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的伪高潮】(05-06)

作品:《一个男人的伪高潮

    作者:东楼大爷。

    字数:5798。

    五、爱是什么。

    车停到我们小区门口,岳母先下了车,在车上岳母说不到家去了,小区外面

    没有车位,进车库麻烦,另外还要回去准备明天去南山玩的东西,我就没有熄火,

    下车后岳母已经在门口了。岳母换了一条黑色条绒裙子,修身那种,虽然显得腹

    部不再紧致,但饱满的胸部和肥大的臀部依然显得身材很好,有一种她们年纪知

    识和修养沉淀下来的端庄美。我视线没敢在那饱满的胸部停留太久,看着她虽然

    不再年轻,但清秀依旧的脸庞说:「妈,那您回,预祝您和阿姨明天玩的开心」。

    岳母点了下头,很干脆的挥了下手,说:「快点回去吧,我回来了给你打电

    话,你再过来开车」。

    我忙笑着回答:「好的妈」。

    我一直看着岳母开车离去才往家走。小区的路灯发着柔和的白光,路上几对

    中年夫妻在散步,还有个年轻的女孩,穿着白色运动衣,遛着一条哈士奇。小区

    高楼里面灯光点点,稍低一点的楼层窗帘开着的雪亮的房间里间或人影闪过,能

    听到欢笑的声音。

    走到我家楼下,抬起头,一眼就发现我们十五楼的家夹在光明中间,一片漆

    黑,妻子自然还没有回来。坐上电梯,想起回家路上岳母和我说的话。

    车子里满是岳母洗完澡洗发水的兰花香味。

    「程也,我听花说你们准备要孩子了?」听其妻子讲,她小名叫「小花」,

    到了初中,岳父和岳母才改叫她「花」,因为「小花」已经长大,我当时嘴贱,

    问了一句为什么不叫大花,被她罚着跑了两条街买了她喜欢吃的烤红薯。

    「是啊妈。我们的年纪也不小了,再不要,等我们都老了,孩子还没长大,

    年龄差距太大,连沟通可能都是问题。再说,花都三十了,再晚生育,对她身体

    也不好。」我忙收起心神回答。之前秦花一直都不愿意要孩子,说是怕有了孩子

    我就不疼她了,我也一直没有勉强,穿着雨衣坚持工作五年时间。决定要孩子也

    是前两天的事,妻子什么时候和岳母说的,我都不知道,看来是早有预谋。

    岳母拢了一下额边的头发,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们要自由不要健康呢,我

    和你爸终于可以放下心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哟,我的宝贝儿也要当妈妈了」。

    我忙笑着说:「您放心吧,我和花一定努力,最快速度让您抱上孙子」。

    岳母忽然沉默下来,不知道再想些什么,难道我说错什么了?最快速度?一

    定努力?不会是岳母不相信我的能力吧,要不要说点什么证明一下,我从后视镜

    看了一眼岳母裙子里微微分开的腿想。

    过了一会儿,岳母缓缓说:「程也,我们就花一个孩子,在我们心里她就是

    这世上最珍贵的宝贝,财富、地位、房子,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什么都不重要了,

    在乎的只有你们。从你和花开始谈恋爱,她就深爱着你,第一次你到家里来我就

    知道,她已经把你当成了她的全部,从小到大,我从没有在她的眼睛里看到过她

    看你那种眼神,那是义无反顾、生死不易的爱的眼神,我当时的感觉是惊心动魄

    的,我和你爸是媒人介绍,没有经历过恋爱,但是看到花看你的眼神的时候,我

    理解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理解了爱情。」说到这,岳母停了一下,继续说到:

    「直到现在,她谈起你的时候,眼神和语气都依然让我震撼。所以,我希望你能

    答应我:永远对她好,尽你的力量给她幸福,不让她受哪怕一丁点伤害」。

    电梯停了下来,我的思绪被打断。出了电梯,打开房门灯亮起来的刹那,看

    着收拾整洁的客厅,还有茶几上花瓶里深红的玫瑰花,看着鞋柜上贴的:老公,

    一定要换鞋哟,还画着个笑脸的纸条我的心便被电击了一下,胸口发紧,泪水瞬

    间模糊了我的眼睛。

    虽然岳母的话让我震撼,但我对岳母的回答她一定能感觉到我在敷衍。

    「妈,您放心吧,花是您和爸的宝贝,也是我的宝贝啊,我才舍不得伤害她

    呢」。

    我自嘲的笑了一下,想起和花谈恋爱的时候,她刚上班,一个月只有150

    0块钱,但还是省吃俭用的给我买阿玛尼,给我妈买周大福珍珠项链,想起我出

    差坐火车回家,半夜三点她就坐在火车站麦当劳等我回来,想起她偷偷的给我的

    钱夹里面塞钱,她自己却连化妆品都舍不得买,怎么那么傻呢?

    「妈,对不起,我刚才没有认真回答您。我发誓,我程也以后一定对花一心

    一意,让她幸福,不受一丁点伤害,若违此誓,让我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站在门口,右手握着拳,放在胸口,一字一字的说。

    「老公,」妻子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声音颤抖着,扑过来从后面紧紧抱

    住我,突然哭出声来,把头埋在我背上抽泣着说:「我爱你!我不要你发誓,我

    们一定会幸福的」。

    妻子的包包打着我的腿,她在我后背上抽搐着。

    我忙抹去眼角的泪,抓住她的手,佯笑着对她说:「花,怎么样,我的演技

    可以吧?」。

    花没有回答,只是在我后背抽搐,后面的衣服一下子湿了一大块。我抓住她

    的手,分开,转过身把她拥在怀里。

    花贴在我怀里,泪水还是止不住流出来,说:「是不是我妈给你说什么了?

    你怎么突然这样?」说着又哽咽着哭出声来,「我不要你发誓,就算你不要我,

    我也不要你不好」。

    我抹了下眼泪,替她换了鞋,抱着她到沙发上。那天晚上,我然后哄了她半

    个多小时才破涕为笑。

    生活到底应该怎样?这是现在的我的疑问。

    答案我不知道,但我能确定的是:让一个女人流泪的男人一定不是一个好男

    人;让一个女人流泪的不流水的男人纯粹就不是一个男人。也许,让一个女人留

    的水只是水水,才是生活的真谛。像那晚那样,无论是今生、还是来世,我都不

    想再重复。

    那晚,我和花做爱的时候充满爱意,全身每一个细胞仿佛都是你中有我,我

    中有你,甚至小弟弟能感觉到小妹妹的每一个微小的变化,妻子全身都被我仔细

    的亲吻,床头微弱的灯光里,白玉一样她的身体,美的让我的灵魂颤抖。在射精

    的刹那,我觉得自己在做一件神圣的,不容亵渎的事情,而花那完美的身躯是独

    属于我的生命礼物。

    那晚,我下定决心,远离杨晓华,深刻检讨对岳母的荒唐绮思,做一个好老

    公,好女婿,乃至未来的好爸爸,社会的好公民。

    可惜,老天不给我做一个痴心男人的机会,一定要我短短一个月时间,不但

    母女兼收,更是变本加厉,理想和现实差距之大,让人跺脚。

    第六章:吊欲静而逼不止。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花已经起床,厨房里传来「大王叫我来巡

    山」的歌声,「我是一个努力干活,还不沾人的小妖精……」她一直是这样,开

    心的时候就像个小孩子。温暖的被窝里还残留着花身体的温暖和香味,我贪婪的

    呼吸了下,昨晚花的身体让我太沉醉了,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生物钟都没有起作

    用,一觉到天亮。我双臂张开,伸了个懒腰,杨晓华和其他不良的想法统统甩走,

    就像得到新生,感觉无比的轻盈,无比的清爽。

    「老公,醒了就起床吃饭。」花已经听到我醒的声音,喊我起床了。

    早饭已经做好,我喜欢喝的粳米粥和韭菜盒子,剁椒皮蛋,花做好一直在等

    我。

    吃完早饭,本来昨晚说好去看电影,但花说她高中同学宋青青在做微商,代

    理韩国一个品牌的洗发水,前几天向她推荐的时候,她说要一套,早上宋青青打

    电话说等会送过来。宋青青算是花的半个闺蜜,圆脸短发,说起话来像打枪一样

    的快,身材比花发育的好的多,虽然我一直觉得微商就是高价低品质的代言,但

    朋友的生意也要照顾,就和花说:没关系,等会就行,反正午场开始还要两个小

    时。

    我坐在沙发上翻看微信,花拉开窗帘,窗外阳光一片灿烂,洒进客厅,落在

    她的身上,迎着阳光,看着她娇柔的背影,我心里又是一阵自责,拥有这样爱自

    己的妻子,我还有这样、那样甚至是不伦的想法,除了混蛋两个字以外,真不知

    道怎么形容自己了。

    今天不用穿工装,自然也没有了制服诱惑。花穿了白色牛仔裤,小短靴,蓝

    色薄针织衫,一副小清新打扮,也许这就是她一直不愿意要孩子的原因,她自己

    也还是个孩子。

    门铃响了,花忙过去开门,宋青青还没进门就夸花漂亮,说自己和花比已经

    老了。我也迎了出去,看着她那呼之欲出的胸部,笑着寒暄了几句,她就拉着花

    给讲洗发水的功效了。两个女人讲话,我也插不进去什么,就自己玩游戏。没多

    久,她就走了,说还要给别人送货。和花送走她,花打开洗发水闻了一下,说味

    道挺好的,感觉质量不错,我倒是挺担心的,万一质量不好,会不会影响她们的

    姐妹感情?。

    中午看完电影,下午陪着秦花去逛了一下午商场,也许是真的想要孩子了,

    在商场里面她硬是拉着我看了一下午的幼儿服装和玩具,还美其名曰:未雨绸缪,

    当然也没有委屈她自己的购买欲,等到出门时候,我左手几个包,右手几个包,

    全是她的战利品,不过有一半是给我买的,我分男左女右拎着。

    十月的西北下午六点天就黑了,就去本市最有名的火锅店——「一线天」吃

    了顿火锅,出来时两个人满头的火锅味,妻子又开心的说正好用宋青青的洗发水,

    说还没有用过外国品牌的洗发水呢,我便又狠狠鄙视了她一番,教育她海飞丝、

    飘柔是美国的,清扬是法国的,女人有时候精明的让人害怕,有时候又弱智的让

    人充满成就感。

    吃饭中间,岳母给我打来电话,说她今天去南山摘了一些酸枣,让明天十点

    准时过去,带给妻子吃,妻子在旁边插嘴说明天和我一起去,岳母回答明天他和

    岳父还要去看一个生病的同事,我一个人过去把车开回来就行了。

    回到家晚上又是一番折腾,倒不只是为了生孩子的事,是下午买的战利品一

    件件的妻子都要检验过去,她自己试了不算,还要我也穿给她看,等到休息时我

    已经筋疲力尽,她还要我去耕地,说是不能浪费她的卵子,不得不说,女人这种

    生物的韧性也是不可想象的。需要特别说明的是那洗发水的质量确实不错,看来

    棒子的好东西不只是,也让我对微商的产品有了一定的改观。

    第二天早晨吃完饭,在这几天被我灌溉的容光明媚的妻子额上亲了亲,就出

    了门。打了车到了岳母小区门口,买了一些桔子、冬枣。上了楼,到门口发现门

    开着,就换了鞋直接进去。进去时候岳母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我忙走过去,把水

    果放茶几上说:「妈,在门口我看枣挺好的,就给您和爸买了点」。

    岳母今天穿了件暗红棉裙,上身套了件灰色针织衫,从我进门起就一直看着

    我,就像是一池碧水一样,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我觉得气氛有点冷,难道是和

    岳父吵架了?。

    「妈,我爸呢?」我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小心的问。

    「你爸我支他出去了,程也,你去把门关上,我有话和你说。」我不知道发

    生了什么事,但能感觉到气氛的诡异,有些莫名其妙和忐忑。

    关好门又回来坐下,我看着岳母的脸,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可是什么也

    看不出来。难道是和岳父吵架了,要我代替岳父做一些事?如果真是这样,我该

    怎么办?我刚发过誓不能出尔反尔啊,但岳母的要求也不能不满足,不看僧面还

    要看佛面,但誓言也很可怕啊。心里面七上八下的,就小心翼翼的问:「妈,有

    什么事您说」。

    岳母把手伸向沙发的扶手,那里放着一张内存卡。看见内存卡的刹那,我突

    然感觉一阵眩晕,口干舌燥,心跳加速,大祸临头的感觉,心里不断咒骂自己:

    「完了,完了。怎么那么蠢,程也啊程也,你自己还吹嘘你做事小心翼翼,做事

    干净利落,这么简单的漏洞怎么就从没想过?」。

    我看着岳母的拇指和中指捏住内存卡,红色的指甲和黑色的内存卡一点一点

    向茶几上移动,我拼命的回忆杨晓华事故现场的场面:「我当时车开过去,和杨

    晓华甲壳虫反方向的,虽然中间隔了一个车道,但行车记录仪能完全的拍到甲壳

    虫那里的画面,也就是说,我在甲壳虫车头那里老汉推车的时候,我的行车记录

    仪正在给我摄像。不知道我和杨晓华的对话有没有录到?距离那么远,应该不会

    录到。我该怎么向岳母解释?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花知道,」想到花,我的心里

    不由一酸,「不知道花知道后会伤心成怎样?我发过誓不要她再流泪的,可才几

    天时间」。

    「程也,看你的表情是知道我要问你什么了?」岳母把内存卡放在茶几上继

    续说:「我也不是想要窥探你的隐私,是你王玲阿姨也准备买个行车记录仪,看

    见你车上的拍的挺清楚的,就要看一下,不小心就把你偷情的画面给放了出来,

    还是在马路上。」说着,岳母猛地站起来,在我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程也,你太让我失望了」。

    清脆的巴掌声音响起来的刹那,我便冷静下来,松了口气,「看来只是摄录

    了我和杨晓华老汉啪啪啪的场面,有关杨晓华撞死人的事没有暴露,所以岳母才

    会认为是我在打野战偷情。而且岳母如果打算把这件事弄大的话,也不会支开岳

    父,不让妻子过来了。这件事只要我好好认错,便能过关,以后再对妻子好好补

    偿就是了」。

    我忙跪了下来,拉住岳母的裙子说:「妈,我知道是我不对,她是我一个朋

    友介绍买车险的客户,做建材生意的,那天我请她吃饭,喝了点酒就没忍住,清

    醒后我也后悔。觉得自己对不起花。妈,我给您跪下,不敢奢求您原谅我,我只

    求您不要告诉花。花爱我,我也爱花,我不敢想象花知道以后的样子,也不敢想

    我没有花会怎么样。如果您不答应我,我就跪在这里,让您打个够」。

    岳母扬起的手又缓缓放下,撕开我拉住她裙子的手说,「放手,像什么样子。

    你起来先坐下」。

    我依然跪在岳母脚下,看着岳母脚上小巧的红皮鞋说:「妈,您不答应我,

    我就不起来」。

    岳母好一会没有说话,缓缓坐在沙发上,拿出车钥匙扔在茶几上说:「你起

    来吧,我和你几个阿姨都不会和别人说的,也包括花。你先回去吧,你爸快回来

    了,不要让他知道,昨天我摘的酸枣给你们放在副驾上面了」。

    「妈,您放心,我不会再犯了。」我站起来,拿起车钥匙下了楼。

    启动车开出小区,我忙拨出杨晓华的电话,响了一声电话就接通了,这女人

    一定在玩手机。

    「喂,程也,我正要给你打电话,你就打过来了,咱们两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杨晓华的声音充满欣喜。

    「杨总,你车上有没有行车记录仪?」我忙问,千万别再出什么篓子。

    「有啊,怎么了?那天在你没到现场前我就拿出内存卡给扔了。你现在才想

    起来啊?看来我们真的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杨晓华在电话那边笑的淫荡的

    让我恨不得掐死他。

    「那就行了。」说着我就把电话给挂了。

    刚挂她又打了过来,「怎么就挂电话了呢?我花都还没说完」。

    「我在开车,怕被拍照,你快点说吧。」我淡淡的说。

    「事情现在彻底完了,我和老公明晚请你吃饭,一定要赏光啊。」杨晓华说。

    「恭喜了,吃饭就不必了,我和你们也不熟。」我回答。

    「程也你怎么这样?挥一挥手,甩干净下面,不带走一片云彩,是吧?」杨

    晓华在电话连珠炮说,「我和老公请你吃顿饭,谢一下你能怎么你?明天下午六

    点半,蝴蝶饭店,你不来我就去你家找你」。

    「好吧,明天下午见。」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本来就这样子算了,我已经够狼狈了,但吊欲静而逼不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