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魔王】(14)

作品:《色欲魔王

    作者:bbzyf。

    字数:9876。

    014手下大将。

    前言:本章无肉戏,但是也建议看看,这章我加了很多设定,还有将来剧情

    的一个小开头,真正的肉戏在下一章,但是未必会有男主亲自上场的情形(不一

    定)。

    对了,我看到有人回帖劝我,进度可以放慢点,但是不要太监。

    怎么说呢,进度快是因为这本书才刚刚开始,心里面先期能够想到的东西很

    多,所以写起来也比较顺手。如果单纯只是写肉戏,一点剧情都没有的话,那还

    能更快,但是就没啥意思了。

    就跟在起点写一样,一本,只要有好的构思,先期写起来非常顺手。

    而到了后期,因为种种原因,质量下降,更新变缓都是难免的。

    如果我遇到了这种情况,更新的速度肯定会下降。当然,这种情况多半都是

    因为需要推敲剧情而造成的。

    至于说太监……我曾经在本站连载过两本书,都太监了(别骂我)。要说这

    本会不会太监,最起码现在的我可以说没有,不会(骄傲状态)。至于将来陷入

    了构思的困境,亦或是现实中发生什么事情而导致断更,甚至太监,这个我也不

    敢保证。我只能说,这本书我会尽量写下去,只要还有一个人点击,还有一个人

    回复,那都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再次,谢谢大家的关心。

    以下是本章内容。

    享受着高潮的余韵,陈思羽的面容中带着满足,亲昵地躺在张研飞的臂弯中,

    面颊紧贴着他的胸膛,感受着这一份浓情惬意。

    两人就这么躺在宽大的沙发上,即便是此时的两人并没有在做爱,却是能感

    觉到二人之间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系,并且这种联系还在不断加深。

    「对了。」正在抚摸着怀中玉人光洁后背的张研飞突然开口,「旁边的准备

    怎么样了?」。

    「请主人放心。」自然明白张研飞在说什么,陈思羽答道,「那边也都准备

    好了。试营业的时间比这边晚了半个月,不过凡响良好」。

    「那些药效果怎么样?」。

    「效果好得很。咱们这里是附带着送出去的,不过还真有人能忍住没吃,带

    出去了。奴下也是按照主人的吩咐没有阻止过。」陈思羽一边享受着张研飞的抚

    摸,双眼都舒服的眯成了一条缝,一边回答着他的话,「第二天就有人来,想要

    买。我也是按照主人的吩咐,让下面的人先是拒绝的,之后才答应卖出去。不过

    卖出去的数量极其有限,而且价格很高,一万块一颗」。

    「你做的不错。」张研飞满意地点了点头,「这种东西要是真的卖出去太多,

    影响绝对会不小。好在那些能出一万块钱买一颗药的人,也不是那种会到处乱说

    的人」。

    而两人所说的药,实际上是张研飞用色欲魔神所自带的一些知识中找到的一

    种配方。这种药物吃下之后,女人会立刻发情,稍稍受到一些刺激便会高潮,而

    且持续时间很长。而男人吃了,就算是被割了卵蛋的太监,只要阴茎还在,那就

    会立刻勃起。正常的男人在吃下之后,阴茎会一直处于勃起的状态,同时造精的

    能力也会大幅提升,正常人需要二十分钟才能完成造精,而吃了药的人只需要三

    分钟。再加上男人吃下之后,性能力会大幅提升,因此每次射精都会射出巨量的

    精液,并且射精的同时,阴茎也不会疲软,性欲也不会降低。

    最最最重要的是,这种药物即便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居然是一点副作用都没

    有,最多最多就是长时间性交所造成的劳累、饥饿、缺水而已,很快就能补充。

    当然,这种药物在这个世界上还是首次出现。以前阿斯莫代虽然也会配置,

    而且这种药物对恶魔或者天使的效果也很好,但是相比起来其他手段实在是太麻

    烦了,还要吞下去才能奏效,所以他也从来没有用过。

    在这种药物出现之前,世界上没有任何壮阳或者催情的药物是如此有效且没

    有副作用的。因此这种药物被介绍出去,哪怕是对消费的人免费提供,却也被人

    嗤之以鼻,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一直到一个已经六十多岁的男人因为面对眼前

    的美色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才是鼓起勇气吞下了这颗药物之后……。

    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而下一刻,所有的人都对这药趋之若鹜了。

    虽然需求量很大,但是这药的药效能够持续很长时间,一个人一天最多两颗

    就完全足够了。再加上张研飞用法术炼制,瞬间就能练出来一大堆。虽然药效不

    是顶尖的,但是所针对的也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完全足够了。

    至于炼制这种药的原材料,那也是相当简单。主要的药基有多种选择,面粉、

    大米、水果蔬菜、肉食,甚至还能用巧克力做出巧克力味的来。而除了这些之外,

    最重要的材料只有两味,一味是张研飞提供的他自己的精液,而另一位则需要女

    人的淫水,不,这个女人也是特定的,只能是陈思羽的。

    其实要做的催情和壮阳,亦或是持久和加快男人造精速度这些效果,只需要

    张研飞的精液就足够了。但是想要做到没有副作用,而且还要让人能够保持一部

    分的理智,那就需要添加一些特殊的材料才行。而陈思羽那出色到极点的冷静,

    以及即便成为张研飞的奴隶都能坚持住的一部分本心,让她所提供的淫水成为了

    最好的辅料。

    总而言之,这么一种三无产品,在这里是免费发放的,只要你等掏得起入场

    的钱,这药就会免费赠送,按照人头,每人在这里每24小时就可以免费获得一

    颗。如果想要购买,那么价格也公道的很,一万块一颗。

    这种药可不仅仅只有之前所说的那些催情壮阳、延长男人性交持久力等等的

    功效,它还有个隐秘的作用。这些带着张研飞精液的药进入普通人的体内之后就

    会一直存在,而如果这个人再跟其他人性交的话,只要有体液交流,就会再增殖

    到另一个人身上,如此无限扩散下去。而每一个身上携带着张研飞这么一丝种子

    的人都会在不自觉当中扫描自身方圆一百米之内的所有人,看是否有符合成为他

    奴隶的存在。

    虽然这种效果很差,而且速度也不是非常快,但是对于如今的张研飞来说,

    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比他一个一个找或者干脆是碰运气要好多了。

    但是之前曾经提到过,这个会所是一家正经会所,虽然说里面的服务员男帅

    女靓,可是却没有提供过性方面的任何服务。如果这个时候有扫黄的警察进来检

    查,就是将这五层楼全部搜索一遍也绝对找不到任何性交易的痕迹。当然,如果

    是客人和客人之间发生的,会所是不会管的。而且,在这座城市又有哪个警察得

    了失心疯了,敢来查这里。连他们老大,市公安局长的一家人也是这里的常客,

    要的得罪了还不得扒皮了事。

    可是这里的确有,具体在什么地方呢?在陈思羽买下这栋五层楼的建筑之时,

    她连一旁准备拆迁的一座仅有三层的老楼都买下来了。如今这边这栋是在花了大

    价钱装修之后,重新焕发出来活力了。而那边的三层老楼她却是没有动,最起码

    外表上是没有动,还是一副破旧的模样。

    那栋楼的占地面积是这边的两倍,建于0年代,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

    现在如果走到附近会发现,这栋老建筑的所有出入口全都被水泥墙给封死了,就

    连窗户也是如此。里面也没有任何声音。

    将所有出口和窗户全都堵死是陈思羽找施工队做的,而张研飞在这栋建筑物

    的四面八方的墙壁、楼顶、地下全都埋下了魔法阵,里面发出的任何声音都无法

    传到外面去,甚至若是有人走到附近就会不自觉的绕道离开。仅仅在地下预留了

    两个地道供人进出,一个通往几乎连在一起的会所内部地下室,而另一个则是通

    到了稍远一点的一座公园里绿化不错的森林里,平常第二个通道是不会使用的,

    用来以防万一。

    这栋建筑物虽然老,但是当时建造的时候,因为是作为省里的重点项目,所

    以用料那是极为扎实,放在现在都不可能。而且这栋建筑虽然只有三层,却面积

    极大。

    如果进入的话,会发现里面和外面简直就是两个天地。陈思羽找人暗中修缮

    改造并且装修,花了将近1个亿。为了保密她还用了法术,让参与进来的人全都

    守口如瓶,绝不会透露出去任何一点点的信息。而这栋楼有地上三层和地下一层,

    一共四层距离,这里就是会所卖春的地方了。想来任谁也想不到,在这么一栋不

    起眼的,眼看着随时都会被拆除的建筑物中会别有洞天。

    想要进去的人也并不会有多少麻烦,流程非常简单。首先,你必须要是会所

    的会员才行。当然,成为会员非常简单,提供名字和身份证号、联系电话,然后

    交钱就可以。在那之后,如果客人有性方面的需求,那么会所里的服务经理变会

    隐晦地表示,的确有性服务,并且带客人去办手续。那张制作精巧的会员卡中储

    存着两个账户,一个跟会所明面上的系统相对,而另外一个则是在你通过地下道,

    进入那栋老楼的时候,在机器上验证的账户。

    这样做非常隐秘,来这里消费享受只需要带上这张卡就行,根本不需要别的

    东西。而且也不会引人耳目,毕竟这里已经算是全市有名的地方,知道到这里来,

    也就不会有人想得太多。

    进去享受所需要花费的金额也少得很,只需要一万,但是一旦刷过,会员卡

    中账户上的金额就会扣除,哪怕你刚刚刷卡就想起有事要离开,也不会退。而如

    果你在里面超过24小时的时间,系统就会自动再扣一次钱,等到你离开的时候,

    也要刷卡,从中扣除。

    所以之前说过,那药是免费提供的,只要进去,每个人每24小时就会提供

    一颗,想要买也是一万块,所以并不算贵。

    这里面积极大,如今里面卖春的人数大约在300人左右,这300人男的

    女的都有,毕竟来这里享受的人也同样是男的女的都有。另外100人,男女各

    50人在里面做接待工作,而若是客人对这些人有兴趣,想要干她们或是被他们

    干,这些人也不得拒绝,同样会让客人享受到最满意的服务。

    这里实际上就是张研飞计划好的,用淫灵来为自己增加魔力的地方。只不过

    他一直没有找到最为适合的淫灵之主。原本是挑了一个还行的打算凑合,但是今

    天陈思羽却是送给了他一份大礼。

    「对了,主人。」躺在张研飞的臂弯中,一边脸颊在他的胸膛上感受着肌肤

    之亲的陈思羽,想起了一件事情,「昨晚鹰国那边又送过来一批,奴下已经检查

    过了,各个素质都不错,而且长相也都不错」。

    「看来欧德海干得不错。」张研飞听到,笑着,「那等会我就去将这些人也

    变成淫灵……嗯……倒是不用我动手了,等会我就带着这个女人过去,到时候就

    由她这个淫灵之主亲自动手转化他们。对了,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她叫李如烟」。

    「如烟,名字倒是不错。」张研飞笑了笑。

    这段时间,欧德海在鹰国发展的顺风顺水。当然,凭着他的实力,再加上手

    中大把大把的现金,还有他能弄到那么多纯度极高的海洛因,靠着这些他招到了

    许多强力的手下,文职武职的都有,帮他看守家业的同时也在扩大底盘。现如今,

    整个鹰国西海岸的地下世界全都在这个名字缩写为「HP」的帮派控制之下。H

    P的全拼是heroinparty,中文翻译成「海洛因党」或者「海洛因派

    对」好像都有点别扭,但是却能一下就道出其中的意思,简洁明了。

    凭着手中的美金、白粉、强壮的打手和高端的热兵器,这个组织开疆扩土无

    往不利。但是行事起来又极为缜密,很少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也是让联邦

    政府虽然早就盯上了它,但是却始终没有办法做更多。

    他们倒是早就锁定了欧德海,虽然不知道欧德海就是HP的老大,但是见到

    HP的成员对他恭敬的模样,也觉得他最起码是其中的重要人物。而且欧德海几

    乎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单独离开,而且目的地丝毫没有任何掩饰,要么是中东,要

    么是缅甸,显然就是去进货的。

    面对这种情况,联邦政府自然是派人盯紧了他。虽然不能跟着他深入毒枭的

    巢穴,但是基本是「护送」他走进毒枭的大门了。可即便是如此,全程盯防,但

    是却没有发现任何特殊情况。

    欧德海不论是来往都是一个人,也从来不带任何东西在身上,连换洗衣服都

    没有。而在他回到鹰国之后,更是遭到了机场保安的严密检查,一旁就是DEA

    (联邦缉毒局)的探员持枪把守。但是无论怎么搜,他的身上根本没有1毫克的

    毒品。经过高科技器械的扫描,显示欧德海的身上就根本没有沾染到任何毒品的

    痕迹。

    而每次欧德海回到鹰国之后,黑市之上就会立刻流通出去跟金三角和阿富汗

    那边成分相同的高纯度海洛因,显然就是欧德海带回来的。这么大批量的毒品,

    如果分开运输很容易出纰漏,而且根据每次他回到鹰国,短期内就有大批量的毒

    品在黑市泛滥,显然不是分批运进来的。可是这么多的毒品要想一次性运进鹰国

    而不被查到任何蛛丝马迹,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论DEA再怎么查,甚至跟

    FBI、CIA、乃至军方都合作了,但是就是查不到任何迹象,不知道这么大

    批量的毒品到底是怎么流进鹰国的。

    而欧德海早就通过种种渠道拿到了鹰国国籍,作为一个鹰国公民,并且没有

    任何被确认的犯罪记录,想要限制他的出境入境,法律并不允许。

    这也就是鹰国法律比较操蛋的地方,即便是所有的线索都锁定到你的身上,

    但是只要官方没有掌握明确能够指定你犯罪的证据,那就对你毫无办法。这要是

    在天朝,这么明显的情况下,即便是没有证据,公安机关也会第一时间将你控制

    起来。

    没有办法,警方只能盯着欧德海,从别的地方下手。欧德海平常很少出现在

    公众场合,也从来没有听到他有什么情人之类的,这就让想要抓到他把柄的警方

    少了很多渠道。而包括以各种名义将他抓进去协助调查,但是立刻就会有人携带

    着充足的证据来为他顶罪。即便是没有犯罪,但是警方也能将人扣押24小时

    「协助调查」,而在这期间,更是对欧德海软硬兼施,到了最后甚至用上了惨无

    人道、对恐怖分子才会私下里使用的不留伤痕的殴打、电击、水刑。而面对这些

    酷刑的欧德海却是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即便是受了在旁人看来再怎么剧烈的痛苦,

    他都始终保持着一副微笑的模样,也从不对话,只有一句「等我的律师来」。

    这么一来就让鹰国的警方毫无办法了。没办法,没有确凿的证据根本不能抓

    人,只能放虎归山。最多最多就是派人紧盯着,看欧德海什么时候会露出马脚。

    而欧德海每次出国去进货,都有探员明目张胆的跟在他身边为他「保驾护航」。

    就这样,欧德海在鹰国的势力越来越庞大,他甚至拿住了几个州的政府要员,

    包括警长、法官甚至州长的很多把柄在其中。据传言还有不少个国会议员跟他有

    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么一来,警方即便是想要动他,也要考虑事情的影响了。

    四个月前,欧德海接到张研飞的通知,让他帮忙找些白皮肤的俊男靓女,年

    纪到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皮相好,而且还要有些能够成为张研飞奴隶的素质。

    因为被官方盯的太紧,这件事情欧德海就交给了下面的人去找不相干的其他

    人去做。

    鹰国是如今全球偷渡入境人数最多的国家,这些人偷渡进去之后根本就没有

    户籍,在官方的记录上都只是有个名字而已,甚至有大半在官方记录上是不存在

    的。而鹰国每年有八万多人失踪,完全找不到了,没有记录的失踪人数是这个数

    量的好几倍。因此,欧德海想要完成张研飞所交代的任务还是非常简单的,只要

    盯着那些偷渡过来的人,找长得俊美的下手就行了。甚至因为欧德海给每个人开

    除的价码够高,这些接到委托的帮派甚至绑架了很多拥有鹰国国籍的人。当然,

    这些人还没有失去理智到为了钱而去绑架那些大富大贵之家的人,或者是什么社

    会名人,那实在是太显眼了。

    虽然人数不少,但是都来自整个鹰国的各个地方,平均下来也只不过是比往

    年的失踪人口率稍微高出那么一点点而已,根本不会引人注目。

    这整个过程欧德海都没有出面,只是在这些人被运来之后,他亲自去检查、

    挑选了一番。合格的就被交给专门干走私人口的蛇头,先走海运到印度,然后再

    走陆运到天朝。在每次都会变换的指定地点,早就有陈思羽安排好的人接收。

    至于那些欧德海看过,虽然皮相不错,但是却并不符合要求的人,那就交给

    了其他人去处理。所谓的处理就是在黑市上贩卖。即便是在当今这个社会,在鹰

    国的国土上,黑市上依旧有贩卖人口的事情,而且还不少。这些被贩卖的人,他

    们将来的命运可就不是需要操心的。

    而天朝这边,也是有陈思羽所签下的奴隶走遍各个省市自治区,挑选符合条

    件的人绑来的。在现在的天朝,只要不是太穷的地方,就连农村里也到处都是监

    控探头,想要绑架一个人而不被发现当真是困难的很。但是这种困难对于陈思羽

    手下那些拥有法术的邪灵来说就根本不是问题。

    天朝国内每年失踪的人口也不少,而这边所需要的数量也并不是很多,毕竟

    只是先期阶段。总共绑来了上千人,在陈思羽亲自挑选之后,留下了300人,

    其他的人,女的全都被张研飞用邪法吸得连渣渣都不剩,转化成了自己的魔力。

    而男的则是被陈思羽手下的邪灵也以同样的办法毁尸灭迹了。倒不是不可以将这

    些人放回去,但是一旦被查出来跟这里有什么牵连,终归是件麻烦事。

    总共的人数一共是400人,其中女的有300人,男的只有100,完全

    足够了。而这些人也都被张研飞转化成了淫灵,用来为他的魔力添砖加瓦。

    「说到欧德海……」张研飞说道,「虽然天朝对打黑比较严,但是咱们是不

    是也考虑弄个什么组织之类的,有的时候世俗上许多事情,虽然王娟那边出面也

    能搞定,却不如社会上的人出手来的效率」。

    「主人想的周全。」一颗心完全放在张研飞的身上,陈思羽对他的话也是稍

    作考虑,便同意了,「只不过这个组织即便是在暗地里行事,但也会被警察盯上。

    咱们要注意不能有任何牵连」。

    「这个简单。」张研飞说道,「联系他们可以用法术,完全不会泄露踪迹。

    而且就算出了什么事情,甚至查到咱么身上,咱们也能推的一干二净」。

    「那……主人打算怎么做?」。

    「你觉得,狗子这人怎么样?」张研飞没有回答陈思羽的话,反倒是如此问

    道。

    「狗子?」陈思羽思索了一番,「这人倒是可靠。虽然在奴下这里工作就两

    个多月,但是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很好。偶尔有些需要动手的事情,他也处理的

    不错,算是个有心人了。而且奴下觉得,他在奴下这里这么努力工作,只不过是

    珍惜真个机会罢了。他真正感谢的可是主人,这点从他平日里的言行举止就能看

    得出来。而且他这人平常很讲义气,嘴巴也严的很,不该问的事情绝对不问,不

    该说的也绝对会烂在肚子里,要不然奴下也不会将这个房间的事情告诉他了」。

    「那你觉得,我亲自签下他怎么样?」张研飞突然说道。

    「主人要亲自签下他!?」陈思羽听到张研飞的话,突然露出了惊讶的疑问。

    「不错,我是有这个打算的。」张研飞的表情和话语并不像开玩笑,「他作

    为奴隶的素质虽然还算不错,但是却并不是最好的。不过这些都是其次,最重要

    的是,他对我可是忠心耿耿」。

    「这点是肯定的。」陈思羽也同意张研飞的话,「依奴下看来,这狗子,就

    算是主人不签下他,他对主人也都是言听计从的。这可是他发自内心的,可比用

    法术将他变成听话的傀儡在签约的效果要好的太多了」。

    「而且他这个人心狠手辣,遇到该做的事情也绝对不会退缩。」张研飞说道,

    「我打算把第十军的邪灵交给他」。

    「第十军……」听到张研飞的打算,陈思羽更加惊讶了。

    阿斯莫代手下的第十军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实际上这一军不论从上到下,

    虽然是阿斯莫代的军团,但是却并不以色欲或者淫邪而出名。虽然他们也很喜欢

    交媾,但是却并不是最主要的。这一军最主要的特色就是,战斗力极强,是阿斯

    莫代手下的头号打手团。而统领第十军的邪灵之主,也同样是阿斯莫代手下战斗

    力最强的存在。当年的那个是阿斯莫代想尽了办法引诱堕落的一个胜子级天使,

    战斗力极其强悍,可以跟大多数的神打个平手。而当年,在战场上临时倒戈的,

    正是这个天使,若不是因为他有着极强的战斗力,阿斯莫代又怎么会中这背后捅

    刀,而战败身死。

    而如今,张研飞居然要签下狗子,并让他成为统领第十军的邪灵之主。

    就如同陈思羽之前所说的,狗子作为奴隶的素质虽然还不错,但是并非最好。

    而即便是如此,张研飞也要签下他,显然也是害怕自己会再陷入几千年前的套路,

    被他背叛。光凭着这一点,如今对他忠心耿耿的狗子,的确是值得他花大力气培

    养。

    「不过就算如此,也得好好查清楚。」张研飞显然还是不能完全放心,「得

    用搜魂术探探他的底,看他到底对我是真心还是假意」。

    接下来两人穿戴好,陈思羽将狗子唤来。

    狗子进屋之后便感到空气中有股子淫靡的气息,显然知道刚才房间里发生了

    什么。但是他一副平静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现。

    「狗子你过来。」张研飞坐在沙发上,叼着一根雪茄细细品味着,见他来了

    便吩咐道。

    狗子很听话的来到他跟前:「飞哥,有什么吩咐?」。

    张研飞站起来,伸出两个手指向他的额头按去。

    虽然狗子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动弹,无论张研飞的所

    作所为是否对他有害,他都不会退缩。

    两根手指按在狗子的头上,瞬间他的双眼之中失去了光彩,身体更是一动不

    动,只有鼻子在进行着微弱的呼吸。

    忽然间,狗子剧烈的喘息起来,整个身体都开始剧烈挣扎,仿佛陷入了什么

    困境一般。

    这段时间一直持续了将近五分钟的时间,张研飞的手指才离开他的额头,而

    他也是无力的瘫软在地上,满身大汗的同时,喘着沉重的呼吸。恢复神采的双目

    用无比惊讶的表情抬头看着张研飞:「飞哥……你……你到底是……」。

    「你已经知道我到底是什么身份了。」张研飞低着头,平静的看着他,「而

    且你也通过了我的考验,作为地狱七主之一的色欲魔神最为严厉的考验。现在你

    心里应该有数了吧」。

    「飞……飞哥……没想到你……」狗子的眼中倒是没有任何的害怕,反倒是

    惊诧中混着惊喜。

    「不错。我现在问你,你可愿成为我的契约奴隶?先说好,成为了我的奴隶,

    那么你将一切都以我为主,无论我让你做什么,哪怕是让你自杀,你都不能反悔」。

    「飞哥,不用说了,我答应。」丝毫没有任何犹豫,狗子立刻点头,「我这

    一辈子将近三十年了,碌碌无为,没有一个人瞧得起我。现在这座城市道上混的,

    那个见了我不得喊一声狗哥!这些都是飞哥赐给我狗子的。我狗子没别的本

    事,只会耍狠。从今以后,我就是飞哥你的奴隶,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很好。」点了点头,张研飞说道,「那我也就不废话了」。

    说罢,张研飞看着他,一双眼睛突然变得通红,就如同灌满了鲜血一般。整

    个身体也都发出了血红色的光亮。相比起来之前张研飞签下王娟和陈思羽的那种

    无声无息的情形,他在签下狗子的时候又不一样了。这不仅仅只是因为他现如今

    的魔力更加丰厚,而且还是因为他非常重视狗子的缘故。

    而狗子见到张研飞如此,立刻双膝跪下,如同参拜天神一般的恭敬。

    「王洪。」张研飞喊着狗子的本名,以非常郑重的口气说道,「你可愿成为

    我地狱魔神,掌管复仇和色欲的张研飞的奴隶,并发誓永远尊我为主,永远不会

    背叛?」。

    「我,王洪,发誓。」狗子也是郑重的回答,「我甘愿成为地狱魔神张研飞

    的奴隶,永生永世都奉为主人,绝不背叛,不然灵魂将会在地狱烈焰的烧灼下,

    永世受苦」。

    「由此,契约成立」。

    随着张研飞的话音落下,猩红的光团包裹住了狗子的整个身体。整个过程持

    续了十分钟,他身上的光团这才散去。

    重新显现出身形的狗子可以明显的发现,他的身材变得魁梧了不少,身高也

    变成了2米的大汉。一身肌肉撑破了身上原本合身的衣服,暴露出来,显得格外

    有力。面容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看起来凶恶非常,却也透露着一丝淫邪。

    现在的狗子已经成为了张研飞的直属奴隶,身体素质即便比不上张研飞,也

    是这个世界上顶尖的存在。而战斗力就更是恐怖,如今就算是十个王娟和十个陈

    思羽联手,也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

    「不错。」看着狗子,张研飞满意的点了点头,向他隔空一点,他身上被撑

    烂的衣服就变得完好如初,而且极为合身,「这里的保安队长你就不要再干了,

    将你社会上的那些朋友找来,将他们签为你的奴隶。记得在他们心中中下魔种,

    以防万一。一旦你感到有人有背叛的心思,就给我立刻烧尽他的灵魂」。

    「是,主人。」狗子恭敬地说道。

    「之后我要你带着这些人,继续给我壮大第十军的实力。」张研飞接着吩咐,

    「三个月的时间,你要让整个省的黑道都为你马首是瞻。不要干的太明目张胆,

    但是也不能太畏手畏脚了」。

    「明白了,主人」。

    「现在,你把地上的这个女人送到乐园去。」张研飞说道。

    「是。」答了一声,狗子站起身来,将一旁依旧在昏迷的李如烟单手提起,

    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恭喜主人获得一员猛将!」一旁的陈思羽立刻高兴的祝贺张研飞。

    「这只是个开始。」张研飞脸上平静的很,「而且刚才签下狗子之后,我的

    预知力又有些提升。虽然还看不清楚,不过我感到签下狗子的这一步是对的,恐

    怕以后还会对我帮助很大」。

    「难不成……」陈思羽不由得思索起来,「狗子对主人的帮助……难不成那

    些神还在?若是没记错,当年的阿斯莫代身死之时,天上天下的神早就已经不存

    在了,就连那个杀死阿斯莫代的神,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活不下去的」。

    「或许会有什么漏网之鱼也说不定。」张研飞也是一副不确定的语气,「不

    过我的预知力告诉我,这一步绝对没走错……算了,现在想也想不明白。我先去

    乐园那边,把最后一军的邪灵之主签下再说」。

    「需要奴下陪着主人一同吗?」陈思羽说道。

    「不,你暂时还不宜露面,我自己去就好了。对了,茵茵那丫头……呵呵…

    …在发脾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