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魔王】(01)

作品:《色欲魔王

    作者:bbzyf。

    字数:6987。

    001章有些特殊的一天。

    在一座不怎么起眼的建筑里,这里有着许多家规模不大的公司。其中一家是

    做运输生意的,叫做「宜运综合运输公司」,员工少得很。虽然坐在办公室里,

    薪水却并不高,不过好在平常也没有什么需要忙碌的事情。

    上午九点半左右,坐在办公室里的一个人,无所事事至于,玩着手机,嘴里

    还在不停的念叨:「妈了个巴子的,今天到底去不去呢」。

    或许是太过专注于所想的事情上面了,他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

    「呦!」发声的是一个看起来年近四十岁的女人,「又在看这些东西,难怪

    找不到女朋友。」说话的同时,面上还带着一副嘲讽的表情,眼睛里那种看不起

    的神情就要溢出了。

    「啊!」听到声音,男人赶紧把手机的屏幕关上,「管你什么事!」虽然动

    作如此,脸上却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

    「我说你啊,把钱都砸在这些女人身上,也不为将来考虑考虑。」女人虽然

    这么说着,但是言情当中却并没有一丝为人担心的一丝,反倒是带着一种看戏的

    心态。

    「要你管!」男人反击道,「我看你是没有性生活时间长了吧!」。

    「你!」女人听到,立刻横眉竖眼起来,保养的不错的面容上露出了愤怒的

    表情,不过随即,她的表情也是平稳下来,依旧是一副带着嘲讽的口气说道,

    「我就看着你将来怎么样。」说罢也不理会还想要说什么的表情,做回自己的座

    位上,掏出手机开始看电视剧。

    见女人不再理会自己了,男人也不想再说什么,继续浏览起来手机上的内容。

    男人名叫张研飞,今年31岁,不过他的面容看起来倒是要年轻一些。并不

    喜欢运动的他,平日里也有些好吃懒做,身材也是微微有些发胖,不过看起来还

    好,虽然夏天是原形毕露,但是如果套上夹克之类的衣服,看起来也还不错。

    只不过,张研飞一直都是一脸憔悴的表情,深度近视的双眼单着一副厚厚底

    片的眼镜,顶着一对深深的黑眼圈。显然,平常是绝对不少熬夜了。

    他倒是很聪明,只不过从来没用到过正道上。上学的时候只顾着玩,结果高

    考也没头绪。家里人出钱让他上自学考试,总算是混了个大专文凭,也就如此了。

    毕业了之后,也是靠着关系才进了这家公司,做个小职员,每个月拿着可怜的工

    资。不过他倒是有些无所谓的意思,好像是从来都没有为将来考虑过。以前家里

    还有人管着他,如今他的父母已经去世了,也就不再有人过问他的事情了。以前

    家里面的三姑六婆经常是要为他介绍对象,处了几个都没成。现如今他孤家寡人

    一个,这些人也不来多事了。

    不过有一点,是张研飞自己都觉得有些诧异的。那就是,自从他的第二性征

    发育以来,他的性欲就非常强。一直到现在,这么十多年,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一直都是如此。

    只不过他的个性算是比较内向的,自从知道了可以自己解决之后,基本上也

    就是自我发电来解决生理问题。当然,这个解决过程是需要各种辅助的。什么A

    V、动画、、漫画之类的,不一而足。而等到工作之后,自己有了收入可以

    支配,虽然不多,但是想要找个女人的想法也是越来越强烈。

    他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找女人的全部过程,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还是有了。

    而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渐渐的,也就成习惯了。

    不过自从父母过世之后,平常家里的吃穿用度,虽然只有他一个,但是基本

    上都要他自给自足了。因此在解决生理问题上的费用就降低了。但是他依然还是

    没有办法抗拒,所以经常搞的自己连叫水电费都有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刚才同办

    公室的女人如此鄙视他了。

    是的,他刚才就是在浏览手机上的各种招嫖信息。只不过困扰他的是,这个

    月的生活费又不够了,如果这一次去的话,距离发工资还有将近二十天。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便宜点的,要不了一百块就能搞定。只不过,他虽然性

    格内向,但是在性这种事情上面,却是有些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不论是虐待还是被虐,他都是有一些性趣的。简而言之,他就

    是个隐性的变态。而想要满足他的这些变态需求,很显然那些低端货是满足不了

    他的。

    「对了,昨晚彩票开奖……又没中……唉,啥时候能让我来个一夜暴富!」。

    磨蹭磨蹭,下班的时间也就到了。走出这栋已经非常陈旧的建筑,往自己距

    离不远的家走去。路过彩票点的时候,进去买了五注,这个号他已经追了好几年

    了,虽然啥头绪都没有。

    在路过一处旧货市场的时候,也不知是命里注定,他鬼使神差的就拐了进去。

    现在这个盛世,古玩之类的东西价格是蹭蹭的往上涨。当然,随之而来的就

    是各种假货。张研飞对这些根本就是一点都不信。但是今天他不知怎么的,就来

    到了这里。

    一条很旧的街巷,两边的店铺看起来还行,不过街两边也到处都是摆摊的,

    每个店主或摊主都一脸笑容,明显就是在等着傻子上门。

    张研飞对于那些什么画啊,瓷器之类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因为自己父

    亲的爱好,他对于书法和篆刻倒是了解不少。当然,让他写一手好字是难为他了,

    篆刻也是如此。但是他对于篆刻的材料,也就是石章倒是有些研究。因此,他停

    在了一个摊贩面前。

    杂七杂八的物品当中,摆着一件很不起眼的东西。外表看起来就是个印章,

    但是看起来就很陈旧,上面斑斑点点的全是一些红斑,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

    没错,石头是不会有红斑的,这个印章是个金属材料。

    张研飞很是好奇的拿起来左瞧右看。这印章摸起来冰冰凉凉,但是却看不出

    来到底是什么材质。55厘米见方,长厘米左右。顶部没有任何装饰,里面

    刻着一些很奇怪的东西。

    「这位老板,有什么看得上眼的吗?」摊主的声音传来。虽然张研飞穿的都

    是便宜货,但是这里的东西本身就不是什么高价值的,也就是说,张研飞就是摊

    主所定位的目标群体。总有一些人想要捡个漏,一夜暴富。

    「这……老板,你这印章上面刻的是什么?」张研飞问道。

    「这……」显然,这个摊主也不知道。

    张研飞是故意这么问的,摊主不认识,他认识。他曾经也是个中二,幻想过

    乱七八糟的事情,当然,所有的幻想最后都变成了跟性相关的。不过既然是个中

    二,那就肯定钻研过一些在旁人看来不可理喻的事情。

    学过日文,看过各个国家的神话故事,记得一些乱七八糟的设定。

    他还看过一本,里面将各个国家的神话都柔和到了一起。以这本为

    契机,他甚至还学过如今根本就没人使用,只有专家才用得着的拉丁文。

    这枚印章上刻着的正是拉丁文。歪七九八的,不认真看当真是不像字母。但

    是张研飞还是看出来了。「asmoday」,中文写作阿斯莫代,是地狱里的

    七大魔王之一。关于这个魔王的传说,各个时代和各个地区都有不同的记载。不

    过总的来说,这就是个掌管复仇和性欲的魔王。

    曾经中二过的张研飞自然是明白。虽然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东

    西,毕竟就算是作假,也不会如此。但是曾经的中二之魂也是燃烧了起来。

    摊主显然是说不明白的,不过他也想做这笔生意。虽然这东西为什么会在他

    的摊上他自己都不太清楚,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做生意。

    最终,两个人讨价还价,花了八十五块,张研飞把这个也不知道什么材质的

    印章买了下来。

    走出这条旧街,虽然在街边吃了点东西,他觉得自己的欲望是越来越强烈了。

    最终,抵受不住诱惑,翻了翻自己的钱包,还是朝着自己常去的那家店走去。

    现如今,这些地方都改名叫什么什么会所之类的,而且正规的和不正规的混

    在一起,不是老司机当真是不知道其中的奥秘。

    「亲爱的,等久了吧」随着这妩媚的声音传来,一个浓妆艳抹,穿着清凉的

    女子走了进来。

    早就在包房里等了将近一个钟头的张研飞,立刻露出了一副充满色欲的表情,

    以平日里绝对不会做的动作,走上去将女子搂住,上下其手的同时,说道:「怎

    么这么久才来」。

    「刚才在上钟,听领班说是你,我连休息都没休息就过来了。」女子并不抗

    拒张研飞的双手,虽然身体在扭捏,但是明显是在调情。

    「那就是连洗都没洗过喽!」嘴里说着这种话,他却一点嫌弃的表情都没有。

    两人开始亲吻,舌头在两对嘴唇间纠缠在一起,互相吞吐这津液。张研飞的

    左手将怀中女子本就不多的胸衣拉下,捏着高挺的乳房。右手则是伸到了超短裙

    的下方,掀开蕾丝内裤的一边,在女子的阴唇和肛门间来回抚摸。

    「讨厌啦!」女子身体扭捏的更加厉害,但是显然不是在抗拒,「我就是知

    道是你,这才没洗就过来了」。

    没错,张研飞是个变态。如果是普通人,这种情况,即便是明知对方在伺候

    上个客人的时候是戴套的,但是也会有一些心里抵触。当然,这里的性质如此,

    只不过不论是男方还是女方,都不会提这个,要不然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嘛。

    但是张研飞是个变态,而且对面的女子也是知道的。

    没有结婚的张研飞,对于花钱找女人有种特别的感觉。而对于出来做的女人

    而言,既然对方给了钱,那自然就投其所好,对方怎么喜欢怎么来。而张研飞显

    然是喜欢这调调的,或者说,只有在妓女身上,他才能毫无保留的展现自己隐藏

    在深处的性癖。

    一分钟不到,两人就全裸相见了。

    浴室里,女子帮着张研飞洗澡,不过水才淋到身上,她就蹲下了身子,将他

    早就已经硬挺的肉棒含到了嘴里,速度飞快的吞吐着。

    「啊啊啊……啊啊……」。

    女子显然技术老道,时而用牙齿轻轻触碰龟头边的嫩肉,时而用舌头来回的

    舔弄,时而用双颊夹紧阴茎。甚至能够将勃起后足足有1公分的阴茎完全吞下,

    靠着喉咙来积压龟头。引得张研飞一阵舒爽,发出了呻吟。

    「啊……射了……」张研飞轻叫着,将这几天折磨他的欲望发射了出去。这

    一射射了好长时间。

    缓缓将阴茎拿出,还硬着的阴茎显然还没有发射完毕,还有精液缓缓流出。

    女子张开嘴巴,抵在马眼前,右手轻轻撸动肉棒,左手则是抓住阴囊轻轻的揉捏。

    肉棒里还残存着不少的精液,缓缓的都流出来,落在女子的口中。

    确认肉棒中的精液都被榨出,女子并没有将口中的精液吐掉或是吞下,而是

    将这些精华吐在手上,抬起头,媚眼如丝地看着张研飞,再次缓缓地将手中的精

    液一点一点地吸到口中。吸完之后还张开嘴让张研飞看看,然后闭上嘴巴,喉咙

    一阵鼓动,吞了下去。

    看到眼前的场景,张研飞咽一口口水,本就没软下来的肉棒再次绷的笔直。

    一把将女子娇小的身体推到在一旁的软垫上。

    女子自然之后接下来该干什么,两条腿M字张开,身上早已淋湿,那浓密的

    阴毛和阴毛之下已经有些发黑并微微张开的阴唇,想眼前的肉棒发出了邀请。

    张研飞立刻欺身而上,也不在乎对方长期从事这种职业是不是有什么病,套

    子也不戴,轻车熟路的将肉棒插入了女子的阴道中。

    「啊……」两人都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

    下一刻,张研飞开始挺动起自己的肉棒。虽然阴道不如处女那般紧凑,但是

    对于没享受过处女的张研飞来说,并没有对比。刚刚才发射过,因此虽然阴道里

    的软肉正360度全方位地刺激着他的阴茎,但是却不足以让他立刻再射。

    「亲爱……的……宝贝……」女子也是起了淫性,当然,也或许是职业习惯,

    嘴里开始胡乱喊道,「操我……快……快操我……快……」。

    张研飞也是加大速度开始前后运动,一手抓着女子的胯部,一手在对方的乳

    房上揉捏着,手指时而还掐着高挺的乳头,微微用劲。

    「啊……」女子被刺激到了,不仅媚叫了一声,阴道中也分泌出了更多的淫

    水。

    张研飞也不嫌她才刚刚吞下自己的子子孙孙还没有漱口,两人就再次舌吻在

    一起。

    十余分钟后,张研飞感到要射了,呼吸也更加沉重。就在他感觉到了临头,

    准备拔出的时候。女子的双脚突然环住他的腰,不让他离开。

    「射进来……射在里面……」女子这么叫着。

    如此,张研飞也不再坚持,将第二发就这么射了出去。

    「啊……」两声呻吟再次同时响起。

    两人就这么瘫软在靠垫上,任凭淋雨的水偶尔溅在身上,也不想动。过了好

    一会,两人这才起身。

    「怎么今天让我射进来?」张研飞将女子搂在怀中,一手继续揉捏着那对弹

    性十足的奶子,另一只手却是在女子的小腹上作怪,不是还揪起一根卷曲的阴毛,

    轻拉着。

    「今天我是安全期。」女子闭着眼,轻声说道,「再说我会吃药的,以防万

    一」。

    说罢,女子睁开眼睛,看着将脸贴着自己的张研飞,两人又吻了起来。

    在浴室里磨蹭了将近半个小时,两人这才起身。

    「别动,让我看看。」张研飞拉住正要去清洗的女子。

    「干什么……」。

    女子还没说完,变见张研飞将自己的双腿掰开。两个拇指将阴唇轻轻拉开,

    立刻,就有浑浊的白色精液缓缓的滴落下来。

    即便是阅人无数,女子也是有些羞涩起来:「讨厌了,你个变态!」。

    「没错,我就是变态。」张研飞笑着说道,丝毫不在乎女子对自己的辱骂,

    甚至更加兴奋起来。

    两人清洗干净,躺在房间的床上,开始继续亲热起来。

    「你还行不行啊?」女子用手撸动这已经软下来的阴茎,用一副轻蔑的模样

    说道。

    「怎么不行,肯定行啊。」张研飞自然是不肯认输,「不过要你帮忙」。

    「那就赶紧趴好!」。

    听到女子如此说,张研飞赶紧翻过身来,一双手肘抵着,将屁股高高翘起。

    女子来到他身后,手上先是放在他的屁股上轻轻父母。感受到女子的抚摸,

    张研飞也是兴奋起来,肛门开始一张一缩的。

    见到眼前的情景,女子用手指点了张研飞的肛门几下:「瞧你这幅怪样,又

    作怪」。

    「帮帮忙吧!」张研飞一副哀求的语气。

    下一刻,他就感受到一个湿热柔软的物体触碰在自己的肛门上,他的肛门收

    缩的速度更快了。

    女子将脸埋在他的屁股里,伸出舌头轻舔着他的肛门。舔弄了半天,将脸抬

    起来,嘴里运了一口口水,轻轻滴落在肛门上。之后舌头用力,抵进了肛门口,

    进入直肠内部。

    感到舌头的入侵,张研飞更加兴奋,之前已经软下去的肉棒又有了勃起的趋

    势。

    接着,女子的右手从他的右腿绕过去,时而撸动肉棒,时而握住阴囊。

    没过多久,已经射过两发的肉棒再次挺直。

    下一刻,两人调换了位置,女子趴在床上,张研飞来到她身后。

    「快来啊!」女子等了一会,却是没等到阴道里有肉棒的感觉,不由得说道。

    「我想,走后面。」张研飞突然说道。

    「后面……不行,我从来没有……」女子立刻反对。

    「那我今天可就要开开荤了……」张研飞却是不管不顾,正要提枪上马。

    「等一下……」女子赶忙喊停,「让我准备一下」。

    说罢,她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来一管润滑油。先是在张研飞的肉棒上涂抹了

    一遍,接着又在自己的肛门上也涂了不少,还用手指往肛门里塞了塞。

    看她这样,说自己从来没有用后面干过肯定是骗人的。但是张研飞倒是无所

    谓。

    「慢点啊,后面太紧。」女子重新趴好,还嘱咐了一声。

    张研飞也不废话,将龟头抵在女子的肛门上,缓缓用力。

    龟头进去,肉棒也停了下来。

    「太紧了!」张研飞轻呼了一声,接着,再次用力,直到整根肉棒全都进入。

    感受着肛门里面不同于阴道的紧凑,张研飞差点就射了。他立刻屏气凝神,

    过了有半分钟,让肉棒适应了里面的紧凑,这才开始缓缓抽动起来。

    不一会,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没用多久……。

    「啊……」一声轻叫,张研飞再次射精。因为之前已经射过两次,所以这一

    次射出的精液量并不多。

    射完精,张研飞拔出肉棒,无力地躺在床上。

    「帮我舔干净……」喘着气,他如此说道。

    「哼……」女子用看变态的眼神看着他,转过身,爬过来。

    女子正要将肉棒放进口中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很显然不是一个人

    的。紧接着,房门被敲响。

    「警察查房,快开门!」门外响起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警察!」两人都是一惊。

    下一刻,女子赶紧离开床,开始将衣服慌忙往身上套。

    张研飞也有些慌乱。实际上,既然来干这个,被警察查到的风险自然是要考

    虑到里面。只不过他从来没考虑到自己会遇到。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急得要死。家里父母还在的时候,他是绝对不能被警

    察抓到的。要不然父母知道了,真的会出事。

    不过如今他孑然一身,倒是无所谓。

    但是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他立刻就慌乱了起来。

    「你快穿衣服啊!」女子见张研飞没动静,有些着急了。

    「快开门!不开门要踹了!」房门外也在催促着。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张研飞突然起身,将一边的衣服,不,就是长衣

    胡乱套在身上。接着他快步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就翻了出去。

    「你疯了!」看到他如此,女子叫了起来,「这里是三楼!」不过显然是没

    来及,她话刚说完,张研飞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窗口。

    接着,「嘭」的一声,房门被人大力踹开。

    女子见状,立刻老实起来。

    「人呢?」穿着制服的警察有三个,当先一人进屋后,看到只有女子一人,

    立刻发问。

    女子也不说话,指了指窗外。

    从窗口跳出去的张研飞,脑子里实际上是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

    怎么的。出了窗口才发现是三楼,这个时候他已经来不及思考了,甚至于连自己

    即将死亡都没有感觉到。

    下一刻,他就四肢着地的摔在地上。脑袋不是先着地,所以没有立刻死亡。

    但也正是因为没有立刻死亡,他的思维还在继续运转。但是显然他的四肢是不行

    了,两只手臂立刻骨折,而左脚更是扭曲到了一个别扭的角度。内脏也是受到了

    冲击而受伤,他的嘴巴里开始往外流血。

    只不过他没发现,那个下午下班之后,鬼使神差之下买的印章被自己压在了

    身下,正好在阴茎的位置。

    而刚才还有没有完全流干净的精液,正从他的马眼缓缓流出,湿透了衣服里

    面的口袋,然后碰到了那枚印章。

    「这傻逼,想什么呢!」楼上从窗口往下看的警察,看到正趴在地上的人,

    不由得有些发愣,紧接着赶紧说道,「发什么愣,赶紧下去救人啊!」。

    而当几人下到楼下的时候,地面上却是没有了张研飞的身影,只有地上那一

    滩明显的血迹还在。

    几人看着空无一人的地方,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