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淫神的诅咒(95-96)

作品:《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第九十五章]路途(一)。

    高高的天穹下,厚重的阴云缓缓流动,一只矫健的云鹰伸展着翅膀,划破流

    云,向着远方朦胧中的城池飞去。

    凝重厚实的石制墙垛上,一名黑发少女展臂,俯冲而下的云鹰扑扇着翅膀,

    轻巧地停在少女的小臂上。

    少女摸了摸云鹰的毛发,从荷包里掏出一小把杂粮置于云鹰尖锐的喙下,轻

    声问道:「木木,情况怎么样?」。

    云鹰低头飞速啄着杂粮,当少女手心空了之后,云鹰才低低地鸣叫几声,随

    后摇身一变,竟然化作一名矮小的银发少女。

    「姆唔,小娴下次不要给我吃这种东西,一点都不好吃」。

    名为木木的少女轻声抱怨道。

    「诶!我以为德鲁伊应该很喜欢吃这种小食物的~」。

    小娴瞪大双眼,摸了摸木木的头,露出抱歉的神情。

    「对了,快说说远处的情况」。

    「姆唔,沃尔特的军队距离此处大概还有一日的行程」。

    木木歪头计算了片刻,强调道。

    「也就是说,明日上午,沃尔特就要兵临城下了么?」。

    小娴转身,望向逐渐热闹起来的城内,神情显得十分忧愁。

    「历时半月,战火,终于要燃烧到第七要塞这里了吗?」。

    「缇娅女神啊,庇佑您的子民吧,黑暗的潮水,就快要涌过来了」。

    悄然祈祷片刻,小娴与木木快步走下城墙,这则消息必须要尽快传达给城内

    的大人们。

    战争,迫在眉睫了。

    ……黑色的马蹄靴踏下,溅起些许尘灰,接着便有清脆的铃音响起。

    奴隶,特别是像她这样的性奴隶,除了主人的特许外,是不允许穿任何衣物

    的。

    不过,她现在是马奴,身上穿着黑色皮革制成的紧身衣物,衣物是开裆并露

    胸的。

    腰间加装了一件黑色的皮革束腰,让她的身材更加的凸显。

    衣物胸前的两个圆形开口将她的乳根紧紧勒住,两枚穿刺在乳头上的黑色乳

    环上,分别挂着一个沉甸甸的金色铃铛,随着她的脚步而叮当作响。

    头部被套上了一个黑色的马具型口枷,嘴唇被撑开成O型,口水不时滴落。

    另外,她的粉色的长发也被系成了一绺垂至腰间,就像马尾一般。

    她的双手此时背在身后,被黑色单手套拘束着,无法动弹。

    下身是一个贞操带型的金属装置,与身后的黑色马车相连,一根金属杠杆与

    这个装置的后端连接着,让她与马车联结。

    除此以外,还有两根传动轴立于装置下端,随着车轮的滚动而周而复始地快

    速运动着。

    至于她口中不时溢出的闷哼,那就要归功于传动轴末端两根粗壮的金属阳具

    了。

    每当她前行时,车轮开始滚动,并牵引着她身下的传动轴运动,进而使得两

    根阳具开始快速上下抽插,而抽插的部位,就是她的小穴与菊花了,前者粗糙,

    后者光滑,给予她两种不同的快感。

    由于才成为马奴不到一天,她经常犯错。

    相对于旁边那位已经可以称为优秀马奴的女子来说,她是极其稚嫩的。

    那位名为赫萝的高挑女子,被拘束得更为严密,头部是彻底密封的,只留着

    一个小口以供呼吸。

    确定方位全靠马车上马夫的拉扯,马夫手中攥着两根细小的铁链,分别与她

    和赫萝阴蒂上的小环相连。

    当需要转弯时,马夫便用力扯动细链,她们需要从阴蒂上力道的方向来进行

    转弯。

    行进时,她仍需要观察周围,赫萝却已经无需观察前方了,仅凭感觉便能找

    到正确的方向,甚至可以提前避开坑坑洼洼之处。

    而且前行时的抬腿,赫萝也做的比她更优雅、更标准。

    大腿要抬至与地面平行,小腿保持与地面垂直,每一步的踏下要有力,双腿

    交替要快速连贯……「啪」。

    呼啸的鞭声响起,她的臀部被击打得颤了几颤。

    她又犯错了,可是这一次又是哪里呢?马夫是不会告知她是在哪部分犯错的

    ,他只会不停地挥舞着鞭子,直到她彻底改正过来。

    马夫继续鞭打着,她只能忍耐,还要保持正常的行进速度与行进姿态。

    臀部被鞭打了十下之后,鞭声才彻底消失。

    啊,她大概懂了……大概是她偷偷高潮的事情被马夫发现了吧。

    身为马奴,是不允许在拉动马车的过程中高潮的,保持着高昂的欲望才是她

    需要做到的,如此才能将马车拉得更平稳快速。

    她真是个淫荡的奴隶呢,这段不长的路程中她就已经高潮了5次了,不过被

    马夫发现的只有3次,看来下次高潮时要表现得更加平静了,谁叫她是作为马奴

    之前是个淫乱的性奴呢。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是在那个黑暗的广场上吧。

    她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啊,在那个彷若深渊的黑暗空间里,被

    无尽的欲望潮水冲刷着,每一个细胞都吸收着数不尽的快感,一点点变成淫乱的

    模样。

    精神一点点地紧绷成弦,然后就那样随随便便地断掉了。

    但即便是崩溃之后,那个黑暗的世界也没有褪去,反而变得更加阴暗深沉了。

    当欲望的潮水褪去,当主人走到她身边,摘下她的眼罩和耳塞,说出成为他

    最卑贱的母狗时,她匆忙咽下残留在口腔中的大股精液,然后毫不犹豫地就同意

    了呢。

    她竟然会主动说出「母狗千夏愿意做沃尔特主人一辈子的小母狗」

    这样的话来,她真是一只淫乱的小母狗呢,哦,现在是小母马。

    据说主人说,她在那个广场待了五天五夜,身体几乎被一层白浊覆盖,肚子

    大得像孕妇一样,每天的食物就是将地上残留的大量精液重新灌入她的胃里,那

    种滋味并不好受,或者说十分让她恶心,可是吐出来的话,那些精液最终还是会

    回到她的嘴里,而且又要经历一次可怕的折磨,于是她就只能强忍着胃部的痉挛

    ,将精液快速地吞咽下去了。

    还得怪那个叫基恩的眼镜男,啊,不能这么叫,得叫基恩主人,基恩主人后

    来给她又增添了一层子宫封闭的魔法阵,精液只能进不能出,肚子那么大的原因

    全得怪他,不过小腹上的淫纹也因此收集满了,不然她大概还得再待几天?唔,

    稍稍回忆就让她又偷偷高潮了,真是淫乱呢,希望不会被发现吧。

    之后被主人用皮靴踩踏着鼓起的肚子,那时候她来回翻滚的模样也真是狼狈

    得要命。

    子宫内涨满的精液由于靴子的踩踏而挤压变形,却又因为封印的关系而根本

    无法流出,感觉就像要爆炸一样,十分痛苦,可主人又命令她必须保持淫荡享受

    的表情,她的脸都皱成一团了,那时大概很难看吧。

    五天的时间,在主人的高压政策之下,城池基本上恢复了基础的运转了,除

    了不时响起的呻吟,小摊小贩再次走到街边开始贩卖食物,毕竟不论战争结果如

    何,人们还是需要生活的。

    踩踏得累了,主人便丢给她一个皮质的黑色狗项圈与白色狗尾让她自己戴上

    ,说要带她去散步。

    项圈不大,系在脖子上很紧,她只能小口小口的呼吸,而且下方挂有一个银

    色的铃铛和铭牌,上书「小母狗千夏」,一根铁链锁在项圈的环上,另一端握在

    主人手里。

    说起来,这个项圈竟然没有与原本在她颈上那个其他人看不见的项圈冲突呢

    ,不过这个秘密,就连主人都是不能说的。

    狗尾巴前端粗壮的肉棒型塞头被她用力塞进菊花里,菊花很轻松就吞了进去

    ,毕竟这些天被使用过很多次了。

    母狗自然是用爬的,这一点她是十分清楚的,不仅如此,她的爬行动作还很

    标准,扭臀,摆尾,就像一条真正的母狗一般。

    主人夸她天赋极佳,可她知道,这是因为她曾经是被训练过了的,这一点,

    同样是不能说的。

    不过,由于鼓胀的肚子,她的每一步爬行都很艰难,特别是摇摆时,大量精

    液在子宫内晃动的感觉,不是一般的难受,但母狗是不能说人话的,奴隶也是不

    能反抗主人的,无论从哪一点来说,她都必须忍受着这种难受的感觉。

    大白天被主人牵着在街道上散步,周围的平民并不算多,但也有好几十个了

    ,沦为母狗模样的她被一群平民指指点点,评论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让她的脸

    颊微微发热,爬动的身体也变得别扭了一些。

    「真像一只母狗啊」。

    「贱货,那么大的肚子是怀了哪只公狗的种了?!」。

    「就是低贱的妓女也比这只母狗有羞耻心啊」。

    那时候的她大概是湿了吧,她的小穴随着人们的淫语而一张一翕着,每一句

    让她难堪的话语就如同一根粗壮的肉棒插入了她的花径内,带给她一种奇妙的快

    感。

    不久后便有夹杂着恶意的鸡蛋、菜叶等砸到了她的身体上,那些人口中嚷着

    「母狗」

    「贱人」

    什么的她也听不太清了。

    她只是一步步的爬动着,低下了头,随着臀部上尚未擦去的「公用便器」

    四个字的摇摆,在无尽的辱骂与打击中达到了失禁般的极乐高潮。

    她是母狗,所以撒尿时必须要抬起腿。

    她本来是想这样做的,但正在高潮中激烈颤抖的大腿根本抬不起来。

    澄黄色的尿液一点点顺着她的大腿流下,发出淅淅沥沥的声响。

    幸好前方的主人察觉到了她的异常,走到她身边抓住了她的左腿抬了起来。

    尿液在空中滑过了一条抛物线,击打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滩污浊的痕迹。

    只是尿完后打的几个尿颤又差点将她送上了小高潮。

    啊,真是抱歉。

    看着主人伸到她眼前的手掌,手指与手心沾上不少她的尿液,她羞红着脸,

    愧疚地低下了头。

    「舔干净!」。

    主人当时抬起她的下巴,这样命令着她。

    于是她便只好伸出软嫩的香舌将主人手中的尿渍一点点刮进了自己的唇中,

    咸咸的、苦苦的,带着自己的骚味。

    她已经是一只无可救药的小母狗了呢——。

    [第九十九章]路途(二)。

    作为小母狗之后,生活就变得简单轻松起来,一切事情只需要遵从主人的指

    示就可以了,当然,也不是说什么都变得简单了,有时候主人的命令想要完成也

    是十分困难的。

    在街道之中失禁后,她便被主人牵着来到了某个阶梯上,随行的还有几十名

    围观的群众。

    「现在,面对着观众们,分开大腿,自慰给我看吧」。

    主人下达了严酷的命令。

    这…这种简单的命令,她…她肯定做得到的吧。

    坐在干燥粗糙的石制台阶上,她望着前方一片黑压压的人群,眉头紧蹙,咬

    着下唇,颤抖地分开大腿,露出完全濡湿的两片粉唇,正湿哒哒地粘连在一起,

    淫糜的汁液,随着大腿的分开,正在小穴内部疯狂地分泌着。

    做这种事情,还是……会觉得羞耻呢。

    脸颊有些滚烫,但她还是将大腿渐渐分开至150度,随后缓缓移动右手,

    抚上自己濡湿的阴唇,轻柔地搓动着。

    本就敏感湿润的小穴一经手指的触碰,便陡然间收缩了几下,从花径内挤出

    一股淫水,将手指迅速打湿。

    主人在一旁双手环抱,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反而是围观的群众有些不耐

    烦地嚷道:「贱货,装什么清纯处女,使劲扣自己小穴,用手指用力抽插啊!」。

    这些人……主人都没有说话,关他们什么事。

    虽然如此想着,但她还是试探性的伸出一根手指,一点点地探入早已淫水泛

    滥的小穴内,搅动抽插起来,发出「咕啾」

    「咕啾」

    的淫糜声音。

    「唔咕……」。

    身体好敏感啊……「嗯啊~好舒服……」。

    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可是…真的很舒服……手指抽插速度开始加快,

    由一根变为两根。

    「好舒服…停不下来了~」。

    「哈啊~身体雀跃着,想要高潮~」。

    「停下来」。

    有什么声音…管不了呢。

    「停下来!」。

    手指被抓住,她愣了愣,将迷离的眼神投向一旁的主人。

    为…为什么要停下来……不要停下来啊~可…可是主人的话……「那个,小

    穴好想要」。

    她用另一只手轻轻撑开小穴,露出内部蠕动着的粉嫩蜜肉,身体颤动着,竟

    不知廉耻的将内心的渴求说了出来。

    她真是一只被欲望支配的母狗啊,但…没有办法的吧,身体在渴望,在呐喊

    ……她不过是遵从身体的本能罢了。

    主人似乎「啧」

    了一声,失笑般解开裤头,将粗壮的肉棒暴露出来,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便

    将她推倒,粗暴的将肉棒插入小穴,快速抽插起来。

    「唔啊啊啊~肉棒刺到最里面了~」。

    花径被撑开,蜜肉开始收缩蠕动,她呻吟着,发出满足的叹息。

    「小母狗,爽吗?」。

    主人高速抽插着,「噗啾噗啾」

    的声响连绵不断,肉棒在小穴内横冲直撞,淫液飞溅,白沫泛起。

    「呜咿咿啊~多谢主人」。

    她的身心都沉浸在这激烈肉体碰撞之中,不知从何时起,她的身边已经站满

    了光着下身的男性,一个个对着她撸动着下身,主人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反而抽

    插得更用力了。

    由于大肚子并不适合多P,所以主人十分人性化的解除了她子宫的封印,巨

    量精液自子宫喷涌而出,很快便流了一地。

    释放的快感比想象中的要强烈得多,快感的潮水涌来,她理所当然的达到了

    快乐的巅峰。

    这之后,主人挥手招来一个幸运的围观者,拔下她的尾塞后,便与其一前一

    后将她夹住,抱起,开始了新一轮的交媾。

    原本一份的快乐化为双倍,她竟不知不觉沉迷于这样的快乐游戏之中了,从

    两人到三人,渐至四人、五人。

    如同勤勉的服务生,她始终为顾客提供着免费的肉体服务,直至傍晚将近。

    她瘫软在地上,沐浴在白浊之中,身体还在不自觉的抽搐着,小穴与菊花乃

    至嘴角仍在向外淌着小股小股的精液。

    她敷开眼前厚厚的一层精膜,才发觉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周围的人群已

    经散去,甚至连主人也消失不见了。

    主人抛弃她了吗?就像是抛弃一只被玩腻了的小母狗……这样想着的她一时

    竟不知何去何从,如同渐暗的天色,她的内心也被一层阴霾逐渐笼罩了。

    主人是在那之后的第二天正午才重新找到她的,那时候的她正被几位流浪汉

    抓着手臂按在某处暗巷的石墙上,她的身体上遍布着被蹂躏后的青紫痕迹,散发

    着恶臭的肉棒从后方不停冲击着她的小穴,快乐的呻吟自她的口中不住的溢出,

    回荡在暗巷上空。

    「好棒~好棒~要去了——!」。

    「我来看你了,小母狗~」。

    熟悉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她从欲望的海洋中浮起,被情欲遮蔽的眸子内再无

    其他身影,只余下那一道高大如渊的暗影,永远映在了她的脑海。

    马车不急不缓地行驶着,丝毫没有行军的模样,就彷佛是为了给予远方那座

    最后的堡垒最为恐怖的压迫感。

    七盾联盟已经近乎名存实亡了,自里特里亚城城破之后,随后的半月内,第

    二要塞与第六要塞也被沃尔特的大量魔军强行攻占,现今,只剩下女神所在的那

    座,号称不破壁垒的礁石城了。

    时间已经渐至傍晚,陆陆续续的火光自周围升起,魔军们开始起营火,立灶

    台,烹饪晚间的食物了。

    千夏也终于从马奴的束缚中解脱下来,当然,也只有她。

    另外一名专业的马奴赫萝依旧笔直地站在原地,只有偶尔才会动弹一下,不

    久后,就会有专人带来丰盛的营养液自她的口部灌入,给予她一天以来消耗的大

    量能量吧。

    被解放下来的千夏自然也不是为了让她可以好好休息一番,而是晚间的宴会

    需要她参与罢了,那是临近最后一战前的盛宴。

    赤裸着的千夏被沃尔特的仆从带去后方彻底地清洗身体,白日里粘黏在肌肤

    上的尘土被缕缕清水带走,小穴外淫液留下的淫糜痕迹也飞快的褪去,之后,大

    量清水涌入了她的菊花与小穴,反复4次,直到流出的清水彻底见不到污渍才停

    止。

    随后,从黑暗中又走出几名身披黑袍的身影,手中均拿着十分怪异的道具。

    「开始准备吧~」。

    仆从站在一旁提醒道。

    青烟,缭绕着篝火,在千夏的眼前飘飘荡荡,远方的风,冷冽地吹拂着火焰

    ,带来了战火的血腥味。

    她不过是只无力的小母狗罢了,战争什么的,随风去吧。

    (排排版喽)