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魔王】(02)

作品:《色欲魔王

    作者:bbzyf。

    字数:6987。

    002章从今天开始做魔王。

    按照玄幻或者之类的,主角有了奇遇,下一刻就该出来个老爷爷一般的

    人物来介绍主角所获得的外挂了。

    张研飞是主角,也获得了外挂,只不过这个外挂并没有人来为他介绍。原因

    也很简单。

    那枚印章是属于阿斯莫代,也就是阿斯蒙蒂斯的。相传阿斯莫代魔力非凡,

    有三个头,第一个是牛头,第二个是人头,第三个是羊头,嘴巴会喷火,手里拿

    着剑和旗子,坐骑是一条龙,统领着72个邪灵军团。而在传说中,他还持有一

    枚金印,这枚金印象征着他的力量源泉,上面就刻着他的名字。

    这枚印章在阿斯莫代一次与神的战斗中,不慎落败,被封印了。不知道怎么

    会辗转到张研飞所在的城市,并且被他得到了。这么多年过去,金印表面氧化出

    了红斑,因为被封印的缘故,所以也没人看出来它是金子做的。

    几千年下来,封印的效力已经微乎其微,只需要一些轻微的刺激,就能让它

    解封。而作为复仇和性欲之神,激活它的方法十分简单,要么就是复仇者仇人的

    鲜血,要么就是女人的淫水或者男人的精液。

    机缘巧合,或者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张研飞解开了它的封印。在那一刻,

    原本阿斯莫代魔力所带着的,能够左右人类思想的力量,却是被用来治疗张研飞

    所受到的伤害。再加上是靠他的精液解封的,这枚金印自动认了张研飞做主人。

    也就是说,那些无主的魔力以及阿斯莫代所能使用的权能,全被张研飞获得

    了。

    紧接着,判断出自身所在的危险,将张研飞传送回到他记忆中的家中。

    魔力在改造着张研飞的身体。那原本因为缺乏锻炼而微微发胖的身体渐渐变

    瘦,最终并不是变成了一副精肉猛男的模样,而是成了人类体型最为自然和平衡

    的状态。身上肌肉和脂肪都有,但是却看起来非常平衡,即便是再挑剔的健美教

    练,除了能说张研飞的身体没有强力的肌肉之外,也找不到一丝瑕疵。只不过被

    魔力改造过后的身体,恐怕十个州长的力量也不如他。

    那因为长期熬夜而形成的厚重黑眼圈也是消失了,面上有些泛黄的脸色也是

    变得红润,深度近视的眼睛也恢复了正常,甚至更好。而他的面容,也是起了改

    变。并不是如同整容一样直接给换个容貌,还是原来的模样。认识的人一看就知

    道,这还是张研飞。但是那种气质却完全不一样了。

    尤其是男人最为看中的阴茎。原本张研飞就算是亚洲人里面很长的了,完全

    勃起之后有1公分的长度,现在又涨了4公分。22公分的长度甚至比一些黑

    人还要长,而且也变粗了不少。

    获得了阿斯莫代的权能,张研飞现在别说是夜御十女,来多少他都不怕。而

    且阿斯莫代其中一项权能代表着淫欲,他操的女人越多,魔力也会越强,性的战

    斗力也会越厉害。

    虽然魔力已经极度衰弱,但是对于现在这个早就没有了神魔踪迹的现代社会

    来说,初始已经够用了。而且随着以后的增长,也会越来越厉害。

    想要增长魔力其实很简单,要么去操更多的女人,要么推动复仇者执行复仇。

    复仇什么的,现在实在是太少了。但是想要操女人,那就简单的多了。而且

    获得了阿斯莫代的权能,一些类似催眠、暗示的小法术,更是不在话下。甚至于

    将来魔力增长,还能够强制篡改人类的记忆,这些都不是问题。

    不过也并没有什么被神击败之后的怨恨,或者非得要张研飞去完成的任务。

    对于他来说,这就是毫无代价的开了个挂,而且是在现代社会非常有作用的挂,

    或者说是他这个性欲强烈的人非常有利的挂。至于有没有什么需要付出的代价,

    暂时还不知道(其实是作者没想好)。

    而这些信息,已经随着金印的认主,刻在了张研飞的脑子里。

    从床上醒来,身上就穿着昨天跳窗的时候穿的那件长衣,其余什么都没有。

    因为之前改造身体的关系,他已经满身大汗。将已经破损的衣服脱了下来,赤裸

    着身体,张研飞站在家中浴室的镜子前。看着自己那被改造过的身体,以及那虽

    然一看就是他,却总感觉有些陌生的帅气面容,张研飞心中一阵唏嘘。不过唏嘘

    之余,心中的心思也是活络起来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自己已经成为了阿斯莫代。」他心中想到。

    虽然魔力很弱,但是有些权能是作为魔神而天生拥有的,不需要魔力。最起

    码在现在的张研飞感知中,这个世界没有魔也没有神,反正没有跟他相同的存在。

    「也就是说,我可以靠着这个身份干很多事情了!」心中一片欣喜,「虽然

    现在魔力很弱,很多威力强大的法术都没法用。但是以后等到魔力增长起来,那

    我不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了!」。

    心中顿时就兴奋起来了,不过一向能够快速冷静下来的他,也是立刻开始考

    虑其他问题:「还得小心一些,虽然这个世界上我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我现在还

    太弱了。如果肆意妄为,让人抓到什么蛛丝马迹,那可就不好了。看来还得隐忍,

    有些事情做的时候要小心一些。等到我以后强大了,再……」。

    畅想着美好的未来,肚子却是饿了。魔力供给不足,这些珍贵的魔力还要留

    着关键的时候用,可不能用来解决肚饿的问题。再看看客厅的钟,已经八点了。

    虽说他现在不去上班也可以,但是这么多年的习惯,总觉得不自在。稍稍洗

    漱了一番,换上一身衣服,开门上班去了。

    在街边的包子店解决了肚子饿的问题。这顿早饭比平常的份量足足多了三倍,

    让包子店的伙计很是惊讶,不过倒也没说啥。

    来到公司的办公室,打开电脑,将一份报表打开,然后开始做平常打发无聊

    的举动,玩手机。不过如今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手机上,心里早就不知道飞到哪

    去了。

    公司规定是九点整上班,只不过老板基本上一个月能来一回就不错了。一直

    到九点一刻左右,同办公室的那个女人这才慢悠悠地来上班。

    这个女人叫王娟,今年四十岁整,有个正在上高二的十七岁女儿。虽然她的

    工作不怎么样,但是嫁了个好老公。听说老公是给一家国企的老总开车的,虽然

    只是个司机,工资却是很高,而且平日里的各种福利很多。再加上跟老总的关系

    很好,可算是春风得意。

    而王娟也的确是长得漂亮。虽然已经四十岁了,但是脸部保养的很好,也没

    什么皱纹,看起来就如同三十出头的熟妇,不知道的很难想象她有个已经十七岁

    的女儿。身材也没有走样,虽然因为年龄的缘故,肯定比不上二十岁的姑娘那样,

    但是她的身上也是有一种成熟的风韵,也不是那些小丫头能比的。

    高跟鞋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穿着肉丝的双腿,及膝的裙子,上身一

    件价值不菲的外套,高耸的乳房将胸部撑得鼓鼓囊囊的。头发微微烫卷,披散开

    来。老实说看起来真的让人很有欲望。只不过对于张研飞来说,熟知她的他知道,

    这就是个有着好皮囊的八婆。

    「呦,还在看手机呢。」看了一眼张研飞,王娟一副平常的模样,说着挖苦

    人的话,「看样子昨晚是没去找小姐啊。怎么?自己回家撸了还不够?」。

    而刚才还在做神游的张研飞,虽然听到了她的话,却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并

    没有说什么。

    看到张研飞那有些不同寻常的面容,王娟是愣了一下。不过显然,现在没有

    魔力傍身的他,并没有散发着那种让女人见到就能俘获的魅惑力。再加上以往对

    于他的鄙视,让王娟很快回过神来。

    见张研飞不搭理自己,王娟也是讨了个没趣:「一副衰样,看你什么时候死

    在女人身上!」说罢也就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工作。

    而张研飞刚才正在做着未来的规划,被王娟的冷嘲热讽打断之后,倒也没有

    生气。只不过王娟这么多年简直是欺人太甚。

    突然,他倒是想到了。虽然刚才在心里面做了很多规划,但有道是光说不练

    假把式。自己虽然成了地狱七魔神,掌握了无上的能力,但是到底是没有试过。

    而眼前,不正好就有个实验对象嘛!虽然说这么多年的矛盾,两个人已经闹

    得水火不容,只不过都忍着不发作而已。但是对方毕竟是个美女。

    对于张研飞来说,女人的年龄根本不是问题。或者说,只要是他能够看得上

    眼的,其他都不是问题。当然,以前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不过现在,他却

    是有能力付诸实现了。

    魔力现在很低,不足以发动一些强力的法术。不提那些大规模的破坏性法术,

    就连强行篡改他人的记忆,或者让人直接成为自己的奴仆之类的都发动不了。但

    是一些,催眠、暗示、催情的小术式还是没问题的。

    立刻,张研飞就行动起来。不需要什么仪式或者魔法证,作为魔神,发动术

    式只需要心想就行。

    他对王娟发动了暗示,暗示她实际上在心中对自己有好感,而且好感还是那

    种想要跟他上床的好感。

    「老公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王娟正在跟自己在外出差的老公打电话,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中招了,「茵茵明天要开家长会……什么?还要一周,看来

    又要我去了……好了好了,我知道,嗯……嗯嗯……」。

    看着正在跟自己老公打电话的王娟,张研飞立刻又发动了催情的暗示。

    「嗯……」立刻,王娟就感到了身体的异样,感到自己的阴道痒了起来,紧

    接着,就有淫水将内裤打湿了,「老公……我……我想……不……没……没什么

    ……」赶紧,将电话挂断,她还有些心虚的看了看离她不远的张研飞,生怕他发

    现了什么。

    不过这一看,却是让王娟顿时愣住了。虽然刚才已经看到了张研飞那不同于

    以往的面容,但是现在再看上去,又有些不一样了。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她原

    本很讨厌的男人,突然变得……变得好……帅。

    「他有这么帅吗?」王娟不由得在心里面想着,「还记得他刚来的时候,很

    听话。不过现在……怎么……我这是怎么了……好想,好想跟他……」看着张研

    飞的面容,王娟感觉到自己的内裤更加湿润了。

    这时候,张研飞突然站了起来。今天他穿着一身短夹克。

    而当他站起来之后,王娟不由得轻「啊」看一声。她看到张研飞的裤链没有

    拉上,里面的肉棒是勃起的状态,挺着蓝色的内裤露出好长一截。

    「这该有多大啊!」王娟不由得在心里想到,不仅仅是内裤,她感觉浑身发

    热,奶子发痒,想要让人,让眼前的男人抚摸,大力地抚摸自己的身体,将自己

    的衣服狂暴地褪下,用那根勃起的肉棒狠狠地捅进自己的骚屄里,好好给自己煞

    煞痒,「要是能插进来……」。

    「怎么了?」张研飞问道,裤链是他故意打开的,目的就是要让王娟看到。

    在进一步激发她的情欲的同时,还要让之前所下的,喜欢自己,想要跟自己做爱

    的暗示进一步加深。

    掌管色欲的魔神,即便是魔力十分低微,但是质量摆在那里。几千年前阿斯

    莫代靠着这种不入流的小暗示,也不知道让多少天使甘愿堕落,沉浮在自己的胯

    下,都不需要用更加强力的术式。而王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如何能够抵挡有

    色欲魔神所发出的暗示!要不是几十年的世俗道德还在支撑着她,她早就要不顾

    一切飞身而上了。只不过,这种支撑也持续不了多久。

    「你干什么!」看到张研飞起身向自己这边走来,王娟有些紧张,用有些发

    颤的声音问道。

    「倒个水而已。」张研飞,看了她一眼,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给了她一个

    白眼,嘴里还嘟囔了一句,「神经病」。

    看着张研飞那突然变得挺拔的身形,还有那个白眼,王娟的阴道已经洪水泛

    滥了。还没有肢体接触,仅仅就这么一眼,她就来了个小高潮。

    紧接着,她就向张研飞走去。只不过刚刚才泄身,虽然很小,但还是让她双

    腿打颤。下一刻,穿着高跟鞋的脚一个没踩稳,她就向前倒去,正好倒在了张研

    飞的身上。

    正在饮水机前接水的张研飞,手里的杯子顿时没拿稳,水洒了出来,淋的自

    己裤子上全是水。

    「你干什么!」一副气急败坏的口气,他转过身,却是发现王娟已经看在她

    身上,眼看着就要倒下。

    另一只手还拿着杯子,他只得单手扶住了王娟。只不过这一扶的位置很不对,

    手从王娟的背后伸过去,却是绕过来,抓住了她的胸部。

    「啊……」王娟立刻就呻吟了起来。

    「啊,抱歉。」说着,他想要放手,但是看到对方战都站不住的模样,他只

    得一副勉强的模样,继续扶着,将杯子放下,这才两手扶住了王娟。

    「没事……没事……」王娟一副气若游丝的模样,「是我不好」。

    看着她面上已经红的快要滴血的模样,张研飞心中好笑,但面上还是一副抱

    歉的模样。之后他就将王娟扶到座位上坐下。

    「呀,你的裤子都湿了。」王娟看到那已经打湿的下身,以及那顶露在外面

    的帐篷,说道,「真不好意思。」说罢便拉住张研飞的手,也没那东西,直接伸

    手去擦拭。

    「啊,我……这……」一副才发现自己裤链没有拉好的表情,张研飞立刻就

    要拒绝。

    只不过下一刻,王娟那只玉润的右手已经隔着他的内裤,握住了肉棒。

    「王姐,你……」。

    「好大啊!」王娟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甚至握住肉棒的手,已经开始

    隔着内裤的那一层布料开始缓缓套弄起来,「难怪你经常要去找女人,看来忍的

    很辛苦啊!」。

    张研飞却是没有说话,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

    「裤子都湿了。」王娟一只手帮张研飞套弄着,另一只手则开始解他的腰带,

    「这天刚入秋,可不能着凉了。」却是没发现脱了更凉的问题。

    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公司就三个办公室,现在一共就四个人。他们两个在

    里面做什么,外面的人当真是不知道。

    「那怎么好意思。」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张研飞却没有拒绝的意思。

    下一刻,王娟就将他的腰带解开,把裤子退了下来。或许是故意的,外裤连

    着内裤一起都脱了下来,一边脱还一边说道:「擦擦干净才行,可别……」紧接

    着,她就说不下去了。

    眼前的肉棒挣脱了内裤的束缚,弹出来之后还上下弹跳了几下。看着眼前这

    几乎是自己老公两倍长的肉棒,王娟感到自己已经湿透的内裤又迎来了一波淫水。

    「这么大……」口中呢喃着,双手握在了肉帮上,而龟头连着棒身还有一大

    截露在外面。看着自己手中的庞然巨物,王娟顿时痴了。

    「王姐……」张研飞见她没了动静,不由得出声。

    被惊醒的王娟,抬起头妩媚地看了他一眼。下一刻,她就将自己抹着口红的

    嘴唇,亲在了龟头上。

    嘴唇离开,龟头上被印上了一圈红印,而马眼中分泌出的大量液体,也在龟

    头和红唇之间拉出一条银丝。

    没有丝毫嫌弃的意思,眼前的熟妇,伸出舌头舔在龟头上,轻轻滑过马眼,

    将从中分泌出的液体舔的一干二净,卷入口中,细细品尝一番其中滋味,然后咽

    下。

    「含住。」张研飞开口说道,不同于刚才的演戏,现在他已经确认眼前的熟

    妇已经完全中招,任凭自己摆布了,也是换成了命令的口气。

    微微抬起头,看了张研飞一样,媚眼如丝的王娟也不多说,低下头,张开嘴,

    慢慢将肉棒含住。

    显然,她以前就算是帮丈夫口交过,恐怕也是浅尝辄止,完全没有任何技巧,

    牙齿也时不时的碰到肉棒。若是普通人,恐怕会非常不适。但是张研飞不一样,

    成为了掌管色欲的魔神,他的阴茎是他全身上下最强壮的部位,比他强化过的四

    肢和身体还要坚硬。上说嫪毐能够用勃起的阴茎吊起车轮,而对于张研

    飞来说,凭他现在的身体,用阴茎吊起汽车都不是问题。

    虽然技巧不足,但是已经完全被张研飞俘获的女人却努力着。人的口腔十分

    有限,但是她将二十二公分的阴茎完全吞入,嘴唇触碰在阴茎根部浓密的阴毛上。

    有三分之二的棒身已经完全插入了她的喉咙里,她已经被顶的翻白眼了,但

    是却依旧不愿意吐出。

    而张研飞也并不怜香惜玉,好好感受着美妇喉咙挤压着肉棒的快感。

    然后他缓缓将肉棒后撤,留着龟头在她口中,说道:「我要射了,不准吐出

    来,也不准吞下去,给我含在嘴里。」说罢,没有等到王娟有所表示,大股大股

    的浓精就从马眼中喷射而出,灌在她的嘴里。

    而王娟也是非常听话的将那巨量的精液全盘接收。

    成为色欲魔神,张研飞的身体早就不是普通人,甚至于是否还能称之为人都

    未必。射精这种事情,他全完能控制的了。想要射的话,有多少都能射的出来。

    要是不想射,任凭哪个女人也没办法。

    射出的量实在太多,王娟的嘴巴已经鼓胀了起来。

    张研飞将射完精的阴茎拔出,低头看着鼓着腮帮的美妇,笑了笑,顺手拿起

    一边王娟的马克杯,将杯子里还温热的水顺着她胸前露出的乳沟倒下。

    感到温热的水滑过自己的胸部,流到自己的肚子上。沾湿了水的衣服贴在身

    上不会让人好受,但是对王娟来说,如今只要是张研飞对她做的,无论任何事情

    都如同催情一般。

    倒空的杯子被放在嘴边,不需要多说,王娟将口中的精液缓缓吐入杯中。量

    实在是太多,足足吐满了有大半杯。

    吐完了之后,她将杯子接过来,看着张研飞,眼中的情欲更加显著。

    色欲魔神的精液那当真是神奇的很。对于女性来说,简直就是最佳的催情良

    药。只要女人嗅到味道,或者接触到,立刻就会发情。如果进入身体里,那就不

    只是发情那么简单了,身心都将被俘虏。而若是射入到子宫内,那么这个女人将

    会完全成为色欲魔神的奴隶,言听计从,不论被要求做出再过分的事情,都会甘

    之如饴。

    看着眼前的美妇,眼神迷离地看着自己,伸出舌头将嘴角的残精填入,吞下。

    张研飞的心中快感无限,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已经完全是自己的俘虏了。随即命

    令道:「喝下去」。

    「是……」听到命令,王娟根本没有任何抗拒,杯子放在嘴边,将杯中散发

    着浓郁味道的精液缓缓吸入口中。喉咙不断鼓动,慢慢地将这大半杯的精液全都

    喝了下去。

    看到眼前的女人将自己的精液喝下,张研飞笑了笑,随即探下身子,手就顺

    着穿着丝袜的双腿中间伸进裙子里,隔着内裤摸到了她的阴唇。

    「内裤都已经湿成这样了。」抽出手,站起身来,命令道,「现在脱光衣服」。

    听到命令的王娟二话不说,站起身来就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当内衣裤都脱完,还要脱丝袜的时候,张研飞出声喊停:「丝袜留着,把高

    跟鞋穿上。然后帮我脱。现在是十点,七个小时,我要好好玩玩」。

    听着张研飞的话,王娟立刻开始动手,在帮他脱衣服的同时,骚穴之中不停

    地有淫水流出,顺着她的双腿,打湿了丝袜,在地上汇聚成一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