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魔王】(20)

作品:《色欲魔王

    作者:bbzyf。

    字数:10654。

    020章数次突变。

    曾经,天堂和地狱争夺着凡间的控制权,谁胜利了,就意味着可以奴役更多

    的奴仆,而更多的奴仆就意味着更大的力量。因此,双方对凡间可是一点都不会

    放松。而最终,那场神魔大战却是导致了天堂和地狱的失败,对两方来说,没有

    赢家,他们全都输了。唯一的赢家,就是那些看起来弱不禁风,只能够任人宰割

    的凡人。说来,这无论是对谁而言,都是一种讽刺。

    不过今天倒不是要讨论这个哲学问题,而是要说一些具体的东西。在战争初

    期,天堂和地狱两方面几乎是势均力敌的,而同样的,在凡间,天堂拥有着巨量

    的信徒为他们当炮灰,地狱也同样奴役了许多的凡人来为他们奋勇作战。

    只是,让凡人之间互相攻击,最终消耗的也只是凡人的数量,不仅对于战事

    没有任何帮助,还会极大地消耗资源。因此,两方可谓是花样尽出。

    地狱的恶魔们除了契约之外,还会在不改变普通人身体的情况下,教授他们

    一些黑魔法或者战技,好让他们能够真正的冲锋陷阵,能够跟那些低等的天使一

    较高下。而天使们也是如此,不过相比起恶魔来,这些天堂使者倒是激进的多。

    他们并不是通过教授凡人知识,而是直接对凡人进行改造,让他们不论是身体、

    力量还是魔力水平都有了极大的提高。而当中有些佼佼者,能力之高当真是让恶

    魔们目瞪口呆,有的甚至能够跟大恶魔打个旗鼓相当。

    战争的结果,不论是地狱的魔神还是天堂的天使几乎都死伤殆尽。反倒是那

    些凡人是活下来了不少。尤其是那些被两方教授或者改造过的人。只不过这些人

    显然并不会因为神魔们的战争结束了而就罢手,他们还继续争斗,一直到其中的

    某一方被完全消灭。

    最终的结果就是,恶魔所调教的那些凡人显然抵不过天堂那种作弊一般的改

    造技术。渐渐的,世间再也没有了恶魔或者其代言人。偶尔有一些异种作祟,但

    是都被很快消灭了。

    这么一来,没有了用武之地,人们逐渐也是懈怠了。有的人觉得这力量放在

    凡间实在是太过霸道,再加上已经没有了恶魔,所以有的人即便是力量无匹,但

    是也选择将力量带进棺材里。而有的则是选择将力量传承下去。想要流传,只有

    这么一条路,毕竟凡人们可没有天使的那种改造的能力。

    就这样过了几千年的时间,这个人世间还拥有的唯一被天使改造过的力量,

    只有一个人拥有。只有天主教会每代获得圣骑士资格的人,才能被赋予传承这种

    力量的资格。

    好在这些人能够认清楚,这力量虽然放在这世间几乎是无敌的,但是想要用

    它来压制世界也并不太可能。所以,这种力量渐渐的也就变成了一种荣耀的象征,

    一种有备无患的最后手段。

    但是现在,这种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会有用处的手段,却是发现可能还不够强

    力。

    时间太久了,天主教会自己都不知道被这种技术所改造的人应该称作什么,

    艾丽卡也是如此,所以当她听到张研飞说出「战斗天使」这个名次的时候,一点

    动静都没有。反倒是他的另一句话,让艾丽卡皱起了眉头。

    不论是地狱还是天堂,两者都是阶级森严的地方,尊卑之分是最为强调的,

    也是绝对不容许跨越的一条线。所以,在地狱中要是称呼一位魔神的话,只有同

    样为魔神的,或者是那些力量仅次于魔神的大恶魔才能直呼其名讳。而其他的,

    即便是两位魔神之间是水火不容的态度,但是他们手底下的恶魔在称呼对方的主

    子的时候,也都要带着敬意。

    可是艾丽卡听到张研飞刚才居然直呼萨麦尔的名讳。萨麦尔是什么身份!地

    狱的七魔神之一,代表着愤怒的魔神,也是地狱中最为顶尖的存在之一。曾经的

    萨麦尔也是一位天使,而且是位列于创造天使中的一位,在天堂的地位仅次于路

    西法。结果他堕落之后,到地狱中却还是低了路西法一头。虽然命运就是这么跟

    他开玩笑,但是除了其他六个魔神之外,没有任何一个恶魔敢对他不敬,更不用

    说直呼其名讳了。

    而现在,张研飞这个身份不明的恶魔却敢直接喊出萨麦尔的名字,这让艾丽

    卡不由得有些担心。她倒是没有想到张研飞会不会是哪一个魔神转世,在她看来,

    张研飞有可能是某个大恶魔的转世,亦或只是一个低等的恶魔,因为察觉到如今

    魔神已经不在了,这才敢如此放肆。不过她猜错了。

    「我等为梵蒂冈十三课。」艾丽卡看着以张研飞为首的恶魔,「手握银币和

    草绳,为了忏悔,誓要铲除世间一切邪恶。在我等面前,恶魔当回归地狱,死人

    不能行走」。

    其余的所有骑士一同重复着她的话。

    战斗的宣言发出之后,所有的骑士身上都发出了白色的圣光,尤其是艾丽卡

    的身上,圣光最为浓厚。神圣的气息喷涌而出,让她那一头褐色的长发微微飘起。

    「哦?」张研飞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犹大的门徒?叛徒……哼哼……叛

    徒……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叛徒。想要忏悔?那我就送你们上天堂去忏悔吧」。

    战斗的讯号拉响。艾丽卡率领着七十个骑士,手持长剑,毅然向前。而这边

    的恶魔们立刻端起武器还击。

    虽然就如同之前的情况一样,子弹并不能伤害这些被圣光加持了的骑士,但

    是源源不断的子弹射击,却是能够极大地削弱圣光的效果。有好多人仅仅只是冲

    过这短短的距离,身上的圣光就被削弱了将近一半的程度。

    唯独艾丽卡并不一样,她身上的圣光浓厚非常,甚至就连子弹射上去都不会

    向里面陷入一丝一毫,也不会让她感到任何痛感。

    两相比较,张研飞这边的人数要少了不少。不过相比起来对面,这些邪灵普

    遍是要强力一些。枪械既然已经没有办法起作用,待到这些骑士冲到跟前,这些

    恶魔果断放弃了手中的长枪,而是抽出随身携带的道具打算同这些骑士进行近身

    战。

    狗子的战斗力最强,但即便是他,也是要砍上好几刀才能破开这些骑士身上

    的圣光,砍到他们的身体。但是即便是如此,他一刀也砍不死一个骑士。最后还

    是靠着身体的力量和速度,砍了好几刀,这才砍死一个。而其他的邪灵就不用说

    了,虽然他们比对面的骑士更强,但是按照比例,他们每一个人几乎都要同时面

    对两个,这让他们有些吃力。

    在场能够游刃有余地面对这些骑士的,也就只有狗子、王娟和欧茵茵三人了。

    而张研飞并没有动,他只是一直盯着艾丽卡。其他的骑士也是明白张研飞是

    最强力的,其他人都已经这么强了,张研飞这个一看就是领头的恶魔又怎么可能

    不强呢!所以他们倒是没有自讨没趣,而是将他留给艾丽卡来对付。虽然艾丽卡

    是他们当中年纪最小的,但是毕竟是他们的统领,又是圣骑士,能力比他们强悍

    多了。

    只不过,艾丽卡如今虽然也是紧盯着张研飞,但是也同样没有动作。

    看着艾丽卡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带着警惕的眼神盯着自己,下唇紧咬住,一脸

    的紧张模样,张研飞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怎么了?不攻过来吗?虽然你们

    人数多,但是我的奴隶却更厉害一些。你现在来打倒我,就能立刻结束这场战斗,

    获得胜利。如若不然,等会你的敌人会越来越多」。

    「恶魔,你不用花言巧语!」艾丽卡开口回答,「你到底是什么恶魔,为何

    不报上名来?」。

    「报名?」张研飞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我的名字不值一提,你肯

    定没有听过,不论是任何文献上也没有记载。实际上,神魔大战那会,我也根本

    就没有参加。所以我即便是说出我的名字,对你而言也毫无意义」。

    「狡猾的恶魔,你们的骄傲呢?」艾丽卡说道。

    没错,恶魔是非常骄傲的。恶魔在狡诈的同时,却也是非常诚实的,他们的

    自尊心让他们看不起其他的任何生命,自然也不想向那些他们看不起的人隐瞒自

    己的姓名。即便是这样战斗会带来很多麻烦。

    而现在,张研飞却是并不主动报上名字,这让艾丽卡不由得讽刺了他一番。

    虽然说如今那些知道了恶魔的名字才能发动的强力术式依旧有记载使用方法,不

    过凭借艾丽卡的能力,还没有办法使用。所以,张研飞报不报名字倒是无所谓。

    只不过这种跟她在书本上所学到的完全不同的情形,让她有些意外。

    「算了,我不跟你多计较。」张研飞说着,拔出了一把长刀。这把刀可是B

    市钢厂的王老师傅亲自打的(听起来很LOW的感觉),而且他拍着胸脯保证,

    这刚才绝对是顶尖的,就是拿去做炮钢都没有问题。

    见到张研飞拔出武器,艾丽卡也是更加集中注意力了。

    「时间也不早了。」张研飞看着她,笑着说道,「应该速战速决才是。」说

    罢,他便向着艾丽卡袭去。

    而艾丽卡也是立刻挥剑迎上。

    会展中心外面,增员已经到来。不仅仅是地面部队的装甲车,就连直升机都

    有。不过因为驻守在上面的袭击者有火箭弹,再加上这边附近高楼林立,直升机

    没有办法停留。靠着驾驶员的技术好,躲过了两发火箭弹,见没什么作用便撤退

    了。

    而下面的装甲车,虽然是不怕机枪甚至火箭弹的射击,但是上面的人用榴弹

    发射器发射了很多烟雾弹,遮挡视线之余,还非常呛人,让下面的士兵必须要戴

    上防毒面具才能行动。但是防毒面具戴上之后,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一种阻碍。

    而且上面的人,虽然隔着烟雾,却是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能够清晰地看清

    楚烟雾之中的情形,没多久的时间就被点倒好几个人。

    装甲车靠着其中的热成像仪发现了他们的位置,之后便用车顶上的20毫米

    自动机炮还击。但是似乎打了好几次,上面的人都没有死,还有子弹飞射过来。

    这么一来,外面就又形成了一种对峙的状态。

    那十个被艾丽卡留下来帮忙的骑士,见到这边有增员来,便也是咏唱圣光,

    丝毫不在意旁人的惊讶,冲进会场里面帮忙去了。

    面对这种情况,外面的士兵没有办法,只能呼叫更多的增员。他们总不可能

    呼叫火力支援,直接把会展中心给炸了。且不说里面的梵蒂冈骑士如果因为轰炸

    而身亡会不会引发什么国际问题,这栋建筑要是被轰炸了,恐怕明天天朝就有事

    情做了。

    而在楼上防守的人听到下面还在呼叫增员,心中也是叫苦不迭。他们倒不怕

    死,反正下面就算叫来再多的增员也杀不死他们。只不过若是让他们突破了防线,

    恐怕张研飞不说,狗子也会狠狠地惩罚他们。相比起来,狗子惩罚人的方法更加

    让他们害怕。所以,他们也只能尽力阻挡外面的人攻过来。

    会场里面的战斗进行了一段时间,在另外的十个骑士加入之后,真正变成了

    一对二的局面。不过就如同之前所说的,邪灵确实也要比这些骑士要强力一些。

    战斗持续了没多久,邪灵有七八人死亡,但是骑士那边的伤亡却是达到了将近三

    十的数目,其中有一半都是被狗子和王娟、欧茵茵杀死的。

    旁边,艾丽卡跟张研飞战在一起。张研飞并不害怕被攻击,即便是艾丽卡手

    中的那把真正的圣器,被神圣法术永远加护着。但是砍到他的身上却也只是让他

    有一些轻微的不适,完全无法对他造成伤害。所以面对艾丽卡的攻击,张研飞并

    不躲闪,任由她砍。

    但是张研飞手中那个只不过是材料好一些,用现代工艺做成的砍刀,虽然并

    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是他的力气何其之大。艾丽卡身上那被子弹击中都不会

    削弱的圣光,张研飞每砍到一次,就会削弱一些。

    「骑士小姐,这么下去可对你不利啊!」张研飞一边进攻,口中一边调笑着,

    「这么下去,你可是必败无疑。既然如此,还不如停手,跟我做些快活的事情。

    女孩子本就不应该打打杀杀的,而是要让人好好疼爱才行」。

    面对张研飞调戏的话语,艾丽卡不为所动。实际上她心里面清楚,张研飞所

    说的是事实,再这么下去,自己肯定会失败。

    再一次的交锋,艾丽卡发现自己在力量上真的不如张研飞。她那曾经试过的,

    能够空手抬起一辆装甲车重量的臂力,如今却是无法在跟张研飞拼刀当中占据太

    多的便宜。而下一刻,她有听到一声惨叫传来。

    「费恩!」艾丽卡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那个费恩是整个十三课中,除了她

    之外年纪最小的,仅仅只比她大了三岁,对她来说就如同大哥哥一般。而平常,

    因为年纪差距的原因,整个十三课也只有费恩能跟她一起玩。而如今,听到自己

    好友的惨叫,艾丽卡不由自主地看了过去。

    只见那个年轻的骑士的脖子中插着一把刀,刀柄还握在一个人的手上,而骑

    士显然是不活了。但是那个人却并不打算就这么拔出刀子就完事了,他握刀的手

    在用力。插在脖子中的刀锋转了一圈,之后,整颗人头都被割了下来。

    「费恩!」看到好友不仅身死,现在连尸首都没有办法完整,艾丽卡高声喊

    着,眼睛也变得通红,但是手上的动作却停了下来。

    看到破绽,张研飞一脚揣在她的身上。

    艾丽卡整个人被踢出去,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在地上。

    「怎么了?」张研飞调笑着,「堂堂战斗天使,居然会因为战友的死亡而分

    心,你比起你的那些前辈来,可是差远了」。

    「你们这些恶魔!」艾丽卡看着张研飞,咬牙切齿的说道,「残害生灵,对

    于战死的骑士居然如此侮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说着这些话,只见她将手上的剑抵在地上,单膝跪地,似乎在祈祷。而看着

    她的张研飞倒是并没有打扰,反而是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等待着。

    下一刻,艾丽卡身上那原本浓郁的圣光消失不见了。

    「我还以为会有什么惊喜,原来还是老一套。」看到她的变化,张研飞不由

    得有些失望,「完全放弃防御,这么一来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会提升好几倍,

    就连圣力也会得到加持。但是这么一来,你的身体可就没有防护了。即便是我的

    速度力量比不上你,但是你又能持续多久。可你只要中一招,就得完蛋了」。

    「是吗?」艾丽卡看着张研飞,面上的表情冷酷非常,「那就试试看。」说

    罢,提着剑再次飞身而上。

    这一次,艾丽卡袭来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眨眼间就到了张研飞的跟

    前,提起手中的长剑便刺。速度之快让张研飞都是不由得吓了一跳,赶忙举刀将

    长剑架到一边。在阿斯莫代的记忆当中是知道这种战斗天使的存在的,也知道他

    们放弃了防御之后会变得非常厉害。但是阿斯莫代当年可是魔神,自然不会亲自

    对上这种低端货,所以也只是听说罢了,没有亲眼见过。所以即便是知道,但是

    艾丽卡在完全能释放了战力之后居然会如此强劲,还是让张研飞吓了一跳。

    不过也仅仅是如此而已,虽然张研飞耗费魔力也是可以跟她斗个旗鼓相当,

    但是他觉得不值得。而且以他的能力,就算是被艾丽卡击中了,甚至受伤了,也

    不会死亡。就权当是和她玩玩了。只不过,这种玩法也太费力了。

    艾丽卡现在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是之前的几倍,张研飞如果不提升,仅仅

    只用现在的,完全跟不上她。基本上,艾丽卡攻过来三次,有一次张研飞就来不

    及防御,会被击中身体,只不过他不在乎罢了。

    而面对张研飞的攻击,在艾丽卡看来就是一种慢吞吞的感觉了,很容易就能

    被她躲过去。只不过,再怎么迅速也会有失误发生。这不,艾丽卡一剑刺过来,

    却是被张研飞握在了手中。虽然他的手已经被割破流血了,也冒着黑烟,发出

    「呲呲」的声音,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痛苦的模样,而且还不放手。虽然现在艾丽

    卡的力气很大,但是被张研飞抓住了长剑,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功夫,张研飞

    手中的刀就砍中了她的脖子。

    这一刀的力道并不重,只是速度快。但是即便是如此,艾丽卡的半个脖子都

    被他砍断了。而张研飞也没有想要割下她头颅的意思,就这么拔刀,往后退了几

    部,看着依然还站着的艾丽卡的尸体,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么漂亮的一个小丫

    头,而且素质这么高,来做我的奴隶多好,却偏偏要成为天堂的走狗,实在是不

    值得。」说罢,他就准备转身离去。

    只不过下一刻,艾丽卡那本应该倒下去的尸体却是动了起来,再一次冲向他,

    一剑刺来。这一下可把毫无准备的张研飞给吓了一跳,他赶忙回避了要害,但是

    那一剑还是穿过了他的手臂。

    剑拔出来之后,张研飞胳膊上的伤口就立刻恢复了。而他也根本不在意伤口,

    只是看着艾丽卡的「尸体」,不,那哪里是尸体,脖子上的伤口早就愈合了,而

    且面上也并不是一副毫无表情的死人模样,而是跟之前一样充满愤怒。

    「光靠着圣力自然是没办法跟你们这些恶魔抗衡。」艾丽卡说道,「虽然天

    使所做的改造我们无法复制,可是却能做出改变。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们人类为

    了能够跟你们这些恶魔一较高下,在神赐的基础上做出的改造。不论受了什么样

    的伤都不会死,也会立刻恢复」。

    听到她的话,张研飞都愣住了,他是怎么都想不到人类这几千年到底都做了

    什么。虽然还不能复制天使对他们所做的改造,却能够对这种改造再次进行改造,

    还开发出了这种超快速再生的技术。不,不只是超快速再生,就连杀都杀不死,

    这简直比中级的恶魔和天使还要厉害。而且,这还是身为魔神的他所瞧不起的人

    类开发出来的技术,这就让张研飞有些惊讶了。

    「不死?」张研飞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那我就跟你慢慢耗,看看到底最

    后是你死还是我死」。

    立时,两人再次战在一起。而这一次,艾丽卡将所有防御的姿势全部卸下,

    即便是露出了再大的破绽也不在乎,完完全全只注重攻击。有的时候会被张研飞

    的刀击中,有时甚至是心脏等要害部位都会被伤害到。但是艾丽卡根本就不在乎,

    她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滞。张研飞甚至可以看出来,这种改造她以前应该是没有试

    过。刚开始的几次致命攻击还可以让她的行动有所停顿。但是在几次之后,张研

    飞就发现,无论是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艾丽卡的动作都没有停顿。而且不论是

    攻击的力量和速度居然还有进一步的提升。

    两人的用力如此之大,地板上的大理石已经被他们走动的脚步踩的坑坑洼洼,

    就连一旁直径一米多的混凝土柱子都已经被两人的战斗打的破碎,眼看就要断掉

    了。

    而其他地方,那些骑士见到艾丽卡如此拼命,他们也是更加奋力。虽然还是

    不敌邪灵,但是他们毕竟人数多。仗着人数的优势,一个用命去拼,而另一个趁

    势发动攻击。如此一来,邪灵这边也是遭到了数量上的削减。但是总的来说,还

    是骑士这边的伤亡比例更加高一些。

    见到这个情况,张研飞完全不着急,虽然他也是放开了一些魔力,可是并不

    多。而艾丽卡虽然现在处在一种完全压制着张研飞的情况,可是并不乐观。

    久攻不下,艾丽卡再次退开。而张研飞继续等待,他知道眼前这小丫头急了,

    但是他一点都不着急,即便是对方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惊喜,但是他还是无所谓。

    他想要看看对方还有什么手段。

    艾丽卡的手腕上带着一个护腕,上面刻着一个十字架。而她从那个十字架中

    抽出一根牙签一般的木刺。

    看到这根木刺,张研飞再次变了脸色,喊道:「你那是什么!怎么会有那么

    浓厚的圣力!这种级别的圣力已经跟那些天神相差无几了」。

    「你听说过,真十字架吗?」艾丽卡说着,将手中的木刺对准了自己的脖子。

    「真十字架?」张研飞仅仅只是疑惑了一瞬间,便反应过来了,「住手!你

    难道想要变成天堂的傀儡吗?就算是几千年前的神魔大战,也不会有人这么做!

    不,连天堂都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你怎么敢……」。

    「我早就说过,我等代犹大之过忏悔。」艾丽卡的面色丝毫没有变化,「即

    便是变成非人的怪物,也要铲除你们这些恶魔!更何况,这还不会让我变成傀儡!」

    说罢,他便将那根木刺刺进了自己的脖子里。

    所谓的「真十字架」乃是基督教的圣物之一,是当年钉死耶稣的时候,绑着

    他的那个十字架。在耶稣死后,这个巨大的十字架因为沾染了圣子的鲜血,从而

    也变得不平凡起来。现在,这个十字架就在梵蒂冈的最深处。而艾丽卡拿出的那

    根木刺,应该就是出自那个十字架上的了。而即便只是从三米高的十字架上剔下

    了一根牙签那么大的木刺,但是张研飞从那上面感受到的神圣气息却根本就不下

    于当年那些跟他对战的天神。

    而就如同张研飞所言,那根木刺被这么使用,的确是可以将人类的身体临时

    强化,虽然量太小不足以有大天使的力量,却也能跟中级天使一般。但是这并非

    毫无副作用的。最大的副作用,就是这些人类会变成完全只知道杀戮的怪物,而

    且心智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甚至从一开始的只知道对恶魔那些非人的生物下手,

    到后来甚至会对普通人,甚至天堂的天使下手。所以,当年就算是天堂自己也是

    禁止使用这种手段的。

    当然,艾丽卡说的也不错,那么一小根刺,也的确不会让她就这么变成傀儡。

    可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随着次数的增多,谁知道哪次她就回不来了呢!

    而如果现在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力量如同中级天使一般,却是到处追着自己

    看杀的怪物,就连张研飞都觉得有些棘手了。

    脖子里面插入了木刺,艾丽卡浑身颤抖起来。下一刻,可以清晰地看出来她

    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泛起了如同木头一般的花纹,并且整个身体,连同她手中的长

    剑都开始发光。

    动了起来,几乎是消失在原地的同时,艾丽卡便出现在了张研飞的身前,一

    剑劈下。仅仅只能来得及抬起手中的刀,可是下一刻,张研飞手中的刀便被斩断

    了。剑身继续下落,朝着他的头部砍去。托了剑身被阻挡了一下的空隙,张研飞

    偏过头去,将能够调动的魔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的右肩上,用来抵挡。

    可是即便如此,这一剑还是破开了他的防御,斩开了他的皮肉并一直往下,

    差点就将他的整条手臂都给砍了下来。

    而艾丽卡抬腿便是一脚,踹在张研飞的肚子上。立刻,他整个人如同炮弹一

    般向后飞去,撞在身后的柱子上,将整根柱子都撞断了,身势不减,继续向后飞

    去。一直飞到后面的墙壁上,整个人都陷入墙壁中,墙壁也顺着他陷进去的地方

    龟裂开来。

    「主人!」「主人!」看到张研飞被击飞,最为关心他的王娟和欧茵茵二人

    立刻丢下对手,跑了过来。

    「我……没事……」拔出身子,张研飞摇了摇头,抖了抖身上的碎屑。差点

    就被砍掉的手臂也是重新长好。

    「主人,让我给你报仇!」王娟说着就要上前。

    「别去!」张研飞拉住了他,「你不是她的对手,别去送死」。

    「可是……」王娟还想要说什么。

    「狗子!」张研飞喊了声,「给我挡住他,我去拿魔器」。

    「是!」正在赶来的狗子听到张研飞的吩咐,立刻转身朝着艾丽卡攻过去。

    虽说现在就连张研飞都不是她的对手,但是狗子毕竟是他手下战力最强的邪

    灵,即便不是对手,也可以抵挡一番。只不过身上难免要挂彩了。

    听到张研飞的话,艾丽卡知道他要去拿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让他

    拿到手肯定会麻烦。所以艾丽卡也是下手越来越重,想要赶紧解决狗子之后,去

    阻止张研飞。但是狗子接到了主人的命令,要拖延那就必须要拖延到主人回来为

    止,哪怕是付出生命。

    艾丽卡疯狂,狗子比他还要疯狂。没多久,狗子身上就到处都是伤痕,手臂

    和大腿上的伤口中已经露出了骨头,肚子上甚至连内脏都快要掉落,但是他毫不

    在意,继续疯狂攻击着。

    张研飞快步走到装着他佩剑的展台前,打碎玻璃,将剑拿了出来。拿在手上

    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这让他不由得感叹,这封印的效果实在是太好了,即便是亲

    手拿着,也完全没有感觉。

    下一刻,他便扯住了那根捆在剑上的草绳。草绳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是张研飞的手摸上去之后,就如同将烧红的烙铁放入水中一般,发出了「呲呲」

    声,黑烟冒出。他的手立刻就被烫伤了。

    那个草绳即便算不上圣物,却也是相差无几了。

    但是张研飞却是一脸兴奋,根本不在意肉体上的疼痛。

    将草绳解下丢在一旁,张研飞的面上高兴的表情却消失了。将绳子解开之后

    的他握着手中的剑,却还是没有任何感觉。这让他不由得有些诧异。

    将剑拔出来,跟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绝对不会是假的。但是他就是感觉不

    到任何魔力的波动,灵魂的颤动,完全没有。

    皱着眉头,将自己的手指咬破,把鲜血滴在剑身上,但是仍旧毫无反应。在

    记忆中,这把剑是自己的贴身佩剑,从不离身。而且这把剑对自己的鲜血的反应

    是最为强烈的,自己的鲜血滴在上面可以让它的威力有巨大的增幅,就算是面对

    路西法也有一战的可能。但是现在,这把剑却是如同一把废铜烂铁一般,即便是

    对他的鲜血也是毫无动静。

    这一下,张研飞完全没辙了。

    而那边,狗子也是被击败。不过艾丽卡因为急着要赶过来,所以并没有来得

    及要他的命。

    看到张研飞拿着长剑一脸皱眉的模样,艾丽卡盯着那把剑,又看着地上的草

    绳,不由得也是眉头皱起。

    「你到底是什么恶魔?」艾丽卡不由得问道,「那把剑是什么剑?还有地上

    的草绳,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神圣气息」。

    「我是什么恶魔?你们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就敢来!」张研飞笑着说道,

    「至于说这把剑,你们不认识也是正常的。毕竟当年,凭你们人类的本事还到不

    了我的面前。至于说这根破绳子嘛,你自称是犹大的门徒,居然不知道这根绳子

    的来历!?」。

    听到张研飞这么一说,艾丽卡顿时大惊失色。被他这么一提醒,艾丽卡立刻

    就想到了这根草绳的来历。但是接下来,她也就更加疑惑了,居然需要犹大的草

    绳来封印的剑,来历绝对不简单。这些展品虽然是她带来的,可是里面的很多东

    西,别说她,就连教会中的主教和教皇都不知道来历。而且刚才张研飞虽然没有

    明说自己的身份,可是想来也绝对不会简单的。

    「主人,到底怎么回事?」身边的王娟见张研飞拿到了剑,却还是皱着眉头,

    不由得问道。

    「不知道。」张研飞说道,「也不知道这些凡人到底做了什么,我居然感应

    不到这把剑,这是跟我灵魂相连的魔器,而如今我握在手中都感觉不到!我不知

    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管如何,看来你现在用不了它!」艾丽卡说道,「既然如此,我就要趁

    现在杀了你!」说罢,再次扑过来。

    「我想到了!」就在这一瞬间,张研飞大吼一声,将手中的剑提了起来。

    而下一刻,冲到她身前的艾丽卡将手中的见刺进了他的胸膛,之后带着他整

    个人继续向后冲,将他钉在墙上。立刻,烟尘飞起。

    「主人!」见到张研飞遭此重创,王娟和欧茵茵几乎同时喊道。

    而等到烟尘散去,却是看到艾丽卡握在手中的剑还插在张研飞的胸膛上。但

    是张研飞的身上可不只是插着一把剑,那把他的魔剑,也插入了他的身体里,就

    在他心脏的位置。

    而张研飞的面上,却是丝毫不见痛苦,反而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