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的伪高潮】(07)

作品:《一个男人的伪高潮

    作者:东楼大爷。

    字数:9876。

    第七章:卿本佳人,奈何做鸡。

    星期一早上七点我准时醒来,花不在床上,起床后把床单被褥收拾平整,出

    了卧室门。厨房里面黄白色的灯光透过门缝钻了出来,我知道花一定已经把早餐

    做好了。那个时候天应该才微亮吧,周围里的家具只能看到个轮廓,房间里静悄

    悄的,偶尔从厨房传来锅碗碰撞的声音。

    我和花都不喜欢在外面吃饭,这和我们的一次遭遇有关,虽然没有遇到像

    里面主角那样,刚吃完同学母亲做的饼,就看着同学母亲用

    做饼的擀面杖给自己生病的丈夫挠痒痒那样让人不舒服的场面,但也够恶心的。

    曾经我们每天早上也不做饭,大多时候吃街口一家饭店的锅贴和豆腐脑,直

    到有一天我们去晚了,看到老板在收拾摊子的时候,拿着平时给我们盛锅贴的铲

    子铲起地上不知道谁家小狗拉的屎,优雅的倒进垃圾桶,并用系在腰上灰色的围

    裙麻利的抹干净为止。我倒没觉得多难受,但花当场就受不了,跑到路边绿化带

    那里呕了起来,当天连饭也没有吃。从那以后,花的厨艺便大涨,很少在外面吃

    饭了。

    看着厨房温暖的灯光,想着花的洁癖,我不由得后悔昨天下午答应和杨晓华

    见面了。如果让妻子知道我趴在别的女人身上,像只狗一样卖力的话,结果不言

    而喻。

    她不会容许自己用整个灵魂去爱的男人一边牵着自己的手,一边握着别的女

    人乳房,这会让她像以前「吃锅贴」那样恶心。当然,如果只是恶心的话我不会

    有太大压力,但她一定还会伤心欲绝,会趴在沙发上想象我和杨晓华偷情的画面,

    任泪水打湿沙发,她的心脏会因为伤心痛苦而痉挛,本来就容易受凉疼痛的胃也

    会因为抽噎吸了凉气而疼痛难忍,但这一次她不会吃药,她会用疼痛折磨自己的

    方式来找寻自己的尊严和倔强。我自然也没有像以前一样抱着她,喂她吗丁啉吃

    的福气了,因为她会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挣扎着躲开,她瘦小的身体有着我也

    不能犟过的力气……「想什么帅哥?快点洗脸吃饭。」厨房门打开了,穿着工裤,

    白衬衣,系着她那条印着蓝色小花的围裙明媚的笑着,对站在卧室门口的我说:

    「是不是梦里睡了哪家的小姑娘,站那回味呢?」。

    「没,只是觉得你起那么早,辛苦了,从明天开始我来做饭,我们两换一换

    吧。」我的眼角已经湿润,忙从胡思乱想中收回思绪,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

    「我才没你那么懒呢,行了,大清早的就别矫情了,快点吃饭吧,我要的是

    你吃完我做的所有饭菜,一口也不剩那种成就感,这个你不懂的,女人的幸福。」

    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星期一是一周里面我最烦的一天。上了班就去开会,除了上周总结、本周安

    排的例行会议外,那天还有当月工作总结。我的领导是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

    人,棕红的齐耳短发,一张看起来不算难看的脸,唯一有点诱惑的只有涂着姨妈

    一样口红的小嘴,要是含着小弟弟的嘬几下,给小弟弟上染上圈红晕,应该是赏

    心悦目的。

    「」程也,这个月由你定损的理赔金额总计52万,超过同级别城市平均

    值两百多万,加上李良定损的理赔金额,我们这个月理赔金额几乎是其他城市的

    一倍,我希望你能好好反省一下,财险部门经理已经考虑调你到其他部门工作了。

    「姨妈红做完报告,转过头严肃的对我说。

    「领导,这能怪我吗?这两个月的事故多嘛,我敢保证我在核损过程中严格

    按照公司规定走的,再说,我只是负责提供车辆损坏证据,具体核损是由总公司

    来核定的呀,怎么都能赖我身上?」我自然不服气,反驳道。

    「你处理的事故和李良差不多,但金额几乎是李良的一倍,事实是怎样,大

    家心知肚明。我也不想听你解释,你做好去其他部门的准备吧。」姨妈红强势的

    让人想按住她的头,把小弟弟塞进她那小嘴巴里面去。

    李良在旁边给我打了个眼色,扬了下下巴,示意我不用理姨妈红,看她套裙

    下面的腿。我一看,发现姨妈红膝盖上有一些淤青,便越发肯定姨妈红的口活了。

    出了会议室,我有些郁闷,如果真的调动岗位,去了其他部门,那就等于上

    断了我的生活,没有外快,只是死工资的话,根本不能保证我现在的生活质量。

    李良走过来,攀住我的肩安慰我说:「没事,不管谁换上来,哥们都想办法让他

    干不长,那时候让他们用八抬大桥抬你回来。」「无所谓了,反正在哪都是干革

    命,不过要是去了其他部门,看不见姨妈红的小嘴巴,哥会寂寞的。」我知道李

    良的好意,就和他开玩笑。

    「说起姨妈红的小嘴巴,程也,我最近找到一个好地方,今晚和我一起去吧,

    清一色女大学生,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李良神秘的对我说。

    「滚,哪儿来那么多大学生给你操?」我没好气的说。

    「真的,骗你是王八。有学生证,说的一口流利的英语。」李良发誓道。

    「」你丫是老婆怀孕,憋的慌,我就不跟着你凑热闹了。「我知道李良的好

    意,他是想办法给我找乐子,有些感动的拍了下他的肩说:」谢谢你,哥们。

    「一切尽在不言中。

    「」说那话干嘛?你就说今晚陪不陪我就行了?「李良还来真的了。

    「今晚我还有事,前段时间我处理的,撞死人那个案子,那个女的今晚请我

    吃饭,你自己去吧。」我觉得有些抹不开情面了,忙说。

    「」不会被你搞了吧?那个女人可是色香味俱全,那几天到公司,把公司里

    面的女人全都给比下去了。没事,我等你,吃完饭给我打电话,是朋友就答应,

    不是就拒绝,你看着办吧。「那家伙说完拍了拍我的肩就走了。

    妈的,还不能拒绝了,做一个好男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

    下午下了班,就直接开车去蝴蝶饭店。到了门口杨晓华就打来电话,说在蝴

    蝶饭店的包间里面等我。

    保安过来指挥着停好车,刚到门口,两位穿着旗袍的美女门迎便微笑着说:

    欢迎光临,我点了下头。进了大厅,便有服务员过来,带着我直到门口。

    敲了两下门,门就开了,杨晓华笑容嫣然的站在门口,身后还站着两人,一

    位戴着金边眼镜,穿着灰白色休闲夹克,相貌儒雅的中年人,应该就是杨晓华的

    老公,另一位是位美女,二十三四模样,穿着黑色衬衫,乌黑的短发,显得脸蛋

    儿十分精致,玲珑小巧的耳朵上打着一排银色耳钉,越发衬托的皮肤白净细腻。

    「程也,快点进来,介绍一下,我老公,武迪。」杨晓华胆大的出奇,当着

    老公的面拉住我的手把我拽了进来。

    我忙抽出手向武迪伸过去:「吴总,我只是做份内工作,您和杨总这样却破

    费,我都惭愧的无地自容了」。

    武迪也伸出手来,和我轻轻握了一下,立即放手。他笑着说:「程总这样说

    就见外了,晓华说这次要是没有你的帮忙,她要吃官司的,这是大恩啊,大恩不

    言谢,你也不要叫我武总了,要是看得起我,就叫我武哥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武哥,那你也就直接叫我名字吧,程咬金的程,之

    乎者也的也。」我打定主意今晚是吃干抹净走人,就像杨晓华说的,挥一挥手,

    不留下一片云彩,老子拔吊走人又有什么错?难道还要我负责不成?所以也不用

    太客气,至于武迪说的杨晓华说我给予她的帮助,是不是杨晓华给她老公坦白了

    她故意碾死人,我也没有纠结,就算杨晓华说了,她老公也不会没事找抽的去嚷

    嚷吧,这种事只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一切尽在不言中。

    「程也,这位是我们的好帮手,也是我的好妹妹,徐秋,还没有结婚,现在

    漂亮又能干的女孩可不多,你要珍惜机会啊。」杨晓华又拉起徐秋的手给我介绍,

    不过她这个玩笑开的明显不高明,徐秋本来笑着,听到杨晓华说到让我珍惜机会

    的时候,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起来。

    「程总,杨姐开玩笑,不要当真。」徐秋满脸不高兴的伸出手来和我握了一

    下,又闪电般缩了回去,并看了一眼杨晓华。

    「妹子丽质天成,我要是没结婚肯定动心。」我笑着收回手。

    「快坐吧程也,我们六点就过来,一直等你,肚子都饿了。」杨晓华说着又

    对我动手动脚,这女人真的是胆大,要是我媳妇这样和别的男人毛手毛脚,我一

    大嘴巴抽过去,心底不由得替武迪伤心难过,给自己带了个大绿帽男人就在自己

    眼皮底下面和老婆拉拉扯扯。

    饭还吃的开心,也没有生疏感,武迪虽然帽子挺绿的,但谈吐风趣而不低俗,

    惹得两位美女笑个不停。鉴于对武迪的好感,就和他喝了几杯酒。

    「兄弟,这两年实体生意不好做了,我和你杨姐商量着开一个新公司,打造

    一个适合微商销售的产品,你觉得怎么样?」武迪和我碰了杯酒说。

    「武哥,我对微商的了解也不深,以前一直认为微商就是变相传销,骗熟人

    的,但前几天我老婆从朋友那买了一瓶洗发水,用了以后效果比那些大品牌还好,

    这就改变了我的看法,看来这微商里面也是有好产品的。闲着没事的时候我就想

    了一下,微商其实就是一种介于淘宝和直销之间的新型销售模式,比淘宝多了分

    销模式,比直销宣传手段更多,范围更广,在我们国家人口红利的基础上,只要

    前期投资到位,卖什么都赚钱。」我喝干了酒说。

    「程也你说的太对了,我一个姐妹去年开始做化妆品,连工厂都没有,贴牌,

    你猜她一年的销售额是多少?两个亿。很多人说微商已经过气了,但我看,除非

    腾讯关门,不然,微商的市场会越来越大的。」杨晓华说。

    「程总的看法很独到嘛,介于淘宝和直销的一种新型销售模式,我觉得比网

    上的定位更准确。」徐秋的眼眸流转,俏脸生辉的说。

    「嗯,的确说的很到位。我和你杨姐的想法是想拉上你一起做,这也是我们

    今晚吃饭的目的之一,兄弟有没有兴趣?」武迪左手转动着右手腕上的檀木珠子,

    看着我说。

    「武哥你和杨总太抬举我了,我一没那么大经济实力,二也没有从商的经验,

    只怕要让你和杨总失望了。」我心里一惊,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什么药,我自然

    不会自恋到认为和杨晓华打了两炮,她就给我投资。

    「程也你先不要拒绝,投资方面,你的情况我也大概了解了,三四十万还是

    能拿出来的,你这次给我帮忙,我和你武哥商量,给你十万元,就当是我们的一

    点心意。至于新公司,我们拿出三百万,你拿五十万,徐秋拿十万,基本就够初

    期运转了。股份方面你占三十,徐秋占二十,我和你武哥占五十,后面要是还需

    要资金,也不要你们两再投,我们包了,唯一的条件是,你武哥还要经营现在的

    生意,主要的经营要靠你和徐秋。至于从商经验嘛,人情练达即学问,据我了解,

    你在咱们市的修理行业也算是人精了,就不要谦虚了。」杨晓华笑语嫣然,摇着

    手里玻璃杯的红酒,眼角含春的的看着我说。

    这女人竟然调查我。从开始接触就发现这女人深不可测,当然我指的是心机,

    不是那个,那个我还是轻易能探到底的,虽然我的也就十三厘米多一点,她调查

    我也许是怕我泄露她的秘密,拉我入伙也是这个原因么?我眯着眼睛看着她,觉

    得遇到她我的生活就完全脱轨,似乎正在向悬崖滑去,但偏偏无力阻止,也许就

    像窦唯说的,她就是一个阴谋。

    徐秋从座椅旁边拿出一个档案袋,里面鼓鼓的,放到我跟前。

    武迪笑着给我倒满酒,然后举杯:「来,兄弟你先别拒绝,回去和弟妹商量

    一下,如果相信我和你杨姐,我们再谈后面的细节。来,喝酒」。

    我举杯一饮而尽,平时感觉自己也挺能说的,但当时他妈的就说不出一句话

    来,憋屈的慌。老子虽然不是有钱人,但也算是中产了吧,但在他们跟前,就像

    裸体一样,亏有时候还自鸣得意,如果和马云站在一起,我比马云帅多了,原来

    自己一直都是一个卑微的存在。

    操。

    手机响了,是李良打的,和武总说了不好意思,接通电话,听筒里传来李良

    的声音:「程也,凤贝路等你,快点过来」。

    我突然觉得李良的声音陌生了,我狠狠鄙视了下自己,忙说:「你等一下,

    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就和杨晓华她们说有事故处理,先走了。杨晓华站起来把档案袋

    递到我的手上,我拿着急忙离开。

    上了车,看着街道上车水马龙的热闹,突然觉得生活如此的不真实,看着面

    前走过千百遍的道路,周围的楼宇上闪烁的霓虹灯,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好陌生,

    从未到过这个地方一样。

    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喂,花,下午下班李良拉着喝酒,可能还得一会才能

    回家。你在干吗呢?」。

    「我也没回家呢,尹平让我给他补补业务。你少喝点酒,记得喝完酒不要开

    车。」妻子也还没有回家,电话里叮嘱我说。

    到了凤贝路李良说的石上流小区门口,李良的车停在前面的车位上,我刚停

    好车,李良就走过来,我从档案袋里抽出一沓钱,塞进手包,下了车。

    「就在小区里面,都联系好了,正经女大学生啊,她和她同学都如花似玉的,

    我们两一人一个。」李良说着就攀着我往小区里走。

    「咱们提前说好了,我只是陪你,替你付嫖资,你不要让我犯错误。」我对

    李良说,我也很自信自己完全有定力能拒绝诱惑。

    「到了再说吧。」李良这时候已经没工夫和我打嘴仗了,完全一个重色轻友

    的家伙。

    小区比我家的大得多,里面很热闹,下棋的,摆地摊的跟前围满了人。李良

    拉着我一副猴急模样。35号楼4单元27楼西户,李良走到门口拿出手机攀着

    我拍了个照,从微信里面发出去,几分钟门就开了,我不由一愣,面前站着一个

    扎着马尾,单眼皮,清秀白皙,穿着深蓝色蝙蝠衫,牛仔裤,长腿如椽的女孩,

    确是像是一个学生。

    李良一把把我推进门,女孩关上门,门口有一次性拖鞋,女孩示意我们换上。

    就和李良换了鞋,走到客厅,沙发上盘腿坐着一个女孩,正拿着iPad,敲着

    手指在上面滑动,抬起头对我们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女孩是一头乌黑的长

    发,在头后挽了个发髻,细长的脖颈在灯光下发出柔美的光泽。两个女孩都散发

    着青春气息。

    「美女,把你们的学生证给我哥看一下,他不相信你们是大学生。」李良走

    过去坐在沙发上女孩旁边,对女孩说。

    扎马尾的女孩接过沙发上女孩的学生证,从兜里拿出自己的,笑着给我递了

    过来。我不由自主的接了过来,绿色的封皮,上面六个鎏金大字:某某外语学院。

    翻开学生证,里面是两张青涩的照片,扎马尾的女生叫吴倩,有酒窝的女生叫张

    庭,都是大二学生。看着手里熟悉的证件,我一瞬间恍惚回到了学校,难道我真

    的老了么?。

    「程大哥,如假包换,您放心吧,我们援交也是有原则的。」吴倩微笑着说,

    「您和您的朋友先洗澡吧。我已经跟李哥聊过了,我们不陪洗澡,不亲吻,只提

    供性交和口交服务,体位不限,可以四个人一起玩,您和朋友也可以分开玩,性

    交必须戴套,一次500元,您这没有问题吧?」。

    李良这家伙已经把我的姓名给出卖了。我有点不知所措,这样的女孩正是读

    书的时间,却做起了这样的事,不知道她们的家人知道后会怎么样?李良已经去

    洗澡了,我走过去坐下,吴倩过来坐在我旁边,挽住我的手臂,吐气如兰,说:

    程哥,您是第一次吧?「手臂隔着衣服碰到吴倩的胸,柔软舒服又弹性十足,感

    觉应该是C罩杯,一股青春的味道散布在周围。吴倩薄薄的单眼皮下一双乌黑的

    眼珠转动着,透着一丝狡黠和捉弄的味道,玩味的盯着我,小巧的鼻子下薄薄的

    嘴唇微微张开,没有化妆的脸庞白嫩透着微红,宛若一朵盛开的莲花,透着淡淡

    的清香。我不由看的有些口干舌燥,也许是前面喝了酒的缘故,竟有些难以自持,

    对岳母的承诺和对妻子的决心在大脑里一闪而过,竟然对吴倩点了点头。

    许是发现了我的意乱情迷,吴倩吐了下滑嫩的舌头,越发看得我血脉喷张,

    嗅着她如兰似麝的味道,我兴奋的凑到她跟前,一只手从她的衣服下面伸了进去,

    轻轻咬住她精致的耳垂,在她耳边呢喃:「卿本佳人,奈何做鸡?」「程哥,您

    倒是个风雅的人,手凉,先放到胸罩上暖暖行吗?」吴倩咯咯笑了一声,滑腻如

    脂的肌肤一阵收缩,等我把手附在她的胸罩上,说:「难道程哥不知道薛涛,李

    师师,陈圆圆?我和姐妹虽然比不上她们的美貌,但学历比她们高吧?虽然没有

    练习过琴棋书画,但却精通物理化学,熟读马哲毛概,能说流利的英语,怎么也

    不能叫鸡吧?」吴倩吐气如兰,仿佛她就是一朵吐着花蕊的兰花。

    手掌下的胸起伏着,能触摸到心轻微的跳动,更增添了一份真实的性感。

    李良洗完澡,赤身裸体的走了出来,胯下的小弟弟在一团毛草中朝天挺着,

    涨的紫红的龟头上沁出一丝粘液。坐在沙发上的张庭看见他这副模样,也呆了,

    手上的游戏也停了下来。李良径直走过去,抱起张庭,张庭乖巧的攀着李良的脖

    子,任他把自己抱向旁边的卧室。吴倩看着李良和张庭,似乎也动了真火,在我

    耳边细声细语说:「程哥,你也去洗吧,我在床上等您。」到了浴室,脱下衣服,

    看着自己的同样昂首挺胸的小弟弟,不由得有些郁闷,我的小弟弟比李良的稍微

    小一些,便有点自惭,再一次感叹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被水一击,我便清醒了许

    多,想起妻子,不知道她回家了没有?我发过誓,不会让她伤心流泪。到底是继

    续下去,还是悄悄离开呢?。

    出了浴室,我的没有像李良的那样嚣张跋扈,趾高气昂,而是垂着头,吊在

    乱悠悠的草丛中,李良进去的房间里已经传来张庭动听的呻吟声和李良舔吸和闷

    哼的声音。旁边卧室里面亮着粉红的灯光,门开着一条缝,恰好看见身上只剩镂

    空粉红胸罩和内裤的吴倩跪在床上,双手伸向后背解胸罩,颀长的身体在灯光下,

    细腻的像一袭华丽的丝绸,浑圆小磨盘一样的臀部画着优美的弧线,臀部和腰部

    之间的圆弧位置刺着一只蓝色的燕子,随着吴倩褪下胸罩的动作,像是在挥舞着

    翅膀飞翔。

    我的小弟弟突然坚硬起来,紫红的龟头上已经看不见褶皱,龟头下面是虬结

    的血管,正在纠结,吴倩转过身,笑了一下,单眼皮下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她

    下了床,两根无名指挑起内裤两侧,缓缓的褪了下去,笔直修长的双腿微微分开,

    露出中间一丛修剪的整齐的芳草来。她走过来,拉开门,我的呼吸突然不受控制

    的急促起来,她那如兰似麝的体香一阵阵直往鼻子里钻。吴倩走过来,俏皮的把

    食指放在红润的双唇上,「嘘」了一声,指了下隔壁的房子,然后闭上眼,静静

    的站在我的面前。

    我浑身颤抖着亲向她的单眼皮,就像无数次亲吻妻子的眼睛那样,划过她的

    绯红的脸颊,用舌头卷住她宝石一样的耳垂,在她柔美如天鹅一般的脖颈上亲吻,

    呼吸她身体的芬芳,接着舌头舔向她凹下去的锁骨里面,她不禁发出了一声销魂

    的呻吟,吴倩的声音本来就是充满磁性,像蒋雯丽的声音一样,性感的声音,一

    声呻吟让我的心跳的更猛烈了。吴倩突然低下头,用她那薄薄的嘴唇含住我的舌

    头,她的舌头便灵巧的伸出来,和我的卷在一起,一会儿在我舌头下面划过,一

    会儿又碰触着我的牙齿,我把她抱在怀里,双手从她头上滑落,拂过她光滑的后

    背,落在那弹性十足的臀上,颤巍巍的臀不断的改变着弧度,吴倩的手也伸了下

    去,一把握住我的小弟弟。

    「好烫。」她呢喃着,手上下撸动着,拉着小弟弟在她的芳草地上蹭着。旁

    边卧室里李良正战斗到白热化,里面传来吴庭欢愉的叫声还有李良喘着气不断的

    问:爽不爽的声音,吴庭嘴里呢喃着,不断的回答:嗯,嗯,爽……「摸摸小妹

    妹。」吴倩在我耳边说。

    我伸手过去一摸,满手的滑腻和柔软,阴蒂已经鼓起,我中指指肚轻轻的按

    摩在上面,每一下都让吴倩身体一紧,用指甲微微划了几次,手便被吴倩的双腿

    夹在,接着一股热流流到手上。

    「抱我到床去,给我。」吴倩急促的呼吸着,吐出的每一次呼吸都带着让我

    欲罢不能的香。小弟弟早就流出了水,龟头涨的更大了,不时的跳动,提醒着我

    它要钻洞。

    我抱起吴倩进了卧室,把她放在床上,她看着我,忽然一阵脸红,连带整个

    身体都红了起来,「我是不是很贱?」我摇了摇头,笑了笑。她依然那样躺着,

    两团欺雪赛霜的胸部上两颗小红豆高傲的翘着,平坦的腹部,整齐的草地,还有

    如小荷才露尖尖角一样露出一角的阴唇,美的像是一幅人体油画,我趴下去,把

    头埋进吴倩的腿中间。舌尖在阴蒂上划过的时候,吴倩轻轻的说: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程哥,您说王维的这首红豆是不是写的

    就是这颗红豆呢?不然,又为什么说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吴倩的小妹妹味道很清淡,不像杨晓华那样的骚浓,也没有妻那种熟悉的味

    道,我的舌尖围绕着那颗小红豆打着旋,说:「那是不是一枝红艳露凝香说

    的就是小妹妹含苞待放,流出的水水凝结着香味呢?」吴倩不说话了,只是婉转

    的呻吟着,我的舌尖分开阴唇,在那嫩肉里划过,刺探,搅动,吴倩呻吟的声音

    越来越大,「程哥,给我好不好?」我爬起来,吴倩依然闭着眼,伸出手在床头

    摸出一个杜蕾斯来,微微睁开眼,撕开包装,我走过去,站在床侧面,她偏过头,

    含住杜蕾斯,向小弟弟套下去,一直到深喉,感觉龟头碰上了她的软腭。

    套好以后,她突然疯狂的亲吻着我的小弟弟,口水沾满了我的阴毛。

    「给我,程哥,我要。」她叫着,坐起来,纤美的双脚伸过我的肩头,屁股

    向小弟弟蹭过来。小弟弟只一滑,便滑进吴倩的小妹妹里面,她缓缓的长长的叫

    了一声,仿佛舒服到天尽头,我只感觉包裹着小弟弟的肉肉一紧,一紧的,一阵

    酸爽从小弟弟里面传到脊背,冲上后脑勺。

    「豆蔻……开花三月……三,一个……虫儿往……里钻,钻了……半日不得

    ……进去,爬到……花儿上……打秋千。肉儿小心……肝,我不……开了……你

    怎么钻?」吴倩轻轻哼着,带着哭腔。

    我抓住吴倩柔软的臀,不断的撞击着,吴倩的水水不断的流下来,沾满了臀

    部,床单上都湿了一大块,她是我遇到谁最多的女人。我撞击的越发快了,把吴

    倩抱了起来,她双腿环在我的腰上,和我的手紧紧交在一起,臀部不停的扭动,

    马尾在后面甩动的看不清轨迹。

    房门忽然开了,李良和吴庭两个人赤身裸体的站在门口,看着我们的表演。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荒唐,竟然会当着别人的面做这样的事,但当时他们两个

    人看着,吴倩突然发疯的耸动她的臀,小妹妹不停吞吐包裹着小弟弟,「程哥,

    程哥,给我。」她大声叫嚷着,似乎要让全世界人听到。我也受了刺激,把她放

    在床上,爬上去继续冲击起来。张庭突然也走了过来,趴过去,屁股对着我,露

    出红红的菊花,和吴倩激烈的亲吻着。

    我只觉得刺激,龟头上传来一阵阵快感,便更快的抽动,吴倩感觉到我要射

    了,不住的迎合我的冲击,一下,两下,终于我的小弟弟一阵酸麻,全身触电一

    样一阵发麻,就射了出来。

    吴倩整个人也瘫软下去。小弟弟滑出吴倩阴道以后,阴道还张着口,不断的

    收缩。

    射完精的一刹那,我就后悔了,想起妻子,如果重来一遍,我一定不会跟着

    李良荒唐,哪怕兄弟也没得做。

    付了钱和李良出了门,我不由心事重重,一方面感叹吴倩和张庭那样清纯的

    女孩,要是在其他地方遇到,谁又能想到宛如邻家女孩的两个小女生会是做楼凤

    的,另外一方面心里觉得对不起妻子,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不知道妻子回去了没

    有?也没有给我打电话,这不是她的风格啊。拿出手机一看,有妻子半个小时前

    发的微信:老公,妈身体不舒服,我去陪陪她,今晚不回家了。你到家了没?酒

    没有喝多吧?。

    我迅速回到:妈不要紧吧?我已经到家了,不用担心,没喝多少。

    刚发出去就收到妻子回复:没事,只是头有点痛。你早点休息,爱你。

    我也迅速回到:我也爱你老婆。

    「卿本佳人,奈何做鸡?」我心底还是放不下。

    「程也,你也太感性了,如果佳人不做鸡,那这个世界就太寂寞了。」李良

    说:「卿本佳人,奈何做贼被你这样一改,似乎是你在替别人惋惜,但你有没有

    想过,这句话其实也适用我们自己,家里老婆大着肚子辛苦操持着家务,我们却

    把本来专属于她们的福利给了别人,还要付钱给人家。」李良说着情绪也有点低

    落:「不过作为一个有欲望,活生生的人,其实我们大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