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邵琪】(10)

作品:《迷信的邵琪

    作者:derksen。

    字数:3678。

    迷信的邵琪(十)重修旧好。

    我在王医师的诊所内,一个人着急地在诊疗室前面的长凳上坐着。上衣的下

    摆跟短裤都沾着从邵琪子宫里流出的血渍,量虽然不多,但模样仍然令人怵目惊

    从王医师的诊所回到家的时候,汽车的引擎声惊动了我家的两老,老妈第一

    个夺门而出来看看我们怎么浩浩荡荡地从外面回来。说明了邵琪有孕在身却差点

    意外流产的事情,老妈气得拿她扫地扫到一半的扫帚打了我屁股两下,连老爸都

    皱着眉头看着我,怪我怎么不老实讲要瞒着大家。我心想就是因为医师说流掉的

    风险极高,想等到安定下来才说,谁知道不但差点流掉,还被所有人知道了!不

    过经过了一整晚的折腾,我已经累得连一句话都辩解不了,只想赶快上床睡觉,

    抱着邵琪上楼休息后,就打了个电话跟主管请假,说家里出了点事情,今天无法

    工作。打完电话后我看邵琪气色极好地在用手机看着今天早上的新闻,放下心来

    就躺在邵琪房间的小沙发上睡了。

    不知道是不是邵琪的爸妈跟我妈告状,我下午睡醒了以后要回我自己房间时

    被老妈一把拦了下来,老妈脸色严肃极了,一字一句地警告我以后不准再惹邵琪

    生气,要是她的乖孙子保不住,一定把我的腿打断。我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

    老妈-以前不都是说反正她生了两个儿子当作分散投资风险,所以就算我这个拗

    脾气老是把女朋友气跑,日后不生小孩孤单终老到死也没关系,反正还有老弟会

    笙个金孙给她抱吗?没想到一听说有孙子可以抱,整个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了。我回到房间拿了笔记型电脑要到邵琪的房间去,收一下公司的邮件,稍微处

    理一下今天一定得回覆的几封信。到邵琪房间门口看门关着,我敲了敲门,听到

    邵琪应了声进来就推开门进去。

    一进门,看到邵琪专着一件白色马甲款式的性感内衣,腿上则套着附吊袜带

    的白色蕾丝大腿袜,下半身一丝不挂,上半身的马甲内衣有包覆着蕾丝的钢圈托

    住邵琪因为怀孕日渐胀大的肥乳,但却没有胸罩包覆住,两颗日渐黑得发紫的大

    乳头就这样袒露在我面前。而且,邵琪的弟弟邵君正蹲在邵琪面前,一手摸着邵

    琪袒露着的双乳,一手摸着邵琪的肚皮,把自己的左耳侧着脸靠在邵琪的肚脐上,

    像是在听着什么一样,嘴巴喃喃自语地念着「弟弟~小弟弟~弟弟」。眼前的景

    象吓了我一跳,但看到邵琪瞇着眼对我笑,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邵君的头,就松

    了一口气走进房间,顺手再把门带上。

    「邵君,不是弟弟喔,还不知道是男生还女生呢,而且你要当舅舅了,是

    外甥或者外甥女喔,知道吗?」我还特地在外甥两个字上加重重音,怕

    邵君听不懂我说什么。

    「弟弟!是弟弟!邵君知道是弟弟!不是妹妹!」邵君突然雀跃地跳起来,

    在我身边转来转去兴奋地挥舞着双手。

    「邵君,你先去楼下看卡通,姐姐有事情要跟哥哥说,好吗?」邵琪一把抓

    住还在我身边绕圈圈的邵君的肩膀,边说边拍了拍他的屁股,就把邵君赶出房间

    了。

    「弟弟!姐姐生弟弟!」邵君一边大叫着冲下楼,邵琪把刚刚被邵君撞开的

    房门再度关上,按下了喇叭锁锁上房门,就走回到房间中央,转了个身向我展示

    她身上的装扮。

    「合身吗?觉得最近有点变胖,很怕穿起来像绑粽子。」邵琪完全转过身去,

    让我看了看背后的款式-马甲只有遮掩住身体的正面,后面则是有交叉的绑带构

    成,可以说整个背都是赤裸着。

    「怎么突然穿上这种衣服?什么时候买的啊?幸亏邵君不懂,不然穿这么火

    辣诱惑人被看到可不妙啊。」我走到邵琪身旁,帮她把没有拉整齐的大腿袜袜头

    往上提,调整了一下吊袜带的位置。

    「早上你睡得很沉很沉的时候上网买的,刚刚就送到了,很快吧?」。

    「是吗,但买这么急干嘛?穿了也不能干嘛。」我抱着笔记型电脑走到沙发

    旁,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开电源,准备开始办公事。

    「当然可以干嘛啊……」邵琪走到我面前,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在我面前摇

    了摇屁股,还伸出左手,自个儿掰着左半边的屁股蛋,把后庭正对着我的视线。

    跟黑得发紫、毛发浓密地佈满耻部下阴不同,邵琪的肛门是可爱的粉红色,肛门

    附近没有半根毛,所以可以清楚地看见肛门的括约肌正一松一缩、一松一缩地蠕

    动着,像是活着的生物的嘴巴一样轻轻地一开一阖。

    「快点,人家想要……」邵琪转过头来楚楚可怜看着我,另一手已经开始抠

    弄着阴蒂自慰起来。

    「可是……」我不知道该用我正要办公事,还是怕动到胎气当理由拒绝,只

    知道我怕自己又说什么话惹邵琪不高兴,只好把后半段的话吞了下去。

    「王医师都说了,不要碰到子宫颈附近是没有关系的,我刚刚都已经洗乾净

    了喔,老公现在马上就可以插进来,现在,马上,插进来!」邵琪话一说完,整

    个人上半身扶在地上,脸颊跟双乳一起贴着地板,而双手分别掰开左右臀,把肛

    门整个撑了开来。就在我面前不到一公尺的后庭穴,可以清楚地看到粉红色肛门

    里面鲜红的肉璧正在一阵一阵的收缩。我吞了吞口水,感觉得到自己的老二瞬间

    硬得跟铁棒似的。

    「好,就这一次喔,放进去后面以后你不可以甩赖又要我放前面喔,先约好,

    可以吗?」。

    「好~」邵琪用少女般的声调撒娇地回答我,「老公~快点插进来~」。

    我脱掉了裤子跟内裤,将硬得胀痛得老二扶着对准邵琪的下半身,在邵琪的

    阴道口磨蹭了几下,让龟头沾满了邵琪溢满出来的淫液后,对准正张大到最大限

    度的菊穴,缓缓地放了进去,一点一点慢慢地推进,直到我的阴毛抵着邵琪的屁

    股,睾丸靠在她的阴唇上。整根肉棒都被邵琪的直肠吞进去后,我就发现大事不

    妙-正要慢慢地抽出来时,发现邵琪后庭的吸力紧紧地吸引着我的马眼,直肠壁

    一阵阵地收缩,对阴茎的刺激完全不是邵琪身为一个三十三岁轻熟女那略显松弛

    的阴道可以相比。

    我双手张开十指,一左一右推着邵琪的圆润肥臀,使劲把自己被吸住的老二

    缓缓地抽出来,到只剩下龟头还在里面的时候,再缓缓地推送进去。当我在抽送

    的时候邵琪直肠壁的收缩就更加明显,伴随着邵琪淫荡的呻吟声一阵阵地揪住我

    的阴茎,让我一下子就涌现了射精的预感,赶紧停了下来松一口气,再继续前进。

    邵琪看我动作迟缓,似乎是耐不住性子了,就自己双手双脚并用地往前爬让我的

    阴茎退了出来,然后站起身来朝我走来,一脚踩着我的肩头,使劲一踹把我推倒

    在房间地上后,张开双腿跨上我的下半身,右手扶着我的老二对准自己的后庭后,

    很快地往下一坐,咕溜地一声我的肉棒就整根华了进去。

    接下来的过程堪称永生难忘,邵琪用平常拿我的老二肏她的屄的速度,又快

    又稳地上下摇晃着肥硕圆润的臀部,一边舔着我的胸口;摇了没几分钟我就在她

    直肠壁跟肛门括约肌的夹攻之下缴了械,正要射精的时候邵琪还一屁股坐到底,

    让我全都射进了她肠道的深处。缴完约定好的功课之后,邵琪还夹紧肛门,让我

    刚射精完正敏感得龟头麻得都要抽筋了。邵琪边夹紧我半软的阴茎不让它滑出她

    的体外,一边舔着我的乳头、然后喉结,接着一边与我舌吻一边用拇指逗弄着我

    的乳头,让我的小老弟再度恢复了战力。

    「不是说一次的吗?喔喔~说话不算数。」我明知道不可避免在被邵琪榨一

    次,还是嘴贫地拿来说笑。

    「还是一次唷,我没看到你射了,你也没看到,还没射所以要继续到射出来,

    才算一次喔。」邵琪话说完,继续用自己的后门,靠着结实有力的大腿上下摆动

    起臀部套弄着我刚刚恢复战力的肉棒。邵琪接连让我射了两次后,因为完全瘫软

    的老二滑出了她的后门,她就立刻转过身去舔舐起来,丝毫不给我喘息的机会。

    在邵琪用六九的姿势快速摆动头部用嘴套弄着我渐渐充血勃起的老二时,她一直

    夹紧肛门憋住的精水,一个不小心松开括约肌就漏了出来-我自己刚刚灌在里面

    的精液泄了出来,就这样流泻在我的胸口。从邵琪的肛门流出来的精液散发着腥

    臭的漂白水味混杂着肥皂水的味道,诡异的味道穿过鼻腔后轰炸着我的脑门,让

    我心脏跳的老快,阴茎一下子又完全恢复了硬度。邵琪背对着我爬起身来,再度

    跨开双腿往下一坐,手扶着我的阴茎一下子通过被精液完全润滑的肛门口,整根

    没入。起身、下坐,不断地重複又重複,让我又胀又麻的阴茎不断被她收紧的括

    约肌箍紧,越发胀痛。到伯母来敲门喊我们吃饭之前,邵琪又把我榨了一次出来,

    正在用舌尖不断地挑弄着我的马眼,打算再来第四发-听到伯母的敲门声时我可

    以说是松了一口气呢。

    从这天之后,邵琪就每天都要我用肏她后庭代替肏穴,每天早上一次,晚上

    一次,有一次她还淘气地一整天都夹紧肛门,让早上射进去的精水留在里面,等

    傍晚我去接她时,拉着我在她研究室把她就地正法。等我要把老二放进去时才发

    现里面竟然还湿湿滑滑得,才跟我说她怎么忍了一整天都不漏出来。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邵琪那副满四个月的肚皮已经凸起,所有衣服都穿

    不下了,她就每天都穿着宽松的连身裙上班,开玩笑地说穿这样就方便早上让我

    肏她屁股,不用脱裤子或裙子了。但我听她这么说却露出苦笑的表情,不知道是

    不是这几个月来性交的次数实在太频繁,还是因为看到邵琪的肚子越来越大感到

    做人父的焦虑,我的兴趣越来越淡,邵琪要用嘴帮我弄硬所需要的时间,也越来

    越长,有时候甚至是在半软不硬的状态下,邵琪硬是揪着我的龟头挤开她自己的

    肛门口,把没办法完全勃起的老二塞了进去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