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邵琪】(03)

作品:《迷信的邵琪

    (三)床上是浪女,床下是淑女。

    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因为朝着右边侧睡没翻身让我右手臂都麻了,当我睁

    开眼尝试着动动右手舒缓肌肉的时候,差点没把我给吓死。邵琪不知道什么时候

    靠了过来,头就枕在我的右手臂上,脸跟我面对面,距离只有不到十公分,还在

    沉沉地睡着;而我的左手竟然就搭在邵琪的大屁股上!邵琪的连身裙睡衣可能是

    因为睡觉时翻身的关系,裙摆已经整个卷了上来,连肚脐都露了出来。白天充足

    的光线下,黑色蕾丝内裤的刺绣花纹看得一清二楚。邵琪的左胸离我的胸口只有

    不到几公分的距离,而且从我的角度可以从领口看进去,把邵琪可能是遗传自伯

    母的深色乳晕跟大乳头都看得一清二楚,白皙的奶子上的蓝色静脉一丝一丝地散

    佈在她的胸口。

    一看到眼前的景象,本来就已经晨勃的老二更是硬得发疼,可是我一动也不

    敢动,深怕吵醒了邵琪,误会我在吃她豆腐,只好慢慢地把左手伸了回来。就在

    我把手伸回来之后,可能惊动到了邵琪,她的身体缓缓地扭动了几下,本来接近

    打直的侧睡睡姿,像个虾子一样卷曲起来,左脚的膝盖就因此顶在我勃起的老二

    上。因为手被她的头给压着,我根本没办法后退,只好赶快闭上眼睛装睡。我硬

    着头皮闭上眼,一边在心中默念佛经试图让充血的下体消肿,没想到一闭上眼睛

    脑海里就浮现邵琪白皙的大腿,洁白地透出底下蓝色静脉跟粉色微血管的大腿肌

    肤的画面让我硬挺的老二更是一脉一脉地抖动起来。

    当我一边装睡衣边内心挣扎着要不乾脆睁开眼,把邵琪的裸体在看得一清二

    楚算了的时候,枕在我右手臂上的邵琪似乎是睡醒了,开始挪动身体,从重量跟

    床铺晃动的感觉,她大概刚睡醒还在迷迷糊糊,还坐在原本的位置恍惚中。突然,

    我的短裤裤裆被一只手轻轻地抓住,手指头正好掐着我的阴茎,这只手-显然是

    邵琪的手-像是在摸索我的下体形状似的,在我的裤裆由上而下一动,直到摸到

    我的子孙袋后,手就抽了回去。不一会儿,我感觉到自己的短裤被连着内裤轻轻

    地、慢慢地拉开,邵琪的手握住我的阴茎,把我轻微包茎的老二由前端往根部推,

    把包皮退开,露出了底下的龟头。虽然看不到,但我想邵琪可能正死盯着我的老

    二!

    硬得不行又被掐着龟头让我陷入天人交战,我是要装睡装到底,还是乾脆兽

    性大发,把邵琪给就地正法?在毕业后跟大学时交往的女友分手后,我就一直单

    身到现在了,老二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嚐到被阴道里肥厚的软肉包覆着的温暖。

    我决定在心里默数到十,要是邵琪再不放手,我就只好把她抓着的肉棒放进

    她的肉穴里了-没想到我才数到三,邵琪就松开了手,下床去楼上浴室盥洗去了。

    邵琪离开房间后,我松了一口气躺着发呆,心想着邵琪也三十出头了,人家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一直专心学业跟工作的她,应该也很久没有体验过男人的滋

    味了,才会看到我硬得撑起裤裆的老二,一个冲动偷摸吧?可是我们从小认识、

    家人还熟识的关系反而还害我们不敢轻举妄动,不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性欲高

    张地躺在同一张床上靠得那么近,哪有忍得住的道理。偏偏因为这个关系,我想

    邵琪也很明白,只要我们彼此没有明确的反对,双方父母应该都是很积极地想把

    我们凑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邵琪回到房间,轻轻地摇了摇我叫我起床,我假装刚睡醒睡眼

    惺忪地看着她,邵琪温柔地微笑着看着我,确认我清醒之后便蹲在床边,在自己

    的行李箱里翻找着今天要穿的衣服。她把衣服一件一件从行李箱里整齐地摆在床

    上,找到要穿的洋装后,在整齐地放回行李箱,带着要换的洋装到浴室去更衣。

    换好衣服回来时,她看到我已经下床,还主动把凌乱的被单拉直铺好,才回

    到客厅坐着,用起手机来。像邵琪这样的女人,就是所谓的贤妻良母吧!而且又

    内向、话不多,不过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让她这样条件不差的女人一直未婚。

    第二天都在山下的老街渡过,早上先是在几个着名的老屋附近拍照、闲逛,

    中午的时候伯父订了专门提供道地的传统菜餚的餐厅,感觉服务员的态度是完全

    把我当作跟岳父岳母一起出来玩的女婿了。下午参观了一个相当大的博物馆,这

    一整天邵琪都静静地跟在我旁边,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介绍博物馆里展出的文

    物(因为我上个月已经看过了),每次我开口的时候她就稍微靠了过来,低着头

    静静地倾听。而我一边说话就一边可以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那股香味,要不是已

    经闻了一整晚比较习惯了,否则我大概就要在她面前勃起了吧。晚餐则是到附近

    的渔港吃海鲜,这个渔港的特产是又肥又大的牡蛎。只是没想到邵琪的弟弟胃口

    大开,桌上的两盘炸牡蛎跟薑丝牡蛎汤,光是他一个人就吃掉了一半,要不是邵

    琪先帮我把汤给盛到汤碗里,我可能连一碗都没喝到呢。

    吃饱饭足后回到小木屋已经晚上九点,盥洗之后大家便早早上床睡觉了。我

    躺在床上睡意正浓的时候,邵琪一个翻身又靠了过来,右腿就紧挨着我的大腿。

    我嗅着她身上的体香老二顶着裤裆,决定再也不能忍下去了,便翻过去压着

    邵琪,男上女下得紧紧抱着她。邵琪虽然还没睡着,却没有睁开眼,只是老实地

    让我搂着。我把脸靠着她的耳边,右手慢慢地撩起她睡衣的裙摆,接着慢慢地退

    下她的内裤-我一拉才发现她今晚穿的是一件绑带内裤,只要把侧边的带子拉开

    就能解开。当我开始亲吻她的嘴唇时,她才热情地迎合着我的舌头,还一边伸手

    帮我脱下短裤,很快地我的阴茎便进入了她温热湿润的阴道,她浓密的阴毛摩擦

    着我的下腹部,让我兴奋得加快抽送的速度。

    或许是太久没有经过刺激,换成我在她后方,两人以侧卧的姿势接合后,她

    原本没有那么紧緻的阴道在这个姿势下变得比较紧,我抽送了几分钟后便不争气

    地泄了,用力往邵琪的子宫顶到底后,就插在她的穴里射精。射完之后就保持着

    这样的姿势,搂着她的腰睡去。隔天一早醒来,我的老二又在她诱人的体香诱惑

    下硬了起来,就靠着昨晚留在她体内的精水润滑,滑了进去再次抽送了起来。似

    乎还在睡梦中的她迷迷糊糊地醒来后,配合着我的动作变换体位,先是骑到我身

    上来,主动地摇起了屁股,然后躺了下来自己张开双腿迎接我。我看着她深咖啡

    色的肥厚阴唇,阴道口满是昨晚留在她体内的精水因为刚刚的抽送而起的泡沫,

    赶紧凑了上去用自己的阴茎填满她已经久未被人充实的肉穴。

    她修长的双腿伸展开来的画面非常壮观,夹紧后扣着我的腰的力量也非常紮

    实,勾着我的后背跟随着我抽送的节奏,当我插进去的时候便配合着把我的臀部

    往她勾过去,让我的龟头冲击她子宫颈的力量更加蛮横,因此就算是山上凉爽的

    温度,我们两个也动得满身大汗。射精之后稍作休息,她毫不在乎我老二上沾满

    了又黏又稠的体液,用嘴帮我恢复到了完全勃起的状态,又再度开始下一回合。

    早上做了两次之后,我们气力放尽地在床上休息,邵琪靠在我的胸口,一边

    伸手拨弄着被她榨乾后软掉乾瘪的老二,直到伯母来敲门,我们才赶紧穿上衣服

    轮流上楼盥洗,收拾行李准备上车回家。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前座看着后照镜里

    的邵琪,心里想着,邵琪应该算是我的未婚妻了吗?从她的举动来看,应该是没

    有拒绝我的意思,回去之后,再问问她下周末要不要单独出来约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