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母】(02)

作品:《耻母

    作者:黄宗源。

    字数:4880。

    第二章母子相奸。

    少年的阴茎像是大雁昂起的颈部一样高举向空中,龟头更是在虚空中微微颤

    动,只是与雄纠纠的阳具不同,少年清秀的脸庞却因为先前的殴打而显得有些苍

    白和淤紫。

    「还愣着干什么?肏啊」。

    岳光一把抓住秀夫纤细的手臂,用力将他推向由美的方向。随着「嘭」的一

    声撞击声响起,秀夫单薄的身体瞬间飞起,直接压在了在沙发上横躺着的母亲丰

    满美艳的裸体上。

    「抱紧了」。

    随着岳光的怒吼,秀夫紧紧地抱住了母亲诱人的胴体。由美被儿子抱住,感

    受着胯间儿子的勃起,浑身猛然一紧,不由得挣扎起来,她努力将头抬起,呜咽

    着乞求道:

    「岳光···我···我做不到···」。

    「怎么?你这个骚货,要被自己儿子肏是不是很期待啊?」岳光淫笑道。

    「这···这种事,我不可能做不到的····呜呜····你就饶了我吧

    ···」面对岳光的调笑,由美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哭泣。

    由美还要哀求却被岳光的突然一声暴喝打断,看着岳光狰狞的面孔和扬起的

    巴掌,由美无奈将藕臂伸向儿子的胯下,随后五根像是水葱一样秀美的玉指握住

    了秀夫挺立的阴茎。在岳光逼人的目光下,向上撸动了一下,接着两下,三下。

    「不行!我做不来!····」由美终究还是承受不了母子相奸的羞耻,即

    便明知违背岳光命令要承受可怕的惩罚,也不愿继续下去。右手攥着儿子的阴茎

    套弄了两三下,就再也坚持不下去。双手触电一般离开了秀夫的阴茎,掩面痛哭

    起来。

    「知道违抗我命令的后果吗?由美?」岳光啧啧有声地咂咂嘴道,随后蓦地

    揪起由美墨云一般的秀发,将她的头部向上提起,耳光像暴风雨一样「啪啪啪」

    地扇在妇人娇艳秀美的脸颊上。

    「由美我先前就说了,如果你不做的话,我就会对清香出手。对你来说,这

    可以吗?」看着由美捂着自己的脸庞,像一只雪白小兽一般蜷缩着身体,死尸一

    般毫无生气地承受着自己的惩罚。岳光眼珠一转,转而威胁道。

    「不可以,岳光。清香还只是个孩子,求求你放了她,我做就是了。」果然

    听到岳光提起清香,由美动人的娇躯陡然一个激灵,泪眼滂沱地嘶喊道。话还没

    说完,玉指就握住了秀夫的肉棒,开始不停地上下套弄起来。

    「啊··啊啊····妈妈,不要——」面对母亲突然的怪异举动,秀夫惊

    慌失措的叫道。

    「秀夫勃起啊,求求你,快点勃起啊!」美妇人失神地喃喃道,此刻,由美

    的脑中全被守护女儿清香的念头占据着。自己已经被岳光玷污了,无论如何她也

    不愿让女儿再遭这个禽兽的毒手。

    在这种执念的驱使下,由美快速地套弄着秀夫的肉棒。年轻的肉棒在剧烈的

    刺激下开始急剧地充血膨胀,紫红色的龟头油光发亮像是被染红了一般。由美也

    不管阴茎有没有完全勃起,抓着肉棒就往自己的蜜穴中塞入。

    「噗嗞」一声年轻儿子的肉棒捅入了母亲温暖滑腻的肉穴。将儿子阳具插入

    自己私处的由美和秀夫在这一刻全都沉默着,两人的内心虽然像是刀割一样痛苦,

    但只能无言地剧烈喘息着。

    「秀夫····知道吗···你的东西···进到妈妈的里面了···」。

    不久,由美再也承受不了这令人窒息的沉默,颤抖着率先开口道。秀夫闻言

    只是抬眼看了一眼母亲,依旧沉默着不说话。

    「秀夫,快点动,早点结束这一切吧。求你了,动啊。」儿子硕大的阴茎深

    深地嵌在自己的阴道嫩肉中,像是一把锋利的太刀将娇嫩的腔道分成了两半。尽

    管如此,由美却强忍着疼痛催促道。

    随后更是将自己的腰肢向上抬起,双手环抱在了秀夫的背上,柔软而富有弹

    力的纤腰从下往上不断地拍打在儿子的腰腹处。肉与肉相撞的「啪啪」声不断响

    起,秀夫的肉棒随之在母亲的花径中迅速的胀大。

    「啊、呜—呜—···秀夫···啊、啊~ 、秀夫···快点出来啊!」由

    美凤眸紧闭,睫毛微颤。秀美的脸颊因为羞耻而变得绯红,像是傍晚天边被染红

    的晚霞。她一边剧烈地喘息着一边在秀夫胯下快速地挺动着腰肢。

    比起刚才的动作,由美现在的行为更加激烈。秀夫在母亲的乞求下,本能的

    弯下腰迎合着母亲的撞击。少年的肉棒没有任何技巧地在蜜穴内横冲直撞。在母

    亲阴道媚肉的强烈刺激下,呈现出鲜艳的血红色,仿若滴血的武士刀一般斜向上

    弯曲挺立着。遍布着淫液的肉棒激烈地在花径中做着活塞运动,在灯光下折射出

    淫靡的光辉。蓦地,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痉挛,肉棒停止了抽插。

    「啊啊——!」伴随随着儿子高亢的叫声,由美柔软的腰肢猛地贴在秀夫的

    胯下,右手同时迅速握住不断震颤的阴茎,将之拨出体外。膨胀到极限的阴茎再

    也承受不了美妇人媚肉的刺激,马眼怒张,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向空中,滚烫的精

    液像是热牛奶一般溅落在由美的乳房和俏脸上。

    一直注视着这里的岳光见状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在自己的威胁下,强迫

    美艳的母亲和俊美的儿子想奸,这一幕让他扭曲嗜虐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四年前,由美的丈夫浅羽纪明因为车祸意外去世。在由美去佛堂前祭奠丈夫

    时,一直觊觎由美美貌的岳光趁着由美去点佛前灯时将她摁倒,在把她勒晕后,

    在丈夫的佛龛前将她* 奸···将由美奸污的岳光此刻端坐在寺庙的书屋前,屁

    股下垫着一本刚看过的金刚经。他前胸敞开,露出浓密漆黑的胸毛,正咕嘟咕嘟

    地喝着面前的烧酒。

    少倾,似乎是嫌酒不好喝,岳光粗黑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接着又不在乎地

    牛饮起来。其实比起劣质的烧酒,更令岳光心烦的是这糟糕的天气。

    此时正值梅雨的末期,在这个时节,每天一场大雨过后便是连绵不绝的小雨。

    空气因此变得闷热而潮湿,人处在这种环境中便像是呆在一个大蒸笼中一般湿热

    难忍。

    岳光喝完洒走下台阶,撩开衣服径直来到庭院的水井前。他用吊桶将冰冷的

    井水打上来,一股脑地从头顶浇下,这才让他燥热的心情舒缓下来。

    井边的杂草已经过膝,自从妻子死后,本来就偏僻的寺院变得愈发荒凉了。

    此时正是傍晚五点,滚滚雷音不时从黑深深的天空中传来。伴随着闪电的强光,

    丛生的杂草不时显现出它们惨绿色的外衣。

    四点的时候岳光曾给由美打电话让她带着秀夫一起过来,不过当时秀夫还没

    有回来。岳光冲了个凉水澡后回到屋里插干身子,正在这时,前方传来「咚咚咚」

    的敲门声。

    「对不起,我来晚了。」看着开门的岳光,由美畏缩道。由美身后跟着的是

    局促不安的秀夫。

    「由美,你来晚了啊!」岳光随手一巴掌扇在妇人动人的俏脸上,紧接着将

    浴袍的前摆拉开,腰身向前一挺。将硕大的阳具暴露在由美面前命令道:

    「别愣着了!先把我的胯下的魔障弄硬了,弄硬后再用你的小嘴嗦」。

    「知···知道了。」由美捂着被打地火辣辣的脸庞,低声回道。随后左手

    伸向岳光的胯间,握住赤黑色的阴茎根部。右手玉指紧接着圏住紫黑色的龟头向

    肉棒根部套弄,然后又从阴茎根部龟头滑动···岳光眯起眼睛,舒服地享受着

    美妇人软绵小手的侍奉。那种快感就像是柔软地羽毛在轻柔地抚弄刷洗自己的宝

    贝一样令人沉醉。

    随着快感的累积,岳光开始低声呻吟起来,腹部肌肉随之本能的收缩,连带

    粗壮的腰部也不由自主地弓了起来。由美无言地沉默着,水光潋滟的眸子注视着

    岳光挺起的那话儿。伴随着力道的改变,不断地挤压揉捏着赤黑色的龟头。

    岳光在妇人卖力地伺候下,哼唧声变得更大。龟头开始快速地胀大,就像蜕

    皮一样从包皮下急切地探出头来;充血的尿道口也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巴,在由美

    小手的爱抚下吐出透明的粘液。

    「由···由美,用嘴巴,快点!」岳光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激动的情绪

    命令道。

    「知···知道了。」妇人用带着哭腔的腔调答道,随后白皙修长的脖颈向

    岳光的胯下探去,紧接着温软的朱唇含住岳光紫红色的大龟头。她一边用香舌吸

    吮舔弄着岳光的肉棒,一边忐忑地用余光看向儿子秀夫的方向。当与秀夫呆愣的

    目光相触,又猛地移开视线,低垂的俏脸瞬间涨地通红。

    看着艳光四射的母亲用水灵的小嘴含弄自己坚挺胀大的阴茎,感受着冠状沟

    被湿热的丁香小舌不停地刮蹭,岳光只觉得一阵令灵魂都要颤栗的快感直击脑海。

    「够了,由美!把嘴巴松开。」岳光颤抖着命令道,来自龟头的强烈快感显

    些让他没把持住射精的欲望。

    由美闻言吐出口中的肉棒,向后移开了身子。随后缓缓脱下了上身的白色衬

    衫,然后犹豫着将一双葇荑伸向了腰间的A字裙。

    浅羽家离岳光所在的不动密寺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因为两地实在太近,即便

    出行时阴沉的天空已经雷声隆隆,由美还是选择打着伞与秀夫步行过来。来的路

    上,秀夫一边在后面跟着,一边出神地盯着母亲哈密瓜一样饱满硕大的乳房和扭

    动着的浑圆丰满的臀部······三天前的那晚,在岳光的逼迫下,秀夫初次

    体验了母亲蜜穴腔道温暖紧致的美妙滋味。即便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忘掉那天的事

    情,可最后他却悲哀的发现,这一切对他来说太难了······荒凉的寺庙外

    电闪雷鸣,门窗紧闭的书屋内,第一次让自己尝到女人滋味的母亲全裸着,先是

    脱去了胸衣,然后蜷缩着娇躯将米黄色的内裤从腰间褪去。随着天空偶尔的雷鸣

    炸响,闪电刺眼的银白色亮光透光窗户,照亮了妇人美得令人窒息的白皙丰满的

    胴体。

    「这个奶子到底是怎么长的,真的令人受不了。」岳光像是饿狼一样贪婪地

    盯着由美吊钟形的豪乳喃喃道。随后猛地伸手抓住由美诱人的双乳,低下魁梧的

    身躯,张嘴含住妇人爽弹滑腻的乳球疯狂的吸吮,尤其是顶尖那一粒草莓状的娇

    嫩乳头更是用牙齿大力的撕咬舔弄。

    「痛···痛啊····不要!」由美只觉得乳头都快要被男人凶蛮地扯下

    来了,吃痛之下呻吟出声,美艳的胴体本能地靠向岳光。

    看着母亲衣衫尽去,赤裸着娇躯被岳光玩弄的淫靡场面,三天前母亲与自己

    交欢的场景瞬间在秀夫的脑海中复苏。想到当初母亲在自己胯下摆动腰肢疯狂地

    迎合自己,秀夫双眼赤红,鬼使神差地将手伸向了母亲丰满白腻的臀部。

    「啊!···秀夫不要!」突然感觉到臀部被一双温暖的手掌揉捏,由美本

    能的腰部一缩。回头看是儿子秀夫时,慌忙制止道。

    「你在干什么?小兔崽子!」岳光见状,虎目放光地吓问道。

    「想摸你妈妈的屁股是吗?小子!」岳光接着质问道,似笑非笑的笑脸上带

    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秀夫已经被吓傻了,在岳光的威势下蜷曲着身体畏缩着不

    敢动弹。

    「可是你没看到我玩你妈玩的正爽吗?敢不把我放在眼里,去死!」随着话

    音落下,秀夫单薄的身体被岳光一把抓起提到空中,随后又扑通一声被砸向窗户。

    「哗啦」窗户上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岳光却懒地去看满地的玻璃碎片。他

    走过去揪住秀夫的衬衫将他拉了起来,然后双臂发力绞住了少年的脖颈。

    岳光正准备用力,一旁的由美却像是疯了一样抓住他的手腕不住的拉扯哀求。

    岳光心中烦躁,迫切地想要发泄心中的怒意。他虎目逡巡,目光无焦点地移动着,

    蓦地鹰隼似的视线放在了由美诱人的裸体上。随后岳光放开了秀夫,一双大腿粗

    的手臂猛地缠住了由美细长优美的脖颈。

    由美脖颈被勒紧,在窒息的痛苦下,她不停的扭动娇躯,但她一个弱女子怎

    能挣脱岳光的束缚。她上身被固定,两只修长白皙的大腿伴随着强烈的挣扎本能

    地蹬向面部,秀气粉嫩的脚趾甚至碰到了额头,私处的蜜穴因为这种姿势而对着

    天花板完全敞开,露出里面粉红娇嫩的蜜肉。

    岳光虎目放光地盯着妇人胯间的迷人景色,原本暴怒的脸色迅速地消解,随

    后骤然将嘴巴探到妇人的大腿根处。贪婪含住花穴的诱人嫩肉。侥幸逃得一难的

    秀夫在角落处瑟缩着身子,青紫的脸庞惊恐地看着母亲赤裸着娇躯被岳光玩弄。

    注:日本的和尚可以结婚工作,一般为子承父业。当地居民的亲属死亡后,

    一般将遗体或骨灰存在寺庙,僧人做的工作就是看守墓地和为死者超度。

    本文的场景本来设定在日本,虽然也可以变动一下用中文名,但是的体

    验就大打折扣。第一次投稿时用的就是这些名字,第一章的岳光和清香句没改名

    字,相信有些人读的时候会觉得怪怪的,但因为当时被版主认定为抄袭,我还以

    为是用日文名的关系,因此修改了一下名字。顺便问一下,该如何修改上一章,

    我想把上一章的名字也改一下。名字改动如下(由美——美琴,天赐——秀夫。)

    另外还是那句话,水平有限,文笔略渣,不喜欢的读者请别喷。刚刚写这种题材

    的,觉得喜欢的请多多留言支持,上个星期加班实在没时间,这个星期回努力码

    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