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魔王】(03)

作品:《色欲魔王

    作者:bbzyf。

    字数:5987。

    【003章 办公室淫戏】。

    前言:这是第三章,是我在上班的时候写出来的(继续摸鱼中)。

    写着写着,主角的变态本性将会显现出来(只是主角的,可不是我的)。

    以下是第三章。

    这栋已经有三十多年历史的老建筑,虽然老但也位于市区曾经的繁华地段。

    现在因为城市开发的缘故,以前的风光不再,不过也依旧是一副人来人往的热闹

    模样。

    当然,有好就有坏,有生意好的就有生意冷清的。这座六层楼的建筑中有着

    大大小小的许多家公司,有的效益当真是很好,也是一副门庭若市的模样。但是

    有的就不怎么样了,就比方说「宜运」这么一家规模小的不能再小的公司了。承

    接的业务也很少,基本上都是关系户的生意。公司的员工,除了下面的司机之外

    ,办公室只有三间,员工除了老板之外也就只有三个。而平常的业务,除了电话

    联系,也根本就不会有人来这里。

    没什么人上门,这本是一件坏事,不过现在倒是便宜了张研飞。之前说过,

    整个公司,三个办公室,如今只有三个人,除了张研飞和王娟同一个办公室,老

    板的办公室长期锁着,一个月都未必能开得了一回。还有一间是给会计用的,会

    计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整天闷在办公室里也不出来,你不主动找他,想见面得

    等到下班。

    不过这样正好,如今正方便了张研飞的好事。

    老式的楼房,老实说隔音的效果有些差。即便是关着门,但是站在门边也是

    能听到里面的动静。不过里面的两人显然是不怕外面的人听到,张研飞是根本就

    不在乎,而王娟完全就是忘乎所以了。

    只见房间内,王娟赤裸这身体躺在办公桌上,一团美肉在不停地扭动着,口

    中不断地吐露着「啊、啊、啊」的呻吟声,满面潮红,眼睛却是离不开眼前正在

    自己身体里进出的男人。丰满的胸部即便是躺下也十分挺拔,正在随着身体不停

    地晃动着,两颗嫣红的果实做着毫无规律的运动,晃出一道道让人眼晕的轨迹。

    下身,依旧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双腿正环抱在男人的腰后,似乎想要让正在

    不停进出自己骚穴的肉棒更加深入自己的深处。

    张研飞正在大力操弄着,没有什么九浅一深的技巧,次次到底。阴茎的长度

    显然不是身下美妇的阴道可以容纳的,每一次龟头都重重地击打在子宫口,而就

    在快要破口而入的时候,再次后退,退到只留下龟头在阴道里,然后再次尽根而

    入。

    正所谓一力降十会,根本不需要技巧,就是这种大力抽插,可以征服任何一

    个女人。

    阴唇已经被彻底翻开,阴道中的嫩肉也有一部分露在外面。随着肉棒的进进

    出出,两片唇肉时紧时缩,当真是一副美不胜收的景象。

    虽然正在干着身下的美妇,她的脸上也是一副春潮涌动的模样,但是张研飞

    却是一脸冷静的模样,并没有那种被情欲淹没的表情。或者说已经成为色欲魔神

    的他,对于这种事情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快感在,而正是因为冷静,他能够完

    完全全地感受到这种快感,一丝一毫不浪费享受这种快感的感觉。

    身为色欲魔神,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张研飞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欲望。实

    际上两人的这一次性交已经持续了半个小时了,他那正在进进出出的肉棒依旧是

    坚硬如铁,丝毫没有要射精的意思。而他的身体也丝毫没有劳累的感觉,毕竟色

    欲魔神嘛,这种事情越做,越有精神。

    而王娟也是如此。在这半个小时当中,她已经高潮了好几次,淫水随着两人

    交合的地方流下,已经让整张桌子变得湿哒哒的,甚至地上也滴落了不少。但是

    她却也丝毫不觉得疲劳,不是她体质非凡,而是因为张研飞的缘故。

    又抽插了几十下,张研飞感到这个体位已经有些腻了,随即一记大力突刺,

    龟头抵达花心,豪不费力地破开关口,整个龟头连着一截阴茎已经突入到王娟的

    子宫内。

    「啊!」感受到子宫内的异样,王娟惊呼一声,这种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刺

    激,顿时就让她翻起了白眼。而接下来,她根本连话都说不出口了。张研飞插入

    她子宫内的龟头开始射精,又是一次巨量的射精,比之前那次还要多。没过多久

    ,她的整个子宫几乎都被灌满。而她也是晕了过去。

    感受着射精的快感,张研飞的欲念不但没有丝毫消退,反而是更加强烈。射

    完精的阴茎也一点都没有疲软的意思,一直挺硬着。

    将阴茎拔出骚穴,甚至发出了「噗」的一声。紧接着,大股大股的精液就从

    穴口涌出,在王娟腿下流了一滩。

    丝毫不在意这些,感受到体内魔力有着微微的涨幅,虽然幅度实在是小的可

    怜,但是对于原本总量就不多的张研飞来说,这微弱的涨幅却是那么明显。

    手一把抓住王娟那正在起伏不断的乳房,紧捏着,乳肉从张开的手指缝挤出

    来,那力道简直就是像要将乳房捏爆一般。

    张研飞催动体内的魔力,将昏厥过去的王娟唤醒。

    醒过来的王娟,感受到体内滚烫满满的感觉,还有不停留着精液的下身,面

    上却是一副幸福的表情:「研飞……」。

    「研飞也是你能叫的?」张研飞一副看着下贱母猪的表情,用轻蔑的语气说

    道,「母猪就该有母猪的自觉」。

    「是……我是下贱的母猪,只知道给主人操的母猪……」没有丝毫犹豫,已

    经身心都成为眼前男人奴隶。

    「既然是母猪就要有母猪的姿态。」张研飞笑着说道,「母猪是躺着让人操

    的嘛!?给我趴好!」。

    「是。」娇媚地应了一声,王娟撑起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身体,翻了个身趴

    在桌上。之前流在桌上的精液也被她抹的到处都是,却根本不在意。

    见王娟趴好,张研飞立刻提枪上马,沾满淫水和自己精液的肉棒再次进入还

    在流着精液的骚穴,立刻大力抽插起来。小腹撞击着丰满的臀部,翻起滚滚肉浪

    ,发出「啪啪啪」的相声,配合著王娟迷离的呻吟声,交汇成一曲艳丽的交响乐。

    「爽吗,母猪!」张研飞一边操着,一边辱骂着,手还有节奏的大力抽打着

    那肉浪滚滚的肥美翘臀。力道显然是不小,不一会两边的臀瓣就变得通红一片。

    「爽……太爽了……」感受着粗长的肉棒在体内不断突进,屁股上传来的疼

    痛感更加刺激了她的淫性,王娟的声音越来越大,丝毫不在意会不会被外面的人

    听到,「操死我……求主人操死我这头下贱的母猪……」。

    双手左右开工,有节奏地狠力拍打两边臀瓣,都已经有些肿起来了。一会,

    两手紧握屁股两边用力,立时,有着一圈稀疏阴毛的褐色肛门就露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景象,张研飞笑着,下身肉棒进出不断,手指却是捏住眼前肛门

    周边没几根的阴毛,一根一根用力拔出。

    「啊……啊啊……」感到张研飞的动作,疼痛的感觉感觉顿时袭来。只不过

    已经被张研飞无形之中改造了一番的肉体,这种痛觉对她来说可是绝佳的催情手

    段。肛门随着张研飞手指的拔毛动作一张一缩,已经被灌满了精液的阴道内再次

    迎来高潮。

    将肛门周围不多的阴毛清理干净,张研飞随即问道:「早上解过手了吗?都

    拉干净了没有?」。

    「解过了……」王娟立刻回答,「我……我平常爱干净,解过之后都洗干净

    了」。

    抚摸着褐色菊花的褶皱,张研飞说道,「恐怕只洗了外面,里面还没洗干净

    吧。」说着,也不等王娟再说什么,左手拇指和食指用力,将肛菊撑开。立刻,

    肛菊四周的软肉被挤压起来,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洞口。

    紧接着,他拿起一旁自己盛满水杯子,将杯中的水向被撑开的肛菊洞口倒下。两人正在激烈运动,想要将水就这么倒进去基本不可能。但是张研飞却是用了

    一些魔力,从杯中倒出的水呈一条直线,直直灌入小小的洞口,没有一丝一毫流

    出。

    感到直肠中有冰凉的水流入,再加上子宫中还灌满着滚烫的精液,顿时这种

    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她再登高潮。而这一次,她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虽然还

    没有晕厥过去,却是瘫软在桌子上,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得在里面泡一会才行。」身下抽插的肉棒根本没停,张研飞却是分神环顾

    一番,接着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一个橡胶摆件。足足有自己大半个拳头大的摆件,

    造型如同一个鸡蛋一样。他将一端抵在王娟的肛门上,用力将摆件往里面退去。

    感受到自己肛门的扩张,王娟却是无力阻止,不,她根本就不想阻止,连出

    声的力气都没有。那种自己的肛门就快要被撕裂的感觉,疼痛着的同时,心中也

    是浮现出巨大的快感。

    对于张研飞的力量来说,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把整个摆件都塞了进去。紧接

    着,括约肌想要排除异物的举动,将摆件有抵在了肛门里口,但是因为实在太大

    ,根本没有力气把它抵出来。

    还没有对后庭肿胀的感觉有所熟悉,王娟就感到阴道里的肉棒停止了动作,

    抵在深处再一次发射。而这一次射精的量甚至比刚才那一次还要多,没有出路的

    精液全部汇集在子宫里,因为量大,再加上射出的力道实在不小,所有的精液全

    都堆积在子宫里,无处可去。子宫不断地膨胀,如果王娟现在翻过身来,可以发

    现她的小腹有明显的拱起。

    感受着再一次射精的快感,张研飞停留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动,肉棒就一直这

    么埋在王娟的阴道里。过了有两三分钟的时间,他才抽身。

    龟头刚一离开阴道,因为王娟趴着的缘故,鼓胀的腹部受到挤压,子宫里汇

    集的大量精液立刻从已经红肿外翻,根本无法合拢的阴唇喷涌而出,全都喷在张

    研飞的身上。挺立的肉棒上,小腹的阴毛上,接着顺溜而下,两腿都是。而张研

    飞也并不为自己被自己的精液喷了一身有什么嫌恶,既然是成了魔神,但是自己

    的意识并没有被篡改,一些变态的思绪还在影响着他。

    「母猪,看你的臭屄干的好事!」满脸笑意的张研飞笑着说道,「还不赶紧

    滚下来跟我弄干净」。

    「是……主人……」即使已经被连续的高潮弄得浑身无力,快要晕厥过去,

    但是听到了主人的命令,王娟立刻拖着无力的身体起身。双手离开桌子,根本站

    不住的她立刻蹲坐在地上。穴口还在不断流出精液,将她叠在一起的双腿弄得一

    塌糊涂,而她也根本不在意,立刻抱住张研飞的双腿,伸出舌头舔舐起来。

    从小腿慢慢舔舐,一点一点的往上。将肉棒两边舔舐干净,却是放过了肉棒

    ,继续往上,将小腹处的精液一点一点舔进口中。所有被她舔进口中的精液,都

    如同琼浆玉液一般被她一一吞下。

    紧接着,她将面前昂首挺立的肉棒,如同心肝宝贝一般,一边亲吻一边舔舐。一直到将张研飞身上所有的精液全都舔舐干净,咽下肚去。而张研飞的身上也

    是沾满了王娟的口水。

    对此,张研飞却是毫不在意,笑着低头看着王娟,说道:「母猪,操的你爽

    不爽?」。

    「爽……主人操的母猪爽死了……从来没有这么爽过……」。

    「比你老公操你还爽吗?」。

    「那个衰人……提他干嘛。」王娟脸上一丝娇羞的表情都没有,只有对张研

    飞化不开的弄弄春情,「他从来没让人家高潮过,只有一次还是用的药,就那都

    连续休息了一个月才缓过来」。

    「那你以后还让他操吗?」。

    「母猪是主人的,母猪的骚穴也是主人的,只有主人能操」。

    「那我要是让他操你呢?」。

    「母猪全听主人的。」听到张研飞的这番话,王娟一点抗拒都没有,立刻说

    道,「主人要母猪干什么就干什么,要什么人……不,要什么东西操母猪就用什

    么操」。

    听着王娟的回答,张研飞满意地点点头,随即说道:「我记得你女儿是住校

    的吧,再加上你老公又出差了……今晚上我就到你家去住」。

    「主人要来?!」听到张研飞的话,王娟顿时面露惊喜之色。

    「不错,不只是今天,这几天我就住在你那。看来你的骚屄没有我是不行了」。

    「多谢主人怜惜」。

    「还有,屁眼里的东西,今天晚上回家之前不准拿出来,就给我放在里面」。

    「是……」一点也不觉得难受,甚至于对王娟来说,张研飞的命令就是一切

    ,而且她也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突然,张研飞看到王娟的身体扭动了起来:「你怎么了?」。

    「主人……母猪,母猪想要尿尿……」倒也不是羞涩,只是一种习惯。

    「就在这里吧,给我把腿张开,就在这里尿」。

    「是……」说罢,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王娟立刻张开双腿,将阴阜高高

    挺起,双手微微分开两边阴唇,将尿道露了出来。

    「等一下,我也要尿。」张研飞突然说道,不等王娟有所回应,就将稍稍软

    下的阴茎抵在她的嘴前。

    明白主人的意思,知道张研飞是要把自己当成尿壶,尿在自己嘴里。王娟没

    有丝毫抗拒,立刻张开嘴巴,将肉棒含入口中。

    「不准漏出来一滴,不然我再也不碰你了」。

    听到张研飞的话,王娟的眼中略微闪过一丝恐惧。下一刻,她就将头向前伸

    ,原本掰开自己阴唇的手也是环到张研飞的屁股后面,用力抱住,将含入嘴中的

    肉棒插入自己的喉咙里,确保尿液全部射进自己的食道,不会漏出一滴。

    很是满意眼前这个肉便器的作为,张研飞也不再憋住。

    两人几乎是同时尿出。没有了双手掰开阴唇,之前已经被张研飞操的肿大的

    阴唇遮挡了尿道口,射出的尿液如同喷泉一般喷的到处都是。而王娟丝毫不在意

    自己下身的肮脏,她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的嘴巴里。

    张研飞尿出的尿液也是巨量,而且力道极大。立刻,来不及吞下的尿液便向

    上涌来。嘴巴被封住,但是立刻就有从鼻孔中倒灌而出。

    感到异样,王娟立刻用手捏住自己的鼻孔,防止有任何一滴流出。不能呼吸

    的她立时涨的满脸通红,但是却丝毫不敢放松。

    良久,王娟都快没气了,张研飞这才尿完,将阴茎抽出。

    王娟立刻开始大喘气,松开捏住鼻子的手指,将鼻腔里流出的一些尿液全部

    抹进嘴巴里,不敢有一丝遗漏。紧接着,她将面前的龟头再次含入口中,将尿道

    里残留的尿液吮吸干净,这才作罢。

    「不错,干得好。」张研飞夸奖了她一句。

    听到张研飞的夸奖,王娟顿时高兴起来,那幸福的表情就显现在脸上:「这

    是母猪应该做的。」丝毫不在意自己如今就坐在自己的一滩尿水里。

    两人就这么在办公室里淫性大发,因为有张研飞的魔力支撑,王娟并没有因

    为过渡疲劳而昏厥,就这么一直在交媾,连午饭都没有吃。不同的体位姿势,不

    同的地点。这个二十多平米的办公室到处都留下了两人的淫迹。

    一直到下午五点下班,两人这才穿着整齐地走出来。只不过王娟没有再穿丝

    袜,光着一双腿穿着高跟鞋。下身还是那件及膝的裙子,上身还是那些昂贵的外

    套,但是里面却是真空的。面上表情除了有些潮红,倒也看不出什么。

    两人一同走出了办公室,却并没有马上去王娟家中,而是朝着市中心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