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邵琪】(01)

作品:《迷信的邵琪

    作者:derksen。

    字数:3345。

    迷信的邵琪(一)迷信新兴宗教的邻家大姐姐一家人。

    我家跟邵琪一家人当邻居已经十几年了,从我小学时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

    搬家这边之后,就一直是互相扶持的好邻居。有时候家里临时酱油用完了,就很

    自然地去隔壁敲敲门借用;有时候邵琪的爸妈工作太晚回来,邵琪跟她弟弟就到

    我家来一起吃晚饭。周末也常常两家人各开一台车,浩浩荡荡地出游去。从小有

    印象以来,大我三岁的邵琪就像姐姐一样照顾我,一直到她上了大学到外地读书,

    才因为她较少回家,只有每一两个月回家一次时,她会带着点心蛋糕过来请我们

    吃,才有机会看到她。

    不知道是因为邵琪不够漂亮、就只是一般的常见的路人,还是因为太熟了像

    家人一样的关系,从来没有特别注意过她,只当她是隔壁很照顾我的大姐姐一般,

    从来没有把她当做过性幻想的对象过,倒是邵琪她妈,一对乳牛般的大胸部常常

    不穿胸罩在我们两兄弟面前晃啊晃,我中学时好几次利用去她家吃晚饭时,偷偷

    用她的丝袜跟内裤自慰,有次还不小心射在她刚脱下来的丝袜里。相较之下,邵

    琪虽然应该也有遗传自母亲的大胸部,但因为个性比较保守拘谨,老是穿着又土

    又朴素的衣服遮掩着,而且老是驼背,看起来只像个胖妹,一点性吸引力都没有。

    后来跟邵琪上了同一所大学,但不同科系,虽然偶尔在校园里见到她会打个

    招呼,但大概是长大了以后男女比较有距离感,再加上邵琪的个性算是非常害羞

    文静不爱多说话,就没有那种认识多年的好邻居的熟稔感,只有偶尔我从老家帮

    她带东西时会主动去找她,不然也就只是一般认识很久却没什么特别深厚交情的

    关系。邵琪大学毕业后去了澳洲念书,我则到了科技业工作,就这样在外地工作

    到了快三十岁,刚好遇到公司裁员,找了两三个月都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决定

    回老家继续待业找工作,一搬回老家才知道,原来邵琪也从澳洲回来了。

    邵琪在澳洲一路念到了博士,后来在澳洲的大学找到了一个博士后研究员的

    职位,但不知道怎么的,做了一年就给辞退了,在澳洲又待了一年都找不到工作,

    只好回来寻找教职,只是现在满街都是海归博士,她似乎也找得很辛苦。而且邵

    琪她妈一看到我回来就问我交女朋友没,很明显在试探我对邵琪有没有兴趣,想

    想邵琪也三十三岁了,对一个女人来说也算是老大不小,早过了适婚期。我本来

    心里还对邵琪她妈这种打算对我强迫推销的态度有点埋怨,但看到邵琪现在的样

    子后反而十分心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国外住久了,原本朴素俗气的打扮改变了,以前她就算

    在炎热的夏天也绝对不肯露肩露背,现在却穿着一件小可爱搭短裙,坐姿也从过

    去总是夹紧双腿,现在却肯双腿开开地坐着纳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渐长,

    原本双颊、下巴的婴儿肥都消失了,今晚看到她刚去面试回来一身黑色套装、白

    衬衫,双腿裹着肉色丝袜踩着高跟鞋,跟小时候看到刚下班的邵琪她妈有七八成

    像-最像的,就是那一对肯定超过F罩杯的大奶子,不同的是邵琪身高超过一米

    七,比起她妈仅仅只有一米六多一些的身高,可以说是高上了一大截。

    这天下午邵琪她妈找我过来给邵琪一些面试找工作的建议,聊了聊彼此的近

    况(她妈带话题带的很刻意,明显想拉近我们的距离),聊得晚了便要我留下来

    吃晚饭,邵琪她们母女俩人便去厨房忙着张罗晚饭了。在客厅等着等着肚子疼了

    起来,上完厕所发现一旁的洗衣篮里放着邵琪今天刚换下的丝袜,勾起了我当年

    在伯母的内裤跟丝袜上射精的回忆,便立刻拿起丝袜在老二上套弄了起来。我一

    边让细緻滑润的丝袜套弄着老二,一边闻着丝袜脚指位置邵琪的体味,想像着她

    那一对白皙得像绵羊油的丰腴大腿,没多久就忍不住,正当我快要射精时,听到

    邵琪母女在厨房里的对话。

    “妈,都怪你跟爸啦,我今天面试又全都没希望了。”邵琪的口气满是埋怨,

    真不知道她面试那些教职跟她爸妈有什么关系?

    “唉唷~女儿啊,别这样嘛,不然吃完饭嘉祥回家后,带你去老师

    那边,请他帮忙灌顶,看看下礼拜会不会比较顺利?”

    “这是你说的喔,请老师帮忙灌顶的钱你可要帮我出,我钱都快花完了。”

    “好好好,等会儿你爸回来,跟他拿,现在先来把这道菜弄好,待会要招

    待嘉祥的,来,捧着,拿好,拿下面一点,对,拿好啊”。

    过了许久,厨房仍一片静悄悄只有抽油烟机运转的声音,才听到邵琪她妈接

    着说声“好了,可以了”,然后就是油锅炒菜的声响。我趁着厨房炒菜声音乒乒

    乓乓作响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出了厕所回到了客厅,拿起手机开始查询刚刚听到的

    字眼。如我印象中,那个老师是这一带相当有名的神棍,着名的理论就

    是人的运势跟过去一生所积累的阴德有关,若是做了很多有损阴德的事情,导致

    阴德积累是负的,就会使运势不佳,甚至祸延子孙。因此,他贩卖很多号称可以

    把老师一生所积累的阴德,转给信徒的商品,每件商品都是数千、数万起跳。不

    过,网路上查到的资讯倒没有说这个灌顶是怎么一回事,我猜大概是某种类

    似效果的仪式。

    后来邵琪他爸回来了,跟他们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他们一家子恐

    怕被这个神棍骗了不少钱吧?邵琪似乎把钱都给花光了,我想要不是邵琪他家境

    还不错,不然那些东西一个随便都要数万元哪能像她们母女这样轻松地谈论要去

    花钱消灾,照新闻内容描述,可是很多人为了买这些东西买到负债累累。吃饭时

    我一边想着那个老师的事情,邵琪的父母还一边把我当准女婿般在招呼,

    先是问我最近工作找得怎样,又拼命夹菜到我碗里,而且不知怎么的,那盘苦瓜

    封肉几乎都是我给吃掉了。饭后吃水果时,邵琪他爸就问我周末有没有空,可以

    跟他们全家一起去山上,他们租了个小木屋要去烤烤肉、爬爬山。我想这时的气

    氛拒绝也不好意思,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虽然我猜要是回去跟爸妈说,他们大

    概也会要我跟邵琪他们去玩,一样想要凑合我们吧。

    时间不早了我说声晚安回家后,就在隔壁听着邵琪家的动静,听听看他们是

    否要去那个老师的地方。果不其然,过没多久我就听到开门的声音,邵琪一家人

    坐上他爸的车出门去了。我一看她们开车出去,也立刻跳上了自己的车,发动引

    擎追了上去,保持距离一路尾随,就这样跟了大概半小时路程,来到一处有围墙

    环绕的别墅。我隔着两个路口离得远远地看着邵琪他爸把车停在门口,有像是警

    卫的人上前指了指方向,似是在指引他车要停哪后,后座的两个人影便下了车,

    他爸把车停到别墅围墙旁,却没有下车,似乎是要在车上等着。邵琪母女两人穿

    着某种信徒的标准妆扮,有点像是印尼沙龙的连身衣裙跟着警卫走进了别墅。

    我在车上等了许久,在等了将近两小时差不多要放弃的时候,终於看到邵琪

    母女俩走了出来。刚刚她们下车时被对着我这边没看清楚,现在走出来时才看到,

    他们身上穿的那套像沙龙一样的连身裙,竟然是黑色薄纱!在别墅门口灯光的下,

    可以清楚地看见她们身材的曲线,特别是一对巨乳撑着的胸口,布料透光到从我

    这距离都快要可以看见伯母比五十元硬币还要大的乳晕了。就连她们母女俩双腿

    之间浓密的耻毛也都看得清楚。我看这神棍不只骗财,说不定还骗色呢。

    看她们母女朝着邵琪她爸的车走去,我便赶紧发动引擎,赶紧离开以免被发

    现我跟踪他们。我回到家后不久,他们的车也回来了,缓缓地倒车开进车库。我

    们两家人的房子是透天的双拼住宅,底下的车库跟门户虽然是独立进出的,但是

    因为房子正面的车库只有围墙围着自家的范围,没有屋顶,所以我可以从我位在

    二楼的房间看到他们的车子停进车库。果不其然,她们母女俩下车时身上穿着的

    是黑色丝质的沙龙,连身裙背后有着看不懂的刺绣,这套沙龙的布料博可透光,

    伯母跟邵琪有如母女关系象徵般的大乳晕在我的位置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而且

    这套沙龙的胸口开得相当低,伯母下车走了几步不知是腿软还是怎得摔了一跤,

    邵琪弯腰要扶伯母起身时,一对奶子便掉出了胸口晃了晃,真把我给吓了一大跳。

    她们母女脸上、胸口都用硃砂画上了无法明白的图腾,想必是刚刚去花钱给那位

    老师画上的。

    我心想,邵琪她父母不嫌弃我现在待业在家,因为我们两家的情谊已经把我

    当看上眼的女婿在对待,想到哪天他们可能真的会变成我的岳父岳母,我得帮他

    们把这个诡异的新兴宗教的真面目给搞清楚,如果不是太过分,尊重他们的信仰

    也就罢了,要是为及他们的身家安全那可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