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公司性事多】(08)

作品:《外企公司性事多

    第八篇、美川玲子的性教育课。

    下午,美川玲子和村田丽奈在会议室给刘强和课长级的职员培训《全员品质

    管理》的课程。

    刘强痴痴地看着在白板上写写画画的美川,想起了大学时暗恋过一个老师。

    那时,他也象现在这样,坐在教室的众多的同学当中,看着讲台上老师的情景与

    现在是那么的相似。

    「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美川讲完,收好资料,她早看出刘强看自

    己的神态异样了。等村田丽奈和向个课长们离开,她问刘强:「刘强君,您在想

    什么?」。

    「您讲课时的样子,就象我大学时一个女老师。」刘强依然眼神呆滞,思绪

    还沉浸在以往的时光里。

    「工作结束后,来我房间吧,我准备了日本料理。」美川说完拿着资料出了

    会议室,刘强看着她娉娉袅袅的身影离开,才将思绪拉回到现实。

    下班后,刘强直接去了美川的房间。

    美川已经换上了浴衣和服,她接过刘强的手包放在柜子上,并将刘强脱下的

    皮鞋头朝外摆好说:「请来卧室一下吧。」刘强诧异地随着美川进了卧室。

    「我帮您脱下衣服。」美川说完就要脱刘强的衣服。

    刘强忙拉住衣服问道:「玲子,现在做爱太早吧」。

    美川吃吃地笑着,转身拿出一叠衣服,打开一件。「看看,给你买的和服」。

    「哦」是自己误会美川了。长这么大,第一次有女孩给自己买衣服。他突然

    有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有温暖,有温情,还有家的感觉。

    刘强身上除了内裤,其它衣服都被美川剥了个去了。「这个我自己脱吧。」

    刘强转过身抬腿将内裤脱下,丢在美川为自己叠好的衣服上。

    「那尼?」这回轮到美川诧异了。当看到刘强转过身背对着自己,她想起这

    是怎么回事了。

    美川先拿起一件棉制白色的长袍给刘强穿上,「这件是贴身穿的,叫襦袢。

    美川一边介绍,一边在刘强的身前身后,又提又拉的,然后在腰上系上一根带子。

    「这是浴衣。」美川说着,又把刘强当木偶一样,提拉捆绑了一阵子,「好

    了。以后您在我这里就这样穿吧。」刘强的下身渐渐的恢复了平静,他转过身,

    一手搭在腹前的腰带上,一手下垂。

    「卡靠移(真帅)!美川惊呼一声,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刘强。

    「我比三浦友和帅吗?」。

    「比他要帅好多,他现在都四十多岁了。」美川说完,打开自己的和服的下

    摆,露出白白的大腿。大腿的上边,一条白色半透明的蕾丝内裤。

    内裤下时隐时见的一小片黑云让刘强的目光变得淫荡起来。他刚想伸手去云

    里抚摸,美川却放下了裙摆。

    「现在的日本人穿和服是穿内裤的,请刘强君到客厅吧。」美川说完在前边

    将刘强引出卧室。

    刘强跟在她身后按了按又高高翘起的鸡巴嘘了口气:「原来如此啊,自己一

    再的露怯,脸上有些发热,更可笑的是还以为她是在挑逗自己呢。不过,这和服

    真不错,一点看不出来鸡巴挺着呢」。

    来到客厅,美川从厨房端出各式日本料理,摆满了长桌,还拿出两小瓶清酒。

    刘强看着满桌的各式各色的料理,两只手不住地搓着赞叹道:「这也太精制

    了,玲子你太棒了。」刘强这么做是有目的,因为吃日本料理是有顺序的,而礼

    节也多,他不是都知道,他只能等美川给他介绍。

    美川嘻嘻笑着,她看出了刘强的心思,她先用温手巾擦了擦手,拿起筷枕上

    的筷子说:开始吃吧。「于是,先夹起凉菜放入口中,刘强也学着她的样子吃了

    起来。

    美川吃的不多,她几乎是每样菜只夹了一次,就好象是在为刘强做示范。几

    杯酒之后,刘强不再管什么礼节了,大模大样的海吃起来,「嗯,太好吃了。」

    「寿司要用手捏着吃,一口吃下。」美川不断地提醒着。

    「嗯,来喝酒。」刘强子龙滋啦一口喝干了,看美川也喝了,他拿瓶子就要

    给美川倒,美川把瓶子抢过去说:「用我的酒瓶给我倒。」「你们的礼节真奇怪,

    为什么必须相互倒酒?」刘强等美川给自己倒满后,拿起美川桌边的酒瓶,也给

    她倒满。

    「我们日本是礼仪之邦。」美川几杯酒后也不再拘礼了,面带得意之色地说

    道。

    「中国才是礼仪大国,你们日本都是从中国学去的。」刘强也不示弱,两个

    开始较起真来。

    「日本是从中国学了很多,但都做得比中国要好,嗯,比如茶艺,科技,现

    在中国人不都用日本产的汽车、家电吗。」美川一口气儿举了几个实例。

    刘强想了想,她说的也错,一没时找出能反驳的话来。「中国男人器大物勃。」

    刘强自己都没想到说出这么一句。

    「什么器物?」美川没明白刘强说的话是什么含义。一边问着一边歪着头想

    着。

    刘强看着美川娇媚可爱的样子,嘿嘿地笑着。

    「讨厌哦。」美川一副撒娇的语气。

    「我吃好了,谢谢玲子,真是太好吃了。」刘强把最后一杯酒喝下,感谢并

    赞美着,美川很高兴,她一边收碗筷一边说:「那您请到卧室休息一下,我清理

    餐桌。」刘强本想帮忙清理,可转念一想,他从一进屋起,美川就把自己侍候得

    异常舒服,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男主人一样,干脆就享受下去吧。于是,他走进了

    卧室。

    刘强在美川的卧室里踱着步,享受着女孩子闺房里的氛围与气息。忽然,书

    架上的一本日语书《艺妓·女郎与性爱术》吸引了他,他拿起书,坐在榻上一页

    页地翻看起来。

    「刘强君如果喜欢看就拿去吧。」美川说着款款地走到刘强身边坐下。

    刘强正看得入神,美川进来竟然浑然不知。结巴着:「对不起,没经您的同

    意就……」刘强正在看性爱术的那篇,此时正看得他正心跳加快,鸡巴杠杠硬的

    时候,美川进来了。

    美川放下手里的托盘,看了一眼刘强手里书的内容,把书拿走放在柜子上,

    柔声地说:「我是您的老师,让我教您这些吧。」说完,就要脱去和服。

    「别脱,就这样好了。」刘强制止了美川。

    美川两眼炙热地望着刘强,她将两只手臂从和服袖子中抽出,并将和服的领

    口褪到腰间。顷刻间,平滑圆润的双肩,肌肤如雪的双乳,映衬着玫瑰红色的两

    只乳头,都暴露在刘强的眼前。

    刘强不知不觉中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握住美川的一只丰乳。那种光滑细腻,

    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感觉顺着手掌传至手臂,传至心房。

    美川跪坐着身体,把刘强的和服脱下,并服侍着他躺下,此时的刘强,阴茎

    早已经成了冲天炮。「考瓦伊(好可怕)」美川三根白皙纤细的手指掩住粉唇惊

    呼着,「请稍等一下,」说完跑出了卧室。

    一会儿,刘强看美川拿着软尺进来,他明白了,她是要量一下自大的阴茎尺

    寸。「长度16。9CM,直径4。1CM,这比日本男人的大好多,你们中国

    男人的都这么大吗?」美川一边问,一边轻轻握着刘强的阴茎,用温湿的毛巾擦

    拭着。

    「当然不是了,我只是中国人中比较大的……哦。」刘强话没说完,美川已

    经将他的阴茎吞入口中一半,并一只手搭在刘强的右胸,中指轻轻地抚磨着右边

    那只乳头,另一只手握着刘强阴茎的根部,头上下吞吐着。

    吞吐了一会儿,美川为刘强套上安全套,然后,撩起和服,骑在了刘强的跨

    上,手握着阴茎在自己的阴道口研磨着。

    刘强伸两只手握着美川的丰乳,两手食指微分,夹着美川玫瑰色的乳头揉捏

    起来,两只乳房慢慢变大,乳头渐渐变,乳晕的毛孔突起,这一系列的变化,通

    过手掌传递到刘强的大脑中枢,他通过触觉享受着女性身体的美。

    「嗯」美川嘤的一声,阴茎分开两片红黑的阴唇慢慢地进入了她的体内,当

    进入到一半的时候,她停下了,「太大了。」美川身体微微前倾,两手支撑在刘

    强的胸上,表情有些痛苦。

    「上一次,你也这么痛苦吗?」。

    「嗯,上一次被您绑着,只能忍着,您不用担心,过一会儿就会好的,女人

    的阴道会随着性欲的提升变长的,不过,最大也就到15CM,再往里就是子宫

    口了。」美川一边说,一边上下轻轻挫动着屁股,刘强看着美川已经因为充血而

    红肿的阴唇心疼地说:「那我不动,你慢慢来。」「嗯,这个姿势在您刚看的书

    里叫女上膝位,是女性主动的姿势,阴茎可以最深程度地进入女性的体内。」美

    川的臀部越挫越深,她能感觉到,阴茎顶到了子宫,这种感觉虽然有些痛苦,但

    很新奇,是那种子宫被推向小腹的感觉。

    刘强的感觉要比美川爽快多,自己粗大的阴茎被阴道紧紧的包裹着,龟头被

    阻力挡住,又旋即消失,接下来就是冠状沟摩擦带来的快感,随着美川的屁股上

    下起伏行程的加大,这种快感让刘强轻轻的发出「哦、哦……的叫声,他一只手

    从美川的乳房上拿开,手掌按在她的阴阜,轻抚着紧贴皮肤的阴毛,然后将大拇

    指伸到美川的阴蒂。

    「啊,」当美川将身体完全坐在刘强的跨上时,阴道的胀满感,子宫的阻力

    感,还有阴蒂的刺激的麻醉感,让她身体的肌肉刹那间失去了用力的能力,全身

    一软趴在刘强的身上,两只乳房挤在两人的身体中间。

    刘强忙抽出被压在身下的手臂,把她搂紧,让她的乳房更紧地压在自己胸上。

    「对不起,您的实在太大了。」美川在刘强的耳边喘息并轻声轻语道:「一

    会儿您主动的时候轻一些好吗?」。

    「好的。」刘强的手在美川光滑的背上游动着伸她的裹着和服的腰部。

    美川慢慢直起身体,两只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用力的按摩着,她没有想到,

    刚这么一会儿,自己的性欲就膨胀到高点,两只乳房胀得厉害。她知道,这是因

    为刘强粗大的阴茎完全充满自己阴道,挤压阴道内布满神经末梢的那一小片区域

    造成的,美川不再上下挫动,她也想让刘强尽快达到高点,于时,她两腿稍微支

    撑着自己的体重,坐在刘强的跨上,屁股转圈研磨起来。

    「噢、喔……」刘强叫声不断,美川的这个动作,让他的快感布满整根阴茎,

    就连耻丘都能感觉到有两片湿漉漉的柔软的阴唇在揉搓。这种特别的爽麻很快让

    刘强就有了要射精的感觉,他猛地坐起身,搂住美川的丰臀,按在自己跨上,不

    使她再转动。

    「这个女上膝位太爽快了。」刘强缓了一会儿才开口说话。他将两腿盘起。

    一只手托起美川的乳房,用嘴唇播弄着一只乳头,他仿佛闻到了股清新的乳香,

    「真香。」说完将乳头含入口中。

    「刘强君的鼻子很灵,女人的乳房确实能分泌一种气味,这种气味能唤起男

    人的性欲,而我们两个现在的姿势在书里叫」投网势。「说着美川坐在刘强盘起

    的双腿上,颠了两下屁股。

    「哈……,玲子老师,你真是太可爱了。」刘强之所以笑,是因为这个时候,

    美川还在认真地教授他性技术。

    美川嘻嘻地笑着两手搂住刘强的脖子,屁股上下颠起来。

    刘强揽着美川的纤腰,辅助着,让她的屁股重重在砸在自己的跨上。因为刘

    强是盘腿坐着的,所以,阴茎不会全根插入阴道,两个人都可以尽情地享受,阴

    茎与阴道的交合之乐。

    之后,两个人又换了几个姿势。

    「这是缠络位」。

    「这是开股势」。

    「这是挂马势」。

    每一个姿势,美川都在娇喘声中告诉刘强叫什么。

    这一晚,两个人做了两个多小时,又用了三个安全套。

    那天之后,刘强经常去美川的卧室上课,他完全沉醉在老师的性课堂上。

    一天晚上,刘强正在房间里看《艺妓·女郎与性爱术》,电话玲响了,「你

    好。」「晚上好,刘厂长,我是佐藤绘香,你出来一下好吗?」电话里传来佐藤

    有些焦急的声音。

    刘强以为董事长有什么事,急忙跑出公寓,看见佐藤在院里的一辆皇冠轿车

    边朝他招手,刘强跑过去。

    「佐藤助理,有什么事吗?」。

    「刘厂长,非常对不起打扰你,董事长马上要去京广大饭店与朋友聚会,司

    机回家了,让我送他去,可是这车的方向盘在左边,我开不好,可不可以拜托您

    送董事长去。」佐藤用恳求的眼光望着刘强问道。

    「靠,我当什么事呢,害得我书……」想到这,刘强猛然意识到自己是拿着

    书跑出来的,他赶紧把书夹在腋下,怕被佐藤看到自己在看这种书。

    「那个,佐藤助理,你不用急,我送董事长去吧。」刘强爽快地答应了。董

    事长的事刘强不能推脱,再者,他也想与佐藤绘香的关系搞近些,特别是打脱衣

    麻将那天看过佐藤窈窕的身姿之后。

    为了方便聊天,董事长坐在了副驾驶席上,很快就到了京广大饭店的门口,

    刘强下车为董事长打开车门。

    「谢谢刘桑,明天让司机来接我就可以了」。

    「好的,董事长。」刘强说完,目送董事长进了饭店,才转身要上车离开。

    「先生,您好,先生,你好」。

    刘强扭身一看,一个男子站在自己身后,胸前挂着大堂经理的胸牌。「您有

    什么事儿?」大堂经理手里拿着五百元钱递给刘强说:「先生,求您帮个忙,我

    们这有个重要的客人快赶不上飞机了,酒店给他订的车还没有到,麻烦您给送一

    下吧,这钱你拿着加油用。」刘强看看经理手里的钱说:「马路上那么多出租车

    呢,随便叫一辆用不了这么多钱啊。」「您不知道,这位客人是日本人,只坐日

    本车。」经理看了一眼不远处站着的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

    「哦,理解。」刘强顺着经理的目光看过去说:「让让上我车吧。」大堂经

    理感激地把钱住刘强手里塞,还不住地道着谢。

    「钱就不用了。机场与我还算顺路。」刘强推开经理拿着钱的手说。

    「这、这」。

    「别这个那个了,快让客人上车吧。」刘强打断经理的话。

    很快,大堂经理把客人请上刘强的车,「先生,麻烦您了,这是我的名片,

    有事给我打电话。」刘强接过名片,「放心吧。一定给您送到」车刚开出没多远,

    坐在后座上的客人用日文问刘强:「你懂日文吗?」「是的,我在日本公司工作。」

    「这本书是你在看吗?」客人举起刘强放在后座上的《艺妓·女郎与性爱术》问

    刘强。

    刘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说:「是我看的,我主要看艺妓部分的内容。」被人

    看到自己在看这种书,刘强有些不好意思,他强调了一句。

    「那你最喜欢哪一个艺妓呢?客人通过后视镜看着刘强的脸问。

    「我最喜欢勤王艺伎中西君尾,她做为一名艺妓,太伟大了,为了建立日本

    新的政权,不惜牺牲自己的爱情和婚姻,完全可以比肩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首的

    西施。最让我敬重的是艺妓只卖艺不卖身的高尚品质,只可惜,这么好的日本国

    粹也日渐凋零,我是中国人,就更不能亲身体验艺妓的风彩了。」刘强说完唉声

    叹气起来。

    那个客人听刘强发自内心的一席话后,轻轻地抚着书的封面,沉思起来。

    到了机场出发站口,刘强下车为那个客人打开车门,待客人下了车说了一句:

    「祝您一路平安,顺利抵达日本。」关上车门就要上车。

    「先生,请等一下。」客人叫住刘强,「我今天能遇到你,一定是受到神道

    的指引,这个送给你吧」。

    刘强看着客人手里的一枚精制的、金灿灿的小徽章和一张名片,笑着说:

    「您不用客气,名片我收下,这个徽章看样子很贵,我不能接受」。

    「这个徽章是金的,但这远远比不上它的使用价值,收下吧,也许它可以满

    足你的愿望。」说完将徽章和名片塞在刘强的手里,提着皮包走进机场大厅。

    刘强回到公司后,分别打电话告诉佐藤助理和京广大饭店的经理,人安全送

    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