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母】(01)

作品:《耻母

    作者:黄宗源。

    字数:3980。

    第一章 被逼奸的母子。

    「怎么样由美,看起来像不像草莓冰淇淋?」西形岳光一边将滚烫的精液涂

    抹在由美吊钟型的乳房上一边得意地问道。

    由美足有3D的白皙滑腻的乳房上,两颗通红的乳头像是晶莹剔的草莓一

    样镶嵌在粉红色的乳晕上。乳白色的精液仿佛浓稠的奶油似的粘着在如凝脂一般

    的白腻乳肉上,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淫靡的光辉。

    「好看吗?由美?」。

    岳光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开怀大笑道。

    由美一言不发地仰面躺在床上,一双白玉般的玉手遮住了脸庞。一丝不挂的

    动人玉体泛着迷人的肉光,修长圆润的美腿被强行分开,因为腰下被垫了一个绣

    着粉色樱花的枕头,诱人的阴阜被顶得高高隆起,粉红的细缝完全向两边敞开,

    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男人灼热的视线中。紧致红嫩的蜜穴腔道在岳光粗暴地玩弄下

    不断地渗出光亮的淫液,像是少女啜泣的眼泪。

    作为一个年已三十六岁且拥有两个孩子的母亲,浅羽由美的皮肤令人惊讶的

    水灵润泽,连乳晕和阴唇都是令少女忌妒的粉红色。在这个美艳的熟妇身上,时

    间像是失去了它的意义似的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西形岳光是一个身高体长且异常壮硕的和尚。油光发亮的光头下一张大脸似

    猪头般肥大,宽阔的胸膛上肌肉虬结,宛若地底扭曲错杂的藤蔓令人望而生畏。

    此刻,岳光正用他那根粗糙黝黑的食指兴致盎然地地玩弄着由美迷人的肉穴,

    粗壮的食指像是阴茎一样不断地在蜜穴中插入抽出,敏感湿热的腔道紧紧地包裹

    着食指,当指尖捅向子宫口时,滑腻的腔道嫩肉突然一阵紧缩,像是蟒蛇捕食猎

    物一样蠕动着缠紧了整根手指。

    随着岳光食指的不断抽插,蜜穴在与手指的摩擦中不断响起「噗嗞噗嗞」的

    响声,腔道中先前被射入的精液不断地向外溢出。不久,岳光从蜜穴中抽回了手

    指,淫笑着将手指上附着的的粘液涂在了由美如玛瑙一般红亮的乳头和白皙的乳

    肉上。

    由美无言地用双手遮住美艳的脸庞,像是一尊美人雕像一般沉默着。床头的

    吊钟上时针已经指向了六点,窗外的紫阳花开得正浓,傍晚盛开的花朵在夕阳的

    余晖下形成了一片红蓝相间的花海,像是晚霞照在蔚蓝的海面上形成的的瑰丽的

    海面。

    今天是连绵不绝的梅雨季节中难得的晴天,六点过后高中二年级的儿子秀夫

    第一个回到了家里,随后直接进入了自己的卧室,并没有察觉到母亲房内正在发

    生的淫秽的场景。在那之后,高中一年纪的女儿清香回来时同样没有注意到母亲

    房内的异常。

    岳光实力强悍,拥有空手道和柔道双料五段,身高一米七八。由美纤细柔美

    的娇躯在他手中像是小孩子的玩具般被肆意玩弄而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无奈地等

    待岳光发泄完他的兽欲。

    「喂,清香,肚子好饿啊,晚上做什么好吃的啊?」。

    秀夫走到妹妹的卧室门前,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敲门道。

    听到哥哥的请求,清香随即停止了学习,迈着轻快的步伐向楼下的厨房走去,

    少女伸手打开冰箱,一双水眸扫视了一圈,取出了大虾熟练地操持起厨具,做起

    了咖喱虾。

    南面的庭院中有百坪大小,随着时间的推移,庭院中落日的余晖也开始变得

    昏暗起来。客厅中的枝形吊灯已经打开,兄妹两人将做好的饭菜端上餐桌准备吃

    饭。

    就在这时,母亲由美在西形岳光的拉扯下进入了客厅,兄妹两人抬头看去,

    均是被吓了一跳,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

    只见美艳的母亲臻首低垂,手腕被岳光攥着,局促不安地站在兄妹面前。秀

    丽的脸庞上布满了淤青,诱人的胴体竟然只在腰间围了一片奶白色的浴巾。两颗

    肥硕丰满的雪白乳球裸露在外,上面布满了浆糊状的精液,一股树胶一样的腥气

    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饱满的胸部随着喘息而上下起伏,像是遭受淫辱的女人凄凉

    的叹息。

    秀夫和清香被岳光导演的这一幕惊呆了,只是愣愣地盯着母亲袒露在外的象

    征着羞耻意味的丰满双乳。一时间,客厅像被一种诡异的寂静所支配。紧接着随

    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清香惊叫着飞奔出房门,随后秀夫也像是弹簧般猛然站

    起。

    「秀夫,站住!你敢跑出去试试」。

    西形岳光见状怒吼道,猛虎一样的眼神死死地盯着秀夫。秀夫被岳光凶狠的

    目光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像是石头一样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看到这一幕岳光满意地点点头,随后突然伸手抓住了由美腰间的浴巾。由美

    被吓地娇躯一缩,用乞求的目光仰头看向了如魔鬼一样令人畏惧的岳光。

    「求求你岳光,饶了我吧」。

    看着由美颤抖着娇躯不断向自己乞求的动人样子,岳光不仅没有一丝不忍,

    反而露出了嗜虐的笑容。他猛然用力扯掉了由美全身唯一的一件遮羞之物。在岳

    光巨大的力道下,由美被浴巾带着打了个趔趄才稳住身子。

    「啊——,不要」。

    随着浴巾被扯下,由美私处漆黑茂密的阴阜彻底暴露在正值青春期的儿子面

    前,强烈的羞耻感让她忘记了对岳光一贯的恐惧。

    「你这个畜牲」。

    由美刚一骂出口,回应她的便是岳光迎面而来的巨大的手掌。由美随即被这

    一巴掌抽得向后跌去,赤裸滑腻的胴体不由自主地倒向身后儿子秀夫的怀里。

    秀夫本能的抱住母亲踉跄中的动人娇躯,待扶稳母亲后,双手像被电着一样

    立刻离开了母亲柔软丰满的裸体。在那一瞬间,母亲身体柔软滑腻的触感通过手

    臂和指尖传递到全身,秀夫是被电击了一样脊柱一麻。

    「为什么要把手松开,抱紧了!听见没?」。

    岳光不满地咆哮道,刺耳的声音在客厅中回荡起来。随后一个肥大的手掌在

    由美娇嫩的脸上瞬间炸响,美艳熟妇诱人的身子刚刚被儿子扶起紧接着又倒在沙

    发上,由美雪白肥美的臀部随之裸呈在岳光和儿子秀夫面前。

    「由美,你听好了。今天我要看你跟你儿子通奸,作为交换,我答应不向你

    女儿清香伸手,明白了吗?」。

    岳光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握在了由美纤细的腰肢上,早已筋疲力尽的由美在岳

    光的蛮力下就像是玩具一样毫无反抗之力,轻易地就被男人翻了个身。

    「屁股虽然也很漂亮,但还是先让秀夫看看你的小穴吧!」岳光用手狠狠揉

    捏了一下由美肥美的臀部,淫笑道

    「岳光,请···请放过我吧,除了这件事····」由美悲戚道。

    「你说做不到?由美你是没被打够吗?」岳光一双虎目凶狠地盯着由美泛着

    泪光的美眸,狰狞地眼神中没有一丝怜悯之意。

    由美见状认命地沉默下来,仰头向上躺在沙发上,漆黑浓密的阴毛完全暴露

    在灯光下,岳光用手指分开了美妇妇充血肿胀的阴唇,双手抓着女人的脚踝,将

    女人的双腿用力向两边拉开,露出了诱人的大腿根部。由美只是任凭岳光摆弄,

    全程眼神涣散地盯着墙壁上毕加索的名画——(仿品)。

    「秀夫,坐到这边来,好好看你妈妈的骚逼」。

    岳光用用左手手指分开了缠绕在由美阴唇上的几根阴毛,用指尖撑开了挡住

    阴道的阴唇,随后用右手将红酒的木质瓶栓慢慢地塞进了妇人红嫩湿润的阴道中。

    由美闭着眼「嗯啊」之声不绝,比起疼痛她内心更多的是羞耻。

    妇人的腔道因为还残留着男人精液的关系仍然十分润滑。秀夫呆呆地看着瓶

    栓在母亲湿润窄小的蜜穴中一点点被挤入,一时竟被女人性器的神秘构造惊住了。

    「过来,秀夫。用手指将瓶栓取出来」。

    秀夫听到岳光的命令浑身一个寒颤,本能地摇头拒绝。可随后岳光巨大的巴

    掌便如狂风暴雨般接连不断地扇在他的脸上。同时嘴中不断地喝骂道「你敢不听

    我的话」。

    「饶了我吧,我做就是了。」被打怕的秀夫抱头求饶道。

    听到秀夫求饶,岳光这才停止了暴行,转而又用粗大的手指撑开了由美的阴

    唇,妇人淡粉色的阴道粘膜随之暴露出来。

    看着眼前像是软体生物一样的诱人嫩肉,秀夫一时间忘记了刚才遭受的殴打,

    只是屏气凝神地盯着母亲迷人的媚肉。作为浅羽家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浅羽秀夫

    延续了父母优秀的基因,长着一副英俊迷人的外表,高中二年纪的他还是个处男,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私密的部位。

    「啊啊、秀夫,不要···不要盯着妈妈的那里看···」。

    看着儿子出神地盯着自己的私处,由美惊惧羞耻地急道。不过还没等她说完,

    儿子秀夫却用颤抖的食指插入了她粉红色的蜜穴肉缝中。

    「啊···不要···」由美疯狂地嘶喊道,美艳的身子挣扎起来,不过在

    岳光的压制下她的反抗显得是那么无力。与此同时秀夫也哭了出来,却仍然将手

    指向蜜穴的更深处插去。

    「妈妈,我也不想的,不过岳光太可怕了。」秀夫不敢看母亲被打的青紫的

    脸庞,无奈地哭诉道。

    「但是,秀夫,我们是母子,这种事绝对不可以做的。啊啊····岳光,

    求求你让秀夫停下吧」。

    看着陷入两难的儿子,由美再次向岳光哀求道。

    「闭嘴!由美。」面对由美接二连三的不配合,岳光不耐烦地怒喝道。

    秀夫的手指先是接触到一团紧致而湿热的软肉,随着继续深入母亲阴道内壁

    渐渐变得粗糙,直到接近子宫口指尖才触碰到了瓶栓,他插入蜜穴的手指随即停

    了下来。他内心激荡地地同时将中指也插了进去,两根手指夹住瓶栓小心翼翼地

    向阴道外拉出。由于被阴道嫩肉包裹的关系,被拔出来的瓶栓带着一股腻人的腥

    味。

    伴随着瓶栓被拔出,阴道口带出了一些粉红色的嫩肉,秀夫有些恍惚地盯着

    淫靡的阴道口。一直用手指撑着阴道口的岳光也是眼睛不眨地盯着,随后他将手

    指抽走转头看向了秀夫。

    「秀夫,脱衣服!。我要看英俊的儿子操自己的美人妈妈」。

    秀夫闻言站了起来,身体颤抖地同时将黑色T恤脱了下来。随着上衣被脱掉,

    秀夫白净纤瘦的身体裸露出来,因为秀夫身材有些偏高,所以脖颈和肩头乃至全

    身都显得有些纤细。

    秀夫随后将身子折成了两半,弯腰将短裤和白色内裤也脱了下来,全身裸呈

    在灯光下。

    岳光眯起眼看着眼前裸体的美少年,表情有些意外。灯光下秀夫露出的阴茎

    仿若怒目金刚一般直挺挺地斜向上翘着,与少年那略显纤细的身材完全不搭。即

    便岳光自负本钱雄厚,也不得不承认这少年天赋异禀。才十七岁的少年就有这样

    粗长壮硕的阳具,这完全出乎岳光的意料。

    注解:空手道和柔道的五段均为业余最高级别,更高的六段需要世界空手道

    和柔道彭协会进行认证才可以确认。

    注:这是本人第一次尝试写,水平有限希望大家不要喷我。若是觉得能

    看下去,请多多支持小弟,我会用努力更新来回报大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