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母】(10)

作品:《耻母

    第十章、儿子强上母亲之双洞齐开。

    「由美你别给我打电话了,我告诉你,清香现在是我的了,我想怎么玩就怎

    么玩。暑假结束前,我会把她送回来的。在之前,你们都别来烦我,即便你是清

    香的母亲也不行!」电话那头的岳光咆哮道,随后「呯」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由美听完,拿着电话的手无力地垂下。那晚之后,岳光便将清香强行带到了

    不动密寺。由美虽然去了几次,但都被撵了回来,岳光这次的态度更是让她担忧

    女儿的处境。厨房外是足有百坪的庭院,此时正值盛夏,葱茏茂密的树林间,不

    时传来杜鹃鸟高亢婉转的啼鸣,但是听在由美的耳中,却觉得格外的刺耳。

    燥热的夏天中,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夕阳西斜后,时间来到了傍晚。由美正

    在厨房做着晚饭时,门口突然传来了秀夫吹口哨的声音。秀夫这时刚好放学回来,

    他一路吹着口哨来到厨房,突然从后面抱住由美的腰肢。

    「秀夫你要干什么,把手松开。」由美被秀夫紧紧地搂住,挣扎着惊呼道。

    这一瞬间,她只觉得儿子身子阳光和汗水混杂的气味,像是欲火中的岩浆一般炙

    热。

    「妈妈,晚饭一会再做,先把衣服脱掉好吗?」秀夫说着,粗暴地掀起母亲

    的裙摆,手掌用力地揉捏起雪腻的丰臀。

    「停下来,啊啊,不要,快住手,妈妈正担心清香的事呢,不要摸了!」由

    美情绪激动地反抗道。

    「妈妈,清香被掠到寺里了,你操心也没用。晚饭前陪我做一次好吗?一次

    就好。实话说妈妈的屁股真是极品呢,你别板着脸啊。昨晚你不是觉的很爽吗?」。

    「昨晚的事情让秀夫误会了,妈妈可以理解,不过今天真的不行。所以把手

    拿开。」由美在儿子的手臂中,扭动着腰肢挣扎道。想到昨晚疯狂的交欢,由美

    清丽秀美的娇颜瞬间染上了一层红晕,或许是因为极度的无助和悲伤。或许是为

    了发泄,昨晚自已鬼使神差地和秀夫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性交,这也怪不得秀夫今

    天这样放肆。

    「不听话的话就要打屁屁了哟,想到妈妈昨晚的样子,秀夫就兴奋的不能自

    已呢。」秀夫贴到母亲泛着红晕的雪白脖颈上低声道,手掌反而更加用力地揉捏

    起滑腻的臀肉。

    「住手……啊啊……给我停下来——」美妇人纤细的腰肢剧烈的扭动,见秀

    夫仍然不为所动,情急之下拿起了案板上的菜刀威胁道。锋利的刀刃折射出明晃

    渗人的寒光,秀夫被吓地头皮一麻,老实地停下手中的动作。

    「再不听妈妈的话,真的会砍你哦。」由美将明亮的刀刃晃了晃,又将菜刀

    放回了案板。秀夫在母亲的强烈反抗中松开了手臂,不过并没有离开,而是用迷

    恋痴情的目光注视着着母亲。感受着秀夫含情脉脉的眼神,由美原本坚硬的心肠

    不由软了几分,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冤孽』这两个无奈的字眼。

    「妈妈,求求你帮我一次吧。我快要疯了,根本没心思学习。」已经高二的

    秀夫像是小孩子一样撒娇道,随后拉开蓝色牛仔裤的拉链,露出里面的阴茎。早

    已勃起的阴茎猛地弹跳出来,高昂着紫红色的龟头,像是大雁的脖子一样又长又

    粗,看起来分外骇人。只是十七岁的少年的肉棒,看起来竟然比岳光还要雄伟粗

    大。由美看得呼吸一窒,端庄水润的眸子像是被磁铁吸引一般,出神地盯着秀夫

    的肉棒。

    「妈妈喜欢秀夫的肉棒吗?喜欢就握住吧。」秀夫进一步诱惑道。

    「你在说什么呢,秀夫……快把你的东西收起来,这样子也太下流了。」由

    美粉颊羞得通红,扭过头去低声道。

    「看样子妈妈忘记昨晚的事了。还记得某人被肉棒几乎捅到胃里,一边哭泣

    一边浪叫着『我要……要死了……』之类的话吗?」。

    「不要,求求你不要再说了——……说好了啊……妈妈……妈妈只帮你这一

    次……」由美俏脸像火烧云一般羞地通红。想到自已虽然出于伦理道德,不愿主

    动跟儿子交欢,但即便是被胁迫,所有的地方都被他玩弄过了。在儿子的挑逗和

    肉欲的驱使下,早已被开发得敏感异常的胴体,像是沙漠中暴晒的美人鱼在渴求

    雨露一样,极度渴望着性爱的滋润。

    由美玉手颤抖着伸向秀夫的肉棒,指尖刚一接触棒身,便像触碰到烧红的烙

    铁般缩了回来。显然在她的脑海中,仍然进行着欲望和伦理的斗争。良久,伴随

    着粗重的喘息,由美水葱似的手指再次伸出,终于握住了儿子涨得通红的肉棒,

    慢慢地上下捊动起来。

    「好大啊……才十七岁怎么会这么大……比起你爸爸生前大多了……」由美

    细嫩的手指圈住棒身,看着眼前青筋凸起的巨阳喃喃道,玉手中的动作变得更快

    了。

    「啊啊,妈妈……这样虽然很爽……但只是这种程度……是不可能射精的…

    …」秀夫强忍着快感提醒道。

    「放心吧,妈妈知道的。这次算是妈妈输了……这么粗大的肉棒真是女人的

    克星……又变大了,好厉害——啊啊……秀夫……妈妈也兴奋起来了……唔唔,

    小穴都湿了呢……」由美淫声道。接着突然俯下身去,抱住儿子的双腿,随后香

    软的唇舌含住秀夫胯下的阴茎,湿热的舌头随即在龟头上缠绕吸吮起来。在激烈

    的性交中,由美失突然像迷失了神志一般用力过度,贝齿猛地咬在龟头的冠状沟

    上。秀夫吃痛之下蓦地一声惨嚎,条件反射地从母亲充满魔力的唇齿中飞快抽出

    肉棒。

    「妈妈不小心就咬下去了呢,真是对不起了,秀夫。」由美担忧地看着秀夫

    道歉道。

    「我原谅你了妈妈。不过作为条件,你要到我的卧室脱光衣服等着,待我上

    去后和我做一次,行吗?」听完秀夫的话,由美沉默着点点头,随后离开了厨房。

    不久,秀夫耳边传来了凉鞋踩在楼梯上的『噔噔』声,他再不迟疑,从冰箱中取

    出了鸡蛋和香肠后便转身追了出去。

    当秀夫上了二楼推开房门时,房间中的母亲已经罗衫全解,正羞答答地背对

    着房门,侧身站在书桌旁。屋内的窗帘已被拉上,在白炽灯的灯光下,母亲那白

    皙得无一丝瑕疵的雪白胴体,像是满月下的深潭白玉,闪烁着晶莹柔润的肤光。

    细腻的玉背下是柳条似的细腰,两条修长美腿支撑着雪腻丰满的臀瓣,像是被丝

    绸打磨过的玉柱一般光滑润泽。虽只是背影,却看得秀夫血脉喷张,恨不得立刻

    将母抱住怀中好好品尝玩弄。

    「秀夫,这样的事以后不要继续做了。虽然妈妈这个样子跟你说这些话很奇

    怪,但这都是真心话。」由美低垂着俏脸,羞臊道。

    秀夫盯着母亲微薄的红唇,敷衍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想到(就是这张红艳的

    小嘴,刚才还用力地咬住自已的龟头,现在却义正言辞地拒绝日后的求欢,不免

    有些可笑。)想到这,秀夫一把抓住由美丰腴的臀瓣,用力揉捏着向两边掰开。

    随后大嘴一张含住粉嫩的臀肉贪婪地啃噬轻咬,刚才是母亲在咬自已的龟头,现

    在轮到自已了。

    「啊啊……嗯……秀夫不要……羞死人了……」由美双手捂在沾满口水的臀

    瓣上,羞不可抑地抗拒道。

    「站着别动,妈妈你开始不听话了呢。」秀夫说着用力扒开肥弹的臀瓣,露

    出中间深遂的臀缝,紧接着右手伸到蜜穴中大力抠弄起来。

    「啊啊—嗯……秀夫……不要啊……慢点……」敏感的阴道突然被异物粗鲁

    地插入,由美情不自禁地喘息着呻吟道。

    「妈妈的这里,已经这么湿了呢。」秀夫手指甫一插入,便发现由美的秘处

    早已经春潮泛滥。他调笑着说道,随后熟稔地拨开两片大阴唇,湿润的指尖开始

    在勃起的阴蒂和蜜缝间来回滑动。

    「啊——唔唔嗯……」在秀夫的刺激下,由美强忍着快感媚声道。娇嫩的玉

    户因为先前的挑逗早已发情,阴唇像是发酵的面团一样鼓胀着隆起,变得敏感而

    炽热;掩盖住阴蒂的包皮也因为情欲的炙烤而向外翻卷开来,露出里面红宝石一

    样的粉嫩肉珠。秀夫看得兴起,蓦地挟住鼓胀的阴蒂大力搓揉起来。

    「啊啊……秀夫……不要……要泄了……啊啊……」敏感娇嫩的阴蒂被恣意

    玩弄,由美像是被扼住了七寸的美女蛇一般高声惨叫道。在令人昏厥的强烈快感

    中,她秀眉紧蹙,修长的脖颈拼命向后仰起,玉手死死抓住一侧的书桌才能勉强

    保持站立。

    「秀夫……再用力些……啊啊……就是这样……要更加……更加用力……唔

    唔嗯……要死了……」在高潮到来的时刻,由美完全被肉体的快感淹没。一边揉

    捏着浑圆的丰乳,一边渴求着秀夫更强力的刺激……。

    在由美泄身后,秀夫随即停止了动作,像是口渴了一般,悠闲地下楼去拿果

    汁。当他端着果汁,一路吹着土耳其进行曲的口哨回来时,发现刚才被玩弄阴蒂

    到高潮的母亲,仍旧像是虚脱了一般躺在床上。仰躺着的母亲玉腿随意地向外打

    开,露出大腿根处稀疏的阴毛,丰满浑圆的两颗乳球像是两块发酵的面团般镶在

    玉案一般的美体上。

    「秀夫,饮料一会再喝,还是先把这一切结束吧。你不是要妈妈帮你发泄吗?

    动作快点。」由美黛眉微凝,有些不满的催促道。

    「妈妈你在说什么啊?今天我可是打算做一整晚的,到明天早上我们都不准

    睡,明白了吗?」秀夫说着迅速脱掉衣服,然后赤裸着爬上床,接着搂住由美的

    肩头。不由分说地将嘴巴地盖在母亲的朱唇上,将之前含着的果汁缓缓渡到由美

    的檀口中。手掌更是轻车熟路地伸向母亲的巨乳,攥住滑腻的乳肉,贪婪地揉弄

    起来。

    敏感的豪乳被玩弄的同时,香舌也被秀夫含在唇齿间来回地品尝,由美一边

    强忍着欲火的冲击,一边暗自咒骂自已敏感的身体。她觉得自已像被下了诅咒一

    般,只要看到秀夫那根粗大坚挺的肉棒,身体就不可抑制地发热发烫,变得像淫

    娃荡妇一样渴望着阴茎的充实。

    「妈妈知道秀夫担心清香,但妈妈更加的担忧。所以一想到跟秀夫在一起淫

    乱的场景……妈妈就会格外地鄙视自已,这种心情秀夫能理解的,对吗?」由美

    在伦理和肉欲的旋涡中挣扎着,但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对秀夫表明心迹道。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妈妈现在要考虑的是这根香肠该怎么吃。到度是要

    给肛门吃还是给小穴吃,想好了吗?」秀夫不耐烦地打断了由美的话,指着盘子

    中的香肠逼问道。

    「啊啊,不要,妈妈和你像平常那样做,早点结束不好吗?不要再玩弄妈妈

    了,秀夫。」看着秀夫手中的香肠,由美蓦地脸色一变,惊惶地求道。

    「烦死了!每次都是早点结束早点结束,你被岳光玩的候怎么不见你这么说。

    你要早点结束是吧,好啊,把屁股撅起来。」屡次听到由美委婉的拒绝,联想到

    母亲被岳光凌辱时的淫荡模样,秀夫像点着的火药桶般,怒气冲冲地咆哮道。

    由美从没见到秀夫如此愤怒,闻言想到自已对岳光和儿子不同的态度,内疚

    地撅起雪白的丰臀。秀夫解下牛皮腰带,毫不手软地挥向娇嫩的臀瓣。伴随着一

    阵「啪啪」的脆响和妇人的惨叫,白皙无瑕的臀肉上顿时多了几条鲜红的鞭痕。

    鞭笞结束后,由美闷哼着再次仰躺在床上,大腿无力向两边敞开。

    「先用前面的小穴……接着再用后面的菊花吃……吃香肠……」由美躺在床

    上屈辱地哽咽道,说完后纤细的手掌痛苦地捂住不住抽泣的脸颊。秀夫点了点头,

    伸手拿过塑料瓶打开瓶盖,瓶子里装的是去了蛋黄的蛋清。他将香肠的一头伸进

    瓶中,当肠衣上蘸满了粘液后取出,紧接着将裹满蛋清的香肠摁在鼓起的阴蒂上。

    「啊啊……求求你秀夫……不要……啊啊……不要啊……」充血火热的阴蒂

    突然被冰凉的蛋清和香肠挤压,由美像是隆冬时节突然掉入冰窖一般颤声道。

    「妈妈就爱说谎,但小穴很诚实呢。你看,它在张嘴说我也要呢。」湿热的

    小穴在由美的喘息下不停地翕合,秀夫一边戏弄着母亲一边将香肠向蜜穴处滑动。

    「啊啊……秀夫……饶了……啊啊……饶了妈妈啊……」在秀夫的戏弄下,

    由美啜泣着呻吟道。湿滑的香肠在阴蒂周围转了一圈又戏弄似的沿着蜜缝下滑,

    在蜜缝口拖挑逗似的轻捻了一阵后,突然毫无征兆地直没进温热紧致的阴道,借

    着淫水和蛋清的润滑,畅通无阻地瞬间捅到花径深处。

    伴随着香肠的移动,由美虽然被挑逗的瘙痒难耐,但还算能忍。但当寒铁似

    的肠身直捅入子宫时,她只觉得体内的温度像被瞬间被抽空了一般,一声高亢的

    淫叫后,不住厮磨的玉腿刹那间崩地笔直,整个娇躯似乎都被冻僵了一般坚硬地

    向上拱起。

    「现在趴在床上,把屁股撅起来。」秀夫兴奋地命令道,随后将由美被淫水

    和汗液浸湿的胴体摆成了狗爬式。由美被强迫着屈膝爬起,四肢无力地撑在床单

    上,浑圆坚挺的豪乳像倒扣的瓷碗般,颤巍巍地悬在胸脯下,随着身体的颤抖荡

    出一阵阵诱人的乳波。紧接着在秀夫的再次鞭笞下,一边痛苦地呻吟着,一边将

    雪白的肥臀向上拱起。

    「啊啊……羞死人了……秀夫求求你……别再打妈妈的屁股了……屁股已经

    被打的麻木了……」由美扭动着纤腰翘臀躲闪道,原本白皙的臀肉已经通红一片,

    丰满的乳球和肥腻的臀瓣在剧烈的扭动中,掀起一阵阵令人目眩的乳波臀浪。

    「好吧,由美。不打你了。」秀夫眼神炽热的盯着母亲妖冶的艳姿,打趣似

    地取笑道。

    「不准叫我由美——啊啊……不要插到菊花里啊……唔—嗯……蛋清像精液

    一样又滑又粘……啊嗯……妈妈的菊花又被秀夫玩弄了……温柔些……唔唔嗯…

    …进来了……好粗啊……插到最里面去了……啊啊……要死了……」。

    借着蛋清和淫液的润滑,秀夫轻易地将香肠捅到由美的肛洞深处,随后迅速

    地拔出,又「噗嗞」一下狠狠地戳进前面的蜜穴中,紧接着又迅捷地抽出……就

    这样,这个魔子似的少年像是在表演魔术一样,同时抽插着由美的蜜穴和肛洞。

    在这样激烈的抽送中,肛洞粘膜上一秒还在紧紧地缠绕着肠身,下一刻花穴蜜道

    就被强行捅开,只爽得她三魂飞天外,七魄宇内游。

    「啊啊……让我死吧……秀夫……求求你……把肉棒插进来……」由美被肏

    地花枝乱颤,气息微弱地乞求道。说完后,虚脱的藕臂再也无力支持绵软的娇躯,

    白嫩的胴体「扑通」一声翻卷着倒向床面,仰面躺在了床上。

    「哈啊啊……秀夫……快插啊……妈妈要你的东西插进来啊……」由美状若

    疯癫地腻声道。一边呻吟着,一边敞开大腿。她先用玉指拨开肿胀的阴唇,接着

    从红艳的蜜穴中拨出水光淋淋的香肠,放到床边的盘子中。看着母亲焦急求欢的

    耻态,秀夫并没有急着插入。而是伸手拿起盘子,仔细地将盘中的蛋清全部涂抹

    到胀的通红的阴蒂上,随后掐住鼓胀的肉粒,用指尖轻轻刮蹭起来。

    「啊啊秀夫……死了……要死了……不要再折磨妈妈了……」由美用尽最后

    一丝力气恳求道。

    「啪嗒、啪嗒……」秀夫斜眼看着母亲,逗弄似的拍打着艳红的肉芽。筋疲

    力尽的由美只能哀怨的看着秀夫,任凭儿子作弄自已敏感的阴蒂。秀夫调戏了一

    阵,便不再戏耍母亲,拖过由美瘫成烂泥的白嫩身子,龟头对准水汪汪的桃源洞

    口猛地一挺,火热精壮的身子随即压在母亲细嫩绵软的娇躯上。

    身下的由美双腿抬起,盘在秀夫的后腰上。在肉欲的驱使下,美妇人修长的

    美腿像蠕动的藤条般,缓缓地绞紧儿子的腰腹,仿佛要把身上的秀夫勒到自已腹

    中一般。

    「噢噢……妈妈……你里面好紧啊……像要把肉棒挟断似的……」伴随着胯

    部肌肉的大力收缩,由美本就紧致的阴道变得更加紧窄。秀夫喘着粗气停下,静

    静享受着肉棒被阴道内壁强烈挤压的快感。短暂的静止过后,秀夫终于发动了猛

    攻。胀得发紫的肉棒像出海的蛟龙一般,在溢满淫水的蜜穴中狂插猛抽起来。

    「啊啊……秀夫……慢点……不行了……妈妈要泄了……啊啊……」伴随着

    一声颤栗的呻吟,由美哆嗦着绷直了粉腿。

    这一刻她只觉得整个阴道,都随着肉棒的抽出被带出体外。就在高潮来临前

    的关键时候,秀夫的巨阳又「噗嗞」一声直插到子宫深处。龟头剧烈的震颤起来,

    在阴精涌出的同时,一股滚烫的阳精瞬间激射在蜜壶深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