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魔王】(15)

作品:《色欲魔王

    作者:bbzyf。

    字数:9876。

    015地狱乐园。

    张研飞走出暗房,按照感知中欧茵茵的所在地,坐电梯来到了三楼。然后熟

    门熟路的走到了位于最东边的男厕所前,厕所的门关着,挂着「清理中」的标志,

    拒绝人使用。

    张研飞并不在意,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开门的一瞬间,里面传来了男人嚎

    叫的声音。只见里面,三个男服务生站着,一动都不敢动。而一边,欧茵茵嘴里

    一边骂着,一边用穿着精致凉鞋的脚在踢卷缩在地上的一个男服务生。显然,欧

    茵茵用的力道并不重,要不然普通人只要一脚就能被她踢死。而那个卷缩在地上

    的服务生不停的嚎叫着,下半身的裤子却是被脱下了一半,露出臀部和阴茎。

    「大小姐,别……别打了……」卷缩在地上的服务生只能一边护住身体的重

    要部位,一边在嘴里求饶,丝毫不敢有半点反抗的意思,「我……我……求大小

    姐饶命……」。

    这些服务生倒是并没有被签约或者迷乱心神,是陈思羽通过正常途径招聘来

    的。之前欧茵茵就跟张研飞来过这里多次,这里的服务生自然都认识她。而且不

    论是保安队长狗子还是服务生的领队,那个被狗子唤作顾姐的成熟女性都对他们

    传达过那个他们没见过的神秘女老板的命令,所有人对于王娟他们一家三口,尤

    其是张研飞,态度绝对要恭恭敬敬的,要不然立刻解雇不说,会所还会找他们麻

    烦。这个所谓的麻烦自然就是经济和肉体方面的。

    而狗子更是带着一伙人威胁了他们一番,要是胆敢有任何不敬,不只是解雇

    和经济上的惩罚,狗子会带人私下里找他们的麻烦,男的打断腿、割了卵蛋,女

    的会被轮奸,然后买到穷乡僻壤去。狗子如今凶名在外,所有人都知道他绝对是

    说到做到的。

    欧茵茵还缠着狗子,让他给这些人立了规矩,见到她必须喊大小姐,不然没

    他们好果子吃。

    而之前欧茵茵从陈思羽的房间出来,她觉得自己在张研飞心目中的地位不再

    是第一了,自然很是委屈,但是给她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在张研飞的面前发作。如

    此以来,心中的委屈渐渐就转化成了愤怒,而愤怒是需要发泄的。

    还算冷静的她主动封印了自己的力量,怕搞出人命。就是以一副1岁女孩

    的力量,叫了几个正巧被她撞见,正在闲暇之余嘻嘻哈哈的倒霉蛋,来到这里供

    她发泄。发泄的方式很简单,就是狂揍他们一顿。

    站着的几个人各个都是鼻青脸肿的,有的还唇角和鼻孔流着血。看来欧茵茵

    绝对是下了重手的。

    而现在在地上卷缩着承受欧茵茵脚踢的这个看起来最为凄惨,就连裤子都被

    脱下来一半,短小的阴茎被他捂住,却也时不时会被人看到。

    这个服务生算是整个会所最为漂亮的几个男生之一,真的很漂亮,相比起那

    些整过容的小鲜肉也不遑多让。因此他在女性客人当中的人气极高,很多女人来

    到这里消费,都会点他专门去伺候。虽然会所有规定,绝对不允许他们跟客人发

    生任何性交易,但是私下里却没有过问。他已经跟好几个经常来这里而且有身份

    的女人在外面发生过肉体关系了。

    或许就是因为他长着一副漂亮脸蛋的缘故,欧茵茵对他招呼的更重。

    张研飞进来之后,并没有阻止,只是靠在一边的墙上,点了根烟饶有兴致的

    看着。

    几人见到张研飞这个面前小魔女的父亲到来简直欣喜若狂,但是看到张研飞

    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几人有哀愁起来。

    欧茵茵自然是看到自己的主人来了,更加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更带劲了。

    「给我把手拿开。」欧茵茵抬起脚并没有落下,而是开口说道,丝毫不怕躺

    在地上的人看到她的裙底风光。

    地上的人却是拼命捂着自己的下体,摇着头。

    「你要是不把手拿开,我立刻让狗叔来打断你的腿。」欧茵茵笑着说道。

    那人立刻变了脸色,最后挣扎了一番,双手离开,将阴茎露出来。

    欧茵茵穿着高跟凉鞋的鞋底轻轻踩在那根短小的阴茎上,撸动起来。很快,

    阴茎就勃起了。

    「哈哈哈,你是变态吗?这样也能勃起。」欧茵茵看着他勃起的阴茎,爽快

    的笑了起来。

    那人满脸通红,似乎想要辩解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

    欧茵茵就这么面带笑意地继续脚上的动作,一边的张研飞依旧一副事不关己

    的模样,面带微笑地看着。

    很快,男人便面色通红,浑身都在颤抖,阴茎一阵抖动,就这么射出来了。

    「哈哈哈哈……」看到他射精,欧茵茵笑的更加大声,「果然是个变态。」

    说着,她再次抬起脚,对准正在射精的阴茎就一脚踢下。

    「啊!」射精的快感加上阴茎被重击的痛苦,让那人嚎叫起来。

    有几滴精液甚至落在了欧茵茵的凉鞋,和从凉鞋中伸出的娇美趾头上。

    「真实恶心。」面带一副恶心的模样,欧茵茵说道,「这可是爸爸给我买的

    鞋,居然被你恶心的精液弄脏了,还有我的脚。给我舔干净!」说着她将脚伸到

    那人面前。

    无论是快感还是痛楚都没有离去,但是当真是怕了欧茵茵的这人,立刻张开

    嘴,将欧茵茵脚上和鞋上沾着的自己的精液舔舐干净。

    「真是头猪!」欧茵茵说着,抬脚又要再踢。

    「茵茵。」这个时候,张研飞开口,阻止了她,「够了吧!」。

    「爸爸!」转头看向张研飞,因为有外人在,两人还扮演者父女的角色,

    「你跟那个贱……呃……」本来欧茵茵是要说出「贱货」这两个字的,所指的自

    然就是陈思羽了。但是当她看到张研飞眼底有发怒的神色流露,赶忙停下。

    「哼。」冷哼一声,张研飞转身开门离开。

    「啊!爸爸等等我!」看到张研飞离开,欧茵茵赶忙追了出去。

    留下几人面面相觑。

    「爸爸,你生我气了?」欧茵茵追上张研飞,抱着他的胳膊,边走边摇,一

    副撒娇的模样。

    「……」张研飞并没有回答他,甚至都没有看他。

    「爸……爸爸……」这下,欧茵茵真的是有些害怕了,说话的语气中带着颤

    抖。

    「唉……」停下脚步,叹了一口气,张研飞转头看着她,「我是不是真的太

    宠你了?你难道忘了你们之间的身份?你怎么敢骂她?」语气中透露着冷意。

    「我……奴……我……」一时之间,欧茵茵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次就算了。」张研飞的口气转好,「你吃醋了,想要发泄,这些我都不

    会管。但是有些东西,是不可僭越的,你明白了吗?」。

    「是,茵茵明白了。」欧茵茵低着头,说道。

    「既然明白了,我就原谅你。」张研飞摸了摸她的头发,「记住,这是最后

    一次,没有下一次了」。

    「茵茵明白了。」听到张研飞的话,欧茵茵这才是高兴起来。

    「爸爸这是要去哪?」欧茵茵看到张凡继续往前走去,赶忙跟上。

    「去乐园」。

    「乐园!我还一次都没去过。」欧茵茵顿时来了兴趣,「爸爸,带着我

    一起去吧」。

    「可以啊。」张研飞并没有多想,直接同意了。

    两人坐上电梯,只见张研飞将拇指按在5楼的按钮上面,一片空白的金属板

    上。下一刻,电梯动了起来,数字并没有变化,但是在里面能够明显感觉到电梯

    在向下。

    没过多久,电梯另一边打开了门,张研飞带着一脸好奇模样的欧茵茵走了出

    去。两人进入了一个通道。

    整条通道昏暗的很,只有墙边的一排电灯发出昏暗的亮光,不足以照亮整个

    通道,最多也只是能让人看清楚脚下的路,以及周遭一点点的光景。

    可以看到整条通道并没有做什么修饰,只不过是挖通了之后,用金属支架支

    撑着,防止塌方而已。

    两人随着通道仅有的一条路往里面走去,差不多走了几十米的距离,来到了

    一扇金属大门前。没有任何迎宾人员,只有旁边有一台发出微弱光亮的机器。机

    器也非常简单,是嵌在墙壁上的。上面有个屏幕,只是显示着「欢迎光临」四个

    字,一旁有个刷卡的卡槽,卡槽下方有个指纹验证的触屏。想要进去,就要持有

    会所的会员卡,并且开通里面的第二个账户,而且账户里面的预存金额还不得少

    于一万块,门坎很低。而刷卡之后,还需要验证指纹。

    门里面有专人把守,对于几个人刷卡验指纹,机器都会详细转告。若是进门

    的人数比校验的人数多了,就会被撵出去。

    而这里,显然张研飞是不需要卡片的。他只是将手按在了指纹机上。

    下一刻,金属大门便打开了。

    里面有两个身高两米还出头的壮汉,是陈思羽签下的奴隶。他们早就感到了

    张研飞的气息,已经单膝跪地,迎接主人的到来。

    张研飞并没有搭理他们,而是带着欧茵茵继续往里走去。

    身后的金属大门在张研飞两人走进去之后就自动关上。而进去之后往里走,

    还有另一扇门。感应到有人到来,门自动打开。

    门只是打开了一条缝,就听见里面各种各样的声音传了出来,女人的尖叫声、

    呻吟声,男人带着淫荡的笑声,还有水声之类的。

    等到门完全打开,一副完全让人无法想象的场面出现在眼前。

    这里就是那地上三层,地下一层,总共四层的老建筑内部了。可以看到,整

    个建筑都被挖空了,被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宫殿一般。抬头可以看到差不多三千

    多平米的整个顶部都装上了吊顶,挂着看起来就名贵非常的几盏巨大的吊灯,发

    出暖色的光芒,将巨大的内部照射的让人放松。

    最显眼的,就是在这片巨大场地的地上,有个差不多300平方米的游泳池,

    此刻里面正有不少的男女在嬉戏,自然全都是赤裸的状态,而有的更是直接就在

    水中操干起来,玩的不亦乐乎。

    泳池的边上还有不少穿着统一的清凉服侍站着的人,看起来是这里的服务生。

    这些服务生有男有女,而且不论男女,容貌比起外面会所的更加漂亮,显然是陈

    思羽精心挑选的。这些服务生穿着统一颜色的制服,实际上不论男女,都穿着相

    同的衣服。上身只是穿着一件短小的马甲一般的衣物,只是围住胸围的下半部分,

    女的全都将丰满的乳房露在外面,男的也是如此,全都露出白净的胸部。下面的

    肚脐全都露出来。

    下身全都穿着一样的短裤,只不过短裤的裆部是空的,将他们的生殖器连同

    雪白的屁股全都暴露在外面。

    再往下就什么都没有了,赤裸着双脚站在地上。

    欧茵茵是第一次来到「乐园」,自然是对这里的一切充满了兴趣,四处打量。

    凭着她的目力可以清晰地看到,即便是这些只是站在泳池边上,有的拿着酒水或

    者食物,等待客人随时取用,而有的则是时刻准备着在危机情况下水救人的服务

    生们。女的几乎人人那暴露在外的阴部可以看到阴唇外翻,里面有水渍,有的甚

    至有精液流出。而男的则是人人阴茎勃起挺立着,有的上面也是明显有水渍,有

    的也还有的精液。

    再泳池的后面,十几个五平米左右的小型浴池散落在那里,冒着蒸腾的热气。

    所有的浴池中都有人,几乎都在热水中一边泡着,一边搂着异性,甚至有的人搂

    着同性在性交着。而有的浴池之中甚至不止一对,小小的浴池之中甚至挤着五六

    个人,全都纠缠在一起,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再往浴池后面看过去,有一张差不多有将近五十米的长桌,长桌上摆放着精

    美的食物和酒水饮料,甚至不乏一些价格很高的名贵食物和名酒,免费让客人们

    取用,当然也可以由客人点餐,让服务生送去。还有服务生在将空了的餐盘撤下,

    重新换上装满精美佳肴的餐盘。

    餐桌再往后去,则是一片休闲娱乐区域,里面各种玩的应有尽有,靠们这边

    是个沙龙一般的地方,有的人在里面聊天抽烟打牌,当然,身边自然是缺少不了

    俊男靓女的陪伴。这里甚至还免费提供毒品,是纯度极高的海洛因,当然是欧德

    海想办法运进来的。当然,提供的量并不会多,只有客人有了明确的要求才会提

    供。而且每人每天也是定量的,就是怕有的人吸食过多会出事。

    沙龙再往后的全部区域就是个赌场,里面大大小小的各种赌桌赌具是一应俱

    全。那边也聚集着很多人,毕竟吃喝嫖毒都有了,又怎么能少得了赌呢!很多人

    的赌瘾很大,甚至大过毒瘾。而这里下注,可以用会员卡中的资金,也可以自己

    带银行卡或者信用卡来刷卡换成筹码,甚至只要你想,带着现金来也可以,这里

    照单全收。

    再往巨大大厅的两边看去,泳池的两边有很多休闲躺椅,有不少躺椅上都有

    人,大都在搂着俊男靓女行苟且之事,丝毫不在意旁边的人将自己的丑态全都看

    了去。有来来往往的那男女女在到处走动,几乎都是赤裸着身体,只在根本遮挡

    不住春光的身体部位穿着衣物,更添一番情趣。而当中有不少人,脖颈上都带着

    一个发散着金属光芒的项圈,这些是这里卖春人员的标志。只要不是已经在其他

    客人怀里,作为到这里来寻欢作乐的客人,只要看上了就可以拉过去交媾,他们

    没有拒绝的权力。

    在往两边,整个大厅的四周,四层楼全都被改成了各种各样的房间,而且每

    个房间的面积都很大。有的房门开着,里面明显没人。而有的则是关闭着,显然

    正在使用中。四周都有楼梯可以上下,当然,也有电梯。

    看到张研飞过来,一个穿着跟那些服务生略有不同衣服的女子走了过来。她

    走到张研飞的身边,恭敬地单膝跪下:「欢迎主人大驾光临」。

    这个女子也是陈思羽所签下的奴隶,被她任命为「乐园」的主管。虽然她并

    不需要接客,但是如果有客人向她求欢的话,她也并不会拒绝。张研飞就注意到

    单膝跪地的她,正有精液从她的下体滴落在地。但是她却是一脸平静的模样。

    「今天怎么样?」张研飞问道。

    女子站起身,恭敬地回答:「今天有231位客人在这里。现在人还够用,

    但是按照这样下去,恐怕就不够了」。

    「没关系,鹰国那边又送了一批过来,30个人,25个女的,5个男的,

    明天就能开始工作了。」张研飞说道,「不过照这样下去,恐怕很快就不够了。

    这里最多能接待多少人?」。

    「如果不能太拥挤,而且每位客人都要最起码配上一个,不算这些服务生的

    话。」女子显然是做过计算的,并不需要考虑便回答,「这里最多能同时接待7

    00个客人,也就是说还要再找三百人过来才行。女的最起码要250个,男的

    也要」。

    「我知道了。」张研飞点了点头,「回头我就会跟思羽和欧德海说,让他们

    继续找人送过来」。

    一旁的欧茵茵见张研飞在问话,也就不再打扰,而是自己跑去逛了起来。对

    于这个地方她很陌生,因此也是充满了兴趣。

    张研飞并不在意,继续问道:「今天来的人当中,有什么有身份的吗?」。

    「主人这边请。」女子立刻带张凡向一边走去。

    张研飞跟着她一同走去。

    「这位是市委书记。」女子指着一个正趴在一个少女身上,短粗的阴茎正在

    她的阴道中奋力抽插的肥胖身影,介绍着。

    这个市委书记张研飞当然认识,王娟带着他见过好几次。现在他正在奋力操

    干这身下貌美的妙龄少女,已经快要六十岁的身体肥胖的很,却一点都没有剧烈

    活动时气喘吁吁的模样,反而是一脸的精神、一脸的享受,显然是吃药了。而在

    他的身边,还有个年纪轻轻的少女伺候着,时而端起手中装着红酒的酒杯,喝上

    一口含在口中,嘴对着嘴喂他喝下。

    「大人请看这边。」女子指着市委书记身后的躺椅介绍,「这是他的夫人,

    今天早上凌晨2点跟他一起过来的,一直到现在都没休息过,一直在干」。

    夫妻两个一起来的?张研飞有些诧异,不由得看过去。这个市委书记的老婆

    他自然也是见过的,年老色衰,虽然保养过,但是还是衰老的很,张研飞并没有

    动过她,实在是看不上眼。

    而现在,这个女人赤裸着,有些干瘪的乳房下垂着。她正趴在一个黑人的身

    上,任凭这个黑人粗长的肉棒在她的阴户中不停地抽插着。不止如此,在她的背

    后,还有一个黑人同样将粗长的黑色阴茎插入她的肛门中,也在抽插着。

    「她倒是会玩的很啊。」张研飞看到这场面,不由得感到有些好笑。

    「类似这样夫妻一同来玩的人还有很多。」女子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有

    的甚至还带着儿子女儿一起过来,呵呵,真是什么人都有」。

    「还有什么人?」张研飞继续问道。

    「市委的领导有几个,还有好几个企业的老总。」女子继续说道,「对了,

    还有邻市的领导和几个做生意的大老板专门来玩的」。

    「嗯嗯。」张研飞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在女子的陪同下,逛了起来。

    自从这里开张以来,他就能够感到自己的魔力在源源不断地增长着。虽然量

    十分十分的小,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甚至有的时候不注意都感觉不到。但是增长

    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积少成多嘛,他并不着急。

    欧茵茵对于那些在大庭广众之下交媾的人有些看不上眼,她走到旁边,在几

    层楼之间穿梭着,专门挑那些门关着,明显里面有人的房间窥视。

    这些房间并不相同,里面被布置成了各种不同的风格。有的中国古代各个朝

    代的风格,非常显眼,也有其他国家的风格,什么日本的,南亚的,俄罗斯的,

    美国的,欧洲各个国家的,各个时代的应有尽有。甚至有的还被布置成了如同非

    洲草原一般的模样。

    她随便挑了一个关着门的房间窥视。只见里面,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打扮成

    一副十八世纪海员的模样,被绑在一个做成了巨大的船舵上,双手双脚都被固定

    住。他上身的衣服敞开着,胸膛露了出来。而裤子也是被解开,已经勃起的阴茎

    同样暴露在外。欧茵茵可以清晰地看到,他那挺立的如同铁棒一般的肉棒,根部

    被一根黑色的细皮绳牢牢绑住,肉棒周身青筋浮现,龟头已经涨的通红,显然已

    经达到高潮射精了,但是却因为被绳子绑住了根部而射不出来。

    站在他跟前的是一个做着一副女海盗打扮的白人女子,金发碧眼,差不多三

    十岁左右,艳丽非常。脖颈上带着的项圈表明了她的身份。她带着海盗帽,还用

    眼罩遮住一只眼睛。身上也是穿着一身如同海盗的紧身皮衣,只不过她那一对巨

    乳和阴户、屁股都露在外面。脚上穿着一双看起来有些陈旧的靴子。腰间别着一

    般海盗必备的剑,手中拿着一根硬质的鞭子,正在男子身上抽打,有的时候还会

    打在他那挺立的龟头上。力道把握的非常精准,绝对不会打伤,也不会留下任何

    痕迹。

    边打,她的口中还说着标准的中文:「今天可算是抓到你了,没想到你居然

    跟总督的千金私奔」。

    一边,一个穿着一身同样是十八世纪贵族女装的女孩正在被两个同样做海盗

    打扮的白人男性前后夹攻着,两根阴茎不停的在她前后两个洞中抽插,引得她不

    断呻吟着。她的衣服被撕扯的破破烂烂,不论是下体还是胸部全都暴露在外面,

    在她后庭抽插的那个男人正将手伸到前面,将她那并不算特别大的乳房掐在手中

    玩弄。

    那两个白人男性的脖子上同样带着项圈,只是那正在被奸淫这的女孩却并没

    有。

    「快放开她!」男人用一副声情并茂的模样高喊着。

    没错,这个房间当中正在上演着角色扮演游戏,主题自然是海盗。这里所有

    的房间都可以根据客人所喜好的风格来挑选,同样也可以上演客人所喜欢的戏码。

    就如同欧茵茵现在所看到的这样,里面的男子正扮演带着总督的女儿私奔的

    浪子。但是被海盗抓住,男子正在被领头的女海盗「虐待」,而女孩则被其他海

    盗奸淫着。

    欧茵茵通过她被改造成邪灵的双眼可以发现,里面的男子和那个正在被奸淫

    的女孩是父女的关系,真正的父女。即便是身为邪灵,她也是没有想到会有父亲

    带着亲身女儿来这里,还看着女儿被人强奸来助兴。而女孩的心里好像也并不反

    感,面上的欢愉表情绝非作假。

    里面,白人女子又用鞭子抽了男子几下,他的阴茎被抽中的次数最多。而随

    即,那边正在被奸淫的女孩发出高喊,显然是高潮了。而两个正在奸淫她的男子

    也是在她的前后两个洞中射出精液。

    见到女儿被干出高潮,阴道和肛门中都被注满精液,这个男人发出了一阵低

    吼,下身被绑住的阴茎也是涨的更加粗大,整个肉棒都通红的。

    白人女子见状,也不再挑逗他,走上前去将绑着他阴茎的细皮绳解开。立时,

    巨量的精液喷射而出,射了她满满一脸。她却没有丝毫躲闪,面带享受的笑容全

    盘接下。

    等待精液射完,她右手将嘴边的精液刮入嘴中细细品味,然后吞下。左手则

    是将其余的精液涂满了自己丰满的乳房。

    「还没结束呢。」她说道,手中的鞭子在男子身上用力一抽,发出巨大的声

    响。

    她身后的两个男人听到声响,便是交换体位,继续前后奸淫起女孩的阴道和

    肛门来。而女子则是爬上了被绑在船舵上的男子,将他射完精却依旧挺立的肉棒

    纳入自己的阴道中开始吞吐。

    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房间中上演的这出戏码,欧茵茵满脸微笑,一脸意犹未

    尽的模样,朝另一个关着门的房间走去。

    下一个被欧茵茵挑中的房间内也在上映着一出戏码,但是相比起刚才那个房

    间中的情形就是画风大变了。

    这个房间被装饰成完全中式的风格,而且非常的庄重豪华,简直就如同皇宫

    一般。而此时,这个房间中只有两个身影。一个坐在一张装点华丽的大床边,而

    另一个则是跪在地上。

    坐在床上的是个女子,看起来三十岁的年纪,长得非常好看。一头长发盘在

    头上,被做成了一个非常繁复而夸张的造型,还插着许多看起来非常名贵的饰物。

    一张鹅蛋脸,一双丹凤眼上画着眼影,翘挺的鼻梁下是涂抹着鲜红颜色的饱满双

    唇。此刻这个女子正穿着一身黑色的宫装,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庄重无比。而且这

    套衣服就如同为她量身定做一般,在庄重的同时也能体现出她姣好的身材。尤其

    是她的胸前,一对乳房的下半部分被紧紧束缚,露出了上面的大片乳肉,甚至连

    乳晕都露出一小部分。

    虽然这个女子看起来雍容华贵,面上的表情也是一副慵懒的模样,可是她脖

    子上的那个项圈却是暴露了她的身份。

    而跪在她面前地上的身影是个男子,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宦官衣服,打扮的如

    同一个太监一般。因为跪在那里低着头,欧茵茵看不见他的模样。

    「小李子。」坐在床上的女子开口了,「这几日哀家怎么没见到你?是不是

    又到黄贵妃那个贱人那里去了?」声音威严中带着慵懒。

    「回太后的话。」跪在地上的男人用一副惶恐的口气回答,「奴……奴婢的

    身份……贵妃的话,奴婢不敢不听」。

    「那你是听贵妃的,还是听哀家这个太后的呢?」。

    「奴婢自然是听太后的话」。

    「唉……今儿个走了不少路,这脚是又疼又酸。也没个人知道哀家的辛苦。」

    女子一副自我哀怨的口气。

    「太后娘娘您辛苦了,奴婢这就来伺候您。」男子说着,跪在地上也不起来,

    就这么跪着来到女子跟前,将她那穿着一双精美绣鞋的双脚恭敬的抬起,轻柔地

    取下脚上的鞋袜,将一双皮肤白皙,长得很是娇小柔美的双脚捧在手里仔细的把

    玩揉捏。

    女子也不说话,只是露出一副享受的模样,面颊上也透露出一丝红晕。

    男子将手中的一双美脚把玩良久,之后更是十个白嫩的脚趾一一含在口中细

    细品味、舔舐,惹得女子面上羞红之色更甚。

    「行了。」女子的声音中带着意思缠斗,「方才哀家多喝了几碗茶水,如今

    想要如厕,小李子,上前伺候」。

    「奴婢遵旨。」男子说了一声,便抬起身子,将女子身上宫装的裙摆轻轻撩

    起,褪下女子里面穿着的亵衣,之后便将嘴巴张开,手也是将女子那粉嫩的阴唇

    轻轻向两边拨开。

    下一刻,女子那从张开的阴唇中露出的尿洞中便射出泛着金黄色的尿液,直

    接射到男人的脸上。男子一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拨开女子阴唇的双手微动,

    将尿液直接导入自己张开的嘴巴里。之后,便将射入自己口中的尿液如同是琼浆

    玉液一般,尽数喝下。有的更是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滴了他一身都是。

    等到女子尿完,他用衣袖擦了擦嘴唇,便将嘴伸到女子的双腿间,将阴唇上

    还残留的尿液一一舔舐干净,期间更是引得女子媚叫一声。

    「你这个贱奴,居然敢如此调戏哀家。」女子半躺在床上,用一副有气无力

    的口吻说道,「若是你今天不将哀家伺候舒服了,哀家定要让皇上将你问斩」。

    「那奴婢唯有伺候好太后娘娘,以求保得奴婢的这条小命了。」男子说着,

    便站起身来,褪下裤子,将早已硬挺的阴茎露出。紧接着他便扑在女子身上,龟

    头破开女子的阴唇,插入她的阴道中,引得女子阵阵呻吟。

    而男子一边抽插着女子的阴户,一边就这么看着身下女子享受性爱的欢愉模

    样。

    显然,这个房间中上演的是一出宫廷戏码,两人扮演的是寂寞的太后找了个

    太监来解决生理问题的情形。那女子是「乐园」负责接客的,反倒是扮演太监的

    才是来这里寻欢作乐的客人。

    欧茵茵之后又看了几个房间,其中有重现四大名著中的场面的,什么唐僧情

    挑女儿国的女皇帝,孙悟空「棒」打白骨精,又或是贾宝玉大观园中战金钗,什

    么西门庆葡萄架大战潘金莲和李瓶儿,诸葛亮江东「舌战」群儒等等。更有什么

    西方神话,古代传说,或是宫廷秘事之类的,简直样样齐全。

    看着这些千奇百怪的场面,欧茵茵倒是兴致非凡的继续逛着这座「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