我心中的郁闷并没有持续很久,开车到家后就忘得差不多了,这样的转

    变真得感谢加入教友的行列后,彼此的关心以及共同的成长,让我的个性跟脾气

    都变得圆滑多了。跟邵琪的父母商量时,他们也答应要跟我父母一起帮忙出一部

    分的钱,只是得先确定房子她们满意才行。

    后来我才知道,邵琪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一定要买这房子,只是装作有间朋

    友的房子,可以参考看看的样子徵询我的意见。然而当我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已

    经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