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邵琪】(05)

作品:《迷信的邵琪

    作者:derksen。

    字数:6034。

    迷信的邵琪(五)初入法门。

    隔天早上我拎着牛皮纸袋直接到邵琪家按了门铃,过了好久来应门的是伯母,

    一如往常在家的装扮,伯母只穿着宽松的T恤加上一件贴身短裤就来开门,虽然

    已经年近五十,手臂也都有了不少赘肉。身为两个孩子的妈,腰臀也都膨胀了不

    少,但未施脂粉仍不嫌老的五官,还有那对G罩杯级巨无霸奶子,每次看到她穿

    着这么居家休闲的衣服,都害我差点在她面前勃起。一想到她为了帮自己无法生

    活自理的儿子排泄性欲,骑在自己儿子的身上使劲摇换奶子我就更加受不了。

    伯母听我说要找邵琪便热心地招呼我进客厅坐下,进门后我跟伯父点头致意

    打声招呼后,便坐着等邵琪下楼。伯母到楼梯间往楼上喊了几声邵琪的名字,说

    明我来找她后便要我等等。过了一会儿邵琪乒乒砰砰地踩着小碎步快步走下楼梯,

    笑瞇瞇地招手要我随她上楼。我半是惊喜半是狐疑地跟着上楼-顺带一提,邵琪

    穿着细肩带的连身短裙,在跟着她上楼时,裙底风光一览无遗,沿着会阴到肛门

    附近杂乱丛生的阴毛清清楚楚地进入我的视线-邵琪根本没穿底裤。

    我一跟着她进入房间,邵琪便关上门扑了上来紧紧地抱住了我。因为邵琪十

    分高挑,跟我的身高只差了五公分上下,一时之间还挺有压迫感的,但邵琪接下

    来的第一句话马上让我的心都要融化了。

    “老公,我好想你喔。”邵琪搂着我,用细嫩的脸颊在我耳边磨蹭。

    “嗯……我、我也很想你啊。”昨天才被榨乾,听到这句话其实我心脏有被

    吓得差点停下来。

    “那我们就……”邵琪一边亲吻着我,一边将左手往下移到我的裤头,手指

    头一扳将我的裤头钮扣松开、拉下拉炼,伸手把裤裆里软趴趴的老二给抓了出来,

    尝试着弄硬它。

    “等、等一下,我要拿东西给你。”我赶紧把牛皮纸袋地给邵琪,邵琪放开

    我(而且把我慢慢勃起的老二放回裤子里)把牛皮纸袋接了过去,郑重地对我说

    了声谢谢后,放到书桌上。

    “我、我有看了一下,那里面的那个、宣传,里面那个是邵琪你对吗?”我

    鼓起勇气单刀直入地问了,心脏快速地跳个不停。

    “对呀,那个是我喔,礼拜二你载我去坐车后,那天下午拍的照片呢。”就

    算这么说我也分不出来,因为她周二跟周五都穿同一套套装去面试,照片上她穿

    的就是那件套装。

    “是喔……我看上面写的,你好像很久以前就加入了?”。

    “对啊,”邵琪转过身去,从书柜上拿出了一座相框,里面是中学时期又俗

    又土,紮了个马尾露出光溜溜的宽广额头的邵琪。跟她合影的是一个年纪约莫四

    十岁上下的女士,穿着类似袈裟的藏青色衣服,但并没有剃去头发,而是梳着包

    头把发髻盘在脑后。

    “这位是当初带我入门的老师,老师是上师的直属弟子之一,我国中的时候

    精神……不太好,幸亏老师的带领,让我渡过了难关。后来去澳洲念书的时候,

    我也帮助了很多人,收了几个徒弟呢”。

    “是吗……所以是类似心理辅导的机构吗?”。

    “呵呵,老公你搞错了,是密宗佛法喔,可以让人身心安定下来,不会焦躁

    不安、情绪暴躁,遇上了什么苦难也能渐渐地化解放下。咦,我这样解释是不是

    让你更觉得像心辅机构啦?”邵琪在床边坐了下来,拍了拍身旁的位子,示意我

    坐在她身旁。

    我憋扭地扣上了裤头的钮扣,紧挨着邵琪坐下。“是蛮像什么教导人生哲理

    的地方,我看了里面写的内容也觉得是这样,不过你刚刚说的上师里面倒是都没

    提到”。

    邵琪摇了摇头,“不论是上师、我的直属老师或是我,我们都只是共同学习

    成长的一份子而已,所以我们不会像那些邪门歪道一样有刻意崇拜上师的行为,

    那是不对的,入门是为了学习大道理,不是更加盲目”。

    邵琪的话虽然这么说但这跟我在网路上打探到的说法不同啊!我听到的说法

    是用类似密宗佛法的仪式,诉求却是什么改运、消灾、解厄,不是什么身心灵共

    同成长。

    “那,我可以一起去看看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眼前的人是我的未婚妻,

    不管这个宗教是正是邪我都得搞清楚才行。

    “老公你有兴趣去听听看吗?太好了,我们明天下午刚好有聚会,要一起来

    看看吗?”邵琪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似乎非常有信心似地。

    “好啊,不过……我有需要准备什么吗?”开口问邵琪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

    这种新兴宗教该不会有什么奇怪的规矩吧?

    “嗯……不用,不过去之前我们都要先沐浴净身,因为聚会的时候都要尽量

    保持仪容整洁,以免身上的味道什么的打扰到别人”。

    话说完后邵琪便扑了上来把我推倒在床上,“可是我很喜欢老公流汗后的味

    道喔,闻了会很。开。心”。

    那天下午邵琪又一次接一次地让我的阴茎在她的肉穴里不停进出,累了就抱

    着她睡了一下,然后继续。在邵琪家吃过晚饭后又在她的房间里一直待到晚上十

    一点多才走。我已经不记得到底做了多少次,在邵琪的子宫里灌注了多少精水,

    只是很讶异自己竟然可以在两天之内射精这么多次后,竟然可以在前列腺严重胀

    痛的情况下再度勃起射精,而且我最后已经麻痺到几乎没有感觉了,邵琪竟然可

    以轻轻地含着吸吮就让我再度勃起。

    隔天开车载着邵琪出门,随着邵琪的只是来到聚会的场地-就是那天我一路

    尾随他们来到的别墅,我虽然早已知道地点,但还是装作路不熟慢慢地开。到了

    之后门口的警卫非常有礼貌地鞠躬致意,引导我们停在路边的停车格后,带领着

    我们进门后,再把大门口的不鏽钢门关上。一进门就看到一个超大尺寸的鞋柜,

    应该至少放得下四十双鞋吧?邵琪一边脱鞋一边压低声音示意我把脱鞋后把鞋子

    放进鞋柜,接过我脱下的皮鞋后就把我的鞋子跟她的绑带凉鞋一起放进鞋柜。放

    好鞋子后邵琪脚步非常轻巧地慢慢走上塌塌米地板,除了在电视上看到的柔道比

    赛转播之类的节目,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一片塌塌米地板,里面有许多人,都

    穿着类似袈裟或上次邵琪母女穿的印尼沙龙的袍子,但姿势却或坐或卧,虽然安

    安静地地不发一语,却不像是在打坐的样子。所有的人以同心圆的方式一圈一圈

    地围着一块蒲团。

    我们一踏上塌塌米地板,一旁的走道就走出一位约莫六十岁上下的老妇人,

    邵琪双手合十鞠躬,低声地说着师姐好,我也跟着鞠躬,而老妇人则回礼。老妇

    人笑容可掬地点了点头,领着我们经过走道,进入一个满是置物柜的更衣室。更

    衣室的桌上准备好了两套整齐地摺好的衣服,老妇人接着便退出更衣室把门带上

    了。邵琪把其中一件褐色的衣服拿起来展开,示意我换上,接着便迳自脱起衣服

    来,连裤袜、今天穿着的白色胸罩跟内裤也全都脱精光,接着就把属於她的那件

    类似上次穿的有如印尼沙龙的袍子穿上,不同的是这件袍子布料虽然也非常单薄

    轻盈,但并不像上次那样透肤,把袍子左方布料内侧从大腿下方一路到腋下的扣

    子一一扣上,就这样换好了衣服,然后将脱下的衣裙跟内衣裤都摺叠好放进一旁

    写着“邵琪”两字,很显然属於她的置物柜里。

    看见我还楞着,邵琪便协助我穿起这件类似袈裟的衣服。跟女性款式的沙龙

    类似,这套衣服并没有用腰带什么的固定,而是直接用布料内侧的暗扣给一路扣

    上去就好了,不会有腰带紧紧勒着的不适感。帮我把脱下的衣服也都摺好放进置

    物柜后邵琪便轻轻拉了拉我的手,要我跟着她进去。第一次一丝不挂地穿着这种

    衣服,走起路来老二晃来晃去的颇没有安全感,邵琪带着我在人群的最后面坐下,

    就紧挨着我一旁。邵琪坐下时不是盘腿、也不是跪下或是侧卧,而是双腿往前打

    直,放松地往后仰躺,用双手撑着上半身。我不知道该怎么坐,只好学她的动作

    坐下,邵琪便凑过来我耳边说:

    “放松就好,随意坐着或躺着都行。”我听了以后心里不踏实地就这样乾脆

    躺下,躺下时还偷看了一下邵琪的双腿,那件莎笼的长度刚刚好到邵琪修长双腿

    的一半。

    我躺在塌塌米地板上不知道该怎么办,看邵琪已经在闭目养神,便抬起头来

    四处张望。场内的人年龄大概是三、四十岁上下为多数,有几个看起来二十多岁

    的人,男女都有,另外有一个约莫是中学生的女孩子双腿交叉盘坐在我们的正对

    面最靠近中间那块蒲团的位置,身旁则是一个跟她长得有点像,或许是她爸的中

    年男子侧卧着休息。所有的人虽然姿势都不一样,但是都跟邵琪一样闭着眼睛休

    息,而且看不出来是在打盹。我继续环顾四周,室内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或装潢,

    只有四周的角落以及蒲团附近摆了好几个香炉,里面的线香升起袅袅的白烟,散

    发出一种从来没有闻过,但闻了却会觉得颈肩的痠痛都舒缓了的香味,或许是在

    帮助人放松的吧。

    我学着邵琪那样闭目养神,确实这个线香的味道虽然让我感到心情舒缓,但

    却反而不会想睡觉,有一种心神安宁却思觉清醒的感觉。过了一会,我感觉到走

    道那边传来非常轻微的脚步声,便睁开眼回头望,看到邵琪昨天在房间拿给我看

    的那位老师,穿着一模一样的类似袈裟的藏青色衣服而不是其他女信众穿的莎笼,

    梳着一模一样的包头。比起照片中的女性虽然多了法令纹,但那照片已经是接近

    二十年前了,她看起来却还是约莫四十岁到五十岁间,让我非常惊讶。糟糕的是

    那张照片只有拍到上半身,原来这件袈裟的衣摆就跟我身上穿的这件一样,只有

    到大腿的一半,这位老师一双丰腴白皙的双腿就在我面前轻轻地交互着脚步,朝

    着我走了过来,我立刻感觉到我的下体开始快速充血,内心感到一阵羞愧,自己

    竟然在这种地方性冲动起来,更何况还是对着一位长辈。

    老师经过我身旁时对我点头示意,然后便走进同心圆的中间,盘腿坐下。我

    不知羞耻地死盯着老师坐下,但老师坐下的方式非常巧妙,完全没有曝光被我看

    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在老师坐下之后,所有人便缓缓地睁开双眼,我赶紧盘

    腿坐起,驼背着往前弓着身子,避免被邵琪看到我正勃起呢(而且若被发现是对

    着她直属的老师有性冲动就不好了。)邵琪睁开眼后就全神贯注地盯着盘坐在蒲

    团上的老师,没有多瞧我一眼,让我放下心来。

    “今天有新的同学来,所以我们就从第一课开始複习一遍吧。”老师从袈裟

    里掏出了一本线装的书,翻了开来开始讲课。“苦难生忧患之心,忧患之心久而

    不散,则怨气积於胸中,意志消沉、躁进、不安,易生歹念,歹念若生,则苦难

    复临。若心中常存法喜,则不畏千辛万苦……”。

    眼前的这位老师似乎开始照着书本上一字一句地念了起来,而且是名符其实

    地一字一句,用字跟字之间约间隔了半秒的缓慢速度,用一种既不高亢也不低沉,

    既不宏亮也不会让坐在同心圆最外围的我听不见的音量诵念了起来。诵念的内容

    用字虽然不像一般的口语用法,但也不会很难理解,大致上的意思就是人如果因

    为受苦受难就每天提心吊胆,就会因此做了更多不好的决定,又招来更多的苦难,

    如果说人能够每天都让自己快乐,就算遇到了不幸的事情,也让快乐美好的事情

    包围自己,就可以摆脱这样恶生恶的轮回了。接着就说,但人有的时候不是靠自

    己就能有快乐美好的体验,所以要彼此互相扶持,在彼此低潮苦痛时为彼此缓解。

    这样听下来我更加迷糊了,这不明摆着就只是某种心理辅导机构吗?类似什

    么戒酒辅导班似的,参加者想喝酒的话就要彼此帮忙,约对方改喝一些比较健康

    的饮料之类的来约束彼此不要喝酒。接下来诵念的内容也差不多是类似的意思,

    只是更详细地解释了什么是苦难,哪些是忧患之心,非常无聊,我只好盯着老师

    盘坐着的大腿打发时间。但那念经一般的诵念方式让我刚刚一直靠着线香保持清

    醒的脑子开始迷糊了起来,不自觉地开始点头打盹,眼皮越来越沉重,虽然有点

    不好意思,但是开始觉得算了就打个瞌睡算了。

    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后,我想我应该是睡着了。睡着的时候坐了一个相当丢

    脸的梦,梦到邵琪的老师丢下手中的书本,在塌塌米上趴下,双手双脚并用地朝

    着我爬过来。袈裟里的双乳从衣领露出了上半部深邃的乳沟,她用一种勾引着我

    上她的眼神盯着我慢慢地爬过来,然后伸手把我的袈裟的扣子解开,一口含住我

    的老二,柔软温热的双唇跟舌头来回地滑过我的龟头,让我硬的发疼。老师看我

    的肉棒完全勃起之后,从袈裟里掏出一罐液体,淋了几滴在我的阴茎上,把罐子

    收回衣服内侧的暗袋后,便解开扣子脱掉了衣服。

    藏在袈裟下的身体虽然如同五十岁上下妇女一般的丰腴身材,却不会显得肥

    满。一对比邵琪的妈妈还要大的大奶子,虽然因为地心引力的影响明显地下垂,

    但不像是因为年纪而松弛下垂像一对布袋,比较像是因为太大了必然会有的形状。

    乳头又黑又大,是那种显得紫青的深色,乳晕也是相称的颜色跟大小,像是一般

    哺育过的中年妇女一般。邵琪的老师跨上了我的身体,我盯着她的下体,藏在浓

    密卷曲的阴毛后面的是两片又肥又后,长度还长到可以垂着两片同样是紫黑色的

    阴唇。邵琪的老师蹲坐在我身上后双手叉腰,旁边伸出了一双手扶着我的阴茎对

    准老师的阴户,对准后老师直直地往下坐,一口气让我的肉棒穿过了她温热湿润

    但松弛的阴道,狠狠地撞在她的子宫颈上。

    我转头一看,那双手的主人正是邵琪,她靠到了我身上,一手轻轻地抚摸着

    我的乳头,一手搔着我的耳后,微张的双唇靠了上来亲吻着我,我感觉到两人的

    唾液交融,下半身本来应该是略显松弛的抽送感,却不知怎地越来越紧,后来甚

    至像是少女的阴道一般紧得让我发胀得阴茎感到有点痛。这时我睁开眼一看,看

    到趴在我身上亲吻着我的邵琪,一对肥硕的屁股翘得老高,正让人猛力地肏着她,

    随着一次又一次地撞击,伏在我身上的邵琪也跟着一前一后地摆动。我往上看清

    楚那人,可是那人的脸却是我!我往场内的其他人一看,看到正对面的那个女中

    学生脱个精光,正坐在一个男人身上往前趴着,背后还有另一个男人一前一后得

    摆动着臀部像是在肏她的穴,而她的右手还握着另一个男人的老二,这三个男人,

    长得通通都是我的脸。

    再往旁边看,一个四十几岁的太太深上的莎笼没脱,只是掀起下摆趴在地上

    让人肏着她的大屁股,肏她的男人后面排了五六个人,都等着要在被射满浓精的

    熟穴里接力灌精,每个人都长着我的脸!又看了好几个正在肏其他信徒的人,竟

    然全都是我,我越看越紧张,射精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两天

    已经射了太多次,前列腺的胀痛感像是被人狠狠地踹了股间一样,但这种疼痛却

    完全无法掩盖掉下体传来的快感。疼痛跟快感到达一种让人无法维持理智的程度

    时,我感觉到自己开始持续地射精,射精的感觉像是持续了好几分钟一样地久,

    邵琪的老师抱紧了我,让我一边射精一边与她交吻,她的舌头缠紧了我的舌头,

    就像是她在我一边射精时还一边收紧的肉穴一样贪婪地吸吮着我的体液。

    射精结束的时候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还盘坐着,身上的衣服穿得好好的,邵

    琪的老师也还在一字一句地诵念着书,场内的男人都不是我的脸,女中学生也保

    持着一样的姿势衣衫整齐地听讲。身边的邵琪虽然动作跟刚刚不太一样,改成侧

    卧着休息,但仍然全神贯注地听着老师讲到。我听着自己还扑通扑通地快速跳着

    的心跳,被自己刚刚那个充满狂喜般的淫靡之梦吓得一身汗,摸了摸自己的老二,

    软软地趴在两腿之间,没有像刚刚那样不受控地乱勃起了。怎么可能所有的人都

    变成我,还把场内所有女人都干了一遍呢?真是一个荒谬的梦。

    不久之后讲课结束了,老师阖上书本放下后,有的人便起身像是去上厕所了,

    我问了问身旁的邵琪厕所在哪,她便指向对面最后方的地方,那边有到纸门,想

    必后面的走道便是通往洗手间,我就起身走了过去。经过邵琪的老师身后时,我

    偷偷地往下瞄了一眼老师袈裟的胸口。我的角度刚刚好看衣服跟胸口之间的缝隙,

    在袈裟的衣领底下的,是一对黑得发紫的大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