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母】(03)

作品:《耻母

    作者:黄宗源。

    字数:6880。

    第三章 寺庙淫行。

    岳光完全无视角落处瑟瑟发抖的秀夫,他先是拨开由美的阴毛,然后撑开大

    阴唇,可爱粉嫩的阴核随即显露出来。他冷笑着扫了一眼秀夫的方向,低下头贪

    婪地吮吸起由美的阴户。

    「唔……嗯」由美轻声呻吟着。随后看到在自己私处甜舐的岳光,羞红了脸

    急道:

    「啊啊,岳光,这种姿势太羞人了……停……停下」。

    「由美,知道海带酒吗?让我教教你吧!」岳光将光头抬起,嘿嘿淫笑着说

    道。随后将由美高举的大腿放下,紧接着将修长的双腿严丝合缝地并在一起,最

    后将清酒「咕嘟咕嘟」注入美艳熟妇大腿根处的深谷中。

    由美的的大腿根因为双腿的闭合而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凹坑,此时盛满了酒

    水,在白皙圆润的肌肤衬托下仿若雪山瑶池一般令人神往。几根阴毛被酒水浸湿,

    像是海带似的懒洋洋地在池中漂浮摇曳,这便是海带酒的由来。

    岳光看着这一幕淫欲大炽,剃地蹭亮的光头猛地伸到妇人胯下,「咕嘟咕嘟」

    就是一阵豪饮。随着酒水被喝完,濡湿的阴毛像是窗帘似的盖住妇人诱人的阴户。

    淫心大起的岳光见状,再次将清酒缓缓注入由美迷人的三角地带,随后头也不抬

    地对一旁的秀夫招呼道:

    「过来,秀夫」。

    秀夫惊恐地慢慢向这边靠近,待确定岳光没有想打自己的心思才放下心来。

    他转头看了眼母亲私处诱人的风景,只见乌黑的像是海藻似的阴毛悠闲地在湖水

    中摇曳着,像是在向自己招手似的。一瞬间,血气方刚的少年只觉得欲火焚身,

    似乎连刚刚被暴打的恐惧也忘记了,目光炽热而乞求地看向岳光。岳光见状无言

    地点了点头。

    「咕嘟……咕嘟……」在岳光的默许下,秀夫贪婪地品尝起由美私处的酒水。

    由于过于兴奋,连酒水是什么味道都没察觉就喝光了。之后还不罢休,连阴毛和

    花唇上的洒渍也没有放过,随后更是舔弄起了小阴唇上凸起着的那颗肉粒。

    「啊啊、不要——不要,饶了我吧。」由美终于不堪忍受儿子口舌的挑弄,

    开始大声呻吟起来。美妇人一边疾呼让儿子停下动作,一边扭动着丰满白嫩的身

    子试图反抗。一边看戏的岳光见状,摁着由美的俏脸,猛地沉下腰,坚硬似铁的

    肉棒瞬间将妇人接下来的话堵了回去。

    「由美,用心地给我舔!」岳光居高临下地命令道 .

    面对岳光的压迫,由美无奈地放弃了挣扎。乖乖地含住男人硕大的阳具舔弄。

    看着妈妈在岳光的威吓下帮其口交,秀夫真心觉得母亲可怜。但出于对岳光的畏

    惧,他也只能老实地舔着母亲的花径媚肉。

    「秀夫,舔地再深些!」随着岳光的命令,秀夫开始用唇舌挑逗起母亲的阴

    道嫩肉。先是用食指剥开肥厚的大阴唇,然后用食指和中指撑开两片贝肉,紧接

    着舌尖含住了顶端的那颗凸起肉粒,不住地挤压厮磨。

    妇人敏感勃起的阴蒂先是被儿子湿热的舌头舔弄,然后外翻的阴道内壁也被

    轻轻地啃咬,最后连蜜穴粘膜也被被湿热的舌头含住。在这样强烈的刺激下,由

    美在道德和快感中不断挣扎着,像是在注满开水和冷水的池子中来回穿梭一般痛

    苦而无助。她一边扭动着丰腴的娇躯,强忍着酥麻的快感,一边将脖颈伸到岳光

    胯下,将脸蛋侧向一边含住岳光的肉棒继续口交的侍奉。

    由美一只手握着炽热勃起的阴茎根部,香舌紧密地缠绕着坚硬挺拔的阳具。

    樱唇以龟头为中心仔细地来回舔弄,舌头用力吮吸马眼的同时,贝齿更是微微用

    力扣住冠状沟的沟棱处轻咬。岳光惬意地享受着美妇人的口舌服务,嘴角浮现出

    满意的淫笑。

    对于由美这样一个端庄贤淑的妇人来说,这种性事她与丈夫在一起做爱时都

    不曾有过,但在自己的调教下却达到如此高超的地步,这让他感到格外地满足。

    由美的贝齿不停,随后开始在阴茎的龟头处轻咬,这种快感即便是岳光也承受不

    了多久。

    「好了由美,退下吧。」岳光到了快感的极限,强忍着快意命令道。

    昂扬的肉棒终于从小嘴中抽出,口水混合着前列腺液在肉棒和朱唇间扯出一

    条细长的银丝,由美强忍着口交的呕吐感看向胯间的秀夫。

    秀夫仍然沉浸在母亲的蜜穴嫩肉中不可自拔。青春期正是对性充满好奇和渴

    望的时候,此时的秀夫就像是初次发情的幼兽一般,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亢奋的心

    情。

    「啊啊,岳光,求求你让秀夫停下吧。」儿子滚烫的舌头在自己私处不停地

    搅动,由美只觉得骨酥眼饧,禁不住求饶道。

    「闭嘴!」岳光狂热地注视着秀夫的淫戏,完全无视由美的乞求。

    好香好甜啊!像哈密瓜一样好吃……秀夫卖力地舔着母亲的私处,脑中不由

    得闪过这个念头。这种感受当然不是味觉带给他的,而是对母亲蜜穴的强烈渴望

    使他产生了这种错觉。

    「停、停下!岳光求你了——」由美再次悲鸣出声,岳光这次终于同意了她

    的请求。随着一声「滚开!」,岳光推开了秀夫,然后亲自玩弄起由美的阴户。

    手指插入由美紧致的甬道内,岳光不由得眉头一皱,然后他又试探着向更深处捅

    去。待确认了情况后,岳光脸上一松,嘴角浮现出莫名的笑意,看不出喜悲。

    岳光探查后发现,由美的阴道内竟然意外的干涩,手指接触到阴道粘膜后只

    感到些许湿润。显然在儿子舌头的刺激下,由美仍然保持着清醒,并没有因为单

    纯的快感而产生性兴奋。

    「做的好啊由美。儿子虽然是禽兽,但你却相当的不错」。

    岳光由衷地称赞道,目光炯炯地盯着由美的俏脸。由美凤眸微闭,黛眉紧锁,

    像个美人雕像似的横躺在床上。但不断颤抖的睫毛和香腮下滚落的清泪却显示她

    的内心并不平静。

    「呵呵由美,对你来说,跟儿子做爱真的那么难以接受吗?」岳光嘴角噙着

    笑意问道。但由美却分明从岳光的笑声中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压迫。

    「是的。」即便心下忐忑,由美还是忠于内心地答道。一旁的岳光听后,反

    而笑地更欢了。一脸淫笑道:

    「不错啊,由美。可你想过这样做的代价吗?即便要将女儿清香让我操也没

    关系吗?」。

    由美听了这话,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委屈,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夺眶而

    出。岳光自顾自地站起来,从柜子中取出一个包袱,打开外面的裹布,将里面的

    和服摊开。

    「这是我前妻的衣服,她走的早,现在只剩下这一件和服了,你穿上试试。」

    岳光说着将和服扔在由美裸露的胸乳上。这是一件素白色丝绸质地和服,丝滑轻

    柔的面料上黑白相间地印着杉树形状的花纹。

    由美闻言站了起来,顺从地将华丽的和服披在裸露在外的香肩上,接着再次

    仰卧在榻榻米上。白腻的乳房和漆黑的阴毛从敞开的和服间裸呈出来,给人一种

    若隐若现的诱惑。岳光随后急不可耐地将壮硕的身体压在由美坦呈的娇躯上。

    伴随着狭窄的阴道口被阳具粗暴地贯穿,由美不由「嗯」地一声呻吟起来。

    下身因为被巨阳侵入而痛苦地扭动着,布满红晕的俏脸本能地扭向一边,却正好

    与腋侧秀夫的眼神相撞。那一刻由美分明看到了儿子眼中燃烧着的欲望之火。

    「嘿呀、嘿呀、嘿呀……要来了!」岳光不断地吐气发力,阳具像打桩机一

    般猛烈撞击着妇人的私处。

    「哈啊……哈啊……啊——、啊啊—嗯……」由美虽然被插得花枝乱颤气息

    直喘,但仍然不得不挺动腰肢迎合岳光的抽插。她用余光瞅了一眼身侧的儿子,

    却发现秀夫像是个被毒品侵蚀的瘾君子一般,双眼放光地盯着自己正在被侵犯的

    私处。——变异,由美的脑海中猝然闪过这个念头。她清楚地知道,在那晚

    的性交过后,曾经单纯听话的儿子已经不在了。

    「秀夫,你是不是在想着我结束以后就轮到你了。不过你想错了,今天可没

    你的份」。

    岳光腰部不停地顶入妇人的阴道深处,一边狠狠揉捏着由美胸前鼓起的滑腻

    乳肉,一边笑着对着秀夫说道。顿了顿又继续威胁道:

    「除此以外,没有我的允许,你什么时候都不准碰由美的身体。若让我知道

    你胆不听我的话,我会杀了你」。

    「是……是的,我明白了。」秀夫虽然不甘,但不得不害怕地应道。

    「哈哈,秀夫。今天只是看着由美给我口交是不是很难受啊?要不要试试?」

    看着秀夫畏惧的样子,岳光哈哈大笑,像是撒旦一般引诱道。

    「我……我可以吗?」秀夫闻言猛地抬头,喜不自胜地结巴道。像是一头无

    家可归的流浪狗饿了一星期之后,盯着好心人施舍的剩饭一般双眼放光道。

    岳光见状开怀大笑,默认了秀夫的询问。为了让秀夫看地更清楚,他将由美

    的双腿抬起,将由美摆成了屈曲位。这种体位使两人的性器结合地更加紧密。肉

    棒在拱起的腔道中被折成了一个く字,像是一根被扭弯的铁棍次次深入,不断撞

    击在由美的敏感的子宫口上。

    确定岳光是认真的,秀夫狂喜地抬起由美的额头。疯狂地将自己像是烙铁似

    的的肉棒塞进母亲的口腔。在由美的拼命抵抗下,秀夫终于将肉棒挤进了母亲湿

    热的唇齿间。不过还没等他高兴,伴随着一声惨叫,由美的贝齿狠狠地咬在了口

    中勃起的阴茎上。

    正插地兴起的岳光见状,恼怒由美不听自己的命令。心头火起,瞬间一个巴

    掌狠狠地扇在由美绝美的脸颊上。紧接着「啪啪啪」的耳光声像爆豆一般响个不

    停。良久,由美才停止了抵抗,乖乖地含住秀夫的肉棒老实地舔弄起来。岳光一

    边惬意地看着母子口交的淫靡画面,一边继续着活塞运动,不久随着肉棒一阵剧

    烈地颤动,岳光到达了快感的巅峰。

    暴涨到极限的肉棒不住地震颤,在由美的子宫内射出大量的精液。察觉到这

    一状况后,由美阴道内壁条件反射地一阵剧烈收缩,子宫口用力锁住了岳光痉挛

    的龟头,妇人的这些举动都是先前岳光调教时的结果。

    岳光已经射精了,但秀夫还没有结束。看着秀夫陶醉地享受着由美的口交,

    岳光心中没来由地涌起一股嫉妒之情。在这种情绪的驱使下,他一把掌打在秀夫

    的后脑勺上,就在这时,秀夫也到达了极限。伴随着一声悲鸣,由美慌忙吐出了

    口中的乳白色的精液。秀夫的阳具在空中不断抖动着,一股股的精液像机关枪一

    般射向由美的俏脸和乳房上。

    由美脸色苍白地站起来,木然地脱掉身上的素白和服,随后托着遍布精液的

    裸体,赤身向书院外的浴池走去。窗外林木葱郁,杂草丛生。寂静而荒凉的寺庙

    内只有细雨落下的沙沙声。

    由美走在青石铺就的石板路上,两瓣丰满的臂肉随着走动左右摇晃,荡出一

    阵阵令人目眩神迷的肉浪,分外惹人遐思。

    岳光和秀夫跟着由美走在后面,两人全神贯注地盯着妇人丰腴白皙的屁股猛

    看。

    秀夫看得阳具再次勃起,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正不正常了,脑子里只感觉

    一阵强光闪过,之后晃动的全是母亲白皙丰满的屁股。

    ——真是极品美臀啊——岳光不由地暗忖道。虽然由美的小穴已经让他很是

    着迷,但看到这一幕的岳光只想要抱着由美的屁股狠狠地在她菊花中发泄一番。

    「到了,由美!」岳光一声暴喝叫住了由美。由美闻言停下了脚步,抓住一

    根木桩将腰部向后撅起,任凭岳光将手指插入射满精液的花穴内抠摸。就在她将

    头侧向一边时,突然发现,院内角落处的石灯笼下藏着一个瘦小的身影。

    「由美,你的大屁股真是极品啊,哈哈。」岳光的手指在由美紧致的腔道中

    搅动,随后扒开挺翘的臀瓣,将混合着精液的淫水涂在白腻的臀肉上。紧接着,

    粘满粘液的手指滑到臀沟处紧紧地按在了褐色的精致菊花上。最后更是在淫水的

    润滑下,两根手指「噗嗞」一声插入了插入了由美紧致的肛门中。

    「岳光,你要在那里做什么?啊……痛啊……不要……」。

    一股火辣辣的痛感自肛门传来,由美不由得惊叫出声。岳光强行塞入肛门的

    手指像是两根烙铁似的,由美觉得整个臀部都被点燃了。剧痛之下美妇人贝齿紧

    咬,鲜红的指尖深深地扣进了腐朽的木桩中。

    「好痛啊……岳光,求求你饶了我……那里不可以……」。

    「秀夫,看好了。我要肏你妈妈的肛门了。」岳光大声吼道,将直挺挺的肉

    棒对准美妇人的后庭,腹部不断地挺动,将阳具捅入狭窄紧致的肛洞。

    「痛啊……拨出来……岳光求求你拨出来啊……啊不要……不要插了……进

    不去了……呜呜……肛门要裂开了……」。

    由美被插地不住地悲鸣哭喊。

    「由美,老子今天要把你的屁股日爆,你就觉悟吧。」岳光狞笑道。随后紧

    紧地抱住妇人的屁股,腰部开始激烈地耸动。、「不……不要啊……求求……求

    求你……拔出来……」。

    由美只能明知无望地继续哀求道。完全没有肛交经验的肛洞中,粗黑的肉棒

    在直肠和肛门中快速地抽插。在剧烈的冲击下,肉棒的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圈粉

    嫩的肛壁嫩肉。

    「呜呜……呜呜……不要……」由美被插得云鬓散乱,香汗直流。她那包含

    着痛苦和无助的水眸再次看向石灯笼的方向。却发现阴影下的黑影一个闪身,随

    即消失在视线里。

    由美知道,那个瘦小的身影正是自己的女儿清香。想到女儿看到自己赤身裸

    体地被岳光操着肛门,由美只感到悲愤和屈辱像潮水一般涌向心头。由美无力地

    任凭岳光奸淫着后庭,在这股情感的冲击下,两行血泪从双目中缓缓溢出。这既

    是对自己被岳光奸污的哀怨,更是对岳光暴行的控诉。

    「妈妈,感觉怎么样?肛门被岳光操地舒服吗?」由美正伤心的时候,一旁

    观看的秀夫却下流地问道。

    —啊、这个孩子是撒旦的化身吗?—由美转过头去,泪眼滂沱地看着眼前陌

    生的儿子。羞不可抑地低声道:

    「秀夫……不要……不要看……啊啊,不要看妈妈这个样子……」。

    「由美,你的肛洞真是出奇的紧啊。肉棒无论是抽出还是插入,肛洞都把它

    咬得死死的。不错,真的很不错。由美你菊花的滋味真是太爽了,我已经……已

    经忍不住了」。

    岳光大吼一声,释放了自己的精华。岳光只觉得这次的肛交,是自己玷污这

    个妇人以来最舒爽的体验。他品尝着这令人颤栗的快感,肉棒在由美肛洞中一跳

    一跳地吐出最后的浓精。

    直到射精过后,他也没有把阴茎从肛洞中抽出,而是爱不释手地抚摩着妇人

    爽弹滑腻的臀瓣,贪婪地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良久才恋恋不舍地将疲软的阴茎拨出肛洞。

    随着肉棒拔出肛门,扩充到极限的肛门内壁也随之翻卷着被带出,肛壁毛细

    血管被肏破似的痛苦瞬间袭上由美的大脑,由美不由得呻吟着跪倒在青石板上。

    「求你了岳光,让我也试一次吧,即便只是屁股也是好的。」秀夫的声音空

    洞而遥远地在由美脑海中回荡。由美现在神志不清的躺在地上,所能感受到的只

    有整个屁股仿佛被撕裂的痛苦。

    「小鬼,你今天只能口交。这是对你先前行为的惩罚。令外,好好记住我先

    前说的话!」岳光不假思索地拒绝了秀夫的请求。凶狠的目光盯着秀夫,提醒着

    他面前男人的狠辣。想到之前遭受的毒打,秀夫哆嗦着点头应是,再不敢有任何

    绮念。

    暑假快要到了,秀夫即将步入高三,在朋友佐仓治的邀请下参加了补习班。

    佐仓治是秀夫的同班同学兼好友,在学校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比起这位好朋友,

    秀夫就显得逊色多了,在补习班里也只是勉强能听懂的水准。

    「佐仓,今后你可要多帮帮我啊,拜托了。」秀夫握住佐仓的手恳求道。两

    人的关系只是最近成为同桌后才开始变得亲近,甚至都没有去过对方的家里。

    由美对儿子参加补习班是大力支持,二话没说就付清了补习班的费用。然而

    对于女儿清香,由美却是有着另外一番打算。这位不幸的妇人打算将女儿送到京

    都的姐姐家里呆完这个假期。由美的姐姐比她年长三岁,与丈夫还没有孩子,是

    个三十九岁的中学教师。她住在京都的右京区,也就是所谓的双职工家庭。

    「妈妈,我不想去大姨家。京都太远了,而且大姨家太小了」。

    少女可爱的俏脸面向窗外,不满地嘟哝道,细长的睫毛下隐隐有泪光闪动,

    看起来分外惹人怜惜。由美看着女儿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心下一痛,原本想好

    的话到头却说不出一个字。

    「妈妈,我现在的处境已经变得这么危险了吗?」清香泪眼迷蒙地盯着窗外,

    打破沉默轻声问道。对于母亲为何将自己送到大姨家,清香并没有过多询问。实

    际上对于母亲的心思她已经大致猜到了。那天她藏在石灯笼后,将不动密寺发生

    的一切尽收眼底。

    「清香,那个人是个没有底限的恶魔。虽然他向我保证不会对你出手。但妈

    妈始终无法安心。你就听妈妈的话到你大姨家去吧」。

    「为什么不告诉警察呢?」少女弱弱地问道。

    「清香,你不明白那个人的恐怖。若是告诉警察,他的报复不是我们这群孤

    儿寡母能想象的。而且我和秀夫有把柄落在他手里,妈妈无所谓,可是秀夫还小,

    所以不能告发他。」由美悲戚地解释道。

    「啊,妈妈。你果然和哥哥做了那种事……你是被强迫的对吗?」清香震惊

    地惊呼道。

    「清香,你不是都看到了吗?」由美俏脸血红,低头承认道。她心中认定那

    晚石灯笼下偷窥的身影正是女儿清香。

    「虽然是这样……可是……可是亲耳听妈妈说出来、我……我还是无法相信

    ……不、不是真的……那天妈妈张开腿让哥哥的东西插进来……啊……我不要听

    ……」清香颤抖着娇躯从椅子上站起,不敢置信地盯了一眼母亲羞愧的面庞,尖

    叫着冲出了客厅。

    由美独自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双眼空洞地盯着桌子上凋谢的牡丹花。艳红

    色的花瓣上隐隐有水珠滚动,犹如血染的珠泪。美妇人正悲伤间,冷不丁电话响

    了起来。由美怯怯地看了一眼话筒,随后站起来接通了电话。

    「你好,这里是浅羽家。请问您是哪位?」由美将话筒贴到耳际时,直觉告

    诉她对面的人就是岳光。这样想着,岳光凶戾的面孔顿时浮现在脑海中。

    「谓,由美……」果然话筒中传来了岳光凶蛮的腔调。

    「你应该知道是我吧,装傻吗???是不是皮又痒痒了?」电话那头的岳光

    不满道。

    「对不起岳光,我错了。」由美小心翼翼地附合着。

    「嗯,声音再大一点。另外,现在带着秀夫过来一趟。」岳光随口命令道。

    「秀夫还没有回来呢?」由美忐忑道

    「真的吗,由美?」岳有些怀疑。

    「是的,岳光。我不敢撒谎」。

    「那样啊,秀夫不在清香也行啊。由美,把清香带来吧。岳光淫摸了摸下巴,

    淫笑着调笑道。但他不知道,这种玩笑似的话,让由美的心脏吓得几乎骤停了。

    为了让大家看的爽,将原本发成两章的合成一章。另外有想法意见的可以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