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公司性事多】(05)

作品:《外企公司性事多

    作者:niungxing。

    字数:8789。

    第五篇、进入了日本人的圈子。

    渡边英男和林梦美回来时是星期五的下午,刘强开车去机场接两人直接去了

    酒店,他们一个是要接老婆回公司的公寓,一个回酒店自己的住处。一路上渡边

    英男不断地感谢刘强这次帮了他的大忙,林梦美一边听着一边在一旁不住地抿嘴

    窃笑。

    刘强和林梦美没有同渡边一起上楼,他们不想让渡边知道林梦美住在樱子的

    隔壁。看着渡边英男走进电梯,刘强把林梦美的房卡还给了她。「刘大哥,你把

    他们送回公司,就快来酒店哦。」林梦美挤了挤眼睛诡笑了一下,乘另一部电梯

    上了楼。

    刘强明白她是想知道「计划」的实施情况。看两个人都上楼了,刘强才把渡

    边樱子的房间的房卡还给前台,坐在大堂等着渡边夫妻。

    渡边夫妻每人拉着一个行李箱走出电梯,刘强忙走过去,用日语问候渡边樱

    子,并把她手里的行李箱接过来,两个人的眼光热情地碰在一起,樱子道了声谢。

    办理完退房手续后,三个人向酒店外走去,刘强故意走在了两人的身后,这样可

    以尽情地从后边享受樱子的美,尽情的呼吸樱子身上散发出的芳香,可他的心情

    还是五味杂陈,心中默默地念叨着:「老天爷啊,让渡边英男这几天阳痿吧」。

    当刘强敲开林梦美的房间门时。林梦美刚刚洗浴完换上了起居服,看来她是

    不打算再出去了。两个人坐在客厅里,茶几上放着一堆青岛小吃,林梦美盘腿面

    坐在沙发上,扯开一袋高粱糖,先往刘强嘴里塞了一块,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

    「刘大哥,快讲计划」。

    「没什么可讲的啊。」刘强一边嚼着糖一边说。

    「嗨!大哥哥,讲讲吗!」林梦美娇嗔的语气,让刘强无法拒绝了。

    「过程你基本都知道……」刘强轻描淡写地叙述了一遍,但是他没有说与渡

    边樱子发生了性。「这是给你的。」刘强从包里拿出个存折,上面有十万元钱。

    林梦美嘻嘻笑着,双手合十,把存折夹在两掌中间,在胸前拜谢道:「谢谢刘大

    哥,再有这么好的事,要想着我哦」。

    「那当然,在公司里,我们俩个是最好的朋友。」刘强语气很诚恳,从这件

    事情之后,林梦美与自己的关系已经非同一般,虽然这关系里夹杂着利益与金钱。

    「再有一个多星期,总经理就回中国了。」林梦美突然收起嘻哈的语气,双

    眼悠悠的望着刘强。

    「哦,是啊,也不知道公司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刘强避开林梦美的眼神回

    应着。林梦美的这句话是有内涵的,她眼神里也充满了爱与性的渴望。其实刘强

    很喜欢林梦美爽朗的性格,和她在一起就觉得很轻松。他甚至想过,如果她不是

    台湾人,如果她没有做日本人的情儿,他说不定真的会娶了林梦美。

    刘强告辞回家了,他今天觉得自己很不正常,面对林梦美的暗示,他的心理

    和生理不是的反应,但他的脑子里总是闪现出渡边樱子轻柔高雅和温暖丰盈又富

    有弹性的身体,他害怕在与林梦美做爱时会喊出樱子的名字。更让他心酸的是,

    此时的樱子正与自已的丈夫在一起,说不定还做着爱呢。

    这个周末,刘强没有带林梦美去玩,他先去移动营业厅买了个手机,又给父

    亲买了两瓶五粮液,给母亲买了些安神补脑液,然后开车去了父母的住处。刘强

    的父亲是某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院长,母亲是这所大学的教务处主任。

    「妈,爸。」刘强打开房门,习惯的叫着。

    「强子,我在这儿呢。」刘强放下手里的东西,来到厨房,看见母亲正在准

    备午饭。「我爸呢?」。

    「有点事儿,去医院了,估计也应该完事了。」刘强的母亲抬头看了一眼刘

    强,继续忙着。

    刘强见自己也帮不上忙,就对母亲说:「我今天开车来的,我去接我爸回来

    吧。」医院离家不远,开车十分钟就到了。医院周末只看急诊,所以没有多少人。

    「白阿姨,您好。」「是强子啊,来找你爸吧,他在办公室呢。」刘强与白

    护士长打着招呼。白护士长与刘强的父母都文认识,所以也称呼刘强的小名。

    当刘强走过一个候诊台的时候,听到两个小护士正看着楼梯的方向在嘀咕着:

    「唉!小李真可怜,又被主任批了。」「没办法啊,没钱没人,又不肯献身,这

    尹主任简直就是个色狼。」听到这,刘强基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定哪个领导

    看上这个小李想要潜规则,而小李不从。刘强非常痛恨这种事,但当下又有哪儿

    不靠关系和金钱呢?。

    刘强对两个护士说的小李很感兴趣,他走到了楼梯口,看到一个身穿医生大

    褂的女孩在那抽泣。女孩听到有声响,忙把转过身去,面对着墙,随着她的抽泣,

    脑后的小马尾辫在肩上轻轻扫来扫去。

    刘强从兜里掏出墨镜带上,请问:「您是这里的医生吗?」女孩转过身,刘

    强眼睛一亮,他透过墨镜看到一张俊俏清秀的脸,两颗晶莹眼泪正从眼里流出来,

    也看清了女孩的胸牌:内科、实习医生、李晓虹。这女孩真清纯真秀丽,就如同

    白居易的一首诗里说的那样,「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李小虹忙用手背擦干眼泪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我眼睛看不清路,能麻烦你带我去眼科吗?」这么好的女孩,刘强动了恻

    隐之心,他想帮一帮这个女孩。

    「你跟我来吧。」李晓虹抬脚就往楼梯门里走。刘强忙伸出一只手,女孩迟

    疑了下,伸手牵着刘强往眼科走去。

    「您好,白护士长,」李晓虹同那个刘强叫白姨的护士长打着招呼。刘强两

    个嘴角上扬诡异一笑。

    「你好小李医生,咦?强子,你们这是……?」白护士长看着两个人手拉着

    手,疑惑不解。刘强忙对着白护士长挥手,打断了她的话。

    白护长几步一回头的走到侯诊台,自言自语道:「小李什么时候与院长儿子

    交上朋友了?」「拉着小李的那个小伙了是院长儿子?」刚才还在可怜小李的那

    个护士睁大了眼,捂住了嘴巴。等护士长走了,她就偷偷跑到了尹主任的诊室汇

    报去了。

    李晓虹因为情绪不好,对护士长的话没有马上反应过来。当快走到眼科的时

    候,她才觉得不对劲,「刚白护士长叫你强子?你们很熟吗?你不是来看病的?」。

    面对李晓虹连续的提问,刘强知道瞒不住了,就摘下墨镜。「嘿嘿」地笑着,

    「看你心情不好,逗你开心一下」。

    「无聊。」李晓虹恼怒地摔开刘强的手,转身就要走。刘强忙去抓她的胳膊

    想要解释,「啪」李晓虹一抬手,给了刘强一个嘴巴,把刘强给打愣了,她自己

    也愣在那儿。

    「我知道你受了你们主任的委屈,如果他再骚扰你,给我打电话。」刘强从

    包里掏出笔和一张便签纸,把自己的电话号写上贴在墙上,说完用手揉了揉脸走

    了。

    好一会儿,李晓虹才回过神来,你看着刚刚打过刘强的手,心里后悔不迭。

    她忙抬眼找刘强,但人已经没影了,只有墙上的黄色便签纸。

    刘强陪父母吃完午饭,就回了自己的住处。他靠在沙发上,想着这些天发生

    的事,想着围绕着这件事的几个女人。他起身找出复制的那盘渡边* 奸肖茜的录

    相带,装入录相机,把电视机调到一个电视剧,然后按下录相键,录相带里原有

    的内容慢慢地被电视剧替代了。

    一个星期后,渡边樱子回日本了,走的时候,她没有让丈夫送她,而是让丈

    夫安排刘强送她去的机场。在路上,两个人几乎没有说过话,其实也不用说什么

    话,两个人早已心意彼此相通,在快进入安检的时候,两个人抱在了一起……总

    经理回来了,带来日本总部的「蓝海战略」,这个「蓝海战略」就是要在中国和

    印度两个发展中大国更多更深的开展业务,并要求选拔当地人进入高级管理层。

    总部还对北京公司的管理层进行了大幅的调整,原来中国区的平野董事长调

    到印度区任董事长,上原总经理升任中国区董事长,渡边厂长升任深圳公司总经

    理,企业管理推进社的藤森被聘为新总经理,厂长一职暂时空缺,将来由总经理

    从中国籍管理职员中选拔。藤森的工作由美川负责,企业管理推进社为美川派来

    了一个新的女助理村田丽香。

    公司里的日本人个个皆大欢喜,中国的几位课长也跃跃欲试。当上厂长,薪

    水至少会涨一倍,谁不想多赚钱啊。

    这天晚上,几个日本人带着自己的女人到丽豪歌厅庆祝去了。刘强躺在床上

    看着日本的。9点多的时候,桌上立着的手机响了,刘

    强一看号,是上原董事长的号,他怎么有我的手机号?刘强按下接听键。「你好,

    董事长」。

    「刘大哥,快来,总经理被打了。」电话里传来的是林梦美惊慌的声音,背

    景里还有几个人的叫骂声。

    「啊!」刘强从床上跳下来。拿起衣服就往外跑。

    「刘课长,去哪啊」老表刚看完电视,正往自己房间走。

    「总经理人被打了。」刘强一边喊,一边跑着穿上西装。他的喊声惊动了李

    伟、王长河,两个人也跑出来。「等等,我们跟你一起去。」现在正是总经理选

    厂长的时候,总经理被打,哪个课长都不想落后。

    老表从门卫室门口拿了辆丰田面包车的钥匙,几个人冲进车里,向丽豪歌厅

    驰去。

    十几分钟就到了歌厅。几个人跳下车,刘强冲着门童喊,「日本人在哪呢?」。

    「在这边。」门童以为是歌厅的帮手到了,在前边小跑把刘强几个人带到一

    个大包间外,门口围许多人。包间很大,分为用餐区和娱乐区。董事长、渡边和

    藤森在餐桌边醉醺醺分坐着,藤森的鼻子和嘴都还有血迹。林梦美和美川两个人

    抱着在娱乐区的沙发上缩成一团。屋里有十来个歌厅的雇佣的地痞拿着棍棒,看

    着几个人。

    刘强挤进屋,用日文问道:「董事长,总经理发生了什么事?」。

    「刘大哥,他们多算我们五千多块钱,总经理不给,他们就找来人把总经理

    打了」。

    「哦。」刘强知道这种地方经常干这事,对外国人,他们更黑,因为都有官

    员在背后支持,又雇些地痞流氓看场子,理都没的可讲。他拉过一把椅子,坐在

    餐桌的边上。他发现李伟和王长河没敢进屋,只有老表拎着个大号活口板子站在

    自己身后。「操,怂包」。

    刘强「啪」的把手机撴在桌子上。从桌上拿起一包烟,抽出一颗点上,长长

    地吹出一口烟,扫视了一下屋里的地痞。「去,把你们经理叫来」。

    地痞们一看刘强这架势,不敢怠慢。不一会儿,一个穿着时尚三十多岁的女

    人走进屋。

    「你是经理?」不等那个经理开口,刘强抢先发问。

    那女人回道:「我是」。

    「有什么事,朝我说,让这几个人先走成不成啊?」刘强一手摆弄着手机,

    一手捏着烟看着经理问道。

    那个女经理看着刘强摆弄着的手机,有点含糊。心里琢磨着。「能用得起这

    家伙的人非富即贵,可真要把这些人放走了,这人不给钱怎么办?」。

    刘强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用日语争求董事长的意见让董事长和两个女人先

    回去。他和两位总经理来解决这事。董事长表示同意,但两个女人都表示自己的

    领导不走,他们也不走。

    「李伟,长河,你们先把董事长送回公司。」两个人挤进屋,扶着半醉的董

    事长先走了。

    那个女经理一看,就走了一个人,也就没拦着。

    「林梦美,今天消费多少钱?」。

    「六千八百元」。

    刘强把烟头丢在烟缸里抬头望着经理说:「今天消费的我们一分不会差,你

    就别黑我们了,就当给我个面子。」刘强本想付完钱赶紧走人,日本人被打就打

    了,中国人没吃亏就得了。

    「你什么人啊,就给你面子。」这时,一个年纪与刘强相当的小伙子走进来。

    屋里的地痞都退到屋边,女经理叫了声「钱总」也退到一边。

    刘强看着这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个过时了的大哥大,「看来钱总是这里的老

    板」,心里猜想着。

    「孙经理,他们消费多少钱?」年轻人拉过一把椅子,把大哥大放在桌上,

    与刘强的面对面坐下了。

    「钱总,一共是一万二千元。」女经理躬身回答道。

    「嗯,消费一万二千元,加上影响我们营业的费用,你给1万七,这事就算

    了。」说完年藐视地看着刘强。

    刘强一听就来气了,语气强硬起来。「钱总,我也是中国人,明白这里的道

    儿……」。

    「你是中国人,他说他是中国人,哈哈,你就是个汉奸。」钱总说完,和屋

    里的地痞大笑起来,「这边还有个女汉奸」一个地痞也喊着。

    刘强的火腾的一下被点燃了,他站起身,突然拿过老表手里的大号板子,

    「啪」的一声,那小子的大哥大被刘强砸成两半。又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按在

    桌子上,举着板子喝道:「谁敢动,我就砸开他的脑袋。」几个想要冲上来的地

    痞手举着棍子呆立在当场,在场的日本人被吓了跳,酒也醒了一半。

    「小子,今天不管是哪个局哪个头儿罩着你,爷我今天一勺儿会。」刘强说

    话的当口,见女经理偷偷遛出房间。刘强知道,她去打电话找人了。

    「老表,按着他,动就给我打。」刘强扭头冲老表喊着。

    「好嘞。」老表真不含糊,抄起个空酒瓶子,接替刘强抓住钱总头发按在桌

    子上。

    这个钱总还不服软,「你敢动我一试试,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刘强走到房间的一角,播赵刚的呼机总台,「呼51,留言,兄弟被困

    丽豪歌厅,速来。」挂上机后又想了一下,他播通了市局家属院里的一个电话。

    这种档次的歌厅,后台至少是局级的,刘强不知道赵刚敢不敢来,如果赵刚

    来了,能让他们全身而退最好,他不想让日本人看中国人自相残杀。如果他不敢

    来或是来了不顶用,他还有准备了后手。

    派出所的人先到先到了,一个警察冲着老表喊:「把人放开。」其实都不用

    他喊,老表见警察进来,早就吓得松了手。

    那钱总站起身,指着刘强对说话的警察气急败坏地喊:「王哥,他打人,让

    他赔我十万块钱,不赔就抓了他」。

    警察看着站在一旁的刘强:「你听到没有,快赔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对谁不客气啊?」这时候,赵刚也带人到了,今晚他刚好在分局值班,一

    看到呼机内容,吓了一跳,丽豪歌厅是钱副分局长的侄子开的,这个钱副分局长

    正是自己的直接领导,歌厅里乱收费打架那是常事,想处理又不敢。

    「赵支队,您也来了。这小子把钱总给打了。」派出所的警察手指着刘强说。

    钱总这会儿更神气了。「赵哥,他们吃饭不给钱,还打人,还把我的大哥大

    给砸了」。

    赵刚的眼光在屋里环视了一圈。「我看双方都……」他本想息事宁人,一个

    是能拿来市局局长条子的人,一个是分局副局长的侄子,处理哪个都不行。

    刘强听出赵刚要抹稀泥,就打断赵刚的话,「赵队长,今天这事您得秉公执

    法,今天不给我个说法,我就告到市里去」。

    刘强见这个钱总给脸不要,派出所更是有损中国警察的形象,如果赵刚再抹

    稀泥,日本人会认为中国法制混乱,他决心死磕下去。

    刘强的话让赵刚一振,这小子难不成真与市局局长关系密切?如果真是的话,

    那可是一个副省级,一个副局级,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差着二级呢,要帮也

    只能帮他,赵刚下定了决心赌一把。

    「你们两个按程序问询笔录,其它人把涉案人员看好了。」赵刚吩咐手下的

    人。

    钱总一看赵刚要秉公执法,心里骂道:「好你个赵刚,我看你这个支队长是

    不想干了,」他遛出房间打电话去了。

    事情很快就清楚了。

    赵刚开始吩咐把经理和屋里的地痞先拘到派出所再做调查。钱总是幕后老板,

    也没打人,赵刚不能乱拘人。

    「慢着。」钱总趾高气扬地分开众人,带进个领导模样的人。赵刚忙站起来,

    「钱局」。

    刘强一皱眉,怕什么来什么,他真希望在场的日本人听不懂中文,更希望来

    这个钱局长不要徇私枉法。

    「赵刚啊,事情我都了解了,人就不要拘了啊,让他们都走吧,这件事到此

    结束。」钱局长打着官腔。

    「二叔,他……」钱总话还没说完,被钱局长狠狠地瞪了一眼,钱局长心里

    明白,责任方一定是自己这个侄子,可恨的是还当着众人叫他二叔。

    看热闹的人一阵私语。这时,刘强注意到一个中年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看

    热闹的人前面边。他的手上搭着件衣服,刘强衣服下下边落出一截对讲机,中年

    人的手指紧紧地按在发射键上。

    刘强长出了口气,救星终于来了,赵大哥,你可得挺住啊。

    「钱局,事情都调查清楚了,歌厅乱收费,还打伤外商。我已经下达了拘留

    命令。」赵刚是真赌上了。

    钱局长一愣,今天这赵刚怎么敢违抗自己了,语气略带批评:「赵刚,不要

    意气用事吗,又没发生特别大的事,我年教育学算了」。

    「钱局长,中央三令五申要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改革开放、招商引资形式

    一片大好,外商却在您的管辖区被打,希望您能秉公执法。」刘强怕赵刚顶不住

    钱局长的压力,只能上纲上线了,希望这个局长能明白。

    「住口。你是什么人,我用你教吗?」钱局长厉声喝道,这番上纲上线的话

    让他大怒:「把人员遣散,各自归队」。

    「执行我命令,拘人。」赵刚也大声喝到。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敢跟领导较

    劲。

    「你,好你个赵刚,我宣布赵刚停职,人员遣散。」钱局长狠狠地下了最后

    的命令。派出所的警察和赵刚带来的人开始向外清人。

    这会儿没有人再听赵刚的命令了,他瘫坐在椅子上,不住的擦汗。

    「请等一下。」那个神秘人终于发话了。他走到赵刚的跟前,「你好,赵支

    队,请你将对讲机调到1号频段」。

    在场的警察都停住下了,包括钱局长。并不是因为这个人的出现停下的,而

    是大家都听到了「1号频段」,这个频段是市局领导的专用频段。

    赵刚忙从腰上取下对讲机,调到一号频段,那个中年人将自己手里的对讲机

    放嘴边,「李书记,你可以指示了」。

    片刻的沉默后,两台对讲机里传来同一个人的声音,「周围都有什么人在?」。

    「钱副分局长、赵支队长、当事双方还有一些围观的群众。」神秘人回道。

    又是片刻的沉默,「好吧,把音量调到最大,让群众也听一下局纪委的决定」。

    赵刚和那个神秘人忙把自己的对讲机音量调到最大,放到桌子了。

    「我是市局纪委书记李**,我代表市局党委纪委宣布:停止钱**的副分局长

    工作,由赵刚同志暂时代理并依法处理这起伤害外商事件……」。

    宣布完,围观的人发出一阵叫好声。赵刚热泪盈眶,跟打了鸡血一样腾的站

    起来。中年人伸出手,赵刚忙两手握住,「祝贺你,赵刚同志,不要辜负领导对

    你的信任。」「一定,一定。」中年人说完拿起自己的对讲机走了。

    钱局长早就瘫软在一边了,他是被侄子架着离开歌厅的,警察没有等赵刚再

    下命令,把经理和一众地痞都拘到派出所了。

    见屋里只有刘强这边的人了,赵刚拉住刘强的手,「刘老弟,哈哈,你掐我

    一下,我怎么感觉是在做梦啊」。

    「赵大哥,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不过还好,你给咱中

    国的警察争得了荣誉。」刘强长长嘘了口气也激动地说道。

    赵刚又走到滕森和渡边跟前,立正敬礼后说道:「非常对不起,让两位受到

    伤害,我会严肃处理这起事件,现在我带几位去医院,先检查一下伤情。」林梦

    美把他的话翻译给了渡边。

    两个日本人也忙站起鞠躬,滕森用流利的中文夸赞着:「中国,太棒了,我

    的伤没什么事情,非常感谢」。

    赵刚的警车在前面打着警灯开路,老表开着车在后边跟着。滕森脸上的血迹

    已经被美川擦干净了,他不住的夸赞着。「刘桑,你太棒了,啊、还有你老表桑,

    你也很棒。」最兴奋的就是林梦美,这会儿她完全没了刚才的惊恐,「刘大哥,

    你就是我的偶像」。

    到了公司大门口,几个日本人和林梦美忙上楼跟董事长汇报去了。老表兴奋

    跟等在门卫的李伟、王长河讲着事情的过程。

    赵强拉住刘强兴奋地说:「太感谢刘老弟了,走去喝两杯吧,老哥我今晚是

    睡不着觉了」。

    「为了赵大哥,老弟必须不遗余力啊,您还是好好休息吧,明天分局领导还

    得找您了解情况呢,再说市里还等着您的汇报呢」。

    「老哥我明白。」赵刚笑着,心道:「这刘强也太有道了。」市里直接宣布

    由他代理副局长,这里有很深的意义。明天文件一到分局还不得炸了天,市局直

    接任免领导的事极为罕见,而且用不了几天,分局就得把代字取消,至于市里的

    汇报,只要刘强满意就行了。

    看着赵刚开车走了,「姓钱的,你个混蛋,让我动用了这么大的关系,我就

    让你好好出出血。」刘强盘算着这次要让姓钱的出多少钱。他已经暗示赵刚了,

    相信他知道怎么做。

    只三天时间,处理结果就出来了,钱副分局长被降级使用,到个派出所当所

    长去了,歌厅暂时停业进行整顿。赵刚又给送来了5万元钱医疗费和一封道歉信。

    刘强把都交给了美川玲子,拜托由她转交给滕森,美川明白其中用意,不住地感

    谢刘强。

    又过了半个月,赵刚给刘强打电话,说钱总要请刘强吃饭当面赔罪,刘强回

    绝了,但他的银行帐号里又多了五十万,这才是他想要的。

    董事长和滕森经过件事后,非常赏识刘强,又有林梦美和美川两个人的枕边

    风,很快任命刘强为公司的厂长,成为了公司高级管理,搬进了日本人住的公寓,

    进入了公司日本人的圈子,在圈子里他学到了很多日本的管理方法,也领略了日

    本的性文化,包括S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