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魔王】(21)

作品:《色欲魔王

    作者:bbzyf。

    字数:8876。

    021章 魔力消化。

    深夜,一辆汽车停在黄浦江边上,只不过这里可不是繁华的市区,而是一处

    偏僻的地方,基本上就算是白天都不会有人到这里来,只有偶尔经过的船只能够

    看到这个地方。

    汽车中做着几个人,其中一个赫然便是狗子。之前艾丽卡给他造成的伤害如

    今已经消失不见,完全看不出来他曾经受过那么重的伤。而如今的他,正在无聊

    的把玩着一个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材质的金属做成的手套,略显无聊。车中的广

    播开着。

    「三天前会展中心的爆炸现在已经查明,根据消防部门的查证,确认是其中

    的天然气管道爆炸,并泄露出有毒气体。共造成十三名保安中毒身亡。同时,有

    三名梵蒂冈前来的人员身亡,死因也是中毒。现场爆炸严重,所幸展出的展品只

    有十余件损坏,大部分完好。梵蒂冈方面对此次事故并未追究……」。

    「天然气爆炸……」狗子听到广播中的新闻,不由得笑了起来,「这马虎眼

    打的,还是老一套。听说上次主人去把一家十来口都杀掉了,最后也是天然气爆

    炸,也不会换个借口」。

    时间回到三天前的深夜。当艾丽卡把张研飞钉在墙上的时候,张研飞同时也

    把魔剑插入了自己的心脏中。而插入了心脏的魔剑却是立刻发出了粉红色的光芒。

    立刻,巨大的魔力仿佛从虚空中突然生成,开始向张研飞的身体中涌去。

    艾丽卡见势不妙,拔出长剑就退开。眼前所发生的景象让她惊讶无比,而那

    种魔力所带来的淫邪气息,更是让她浑身发抖。不只是她,在场的所有人,不论

    是梵蒂冈的骑士还是张研飞手下的邪灵,全都停止了打斗,身体全都颤抖起来,

    而原因,全都是害怕。

    对于梵蒂冈的骑士来说,他们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如此深沉的恶魔气息。虽

    然说现在已经没有活着的恶魔了,但是梵蒂冈还保留着许多恶魔留下的物品。作

    为骑士训练的一环,就是要他们记住恶魔的气息,将来以防万一。但是他们现在

    所感觉到的跟训练时的完全不同。这种恶魔气息的深厚程度明明就在眼前,却是

    根本无法描述。

    而那些邪灵们,则是感到了主人的气息正在无限地放大。这种气息给他们带

    来了本能的恐惧,全都颤抖起来。

    魔力正在疯狂的涌入张研飞的身体中,笼罩住他身体的红光也是越来越厚重。

    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红色的光蛋,完全看不到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形。

    而等到魔力不再出现,红光散去,所有看到里面张研飞变化的人全都愣住了。

    邪灵们自然是欣喜若狂,但是骑士们却是各个愁眉不展。

    艾丽卡也在惊讶,但是她明白自己的任务。毫不犹豫的挥剑而上,但是这一

    次她连靠近张研飞的身体都做不到,仅仅只是被一个本能的魔力释放,她就被吹

    飞出去。

    「走!」明白事不可为,如果在留在这里,那绝对是找死,艾丽卡立刻下了

    命令,也不管留在这里的东西了,招呼手下人赶紧离开。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将那

    根地上的草绳带走,那虽然不是圣物,但是却力量非凡,将来会有大用。

    立刻,剩余的那些骑士也不啰嗦,虽然是逃跑,但是他们不是傻子,面对明

    显是去送死还没有结果的情况,也不会就这么往上冲。

    看到这些人离开,有的邪灵想要追击,却是被张研飞拦住了:「现在我要消

    化这些魔力,需要一些时间。你们,将这里看得上的东西拿着,然后跟我离开」。

    之后没多久,张研飞也带着人离开了。他们就连那些死亡的邪灵尸体也都带

    走了。

    整个会展中心里面变得满目疮痍,这让之后进入的军人各个都是面面相觑,

    他们完全不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而且如今死了这么多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

    交代。不过现在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人的认知范围,现场的指挥官只得将事情

    如实上报。

    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立刻就上报了中央,而中央就联系了梵蒂冈方面,

    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已经得知消息的教皇倒是不慌不忙,他把事情告诉了天朝那边。只不过在事

    情的结尾,他告诉天朝,恶魔已经被引诱出来,并且被消灭了。

    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如果告诉天朝恶魔还或者,那么天

    朝势必会要求他们说出恶魔的长相。凭着长相,很快就能找到张研飞。但是找到

    之后呢?教皇心里明白,凭着凡人的武器,除非动用核武器,不然休想伤到张研

    飞分毫。

    那把剑的事情,艾丽卡也告诉了他。艾丽卡不知道,佛朗西斯科心里却是有

    数。在听到那把剑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张研飞到底是什么恶魔了。只不过这

    知道还不如不知道的好,因为那实在不是他们能够对抗的。更何况,如今那把剑

    的封印已经被解开了。这么一来,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伤得了那个恶

    魔了。

    想到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他的心中不由得泛出苦涩。立刻他便起身,他

    要去问问上面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不过在他还未动身的时候,启示却主动降临了

    ……。

    回到现在,狗子正坐在汽车里等着,心里却是想着现在主人的模样。那晚他

    们离开之后,回到了仓库的地下室。张研飞让他们在地下室的四面墙壁、天花板

    和地板上都刻上了魔法阵,用来掩盖自己的气息。这段时间他都要在这里消化突

    然涌入身体里的庞大魔力。同时他还交给了狗子一个任务。

    「下面接着播报。」汽车里的广播还在继续着,「据公安机关统计,最近三

    天,本市接到三十六起走失报警,走失的全都是年纪在16至2岁的女性,至

    今为止还没有找到一人。公安机关猜测可能是大型绑架团伙作案,如今正在调查

    中。在此,公安机关提醒大家这段时间,尤其是年轻女性不要单独出门」。

    听到广播中的新闻,狗子轻蔑地笑了笑。这些失踪的年轻女性就是被绑架的,

    而且就是他们做的,是张研飞吩咐的。对如今身为邪灵的他们来说,绑架一个人

    实在是太简单了,完全可以不留痕迹。甚至不需要在外面下手,他们完全可以无

    声无息的潜入别人的家中,然后带着人再无声无息地出来,整个过程门窗完全不

    用开启,甚至都不会碰到房中的任何东西。

    至于说三十六起,这根本就连他们所干的一半都没有。有很多都是外地来到

    魔都上学或者工作的,并不是每天都会联系家中,所以这些人失踪了,一时半会

    不会引人注意。

    正在想着事情,车窗被人敲响。

    「狗哥。」来人是狗子手下的一个奴隶,只见他的腋下夹着一个女人,「这

    次又找到一个不错的,相信主人会喜欢。」为了区分,他让自己的奴隶还喊自己

    的诨号,而称呼张研飞为主人。

    「确定是处女吗?」狗子随意问了一句,得到答复之后,吩咐道,「放到后

    面」。

    「是。」应了一声,那人走到车后,打开后备箱,将提着的昏迷女人丢了进

    去。里面已经躺着三个了,这是今天的第四个。

    「四个,加上之前的,今天又有三十多个了。」狗子算了算,「应该够主人

    今天用的了」。

    「狗子!」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让狗子有些惊讶,但是他却并不警惕,只是惊讶而已,因为这

    个声音他很熟悉。

    「你怎么来了!」狗子看着走来的女子,面上惊讶的表情非常明显。

    「我知道主人恢复了魔力。」来人说道,「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

    能感觉到。可是我想要联系主人,主人都没有回复我。而之后,我就完全断了主

    人的感应,根本感觉不到主人身在何处。好在你我还能感到,这才从B市赶过来。

    放心吧,一路上没人发现我」。

    来的正是因为如今正在被全国通缉而躲在B市的陈思羽。情况也正是如同她

    所说的那样,因为实在是太过担心,这才是寻着狗子的踪迹找了过来,想要看看

    到底怎么回事。

    「发生了一些事情,总之……一时说不清楚。」狗子想了想,说道,「这里

    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上车吧,我带你去见主人,路上再跟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到你的手下在城市里到处绑架女人,而且还都是处女。」陈思羽上了

    车,打量着吉普车后面昏睡着的四个女子,说道,「我记得主人说过,行事要低

    调一些。你们要找女人还找不到吗?非要用这种办法?」。

    「这也是主人吩咐的,要不然我们怎么会这么干!」狗子一边说,一边拍了

    拍驾驶座的后背,示意手下开车,「我会跟你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这里距离仓库的位置不算近,车子开了半个小时左右才到地方。

    这一路上,狗子将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陈思羽。

    听了事情的原委,即便是一直都保持着冷静的陈思羽也是不由得愣住了。而

    由其是听到张研飞因为恢复了不少魔力,从而显出了原本的形态,更是让她喜出

    望外。

    「那些基督徒居然能感到主人降世,还想用诱饵引出主人!」陈思羽说道这

    里,面上的愤怒毫不掩饰,不过随即她又笑了起来,「谁知道这些人偷鸡不成蚀

    把米,还帮主人把剑给找回来了。怪不得前几天我感觉到主人的魔力突然恢复了

    好多,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现在怎么完全感觉不到主人的气息了?还有这些女

    人呢?」。

    「主人说这几天要消化那些魔力,用魔法阵把自己的气息隔绝了。」狗子解

    释道,「这些女人也是主人吩咐我抓的,说是用来帮助主人消化魔力的消耗品」。

    「……」听到狗子的话,陈思羽有些无奈,「主人为什么不找我,没有比我

    在这件事情上更能帮助主人的了」。

    「是啊!」狗子一拍脑袋,立刻高兴起来,「你说的没错,我立刻带你去见

    主人」。

    车子来到「宜运」公司的仓库,直接开进了仓库里。到仓库里之后,陈思羽

    下车,稍稍感受一番,不由得皱起眉头。随即,她向着一边的一间房间走去。房

    间里,王娟和欧茵茵母女二人在昏睡着。

    将王娟弄醒,看到是陈思羽,她不由得开口说道:「妹妹,你居然来了,来

    了好,来了好啊!」那模样就如同见到了八路军的穷苦老百姓一般。

    「姐姐这是怎么了?」陈思羽不由得问道。刚才她下车就感觉得到王娟的气

    息非常微弱,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听到陈思羽的这番话,王娟的脸不由得变得通红,说起话来也是支支吾吾的:

    「是……这是……哎呀……说起来也是姐姐没用,还不是因为如今主人的模样,

    我跟茵茵根本就承受不住,被……被……昨天更是被主人给……给干晕过去了…

    …」。

    听到王娟说出的话,陈思羽却是一点嘲笑的意思都没有:「想来你也知道主

    人的情况,还要多谢主人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你们俩可就不是现在这幅模样了」。

    听到陈思羽的话,虽然她的话中一点嘲笑的口气都没有,但是王娟却是更加

    害羞了。

    「我这就去见主人。」陈思羽自然不是要留下来看笑话的。

    「狗子。」来到外面,陈思羽先是找到狗子,「这些女人这一次给我送十个

    到主人那里去。有我在,主人转化魔力的速度会变快,但是这些女人依旧是少不

    了的。按照那天我感应到的,恐怕现在的这些还不够,你还得继续去找,估计还

    得找五十个人左右。不过倒也用不着像现在这么急了,所以你也不用见着人就抓,

    去找些漂亮的下手。可惜现在找不到那些魔界的淫魔,如果有她们,只需要十个

    就足够了」。

    「我明白了。」狗子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那些主人用过的女人怎么处

    理?」。

    「主人有吩咐吗?」。

    「没有」。

    「那你们原本是怎么打算的?」。

    「这些女人都被主人吸干了阴精,身体里的元阴几乎都流干净了,根本就没

    有办法再过普通人的日子了。只要稍微挑逗,这些女人就会高潮。如果插进去的

    话,别说普通男人了,就算是一个八十岁的老头都能把她们干的高潮迭起。虽然

    这些女人还没有变成弱智,不过就这么放出去,恐怕是要引人注意。所以我想了

    想,干脆让弟兄们玩玩,之后就毁尸灭迹好了」。

    「你们玩可以,但是别杀人,给我把她们留下来。李如烟不是在吗,让她来

    给这些女人转化。主人不是要在魔都再开一家乐园吗?这些女人到时候可算是特

    色了」。

    「你说得对啊。」狗子听陈思羽这么一说,顿时明白过来,「还是你有办法,

    行,就照你说的做」。

    随即,狗子吩咐手下挑了十个绑架回来的女人,将她们放进地下室。而陈思

    羽站在地下室的门前,即便是没有看过也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状况的她,还是迟

    疑了一会,这才开门进入。

    地下室的面积几乎和地上的仓库一样大,里面开着灯,显得非常明亮。但是

    进入到这片空间就会发现,整个地下室的空气都被染成了粉红色。刚刚进入地下

    室的陈思羽,鼻子里吸入了这种粉红色的气体,脸上就开始泛红,已经有些发情

    了。而那些刚刚被丢进这里还在昏迷的女人,在吸入这些气体之后,全都开始喘

    着粗重的呼吸,有些甚至已经高潮了。

    而地下室中一直在回响着女人高声叫喊,从那声音中可以听得出来,欢愉中

    夹杂着痛苦。

    一旁的地上还混睡着十几个赤裸的女子,可以看到她们下身的阴户被撑得大

    开,肉洞仅仅凭借着肉体根本无法合上。每个女子的阴道里都在流淌着巨量的精

    液,在她们的身下形成了一大滩白色的精液滩。

    「思羽,你来了。」声音传来,却跟之前张研飞的声音不太一样。

    听到声音,陈思羽赶紧跪下:「主人,奴下感到主人的异样,知道主人需要

    奴下,奴下这才赶来」。

    「你有心了,起来吧」。

    「是,主人。」陈思羽站起来,不由得看向张研飞。

    如今的张研飞在吸收了巨量的魔力之后,虽然只是恢复了他巅峰时刻魔力量

    的三成,但是他已经恢复了色欲魔神的样貌。

    虽然是坐在地上,但是目测看来身高足足有将近4米,皮肤呈现出一种妖艳

    的紫色。体型也跟人类不同,看起来相比起原本的体型有些发胖。不过这些都不

    足以让人感到惊讶。最为让人惊讶的是,如今他的肩膀上长着三颗头颅。当中的

    一颗面容看起来就是张研飞,可是又不一样。双眼泛着红光,鼻子和下巴都变得

    尖细,耳朵也是,张开的嘴巴里能够看到尖利的獠牙,当真是一副地狱里的魔鬼

    样貌。而他的左肩上是一颗山羊的脑袋,并且只有左边的角。右肩上则是一颗牛

    脑袋,同样也是只有右侧的一只角。一双手臂粗壮有力,左手中始终紧握着那把

    魔剑,似乎永远都不愿意松开。

    而他的右手则是抓着一个女人。虽然说如今他恢复了真身,体型相比起原来

    大了两倍还多,但是即便如此,凭他的手掌大小却也是无法完全掌握一个女人的

    腰身。但是他的力气很大,仅仅只是抓着女人的一边身体就能将她抓起来。

    现在,他的右手上就抓着一个女人,将她按在自己的肉棒上,简直就将这个

    女人当成了一个飞机杯,在上下撸动着一般。

    房间中的叫声就是这个女人发出的。世间的女人,跟色欲魔王性交,尤其是

    恢复了真身的色欲魔王,那自然是能够享受到无上的欢愉。但是恢复了真身的张

    研飞,他的那根阴茎实在是太大了。或许身体只是变大了两倍多,但是他的肉棒

    可不止变大了两倍。紫色的肉棒,长度差不多有60厘米,而直径更是有10厘

    米左右。如此粗长的阴茎插入这些身体还是肉体凡胎的女人阴道中,早就应该将

    她们的阴道撕裂了。好在作为色欲魔神,自然不会让跟他交媾的女人变成一具尸

    体。但即便是有色欲魔神的魔力保护她们的身体不会受到伤害,却也只是一种最

    低层次的保护。巨大阴茎抽插所带来的痛处她们仍旧会感受到。

    所以,女人的叫声中,欢愉之中带着痛苦。

    张研飞加速着手上的动作,那个女人还只能称作是个女孩,看起来才不过刚

    满16岁的年纪,胸部发育的并不大,被张研飞用手这么快速的上下举动着。每

    一次将她压下,巨大的阴茎完全插入她的体内,将她的子宫完全挤的变形,甚至

    内脏也是如此。之后在她的肚皮上拱起一个巨大的肉团。

    在张研飞手上动作加速之下,没几下,就听到女孩发出一声比刚才声音更大

    的尖叫,之后便双眼翻白,嘴角流着口水,也不在乎肚子里那种鼓胀的难受感觉,

    就这么晕了过去。

    见女孩晕过去,张研飞就此松开手,女孩的身体插在他那依旧挺立的肉棒上,

    却是没有掉下来。

    一旁的陈思羽就这么看着,她根本不用施展任何法术就能看出来女孩体内的

    情形,刚才那几下,张研飞已经破开了她体内紧锁着的那道关卡,从她出生到现

    在为止,温养在体内的阴精在这一刻伴随着巨量的淫水泻出。从此以后,这个女

    孩就会变成之前所说的那样,一旦她自己,或者别人对她做出一些轻微的,与性

    相关的动作,她就会淫水泛滥。而只要她的阴道里插入任何物体,都可以让她受

    到刺激,并且立刻高潮。她跟之前的那些女子一样,会变成男人的恩物,尤其是

    那些身体患有隐疾的而无法在性事上满足女人的男子,这个女孩对他们来说简直

    就如同「天使」一般,再怎么阳痿的男人也能把她操晕过去。

    通过马眼将女子泻出的阴精吸入体内,张研飞虽然如今只是恢复了巅峰时刻

    三成的魔力,但是色欲魔神的三成魔力是何等庞大。所以,张研飞如今就是一个

    吃撑了的状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才会显出色欲魔神的原型。他需要

    消化体内的魔力,而最好的办法实际上就是吸入处女的阴精。

    虽然说这世上几乎所有的女人一辈子都不会将阴精泻出,但是第一次除外。

    被破身的女子会在破身的那一刹那,体内的元阴会极大地消耗。而这种消耗根本

    就不会产生任何作用。因此,那些破过身的女子虽然也能用,可是恐怕十个人才

    能抵得过一个处女的效果。如果要用这些女人,那人数可就是得十倍了。

    看到女孩泻出阴精,张研飞又在调息体内巨量的魔力,陈思羽走上前去,双

    手抱住那个女孩,将她从那跟巨大的阴精上提了出来。立刻,女孩那根本就没有

    办法合拢的阴道里流出了大股大股的精液。陈思羽根本就不在意这些精液飞溅到

    她身上。

    将女孩放在那些已经被使用过的女人处,陈思羽来到张研飞的巨大肉棒前,

    虔诚的跪下。双手抚上巨大的棒身,一只手来回的抚摸着,另一只则是顺着紫色

    的棒身上突起的青筋,丝毫不在意上面还有精液和其他不知道多少女人的淫水,

    来回的抚摸并感受着这种让她沉醉的力量。

    随即,她伸出舌头,将上面的污秽舔舐干净。

    而张研飞即便如今显现出色欲魔神的模样,而他对于享用女人的口舌服务这

    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面对陈思羽的舔舐,他还是打从心底里感到一种享

    受。

    陈思羽只是一心一意的舔舐,仿佛这世间的所有都比不上她手中的肉棒。肉

    棒上的精液被她一一舔舐干净,然后吞下。她可以感到,恢复了不少魔力的张研

    飞所射出的精液被她吞下之后,自己的魔力也有着极为迅速的增长。而这种增长

    给她的身体也带来了巨大的欢愉,让她的阴道中洪水泛滥,差点就高潮了。

    「主人应该当时就召唤奴下前来的。」将肉棒舔舐干净,陈思羽用一种略带

    埋怨的语气说道,「用这些女人也就罢了,但是王娟姐姐和茵茵他们可干不了这

    个,虽然能让她们增长不少魔力,但是恐怕她们几天都下不了床了」。

    「哈哈……」似乎也只有在面对陈思羽这个他完全不同与其他邪灵的奴隶之

    时,张研飞感觉自己又变回了普通人一般,甚至对于她的这种埋怨不但没有生气,

    反倒是有些高兴,「我这不是被魔力涨的,一时忘了吗」。

    风情万种的白了张研飞一眼,陈思羽说道:「奴下感到主人的魔力已经平稳

    了一小半,看来还得继续。」说罢,她便走到一旁那些新送来的女孩身边,随便

    捞起一个,撕扯下她的衣服,然后催动魔力将她唤醒。

    「嗯……」醒过来的女孩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连自己在哪都来不及打

    探,就觉得身上赤裸着,而且,还被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提在手中,不由得尖叫

    起来。

    陈思羽却是毫不在乎她的尖叫,将她待到张研飞面前,就如同之前那个女孩

    一样,任何调情的手法都没有,将她放在张研飞的巨大龟头上,之后双手用力,

    将她按下。

    「啊……」撕心裂肺的叫声传来,处女膜撕裂所带来的疼痛已经无所谓了,

    阴道被巨大的肉棒插入,那种随时都会撕裂的感觉,让这个女孩根本无所适从。

    张研飞见状,右手再次抓住女孩开始上下撸动。而陈思羽则是跪下,握住了

    张研飞肉棒下两个硕大的睾丸开始揉捏起来。

    两人就这么着,或许是因为陈思羽的到来让张研飞更加兴奋,他加快了不少

    速度,只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他就将新送来的十个女人的阴精全都弄出

    来,吸了个一干二净。

    再次将张研飞的肉棒舔舐干净,陈思羽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

    张研飞看着陈思羽的裸体,挺立的肉帮上青筋更加鼓胀,整个肉棒看起来面

    目狰狞。

    陈思羽看到他的肉棒这么一副模样,妩媚地笑了起来。之后便跨在肉棒上,

    将龟头抵住自己的阴户,双手抵住张研飞那紫色的肚子,身子用力,缓缓坐了下

    去。

    张研飞感到自己的肉棒在一点一点地进入陈思羽的阴道,却并不是如同之前

    那些女人那样,肉棒插进去就将整个阴道的肉壁完全撑的包裹住肉棒。陈思羽的

    阴道即便是进入了直径这么大的肉棒,但是张研飞还是能够感受到她阴道中的褶

    皱,肉壁包裹着自己的肉棒在不停地研磨的快感。这让他不由得兴奋地呻吟了起

    来。

    而陈思羽也不像是那些普通女人,被如此巨大的肉棒插入之后就开始痛叫。

    即便是被这么巨大的肉棒插入,甚至当肉棒完全进入她的体内后,她的子宫已经

    被侵入的龟头撑大的不成样子,在她的肚子上也鼓出一个大包。但是她却是以一

    种完全享受的模样承受张研飞的插入的,魅惑的叫声不断从她口中传来。

    色欲魔神统领的七十二个邪灵之主,每个人都有起独特的本领。而陈思羽的

    特殊之处,就是爱恋,对张研飞一人的爱恋,同时也会让张研飞爱上自己。这当

    真是非常奇特的,毕竟张研飞是这些邪灵之主的主人,对他们有完全的支配权。

    但是只有陈思羽可以影响到魔神,让他对自己产生爱恋。

    而且这也并不仅仅只是这么简单而已,作为魔神的爱侣,有着很多事情是只

    有陈思羽能够做到的。就比方说能够安抚张研飞的情绪,这一点也只有她能够做

    到。当然,这种安抚不仅仅只是在情绪方面,即便是身体上,亦或是魔神的魔力,

    她都能够做到。

    或许在张研飞遇到她的那一刻,以及那种不同的签约方式,就已经让两人形

    成了这种关系。但是显然张研飞并不觉得讨厌,不论是他还是陈思羽对于这种情

    况也都非常满意。

    面对现在显现出魔神原型的张研飞,就算是他的奴隶,比如王娟,跟他性交

    就如同普通女人一样,区别只是她们的身体更强悍一些。但是面对现在的张研飞,

    她们还是会被干的走不了路。

    但是陈思羽却不一样,名义上是张研飞的奴隶,但是实际上两人如同情人一

    般。这么一来,就算是跟现在的张研飞性交,也不会对她造成任何的伤害,只会

    让她的快感更加强烈。

    这一次,张研飞没有动手,而是按在了陈思羽光滑挺翘的臀部上,巨大的手

    掌将两个臀瓣全都掌握,轻轻地揉捏着,偶尔还带动她的胯间轻轻摇动,让自己

    在她体内的肉棒更加舒爽。

    而陈思羽也是一副极为欢愉的模样,实际上自从张研飞的肉棒插入到她的体

    内,她的高潮就没有断过。而如今她在感受着高潮源源不断袭来的同时,身体也

    在不断起伏着。感受肉棒在自己的阴道中横冲直撞,这种感觉犹如甜美的毒品一

    般,让她沉醉其中。

    两人就这么交缠着。

    之后的一周,两人都没有离开过地下室。狗子那边每天都会将十个处女放进

    地下室。

    就这么一直到一周之后,张研飞才恢复了人形,带着陈思羽走出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