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邵琪】(21)

作品:《迷信的邵琪

    (二十一)拍婚纱。

    今天去拍摄婚纱差点就把我给胀死了,先是在婚纱公司的摄影棚内拍摄的时

    候,邵琪一换上那件纯白色缎面,胸口开大V字露乳沟的那件走出更衣室后,我

    就感觉到自己股间被铁笼拘束者的东西开始不安份起来。邵琪按照摄影师的指示

    摆出各种优雅的姿势时,明明只是很一般的动作,却被过度强调胸口的设计,让

    邵琪产后罩杯膨胀许多的胸部,在画面上变得很抢眼。但或许是我多心了,摄影

    棚内的工作人员们倒是都很专业地进行拍摄工作,似乎一点也不大惊小怪,或许

    这样的场面早就看多,麻痺了吧。

    但我可就不是这样了,穿着黑色领片的白色西装跟邵琪一起合照时,可以闻

    到邵琪因为打在她身上的鹵素灯光的热度而流一层淡淡的汗,结合她的体香味,

    散发出来的一股像似费洛蒙一般的味道。原本光是视觉上的刺激就已经让我感觉

    到勃起的程度快要不能控制了,一闻到那股抱着邵琪在她体内冲刺时一定会嗅到

    的诱人香味,我马上就感觉到自己的阴茎因为充血勃起,被铁笼勒紧,随着勃起

    一下子爆发的疼痛感,让我脸色发白,但我怕被人知道自己西装裤裤裆里面穿着

    给小男孩矫正手淫恶习的道具,只好强忍着痛楚,等着充血的海绵体慢慢消退。

    拍完棚拍之后,邵琪便回到更衣室换上另一套正面全由蕾丝缝制而成,设计

    非常唯美的蓬裙礼服。为了避免邵琪穿这套时走光,我特地帮她买了跟她肤色非

    常接近的胸贴,当她换好出来后,只要不要太近看,看不出破绽-或者说,看不

    出来她竟然有那么大的乳晕,得用比正常尺寸大上许多的胸贴。本来跟邵琪讨论

    过是否要在里面穿衬衣,但她觉得一来衬衣闷热,二来衬衣会压胸使胸型变型,

    穿起来就不好看了,只好用胸贴。

    外景拍摄的地点是一座大学的校园,校园里有大片绿意盎然的树林,又有红

    砖造的建筑物,再加上一座教堂,一直是知名的婚纱拍摄热门景点。我们到的时

    候,正好也有另外两组人在拍,为了避免入镜彼此互相干扰,还特地去打了个招

    呼。拍摄的过程十分顺利,教友介绍的摄影师似乎对厂地非常熟悉,非常明确地

    不断下指示要我跟邵琪在拍摄的地点走位、变换姿势时,快门便咖咖咖地按下,

    俐落地拍着。天气虽然不热,但一个小时内不停地走动,从一个景点到另一个景

    点,还是让我跟邵琪都累得满头大汗,邵琪说妆被汗水给花了,要摄影师助手带

    她回车上补妆。

    我疑惑地问补妆在这边就可以了吧?何必要再走一大段距离回到停车场。邵

    琪才凑到我耳边说,她的胸贴跑掉了。刚刚拍照的过程太匆忙,让我都忘了留意,

    邵琪一说我才发现,不知道是因为汗湿还是因为礼服胸口的蕾丝随着拍摄摆出的

    动作频繁地磨蹭着她的胸部导致激凸,胸贴竟然往上滑脱,远远地就可以看到白

    色蕾丝底下的一对白色乳房上,有着两颗大大的黑紫色乳头,以及产后因为贺尔

    蒙分泌的关系,长满一颗颗小凸起的大乳晕,只被歪一边的胸贴很勉强地遮去一

    半。天啊!不知道已经走光多久,刚刚有那么多人围观,要是被看到了可就不好

    了。邵琪随着摄影助理小妹离开后,摄影师大哥也说要趁现在空档回去拿摄影器

    材,便问我要不要回车上一趟。

    我问摄影师等下还是要回来教堂这里继续拍吗?摄影大哥便说是,刚刚停下

    来是因为要回去补妆,还有几个角度没拍到,我就说那我在这边等吧,腿痠了想

    休息一下。摄影大哥听了便自己走回车上了,说是腿痠,其实是蛋疼,不知道是

    不是因为刚开始戴不习惯,还是戴着走路又被勃起时得胀痛一波一波地摧残,我

    现在阴囊上面那一带一直隐隐作痛,痛得双腿发软,只好假装腿痠在教堂里的长

    凳坐着休息,只想赶快拍完回家泡个热水澡。

    但我这一等就等了快一个小时,等到都快傍晚了,他们三人才慢慢地走了过

    来,邵琪说因为流汗妆有点花,就顺便补了个妆,还顺便去了一下洗手间才这么

    久。我听了也就脑袋昏昏沉沉地只想赶快拍完,不想为自己在这里等待许久发牢

    骚,赶快配合着摄影大哥的指示做做动作挤出笑容,拍完收工了事,上车回摄影

    棚换装。回去的路上我突然想到,邵琪穿的这一套是蓬裙,要是进了学校的厕所

    先不说这件穿脱非常不方便,裙里又有钢圈撑着没办法掀起来根本无法上坐式的

    马桶,要是用蹲式马桶,裙摆也会拖在地上,邵琪刚刚到底是怎么上厕所的?。

    「喂,你穿这件,刚刚是去哪边上厕所啊?」我在车上挨着邵琪的耳边悄悄

    地问她,穿这一身要上厕所,该不会是在停车场里躲在停满车的角落,直接路边

    尿尿吧。

    「啊?去哪边?去……就去厕所啊。」邵琪听到我的问题后突然耳朵就红了

    起来,似乎很紧张我怎么会问起她去哪上,让我觉得自己肯定是猜中了。

    「去厕所穿这样要怎么上,你刚刚在停车场的角落上厕所,对吧?」。

    「我刚刚去残障厕所,请助理小妹帮我脱掉衣服后光着身子上厕所,什么路

    边,乱讲。」邵琪讲完顺手轻轻地拽了一下我被铁笼套着的阴茎,让我疼得两眼

    发白,她一脸又笑又气的表情似乎不知道自己这样轻的力道会让我疼得像是阴囊

    要被扯掉一样,看我脸色开始发白才知道自己玩笑开大了,赶紧对我道歉。

    回到家后邵琪坚持要帮我看看有没有弄伤我,便要跟我一起进浴室。她左手

    捧着我的阴囊,右手仔细地揪起被铁笼固定着的阴茎,上上下下地反覆检查,轻

    轻地用指尖按压,一边问我会不会痛。其实只要不勃起,都不会有疼痛感,邵琪

    才放下了心。只是她说为了赔不是,坚持要像照顾伤患一样帮我洗澡,而且还说

    这样不好清洁,我这个臭男人一定随便洗洗就好,为了避免我囤积汙垢,以后每

    天晚上她喂完奶后就可以顺便帮我洗澡。只是邵琪不明白,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勃

    起时勒紧的疼痛,她光溜溜地帮我洗澡,我就得想办法压抑住兴奋的感觉避免阴

    茎充血啊!这样帮我洗个十分钟的时间简直度日如年。洗完澡后我也不管自己可

    爱的儿子还在婴儿床上等着自己的父亲去哄他逗他了,累得躺在床上,头一靠上

    柔软的诊头后就呼呼大睡去了。

    只是才半夜一点多我便醒了过来-我梦到自己在婚礼的时候看到在刚买的新

    房子里的房间换装的邵琪,穿着今天外景那套既性感又唯美的礼服,底下没贴胸

    贴的乳头像是在引诱我吸吮她,便隔着白色蕾丝舔弄起来;另一手伸进蓬裙的裙

    底一摸,没穿底裤的邵琪已经湿透了,正在等着我进入。我掏起自己硬得跟钢铁

    一样阴茎正准备进入邵琪湿热敞开的肉穴,却啪地一下像是触电电到一样,被自

    己的阴茎充血肿胀后让铁笼勒住的疼痛感给吓醒了。

    我坐在床边看着婴儿床里沉沉地睡去的儿子,还有一旁只穿着丝质睡衣,现

    在也累得以东倒西歪的睡姿两腿开开身子歪一边地躺着的妻子,等着自己股间的

    胀痛慢慢消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